从前有个书生名叫双渐,他爱上了扬州的名妓苏卿,钨母趁双渐进京赶考,将苏卿卖给茶商冯魁,并用计骗她上船,驶往江西。双渐考试得中,不负前约,在苏卿的生日那天赶回扬州。听说苏卿被骗,他就不顾一切地去追赶。中途在金山寺看到苏卿留下的诗,更坚定了信心,终于追上了苏卿。后苏卿急中生智,将冯魁灌醉,又得到热心的船家帮助,与双渐双双逃走了。

  • 从前有个书生名叫双渐,他爱上了扬州的名妓苏卿,钨母趁双渐进京赶考,将苏卿卖给茶商冯魁,并用计骗她上船,驶往江西。双渐考试得中,不负前约,在苏卿的生日那天赶回扬州。听说苏卿被骗,他就不顾一切地去追赶。中途在金山寺看到苏卿留下的诗,更坚定了信心,终于追上了苏卿。后苏卿急中生智,将冯魁灌醉,又得到热心的船家帮助,与双渐双双逃走了。
  • 从前有个书生名叫双渐,他爱上了扬州的名妓苏卿,钨母趁双渐进京赶考,将苏卿卖给茶商冯魁,并用计骗她上船,驶往江西。双渐考试得中,不负前约,在苏卿的生日那天赶回扬州。听说苏卿被骗,他就不顾一切地去追赶。中途在金山寺看到苏卿留下的诗,更坚定了信心,终于追上了苏卿。后苏卿急中生智,将冯魁灌醉,又得到热心的船家帮助,与双渐双双逃走了。
  • 从前有个书生名叫双渐,他爱上了扬州的名妓苏卿,钨母趁双渐进京赶考,将苏卿卖给茶商冯魁,并用计骗她上船,驶往江西。双渐考试得中,不负前约,在苏卿的生日那天赶回扬州。听说苏卿被骗,他就不顾一切地去追赶。中途在金山寺看到苏卿留下的诗,更坚定了信心,终于追上了苏卿。后苏卿急中生智,将冯魁灌醉,又得到热心的船家帮助,与双渐双双逃走了。
  • 从前有个书生名叫双渐,他爱上了扬州的名妓苏卿,钨母趁双渐进京赶考,将苏卿卖给茶商冯魁,并用计骗她上船,驶往江西。双渐考试得中,不负前约,在苏卿的生日那天赶回扬州。听说苏卿被骗,他就不顾一切地去追赶。中途在金山寺看到苏卿留下的诗,更坚定了信心,终于追上了苏卿。后苏卿急中生智,将冯魁灌醉,又得到热心的船家帮助,与双渐双双逃走了。
  • 从前有个书生名叫双渐,他爱上了扬州的名妓苏卿,钨母趁双渐进京赶考,将苏卿卖给茶商冯魁,并用计骗她上船,驶往江西。双渐考试得中,不负前约,在苏卿的生日那天赶回扬州。听说苏卿被骗,他就不顾一切地去追赶。中途在金山寺看到苏卿留下的诗,更坚定了信心,终于追上了苏卿。后苏卿急中生智,将冯魁灌醉,又得到热心的船家帮助,与双渐双双逃走了。
  • 从前有个书生名叫双渐,他爱上了扬州的名妓苏卿,钨母趁双渐进京赶考,将苏卿卖给茶商冯魁,并用计骗她上船,驶往江西。双渐考试得中,不负前约,在苏卿的生日那天赶回扬州。听说苏卿被骗,他就不顾一切地去追赶。中途在金山寺看到苏卿留下的诗,更坚定了信心,终于追上了苏卿。后苏卿急中生智,将冯魁灌醉,又得到热心的船家帮助,与双渐双双逃走了。
  • 从前有个书生名叫双渐,他爱上了扬州的名妓苏卿,钨母趁双渐进京赶考,将苏卿卖给茶商冯魁,并用计骗她上船,驶往江西。双渐考试得中,不负前约,在苏卿的生日那天赶回扬州。听说苏卿被骗,他就不顾一切地去追赶。中途在金山寺看到苏卿留下的诗,更坚定了信心,终于追上了苏卿。后苏卿急中生智,将冯魁灌醉,又得到热心的船家帮助,与双渐双双逃走了。
  • 从前有个书生名叫双渐,他爱上了扬州的名妓苏卿,钨母趁双渐进京赶考,将苏卿卖给茶商冯魁,并用计骗她上船,驶往江西。双渐考试得中,不负前约,在苏卿的生日那天赶回扬州。听说苏卿被骗,他就不顾一切地去追赶。中途在金山寺看到苏卿留下的诗,更坚定了信心,终于追上了苏卿。后苏卿急中生智,将冯魁灌醉,又得到热心的船家帮助,与双渐双双逃走了。
  • 从前有个书生名叫双渐,他爱上了扬州的名妓苏卿,钨母趁双渐进京赶考,将苏卿卖给茶商冯魁,并用计骗她上船,驶往江西。双渐考试得中,不负前约,在苏卿的生日那天赶回扬州。听说苏卿被骗,他就不顾一切地去追赶。中途在金山寺看到苏卿留下的诗,更坚定了信心,终于追上了苏卿。后苏卿急中生智,将冯魁灌醉,又得到热心的船家帮助,与双渐双双逃走了。
  • 从前有个书生名叫双渐,他爱上了扬州的名妓苏卿,钨母趁双渐进京赶考,将苏卿卖给茶商冯魁,并用计骗她上船,驶往江西。双渐考试得中,不负前约,在苏卿的生日那天赶回扬州。听说苏卿被骗,他就不顾一切地去追赶。中途在金山寺看到苏卿留下的诗,更坚定了信心,终于追上了苏卿。后苏卿急中生智,将冯魁灌醉,又得到热心的船家帮助,与双渐双双逃走了。
  • 从前有个书生名叫双渐,他爱上了扬州的名妓苏卿,钨母趁双渐进京赶考,将苏卿卖给茶商冯魁,并用计骗她上船,驶往江西。双渐考试得中,不负前约,在苏卿的生日那天赶回扬州。听说苏卿被骗,他就不顾一切地去追赶。中途在金山寺看到苏卿留下的诗,更坚定了信心,终于追上了苏卿。后苏卿急中生智,将冯魁灌醉,又得到热心的船家帮助,与双渐双双逃走了。
  • 从前有个书生名叫双渐,他爱上了扬州的名妓苏卿,钨母趁双渐进京赶考,将苏卿卖给茶商冯魁,并用计骗她上船,驶往江西。双渐考试得中,不负前约,在苏卿的生日那天赶回扬州。听说苏卿被骗,他就不顾一切地去追赶。中途在金山寺看到苏卿留下的诗,更坚定了信心,终于追上了苏卿。后苏卿急中生智,将冯魁灌醉,又得到热心的船家帮助,与双渐双双逃走了。
  • 从前有个书生名叫双渐,他爱上了扬州的名妓苏卿,钨母趁双渐进京赶考,将苏卿卖给茶商冯魁,并用计骗她上船,驶往江西。双渐考试得中,不负前约,在苏卿的生日那天赶回扬州。听说苏卿被骗,他就不顾一切地去追赶。中途在金山寺看到苏卿留下的诗,更坚定了信心,终于追上了苏卿。后苏卿急中生智,将冯魁灌醉,又得到热心的船家帮助,与双渐双双逃走了。
  • 从前有个书生名叫双渐,他爱上了扬州的名妓苏卿,钨母趁双渐进京赶考,将苏卿卖给茶商冯魁,并用计骗她上船,驶往江西。双渐考试得中,不负前约,在苏卿的生日那天赶回扬州。听说苏卿被骗,他就不顾一切地去追赶。中途在金山寺看到苏卿留下的诗,更坚定了信心,终于追上了苏卿。后苏卿急中生智,将冯魁灌醉,又得到热心的船家帮助,与双渐双双逃走了。
  • 从前有个书生名叫双渐,他爱上了扬州的名妓苏卿,钨母趁双渐进京赶考,将苏卿卖给茶商冯魁,并用计骗她上船,驶往江西。双渐考试得中,不负前约,在苏卿的生日那天赶回扬州。听说苏卿被骗,他就不顾一切地去追赶。中途在金山寺看到苏卿留下的诗,更坚定了信心,终于追上了苏卿。后苏卿急中生智,将冯魁灌醉,又得到热心的船家帮助,与双渐双双逃走了。
  • 从前有个书生名叫双渐,他爱上了扬州的名妓苏卿,钨母趁双渐进京赶考,将苏卿卖给茶商冯魁,并用计骗她上船,驶往江西。双渐考试得中,不负前约,在苏卿的生日那天赶回扬州。听说苏卿被骗,他就不顾一切地去追赶。中途在金山寺看到苏卿留下的诗,更坚定了信心,终于追上了苏卿。后苏卿急中生智,将冯魁灌醉,又得到热心的船家帮助,与双渐双双逃走了。
  • 从前有个书生名叫双渐,他爱上了扬州的名妓苏卿,钨母趁双渐进京赶考,将苏卿卖给茶商冯魁,并用计骗她上船,驶往江西。双渐考试得中,不负前约,在苏卿的生日那天赶回扬州。听说苏卿被骗,他就不顾一切地去追赶。中途在金山寺看到苏卿留下的诗,更坚定了信心,终于追上了苏卿。后苏卿急中生智,将冯魁灌醉,又得到热心的船家帮助,与双渐双双逃走了。
  • 从前有个书生名叫双渐,他爱上了扬州的名妓苏卿,钨母趁双渐进京赶考,将苏卿卖给茶商冯魁,并用计骗她上船,驶往江西。双渐考试得中,不负前约,在苏卿的生日那天赶回扬州。听说苏卿被骗,他就不顾一切地去追赶。中途在金山寺看到苏卿留下的诗,更坚定了信心,终于追上了苏卿。后苏卿急中生智,将冯魁灌醉,又得到热心的船家帮助,与双渐双双逃走了。
  • 从前有个书生名叫双渐,他爱上了扬州的名妓苏卿,钨母趁双渐进京赶考,将苏卿卖给茶商冯魁,并用计骗她上船,驶往江西。双渐考试得中,不负前约,在苏卿的生日那天赶回扬州。听说苏卿被骗,他就不顾一切地去追赶。中途在金山寺看到苏卿留下的诗,更坚定了信心,终于追上了苏卿。后苏卿急中生智,将冯魁灌醉,又得到热心的船家帮助,与双渐双双逃走了。
  • 从前有个书生名叫双渐,他爱上了扬州的名妓苏卿,钨母趁双渐进京赶考,将苏卿卖给茶商冯魁,并用计骗她上船,驶往江西。双渐考试得中,不负前约,在苏卿的生日那天赶回扬州。听说苏卿被骗,他就不顾一切地去追赶。中途在金山寺看到苏卿留下的诗,更坚定了信心,终于追上了苏卿。后苏卿急中生智,将冯魁灌醉,又得到热心的船家帮助,与双渐双双逃走了。
  • 从前有个书生名叫双渐,他爱上了扬州的名妓苏卿,钨母趁双渐进京赶考,将苏卿卖给茶商冯魁,并用计骗她上船,驶往江西。双渐考试得中,不负前约,在苏卿的生日那天赶回扬州。听说苏卿被骗,他就不顾一切地去追赶。中途在金山寺看到苏卿留下的诗,更坚定了信心,终于追上了苏卿。后苏卿急中生智,将冯魁灌醉,又得到热心的船家帮助,与双渐双双逃走了。
  • 从前有个书生名叫双渐,他爱上了扬州的名妓苏卿,钨母趁双渐进京赶考,将苏卿卖给茶商冯魁,并用计骗她上船,驶往江西。双渐考试得中,不负前约,在苏卿的生日那天赶回扬州。听说苏卿被骗,他就不顾一切地去追赶。中途在金山寺看到苏卿留下的诗,更坚定了信心,终于追上了苏卿。后苏卿急中生智,将冯魁灌醉,又得到热心的船家帮助,与双渐双双逃走了。
  • 从前有个书生名叫双渐,他爱上了扬州的名妓苏卿,钨母趁双渐进京赶考,将苏卿卖给茶商冯魁,并用计骗她上船,驶往江西。双渐考试得中,不负前约,在苏卿的生日那天赶回扬州。听说苏卿被骗,他就不顾一切地去追赶。中途在金山寺看到苏卿留下的诗,更坚定了信心,终于追上了苏卿。后苏卿急中生智,将冯魁灌醉,又得到热心的船家帮助,与双渐双双逃走了。
  • 从前有个书生名叫双渐,他爱上了扬州的名妓苏卿,钨母趁双渐进京赶考,将苏卿卖给茶商冯魁,并用计骗她上船,驶往江西。双渐考试得中,不负前约,在苏卿的生日那天赶回扬州。听说苏卿被骗,他就不顾一切地去追赶。中途在金山寺看到苏卿留下的诗,更坚定了信心,终于追上了苏卿。后苏卿急中生智,将冯魁灌醉,又得到热心的船家帮助,与双渐双双逃走了。
  • 从前有个书生名叫双渐,他爱上了扬州的名妓苏卿,钨母趁双渐进京赶考,将苏卿卖给茶商冯魁,并用计骗她上船,驶往江西。双渐考试得中,不负前约,在苏卿的生日那天赶回扬州。听说苏卿被骗,他就不顾一切地去追赶。中途在金山寺看到苏卿留下的诗,更坚定了信心,终于追上了苏卿。后苏卿急中生智,将冯魁灌醉,又得到热心的船家帮助,与双渐双双逃走了。
  • 从前有个书生名叫双渐,他爱上了扬州的名妓苏卿,钨母趁双渐进京赶考,将苏卿卖给茶商冯魁,并用计骗她上船,驶往江西。双渐考试得中,不负前约,在苏卿的生日那天赶回扬州。听说苏卿被骗,他就不顾一切地去追赶。中途在金山寺看到苏卿留下的诗,更坚定了信心,终于追上了苏卿。后苏卿急中生智,将冯魁灌醉,又得到热心的船家帮助,与双渐双双逃走了。
  • 从前有个书生名叫双渐,他爱上了扬州的名妓苏卿,钨母趁双渐进京赶考,将苏卿卖给茶商冯魁,并用计骗她上船,驶往江西。双渐考试得中,不负前约,在苏卿的生日那天赶回扬州。听说苏卿被骗,他就不顾一切地去追赶。中途在金山寺看到苏卿留下的诗,更坚定了信心,终于追上了苏卿。后苏卿急中生智,将冯魁灌醉,又得到热心的船家帮助,与双渐双双逃走了。
  • 从前有个书生名叫双渐,他爱上了扬州的名妓苏卿,钨母趁双渐进京赶考,将苏卿卖给茶商冯魁,并用计骗她上船,驶往江西。双渐考试得中,不负前约,在苏卿的生日那天赶回扬州。听说苏卿被骗,他就不顾一切地去追赶。中途在金山寺看到苏卿留下的诗,更坚定了信心,终于追上了苏卿。后苏卿急中生智,将冯魁灌醉,又得到热心的船家帮助,与双渐双双逃走了。
  • 从前有个书生名叫双渐,他爱上了扬州的名妓苏卿,钨母趁双渐进京赶考,将苏卿卖给茶商冯魁,并用计骗她上船,驶往江西。双渐考试得中,不负前约,在苏卿的生日那天赶回扬州。听说苏卿被骗,他就不顾一切地去追赶。中途在金山寺看到苏卿留下的诗,更坚定了信心,终于追上了苏卿。后苏卿急中生智,将冯魁灌醉,又得到热心的船家帮助,与双渐双双逃走了。
  • 从前有个书生名叫双渐,他爱上了扬州的名妓苏卿,钨母趁双渐进京赶考,将苏卿卖给茶商冯魁,并用计骗她上船,驶往江西。双渐考试得中,不负前约,在苏卿的生日那天赶回扬州。听说苏卿被骗,他就不顾一切地去追赶。中途在金山寺看到苏卿留下的诗,更坚定了信心,终于追上了苏卿。后苏卿急中生智,将冯魁灌醉,又得到热心的船家帮助,与双渐双双逃走了。
  • 从前有个书生名叫双渐,他爱上了扬州的名妓苏卿,钨母趁双渐进京赶考,将苏卿卖给茶商冯魁,并用计骗她上船,驶往江西。双渐考试得中,不负前约,在苏卿的生日那天赶回扬州。听说苏卿被骗,他就不顾一切地去追赶。中途在金山寺看到苏卿留下的诗,更坚定了信心,终于追上了苏卿。后苏卿急中生智,将冯魁灌醉,又得到热心的船家帮助,与双渐双双逃走了。
  • 从前有个书生名叫双渐,他爱上了扬州的名妓苏卿,钨母趁双渐进京赶考,将苏卿卖给茶商冯魁,并用计骗她上船,驶往江西。双渐考试得中,不负前约,在苏卿的生日那天赶回扬州。听说苏卿被骗,他就不顾一切地去追赶。中途在金山寺看到苏卿留下的诗,更坚定了信心,终于追上了苏卿。后苏卿急中生智,将冯魁灌醉,又得到热心的船家帮助,与双渐双双逃走了。
  • 从前有个书生名叫双渐,他爱上了扬州的名妓苏卿,钨母趁双渐进京赶考,将苏卿卖给茶商冯魁,并用计骗她上船,驶往江西。双渐考试得中,不负前约,在苏卿的生日那天赶回扬州。听说苏卿被骗,他就不顾一切地去追赶。中途在金山寺看到苏卿留下的诗,更坚定了信心,终于追上了苏卿。后苏卿急中生智,将冯魁灌醉,又得到热心的船家帮助,与双渐双双逃走了。
  • 从前有个书生名叫双渐,他爱上了扬州的名妓苏卿,钨母趁双渐进京赶考,将苏卿卖给茶商冯魁,并用计骗她上船,驶往江西。双渐考试得中,不负前约,在苏卿的生日那天赶回扬州。听说苏卿被骗,他就不顾一切地去追赶。中途在金山寺看到苏卿留下的诗,更坚定了信心,终于追上了苏卿。后苏卿急中生智,将冯魁灌醉,又得到热心的船家帮助,与双渐双双逃走了。
  • 从前有个书生名叫双渐,他爱上了扬州的名妓苏卿,钨母趁双渐进京赶考,将苏卿卖给茶商冯魁,并用计骗她上船,驶往江西。双渐考试得中,不负前约,在苏卿的生日那天赶回扬州。听说苏卿被骗,他就不顾一切地去追赶。中途在金山寺看到苏卿留下的诗,更坚定了信心,终于追上了苏卿。后苏卿急中生智,将冯魁灌醉,又得到热心的船家帮助,与双渐双双逃走了。
  • 从前有个书生名叫双渐,他爱上了扬州的名妓苏卿,钨母趁双渐进京赶考,将苏卿卖给茶商冯魁,并用计骗她上船,驶往江西。双渐考试得中,不负前约,在苏卿的生日那天赶回扬州。听说苏卿被骗,他就不顾一切地去追赶。中途在金山寺看到苏卿留下的诗,更坚定了信心,终于追上了苏卿。后苏卿急中生智,将冯魁灌醉,又得到热心的船家帮助,与双渐双双逃走了。
  • 从前有个书生名叫双渐,他爱上了扬州的名妓苏卿,钨母趁双渐进京赶考,将苏卿卖给茶商冯魁,并用计骗她上船,驶往江西。双渐考试得中,不负前约,在苏卿的生日那天赶回扬州。听说苏卿被骗,他就不顾一切地去追赶。中途在金山寺看到苏卿留下的诗,更坚定了信心,终于追上了苏卿。后苏卿急中生智,将冯魁灌醉,又得到热心的船家帮助,与双渐双双逃走了。
  • 从前有个书生名叫双渐,他爱上了扬州的名妓苏卿,钨母趁双渐进京赶考,将苏卿卖给茶商冯魁,并用计骗她上船,驶往江西。双渐考试得中,不负前约,在苏卿的生日那天赶回扬州。听说苏卿被骗,他就不顾一切地去追赶。中途在金山寺看到苏卿留下的诗,更坚定了信心,终于追上了苏卿。后苏卿急中生智,将冯魁灌醉,又得到热心的船家帮助,与双渐双双逃走了。
  • 从前有个书生名叫双渐,他爱上了扬州的名妓苏卿,钨母趁双渐进京赶考,将苏卿卖给茶商冯魁,并用计骗她上船,驶往江西。双渐考试得中,不负前约,在苏卿的生日那天赶回扬州。听说苏卿被骗,他就不顾一切地去追赶。中途在金山寺看到苏卿留下的诗,更坚定了信心,终于追上了苏卿。后苏卿急中生智,将冯魁灌醉,又得到热心的船家帮助,与双渐双双逃走了。
  • 从前有个书生名叫双渐,他爱上了扬州的名妓苏卿,钨母趁双渐进京赶考,将苏卿卖给茶商冯魁,并用计骗她上船,驶往江西。双渐考试得中,不负前约,在苏卿的生日那天赶回扬州。听说苏卿被骗,他就不顾一切地去追赶。中途在金山寺看到苏卿留下的诗,更坚定了信心,终于追上了苏卿。后苏卿急中生智,将冯魁灌醉,又得到热心的船家帮助,与双渐双双逃走了。
  • 从前有个书生名叫双渐,他爱上了扬州的名妓苏卿,钨母趁双渐进京赶考,将苏卿卖给茶商冯魁,并用计骗她上船,驶往江西。双渐考试得中,不负前约,在苏卿的生日那天赶回扬州。听说苏卿被骗,他就不顾一切地去追赶。中途在金山寺看到苏卿留下的诗,更坚定了信心,终于追上了苏卿。后苏卿急中生智,将冯魁灌醉,又得到热心的船家帮助,与双渐双双逃走了。
  • 从前有个书生名叫双渐,他爱上了扬州的名妓苏卿,钨母趁双渐进京赶考,将苏卿卖给茶商冯魁,并用计骗她上船,驶往江西。双渐考试得中,不负前约,在苏卿的生日那天赶回扬州。听说苏卿被骗,他就不顾一切地去追赶。中途在金山寺看到苏卿留下的诗,更坚定了信心,终于追上了苏卿。后苏卿急中生智,将冯魁灌醉,又得到热心的船家帮助,与双渐双双逃走了。
  • 从前有个书生名叫双渐,他爱上了扬州的名妓苏卿,钨母趁双渐进京赶考,将苏卿卖给茶商冯魁,并用计骗她上船,驶往江西。双渐考试得中,不负前约,在苏卿的生日那天赶回扬州。听说苏卿被骗,他就不顾一切地去追赶。中途在金山寺看到苏卿留下的诗,更坚定了信心,终于追上了苏卿。后苏卿急中生智,将冯魁灌醉,又得到热心的船家帮助,与双渐双双逃走了。
  • 从前有个书生名叫双渐,他爱上了扬州的名妓苏卿,钨母趁双渐进京赶考,将苏卿卖给茶商冯魁,并用计骗她上船,驶往江西。双渐考试得中,不负前约,在苏卿的生日那天赶回扬州。听说苏卿被骗,他就不顾一切地去追赶。中途在金山寺看到苏卿留下的诗,更坚定了信心,终于追上了苏卿。后苏卿急中生智,将冯魁灌醉,又得到热心的船家帮助,与双渐双双逃走了。
  • 从前有个书生名叫双渐,他爱上了扬州的名妓苏卿,钨母趁双渐进京赶考,将苏卿卖给茶商冯魁,并用计骗她上船,驶往江西。双渐考试得中,不负前约,在苏卿的生日那天赶回扬州。听说苏卿被骗,他就不顾一切地去追赶。中途在金山寺看到苏卿留下的诗,更坚定了信心,终于追上了苏卿。后苏卿急中生智,将冯魁灌醉,又得到热心的船家帮助,与双渐双双逃走了。
  • 从前有个书生名叫双渐,他爱上了扬州的名妓苏卿,钨母趁双渐进京赶考,将苏卿卖给茶商冯魁,并用计骗她上船,驶往江西。双渐考试得中,不负前约,在苏卿的生日那天赶回扬州。听说苏卿被骗,他就不顾一切地去追赶。中途在金山寺看到苏卿留下的诗,更坚定了信心,终于追上了苏卿。后苏卿急中生智,将冯魁灌醉,又得到热心的船家帮助,与双渐双双逃走了。
  • 从前有个书生名叫双渐,他爱上了扬州的名妓苏卿,钨母趁双渐进京赶考,将苏卿卖给茶商冯魁,并用计骗她上船,驶往江西。双渐考试得中,不负前约,在苏卿的生日那天赶回扬州。听说苏卿被骗,他就不顾一切地去追赶。中途在金山寺看到苏卿留下的诗,更坚定了信心,终于追上了苏卿。后苏卿急中生智,将冯魁灌醉,又得到热心的船家帮助,与双渐双双逃走了。
  • 从前有个书生名叫双渐,他爱上了扬州的名妓苏卿,钨母趁双渐进京赶考,将苏卿卖给茶商冯魁,并用计骗她上船,驶往江西。双渐考试得中,不负前约,在苏卿的生日那天赶回扬州。听说苏卿被骗,他就不顾一切地去追赶。中途在金山寺看到苏卿留下的诗,更坚定了信心,终于追上了苏卿。后苏卿急中生智,将冯魁灌醉,又得到热心的船家帮助,与双渐双双逃走了。
  • 从前有个书生名叫双渐,他爱上了扬州的名妓苏卿,钨母趁双渐进京赶考,将苏卿卖给茶商冯魁,并用计骗她上船,驶往江西。双渐考试得中,不负前约,在苏卿的生日那天赶回扬州。听说苏卿被骗,他就不顾一切地去追赶。中途在金山寺看到苏卿留下的诗,更坚定了信心,终于追上了苏卿。后苏卿急中生智,将冯魁灌醉,又得到热心的船家帮助,与双渐双双逃走了。
  • 从前有个书生名叫双渐,他爱上了扬州的名妓苏卿,钨母趁双渐进京赶考,将苏卿卖给茶商冯魁,并用计骗她上船,驶往江西。双渐考试得中,不负前约,在苏卿的生日那天赶回扬州。听说苏卿被骗,他就不顾一切地去追赶。中途在金山寺看到苏卿留下的诗,更坚定了信心,终于追上了苏卿。后苏卿急中生智,将冯魁灌醉,又得到热心的船家帮助,与双渐双双逃走了。
  • 从前有个书生名叫双渐,他爱上了扬州的名妓苏卿,钨母趁双渐进京赶考,将苏卿卖给茶商冯魁,并用计骗她上船,驶往江西。双渐考试得中,不负前约,在苏卿的生日那天赶回扬州。听说苏卿被骗,他就不顾一切地去追赶。中途在金山寺看到苏卿留下的诗,更坚定了信心,终于追上了苏卿。后苏卿急中生智,将冯魁灌醉,又得到热心的船家帮助,与双渐双双逃走了。
  • 从前有个书生名叫双渐,他爱上了扬州的名妓苏卿,钨母趁双渐进京赶考,将苏卿卖给茶商冯魁,并用计骗她上船,驶往江西。双渐考试得中,不负前约,在苏卿的生日那天赶回扬州。听说苏卿被骗,他就不顾一切地去追赶。中途在金山寺看到苏卿留下的诗,更坚定了信心,终于追上了苏卿。后苏卿急中生智,将冯魁灌醉,又得到热心的船家帮助,与双渐双双逃走了。
  • 从前有个书生名叫双渐,他爱上了扬州的名妓苏卿,钨母趁双渐进京赶考,将苏卿卖给茶商冯魁,并用计骗她上船,驶往江西。双渐考试得中,不负前约,在苏卿的生日那天赶回扬州。听说苏卿被骗,他就不顾一切地去追赶。中途在金山寺看到苏卿留下的诗,更坚定了信心,终于追上了苏卿。后苏卿急中生智,将冯魁灌醉,又得到热心的船家帮助,与双渐双双逃走了。
  • 从前有个书生名叫双渐,他爱上了扬州的名妓苏卿,钨母趁双渐进京赶考,将苏卿卖给茶商冯魁,并用计骗她上船,驶往江西。双渐考试得中,不负前约,在苏卿的生日那天赶回扬州。听说苏卿被骗,他就不顾一切地去追赶。中途在金山寺看到苏卿留下的诗,更坚定了信心,终于追上了苏卿。后苏卿急中生智,将冯魁灌醉,又得到热心的船家帮助,与双渐双双逃走了。
  • 从前有个书生名叫双渐,他爱上了扬州的名妓苏卿,钨母趁双渐进京赶考,将苏卿卖给茶商冯魁,并用计骗她上船,驶往江西。双渐考试得中,不负前约,在苏卿的生日那天赶回扬州。听说苏卿被骗,他就不顾一切地去追赶。中途在金山寺看到苏卿留下的诗,更坚定了信心,终于追上了苏卿。后苏卿急中生智,将冯魁灌醉,又得到热心的船家帮助,与双渐双双逃走了。
  • 从前有个书生名叫双渐,他爱上了扬州的名妓苏卿,钨母趁双渐进京赶考,将苏卿卖给茶商冯魁,并用计骗她上船,驶往江西。双渐考试得中,不负前约,在苏卿的生日那天赶回扬州。听说苏卿被骗,他就不顾一切地去追赶。中途在金山寺看到苏卿留下的诗,更坚定了信心,终于追上了苏卿。后苏卿急中生智,将冯魁灌醉,又得到热心的船家帮助,与双渐双双逃走了。
  • 从前有个书生名叫双渐,他爱上了扬州的名妓苏卿,钨母趁双渐进京赶考,将苏卿卖给茶商冯魁,并用计骗她上船,驶往江西。双渐考试得中,不负前约,在苏卿的生日那天赶回扬州。听说苏卿被骗,他就不顾一切地去追赶。中途在金山寺看到苏卿留下的诗,更坚定了信心,终于追上了苏卿。后苏卿急中生智,将冯魁灌醉,又得到热心的船家帮助,与双渐双双逃走了。
  • 从前有个书生名叫双渐,他爱上了扬州的名妓苏卿,钨母趁双渐进京赶考,将苏卿卖给茶商冯魁,并用计骗她上船,驶往江西。双渐考试得中,不负前约,在苏卿的生日那天赶回扬州。听说苏卿被骗,他就不顾一切地去追赶。中途在金山寺看到苏卿留下的诗,更坚定了信心,终于追上了苏卿。后苏卿急中生智,将冯魁灌醉,又得到热心的船家帮助,与双渐双双逃走了。
  • 从前有个书生名叫双渐,他爱上了扬州的名妓苏卿,钨母趁双渐进京赶考,将苏卿卖给茶商冯魁,并用计骗她上船,驶往江西。双渐考试得中,不负前约,在苏卿的生日那天赶回扬州。听说苏卿被骗,他就不顾一切地去追赶。中途在金山寺看到苏卿留下的诗,更坚定了信心,终于追上了苏卿。后苏卿急中生智,将冯魁灌醉,又得到热心的船家帮助,与双渐双双逃走了。
  • 从前有个书生名叫双渐,他爱上了扬州的名妓苏卿,钨母趁双渐进京赶考,将苏卿卖给茶商冯魁,并用计骗她上船,驶往江西。双渐考试得中,不负前约,在苏卿的生日那天赶回扬州。听说苏卿被骗,他就不顾一切地去追赶。中途在金山寺看到苏卿留下的诗,更坚定了信心,终于追上了苏卿。后苏卿急中生智,将冯魁灌醉,又得到热心的船家帮助,与双渐双双逃走了。
  • 从前有个书生名叫双渐,他爱上了扬州的名妓苏卿,钨母趁双渐进京赶考,将苏卿卖给茶商冯魁,并用计骗她上船,驶往江西。双渐考试得中,不负前约,在苏卿的生日那天赶回扬州。听说苏卿被骗,他就不顾一切地去追赶。中途在金山寺看到苏卿留下的诗,更坚定了信心,终于追上了苏卿。后苏卿急中生智,将冯魁灌醉,又得到热心的船家帮助,与双渐双双逃走了。
  • 从前有个书生名叫双渐,他爱上了扬州的名妓苏卿,钨母趁双渐进京赶考,将苏卿卖给茶商冯魁,并用计骗她上船,驶往江西。双渐考试得中,不负前约,在苏卿的生日那天赶回扬州。听说苏卿被骗,他就不顾一切地去追赶。中途在金山寺看到苏卿留下的诗,更坚定了信心,终于追上了苏卿。后苏卿急中生智,将冯魁灌醉,又得到热心的船家帮助,与双渐双双逃走了。
  • 从前有个书生名叫双渐,他爱上了扬州的名妓苏卿,钨母趁双渐进京赶考,将苏卿卖给茶商冯魁,并用计骗她上船,驶往江西。双渐考试得中,不负前约,在苏卿的生日那天赶回扬州。听说苏卿被骗,他就不顾一切地去追赶。中途在金山寺看到苏卿留下的诗,更坚定了信心,终于追上了苏卿。后苏卿急中生智,将冯魁灌醉,又得到热心的船家帮助,与双渐双双逃走了。
  • 从前有个书生名叫双渐,他爱上了扬州的名妓苏卿,钨母趁双渐进京赶考,将苏卿卖给茶商冯魁,并用计骗她上船,驶往江西。双渐考试得中,不负前约,在苏卿的生日那天赶回扬州。听说苏卿被骗,他就不顾一切地去追赶。中途在金山寺看到苏卿留下的诗,更坚定了信心,终于追上了苏卿。后苏卿急中生智,将冯魁灌醉,又得到热心的船家帮助,与双渐双双逃走了。
  • 从前有个书生名叫双渐,他爱上了扬州的名妓苏卿,钨母趁双渐进京赶考,将苏卿卖给茶商冯魁,并用计骗她上船,驶往江西。双渐考试得中,不负前约,在苏卿的生日那天赶回扬州。听说苏卿被骗,他就不顾一切地去追赶。中途在金山寺看到苏卿留下的诗,更坚定了信心,终于追上了苏卿。后苏卿急中生智,将冯魁灌醉,又得到热心的船家帮助,与双渐双双逃走了。
  • 从前有个书生名叫双渐,他爱上了扬州的名妓苏卿,钨母趁双渐进京赶考,将苏卿卖给茶商冯魁,并用计骗她上船,驶往江西。双渐考试得中,不负前约,在苏卿的生日那天赶回扬州。听说苏卿被骗,他就不顾一切地去追赶。中途在金山寺看到苏卿留下的诗,更坚定了信心,终于追上了苏卿。后苏卿急中生智,将冯魁灌醉,又得到热心的船家帮助,与双渐双双逃走了。
  • 从前有个书生名叫双渐,他爱上了扬州的名妓苏卿,钨母趁双渐进京赶考,将苏卿卖给茶商冯魁,并用计骗她上船,驶往江西。双渐考试得中,不负前约,在苏卿的生日那天赶回扬州。听说苏卿被骗,他就不顾一切地去追赶。中途在金山寺看到苏卿留下的诗,更坚定了信心,终于追上了苏卿。后苏卿急中生智,将冯魁灌醉,又得到热心的船家帮助,与双渐双双逃走了。
  • 从前有个书生名叫双渐,他爱上了扬州的名妓苏卿,钨母趁双渐进京赶考,将苏卿卖给茶商冯魁,并用计骗她上船,驶往江西。双渐考试得中,不负前约,在苏卿的生日那天赶回扬州。听说苏卿被骗,他就不顾一切地去追赶。中途在金山寺看到苏卿留下的诗,更坚定了信心,终于追上了苏卿。后苏卿急中生智,将冯魁灌醉,又得到热心的船家帮助,与双渐双双逃走了。
  • 从前有个书生名叫双渐,他爱上了扬州的名妓苏卿,钨母趁双渐进京赶考,将苏卿卖给茶商冯魁,并用计骗她上船,驶往江西。双渐考试得中,不负前约,在苏卿的生日那天赶回扬州。听说苏卿被骗,他就不顾一切地去追赶。中途在金山寺看到苏卿留下的诗,更坚定了信心,终于追上了苏卿。后苏卿急中生智,将冯魁灌醉,又得到热心的船家帮助,与双渐双双逃走了。
  • 从前有个书生名叫双渐,他爱上了扬州的名妓苏卿,钨母趁双渐进京赶考,将苏卿卖给茶商冯魁,并用计骗她上船,驶往江西。双渐考试得中,不负前约,在苏卿的生日那天赶回扬州。听说苏卿被骗,他就不顾一切地去追赶。中途在金山寺看到苏卿留下的诗,更坚定了信心,终于追上了苏卿。后苏卿急中生智,将冯魁灌醉,又得到热心的船家帮助,与双渐双双逃走了。
  • 从前有个书生名叫双渐,他爱上了扬州的名妓苏卿,钨母趁双渐进京赶考,将苏卿卖给茶商冯魁,并用计骗她上船,驶往江西。双渐考试得中,不负前约,在苏卿的生日那天赶回扬州。听说苏卿被骗,他就不顾一切地去追赶。中途在金山寺看到苏卿留下的诗,更坚定了信心,终于追上了苏卿。后苏卿急中生智,将冯魁灌醉,又得到热心的船家帮助,与双渐双双逃走了。
  • 从前有个书生名叫双渐,他爱上了扬州的名妓苏卿,钨母趁双渐进京赶考,将苏卿卖给茶商冯魁,并用计骗她上船,驶往江西。双渐考试得中,不负前约,在苏卿的生日那天赶回扬州。听说苏卿被骗,他就不顾一切地去追赶。中途在金山寺看到苏卿留下的诗,更坚定了信心,终于追上了苏卿。后苏卿急中生智,将冯魁灌醉,又得到热心的船家帮助,与双渐双双逃走了。
  • 从前有个书生名叫双渐,他爱上了扬州的名妓苏卿,钨母趁双渐进京赶考,将苏卿卖给茶商冯魁,并用计骗她上船,驶往江西。双渐考试得中,不负前约,在苏卿的生日那天赶回扬州。听说苏卿被骗,他就不顾一切地去追赶。中途在金山寺看到苏卿留下的诗,更坚定了信心,终于追上了苏卿。后苏卿急中生智,将冯魁灌醉,又得到热心的船家帮助,与双渐双双逃走了。
  • 从前有个书生名叫双渐,他爱上了扬州的名妓苏卿,钨母趁双渐进京赶考,将苏卿卖给茶商冯魁,并用计骗她上船,驶往江西。双渐考试得中,不负前约,在苏卿的生日那天赶回扬州。听说苏卿被骗,他就不顾一切地去追赶。中途在金山寺看到苏卿留下的诗,更坚定了信心,终于追上了苏卿。后苏卿急中生智,将冯魁灌醉,又得到热心的船家帮助,与双渐双双逃走了。
  • 135    看过
  • 1   喜欢
  • 1    收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