聂政一—年二十岁,明敏,果敢,富于正义感。 聂——聂政姐,二人容貌相似,性情相同。 春姑一—年十七八岁,美好,富于自尊心与正义感。 严仲子——年四十左右,正直而有远见,并能谦恭下士。 韩山坚—年四十左右,机警,心地坦白。侠累——年四十左右,阴险,跋扈,粗暴。 韩侯——年五十左右,昏庸,肥胖。 秦使一—年三十余,骄慢。

  • 聂政一—年二十岁,明敏,果敢,富于正义感。
聂——聂政姐,二人容貌相似,性情相同。
春姑一—年十七八岁,美好,富于自尊心与正义感。
严仲子——年四十左右,正直而有远见,并能谦恭下士。
韩山坚—年四十左右,机警,心地坦白。侠累——年四十左右,阴险,跋扈,粗暴。
韩侯——年五十左右,昏庸,肥胖。
秦使一—年三十余,骄慢。
  • 聂政一—年二十岁,明敏,果敢,富于正义感。
聂——聂政姐,二人容貌相似,性情相同。
春姑一—年十七八岁,美好,富于自尊心与正义感。
严仲子——年四十左右,正直而有远见,并能谦恭下士。
韩山坚—年四十左右,机警,心地坦白。侠累——年四十左右,阴险,跋扈,粗暴。
韩侯——年五十左右,昏庸,肥胖。
秦使一—年三十余,骄慢。
  • 聂政一—年二十岁,明敏,果敢,富于正义感。
聂——聂政姐,二人容貌相似,性情相同。
春姑一—年十七八岁,美好,富于自尊心与正义感。
严仲子——年四十左右,正直而有远见,并能谦恭下士。
韩山坚—年四十左右,机警,心地坦白。侠累——年四十左右,阴险,跋扈,粗暴。
韩侯——年五十左右,昏庸,肥胖。
秦使一—年三十余,骄慢。
  • 聂政一—年二十岁,明敏,果敢,富于正义感。
聂——聂政姐,二人容貌相似,性情相同。
春姑一—年十七八岁,美好,富于自尊心与正义感。
严仲子——年四十左右,正直而有远见,并能谦恭下士。
韩山坚—年四十左右,机警,心地坦白。侠累——年四十左右,阴险,跋扈,粗暴。
韩侯——年五十左右,昏庸,肥胖。
秦使一—年三十余,骄慢。
  • 聂政一—年二十岁,明敏,果敢,富于正义感。
聂——聂政姐,二人容貌相似,性情相同。
春姑一—年十七八岁,美好,富于自尊心与正义感。
严仲子——年四十左右,正直而有远见,并能谦恭下士。
韩山坚—年四十左右,机警,心地坦白。侠累——年四十左右,阴险,跋扈,粗暴。
韩侯——年五十左右,昏庸,肥胖。
秦使一—年三十余,骄慢。
  • 聂政一—年二十岁,明敏,果敢,富于正义感。
聂——聂政姐,二人容貌相似,性情相同。
春姑一—年十七八岁,美好,富于自尊心与正义感。
严仲子——年四十左右,正直而有远见,并能谦恭下士。
韩山坚—年四十左右,机警,心地坦白。侠累——年四十左右,阴险,跋扈,粗暴。
韩侯——年五十左右,昏庸,肥胖。
秦使一—年三十余,骄慢。
  • 聂政一—年二十岁,明敏,果敢,富于正义感。
聂——聂政姐,二人容貌相似,性情相同。
春姑一—年十七八岁,美好,富于自尊心与正义感。
严仲子——年四十左右,正直而有远见,并能谦恭下士。
韩山坚—年四十左右,机警,心地坦白。侠累——年四十左右,阴险,跋扈,粗暴。
韩侯——年五十左右,昏庸,肥胖。
秦使一—年三十余,骄慢。
  • 聂政一—年二十岁,明敏,果敢,富于正义感。
聂——聂政姐,二人容貌相似,性情相同。
春姑一—年十七八岁,美好,富于自尊心与正义感。
严仲子——年四十左右,正直而有远见,并能谦恭下士。
韩山坚—年四十左右,机警,心地坦白。侠累——年四十左右,阴险,跋扈,粗暴。
韩侯——年五十左右,昏庸,肥胖。
秦使一—年三十余,骄慢。
  • 聂政一—年二十岁,明敏,果敢,富于正义感。
聂——聂政姐,二人容貌相似,性情相同。
春姑一—年十七八岁,美好,富于自尊心与正义感。
严仲子——年四十左右,正直而有远见,并能谦恭下士。
韩山坚—年四十左右,机警,心地坦白。侠累——年四十左右,阴险,跋扈,粗暴。
韩侯——年五十左右,昏庸,肥胖。
秦使一—年三十余,骄慢。
  • 聂政一—年二十岁,明敏,果敢,富于正义感。
聂——聂政姐,二人容貌相似,性情相同。
春姑一—年十七八岁,美好,富于自尊心与正义感。
严仲子——年四十左右,正直而有远见,并能谦恭下士。
韩山坚—年四十左右,机警,心地坦白。侠累——年四十左右,阴险,跋扈,粗暴。
韩侯——年五十左右,昏庸,肥胖。
秦使一—年三十余,骄慢。
  • 聂政一—年二十岁,明敏,果敢,富于正义感。
聂——聂政姐,二人容貌相似,性情相同。
春姑一—年十七八岁,美好,富于自尊心与正义感。
严仲子——年四十左右,正直而有远见,并能谦恭下士。
韩山坚—年四十左右,机警,心地坦白。侠累——年四十左右,阴险,跋扈,粗暴。
韩侯——年五十左右,昏庸,肥胖。
秦使一—年三十余,骄慢。
  • 聂政一—年二十岁,明敏,果敢,富于正义感。
聂——聂政姐,二人容貌相似,性情相同。
春姑一—年十七八岁,美好,富于自尊心与正义感。
严仲子——年四十左右,正直而有远见,并能谦恭下士。
韩山坚—年四十左右,机警,心地坦白。侠累——年四十左右,阴险,跋扈,粗暴。
韩侯——年五十左右,昏庸,肥胖。
秦使一—年三十余,骄慢。
  • 聂政一—年二十岁,明敏,果敢,富于正义感。
聂——聂政姐,二人容貌相似,性情相同。
春姑一—年十七八岁,美好,富于自尊心与正义感。
严仲子——年四十左右,正直而有远见,并能谦恭下士。
韩山坚—年四十左右,机警,心地坦白。侠累——年四十左右,阴险,跋扈,粗暴。
韩侯——年五十左右,昏庸,肥胖。
秦使一—年三十余,骄慢。
  • 聂政一—年二十岁,明敏,果敢,富于正义感。
聂——聂政姐,二人容貌相似,性情相同。
春姑一—年十七八岁,美好,富于自尊心与正义感。
严仲子——年四十左右,正直而有远见,并能谦恭下士。
韩山坚—年四十左右,机警,心地坦白。侠累——年四十左右,阴险,跋扈,粗暴。
韩侯——年五十左右,昏庸,肥胖。
秦使一—年三十余,骄慢。
  • 聂政一—年二十岁,明敏,果敢,富于正义感。
聂——聂政姐,二人容貌相似,性情相同。
春姑一—年十七八岁,美好,富于自尊心与正义感。
严仲子——年四十左右,正直而有远见,并能谦恭下士。
韩山坚—年四十左右,机警,心地坦白。侠累——年四十左右,阴险,跋扈,粗暴。
韩侯——年五十左右,昏庸,肥胖。
秦使一—年三十余,骄慢。
  • 聂政一—年二十岁,明敏,果敢,富于正义感。
聂——聂政姐,二人容貌相似,性情相同。
春姑一—年十七八岁,美好,富于自尊心与正义感。
严仲子——年四十左右,正直而有远见,并能谦恭下士。
韩山坚—年四十左右,机警,心地坦白。侠累——年四十左右,阴险,跋扈,粗暴。
韩侯——年五十左右,昏庸,肥胖。
秦使一—年三十余,骄慢。
  • 聂政一—年二十岁,明敏,果敢,富于正义感。
聂——聂政姐,二人容貌相似,性情相同。
春姑一—年十七八岁,美好,富于自尊心与正义感。
严仲子——年四十左右,正直而有远见,并能谦恭下士。
韩山坚—年四十左右,机警,心地坦白。侠累——年四十左右,阴险,跋扈,粗暴。
韩侯——年五十左右,昏庸,肥胖。
秦使一—年三十余,骄慢。
  • 聂政一—年二十岁,明敏,果敢,富于正义感。
聂——聂政姐,二人容貌相似,性情相同。
春姑一—年十七八岁,美好,富于自尊心与正义感。
严仲子——年四十左右,正直而有远见,并能谦恭下士。
韩山坚—年四十左右,机警,心地坦白。侠累——年四十左右,阴险,跋扈,粗暴。
韩侯——年五十左右,昏庸,肥胖。
秦使一—年三十余,骄慢。
  • 聂政一—年二十岁,明敏,果敢,富于正义感。
聂——聂政姐,二人容貌相似,性情相同。
春姑一—年十七八岁,美好,富于自尊心与正义感。
严仲子——年四十左右,正直而有远见,并能谦恭下士。
韩山坚—年四十左右,机警,心地坦白。侠累——年四十左右,阴险,跋扈,粗暴。
韩侯——年五十左右,昏庸,肥胖。
秦使一—年三十余,骄慢。
  • 聂政一—年二十岁,明敏,果敢,富于正义感。
聂——聂政姐,二人容貌相似,性情相同。
春姑一—年十七八岁,美好,富于自尊心与正义感。
严仲子——年四十左右,正直而有远见,并能谦恭下士。
韩山坚—年四十左右,机警,心地坦白。侠累——年四十左右,阴险,跋扈,粗暴。
韩侯——年五十左右,昏庸,肥胖。
秦使一—年三十余,骄慢。
  • 聂政一—年二十岁,明敏,果敢,富于正义感。
聂——聂政姐,二人容貌相似,性情相同。
春姑一—年十七八岁,美好,富于自尊心与正义感。
严仲子——年四十左右,正直而有远见,并能谦恭下士。
韩山坚—年四十左右,机警,心地坦白。侠累——年四十左右,阴险,跋扈,粗暴。
韩侯——年五十左右,昏庸,肥胖。
秦使一—年三十余,骄慢。
  • 聂政一—年二十岁,明敏,果敢,富于正义感。
聂——聂政姐,二人容貌相似,性情相同。
春姑一—年十七八岁,美好,富于自尊心与正义感。
严仲子——年四十左右,正直而有远见,并能谦恭下士。
韩山坚—年四十左右,机警,心地坦白。侠累——年四十左右,阴险,跋扈,粗暴。
韩侯——年五十左右,昏庸,肥胖。
秦使一—年三十余,骄慢。
  • 聂政一—年二十岁,明敏,果敢,富于正义感。
聂——聂政姐,二人容貌相似,性情相同。
春姑一—年十七八岁,美好,富于自尊心与正义感。
严仲子——年四十左右,正直而有远见,并能谦恭下士。
韩山坚—年四十左右,机警,心地坦白。侠累——年四十左右,阴险,跋扈,粗暴。
韩侯——年五十左右,昏庸,肥胖。
秦使一—年三十余,骄慢。
  • 聂政一—年二十岁,明敏,果敢,富于正义感。
聂——聂政姐,二人容貌相似,性情相同。
春姑一—年十七八岁,美好,富于自尊心与正义感。
严仲子——年四十左右,正直而有远见,并能谦恭下士。
韩山坚—年四十左右,机警,心地坦白。侠累——年四十左右,阴险,跋扈,粗暴。
韩侯——年五十左右,昏庸,肥胖。
秦使一—年三十余,骄慢。
  • 聂政一—年二十岁,明敏,果敢,富于正义感。
聂——聂政姐,二人容貌相似,性情相同。
春姑一—年十七八岁,美好,富于自尊心与正义感。
严仲子——年四十左右,正直而有远见,并能谦恭下士。
韩山坚—年四十左右,机警,心地坦白。侠累——年四十左右,阴险,跋扈,粗暴。
韩侯——年五十左右,昏庸,肥胖。
秦使一—年三十余,骄慢。
  • 聂政一—年二十岁,明敏,果敢,富于正义感。
聂——聂政姐,二人容貌相似,性情相同。
春姑一—年十七八岁,美好,富于自尊心与正义感。
严仲子——年四十左右,正直而有远见,并能谦恭下士。
韩山坚—年四十左右,机警,心地坦白。侠累——年四十左右,阴险,跋扈,粗暴。
韩侯——年五十左右,昏庸,肥胖。
秦使一—年三十余,骄慢。
  • 聂政一—年二十岁,明敏,果敢,富于正义感。
聂——聂政姐,二人容貌相似,性情相同。
春姑一—年十七八岁,美好,富于自尊心与正义感。
严仲子——年四十左右,正直而有远见,并能谦恭下士。
韩山坚—年四十左右,机警,心地坦白。侠累——年四十左右,阴险,跋扈,粗暴。
韩侯——年五十左右,昏庸,肥胖。
秦使一—年三十余,骄慢。
  • 聂政一—年二十岁,明敏,果敢,富于正义感。
聂——聂政姐,二人容貌相似,性情相同。
春姑一—年十七八岁,美好,富于自尊心与正义感。
严仲子——年四十左右,正直而有远见,并能谦恭下士。
韩山坚—年四十左右,机警,心地坦白。侠累——年四十左右,阴险,跋扈,粗暴。
韩侯——年五十左右,昏庸,肥胖。
秦使一—年三十余,骄慢。
  • 聂政一—年二十岁,明敏,果敢,富于正义感。
聂——聂政姐,二人容貌相似,性情相同。
春姑一—年十七八岁,美好,富于自尊心与正义感。
严仲子——年四十左右,正直而有远见,并能谦恭下士。
韩山坚—年四十左右,机警,心地坦白。侠累——年四十左右,阴险,跋扈,粗暴。
韩侯——年五十左右,昏庸,肥胖。
秦使一—年三十余,骄慢。
  • 聂政一—年二十岁,明敏,果敢,富于正义感。
聂——聂政姐,二人容貌相似,性情相同。
春姑一—年十七八岁,美好,富于自尊心与正义感。
严仲子——年四十左右,正直而有远见,并能谦恭下士。
韩山坚—年四十左右,机警,心地坦白。侠累——年四十左右,阴险,跋扈,粗暴。
韩侯——年五十左右,昏庸,肥胖。
秦使一—年三十余,骄慢。
  • 聂政一—年二十岁,明敏,果敢,富于正义感。
聂——聂政姐,二人容貌相似,性情相同。
春姑一—年十七八岁,美好,富于自尊心与正义感。
严仲子——年四十左右,正直而有远见,并能谦恭下士。
韩山坚—年四十左右,机警,心地坦白。侠累——年四十左右,阴险,跋扈,粗暴。
韩侯——年五十左右,昏庸,肥胖。
秦使一—年三十余,骄慢。
  • 聂政一—年二十岁,明敏,果敢,富于正义感。
聂——聂政姐,二人容貌相似,性情相同。
春姑一—年十七八岁,美好,富于自尊心与正义感。
严仲子——年四十左右,正直而有远见,并能谦恭下士。
韩山坚—年四十左右,机警,心地坦白。侠累——年四十左右,阴险,跋扈,粗暴。
韩侯——年五十左右,昏庸,肥胖。
秦使一—年三十余,骄慢。
  • 聂政一—年二十岁,明敏,果敢,富于正义感。
聂——聂政姐,二人容貌相似,性情相同。
春姑一—年十七八岁,美好,富于自尊心与正义感。
严仲子——年四十左右,正直而有远见,并能谦恭下士。
韩山坚—年四十左右,机警,心地坦白。侠累——年四十左右,阴险,跋扈,粗暴。
韩侯——年五十左右,昏庸,肥胖。
秦使一—年三十余,骄慢。
  • 聂政一—年二十岁,明敏,果敢,富于正义感。
聂——聂政姐,二人容貌相似,性情相同。
春姑一—年十七八岁,美好,富于自尊心与正义感。
严仲子——年四十左右,正直而有远见,并能谦恭下士。
韩山坚—年四十左右,机警,心地坦白。侠累——年四十左右,阴险,跋扈,粗暴。
韩侯——年五十左右,昏庸,肥胖。
秦使一—年三十余,骄慢。
  • 聂政一—年二十岁,明敏,果敢,富于正义感。
聂——聂政姐,二人容貌相似,性情相同。
春姑一—年十七八岁,美好,富于自尊心与正义感。
严仲子——年四十左右,正直而有远见,并能谦恭下士。
韩山坚—年四十左右,机警,心地坦白。侠累——年四十左右,阴险,跋扈,粗暴。
韩侯——年五十左右,昏庸,肥胖。
秦使一—年三十余,骄慢。
  • 聂政一—年二十岁,明敏,果敢,富于正义感。
聂——聂政姐,二人容貌相似,性情相同。
春姑一—年十七八岁,美好,富于自尊心与正义感。
严仲子——年四十左右,正直而有远见,并能谦恭下士。
韩山坚—年四十左右,机警,心地坦白。侠累——年四十左右,阴险,跋扈,粗暴。
韩侯——年五十左右,昏庸,肥胖。
秦使一—年三十余,骄慢。
  • 聂政一—年二十岁,明敏,果敢,富于正义感。
聂——聂政姐,二人容貌相似,性情相同。
春姑一—年十七八岁,美好,富于自尊心与正义感。
严仲子——年四十左右,正直而有远见,并能谦恭下士。
韩山坚—年四十左右,机警,心地坦白。侠累——年四十左右,阴险,跋扈,粗暴。
韩侯——年五十左右,昏庸,肥胖。
秦使一—年三十余,骄慢。
  • 聂政一—年二十岁,明敏,果敢,富于正义感。
聂——聂政姐,二人容貌相似,性情相同。
春姑一—年十七八岁,美好,富于自尊心与正义感。
严仲子——年四十左右,正直而有远见,并能谦恭下士。
韩山坚—年四十左右,机警,心地坦白。侠累——年四十左右,阴险,跋扈,粗暴。
韩侯——年五十左右,昏庸,肥胖。
秦使一—年三十余,骄慢。
  • 聂政一—年二十岁,明敏,果敢,富于正义感。
聂——聂政姐,二人容貌相似,性情相同。
春姑一—年十七八岁,美好,富于自尊心与正义感。
严仲子——年四十左右,正直而有远见,并能谦恭下士。
韩山坚—年四十左右,机警,心地坦白。侠累——年四十左右,阴险,跋扈,粗暴。
韩侯——年五十左右,昏庸,肥胖。
秦使一—年三十余,骄慢。
  • 聂政一—年二十岁,明敏,果敢,富于正义感。
聂——聂政姐,二人容貌相似,性情相同。
春姑一—年十七八岁,美好,富于自尊心与正义感。
严仲子——年四十左右,正直而有远见,并能谦恭下士。
韩山坚—年四十左右,机警,心地坦白。侠累——年四十左右,阴险,跋扈,粗暴。
韩侯——年五十左右,昏庸,肥胖。
秦使一—年三十余,骄慢。
  • 聂政一—年二十岁,明敏,果敢,富于正义感。
聂——聂政姐,二人容貌相似,性情相同。
春姑一—年十七八岁,美好,富于自尊心与正义感。
严仲子——年四十左右,正直而有远见,并能谦恭下士。
韩山坚—年四十左右,机警,心地坦白。侠累——年四十左右,阴险,跋扈,粗暴。
韩侯——年五十左右,昏庸,肥胖。
秦使一—年三十余,骄慢。
  • 聂政一—年二十岁,明敏,果敢,富于正义感。
聂——聂政姐,二人容貌相似,性情相同。
春姑一—年十七八岁,美好,富于自尊心与正义感。
严仲子——年四十左右,正直而有远见,并能谦恭下士。
韩山坚—年四十左右,机警,心地坦白。侠累——年四十左右,阴险,跋扈,粗暴。
韩侯——年五十左右,昏庸,肥胖。
秦使一—年三十余,骄慢。
  • 聂政一—年二十岁,明敏,果敢,富于正义感。
聂——聂政姐,二人容貌相似,性情相同。
春姑一—年十七八岁,美好,富于自尊心与正义感。
严仲子——年四十左右,正直而有远见,并能谦恭下士。
韩山坚—年四十左右,机警,心地坦白。侠累——年四十左右,阴险,跋扈,粗暴。
韩侯——年五十左右,昏庸,肥胖。
秦使一—年三十余,骄慢。
  • 聂政一—年二十岁,明敏,果敢,富于正义感。
聂——聂政姐,二人容貌相似,性情相同。
春姑一—年十七八岁,美好,富于自尊心与正义感。
严仲子——年四十左右,正直而有远见,并能谦恭下士。
韩山坚—年四十左右,机警,心地坦白。侠累——年四十左右,阴险,跋扈,粗暴。
韩侯——年五十左右,昏庸,肥胖。
秦使一—年三十余,骄慢。
  • 聂政一—年二十岁,明敏,果敢,富于正义感。
聂——聂政姐,二人容貌相似,性情相同。
春姑一—年十七八岁,美好,富于自尊心与正义感。
严仲子——年四十左右,正直而有远见,并能谦恭下士。
韩山坚—年四十左右,机警,心地坦白。侠累——年四十左右,阴险,跋扈,粗暴。
韩侯——年五十左右,昏庸,肥胖。
秦使一—年三十余,骄慢。
  • 聂政一—年二十岁,明敏,果敢,富于正义感。
聂——聂政姐,二人容貌相似,性情相同。
春姑一—年十七八岁,美好,富于自尊心与正义感。
严仲子——年四十左右,正直而有远见,并能谦恭下士。
韩山坚—年四十左右,机警,心地坦白。侠累——年四十左右,阴险,跋扈,粗暴。
韩侯——年五十左右,昏庸,肥胖。
秦使一—年三十余,骄慢。
  • 聂政一—年二十岁,明敏,果敢,富于正义感。
聂——聂政姐,二人容貌相似,性情相同。
春姑一—年十七八岁,美好,富于自尊心与正义感。
严仲子——年四十左右,正直而有远见,并能谦恭下士。
韩山坚—年四十左右,机警,心地坦白。侠累——年四十左右,阴险,跋扈,粗暴。
韩侯——年五十左右,昏庸,肥胖。
秦使一—年三十余,骄慢。
  • 聂政一—年二十岁,明敏,果敢,富于正义感。
聂——聂政姐,二人容貌相似,性情相同。
春姑一—年十七八岁,美好,富于自尊心与正义感。
严仲子——年四十左右,正直而有远见,并能谦恭下士。
韩山坚—年四十左右,机警,心地坦白。侠累——年四十左右,阴险,跋扈,粗暴。
韩侯——年五十左右,昏庸,肥胖。
秦使一—年三十余,骄慢。
  • 聂政一—年二十岁,明敏,果敢,富于正义感。
聂——聂政姐,二人容貌相似,性情相同。
春姑一—年十七八岁,美好,富于自尊心与正义感。
严仲子——年四十左右,正直而有远见,并能谦恭下士。
韩山坚—年四十左右,机警,心地坦白。侠累——年四十左右,阴险,跋扈,粗暴。
韩侯——年五十左右,昏庸,肥胖。
秦使一—年三十余,骄慢。
  • 聂政一—年二十岁,明敏,果敢,富于正义感。
聂——聂政姐,二人容貌相似,性情相同。
春姑一—年十七八岁,美好,富于自尊心与正义感。
严仲子——年四十左右,正直而有远见,并能谦恭下士。
韩山坚—年四十左右,机警,心地坦白。侠累——年四十左右,阴险,跋扈,粗暴。
韩侯——年五十左右,昏庸,肥胖。
秦使一—年三十余,骄慢。
  • 聂政一—年二十岁,明敏,果敢,富于正义感。
聂——聂政姐,二人容貌相似,性情相同。
春姑一—年十七八岁,美好,富于自尊心与正义感。
严仲子——年四十左右,正直而有远见,并能谦恭下士。
韩山坚—年四十左右,机警,心地坦白。侠累——年四十左右,阴险,跋扈,粗暴。
韩侯——年五十左右,昏庸,肥胖。
秦使一—年三十余,骄慢。
  • 聂政一—年二十岁,明敏,果敢,富于正义感。
聂——聂政姐,二人容貌相似,性情相同。
春姑一—年十七八岁,美好,富于自尊心与正义感。
严仲子——年四十左右,正直而有远见,并能谦恭下士。
韩山坚—年四十左右,机警,心地坦白。侠累——年四十左右,阴险,跋扈,粗暴。
韩侯——年五十左右,昏庸,肥胖。
秦使一—年三十余,骄慢。
  • 聂政一—年二十岁,明敏,果敢,富于正义感。
聂——聂政姐,二人容貌相似,性情相同。
春姑一—年十七八岁,美好,富于自尊心与正义感。
严仲子——年四十左右,正直而有远见,并能谦恭下士。
韩山坚—年四十左右,机警,心地坦白。侠累——年四十左右,阴险,跋扈,粗暴。
韩侯——年五十左右,昏庸,肥胖。
秦使一—年三十余,骄慢。
  • 聂政一—年二十岁,明敏,果敢,富于正义感。
聂——聂政姐,二人容貌相似,性情相同。
春姑一—年十七八岁,美好,富于自尊心与正义感。
严仲子——年四十左右,正直而有远见,并能谦恭下士。
韩山坚—年四十左右,机警,心地坦白。侠累——年四十左右,阴险,跋扈,粗暴。
韩侯——年五十左右,昏庸,肥胖。
秦使一—年三十余,骄慢。
  • 聂政一—年二十岁,明敏,果敢,富于正义感。
聂——聂政姐,二人容貌相似,性情相同。
春姑一—年十七八岁,美好,富于自尊心与正义感。
严仲子——年四十左右,正直而有远见,并能谦恭下士。
韩山坚—年四十左右,机警,心地坦白。侠累——年四十左右,阴险,跋扈,粗暴。
韩侯——年五十左右,昏庸,肥胖。
秦使一—年三十余,骄慢。
  • 聂政一—年二十岁,明敏,果敢,富于正义感。
聂——聂政姐,二人容貌相似,性情相同。
春姑一—年十七八岁,美好,富于自尊心与正义感。
严仲子——年四十左右,正直而有远见,并能谦恭下士。
韩山坚—年四十左右,机警,心地坦白。侠累——年四十左右,阴险,跋扈,粗暴。
韩侯——年五十左右,昏庸,肥胖。
秦使一—年三十余,骄慢。
  • 聂政一—年二十岁,明敏,果敢,富于正义感。
聂——聂政姐,二人容貌相似,性情相同。
春姑一—年十七八岁,美好,富于自尊心与正义感。
严仲子——年四十左右,正直而有远见,并能谦恭下士。
韩山坚—年四十左右,机警,心地坦白。侠累——年四十左右,阴险,跋扈,粗暴。
韩侯——年五十左右,昏庸,肥胖。
秦使一—年三十余,骄慢。
  • 聂政一—年二十岁,明敏,果敢,富于正义感。
聂——聂政姐,二人容貌相似,性情相同。
春姑一—年十七八岁,美好,富于自尊心与正义感。
严仲子——年四十左右,正直而有远见,并能谦恭下士。
韩山坚—年四十左右,机警,心地坦白。侠累——年四十左右,阴险,跋扈,粗暴。
韩侯——年五十左右,昏庸,肥胖。
秦使一—年三十余,骄慢。
  • 聂政一—年二十岁,明敏,果敢,富于正义感。
聂——聂政姐,二人容貌相似,性情相同。
春姑一—年十七八岁,美好,富于自尊心与正义感。
严仲子——年四十左右,正直而有远见,并能谦恭下士。
韩山坚—年四十左右,机警,心地坦白。侠累——年四十左右,阴险,跋扈,粗暴。
韩侯——年五十左右,昏庸,肥胖。
秦使一—年三十余,骄慢。
  • 聂政一—年二十岁,明敏,果敢,富于正义感。
聂——聂政姐,二人容貌相似,性情相同。
春姑一—年十七八岁,美好,富于自尊心与正义感。
严仲子——年四十左右,正直而有远见,并能谦恭下士。
韩山坚—年四十左右,机警,心地坦白。侠累——年四十左右,阴险,跋扈,粗暴。
韩侯——年五十左右,昏庸,肥胖。
秦使一—年三十余,骄慢。
  • 聂政一—年二十岁,明敏,果敢,富于正义感。
聂——聂政姐,二人容貌相似,性情相同。
春姑一—年十七八岁,美好,富于自尊心与正义感。
严仲子——年四十左右,正直而有远见,并能谦恭下士。
韩山坚—年四十左右,机警,心地坦白。侠累——年四十左右,阴险,跋扈,粗暴。
韩侯——年五十左右,昏庸,肥胖。
秦使一—年三十余,骄慢。
  • 聂政一—年二十岁,明敏,果敢,富于正义感。
聂——聂政姐,二人容貌相似,性情相同。
春姑一—年十七八岁,美好,富于自尊心与正义感。
严仲子——年四十左右,正直而有远见,并能谦恭下士。
韩山坚—年四十左右,机警,心地坦白。侠累——年四十左右,阴险,跋扈,粗暴。
韩侯——年五十左右,昏庸,肥胖。
秦使一—年三十余,骄慢。
  • 聂政一—年二十岁,明敏,果敢,富于正义感。
聂——聂政姐,二人容貌相似,性情相同。
春姑一—年十七八岁,美好,富于自尊心与正义感。
严仲子——年四十左右,正直而有远见,并能谦恭下士。
韩山坚—年四十左右,机警,心地坦白。侠累——年四十左右,阴险,跋扈,粗暴。
韩侯——年五十左右,昏庸,肥胖。
秦使一—年三十余,骄慢。
  • 聂政一—年二十岁,明敏,果敢,富于正义感。
聂——聂政姐,二人容貌相似,性情相同。
春姑一—年十七八岁,美好,富于自尊心与正义感。
严仲子——年四十左右,正直而有远见,并能谦恭下士。
韩山坚—年四十左右,机警,心地坦白。侠累——年四十左右,阴险,跋扈,粗暴。
韩侯——年五十左右,昏庸,肥胖。
秦使一—年三十余,骄慢。
  • 聂政一—年二十岁,明敏,果敢,富于正义感。
聂——聂政姐,二人容貌相似,性情相同。
春姑一—年十七八岁,美好,富于自尊心与正义感。
严仲子——年四十左右,正直而有远见,并能谦恭下士。
韩山坚—年四十左右,机警,心地坦白。侠累——年四十左右,阴险,跋扈,粗暴。
韩侯——年五十左右,昏庸,肥胖。
秦使一—年三十余,骄慢。
  • 聂政一—年二十岁,明敏,果敢,富于正义感。
聂——聂政姐,二人容貌相似,性情相同。
春姑一—年十七八岁,美好,富于自尊心与正义感。
严仲子——年四十左右,正直而有远见,并能谦恭下士。
韩山坚—年四十左右,机警,心地坦白。侠累——年四十左右,阴险,跋扈,粗暴。
韩侯——年五十左右,昏庸,肥胖。
秦使一—年三十余,骄慢。
  • 聂政一—年二十岁,明敏,果敢,富于正义感。
聂——聂政姐,二人容貌相似,性情相同。
春姑一—年十七八岁,美好,富于自尊心与正义感。
严仲子——年四十左右,正直而有远见,并能谦恭下士。
韩山坚—年四十左右,机警,心地坦白。侠累——年四十左右,阴险,跋扈,粗暴。
韩侯——年五十左右,昏庸,肥胖。
秦使一—年三十余,骄慢。
  • 聂政一—年二十岁,明敏,果敢,富于正义感。
聂——聂政姐,二人容貌相似,性情相同。
春姑一—年十七八岁,美好,富于自尊心与正义感。
严仲子——年四十左右,正直而有远见,并能谦恭下士。
韩山坚—年四十左右,机警,心地坦白。侠累——年四十左右,阴险,跋扈,粗暴。
韩侯——年五十左右,昏庸,肥胖。
秦使一—年三十余,骄慢。
  • 聂政一—年二十岁,明敏,果敢,富于正义感。
聂——聂政姐,二人容貌相似,性情相同。
春姑一—年十七八岁,美好,富于自尊心与正义感。
严仲子——年四十左右,正直而有远见,并能谦恭下士。
韩山坚—年四十左右,机警,心地坦白。侠累——年四十左右,阴险,跋扈,粗暴。
韩侯——年五十左右,昏庸,肥胖。
秦使一—年三十余,骄慢。
  • 聂政一—年二十岁,明敏,果敢,富于正义感。
聂——聂政姐,二人容貌相似,性情相同。
春姑一—年十七八岁,美好,富于自尊心与正义感。
严仲子——年四十左右,正直而有远见,并能谦恭下士。
韩山坚—年四十左右,机警,心地坦白。侠累——年四十左右,阴险,跋扈,粗暴。
韩侯——年五十左右,昏庸,肥胖。
秦使一—年三十余,骄慢。
  • 聂政一—年二十岁,明敏,果敢,富于正义感。
聂——聂政姐,二人容貌相似,性情相同。
春姑一—年十七八岁,美好,富于自尊心与正义感。
严仲子——年四十左右,正直而有远见,并能谦恭下士。
韩山坚—年四十左右,机警,心地坦白。侠累——年四十左右,阴险,跋扈,粗暴。
韩侯——年五十左右,昏庸,肥胖。
秦使一—年三十余,骄慢。
  • 聂政一—年二十岁,明敏,果敢,富于正义感。
聂——聂政姐,二人容貌相似,性情相同。
春姑一—年十七八岁,美好,富于自尊心与正义感。
严仲子——年四十左右,正直而有远见,并能谦恭下士。
韩山坚—年四十左右,机警,心地坦白。侠累——年四十左右,阴险,跋扈,粗暴。
韩侯——年五十左右,昏庸,肥胖。
秦使一—年三十余,骄慢。
  • 聂政一—年二十岁,明敏,果敢,富于正义感。
聂——聂政姐,二人容貌相似,性情相同。
春姑一—年十七八岁,美好,富于自尊心与正义感。
严仲子——年四十左右,正直而有远见,并能谦恭下士。
韩山坚—年四十左右,机警,心地坦白。侠累——年四十左右,阴险,跋扈,粗暴。
韩侯——年五十左右,昏庸,肥胖。
秦使一—年三十余,骄慢。
  • 聂政一—年二十岁,明敏,果敢,富于正义感。
聂——聂政姐,二人容貌相似,性情相同。
春姑一—年十七八岁,美好,富于自尊心与正义感。
严仲子——年四十左右,正直而有远见,并能谦恭下士。
韩山坚—年四十左右,机警,心地坦白。侠累——年四十左右,阴险,跋扈,粗暴。
韩侯——年五十左右,昏庸,肥胖。
秦使一—年三十余,骄慢。
  • 聂政一—年二十岁,明敏,果敢,富于正义感。
聂——聂政姐,二人容貌相似,性情相同。
春姑一—年十七八岁,美好,富于自尊心与正义感。
严仲子——年四十左右,正直而有远见,并能谦恭下士。
韩山坚—年四十左右,机警,心地坦白。侠累——年四十左右,阴险,跋扈,粗暴。
韩侯——年五十左右,昏庸,肥胖。
秦使一—年三十余,骄慢。
  • 聂政一—年二十岁,明敏,果敢,富于正义感。
聂——聂政姐,二人容貌相似,性情相同。
春姑一—年十七八岁,美好,富于自尊心与正义感。
严仲子——年四十左右,正直而有远见,并能谦恭下士。
韩山坚—年四十左右,机警,心地坦白。侠累——年四十左右,阴险,跋扈,粗暴。
韩侯——年五十左右,昏庸,肥胖。
秦使一—年三十余,骄慢。
  • 聂政一—年二十岁,明敏,果敢,富于正义感。
聂——聂政姐,二人容貌相似,性情相同。
春姑一—年十七八岁,美好,富于自尊心与正义感。
严仲子——年四十左右,正直而有远见,并能谦恭下士。
韩山坚—年四十左右,机警,心地坦白。侠累——年四十左右,阴险,跋扈,粗暴。
韩侯——年五十左右,昏庸,肥胖。
秦使一—年三十余,骄慢。
  • 聂政一—年二十岁,明敏,果敢,富于正义感。
聂——聂政姐,二人容貌相似,性情相同。
春姑一—年十七八岁,美好,富于自尊心与正义感。
严仲子——年四十左右,正直而有远见,并能谦恭下士。
韩山坚—年四十左右,机警,心地坦白。侠累——年四十左右,阴险,跋扈,粗暴。
韩侯——年五十左右,昏庸,肥胖。
秦使一—年三十余,骄慢。
  • 聂政一—年二十岁,明敏,果敢,富于正义感。
聂——聂政姐,二人容貌相似,性情相同。
春姑一—年十七八岁,美好,富于自尊心与正义感。
严仲子——年四十左右,正直而有远见,并能谦恭下士。
韩山坚—年四十左右,机警,心地坦白。侠累——年四十左右,阴险,跋扈,粗暴。
韩侯——年五十左右,昏庸,肥胖。
秦使一—年三十余,骄慢。
  • 聂政一—年二十岁,明敏,果敢,富于正义感。
聂——聂政姐,二人容貌相似,性情相同。
春姑一—年十七八岁,美好,富于自尊心与正义感。
严仲子——年四十左右,正直而有远见,并能谦恭下士。
韩山坚—年四十左右,机警,心地坦白。侠累——年四十左右,阴险,跋扈,粗暴。
韩侯——年五十左右,昏庸,肥胖。
秦使一—年三十余,骄慢。
  • 聂政一—年二十岁,明敏,果敢,富于正义感。
聂——聂政姐,二人容貌相似,性情相同。
春姑一—年十七八岁,美好,富于自尊心与正义感。
严仲子——年四十左右,正直而有远见,并能谦恭下士。
韩山坚—年四十左右,机警,心地坦白。侠累——年四十左右,阴险,跋扈,粗暴。
韩侯——年五十左右,昏庸,肥胖。
秦使一—年三十余,骄慢。
  • 聂政一—年二十岁,明敏,果敢,富于正义感。
聂——聂政姐,二人容貌相似,性情相同。
春姑一—年十七八岁,美好,富于自尊心与正义感。
严仲子——年四十左右,正直而有远见,并能谦恭下士。
韩山坚—年四十左右,机警,心地坦白。侠累——年四十左右,阴险,跋扈,粗暴。
韩侯——年五十左右,昏庸,肥胖。
秦使一—年三十余,骄慢。
  • 聂政一—年二十岁,明敏,果敢,富于正义感。
聂——聂政姐,二人容貌相似,性情相同。
春姑一—年十七八岁,美好,富于自尊心与正义感。
严仲子——年四十左右,正直而有远见,并能谦恭下士。
韩山坚—年四十左右,机警,心地坦白。侠累——年四十左右,阴险,跋扈,粗暴。
韩侯——年五十左右,昏庸,肥胖。
秦使一—年三十余,骄慢。
  • 聂政一—年二十岁,明敏,果敢,富于正义感。
聂——聂政姐,二人容貌相似,性情相同。
春姑一—年十七八岁,美好,富于自尊心与正义感。
严仲子——年四十左右,正直而有远见,并能谦恭下士。
韩山坚—年四十左右,机警,心地坦白。侠累——年四十左右,阴险,跋扈,粗暴。
韩侯——年五十左右,昏庸,肥胖。
秦使一—年三十余,骄慢。
  • 聂政一—年二十岁,明敏,果敢,富于正义感。
聂——聂政姐,二人容貌相似,性情相同。
春姑一—年十七八岁,美好,富于自尊心与正义感。
严仲子——年四十左右,正直而有远见,并能谦恭下士。
韩山坚—年四十左右,机警,心地坦白。侠累——年四十左右,阴险,跋扈,粗暴。
韩侯——年五十左右,昏庸,肥胖。
秦使一—年三十余,骄慢。
  • 聂政一—年二十岁,明敏,果敢,富于正义感。
聂——聂政姐,二人容貌相似,性情相同。
春姑一—年十七八岁,美好,富于自尊心与正义感。
严仲子——年四十左右,正直而有远见,并能谦恭下士。
韩山坚—年四十左右,机警,心地坦白。侠累——年四十左右,阴险,跋扈,粗暴。
韩侯——年五十左右,昏庸,肥胖。
秦使一—年三十余,骄慢。
  • 聂政一—年二十岁,明敏,果敢,富于正义感。
聂——聂政姐,二人容貌相似,性情相同。
春姑一—年十七八岁,美好,富于自尊心与正义感。
严仲子——年四十左右,正直而有远见,并能谦恭下士。
韩山坚—年四十左右,机警,心地坦白。侠累——年四十左右,阴险,跋扈,粗暴。
韩侯——年五十左右,昏庸,肥胖。
秦使一—年三十余,骄慢。
  • 聂政一—年二十岁,明敏,果敢,富于正义感。
聂——聂政姐,二人容貌相似,性情相同。
春姑一—年十七八岁,美好,富于自尊心与正义感。
严仲子——年四十左右,正直而有远见,并能谦恭下士。
韩山坚—年四十左右,机警,心地坦白。侠累——年四十左右,阴险,跋扈,粗暴。
韩侯——年五十左右,昏庸,肥胖。
秦使一—年三十余,骄慢。
  • 聂政一—年二十岁,明敏,果敢,富于正义感。
聂——聂政姐,二人容貌相似,性情相同。
春姑一—年十七八岁,美好,富于自尊心与正义感。
严仲子——年四十左右,正直而有远见,并能谦恭下士。
韩山坚—年四十左右,机警,心地坦白。侠累——年四十左右,阴险,跋扈,粗暴。
韩侯——年五十左右,昏庸,肥胖。
秦使一—年三十余,骄慢。
  • 聂政一—年二十岁,明敏,果敢,富于正义感。
聂——聂政姐,二人容貌相似,性情相同。
春姑一—年十七八岁,美好,富于自尊心与正义感。
严仲子——年四十左右,正直而有远见,并能谦恭下士。
韩山坚—年四十左右,机警,心地坦白。侠累——年四十左右,阴险,跋扈,粗暴。
韩侯——年五十左右,昏庸,肥胖。
秦使一—年三十余,骄慢。
  • 聂政一—年二十岁,明敏,果敢,富于正义感。
聂——聂政姐,二人容貌相似,性情相同。
春姑一—年十七八岁,美好,富于自尊心与正义感。
严仲子——年四十左右,正直而有远见,并能谦恭下士。
韩山坚—年四十左右,机警,心地坦白。侠累——年四十左右,阴险,跋扈,粗暴。
韩侯——年五十左右,昏庸,肥胖。
秦使一—年三十余,骄慢。
  • 聂政一—年二十岁,明敏,果敢,富于正义感。
聂——聂政姐,二人容貌相似,性情相同。
春姑一—年十七八岁,美好,富于自尊心与正义感。
严仲子——年四十左右,正直而有远见,并能谦恭下士。
韩山坚—年四十左右,机警,心地坦白。侠累——年四十左右,阴险,跋扈,粗暴。
韩侯——年五十左右,昏庸,肥胖。
秦使一—年三十余,骄慢。
  • 聂政一—年二十岁,明敏,果敢,富于正义感。
聂——聂政姐,二人容貌相似,性情相同。
春姑一—年十七八岁,美好,富于自尊心与正义感。
严仲子——年四十左右,正直而有远见,并能谦恭下士。
韩山坚—年四十左右,机警,心地坦白。侠累——年四十左右,阴险,跋扈,粗暴。
韩侯——年五十左右,昏庸,肥胖。
秦使一—年三十余,骄慢。
  • 聂政一—年二十岁,明敏,果敢,富于正义感。
聂——聂政姐,二人容貌相似,性情相同。
春姑一—年十七八岁,美好,富于自尊心与正义感。
严仲子——年四十左右,正直而有远见,并能谦恭下士。
韩山坚—年四十左右,机警,心地坦白。侠累——年四十左右,阴险,跋扈,粗暴。
韩侯——年五十左右,昏庸,肥胖。
秦使一—年三十余,骄慢。
  • 聂政一—年二十岁,明敏,果敢,富于正义感。
聂——聂政姐,二人容貌相似,性情相同。
春姑一—年十七八岁,美好,富于自尊心与正义感。
严仲子——年四十左右,正直而有远见,并能谦恭下士。
韩山坚—年四十左右,机警,心地坦白。侠累——年四十左右,阴险,跋扈,粗暴。
韩侯——年五十左右,昏庸,肥胖。
秦使一—年三十余,骄慢。
  • 聂政一—年二十岁,明敏,果敢,富于正义感。
聂——聂政姐,二人容貌相似,性情相同。
春姑一—年十七八岁,美好,富于自尊心与正义感。
严仲子——年四十左右,正直而有远见,并能谦恭下士。
韩山坚—年四十左右,机警,心地坦白。侠累——年四十左右,阴险,跋扈,粗暴。
韩侯——年五十左右,昏庸,肥胖。
秦使一—年三十余,骄慢。
  • 聂政一—年二十岁,明敏,果敢,富于正义感。
聂——聂政姐,二人容貌相似,性情相同。
春姑一—年十七八岁,美好,富于自尊心与正义感。
严仲子——年四十左右,正直而有远见,并能谦恭下士。
韩山坚—年四十左右,机警,心地坦白。侠累——年四十左右,阴险,跋扈,粗暴。
韩侯——年五十左右,昏庸,肥胖。
秦使一—年三十余,骄慢。
  • 聂政一—年二十岁,明敏,果敢,富于正义感。
聂——聂政姐,二人容貌相似,性情相同。
春姑一—年十七八岁,美好,富于自尊心与正义感。
严仲子——年四十左右,正直而有远见,并能谦恭下士。
韩山坚—年四十左右,机警,心地坦白。侠累——年四十左右,阴险,跋扈,粗暴。
韩侯——年五十左右,昏庸,肥胖。
秦使一—年三十余,骄慢。
  • 聂政一—年二十岁,明敏,果敢,富于正义感。
聂——聂政姐,二人容貌相似,性情相同。
春姑一—年十七八岁,美好,富于自尊心与正义感。
严仲子——年四十左右,正直而有远见,并能谦恭下士。
韩山坚—年四十左右,机警,心地坦白。侠累——年四十左右,阴险,跋扈,粗暴。
韩侯——年五十左右,昏庸,肥胖。
秦使一—年三十余,骄慢。
  • 聂政一—年二十岁,明敏,果敢,富于正义感。
聂——聂政姐,二人容貌相似,性情相同。
春姑一—年十七八岁,美好,富于自尊心与正义感。
严仲子——年四十左右,正直而有远见,并能谦恭下士。
韩山坚—年四十左右,机警,心地坦白。侠累——年四十左右,阴险,跋扈,粗暴。
韩侯——年五十左右,昏庸,肥胖。
秦使一—年三十余,骄慢。
  • 聂政一—年二十岁,明敏,果敢,富于正义感。
聂——聂政姐,二人容貌相似,性情相同。
春姑一—年十七八岁,美好,富于自尊心与正义感。
严仲子——年四十左右,正直而有远见,并能谦恭下士。
韩山坚—年四十左右,机警,心地坦白。侠累——年四十左右,阴险,跋扈,粗暴。
韩侯——年五十左右,昏庸,肥胖。
秦使一—年三十余,骄慢。
  • 聂政一—年二十岁,明敏,果敢,富于正义感。
聂——聂政姐,二人容貌相似,性情相同。
春姑一—年十七八岁,美好,富于自尊心与正义感。
严仲子——年四十左右,正直而有远见,并能谦恭下士。
韩山坚—年四十左右,机警,心地坦白。侠累——年四十左右,阴险,跋扈,粗暴。
韩侯——年五十左右,昏庸,肥胖。
秦使一—年三十余,骄慢。
  • 聂政一—年二十岁,明敏,果敢,富于正义感。
聂——聂政姐,二人容貌相似,性情相同。
春姑一—年十七八岁,美好,富于自尊心与正义感。
严仲子——年四十左右,正直而有远见,并能谦恭下士。
韩山坚—年四十左右,机警,心地坦白。侠累——年四十左右,阴险,跋扈,粗暴。
韩侯——年五十左右,昏庸,肥胖。
秦使一—年三十余,骄慢。
  • 聂政一—年二十岁,明敏,果敢,富于正义感。
聂——聂政姐,二人容貌相似,性情相同。
春姑一—年十七八岁,美好,富于自尊心与正义感。
严仲子——年四十左右,正直而有远见,并能谦恭下士。
韩山坚—年四十左右,机警,心地坦白。侠累——年四十左右,阴险,跋扈,粗暴。
韩侯——年五十左右,昏庸,肥胖。
秦使一—年三十余,骄慢。
  • 聂政一—年二十岁,明敏,果敢,富于正义感。
聂——聂政姐,二人容貌相似,性情相同。
春姑一—年十七八岁,美好,富于自尊心与正义感。
严仲子——年四十左右,正直而有远见,并能谦恭下士。
韩山坚—年四十左右,机警,心地坦白。侠累——年四十左右,阴险,跋扈,粗暴。
韩侯——年五十左右,昏庸,肥胖。
秦使一—年三十余,骄慢。
  • 聂政一—年二十岁,明敏,果敢,富于正义感。
聂——聂政姐,二人容貌相似,性情相同。
春姑一—年十七八岁,美好,富于自尊心与正义感。
严仲子——年四十左右,正直而有远见,并能谦恭下士。
韩山坚—年四十左右,机警,心地坦白。侠累——年四十左右,阴险,跋扈,粗暴。
韩侯——年五十左右,昏庸,肥胖。
秦使一—年三十余,骄慢。
  • 聂政一—年二十岁,明敏,果敢,富于正义感。
聂——聂政姐,二人容貌相似,性情相同。
春姑一—年十七八岁,美好,富于自尊心与正义感。
严仲子——年四十左右,正直而有远见,并能谦恭下士。
韩山坚—年四十左右,机警,心地坦白。侠累——年四十左右,阴险,跋扈,粗暴。
韩侯——年五十左右,昏庸,肥胖。
秦使一—年三十余,骄慢。
  • 聂政一—年二十岁,明敏,果敢,富于正义感。
聂——聂政姐,二人容貌相似,性情相同。
春姑一—年十七八岁,美好,富于自尊心与正义感。
严仲子——年四十左右,正直而有远见,并能谦恭下士。
韩山坚—年四十左右,机警,心地坦白。侠累——年四十左右,阴险,跋扈,粗暴。
韩侯——年五十左右,昏庸,肥胖。
秦使一—年三十余,骄慢。
  • 聂政一—年二十岁,明敏,果敢,富于正义感。
聂——聂政姐,二人容貌相似,性情相同。
春姑一—年十七八岁,美好,富于自尊心与正义感。
严仲子——年四十左右,正直而有远见,并能谦恭下士。
韩山坚—年四十左右,机警,心地坦白。侠累——年四十左右,阴险,跋扈,粗暴。
韩侯——年五十左右,昏庸,肥胖。
秦使一—年三十余,骄慢。
  • 聂政一—年二十岁,明敏,果敢,富于正义感。
聂——聂政姐,二人容貌相似,性情相同。
春姑一—年十七八岁,美好,富于自尊心与正义感。
严仲子——年四十左右,正直而有远见,并能谦恭下士。
韩山坚—年四十左右,机警,心地坦白。侠累——年四十左右,阴险,跋扈,粗暴。
韩侯——年五十左右,昏庸,肥胖。
秦使一—年三十余,骄慢。
  • 聂政一—年二十岁,明敏,果敢,富于正义感。
聂——聂政姐,二人容貌相似,性情相同。
春姑一—年十七八岁,美好,富于自尊心与正义感。
严仲子——年四十左右,正直而有远见,并能谦恭下士。
韩山坚—年四十左右,机警,心地坦白。侠累——年四十左右,阴险,跋扈,粗暴。
韩侯——年五十左右,昏庸,肥胖。
秦使一—年三十余,骄慢。
  • 136    看过
  • 1   喜欢
  • 1    收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