松江有一富翁,酷信丹术。一日,他结识了一位道士,道士自称能炼仙丹,可点铁为金。富翁将道士及其小妾接入家中,设置丹房,点起炉火。道士将富翁的金子放人炉中,又放入几种希珍药料,富翁便让家童帮道士炼丹。富翁见道士的小妾十分俊美,心中好生喜爱。一日,道士正在炼丹,忽然有人来报说道士家中老夫人殁了,道士哭倒在地,便留下小妾照看丹炉,自己赶忙回乡。富翁见道土已去,便用酒灌醉家童,在丹房中与小娘子求欢。而后两人时时相会。道士回来后,一进丹房就变色道:“丹房如何气色恶浊?”一边怒斥小妾,一面对富翁道:“炉中仙丹全毁了!”便怒气冲冲带小妾离开富翁家。一日,富翁在江边见到一条大船,舱中坐一女子,女子招他过去说话,诉说自己实是河南妓女,受道士银两,替他捣鬼。自此,富翁知是骗局,终生再不信点铁成金的事了。

  • 松江有一富翁,酷信丹术。一日,他结识了一位道士,道士自称能炼仙丹,可点铁为金。富翁将道士及其小妾接入家中,设置丹房,点起炉火。道士将富翁的金子放人炉中,又放入几种希珍药料,富翁便让家童帮道士炼丹。富翁见道士的小妾十分俊美,心中好生喜爱。一日,道士正在炼丹,忽然有人来报说道士家中老夫人殁了,道士哭倒在地,便留下小妾照看丹炉,自己赶忙回乡。富翁见道土已去,便用酒灌醉家童,在丹房中与小娘子求欢。而后两人时时相会。道士回来后,一进丹房就变色道:“丹房如何气色恶浊?”一边怒斥小妾,一面对富翁道:“炉中仙丹全毁了!”便怒气冲冲带小妾离开富翁家。一日,富翁在江边见到一条大船,舱中坐一女子,女子招他过去说话,诉说自己实是河南妓女,受道士银两,替他捣鬼。自此,富翁知是骗局,终生再不信点铁成金的事了。
  • 松江有一富翁,酷信丹术。一日,他结识了一位道士,道士自称能炼仙丹,可点铁为金。富翁将道士及其小妾接入家中,设置丹房,点起炉火。道士将富翁的金子放人炉中,又放入几种希珍药料,富翁便让家童帮道士炼丹。富翁见道士的小妾十分俊美,心中好生喜爱。一日,道士正在炼丹,忽然有人来报说道士家中老夫人殁了,道士哭倒在地,便留下小妾照看丹炉,自己赶忙回乡。富翁见道土已去,便用酒灌醉家童,在丹房中与小娘子求欢。而后两人时时相会。道士回来后,一进丹房就变色道:“丹房如何气色恶浊?”一边怒斥小妾,一面对富翁道:“炉中仙丹全毁了!”便怒气冲冲带小妾离开富翁家。一日,富翁在江边见到一条大船,舱中坐一女子,女子招他过去说话,诉说自己实是河南妓女,受道士银两,替他捣鬼。自此,富翁知是骗局,终生再不信点铁成金的事了。
  • 松江有一富翁,酷信丹术。一日,他结识了一位道士,道士自称能炼仙丹,可点铁为金。富翁将道士及其小妾接入家中,设置丹房,点起炉火。道士将富翁的金子放人炉中,又放入几种希珍药料,富翁便让家童帮道士炼丹。富翁见道士的小妾十分俊美,心中好生喜爱。一日,道士正在炼丹,忽然有人来报说道士家中老夫人殁了,道士哭倒在地,便留下小妾照看丹炉,自己赶忙回乡。富翁见道土已去,便用酒灌醉家童,在丹房中与小娘子求欢。而后两人时时相会。道士回来后,一进丹房就变色道:“丹房如何气色恶浊?”一边怒斥小妾,一面对富翁道:“炉中仙丹全毁了!”便怒气冲冲带小妾离开富翁家。一日,富翁在江边见到一条大船,舱中坐一女子,女子招他过去说话,诉说自己实是河南妓女,受道士银两,替他捣鬼。自此,富翁知是骗局,终生再不信点铁成金的事了。
  • 松江有一富翁,酷信丹术。一日,他结识了一位道士,道士自称能炼仙丹,可点铁为金。富翁将道士及其小妾接入家中,设置丹房,点起炉火。道士将富翁的金子放人炉中,又放入几种希珍药料,富翁便让家童帮道士炼丹。富翁见道士的小妾十分俊美,心中好生喜爱。一日,道士正在炼丹,忽然有人来报说道士家中老夫人殁了,道士哭倒在地,便留下小妾照看丹炉,自己赶忙回乡。富翁见道土已去,便用酒灌醉家童,在丹房中与小娘子求欢。而后两人时时相会。道士回来后,一进丹房就变色道:“丹房如何气色恶浊?”一边怒斥小妾,一面对富翁道:“炉中仙丹全毁了!”便怒气冲冲带小妾离开富翁家。一日,富翁在江边见到一条大船,舱中坐一女子,女子招他过去说话,诉说自己实是河南妓女,受道士银两,替他捣鬼。自此,富翁知是骗局,终生再不信点铁成金的事了。
  • 松江有一富翁,酷信丹术。一日,他结识了一位道士,道士自称能炼仙丹,可点铁为金。富翁将道士及其小妾接入家中,设置丹房,点起炉火。道士将富翁的金子放人炉中,又放入几种希珍药料,富翁便让家童帮道士炼丹。富翁见道士的小妾十分俊美,心中好生喜爱。一日,道士正在炼丹,忽然有人来报说道士家中老夫人殁了,道士哭倒在地,便留下小妾照看丹炉,自己赶忙回乡。富翁见道土已去,便用酒灌醉家童,在丹房中与小娘子求欢。而后两人时时相会。道士回来后,一进丹房就变色道:“丹房如何气色恶浊?”一边怒斥小妾,一面对富翁道:“炉中仙丹全毁了!”便怒气冲冲带小妾离开富翁家。一日,富翁在江边见到一条大船,舱中坐一女子,女子招他过去说话,诉说自己实是河南妓女,受道士银两,替他捣鬼。自此,富翁知是骗局,终生再不信点铁成金的事了。
  • 松江有一富翁,酷信丹术。一日,他结识了一位道士,道士自称能炼仙丹,可点铁为金。富翁将道士及其小妾接入家中,设置丹房,点起炉火。道士将富翁的金子放人炉中,又放入几种希珍药料,富翁便让家童帮道士炼丹。富翁见道士的小妾十分俊美,心中好生喜爱。一日,道士正在炼丹,忽然有人来报说道士家中老夫人殁了,道士哭倒在地,便留下小妾照看丹炉,自己赶忙回乡。富翁见道土已去,便用酒灌醉家童,在丹房中与小娘子求欢。而后两人时时相会。道士回来后,一进丹房就变色道:“丹房如何气色恶浊?”一边怒斥小妾,一面对富翁道:“炉中仙丹全毁了!”便怒气冲冲带小妾离开富翁家。一日,富翁在江边见到一条大船,舱中坐一女子,女子招他过去说话,诉说自己实是河南妓女,受道士银两,替他捣鬼。自此,富翁知是骗局,终生再不信点铁成金的事了。
  • 松江有一富翁,酷信丹术。一日,他结识了一位道士,道士自称能炼仙丹,可点铁为金。富翁将道士及其小妾接入家中,设置丹房,点起炉火。道士将富翁的金子放人炉中,又放入几种希珍药料,富翁便让家童帮道士炼丹。富翁见道士的小妾十分俊美,心中好生喜爱。一日,道士正在炼丹,忽然有人来报说道士家中老夫人殁了,道士哭倒在地,便留下小妾照看丹炉,自己赶忙回乡。富翁见道土已去,便用酒灌醉家童,在丹房中与小娘子求欢。而后两人时时相会。道士回来后,一进丹房就变色道:“丹房如何气色恶浊?”一边怒斥小妾,一面对富翁道:“炉中仙丹全毁了!”便怒气冲冲带小妾离开富翁家。一日,富翁在江边见到一条大船,舱中坐一女子,女子招他过去说话,诉说自己实是河南妓女,受道士银两,替他捣鬼。自此,富翁知是骗局,终生再不信点铁成金的事了。
  • 松江有一富翁,酷信丹术。一日,他结识了一位道士,道士自称能炼仙丹,可点铁为金。富翁将道士及其小妾接入家中,设置丹房,点起炉火。道士将富翁的金子放人炉中,又放入几种希珍药料,富翁便让家童帮道士炼丹。富翁见道士的小妾十分俊美,心中好生喜爱。一日,道士正在炼丹,忽然有人来报说道士家中老夫人殁了,道士哭倒在地,便留下小妾照看丹炉,自己赶忙回乡。富翁见道土已去,便用酒灌醉家童,在丹房中与小娘子求欢。而后两人时时相会。道士回来后,一进丹房就变色道:“丹房如何气色恶浊?”一边怒斥小妾,一面对富翁道:“炉中仙丹全毁了!”便怒气冲冲带小妾离开富翁家。一日,富翁在江边见到一条大船,舱中坐一女子,女子招他过去说话,诉说自己实是河南妓女,受道士银两,替他捣鬼。自此,富翁知是骗局,终生再不信点铁成金的事了。
  • 松江有一富翁,酷信丹术。一日,他结识了一位道士,道士自称能炼仙丹,可点铁为金。富翁将道士及其小妾接入家中,设置丹房,点起炉火。道士将富翁的金子放人炉中,又放入几种希珍药料,富翁便让家童帮道士炼丹。富翁见道士的小妾十分俊美,心中好生喜爱。一日,道士正在炼丹,忽然有人来报说道士家中老夫人殁了,道士哭倒在地,便留下小妾照看丹炉,自己赶忙回乡。富翁见道土已去,便用酒灌醉家童,在丹房中与小娘子求欢。而后两人时时相会。道士回来后,一进丹房就变色道:“丹房如何气色恶浊?”一边怒斥小妾,一面对富翁道:“炉中仙丹全毁了!”便怒气冲冲带小妾离开富翁家。一日,富翁在江边见到一条大船,舱中坐一女子,女子招他过去说话,诉说自己实是河南妓女,受道士银两,替他捣鬼。自此,富翁知是骗局,终生再不信点铁成金的事了。
  • 松江有一富翁,酷信丹术。一日,他结识了一位道士,道士自称能炼仙丹,可点铁为金。富翁将道士及其小妾接入家中,设置丹房,点起炉火。道士将富翁的金子放人炉中,又放入几种希珍药料,富翁便让家童帮道士炼丹。富翁见道士的小妾十分俊美,心中好生喜爱。一日,道士正在炼丹,忽然有人来报说道士家中老夫人殁了,道士哭倒在地,便留下小妾照看丹炉,自己赶忙回乡。富翁见道土已去,便用酒灌醉家童,在丹房中与小娘子求欢。而后两人时时相会。道士回来后,一进丹房就变色道:“丹房如何气色恶浊?”一边怒斥小妾,一面对富翁道:“炉中仙丹全毁了!”便怒气冲冲带小妾离开富翁家。一日,富翁在江边见到一条大船,舱中坐一女子,女子招他过去说话,诉说自己实是河南妓女,受道士银两,替他捣鬼。自此,富翁知是骗局,终生再不信点铁成金的事了。
  • 松江有一富翁,酷信丹术。一日,他结识了一位道士,道士自称能炼仙丹,可点铁为金。富翁将道士及其小妾接入家中,设置丹房,点起炉火。道士将富翁的金子放人炉中,又放入几种希珍药料,富翁便让家童帮道士炼丹。富翁见道士的小妾十分俊美,心中好生喜爱。一日,道士正在炼丹,忽然有人来报说道士家中老夫人殁了,道士哭倒在地,便留下小妾照看丹炉,自己赶忙回乡。富翁见道土已去,便用酒灌醉家童,在丹房中与小娘子求欢。而后两人时时相会。道士回来后,一进丹房就变色道:“丹房如何气色恶浊?”一边怒斥小妾,一面对富翁道:“炉中仙丹全毁了!”便怒气冲冲带小妾离开富翁家。一日,富翁在江边见到一条大船,舱中坐一女子,女子招他过去说话,诉说自己实是河南妓女,受道士银两,替他捣鬼。自此,富翁知是骗局,终生再不信点铁成金的事了。
  • 松江有一富翁,酷信丹术。一日,他结识了一位道士,道士自称能炼仙丹,可点铁为金。富翁将道士及其小妾接入家中,设置丹房,点起炉火。道士将富翁的金子放人炉中,又放入几种希珍药料,富翁便让家童帮道士炼丹。富翁见道士的小妾十分俊美,心中好生喜爱。一日,道士正在炼丹,忽然有人来报说道士家中老夫人殁了,道士哭倒在地,便留下小妾照看丹炉,自己赶忙回乡。富翁见道土已去,便用酒灌醉家童,在丹房中与小娘子求欢。而后两人时时相会。道士回来后,一进丹房就变色道:“丹房如何气色恶浊?”一边怒斥小妾,一面对富翁道:“炉中仙丹全毁了!”便怒气冲冲带小妾离开富翁家。一日,富翁在江边见到一条大船,舱中坐一女子,女子招他过去说话,诉说自己实是河南妓女,受道士银两,替他捣鬼。自此,富翁知是骗局,终生再不信点铁成金的事了。
  • 松江有一富翁,酷信丹术。一日,他结识了一位道士,道士自称能炼仙丹,可点铁为金。富翁将道士及其小妾接入家中,设置丹房,点起炉火。道士将富翁的金子放人炉中,又放入几种希珍药料,富翁便让家童帮道士炼丹。富翁见道士的小妾十分俊美,心中好生喜爱。一日,道士正在炼丹,忽然有人来报说道士家中老夫人殁了,道士哭倒在地,便留下小妾照看丹炉,自己赶忙回乡。富翁见道土已去,便用酒灌醉家童,在丹房中与小娘子求欢。而后两人时时相会。道士回来后,一进丹房就变色道:“丹房如何气色恶浊?”一边怒斥小妾,一面对富翁道:“炉中仙丹全毁了!”便怒气冲冲带小妾离开富翁家。一日,富翁在江边见到一条大船,舱中坐一女子,女子招他过去说话,诉说自己实是河南妓女,受道士银两,替他捣鬼。自此,富翁知是骗局,终生再不信点铁成金的事了。
  • 松江有一富翁,酷信丹术。一日,他结识了一位道士,道士自称能炼仙丹,可点铁为金。富翁将道士及其小妾接入家中,设置丹房,点起炉火。道士将富翁的金子放人炉中,又放入几种希珍药料,富翁便让家童帮道士炼丹。富翁见道士的小妾十分俊美,心中好生喜爱。一日,道士正在炼丹,忽然有人来报说道士家中老夫人殁了,道士哭倒在地,便留下小妾照看丹炉,自己赶忙回乡。富翁见道土已去,便用酒灌醉家童,在丹房中与小娘子求欢。而后两人时时相会。道士回来后,一进丹房就变色道:“丹房如何气色恶浊?”一边怒斥小妾,一面对富翁道:“炉中仙丹全毁了!”便怒气冲冲带小妾离开富翁家。一日,富翁在江边见到一条大船,舱中坐一女子,女子招他过去说话,诉说自己实是河南妓女,受道士银两,替他捣鬼。自此,富翁知是骗局,终生再不信点铁成金的事了。
  • 松江有一富翁,酷信丹术。一日,他结识了一位道士,道士自称能炼仙丹,可点铁为金。富翁将道士及其小妾接入家中,设置丹房,点起炉火。道士将富翁的金子放人炉中,又放入几种希珍药料,富翁便让家童帮道士炼丹。富翁见道士的小妾十分俊美,心中好生喜爱。一日,道士正在炼丹,忽然有人来报说道士家中老夫人殁了,道士哭倒在地,便留下小妾照看丹炉,自己赶忙回乡。富翁见道土已去,便用酒灌醉家童,在丹房中与小娘子求欢。而后两人时时相会。道士回来后,一进丹房就变色道:“丹房如何气色恶浊?”一边怒斥小妾,一面对富翁道:“炉中仙丹全毁了!”便怒气冲冲带小妾离开富翁家。一日,富翁在江边见到一条大船,舱中坐一女子,女子招他过去说话,诉说自己实是河南妓女,受道士银两,替他捣鬼。自此,富翁知是骗局,终生再不信点铁成金的事了。
  • 松江有一富翁,酷信丹术。一日,他结识了一位道士,道士自称能炼仙丹,可点铁为金。富翁将道士及其小妾接入家中,设置丹房,点起炉火。道士将富翁的金子放人炉中,又放入几种希珍药料,富翁便让家童帮道士炼丹。富翁见道士的小妾十分俊美,心中好生喜爱。一日,道士正在炼丹,忽然有人来报说道士家中老夫人殁了,道士哭倒在地,便留下小妾照看丹炉,自己赶忙回乡。富翁见道土已去,便用酒灌醉家童,在丹房中与小娘子求欢。而后两人时时相会。道士回来后,一进丹房就变色道:“丹房如何气色恶浊?”一边怒斥小妾,一面对富翁道:“炉中仙丹全毁了!”便怒气冲冲带小妾离开富翁家。一日,富翁在江边见到一条大船,舱中坐一女子,女子招他过去说话,诉说自己实是河南妓女,受道士银两,替他捣鬼。自此,富翁知是骗局,终生再不信点铁成金的事了。
  • 松江有一富翁,酷信丹术。一日,他结识了一位道士,道士自称能炼仙丹,可点铁为金。富翁将道士及其小妾接入家中,设置丹房,点起炉火。道士将富翁的金子放人炉中,又放入几种希珍药料,富翁便让家童帮道士炼丹。富翁见道士的小妾十分俊美,心中好生喜爱。一日,道士正在炼丹,忽然有人来报说道士家中老夫人殁了,道士哭倒在地,便留下小妾照看丹炉,自己赶忙回乡。富翁见道土已去,便用酒灌醉家童,在丹房中与小娘子求欢。而后两人时时相会。道士回来后,一进丹房就变色道:“丹房如何气色恶浊?”一边怒斥小妾,一面对富翁道:“炉中仙丹全毁了!”便怒气冲冲带小妾离开富翁家。一日,富翁在江边见到一条大船,舱中坐一女子,女子招他过去说话,诉说自己实是河南妓女,受道士银两,替他捣鬼。自此,富翁知是骗局,终生再不信点铁成金的事了。
  • 松江有一富翁,酷信丹术。一日,他结识了一位道士,道士自称能炼仙丹,可点铁为金。富翁将道士及其小妾接入家中,设置丹房,点起炉火。道士将富翁的金子放人炉中,又放入几种希珍药料,富翁便让家童帮道士炼丹。富翁见道士的小妾十分俊美,心中好生喜爱。一日,道士正在炼丹,忽然有人来报说道士家中老夫人殁了,道士哭倒在地,便留下小妾照看丹炉,自己赶忙回乡。富翁见道土已去,便用酒灌醉家童,在丹房中与小娘子求欢。而后两人时时相会。道士回来后,一进丹房就变色道:“丹房如何气色恶浊?”一边怒斥小妾,一面对富翁道:“炉中仙丹全毁了!”便怒气冲冲带小妾离开富翁家。一日,富翁在江边见到一条大船,舱中坐一女子,女子招他过去说话,诉说自己实是河南妓女,受道士银两,替他捣鬼。自此,富翁知是骗局,终生再不信点铁成金的事了。
  • 松江有一富翁,酷信丹术。一日,他结识了一位道士,道士自称能炼仙丹,可点铁为金。富翁将道士及其小妾接入家中,设置丹房,点起炉火。道士将富翁的金子放人炉中,又放入几种希珍药料,富翁便让家童帮道士炼丹。富翁见道士的小妾十分俊美,心中好生喜爱。一日,道士正在炼丹,忽然有人来报说道士家中老夫人殁了,道士哭倒在地,便留下小妾照看丹炉,自己赶忙回乡。富翁见道土已去,便用酒灌醉家童,在丹房中与小娘子求欢。而后两人时时相会。道士回来后,一进丹房就变色道:“丹房如何气色恶浊?”一边怒斥小妾,一面对富翁道:“炉中仙丹全毁了!”便怒气冲冲带小妾离开富翁家。一日,富翁在江边见到一条大船,舱中坐一女子,女子招他过去说话,诉说自己实是河南妓女,受道士银两,替他捣鬼。自此,富翁知是骗局,终生再不信点铁成金的事了。
  • 松江有一富翁,酷信丹术。一日,他结识了一位道士,道士自称能炼仙丹,可点铁为金。富翁将道士及其小妾接入家中,设置丹房,点起炉火。道士将富翁的金子放人炉中,又放入几种希珍药料,富翁便让家童帮道士炼丹。富翁见道士的小妾十分俊美,心中好生喜爱。一日,道士正在炼丹,忽然有人来报说道士家中老夫人殁了,道士哭倒在地,便留下小妾照看丹炉,自己赶忙回乡。富翁见道土已去,便用酒灌醉家童,在丹房中与小娘子求欢。而后两人时时相会。道士回来后,一进丹房就变色道:“丹房如何气色恶浊?”一边怒斥小妾,一面对富翁道:“炉中仙丹全毁了!”便怒气冲冲带小妾离开富翁家。一日,富翁在江边见到一条大船,舱中坐一女子,女子招他过去说话,诉说自己实是河南妓女,受道士银两,替他捣鬼。自此,富翁知是骗局,终生再不信点铁成金的事了。
  • 松江有一富翁,酷信丹术。一日,他结识了一位道士,道士自称能炼仙丹,可点铁为金。富翁将道士及其小妾接入家中,设置丹房,点起炉火。道士将富翁的金子放人炉中,又放入几种希珍药料,富翁便让家童帮道士炼丹。富翁见道士的小妾十分俊美,心中好生喜爱。一日,道士正在炼丹,忽然有人来报说道士家中老夫人殁了,道士哭倒在地,便留下小妾照看丹炉,自己赶忙回乡。富翁见道土已去,便用酒灌醉家童,在丹房中与小娘子求欢。而后两人时时相会。道士回来后,一进丹房就变色道:“丹房如何气色恶浊?”一边怒斥小妾,一面对富翁道:“炉中仙丹全毁了!”便怒气冲冲带小妾离开富翁家。一日,富翁在江边见到一条大船,舱中坐一女子,女子招他过去说话,诉说自己实是河南妓女,受道士银两,替他捣鬼。自此,富翁知是骗局,终生再不信点铁成金的事了。
  • 松江有一富翁,酷信丹术。一日,他结识了一位道士,道士自称能炼仙丹,可点铁为金。富翁将道士及其小妾接入家中,设置丹房,点起炉火。道士将富翁的金子放人炉中,又放入几种希珍药料,富翁便让家童帮道士炼丹。富翁见道士的小妾十分俊美,心中好生喜爱。一日,道士正在炼丹,忽然有人来报说道士家中老夫人殁了,道士哭倒在地,便留下小妾照看丹炉,自己赶忙回乡。富翁见道土已去,便用酒灌醉家童,在丹房中与小娘子求欢。而后两人时时相会。道士回来后,一进丹房就变色道:“丹房如何气色恶浊?”一边怒斥小妾,一面对富翁道:“炉中仙丹全毁了!”便怒气冲冲带小妾离开富翁家。一日,富翁在江边见到一条大船,舱中坐一女子,女子招他过去说话,诉说自己实是河南妓女,受道士银两,替他捣鬼。自此,富翁知是骗局,终生再不信点铁成金的事了。
  • 松江有一富翁,酷信丹术。一日,他结识了一位道士,道士自称能炼仙丹,可点铁为金。富翁将道士及其小妾接入家中,设置丹房,点起炉火。道士将富翁的金子放人炉中,又放入几种希珍药料,富翁便让家童帮道士炼丹。富翁见道士的小妾十分俊美,心中好生喜爱。一日,道士正在炼丹,忽然有人来报说道士家中老夫人殁了,道士哭倒在地,便留下小妾照看丹炉,自己赶忙回乡。富翁见道土已去,便用酒灌醉家童,在丹房中与小娘子求欢。而后两人时时相会。道士回来后,一进丹房就变色道:“丹房如何气色恶浊?”一边怒斥小妾,一面对富翁道:“炉中仙丹全毁了!”便怒气冲冲带小妾离开富翁家。一日,富翁在江边见到一条大船,舱中坐一女子,女子招他过去说话,诉说自己实是河南妓女,受道士银两,替他捣鬼。自此,富翁知是骗局,终生再不信点铁成金的事了。
  • 松江有一富翁,酷信丹术。一日,他结识了一位道士,道士自称能炼仙丹,可点铁为金。富翁将道士及其小妾接入家中,设置丹房,点起炉火。道士将富翁的金子放人炉中,又放入几种希珍药料,富翁便让家童帮道士炼丹。富翁见道士的小妾十分俊美,心中好生喜爱。一日,道士正在炼丹,忽然有人来报说道士家中老夫人殁了,道士哭倒在地,便留下小妾照看丹炉,自己赶忙回乡。富翁见道土已去,便用酒灌醉家童,在丹房中与小娘子求欢。而后两人时时相会。道士回来后,一进丹房就变色道:“丹房如何气色恶浊?”一边怒斥小妾,一面对富翁道:“炉中仙丹全毁了!”便怒气冲冲带小妾离开富翁家。一日,富翁在江边见到一条大船,舱中坐一女子,女子招他过去说话,诉说自己实是河南妓女,受道士银两,替他捣鬼。自此,富翁知是骗局,终生再不信点铁成金的事了。
  • 松江有一富翁,酷信丹术。一日,他结识了一位道士,道士自称能炼仙丹,可点铁为金。富翁将道士及其小妾接入家中,设置丹房,点起炉火。道士将富翁的金子放人炉中,又放入几种希珍药料,富翁便让家童帮道士炼丹。富翁见道士的小妾十分俊美,心中好生喜爱。一日,道士正在炼丹,忽然有人来报说道士家中老夫人殁了,道士哭倒在地,便留下小妾照看丹炉,自己赶忙回乡。富翁见道土已去,便用酒灌醉家童,在丹房中与小娘子求欢。而后两人时时相会。道士回来后,一进丹房就变色道:“丹房如何气色恶浊?”一边怒斥小妾,一面对富翁道:“炉中仙丹全毁了!”便怒气冲冲带小妾离开富翁家。一日,富翁在江边见到一条大船,舱中坐一女子,女子招他过去说话,诉说自己实是河南妓女,受道士银两,替他捣鬼。自此,富翁知是骗局,终生再不信点铁成金的事了。
  • 松江有一富翁,酷信丹术。一日,他结识了一位道士,道士自称能炼仙丹,可点铁为金。富翁将道士及其小妾接入家中,设置丹房,点起炉火。道士将富翁的金子放人炉中,又放入几种希珍药料,富翁便让家童帮道士炼丹。富翁见道士的小妾十分俊美,心中好生喜爱。一日,道士正在炼丹,忽然有人来报说道士家中老夫人殁了,道士哭倒在地,便留下小妾照看丹炉,自己赶忙回乡。富翁见道土已去,便用酒灌醉家童,在丹房中与小娘子求欢。而后两人时时相会。道士回来后,一进丹房就变色道:“丹房如何气色恶浊?”一边怒斥小妾,一面对富翁道:“炉中仙丹全毁了!”便怒气冲冲带小妾离开富翁家。一日,富翁在江边见到一条大船,舱中坐一女子,女子招他过去说话,诉说自己实是河南妓女,受道士银两,替他捣鬼。自此,富翁知是骗局,终生再不信点铁成金的事了。
  • 松江有一富翁,酷信丹术。一日,他结识了一位道士,道士自称能炼仙丹,可点铁为金。富翁将道士及其小妾接入家中,设置丹房,点起炉火。道士将富翁的金子放人炉中,又放入几种希珍药料,富翁便让家童帮道士炼丹。富翁见道士的小妾十分俊美,心中好生喜爱。一日,道士正在炼丹,忽然有人来报说道士家中老夫人殁了,道士哭倒在地,便留下小妾照看丹炉,自己赶忙回乡。富翁见道土已去,便用酒灌醉家童,在丹房中与小娘子求欢。而后两人时时相会。道士回来后,一进丹房就变色道:“丹房如何气色恶浊?”一边怒斥小妾,一面对富翁道:“炉中仙丹全毁了!”便怒气冲冲带小妾离开富翁家。一日,富翁在江边见到一条大船,舱中坐一女子,女子招他过去说话,诉说自己实是河南妓女,受道士银两,替他捣鬼。自此,富翁知是骗局,终生再不信点铁成金的事了。
  • 松江有一富翁,酷信丹术。一日,他结识了一位道士,道士自称能炼仙丹,可点铁为金。富翁将道士及其小妾接入家中,设置丹房,点起炉火。道士将富翁的金子放人炉中,又放入几种希珍药料,富翁便让家童帮道士炼丹。富翁见道士的小妾十分俊美,心中好生喜爱。一日,道士正在炼丹,忽然有人来报说道士家中老夫人殁了,道士哭倒在地,便留下小妾照看丹炉,自己赶忙回乡。富翁见道土已去,便用酒灌醉家童,在丹房中与小娘子求欢。而后两人时时相会。道士回来后,一进丹房就变色道:“丹房如何气色恶浊?”一边怒斥小妾,一面对富翁道:“炉中仙丹全毁了!”便怒气冲冲带小妾离开富翁家。一日,富翁在江边见到一条大船,舱中坐一女子,女子招他过去说话,诉说自己实是河南妓女,受道士银两,替他捣鬼。自此,富翁知是骗局,终生再不信点铁成金的事了。
  • 松江有一富翁,酷信丹术。一日,他结识了一位道士,道士自称能炼仙丹,可点铁为金。富翁将道士及其小妾接入家中,设置丹房,点起炉火。道士将富翁的金子放人炉中,又放入几种希珍药料,富翁便让家童帮道士炼丹。富翁见道士的小妾十分俊美,心中好生喜爱。一日,道士正在炼丹,忽然有人来报说道士家中老夫人殁了,道士哭倒在地,便留下小妾照看丹炉,自己赶忙回乡。富翁见道土已去,便用酒灌醉家童,在丹房中与小娘子求欢。而后两人时时相会。道士回来后,一进丹房就变色道:“丹房如何气色恶浊?”一边怒斥小妾,一面对富翁道:“炉中仙丹全毁了!”便怒气冲冲带小妾离开富翁家。一日,富翁在江边见到一条大船,舱中坐一女子,女子招他过去说话,诉说自己实是河南妓女,受道士银两,替他捣鬼。自此,富翁知是骗局,终生再不信点铁成金的事了。
  • 松江有一富翁,酷信丹术。一日,他结识了一位道士,道士自称能炼仙丹,可点铁为金。富翁将道士及其小妾接入家中,设置丹房,点起炉火。道士将富翁的金子放人炉中,又放入几种希珍药料,富翁便让家童帮道士炼丹。富翁见道士的小妾十分俊美,心中好生喜爱。一日,道士正在炼丹,忽然有人来报说道士家中老夫人殁了,道士哭倒在地,便留下小妾照看丹炉,自己赶忙回乡。富翁见道土已去,便用酒灌醉家童,在丹房中与小娘子求欢。而后两人时时相会。道士回来后,一进丹房就变色道:“丹房如何气色恶浊?”一边怒斥小妾,一面对富翁道:“炉中仙丹全毁了!”便怒气冲冲带小妾离开富翁家。一日,富翁在江边见到一条大船,舱中坐一女子,女子招他过去说话,诉说自己实是河南妓女,受道士银两,替他捣鬼。自此,富翁知是骗局,终生再不信点铁成金的事了。
  • 松江有一富翁,酷信丹术。一日,他结识了一位道士,道士自称能炼仙丹,可点铁为金。富翁将道士及其小妾接入家中,设置丹房,点起炉火。道士将富翁的金子放人炉中,又放入几种希珍药料,富翁便让家童帮道士炼丹。富翁见道士的小妾十分俊美,心中好生喜爱。一日,道士正在炼丹,忽然有人来报说道士家中老夫人殁了,道士哭倒在地,便留下小妾照看丹炉,自己赶忙回乡。富翁见道土已去,便用酒灌醉家童,在丹房中与小娘子求欢。而后两人时时相会。道士回来后,一进丹房就变色道:“丹房如何气色恶浊?”一边怒斥小妾,一面对富翁道:“炉中仙丹全毁了!”便怒气冲冲带小妾离开富翁家。一日,富翁在江边见到一条大船,舱中坐一女子,女子招他过去说话,诉说自己实是河南妓女,受道士银两,替他捣鬼。自此,富翁知是骗局,终生再不信点铁成金的事了。
  • 松江有一富翁,酷信丹术。一日,他结识了一位道士,道士自称能炼仙丹,可点铁为金。富翁将道士及其小妾接入家中,设置丹房,点起炉火。道士将富翁的金子放人炉中,又放入几种希珍药料,富翁便让家童帮道士炼丹。富翁见道士的小妾十分俊美,心中好生喜爱。一日,道士正在炼丹,忽然有人来报说道士家中老夫人殁了,道士哭倒在地,便留下小妾照看丹炉,自己赶忙回乡。富翁见道土已去,便用酒灌醉家童,在丹房中与小娘子求欢。而后两人时时相会。道士回来后,一进丹房就变色道:“丹房如何气色恶浊?”一边怒斥小妾,一面对富翁道:“炉中仙丹全毁了!”便怒气冲冲带小妾离开富翁家。一日,富翁在江边见到一条大船,舱中坐一女子,女子招他过去说话,诉说自己实是河南妓女,受道士银两,替他捣鬼。自此,富翁知是骗局,终生再不信点铁成金的事了。
  • 松江有一富翁,酷信丹术。一日,他结识了一位道士,道士自称能炼仙丹,可点铁为金。富翁将道士及其小妾接入家中,设置丹房,点起炉火。道士将富翁的金子放人炉中,又放入几种希珍药料,富翁便让家童帮道士炼丹。富翁见道士的小妾十分俊美,心中好生喜爱。一日,道士正在炼丹,忽然有人来报说道士家中老夫人殁了,道士哭倒在地,便留下小妾照看丹炉,自己赶忙回乡。富翁见道土已去,便用酒灌醉家童,在丹房中与小娘子求欢。而后两人时时相会。道士回来后,一进丹房就变色道:“丹房如何气色恶浊?”一边怒斥小妾,一面对富翁道:“炉中仙丹全毁了!”便怒气冲冲带小妾离开富翁家。一日,富翁在江边见到一条大船,舱中坐一女子,女子招他过去说话,诉说自己实是河南妓女,受道士银两,替他捣鬼。自此,富翁知是骗局,终生再不信点铁成金的事了。
  • 松江有一富翁,酷信丹术。一日,他结识了一位道士,道士自称能炼仙丹,可点铁为金。富翁将道士及其小妾接入家中,设置丹房,点起炉火。道士将富翁的金子放人炉中,又放入几种希珍药料,富翁便让家童帮道士炼丹。富翁见道士的小妾十分俊美,心中好生喜爱。一日,道士正在炼丹,忽然有人来报说道士家中老夫人殁了,道士哭倒在地,便留下小妾照看丹炉,自己赶忙回乡。富翁见道土已去,便用酒灌醉家童,在丹房中与小娘子求欢。而后两人时时相会。道士回来后,一进丹房就变色道:“丹房如何气色恶浊?”一边怒斥小妾,一面对富翁道:“炉中仙丹全毁了!”便怒气冲冲带小妾离开富翁家。一日,富翁在江边见到一条大船,舱中坐一女子,女子招他过去说话,诉说自己实是河南妓女,受道士银两,替他捣鬼。自此,富翁知是骗局,终生再不信点铁成金的事了。
  • 松江有一富翁,酷信丹术。一日,他结识了一位道士,道士自称能炼仙丹,可点铁为金。富翁将道士及其小妾接入家中,设置丹房,点起炉火。道士将富翁的金子放人炉中,又放入几种希珍药料,富翁便让家童帮道士炼丹。富翁见道士的小妾十分俊美,心中好生喜爱。一日,道士正在炼丹,忽然有人来报说道士家中老夫人殁了,道士哭倒在地,便留下小妾照看丹炉,自己赶忙回乡。富翁见道土已去,便用酒灌醉家童,在丹房中与小娘子求欢。而后两人时时相会。道士回来后,一进丹房就变色道:“丹房如何气色恶浊?”一边怒斥小妾,一面对富翁道:“炉中仙丹全毁了!”便怒气冲冲带小妾离开富翁家。一日,富翁在江边见到一条大船,舱中坐一女子,女子招他过去说话,诉说自己实是河南妓女,受道士银两,替他捣鬼。自此,富翁知是骗局,终生再不信点铁成金的事了。
  • 松江有一富翁,酷信丹术。一日,他结识了一位道士,道士自称能炼仙丹,可点铁为金。富翁将道士及其小妾接入家中,设置丹房,点起炉火。道士将富翁的金子放人炉中,又放入几种希珍药料,富翁便让家童帮道士炼丹。富翁见道士的小妾十分俊美,心中好生喜爱。一日,道士正在炼丹,忽然有人来报说道士家中老夫人殁了,道士哭倒在地,便留下小妾照看丹炉,自己赶忙回乡。富翁见道土已去,便用酒灌醉家童,在丹房中与小娘子求欢。而后两人时时相会。道士回来后,一进丹房就变色道:“丹房如何气色恶浊?”一边怒斥小妾,一面对富翁道:“炉中仙丹全毁了!”便怒气冲冲带小妾离开富翁家。一日,富翁在江边见到一条大船,舱中坐一女子,女子招他过去说话,诉说自己实是河南妓女,受道士银两,替他捣鬼。自此,富翁知是骗局,终生再不信点铁成金的事了。
  • 松江有一富翁,酷信丹术。一日,他结识了一位道士,道士自称能炼仙丹,可点铁为金。富翁将道士及其小妾接入家中,设置丹房,点起炉火。道士将富翁的金子放人炉中,又放入几种希珍药料,富翁便让家童帮道士炼丹。富翁见道士的小妾十分俊美,心中好生喜爱。一日,道士正在炼丹,忽然有人来报说道士家中老夫人殁了,道士哭倒在地,便留下小妾照看丹炉,自己赶忙回乡。富翁见道土已去,便用酒灌醉家童,在丹房中与小娘子求欢。而后两人时时相会。道士回来后,一进丹房就变色道:“丹房如何气色恶浊?”一边怒斥小妾,一面对富翁道:“炉中仙丹全毁了!”便怒气冲冲带小妾离开富翁家。一日,富翁在江边见到一条大船,舱中坐一女子,女子招他过去说话,诉说自己实是河南妓女,受道士银两,替他捣鬼。自此,富翁知是骗局,终生再不信点铁成金的事了。
  • 松江有一富翁,酷信丹术。一日,他结识了一位道士,道士自称能炼仙丹,可点铁为金。富翁将道士及其小妾接入家中,设置丹房,点起炉火。道士将富翁的金子放人炉中,又放入几种希珍药料,富翁便让家童帮道士炼丹。富翁见道士的小妾十分俊美,心中好生喜爱。一日,道士正在炼丹,忽然有人来报说道士家中老夫人殁了,道士哭倒在地,便留下小妾照看丹炉,自己赶忙回乡。富翁见道土已去,便用酒灌醉家童,在丹房中与小娘子求欢。而后两人时时相会。道士回来后,一进丹房就变色道:“丹房如何气色恶浊?”一边怒斥小妾,一面对富翁道:“炉中仙丹全毁了!”便怒气冲冲带小妾离开富翁家。一日,富翁在江边见到一条大船,舱中坐一女子,女子招他过去说话,诉说自己实是河南妓女,受道士银两,替他捣鬼。自此,富翁知是骗局,终生再不信点铁成金的事了。
  • 松江有一富翁,酷信丹术。一日,他结识了一位道士,道士自称能炼仙丹,可点铁为金。富翁将道士及其小妾接入家中,设置丹房,点起炉火。道士将富翁的金子放人炉中,又放入几种希珍药料,富翁便让家童帮道士炼丹。富翁见道士的小妾十分俊美,心中好生喜爱。一日,道士正在炼丹,忽然有人来报说道士家中老夫人殁了,道士哭倒在地,便留下小妾照看丹炉,自己赶忙回乡。富翁见道土已去,便用酒灌醉家童,在丹房中与小娘子求欢。而后两人时时相会。道士回来后,一进丹房就变色道:“丹房如何气色恶浊?”一边怒斥小妾,一面对富翁道:“炉中仙丹全毁了!”便怒气冲冲带小妾离开富翁家。一日,富翁在江边见到一条大船,舱中坐一女子,女子招他过去说话,诉说自己实是河南妓女,受道士银两,替他捣鬼。自此,富翁知是骗局,终生再不信点铁成金的事了。
  • 松江有一富翁,酷信丹术。一日,他结识了一位道士,道士自称能炼仙丹,可点铁为金。富翁将道士及其小妾接入家中,设置丹房,点起炉火。道士将富翁的金子放人炉中,又放入几种希珍药料,富翁便让家童帮道士炼丹。富翁见道士的小妾十分俊美,心中好生喜爱。一日,道士正在炼丹,忽然有人来报说道士家中老夫人殁了,道士哭倒在地,便留下小妾照看丹炉,自己赶忙回乡。富翁见道土已去,便用酒灌醉家童,在丹房中与小娘子求欢。而后两人时时相会。道士回来后,一进丹房就变色道:“丹房如何气色恶浊?”一边怒斥小妾,一面对富翁道:“炉中仙丹全毁了!”便怒气冲冲带小妾离开富翁家。一日,富翁在江边见到一条大船,舱中坐一女子,女子招他过去说话,诉说自己实是河南妓女,受道士银两,替他捣鬼。自此,富翁知是骗局,终生再不信点铁成金的事了。
  • 松江有一富翁,酷信丹术。一日,他结识了一位道士,道士自称能炼仙丹,可点铁为金。富翁将道士及其小妾接入家中,设置丹房,点起炉火。道士将富翁的金子放人炉中,又放入几种希珍药料,富翁便让家童帮道士炼丹。富翁见道士的小妾十分俊美,心中好生喜爱。一日,道士正在炼丹,忽然有人来报说道士家中老夫人殁了,道士哭倒在地,便留下小妾照看丹炉,自己赶忙回乡。富翁见道土已去,便用酒灌醉家童,在丹房中与小娘子求欢。而后两人时时相会。道士回来后,一进丹房就变色道:“丹房如何气色恶浊?”一边怒斥小妾,一面对富翁道:“炉中仙丹全毁了!”便怒气冲冲带小妾离开富翁家。一日,富翁在江边见到一条大船,舱中坐一女子,女子招他过去说话,诉说自己实是河南妓女,受道士银两,替他捣鬼。自此,富翁知是骗局,终生再不信点铁成金的事了。
  • 松江有一富翁,酷信丹术。一日,他结识了一位道士,道士自称能炼仙丹,可点铁为金。富翁将道士及其小妾接入家中,设置丹房,点起炉火。道士将富翁的金子放人炉中,又放入几种希珍药料,富翁便让家童帮道士炼丹。富翁见道士的小妾十分俊美,心中好生喜爱。一日,道士正在炼丹,忽然有人来报说道士家中老夫人殁了,道士哭倒在地,便留下小妾照看丹炉,自己赶忙回乡。富翁见道土已去,便用酒灌醉家童,在丹房中与小娘子求欢。而后两人时时相会。道士回来后,一进丹房就变色道:“丹房如何气色恶浊?”一边怒斥小妾,一面对富翁道:“炉中仙丹全毁了!”便怒气冲冲带小妾离开富翁家。一日,富翁在江边见到一条大船,舱中坐一女子,女子招他过去说话,诉说自己实是河南妓女,受道士银两,替他捣鬼。自此,富翁知是骗局,终生再不信点铁成金的事了。
  • 松江有一富翁,酷信丹术。一日,他结识了一位道士,道士自称能炼仙丹,可点铁为金。富翁将道士及其小妾接入家中,设置丹房,点起炉火。道士将富翁的金子放人炉中,又放入几种希珍药料,富翁便让家童帮道士炼丹。富翁见道士的小妾十分俊美,心中好生喜爱。一日,道士正在炼丹,忽然有人来报说道士家中老夫人殁了,道士哭倒在地,便留下小妾照看丹炉,自己赶忙回乡。富翁见道土已去,便用酒灌醉家童,在丹房中与小娘子求欢。而后两人时时相会。道士回来后,一进丹房就变色道:“丹房如何气色恶浊?”一边怒斥小妾,一面对富翁道:“炉中仙丹全毁了!”便怒气冲冲带小妾离开富翁家。一日,富翁在江边见到一条大船,舱中坐一女子,女子招他过去说话,诉说自己实是河南妓女,受道士银两,替他捣鬼。自此,富翁知是骗局,终生再不信点铁成金的事了。
  • 松江有一富翁,酷信丹术。一日,他结识了一位道士,道士自称能炼仙丹,可点铁为金。富翁将道士及其小妾接入家中,设置丹房,点起炉火。道士将富翁的金子放人炉中,又放入几种希珍药料,富翁便让家童帮道士炼丹。富翁见道士的小妾十分俊美,心中好生喜爱。一日,道士正在炼丹,忽然有人来报说道士家中老夫人殁了,道士哭倒在地,便留下小妾照看丹炉,自己赶忙回乡。富翁见道土已去,便用酒灌醉家童,在丹房中与小娘子求欢。而后两人时时相会。道士回来后,一进丹房就变色道:“丹房如何气色恶浊?”一边怒斥小妾,一面对富翁道:“炉中仙丹全毁了!”便怒气冲冲带小妾离开富翁家。一日,富翁在江边见到一条大船,舱中坐一女子,女子招他过去说话,诉说自己实是河南妓女,受道士银两,替他捣鬼。自此,富翁知是骗局,终生再不信点铁成金的事了。
  • 松江有一富翁,酷信丹术。一日,他结识了一位道士,道士自称能炼仙丹,可点铁为金。富翁将道士及其小妾接入家中,设置丹房,点起炉火。道士将富翁的金子放人炉中,又放入几种希珍药料,富翁便让家童帮道士炼丹。富翁见道士的小妾十分俊美,心中好生喜爱。一日,道士正在炼丹,忽然有人来报说道士家中老夫人殁了,道士哭倒在地,便留下小妾照看丹炉,自己赶忙回乡。富翁见道土已去,便用酒灌醉家童,在丹房中与小娘子求欢。而后两人时时相会。道士回来后,一进丹房就变色道:“丹房如何气色恶浊?”一边怒斥小妾,一面对富翁道:“炉中仙丹全毁了!”便怒气冲冲带小妾离开富翁家。一日,富翁在江边见到一条大船,舱中坐一女子,女子招他过去说话,诉说自己实是河南妓女,受道士银两,替他捣鬼。自此,富翁知是骗局,终生再不信点铁成金的事了。
  • 松江有一富翁,酷信丹术。一日,他结识了一位道士,道士自称能炼仙丹,可点铁为金。富翁将道士及其小妾接入家中,设置丹房,点起炉火。道士将富翁的金子放人炉中,又放入几种希珍药料,富翁便让家童帮道士炼丹。富翁见道士的小妾十分俊美,心中好生喜爱。一日,道士正在炼丹,忽然有人来报说道士家中老夫人殁了,道士哭倒在地,便留下小妾照看丹炉,自己赶忙回乡。富翁见道土已去,便用酒灌醉家童,在丹房中与小娘子求欢。而后两人时时相会。道士回来后,一进丹房就变色道:“丹房如何气色恶浊?”一边怒斥小妾,一面对富翁道:“炉中仙丹全毁了!”便怒气冲冲带小妾离开富翁家。一日,富翁在江边见到一条大船,舱中坐一女子,女子招他过去说话,诉说自己实是河南妓女,受道士银两,替他捣鬼。自此,富翁知是骗局,终生再不信点铁成金的事了。
  • 松江有一富翁,酷信丹术。一日,他结识了一位道士,道士自称能炼仙丹,可点铁为金。富翁将道士及其小妾接入家中,设置丹房,点起炉火。道士将富翁的金子放人炉中,又放入几种希珍药料,富翁便让家童帮道士炼丹。富翁见道士的小妾十分俊美,心中好生喜爱。一日,道士正在炼丹,忽然有人来报说道士家中老夫人殁了,道士哭倒在地,便留下小妾照看丹炉,自己赶忙回乡。富翁见道土已去,便用酒灌醉家童,在丹房中与小娘子求欢。而后两人时时相会。道士回来后,一进丹房就变色道:“丹房如何气色恶浊?”一边怒斥小妾,一面对富翁道:“炉中仙丹全毁了!”便怒气冲冲带小妾离开富翁家。一日,富翁在江边见到一条大船,舱中坐一女子,女子招他过去说话,诉说自己实是河南妓女,受道士银两,替他捣鬼。自此,富翁知是骗局,终生再不信点铁成金的事了。
  • 松江有一富翁,酷信丹术。一日,他结识了一位道士,道士自称能炼仙丹,可点铁为金。富翁将道士及其小妾接入家中,设置丹房,点起炉火。道士将富翁的金子放人炉中,又放入几种希珍药料,富翁便让家童帮道士炼丹。富翁见道士的小妾十分俊美,心中好生喜爱。一日,道士正在炼丹,忽然有人来报说道士家中老夫人殁了,道士哭倒在地,便留下小妾照看丹炉,自己赶忙回乡。富翁见道土已去,便用酒灌醉家童,在丹房中与小娘子求欢。而后两人时时相会。道士回来后,一进丹房就变色道:“丹房如何气色恶浊?”一边怒斥小妾,一面对富翁道:“炉中仙丹全毁了!”便怒气冲冲带小妾离开富翁家。一日,富翁在江边见到一条大船,舱中坐一女子,女子招他过去说话,诉说自己实是河南妓女,受道士银两,替他捣鬼。自此,富翁知是骗局,终生再不信点铁成金的事了。
  • 松江有一富翁,酷信丹术。一日,他结识了一位道士,道士自称能炼仙丹,可点铁为金。富翁将道士及其小妾接入家中,设置丹房,点起炉火。道士将富翁的金子放人炉中,又放入几种希珍药料,富翁便让家童帮道士炼丹。富翁见道士的小妾十分俊美,心中好生喜爱。一日,道士正在炼丹,忽然有人来报说道士家中老夫人殁了,道士哭倒在地,便留下小妾照看丹炉,自己赶忙回乡。富翁见道土已去,便用酒灌醉家童,在丹房中与小娘子求欢。而后两人时时相会。道士回来后,一进丹房就变色道:“丹房如何气色恶浊?”一边怒斥小妾,一面对富翁道:“炉中仙丹全毁了!”便怒气冲冲带小妾离开富翁家。一日,富翁在江边见到一条大船,舱中坐一女子,女子招他过去说话,诉说自己实是河南妓女,受道士银两,替他捣鬼。自此,富翁知是骗局,终生再不信点铁成金的事了。
  • 松江有一富翁,酷信丹术。一日,他结识了一位道士,道士自称能炼仙丹,可点铁为金。富翁将道士及其小妾接入家中,设置丹房,点起炉火。道士将富翁的金子放人炉中,又放入几种希珍药料,富翁便让家童帮道士炼丹。富翁见道士的小妾十分俊美,心中好生喜爱。一日,道士正在炼丹,忽然有人来报说道士家中老夫人殁了,道士哭倒在地,便留下小妾照看丹炉,自己赶忙回乡。富翁见道土已去,便用酒灌醉家童,在丹房中与小娘子求欢。而后两人时时相会。道士回来后,一进丹房就变色道:“丹房如何气色恶浊?”一边怒斥小妾,一面对富翁道:“炉中仙丹全毁了!”便怒气冲冲带小妾离开富翁家。一日,富翁在江边见到一条大船,舱中坐一女子,女子招他过去说话,诉说自己实是河南妓女,受道士银两,替他捣鬼。自此,富翁知是骗局,终生再不信点铁成金的事了。
  • 松江有一富翁,酷信丹术。一日,他结识了一位道士,道士自称能炼仙丹,可点铁为金。富翁将道士及其小妾接入家中,设置丹房,点起炉火。道士将富翁的金子放人炉中,又放入几种希珍药料,富翁便让家童帮道士炼丹。富翁见道士的小妾十分俊美,心中好生喜爱。一日,道士正在炼丹,忽然有人来报说道士家中老夫人殁了,道士哭倒在地,便留下小妾照看丹炉,自己赶忙回乡。富翁见道土已去,便用酒灌醉家童,在丹房中与小娘子求欢。而后两人时时相会。道士回来后,一进丹房就变色道:“丹房如何气色恶浊?”一边怒斥小妾,一面对富翁道:“炉中仙丹全毁了!”便怒气冲冲带小妾离开富翁家。一日,富翁在江边见到一条大船,舱中坐一女子,女子招他过去说话,诉说自己实是河南妓女,受道士银两,替他捣鬼。自此,富翁知是骗局,终生再不信点铁成金的事了。
  • 松江有一富翁,酷信丹术。一日,他结识了一位道士,道士自称能炼仙丹,可点铁为金。富翁将道士及其小妾接入家中,设置丹房,点起炉火。道士将富翁的金子放人炉中,又放入几种希珍药料,富翁便让家童帮道士炼丹。富翁见道士的小妾十分俊美,心中好生喜爱。一日,道士正在炼丹,忽然有人来报说道士家中老夫人殁了,道士哭倒在地,便留下小妾照看丹炉,自己赶忙回乡。富翁见道土已去,便用酒灌醉家童,在丹房中与小娘子求欢。而后两人时时相会。道士回来后,一进丹房就变色道:“丹房如何气色恶浊?”一边怒斥小妾,一面对富翁道:“炉中仙丹全毁了!”便怒气冲冲带小妾离开富翁家。一日,富翁在江边见到一条大船,舱中坐一女子,女子招他过去说话,诉说自己实是河南妓女,受道士银两,替他捣鬼。自此,富翁知是骗局,终生再不信点铁成金的事了。
  • 松江有一富翁,酷信丹术。一日,他结识了一位道士,道士自称能炼仙丹,可点铁为金。富翁将道士及其小妾接入家中,设置丹房,点起炉火。道士将富翁的金子放人炉中,又放入几种希珍药料,富翁便让家童帮道士炼丹。富翁见道士的小妾十分俊美,心中好生喜爱。一日,道士正在炼丹,忽然有人来报说道士家中老夫人殁了,道士哭倒在地,便留下小妾照看丹炉,自己赶忙回乡。富翁见道土已去,便用酒灌醉家童,在丹房中与小娘子求欢。而后两人时时相会。道士回来后,一进丹房就变色道:“丹房如何气色恶浊?”一边怒斥小妾,一面对富翁道:“炉中仙丹全毁了!”便怒气冲冲带小妾离开富翁家。一日,富翁在江边见到一条大船,舱中坐一女子,女子招他过去说话,诉说自己实是河南妓女,受道士银两,替他捣鬼。自此,富翁知是骗局,终生再不信点铁成金的事了。
  • 松江有一富翁,酷信丹术。一日,他结识了一位道士,道士自称能炼仙丹,可点铁为金。富翁将道士及其小妾接入家中,设置丹房,点起炉火。道士将富翁的金子放人炉中,又放入几种希珍药料,富翁便让家童帮道士炼丹。富翁见道士的小妾十分俊美,心中好生喜爱。一日,道士正在炼丹,忽然有人来报说道士家中老夫人殁了,道士哭倒在地,便留下小妾照看丹炉,自己赶忙回乡。富翁见道土已去,便用酒灌醉家童,在丹房中与小娘子求欢。而后两人时时相会。道士回来后,一进丹房就变色道:“丹房如何气色恶浊?”一边怒斥小妾,一面对富翁道:“炉中仙丹全毁了!”便怒气冲冲带小妾离开富翁家。一日,富翁在江边见到一条大船,舱中坐一女子,女子招他过去说话,诉说自己实是河南妓女,受道士银两,替他捣鬼。自此,富翁知是骗局,终生再不信点铁成金的事了。
  • 松江有一富翁,酷信丹术。一日,他结识了一位道士,道士自称能炼仙丹,可点铁为金。富翁将道士及其小妾接入家中,设置丹房,点起炉火。道士将富翁的金子放人炉中,又放入几种希珍药料,富翁便让家童帮道士炼丹。富翁见道士的小妾十分俊美,心中好生喜爱。一日,道士正在炼丹,忽然有人来报说道士家中老夫人殁了,道士哭倒在地,便留下小妾照看丹炉,自己赶忙回乡。富翁见道土已去,便用酒灌醉家童,在丹房中与小娘子求欢。而后两人时时相会。道士回来后,一进丹房就变色道:“丹房如何气色恶浊?”一边怒斥小妾,一面对富翁道:“炉中仙丹全毁了!”便怒气冲冲带小妾离开富翁家。一日,富翁在江边见到一条大船,舱中坐一女子,女子招他过去说话,诉说自己实是河南妓女,受道士银两,替他捣鬼。自此,富翁知是骗局,终生再不信点铁成金的事了。
  • 松江有一富翁,酷信丹术。一日,他结识了一位道士,道士自称能炼仙丹,可点铁为金。富翁将道士及其小妾接入家中,设置丹房,点起炉火。道士将富翁的金子放人炉中,又放入几种希珍药料,富翁便让家童帮道士炼丹。富翁见道士的小妾十分俊美,心中好生喜爱。一日,道士正在炼丹,忽然有人来报说道士家中老夫人殁了,道士哭倒在地,便留下小妾照看丹炉,自己赶忙回乡。富翁见道土已去,便用酒灌醉家童,在丹房中与小娘子求欢。而后两人时时相会。道士回来后,一进丹房就变色道:“丹房如何气色恶浊?”一边怒斥小妾,一面对富翁道:“炉中仙丹全毁了!”便怒气冲冲带小妾离开富翁家。一日,富翁在江边见到一条大船,舱中坐一女子,女子招他过去说话,诉说自己实是河南妓女,受道士银两,替他捣鬼。自此,富翁知是骗局,终生再不信点铁成金的事了。
  • 松江有一富翁,酷信丹术。一日,他结识了一位道士,道士自称能炼仙丹,可点铁为金。富翁将道士及其小妾接入家中,设置丹房,点起炉火。道士将富翁的金子放人炉中,又放入几种希珍药料,富翁便让家童帮道士炼丹。富翁见道士的小妾十分俊美,心中好生喜爱。一日,道士正在炼丹,忽然有人来报说道士家中老夫人殁了,道士哭倒在地,便留下小妾照看丹炉,自己赶忙回乡。富翁见道土已去,便用酒灌醉家童,在丹房中与小娘子求欢。而后两人时时相会。道士回来后,一进丹房就变色道:“丹房如何气色恶浊?”一边怒斥小妾,一面对富翁道:“炉中仙丹全毁了!”便怒气冲冲带小妾离开富翁家。一日,富翁在江边见到一条大船,舱中坐一女子,女子招他过去说话,诉说自己实是河南妓女,受道士银两,替他捣鬼。自此,富翁知是骗局,终生再不信点铁成金的事了。
  • 松江有一富翁,酷信丹术。一日,他结识了一位道士,道士自称能炼仙丹,可点铁为金。富翁将道士及其小妾接入家中,设置丹房,点起炉火。道士将富翁的金子放人炉中,又放入几种希珍药料,富翁便让家童帮道士炼丹。富翁见道士的小妾十分俊美,心中好生喜爱。一日,道士正在炼丹,忽然有人来报说道士家中老夫人殁了,道士哭倒在地,便留下小妾照看丹炉,自己赶忙回乡。富翁见道土已去,便用酒灌醉家童,在丹房中与小娘子求欢。而后两人时时相会。道士回来后,一进丹房就变色道:“丹房如何气色恶浊?”一边怒斥小妾,一面对富翁道:“炉中仙丹全毁了!”便怒气冲冲带小妾离开富翁家。一日,富翁在江边见到一条大船,舱中坐一女子,女子招他过去说话,诉说自己实是河南妓女,受道士银两,替他捣鬼。自此,富翁知是骗局,终生再不信点铁成金的事了。
  • 松江有一富翁,酷信丹术。一日,他结识了一位道士,道士自称能炼仙丹,可点铁为金。富翁将道士及其小妾接入家中,设置丹房,点起炉火。道士将富翁的金子放人炉中,又放入几种希珍药料,富翁便让家童帮道士炼丹。富翁见道士的小妾十分俊美,心中好生喜爱。一日,道士正在炼丹,忽然有人来报说道士家中老夫人殁了,道士哭倒在地,便留下小妾照看丹炉,自己赶忙回乡。富翁见道土已去,便用酒灌醉家童,在丹房中与小娘子求欢。而后两人时时相会。道士回来后,一进丹房就变色道:“丹房如何气色恶浊?”一边怒斥小妾,一面对富翁道:“炉中仙丹全毁了!”便怒气冲冲带小妾离开富翁家。一日,富翁在江边见到一条大船,舱中坐一女子,女子招他过去说话,诉说自己实是河南妓女,受道士银两,替他捣鬼。自此,富翁知是骗局,终生再不信点铁成金的事了。
  • 松江有一富翁,酷信丹术。一日,他结识了一位道士,道士自称能炼仙丹,可点铁为金。富翁将道士及其小妾接入家中,设置丹房,点起炉火。道士将富翁的金子放人炉中,又放入几种希珍药料,富翁便让家童帮道士炼丹。富翁见道士的小妾十分俊美,心中好生喜爱。一日,道士正在炼丹,忽然有人来报说道士家中老夫人殁了,道士哭倒在地,便留下小妾照看丹炉,自己赶忙回乡。富翁见道土已去,便用酒灌醉家童,在丹房中与小娘子求欢。而后两人时时相会。道士回来后,一进丹房就变色道:“丹房如何气色恶浊?”一边怒斥小妾,一面对富翁道:“炉中仙丹全毁了!”便怒气冲冲带小妾离开富翁家。一日,富翁在江边见到一条大船,舱中坐一女子,女子招他过去说话,诉说自己实是河南妓女,受道士银两,替他捣鬼。自此,富翁知是骗局,终生再不信点铁成金的事了。
  • 松江有一富翁,酷信丹术。一日,他结识了一位道士,道士自称能炼仙丹,可点铁为金。富翁将道士及其小妾接入家中,设置丹房,点起炉火。道士将富翁的金子放人炉中,又放入几种希珍药料,富翁便让家童帮道士炼丹。富翁见道士的小妾十分俊美,心中好生喜爱。一日,道士正在炼丹,忽然有人来报说道士家中老夫人殁了,道士哭倒在地,便留下小妾照看丹炉,自己赶忙回乡。富翁见道土已去,便用酒灌醉家童,在丹房中与小娘子求欢。而后两人时时相会。道士回来后,一进丹房就变色道:“丹房如何气色恶浊?”一边怒斥小妾,一面对富翁道:“炉中仙丹全毁了!”便怒气冲冲带小妾离开富翁家。一日,富翁在江边见到一条大船,舱中坐一女子,女子招他过去说话,诉说自己实是河南妓女,受道士银两,替他捣鬼。自此,富翁知是骗局,终生再不信点铁成金的事了。
  • 松江有一富翁,酷信丹术。一日,他结识了一位道士,道士自称能炼仙丹,可点铁为金。富翁将道士及其小妾接入家中,设置丹房,点起炉火。道士将富翁的金子放人炉中,又放入几种希珍药料,富翁便让家童帮道士炼丹。富翁见道士的小妾十分俊美,心中好生喜爱。一日,道士正在炼丹,忽然有人来报说道士家中老夫人殁了,道士哭倒在地,便留下小妾照看丹炉,自己赶忙回乡。富翁见道土已去,便用酒灌醉家童,在丹房中与小娘子求欢。而后两人时时相会。道士回来后,一进丹房就变色道:“丹房如何气色恶浊?”一边怒斥小妾,一面对富翁道:“炉中仙丹全毁了!”便怒气冲冲带小妾离开富翁家。一日,富翁在江边见到一条大船,舱中坐一女子,女子招他过去说话,诉说自己实是河南妓女,受道士银两,替他捣鬼。自此,富翁知是骗局,终生再不信点铁成金的事了。
  • 松江有一富翁,酷信丹术。一日,他结识了一位道士,道士自称能炼仙丹,可点铁为金。富翁将道士及其小妾接入家中,设置丹房,点起炉火。道士将富翁的金子放人炉中,又放入几种希珍药料,富翁便让家童帮道士炼丹。富翁见道士的小妾十分俊美,心中好生喜爱。一日,道士正在炼丹,忽然有人来报说道士家中老夫人殁了,道士哭倒在地,便留下小妾照看丹炉,自己赶忙回乡。富翁见道土已去,便用酒灌醉家童,在丹房中与小娘子求欢。而后两人时时相会。道士回来后,一进丹房就变色道:“丹房如何气色恶浊?”一边怒斥小妾,一面对富翁道:“炉中仙丹全毁了!”便怒气冲冲带小妾离开富翁家。一日,富翁在江边见到一条大船,舱中坐一女子,女子招他过去说话,诉说自己实是河南妓女,受道士银两,替他捣鬼。自此,富翁知是骗局,终生再不信点铁成金的事了。
  • 松江有一富翁,酷信丹术。一日,他结识了一位道士,道士自称能炼仙丹,可点铁为金。富翁将道士及其小妾接入家中,设置丹房,点起炉火。道士将富翁的金子放人炉中,又放入几种希珍药料,富翁便让家童帮道士炼丹。富翁见道士的小妾十分俊美,心中好生喜爱。一日,道士正在炼丹,忽然有人来报说道士家中老夫人殁了,道士哭倒在地,便留下小妾照看丹炉,自己赶忙回乡。富翁见道土已去,便用酒灌醉家童,在丹房中与小娘子求欢。而后两人时时相会。道士回来后,一进丹房就变色道:“丹房如何气色恶浊?”一边怒斥小妾,一面对富翁道:“炉中仙丹全毁了!”便怒气冲冲带小妾离开富翁家。一日,富翁在江边见到一条大船,舱中坐一女子,女子招他过去说话,诉说自己实是河南妓女,受道士银两,替他捣鬼。自此,富翁知是骗局,终生再不信点铁成金的事了。
  • 松江有一富翁,酷信丹术。一日,他结识了一位道士,道士自称能炼仙丹,可点铁为金。富翁将道士及其小妾接入家中,设置丹房,点起炉火。道士将富翁的金子放人炉中,又放入几种希珍药料,富翁便让家童帮道士炼丹。富翁见道士的小妾十分俊美,心中好生喜爱。一日,道士正在炼丹,忽然有人来报说道士家中老夫人殁了,道士哭倒在地,便留下小妾照看丹炉,自己赶忙回乡。富翁见道土已去,便用酒灌醉家童,在丹房中与小娘子求欢。而后两人时时相会。道士回来后,一进丹房就变色道:“丹房如何气色恶浊?”一边怒斥小妾,一面对富翁道:“炉中仙丹全毁了!”便怒气冲冲带小妾离开富翁家。一日,富翁在江边见到一条大船,舱中坐一女子,女子招他过去说话,诉说自己实是河南妓女,受道士银两,替他捣鬼。自此,富翁知是骗局,终生再不信点铁成金的事了。
  • 松江有一富翁,酷信丹术。一日,他结识了一位道士,道士自称能炼仙丹,可点铁为金。富翁将道士及其小妾接入家中,设置丹房,点起炉火。道士将富翁的金子放人炉中,又放入几种希珍药料,富翁便让家童帮道士炼丹。富翁见道士的小妾十分俊美,心中好生喜爱。一日,道士正在炼丹,忽然有人来报说道士家中老夫人殁了,道士哭倒在地,便留下小妾照看丹炉,自己赶忙回乡。富翁见道土已去,便用酒灌醉家童,在丹房中与小娘子求欢。而后两人时时相会。道士回来后,一进丹房就变色道:“丹房如何气色恶浊?”一边怒斥小妾,一面对富翁道:“炉中仙丹全毁了!”便怒气冲冲带小妾离开富翁家。一日,富翁在江边见到一条大船,舱中坐一女子,女子招他过去说话,诉说自己实是河南妓女,受道士银两,替他捣鬼。自此,富翁知是骗局,终生再不信点铁成金的事了。
  • 松江有一富翁,酷信丹术。一日,他结识了一位道士,道士自称能炼仙丹,可点铁为金。富翁将道士及其小妾接入家中,设置丹房,点起炉火。道士将富翁的金子放人炉中,又放入几种希珍药料,富翁便让家童帮道士炼丹。富翁见道士的小妾十分俊美,心中好生喜爱。一日,道士正在炼丹,忽然有人来报说道士家中老夫人殁了,道士哭倒在地,便留下小妾照看丹炉,自己赶忙回乡。富翁见道土已去,便用酒灌醉家童,在丹房中与小娘子求欢。而后两人时时相会。道士回来后,一进丹房就变色道:“丹房如何气色恶浊?”一边怒斥小妾,一面对富翁道:“炉中仙丹全毁了!”便怒气冲冲带小妾离开富翁家。一日,富翁在江边见到一条大船,舱中坐一女子,女子招他过去说话,诉说自己实是河南妓女,受道士银两,替他捣鬼。自此,富翁知是骗局,终生再不信点铁成金的事了。
  • 松江有一富翁,酷信丹术。一日,他结识了一位道士,道士自称能炼仙丹,可点铁为金。富翁将道士及其小妾接入家中,设置丹房,点起炉火。道士将富翁的金子放人炉中,又放入几种希珍药料,富翁便让家童帮道士炼丹。富翁见道士的小妾十分俊美,心中好生喜爱。一日,道士正在炼丹,忽然有人来报说道士家中老夫人殁了,道士哭倒在地,便留下小妾照看丹炉,自己赶忙回乡。富翁见道土已去,便用酒灌醉家童,在丹房中与小娘子求欢。而后两人时时相会。道士回来后,一进丹房就变色道:“丹房如何气色恶浊?”一边怒斥小妾,一面对富翁道:“炉中仙丹全毁了!”便怒气冲冲带小妾离开富翁家。一日,富翁在江边见到一条大船,舱中坐一女子,女子招他过去说话,诉说自己实是河南妓女,受道士银两,替他捣鬼。自此,富翁知是骗局,终生再不信点铁成金的事了。
  • 松江有一富翁,酷信丹术。一日,他结识了一位道士,道士自称能炼仙丹,可点铁为金。富翁将道士及其小妾接入家中,设置丹房,点起炉火。道士将富翁的金子放人炉中,又放入几种希珍药料,富翁便让家童帮道士炼丹。富翁见道士的小妾十分俊美,心中好生喜爱。一日,道士正在炼丹,忽然有人来报说道士家中老夫人殁了,道士哭倒在地,便留下小妾照看丹炉,自己赶忙回乡。富翁见道土已去,便用酒灌醉家童,在丹房中与小娘子求欢。而后两人时时相会。道士回来后,一进丹房就变色道:“丹房如何气色恶浊?”一边怒斥小妾,一面对富翁道:“炉中仙丹全毁了!”便怒气冲冲带小妾离开富翁家。一日,富翁在江边见到一条大船,舱中坐一女子,女子招他过去说话,诉说自己实是河南妓女,受道士银两,替他捣鬼。自此,富翁知是骗局,终生再不信点铁成金的事了。
  • 松江有一富翁,酷信丹术。一日,他结识了一位道士,道士自称能炼仙丹,可点铁为金。富翁将道士及其小妾接入家中,设置丹房,点起炉火。道士将富翁的金子放人炉中,又放入几种希珍药料,富翁便让家童帮道士炼丹。富翁见道士的小妾十分俊美,心中好生喜爱。一日,道士正在炼丹,忽然有人来报说道士家中老夫人殁了,道士哭倒在地,便留下小妾照看丹炉,自己赶忙回乡。富翁见道土已去,便用酒灌醉家童,在丹房中与小娘子求欢。而后两人时时相会。道士回来后,一进丹房就变色道:“丹房如何气色恶浊?”一边怒斥小妾,一面对富翁道:“炉中仙丹全毁了!”便怒气冲冲带小妾离开富翁家。一日,富翁在江边见到一条大船,舱中坐一女子,女子招他过去说话,诉说自己实是河南妓女,受道士银两,替他捣鬼。自此,富翁知是骗局,终生再不信点铁成金的事了。
  • 松江有一富翁,酷信丹术。一日,他结识了一位道士,道士自称能炼仙丹,可点铁为金。富翁将道士及其小妾接入家中,设置丹房,点起炉火。道士将富翁的金子放人炉中,又放入几种希珍药料,富翁便让家童帮道士炼丹。富翁见道士的小妾十分俊美,心中好生喜爱。一日,道士正在炼丹,忽然有人来报说道士家中老夫人殁了,道士哭倒在地,便留下小妾照看丹炉,自己赶忙回乡。富翁见道土已去,便用酒灌醉家童,在丹房中与小娘子求欢。而后两人时时相会。道士回来后,一进丹房就变色道:“丹房如何气色恶浊?”一边怒斥小妾,一面对富翁道:“炉中仙丹全毁了!”便怒气冲冲带小妾离开富翁家。一日,富翁在江边见到一条大船,舱中坐一女子,女子招他过去说话,诉说自己实是河南妓女,受道士银两,替他捣鬼。自此,富翁知是骗局,终生再不信点铁成金的事了。
  • 松江有一富翁,酷信丹术。一日,他结识了一位道士,道士自称能炼仙丹,可点铁为金。富翁将道士及其小妾接入家中,设置丹房,点起炉火。道士将富翁的金子放人炉中,又放入几种希珍药料,富翁便让家童帮道士炼丹。富翁见道士的小妾十分俊美,心中好生喜爱。一日,道士正在炼丹,忽然有人来报说道士家中老夫人殁了,道士哭倒在地,便留下小妾照看丹炉,自己赶忙回乡。富翁见道土已去,便用酒灌醉家童,在丹房中与小娘子求欢。而后两人时时相会。道士回来后,一进丹房就变色道:“丹房如何气色恶浊?”一边怒斥小妾,一面对富翁道:“炉中仙丹全毁了!”便怒气冲冲带小妾离开富翁家。一日,富翁在江边见到一条大船,舱中坐一女子,女子招他过去说话,诉说自己实是河南妓女,受道士银两,替他捣鬼。自此,富翁知是骗局,终生再不信点铁成金的事了。
  • 松江有一富翁,酷信丹术。一日,他结识了一位道士,道士自称能炼仙丹,可点铁为金。富翁将道士及其小妾接入家中,设置丹房,点起炉火。道士将富翁的金子放人炉中,又放入几种希珍药料,富翁便让家童帮道士炼丹。富翁见道士的小妾十分俊美,心中好生喜爱。一日,道士正在炼丹,忽然有人来报说道士家中老夫人殁了,道士哭倒在地,便留下小妾照看丹炉,自己赶忙回乡。富翁见道土已去,便用酒灌醉家童,在丹房中与小娘子求欢。而后两人时时相会。道士回来后,一进丹房就变色道:“丹房如何气色恶浊?”一边怒斥小妾,一面对富翁道:“炉中仙丹全毁了!”便怒气冲冲带小妾离开富翁家。一日,富翁在江边见到一条大船,舱中坐一女子,女子招他过去说话,诉说自己实是河南妓女,受道士银两,替他捣鬼。自此,富翁知是骗局,终生再不信点铁成金的事了。
  • 松江有一富翁,酷信丹术。一日,他结识了一位道士,道士自称能炼仙丹,可点铁为金。富翁将道士及其小妾接入家中,设置丹房,点起炉火。道士将富翁的金子放人炉中,又放入几种希珍药料,富翁便让家童帮道士炼丹。富翁见道士的小妾十分俊美,心中好生喜爱。一日,道士正在炼丹,忽然有人来报说道士家中老夫人殁了,道士哭倒在地,便留下小妾照看丹炉,自己赶忙回乡。富翁见道土已去,便用酒灌醉家童,在丹房中与小娘子求欢。而后两人时时相会。道士回来后,一进丹房就变色道:“丹房如何气色恶浊?”一边怒斥小妾,一面对富翁道:“炉中仙丹全毁了!”便怒气冲冲带小妾离开富翁家。一日,富翁在江边见到一条大船,舱中坐一女子,女子招他过去说话,诉说自己实是河南妓女,受道士银两,替他捣鬼。自此,富翁知是骗局,终生再不信点铁成金的事了。
  • 松江有一富翁,酷信丹术。一日,他结识了一位道士,道士自称能炼仙丹,可点铁为金。富翁将道士及其小妾接入家中,设置丹房,点起炉火。道士将富翁的金子放人炉中,又放入几种希珍药料,富翁便让家童帮道士炼丹。富翁见道士的小妾十分俊美,心中好生喜爱。一日,道士正在炼丹,忽然有人来报说道士家中老夫人殁了,道士哭倒在地,便留下小妾照看丹炉,自己赶忙回乡。富翁见道土已去,便用酒灌醉家童,在丹房中与小娘子求欢。而后两人时时相会。道士回来后,一进丹房就变色道:“丹房如何气色恶浊?”一边怒斥小妾,一面对富翁道:“炉中仙丹全毁了!”便怒气冲冲带小妾离开富翁家。一日,富翁在江边见到一条大船,舱中坐一女子,女子招他过去说话,诉说自己实是河南妓女,受道士银两,替他捣鬼。自此,富翁知是骗局,终生再不信点铁成金的事了。
  • 松江有一富翁,酷信丹术。一日,他结识了一位道士,道士自称能炼仙丹,可点铁为金。富翁将道士及其小妾接入家中,设置丹房,点起炉火。道士将富翁的金子放人炉中,又放入几种希珍药料,富翁便让家童帮道士炼丹。富翁见道士的小妾十分俊美,心中好生喜爱。一日,道士正在炼丹,忽然有人来报说道士家中老夫人殁了,道士哭倒在地,便留下小妾照看丹炉,自己赶忙回乡。富翁见道土已去,便用酒灌醉家童,在丹房中与小娘子求欢。而后两人时时相会。道士回来后,一进丹房就变色道:“丹房如何气色恶浊?”一边怒斥小妾,一面对富翁道:“炉中仙丹全毁了!”便怒气冲冲带小妾离开富翁家。一日,富翁在江边见到一条大船,舱中坐一女子,女子招他过去说话,诉说自己实是河南妓女,受道士银两,替他捣鬼。自此,富翁知是骗局,终生再不信点铁成金的事了。
  • 松江有一富翁,酷信丹术。一日,他结识了一位道士,道士自称能炼仙丹,可点铁为金。富翁将道士及其小妾接入家中,设置丹房,点起炉火。道士将富翁的金子放人炉中,又放入几种希珍药料,富翁便让家童帮道士炼丹。富翁见道士的小妾十分俊美,心中好生喜爱。一日,道士正在炼丹,忽然有人来报说道士家中老夫人殁了,道士哭倒在地,便留下小妾照看丹炉,自己赶忙回乡。富翁见道土已去,便用酒灌醉家童,在丹房中与小娘子求欢。而后两人时时相会。道士回来后,一进丹房就变色道:“丹房如何气色恶浊?”一边怒斥小妾,一面对富翁道:“炉中仙丹全毁了!”便怒气冲冲带小妾离开富翁家。一日,富翁在江边见到一条大船,舱中坐一女子,女子招他过去说话,诉说自己实是河南妓女,受道士银两,替他捣鬼。自此,富翁知是骗局,终生再不信点铁成金的事了。
  • 松江有一富翁,酷信丹术。一日,他结识了一位道士,道士自称能炼仙丹,可点铁为金。富翁将道士及其小妾接入家中,设置丹房,点起炉火。道士将富翁的金子放人炉中,又放入几种希珍药料,富翁便让家童帮道士炼丹。富翁见道士的小妾十分俊美,心中好生喜爱。一日,道士正在炼丹,忽然有人来报说道士家中老夫人殁了,道士哭倒在地,便留下小妾照看丹炉,自己赶忙回乡。富翁见道土已去,便用酒灌醉家童,在丹房中与小娘子求欢。而后两人时时相会。道士回来后,一进丹房就变色道:“丹房如何气色恶浊?”一边怒斥小妾,一面对富翁道:“炉中仙丹全毁了!”便怒气冲冲带小妾离开富翁家。一日,富翁在江边见到一条大船,舱中坐一女子,女子招他过去说话,诉说自己实是河南妓女,受道士银两,替他捣鬼。自此,富翁知是骗局,终生再不信点铁成金的事了。
  • 松江有一富翁,酷信丹术。一日,他结识了一位道士,道士自称能炼仙丹,可点铁为金。富翁将道士及其小妾接入家中,设置丹房,点起炉火。道士将富翁的金子放人炉中,又放入几种希珍药料,富翁便让家童帮道士炼丹。富翁见道士的小妾十分俊美,心中好生喜爱。一日,道士正在炼丹,忽然有人来报说道士家中老夫人殁了,道士哭倒在地,便留下小妾照看丹炉,自己赶忙回乡。富翁见道土已去,便用酒灌醉家童,在丹房中与小娘子求欢。而后两人时时相会。道士回来后,一进丹房就变色道:“丹房如何气色恶浊?”一边怒斥小妾,一面对富翁道:“炉中仙丹全毁了!”便怒气冲冲带小妾离开富翁家。一日,富翁在江边见到一条大船,舱中坐一女子,女子招他过去说话,诉说自己实是河南妓女,受道士银两,替他捣鬼。自此,富翁知是骗局,终生再不信点铁成金的事了。
  • 松江有一富翁,酷信丹术。一日,他结识了一位道士,道士自称能炼仙丹,可点铁为金。富翁将道士及其小妾接入家中,设置丹房,点起炉火。道士将富翁的金子放人炉中,又放入几种希珍药料,富翁便让家童帮道士炼丹。富翁见道士的小妾十分俊美,心中好生喜爱。一日,道士正在炼丹,忽然有人来报说道士家中老夫人殁了,道士哭倒在地,便留下小妾照看丹炉,自己赶忙回乡。富翁见道土已去,便用酒灌醉家童,在丹房中与小娘子求欢。而后两人时时相会。道士回来后,一进丹房就变色道:“丹房如何气色恶浊?”一边怒斥小妾,一面对富翁道:“炉中仙丹全毁了!”便怒气冲冲带小妾离开富翁家。一日,富翁在江边见到一条大船,舱中坐一女子,女子招他过去说话,诉说自己实是河南妓女,受道士银两,替他捣鬼。自此,富翁知是骗局,终生再不信点铁成金的事了。
  • 松江有一富翁,酷信丹术。一日,他结识了一位道士,道士自称能炼仙丹,可点铁为金。富翁将道士及其小妾接入家中,设置丹房,点起炉火。道士将富翁的金子放人炉中,又放入几种希珍药料,富翁便让家童帮道士炼丹。富翁见道士的小妾十分俊美,心中好生喜爱。一日,道士正在炼丹,忽然有人来报说道士家中老夫人殁了,道士哭倒在地,便留下小妾照看丹炉,自己赶忙回乡。富翁见道土已去,便用酒灌醉家童,在丹房中与小娘子求欢。而后两人时时相会。道士回来后,一进丹房就变色道:“丹房如何气色恶浊?”一边怒斥小妾,一面对富翁道:“炉中仙丹全毁了!”便怒气冲冲带小妾离开富翁家。一日,富翁在江边见到一条大船,舱中坐一女子,女子招他过去说话,诉说自己实是河南妓女,受道士银两,替他捣鬼。自此,富翁知是骗局,终生再不信点铁成金的事了。
  • 松江有一富翁,酷信丹术。一日,他结识了一位道士,道士自称能炼仙丹,可点铁为金。富翁将道士及其小妾接入家中,设置丹房,点起炉火。道士将富翁的金子放人炉中,又放入几种希珍药料,富翁便让家童帮道士炼丹。富翁见道士的小妾十分俊美,心中好生喜爱。一日,道士正在炼丹,忽然有人来报说道士家中老夫人殁了,道士哭倒在地,便留下小妾照看丹炉,自己赶忙回乡。富翁见道土已去,便用酒灌醉家童,在丹房中与小娘子求欢。而后两人时时相会。道士回来后,一进丹房就变色道:“丹房如何气色恶浊?”一边怒斥小妾,一面对富翁道:“炉中仙丹全毁了!”便怒气冲冲带小妾离开富翁家。一日,富翁在江边见到一条大船,舱中坐一女子,女子招他过去说话,诉说自己实是河南妓女,受道士银两,替他捣鬼。自此,富翁知是骗局,终生再不信点铁成金的事了。
  • 松江有一富翁,酷信丹术。一日,他结识了一位道士,道士自称能炼仙丹,可点铁为金。富翁将道士及其小妾接入家中,设置丹房,点起炉火。道士将富翁的金子放人炉中,又放入几种希珍药料,富翁便让家童帮道士炼丹。富翁见道士的小妾十分俊美,心中好生喜爱。一日,道士正在炼丹,忽然有人来报说道士家中老夫人殁了,道士哭倒在地,便留下小妾照看丹炉,自己赶忙回乡。富翁见道土已去,便用酒灌醉家童,在丹房中与小娘子求欢。而后两人时时相会。道士回来后,一进丹房就变色道:“丹房如何气色恶浊?”一边怒斥小妾,一面对富翁道:“炉中仙丹全毁了!”便怒气冲冲带小妾离开富翁家。一日,富翁在江边见到一条大船,舱中坐一女子,女子招他过去说话,诉说自己实是河南妓女,受道士银两,替他捣鬼。自此,富翁知是骗局,终生再不信点铁成金的事了。
  • 松江有一富翁,酷信丹术。一日,他结识了一位道士,道士自称能炼仙丹,可点铁为金。富翁将道士及其小妾接入家中,设置丹房,点起炉火。道士将富翁的金子放人炉中,又放入几种希珍药料,富翁便让家童帮道士炼丹。富翁见道士的小妾十分俊美,心中好生喜爱。一日,道士正在炼丹,忽然有人来报说道士家中老夫人殁了,道士哭倒在地,便留下小妾照看丹炉,自己赶忙回乡。富翁见道土已去,便用酒灌醉家童,在丹房中与小娘子求欢。而后两人时时相会。道士回来后,一进丹房就变色道:“丹房如何气色恶浊?”一边怒斥小妾,一面对富翁道:“炉中仙丹全毁了!”便怒气冲冲带小妾离开富翁家。一日,富翁在江边见到一条大船,舱中坐一女子,女子招他过去说话,诉说自己实是河南妓女,受道士银两,替他捣鬼。自此,富翁知是骗局,终生再不信点铁成金的事了。
  • 松江有一富翁,酷信丹术。一日,他结识了一位道士,道士自称能炼仙丹,可点铁为金。富翁将道士及其小妾接入家中,设置丹房,点起炉火。道士将富翁的金子放人炉中,又放入几种希珍药料,富翁便让家童帮道士炼丹。富翁见道士的小妾十分俊美,心中好生喜爱。一日,道士正在炼丹,忽然有人来报说道士家中老夫人殁了,道士哭倒在地,便留下小妾照看丹炉,自己赶忙回乡。富翁见道土已去,便用酒灌醉家童,在丹房中与小娘子求欢。而后两人时时相会。道士回来后,一进丹房就变色道:“丹房如何气色恶浊?”一边怒斥小妾,一面对富翁道:“炉中仙丹全毁了!”便怒气冲冲带小妾离开富翁家。一日,富翁在江边见到一条大船,舱中坐一女子,女子招他过去说话,诉说自己实是河南妓女,受道士银两,替他捣鬼。自此,富翁知是骗局,终生再不信点铁成金的事了。
  • 松江有一富翁,酷信丹术。一日,他结识了一位道士,道士自称能炼仙丹,可点铁为金。富翁将道士及其小妾接入家中,设置丹房,点起炉火。道士将富翁的金子放人炉中,又放入几种希珍药料,富翁便让家童帮道士炼丹。富翁见道士的小妾十分俊美,心中好生喜爱。一日,道士正在炼丹,忽然有人来报说道士家中老夫人殁了,道士哭倒在地,便留下小妾照看丹炉,自己赶忙回乡。富翁见道土已去,便用酒灌醉家童,在丹房中与小娘子求欢。而后两人时时相会。道士回来后,一进丹房就变色道:“丹房如何气色恶浊?”一边怒斥小妾,一面对富翁道:“炉中仙丹全毁了!”便怒气冲冲带小妾离开富翁家。一日,富翁在江边见到一条大船,舱中坐一女子,女子招他过去说话,诉说自己实是河南妓女,受道士银两,替他捣鬼。自此,富翁知是骗局,终生再不信点铁成金的事了。
  • 松江有一富翁,酷信丹术。一日,他结识了一位道士,道士自称能炼仙丹,可点铁为金。富翁将道士及其小妾接入家中,设置丹房,点起炉火。道士将富翁的金子放人炉中,又放入几种希珍药料,富翁便让家童帮道士炼丹。富翁见道士的小妾十分俊美,心中好生喜爱。一日,道士正在炼丹,忽然有人来报说道士家中老夫人殁了,道士哭倒在地,便留下小妾照看丹炉,自己赶忙回乡。富翁见道土已去,便用酒灌醉家童,在丹房中与小娘子求欢。而后两人时时相会。道士回来后,一进丹房就变色道:“丹房如何气色恶浊?”一边怒斥小妾,一面对富翁道:“炉中仙丹全毁了!”便怒气冲冲带小妾离开富翁家。一日,富翁在江边见到一条大船,舱中坐一女子,女子招他过去说话,诉说自己实是河南妓女,受道士银两,替他捣鬼。自此,富翁知是骗局,终生再不信点铁成金的事了。
  • 松江有一富翁,酷信丹术。一日,他结识了一位道士,道士自称能炼仙丹,可点铁为金。富翁将道士及其小妾接入家中,设置丹房,点起炉火。道士将富翁的金子放人炉中,又放入几种希珍药料,富翁便让家童帮道士炼丹。富翁见道士的小妾十分俊美,心中好生喜爱。一日,道士正在炼丹,忽然有人来报说道士家中老夫人殁了,道士哭倒在地,便留下小妾照看丹炉,自己赶忙回乡。富翁见道土已去,便用酒灌醉家童,在丹房中与小娘子求欢。而后两人时时相会。道士回来后,一进丹房就变色道:“丹房如何气色恶浊?”一边怒斥小妾,一面对富翁道:“炉中仙丹全毁了!”便怒气冲冲带小妾离开富翁家。一日,富翁在江边见到一条大船,舱中坐一女子,女子招他过去说话,诉说自己实是河南妓女,受道士银两,替他捣鬼。自此,富翁知是骗局,终生再不信点铁成金的事了。
  • 松江有一富翁,酷信丹术。一日,他结识了一位道士,道士自称能炼仙丹,可点铁为金。富翁将道士及其小妾接入家中,设置丹房,点起炉火。道士将富翁的金子放人炉中,又放入几种希珍药料,富翁便让家童帮道士炼丹。富翁见道士的小妾十分俊美,心中好生喜爱。一日,道士正在炼丹,忽然有人来报说道士家中老夫人殁了,道士哭倒在地,便留下小妾照看丹炉,自己赶忙回乡。富翁见道土已去,便用酒灌醉家童,在丹房中与小娘子求欢。而后两人时时相会。道士回来后,一进丹房就变色道:“丹房如何气色恶浊?”一边怒斥小妾,一面对富翁道:“炉中仙丹全毁了!”便怒气冲冲带小妾离开富翁家。一日,富翁在江边见到一条大船,舱中坐一女子,女子招他过去说话,诉说自己实是河南妓女,受道士银两,替他捣鬼。自此,富翁知是骗局,终生再不信点铁成金的事了。
  • 松江有一富翁,酷信丹术。一日,他结识了一位道士,道士自称能炼仙丹,可点铁为金。富翁将道士及其小妾接入家中,设置丹房,点起炉火。道士将富翁的金子放人炉中,又放入几种希珍药料,富翁便让家童帮道士炼丹。富翁见道士的小妾十分俊美,心中好生喜爱。一日,道士正在炼丹,忽然有人来报说道士家中老夫人殁了,道士哭倒在地,便留下小妾照看丹炉,自己赶忙回乡。富翁见道土已去,便用酒灌醉家童,在丹房中与小娘子求欢。而后两人时时相会。道士回来后,一进丹房就变色道:“丹房如何气色恶浊?”一边怒斥小妾,一面对富翁道:“炉中仙丹全毁了!”便怒气冲冲带小妾离开富翁家。一日,富翁在江边见到一条大船,舱中坐一女子,女子招他过去说话,诉说自己实是河南妓女,受道士银两,替他捣鬼。自此,富翁知是骗局,终生再不信点铁成金的事了。
  • 松江有一富翁,酷信丹术。一日,他结识了一位道士,道士自称能炼仙丹,可点铁为金。富翁将道士及其小妾接入家中,设置丹房,点起炉火。道士将富翁的金子放人炉中,又放入几种希珍药料,富翁便让家童帮道士炼丹。富翁见道士的小妾十分俊美,心中好生喜爱。一日,道士正在炼丹,忽然有人来报说道士家中老夫人殁了,道士哭倒在地,便留下小妾照看丹炉,自己赶忙回乡。富翁见道土已去,便用酒灌醉家童,在丹房中与小娘子求欢。而后两人时时相会。道士回来后,一进丹房就变色道:“丹房如何气色恶浊?”一边怒斥小妾,一面对富翁道:“炉中仙丹全毁了!”便怒气冲冲带小妾离开富翁家。一日,富翁在江边见到一条大船,舱中坐一女子,女子招他过去说话,诉说自己实是河南妓女,受道士银两,替他捣鬼。自此,富翁知是骗局,终生再不信点铁成金的事了。
  • 松江有一富翁,酷信丹术。一日,他结识了一位道士,道士自称能炼仙丹,可点铁为金。富翁将道士及其小妾接入家中,设置丹房,点起炉火。道士将富翁的金子放人炉中,又放入几种希珍药料,富翁便让家童帮道士炼丹。富翁见道士的小妾十分俊美,心中好生喜爱。一日,道士正在炼丹,忽然有人来报说道士家中老夫人殁了,道士哭倒在地,便留下小妾照看丹炉,自己赶忙回乡。富翁见道土已去,便用酒灌醉家童,在丹房中与小娘子求欢。而后两人时时相会。道士回来后,一进丹房就变色道:“丹房如何气色恶浊?”一边怒斥小妾,一面对富翁道:“炉中仙丹全毁了!”便怒气冲冲带小妾离开富翁家。一日,富翁在江边见到一条大船,舱中坐一女子,女子招他过去说话,诉说自己实是河南妓女,受道士银两,替他捣鬼。自此,富翁知是骗局,终生再不信点铁成金的事了。
  • 松江有一富翁,酷信丹术。一日,他结识了一位道士,道士自称能炼仙丹,可点铁为金。富翁将道士及其小妾接入家中,设置丹房,点起炉火。道士将富翁的金子放人炉中,又放入几种希珍药料,富翁便让家童帮道士炼丹。富翁见道士的小妾十分俊美,心中好生喜爱。一日,道士正在炼丹,忽然有人来报说道士家中老夫人殁了,道士哭倒在地,便留下小妾照看丹炉,自己赶忙回乡。富翁见道土已去,便用酒灌醉家童,在丹房中与小娘子求欢。而后两人时时相会。道士回来后,一进丹房就变色道:“丹房如何气色恶浊?”一边怒斥小妾,一面对富翁道:“炉中仙丹全毁了!”便怒气冲冲带小妾离开富翁家。一日,富翁在江边见到一条大船,舱中坐一女子,女子招他过去说话,诉说自己实是河南妓女,受道士银两,替他捣鬼。自此,富翁知是骗局,终生再不信点铁成金的事了。
  • 松江有一富翁,酷信丹术。一日,他结识了一位道士,道士自称能炼仙丹,可点铁为金。富翁将道士及其小妾接入家中,设置丹房,点起炉火。道士将富翁的金子放人炉中,又放入几种希珍药料,富翁便让家童帮道士炼丹。富翁见道士的小妾十分俊美,心中好生喜爱。一日,道士正在炼丹,忽然有人来报说道士家中老夫人殁了,道士哭倒在地,便留下小妾照看丹炉,自己赶忙回乡。富翁见道土已去,便用酒灌醉家童,在丹房中与小娘子求欢。而后两人时时相会。道士回来后,一进丹房就变色道:“丹房如何气色恶浊?”一边怒斥小妾,一面对富翁道:“炉中仙丹全毁了!”便怒气冲冲带小妾离开富翁家。一日,富翁在江边见到一条大船,舱中坐一女子,女子招他过去说话,诉说自己实是河南妓女,受道士银两,替他捣鬼。自此,富翁知是骗局,终生再不信点铁成金的事了。
  • 松江有一富翁,酷信丹术。一日,他结识了一位道士,道士自称能炼仙丹,可点铁为金。富翁将道士及其小妾接入家中,设置丹房,点起炉火。道士将富翁的金子放人炉中,又放入几种希珍药料,富翁便让家童帮道士炼丹。富翁见道士的小妾十分俊美,心中好生喜爱。一日,道士正在炼丹,忽然有人来报说道士家中老夫人殁了,道士哭倒在地,便留下小妾照看丹炉,自己赶忙回乡。富翁见道土已去,便用酒灌醉家童,在丹房中与小娘子求欢。而后两人时时相会。道士回来后,一进丹房就变色道:“丹房如何气色恶浊?”一边怒斥小妾,一面对富翁道:“炉中仙丹全毁了!”便怒气冲冲带小妾离开富翁家。一日,富翁在江边见到一条大船,舱中坐一女子,女子招他过去说话,诉说自己实是河南妓女,受道士银两,替他捣鬼。自此,富翁知是骗局,终生再不信点铁成金的事了。
  • 松江有一富翁,酷信丹术。一日,他结识了一位道士,道士自称能炼仙丹,可点铁为金。富翁将道士及其小妾接入家中,设置丹房,点起炉火。道士将富翁的金子放人炉中,又放入几种希珍药料,富翁便让家童帮道士炼丹。富翁见道士的小妾十分俊美,心中好生喜爱。一日,道士正在炼丹,忽然有人来报说道士家中老夫人殁了,道士哭倒在地,便留下小妾照看丹炉,自己赶忙回乡。富翁见道土已去,便用酒灌醉家童,在丹房中与小娘子求欢。而后两人时时相会。道士回来后,一进丹房就变色道:“丹房如何气色恶浊?”一边怒斥小妾,一面对富翁道:“炉中仙丹全毁了!”便怒气冲冲带小妾离开富翁家。一日,富翁在江边见到一条大船,舱中坐一女子,女子招他过去说话,诉说自己实是河南妓女,受道士银两,替他捣鬼。自此,富翁知是骗局,终生再不信点铁成金的事了。
  • 松江有一富翁,酷信丹术。一日,他结识了一位道士,道士自称能炼仙丹,可点铁为金。富翁将道士及其小妾接入家中,设置丹房,点起炉火。道士将富翁的金子放人炉中,又放入几种希珍药料,富翁便让家童帮道士炼丹。富翁见道士的小妾十分俊美,心中好生喜爱。一日,道士正在炼丹,忽然有人来报说道士家中老夫人殁了,道士哭倒在地,便留下小妾照看丹炉,自己赶忙回乡。富翁见道土已去,便用酒灌醉家童,在丹房中与小娘子求欢。而后两人时时相会。道士回来后,一进丹房就变色道:“丹房如何气色恶浊?”一边怒斥小妾,一面对富翁道:“炉中仙丹全毁了!”便怒气冲冲带小妾离开富翁家。一日,富翁在江边见到一条大船,舱中坐一女子,女子招他过去说话,诉说自己实是河南妓女,受道士银两,替他捣鬼。自此,富翁知是骗局,终生再不信点铁成金的事了。
  • 松江有一富翁,酷信丹术。一日,他结识了一位道士,道士自称能炼仙丹,可点铁为金。富翁将道士及其小妾接入家中,设置丹房,点起炉火。道士将富翁的金子放人炉中,又放入几种希珍药料,富翁便让家童帮道士炼丹。富翁见道士的小妾十分俊美,心中好生喜爱。一日,道士正在炼丹,忽然有人来报说道士家中老夫人殁了,道士哭倒在地,便留下小妾照看丹炉,自己赶忙回乡。富翁见道土已去,便用酒灌醉家童,在丹房中与小娘子求欢。而后两人时时相会。道士回来后,一进丹房就变色道:“丹房如何气色恶浊?”一边怒斥小妾,一面对富翁道:“炉中仙丹全毁了!”便怒气冲冲带小妾离开富翁家。一日,富翁在江边见到一条大船,舱中坐一女子,女子招他过去说话,诉说自己实是河南妓女,受道士银两,替他捣鬼。自此,富翁知是骗局,终生再不信点铁成金的事了。
  • 松江有一富翁,酷信丹术。一日,他结识了一位道士,道士自称能炼仙丹,可点铁为金。富翁将道士及其小妾接入家中,设置丹房,点起炉火。道士将富翁的金子放人炉中,又放入几种希珍药料,富翁便让家童帮道士炼丹。富翁见道士的小妾十分俊美,心中好生喜爱。一日,道士正在炼丹,忽然有人来报说道士家中老夫人殁了,道士哭倒在地,便留下小妾照看丹炉,自己赶忙回乡。富翁见道土已去,便用酒灌醉家童,在丹房中与小娘子求欢。而后两人时时相会。道士回来后,一进丹房就变色道:“丹房如何气色恶浊?”一边怒斥小妾,一面对富翁道:“炉中仙丹全毁了!”便怒气冲冲带小妾离开富翁家。一日,富翁在江边见到一条大船,舱中坐一女子,女子招他过去说话,诉说自己实是河南妓女,受道士银两,替他捣鬼。自此,富翁知是骗局,终生再不信点铁成金的事了。
  • 松江有一富翁,酷信丹术。一日,他结识了一位道士,道士自称能炼仙丹,可点铁为金。富翁将道士及其小妾接入家中,设置丹房,点起炉火。道士将富翁的金子放人炉中,又放入几种希珍药料,富翁便让家童帮道士炼丹。富翁见道士的小妾十分俊美,心中好生喜爱。一日,道士正在炼丹,忽然有人来报说道士家中老夫人殁了,道士哭倒在地,便留下小妾照看丹炉,自己赶忙回乡。富翁见道土已去,便用酒灌醉家童,在丹房中与小娘子求欢。而后两人时时相会。道士回来后,一进丹房就变色道:“丹房如何气色恶浊?”一边怒斥小妾,一面对富翁道:“炉中仙丹全毁了!”便怒气冲冲带小妾离开富翁家。一日,富翁在江边见到一条大船,舱中坐一女子,女子招他过去说话,诉说自己实是河南妓女,受道士银两,替他捣鬼。自此,富翁知是骗局,终生再不信点铁成金的事了。
  • 118    看过
  • 1   喜欢
  • 1    收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