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玉奴是一位性格温柔、容貌美丽的姑娘,她虽年已及笋,却因父亲是个丐头,久久不能嫁个好人家。后来,她嫁给了书生莫稽,并供奉丈夫读书。莫稽后来高中进士,派往外省为官。没想到莫稽为官后竟忘恩负义,在赴任途中将金玉奴推下河去。后来,金玉奴被淮西转运使许公救下。几经周折,金玉奴再度与许公属下莫稽拜堂成亲。洞房之夜,金玉奴命丫环、仆妇将莫稽痛打一顿。莫稽痛悔万分,向妻子请罪道歉。在许公夫妇的劝解撮合下,莫稽、玉奴夫妻终于重归于好。

  • 金玉奴是一位性格温柔、容貌美丽的姑娘,她虽年已及笋,却因父亲是个丐头,久久不能嫁个好人家。后来,她嫁给了书生莫稽,并供奉丈夫读书。莫稽后来高中进士,派往外省为官。没想到莫稽为官后竟忘恩负义,在赴任途中将金玉奴推下河去。后来,金玉奴被淮西转运使许公救下。几经周折,金玉奴再度与许公属下莫稽拜堂成亲。洞房之夜,金玉奴命丫环、仆妇将莫稽痛打一顿。莫稽痛悔万分,向妻子请罪道歉。在许公夫妇的劝解撮合下,莫稽、玉奴夫妻终于重归于好。
  • 金玉奴是一位性格温柔、容貌美丽的姑娘,她虽年已及笋,却因父亲是个丐头,久久不能嫁个好人家。后来,她嫁给了书生莫稽,并供奉丈夫读书。莫稽后来高中进士,派往外省为官。没想到莫稽为官后竟忘恩负义,在赴任途中将金玉奴推下河去。后来,金玉奴被淮西转运使许公救下。几经周折,金玉奴再度与许公属下莫稽拜堂成亲。洞房之夜,金玉奴命丫环、仆妇将莫稽痛打一顿。莫稽痛悔万分,向妻子请罪道歉。在许公夫妇的劝解撮合下,莫稽、玉奴夫妻终于重归于好。
  • 金玉奴是一位性格温柔、容貌美丽的姑娘,她虽年已及笋,却因父亲是个丐头,久久不能嫁个好人家。后来,她嫁给了书生莫稽,并供奉丈夫读书。莫稽后来高中进士,派往外省为官。没想到莫稽为官后竟忘恩负义,在赴任途中将金玉奴推下河去。后来,金玉奴被淮西转运使许公救下。几经周折,金玉奴再度与许公属下莫稽拜堂成亲。洞房之夜,金玉奴命丫环、仆妇将莫稽痛打一顿。莫稽痛悔万分,向妻子请罪道歉。在许公夫妇的劝解撮合下,莫稽、玉奴夫妻终于重归于好。
  • 金玉奴是一位性格温柔、容貌美丽的姑娘,她虽年已及笋,却因父亲是个丐头,久久不能嫁个好人家。后来,她嫁给了书生莫稽,并供奉丈夫读书。莫稽后来高中进士,派往外省为官。没想到莫稽为官后竟忘恩负义,在赴任途中将金玉奴推下河去。后来,金玉奴被淮西转运使许公救下。几经周折,金玉奴再度与许公属下莫稽拜堂成亲。洞房之夜,金玉奴命丫环、仆妇将莫稽痛打一顿。莫稽痛悔万分,向妻子请罪道歉。在许公夫妇的劝解撮合下,莫稽、玉奴夫妻终于重归于好。
  • 金玉奴是一位性格温柔、容貌美丽的姑娘,她虽年已及笋,却因父亲是个丐头,久久不能嫁个好人家。后来,她嫁给了书生莫稽,并供奉丈夫读书。莫稽后来高中进士,派往外省为官。没想到莫稽为官后竟忘恩负义,在赴任途中将金玉奴推下河去。后来,金玉奴被淮西转运使许公救下。几经周折,金玉奴再度与许公属下莫稽拜堂成亲。洞房之夜,金玉奴命丫环、仆妇将莫稽痛打一顿。莫稽痛悔万分,向妻子请罪道歉。在许公夫妇的劝解撮合下,莫稽、玉奴夫妻终于重归于好。
  • 金玉奴是一位性格温柔、容貌美丽的姑娘,她虽年已及笋,却因父亲是个丐头,久久不能嫁个好人家。后来,她嫁给了书生莫稽,并供奉丈夫读书。莫稽后来高中进士,派往外省为官。没想到莫稽为官后竟忘恩负义,在赴任途中将金玉奴推下河去。后来,金玉奴被淮西转运使许公救下。几经周折,金玉奴再度与许公属下莫稽拜堂成亲。洞房之夜,金玉奴命丫环、仆妇将莫稽痛打一顿。莫稽痛悔万分,向妻子请罪道歉。在许公夫妇的劝解撮合下,莫稽、玉奴夫妻终于重归于好。
  • 金玉奴是一位性格温柔、容貌美丽的姑娘,她虽年已及笋,却因父亲是个丐头,久久不能嫁个好人家。后来,她嫁给了书生莫稽,并供奉丈夫读书。莫稽后来高中进士,派往外省为官。没想到莫稽为官后竟忘恩负义,在赴任途中将金玉奴推下河去。后来,金玉奴被淮西转运使许公救下。几经周折,金玉奴再度与许公属下莫稽拜堂成亲。洞房之夜,金玉奴命丫环、仆妇将莫稽痛打一顿。莫稽痛悔万分,向妻子请罪道歉。在许公夫妇的劝解撮合下,莫稽、玉奴夫妻终于重归于好。
  • 金玉奴是一位性格温柔、容貌美丽的姑娘,她虽年已及笋,却因父亲是个丐头,久久不能嫁个好人家。后来,她嫁给了书生莫稽,并供奉丈夫读书。莫稽后来高中进士,派往外省为官。没想到莫稽为官后竟忘恩负义,在赴任途中将金玉奴推下河去。后来,金玉奴被淮西转运使许公救下。几经周折,金玉奴再度与许公属下莫稽拜堂成亲。洞房之夜,金玉奴命丫环、仆妇将莫稽痛打一顿。莫稽痛悔万分,向妻子请罪道歉。在许公夫妇的劝解撮合下,莫稽、玉奴夫妻终于重归于好。
  • 金玉奴是一位性格温柔、容貌美丽的姑娘,她虽年已及笋,却因父亲是个丐头,久久不能嫁个好人家。后来,她嫁给了书生莫稽,并供奉丈夫读书。莫稽后来高中进士,派往外省为官。没想到莫稽为官后竟忘恩负义,在赴任途中将金玉奴推下河去。后来,金玉奴被淮西转运使许公救下。几经周折,金玉奴再度与许公属下莫稽拜堂成亲。洞房之夜,金玉奴命丫环、仆妇将莫稽痛打一顿。莫稽痛悔万分,向妻子请罪道歉。在许公夫妇的劝解撮合下,莫稽、玉奴夫妻终于重归于好。
  • 金玉奴是一位性格温柔、容貌美丽的姑娘,她虽年已及笋,却因父亲是个丐头,久久不能嫁个好人家。后来,她嫁给了书生莫稽,并供奉丈夫读书。莫稽后来高中进士,派往外省为官。没想到莫稽为官后竟忘恩负义,在赴任途中将金玉奴推下河去。后来,金玉奴被淮西转运使许公救下。几经周折,金玉奴再度与许公属下莫稽拜堂成亲。洞房之夜,金玉奴命丫环、仆妇将莫稽痛打一顿。莫稽痛悔万分,向妻子请罪道歉。在许公夫妇的劝解撮合下,莫稽、玉奴夫妻终于重归于好。
  • 金玉奴是一位性格温柔、容貌美丽的姑娘,她虽年已及笋,却因父亲是个丐头,久久不能嫁个好人家。后来,她嫁给了书生莫稽,并供奉丈夫读书。莫稽后来高中进士,派往外省为官。没想到莫稽为官后竟忘恩负义,在赴任途中将金玉奴推下河去。后来,金玉奴被淮西转运使许公救下。几经周折,金玉奴再度与许公属下莫稽拜堂成亲。洞房之夜,金玉奴命丫环、仆妇将莫稽痛打一顿。莫稽痛悔万分,向妻子请罪道歉。在许公夫妇的劝解撮合下,莫稽、玉奴夫妻终于重归于好。
  • 金玉奴是一位性格温柔、容貌美丽的姑娘,她虽年已及笋,却因父亲是个丐头,久久不能嫁个好人家。后来,她嫁给了书生莫稽,并供奉丈夫读书。莫稽后来高中进士,派往外省为官。没想到莫稽为官后竟忘恩负义,在赴任途中将金玉奴推下河去。后来,金玉奴被淮西转运使许公救下。几经周折,金玉奴再度与许公属下莫稽拜堂成亲。洞房之夜,金玉奴命丫环、仆妇将莫稽痛打一顿。莫稽痛悔万分,向妻子请罪道歉。在许公夫妇的劝解撮合下,莫稽、玉奴夫妻终于重归于好。
  • 金玉奴是一位性格温柔、容貌美丽的姑娘,她虽年已及笋,却因父亲是个丐头,久久不能嫁个好人家。后来,她嫁给了书生莫稽,并供奉丈夫读书。莫稽后来高中进士,派往外省为官。没想到莫稽为官后竟忘恩负义,在赴任途中将金玉奴推下河去。后来,金玉奴被淮西转运使许公救下。几经周折,金玉奴再度与许公属下莫稽拜堂成亲。洞房之夜,金玉奴命丫环、仆妇将莫稽痛打一顿。莫稽痛悔万分,向妻子请罪道歉。在许公夫妇的劝解撮合下,莫稽、玉奴夫妻终于重归于好。
  • 金玉奴是一位性格温柔、容貌美丽的姑娘,她虽年已及笋,却因父亲是个丐头,久久不能嫁个好人家。后来,她嫁给了书生莫稽,并供奉丈夫读书。莫稽后来高中进士,派往外省为官。没想到莫稽为官后竟忘恩负义,在赴任途中将金玉奴推下河去。后来,金玉奴被淮西转运使许公救下。几经周折,金玉奴再度与许公属下莫稽拜堂成亲。洞房之夜,金玉奴命丫环、仆妇将莫稽痛打一顿。莫稽痛悔万分,向妻子请罪道歉。在许公夫妇的劝解撮合下,莫稽、玉奴夫妻终于重归于好。
  • 金玉奴是一位性格温柔、容貌美丽的姑娘,她虽年已及笋,却因父亲是个丐头,久久不能嫁个好人家。后来,她嫁给了书生莫稽,并供奉丈夫读书。莫稽后来高中进士,派往外省为官。没想到莫稽为官后竟忘恩负义,在赴任途中将金玉奴推下河去。后来,金玉奴被淮西转运使许公救下。几经周折,金玉奴再度与许公属下莫稽拜堂成亲。洞房之夜,金玉奴命丫环、仆妇将莫稽痛打一顿。莫稽痛悔万分,向妻子请罪道歉。在许公夫妇的劝解撮合下,莫稽、玉奴夫妻终于重归于好。
  • 金玉奴是一位性格温柔、容貌美丽的姑娘,她虽年已及笋,却因父亲是个丐头,久久不能嫁个好人家。后来,她嫁给了书生莫稽,并供奉丈夫读书。莫稽后来高中进士,派往外省为官。没想到莫稽为官后竟忘恩负义,在赴任途中将金玉奴推下河去。后来,金玉奴被淮西转运使许公救下。几经周折,金玉奴再度与许公属下莫稽拜堂成亲。洞房之夜,金玉奴命丫环、仆妇将莫稽痛打一顿。莫稽痛悔万分,向妻子请罪道歉。在许公夫妇的劝解撮合下,莫稽、玉奴夫妻终于重归于好。
  • 金玉奴是一位性格温柔、容貌美丽的姑娘,她虽年已及笋,却因父亲是个丐头,久久不能嫁个好人家。后来,她嫁给了书生莫稽,并供奉丈夫读书。莫稽后来高中进士,派往外省为官。没想到莫稽为官后竟忘恩负义,在赴任途中将金玉奴推下河去。后来,金玉奴被淮西转运使许公救下。几经周折,金玉奴再度与许公属下莫稽拜堂成亲。洞房之夜,金玉奴命丫环、仆妇将莫稽痛打一顿。莫稽痛悔万分,向妻子请罪道歉。在许公夫妇的劝解撮合下,莫稽、玉奴夫妻终于重归于好。
  • 金玉奴是一位性格温柔、容貌美丽的姑娘,她虽年已及笋,却因父亲是个丐头,久久不能嫁个好人家。后来,她嫁给了书生莫稽,并供奉丈夫读书。莫稽后来高中进士,派往外省为官。没想到莫稽为官后竟忘恩负义,在赴任途中将金玉奴推下河去。后来,金玉奴被淮西转运使许公救下。几经周折,金玉奴再度与许公属下莫稽拜堂成亲。洞房之夜,金玉奴命丫环、仆妇将莫稽痛打一顿。莫稽痛悔万分,向妻子请罪道歉。在许公夫妇的劝解撮合下,莫稽、玉奴夫妻终于重归于好。
  • 金玉奴是一位性格温柔、容貌美丽的姑娘,她虽年已及笋,却因父亲是个丐头,久久不能嫁个好人家。后来,她嫁给了书生莫稽,并供奉丈夫读书。莫稽后来高中进士,派往外省为官。没想到莫稽为官后竟忘恩负义,在赴任途中将金玉奴推下河去。后来,金玉奴被淮西转运使许公救下。几经周折,金玉奴再度与许公属下莫稽拜堂成亲。洞房之夜,金玉奴命丫环、仆妇将莫稽痛打一顿。莫稽痛悔万分,向妻子请罪道歉。在许公夫妇的劝解撮合下,莫稽、玉奴夫妻终于重归于好。
  • 金玉奴是一位性格温柔、容貌美丽的姑娘,她虽年已及笋,却因父亲是个丐头,久久不能嫁个好人家。后来,她嫁给了书生莫稽,并供奉丈夫读书。莫稽后来高中进士,派往外省为官。没想到莫稽为官后竟忘恩负义,在赴任途中将金玉奴推下河去。后来,金玉奴被淮西转运使许公救下。几经周折,金玉奴再度与许公属下莫稽拜堂成亲。洞房之夜,金玉奴命丫环、仆妇将莫稽痛打一顿。莫稽痛悔万分,向妻子请罪道歉。在许公夫妇的劝解撮合下,莫稽、玉奴夫妻终于重归于好。
  • 金玉奴是一位性格温柔、容貌美丽的姑娘,她虽年已及笋,却因父亲是个丐头,久久不能嫁个好人家。后来,她嫁给了书生莫稽,并供奉丈夫读书。莫稽后来高中进士,派往外省为官。没想到莫稽为官后竟忘恩负义,在赴任途中将金玉奴推下河去。后来,金玉奴被淮西转运使许公救下。几经周折,金玉奴再度与许公属下莫稽拜堂成亲。洞房之夜,金玉奴命丫环、仆妇将莫稽痛打一顿。莫稽痛悔万分,向妻子请罪道歉。在许公夫妇的劝解撮合下,莫稽、玉奴夫妻终于重归于好。
  • 金玉奴是一位性格温柔、容貌美丽的姑娘,她虽年已及笋,却因父亲是个丐头,久久不能嫁个好人家。后来,她嫁给了书生莫稽,并供奉丈夫读书。莫稽后来高中进士,派往外省为官。没想到莫稽为官后竟忘恩负义,在赴任途中将金玉奴推下河去。后来,金玉奴被淮西转运使许公救下。几经周折,金玉奴再度与许公属下莫稽拜堂成亲。洞房之夜,金玉奴命丫环、仆妇将莫稽痛打一顿。莫稽痛悔万分,向妻子请罪道歉。在许公夫妇的劝解撮合下,莫稽、玉奴夫妻终于重归于好。
  • 金玉奴是一位性格温柔、容貌美丽的姑娘,她虽年已及笋,却因父亲是个丐头,久久不能嫁个好人家。后来,她嫁给了书生莫稽,并供奉丈夫读书。莫稽后来高中进士,派往外省为官。没想到莫稽为官后竟忘恩负义,在赴任途中将金玉奴推下河去。后来,金玉奴被淮西转运使许公救下。几经周折,金玉奴再度与许公属下莫稽拜堂成亲。洞房之夜,金玉奴命丫环、仆妇将莫稽痛打一顿。莫稽痛悔万分,向妻子请罪道歉。在许公夫妇的劝解撮合下,莫稽、玉奴夫妻终于重归于好。
  • 金玉奴是一位性格温柔、容貌美丽的姑娘,她虽年已及笋,却因父亲是个丐头,久久不能嫁个好人家。后来,她嫁给了书生莫稽,并供奉丈夫读书。莫稽后来高中进士,派往外省为官。没想到莫稽为官后竟忘恩负义,在赴任途中将金玉奴推下河去。后来,金玉奴被淮西转运使许公救下。几经周折,金玉奴再度与许公属下莫稽拜堂成亲。洞房之夜,金玉奴命丫环、仆妇将莫稽痛打一顿。莫稽痛悔万分,向妻子请罪道歉。在许公夫妇的劝解撮合下,莫稽、玉奴夫妻终于重归于好。
  • 金玉奴是一位性格温柔、容貌美丽的姑娘,她虽年已及笋,却因父亲是个丐头,久久不能嫁个好人家。后来,她嫁给了书生莫稽,并供奉丈夫读书。莫稽后来高中进士,派往外省为官。没想到莫稽为官后竟忘恩负义,在赴任途中将金玉奴推下河去。后来,金玉奴被淮西转运使许公救下。几经周折,金玉奴再度与许公属下莫稽拜堂成亲。洞房之夜,金玉奴命丫环、仆妇将莫稽痛打一顿。莫稽痛悔万分,向妻子请罪道歉。在许公夫妇的劝解撮合下,莫稽、玉奴夫妻终于重归于好。
  • 金玉奴是一位性格温柔、容貌美丽的姑娘,她虽年已及笋,却因父亲是个丐头,久久不能嫁个好人家。后来,她嫁给了书生莫稽,并供奉丈夫读书。莫稽后来高中进士,派往外省为官。没想到莫稽为官后竟忘恩负义,在赴任途中将金玉奴推下河去。后来,金玉奴被淮西转运使许公救下。几经周折,金玉奴再度与许公属下莫稽拜堂成亲。洞房之夜,金玉奴命丫环、仆妇将莫稽痛打一顿。莫稽痛悔万分,向妻子请罪道歉。在许公夫妇的劝解撮合下,莫稽、玉奴夫妻终于重归于好。
  • 金玉奴是一位性格温柔、容貌美丽的姑娘,她虽年已及笋,却因父亲是个丐头,久久不能嫁个好人家。后来,她嫁给了书生莫稽,并供奉丈夫读书。莫稽后来高中进士,派往外省为官。没想到莫稽为官后竟忘恩负义,在赴任途中将金玉奴推下河去。后来,金玉奴被淮西转运使许公救下。几经周折,金玉奴再度与许公属下莫稽拜堂成亲。洞房之夜,金玉奴命丫环、仆妇将莫稽痛打一顿。莫稽痛悔万分,向妻子请罪道歉。在许公夫妇的劝解撮合下,莫稽、玉奴夫妻终于重归于好。
  • 金玉奴是一位性格温柔、容貌美丽的姑娘,她虽年已及笋,却因父亲是个丐头,久久不能嫁个好人家。后来,她嫁给了书生莫稽,并供奉丈夫读书。莫稽后来高中进士,派往外省为官。没想到莫稽为官后竟忘恩负义,在赴任途中将金玉奴推下河去。后来,金玉奴被淮西转运使许公救下。几经周折,金玉奴再度与许公属下莫稽拜堂成亲。洞房之夜,金玉奴命丫环、仆妇将莫稽痛打一顿。莫稽痛悔万分,向妻子请罪道歉。在许公夫妇的劝解撮合下,莫稽、玉奴夫妻终于重归于好。
  • 金玉奴是一位性格温柔、容貌美丽的姑娘,她虽年已及笋,却因父亲是个丐头,久久不能嫁个好人家。后来,她嫁给了书生莫稽,并供奉丈夫读书。莫稽后来高中进士,派往外省为官。没想到莫稽为官后竟忘恩负义,在赴任途中将金玉奴推下河去。后来,金玉奴被淮西转运使许公救下。几经周折,金玉奴再度与许公属下莫稽拜堂成亲。洞房之夜,金玉奴命丫环、仆妇将莫稽痛打一顿。莫稽痛悔万分,向妻子请罪道歉。在许公夫妇的劝解撮合下,莫稽、玉奴夫妻终于重归于好。
  • 金玉奴是一位性格温柔、容貌美丽的姑娘,她虽年已及笋,却因父亲是个丐头,久久不能嫁个好人家。后来,她嫁给了书生莫稽,并供奉丈夫读书。莫稽后来高中进士,派往外省为官。没想到莫稽为官后竟忘恩负义,在赴任途中将金玉奴推下河去。后来,金玉奴被淮西转运使许公救下。几经周折,金玉奴再度与许公属下莫稽拜堂成亲。洞房之夜,金玉奴命丫环、仆妇将莫稽痛打一顿。莫稽痛悔万分,向妻子请罪道歉。在许公夫妇的劝解撮合下,莫稽、玉奴夫妻终于重归于好。
  • 金玉奴是一位性格温柔、容貌美丽的姑娘,她虽年已及笋,却因父亲是个丐头,久久不能嫁个好人家。后来,她嫁给了书生莫稽,并供奉丈夫读书。莫稽后来高中进士,派往外省为官。没想到莫稽为官后竟忘恩负义,在赴任途中将金玉奴推下河去。后来,金玉奴被淮西转运使许公救下。几经周折,金玉奴再度与许公属下莫稽拜堂成亲。洞房之夜,金玉奴命丫环、仆妇将莫稽痛打一顿。莫稽痛悔万分,向妻子请罪道歉。在许公夫妇的劝解撮合下,莫稽、玉奴夫妻终于重归于好。
  • 金玉奴是一位性格温柔、容貌美丽的姑娘,她虽年已及笋,却因父亲是个丐头,久久不能嫁个好人家。后来,她嫁给了书生莫稽,并供奉丈夫读书。莫稽后来高中进士,派往外省为官。没想到莫稽为官后竟忘恩负义,在赴任途中将金玉奴推下河去。后来,金玉奴被淮西转运使许公救下。几经周折,金玉奴再度与许公属下莫稽拜堂成亲。洞房之夜,金玉奴命丫环、仆妇将莫稽痛打一顿。莫稽痛悔万分,向妻子请罪道歉。在许公夫妇的劝解撮合下,莫稽、玉奴夫妻终于重归于好。
  • 金玉奴是一位性格温柔、容貌美丽的姑娘,她虽年已及笋,却因父亲是个丐头,久久不能嫁个好人家。后来,她嫁给了书生莫稽,并供奉丈夫读书。莫稽后来高中进士,派往外省为官。没想到莫稽为官后竟忘恩负义,在赴任途中将金玉奴推下河去。后来,金玉奴被淮西转运使许公救下。几经周折,金玉奴再度与许公属下莫稽拜堂成亲。洞房之夜,金玉奴命丫环、仆妇将莫稽痛打一顿。莫稽痛悔万分,向妻子请罪道歉。在许公夫妇的劝解撮合下,莫稽、玉奴夫妻终于重归于好。
  • 金玉奴是一位性格温柔、容貌美丽的姑娘,她虽年已及笋,却因父亲是个丐头,久久不能嫁个好人家。后来,她嫁给了书生莫稽,并供奉丈夫读书。莫稽后来高中进士,派往外省为官。没想到莫稽为官后竟忘恩负义,在赴任途中将金玉奴推下河去。后来,金玉奴被淮西转运使许公救下。几经周折,金玉奴再度与许公属下莫稽拜堂成亲。洞房之夜,金玉奴命丫环、仆妇将莫稽痛打一顿。莫稽痛悔万分,向妻子请罪道歉。在许公夫妇的劝解撮合下,莫稽、玉奴夫妻终于重归于好。
  • 金玉奴是一位性格温柔、容貌美丽的姑娘,她虽年已及笋,却因父亲是个丐头,久久不能嫁个好人家。后来,她嫁给了书生莫稽,并供奉丈夫读书。莫稽后来高中进士,派往外省为官。没想到莫稽为官后竟忘恩负义,在赴任途中将金玉奴推下河去。后来,金玉奴被淮西转运使许公救下。几经周折,金玉奴再度与许公属下莫稽拜堂成亲。洞房之夜,金玉奴命丫环、仆妇将莫稽痛打一顿。莫稽痛悔万分,向妻子请罪道歉。在许公夫妇的劝解撮合下,莫稽、玉奴夫妻终于重归于好。
  • 金玉奴是一位性格温柔、容貌美丽的姑娘,她虽年已及笋,却因父亲是个丐头,久久不能嫁个好人家。后来,她嫁给了书生莫稽,并供奉丈夫读书。莫稽后来高中进士,派往外省为官。没想到莫稽为官后竟忘恩负义,在赴任途中将金玉奴推下河去。后来,金玉奴被淮西转运使许公救下。几经周折,金玉奴再度与许公属下莫稽拜堂成亲。洞房之夜,金玉奴命丫环、仆妇将莫稽痛打一顿。莫稽痛悔万分,向妻子请罪道歉。在许公夫妇的劝解撮合下,莫稽、玉奴夫妻终于重归于好。
  • 金玉奴是一位性格温柔、容貌美丽的姑娘,她虽年已及笋,却因父亲是个丐头,久久不能嫁个好人家。后来,她嫁给了书生莫稽,并供奉丈夫读书。莫稽后来高中进士,派往外省为官。没想到莫稽为官后竟忘恩负义,在赴任途中将金玉奴推下河去。后来,金玉奴被淮西转运使许公救下。几经周折,金玉奴再度与许公属下莫稽拜堂成亲。洞房之夜,金玉奴命丫环、仆妇将莫稽痛打一顿。莫稽痛悔万分,向妻子请罪道歉。在许公夫妇的劝解撮合下,莫稽、玉奴夫妻终于重归于好。
  • 金玉奴是一位性格温柔、容貌美丽的姑娘,她虽年已及笋,却因父亲是个丐头,久久不能嫁个好人家。后来,她嫁给了书生莫稽,并供奉丈夫读书。莫稽后来高中进士,派往外省为官。没想到莫稽为官后竟忘恩负义,在赴任途中将金玉奴推下河去。后来,金玉奴被淮西转运使许公救下。几经周折,金玉奴再度与许公属下莫稽拜堂成亲。洞房之夜,金玉奴命丫环、仆妇将莫稽痛打一顿。莫稽痛悔万分,向妻子请罪道歉。在许公夫妇的劝解撮合下,莫稽、玉奴夫妻终于重归于好。
  • 金玉奴是一位性格温柔、容貌美丽的姑娘,她虽年已及笋,却因父亲是个丐头,久久不能嫁个好人家。后来,她嫁给了书生莫稽,并供奉丈夫读书。莫稽后来高中进士,派往外省为官。没想到莫稽为官后竟忘恩负义,在赴任途中将金玉奴推下河去。后来,金玉奴被淮西转运使许公救下。几经周折,金玉奴再度与许公属下莫稽拜堂成亲。洞房之夜,金玉奴命丫环、仆妇将莫稽痛打一顿。莫稽痛悔万分,向妻子请罪道歉。在许公夫妇的劝解撮合下,莫稽、玉奴夫妻终于重归于好。
  • 金玉奴是一位性格温柔、容貌美丽的姑娘,她虽年已及笋,却因父亲是个丐头,久久不能嫁个好人家。后来,她嫁给了书生莫稽,并供奉丈夫读书。莫稽后来高中进士,派往外省为官。没想到莫稽为官后竟忘恩负义,在赴任途中将金玉奴推下河去。后来,金玉奴被淮西转运使许公救下。几经周折,金玉奴再度与许公属下莫稽拜堂成亲。洞房之夜,金玉奴命丫环、仆妇将莫稽痛打一顿。莫稽痛悔万分,向妻子请罪道歉。在许公夫妇的劝解撮合下,莫稽、玉奴夫妻终于重归于好。
  • 金玉奴是一位性格温柔、容貌美丽的姑娘,她虽年已及笋,却因父亲是个丐头,久久不能嫁个好人家。后来,她嫁给了书生莫稽,并供奉丈夫读书。莫稽后来高中进士,派往外省为官。没想到莫稽为官后竟忘恩负义,在赴任途中将金玉奴推下河去。后来,金玉奴被淮西转运使许公救下。几经周折,金玉奴再度与许公属下莫稽拜堂成亲。洞房之夜,金玉奴命丫环、仆妇将莫稽痛打一顿。莫稽痛悔万分,向妻子请罪道歉。在许公夫妇的劝解撮合下,莫稽、玉奴夫妻终于重归于好。
  • 金玉奴是一位性格温柔、容貌美丽的姑娘,她虽年已及笋,却因父亲是个丐头,久久不能嫁个好人家。后来,她嫁给了书生莫稽,并供奉丈夫读书。莫稽后来高中进士,派往外省为官。没想到莫稽为官后竟忘恩负义,在赴任途中将金玉奴推下河去。后来,金玉奴被淮西转运使许公救下。几经周折,金玉奴再度与许公属下莫稽拜堂成亲。洞房之夜,金玉奴命丫环、仆妇将莫稽痛打一顿。莫稽痛悔万分,向妻子请罪道歉。在许公夫妇的劝解撮合下,莫稽、玉奴夫妻终于重归于好。
  • 金玉奴是一位性格温柔、容貌美丽的姑娘,她虽年已及笋,却因父亲是个丐头,久久不能嫁个好人家。后来,她嫁给了书生莫稽,并供奉丈夫读书。莫稽后来高中进士,派往外省为官。没想到莫稽为官后竟忘恩负义,在赴任途中将金玉奴推下河去。后来,金玉奴被淮西转运使许公救下。几经周折,金玉奴再度与许公属下莫稽拜堂成亲。洞房之夜,金玉奴命丫环、仆妇将莫稽痛打一顿。莫稽痛悔万分,向妻子请罪道歉。在许公夫妇的劝解撮合下,莫稽、玉奴夫妻终于重归于好。
  • 金玉奴是一位性格温柔、容貌美丽的姑娘,她虽年已及笋,却因父亲是个丐头,久久不能嫁个好人家。后来,她嫁给了书生莫稽,并供奉丈夫读书。莫稽后来高中进士,派往外省为官。没想到莫稽为官后竟忘恩负义,在赴任途中将金玉奴推下河去。后来,金玉奴被淮西转运使许公救下。几经周折,金玉奴再度与许公属下莫稽拜堂成亲。洞房之夜,金玉奴命丫环、仆妇将莫稽痛打一顿。莫稽痛悔万分,向妻子请罪道歉。在许公夫妇的劝解撮合下,莫稽、玉奴夫妻终于重归于好。
  • 金玉奴是一位性格温柔、容貌美丽的姑娘,她虽年已及笋,却因父亲是个丐头,久久不能嫁个好人家。后来,她嫁给了书生莫稽,并供奉丈夫读书。莫稽后来高中进士,派往外省为官。没想到莫稽为官后竟忘恩负义,在赴任途中将金玉奴推下河去。后来,金玉奴被淮西转运使许公救下。几经周折,金玉奴再度与许公属下莫稽拜堂成亲。洞房之夜,金玉奴命丫环、仆妇将莫稽痛打一顿。莫稽痛悔万分,向妻子请罪道歉。在许公夫妇的劝解撮合下,莫稽、玉奴夫妻终于重归于好。
  • 金玉奴是一位性格温柔、容貌美丽的姑娘,她虽年已及笋,却因父亲是个丐头,久久不能嫁个好人家。后来,她嫁给了书生莫稽,并供奉丈夫读书。莫稽后来高中进士,派往外省为官。没想到莫稽为官后竟忘恩负义,在赴任途中将金玉奴推下河去。后来,金玉奴被淮西转运使许公救下。几经周折,金玉奴再度与许公属下莫稽拜堂成亲。洞房之夜,金玉奴命丫环、仆妇将莫稽痛打一顿。莫稽痛悔万分,向妻子请罪道歉。在许公夫妇的劝解撮合下,莫稽、玉奴夫妻终于重归于好。
  • 金玉奴是一位性格温柔、容貌美丽的姑娘,她虽年已及笋,却因父亲是个丐头,久久不能嫁个好人家。后来,她嫁给了书生莫稽,并供奉丈夫读书。莫稽后来高中进士,派往外省为官。没想到莫稽为官后竟忘恩负义,在赴任途中将金玉奴推下河去。后来,金玉奴被淮西转运使许公救下。几经周折,金玉奴再度与许公属下莫稽拜堂成亲。洞房之夜,金玉奴命丫环、仆妇将莫稽痛打一顿。莫稽痛悔万分,向妻子请罪道歉。在许公夫妇的劝解撮合下,莫稽、玉奴夫妻终于重归于好。
  • 金玉奴是一位性格温柔、容貌美丽的姑娘,她虽年已及笋,却因父亲是个丐头,久久不能嫁个好人家。后来,她嫁给了书生莫稽,并供奉丈夫读书。莫稽后来高中进士,派往外省为官。没想到莫稽为官后竟忘恩负义,在赴任途中将金玉奴推下河去。后来,金玉奴被淮西转运使许公救下。几经周折,金玉奴再度与许公属下莫稽拜堂成亲。洞房之夜,金玉奴命丫环、仆妇将莫稽痛打一顿。莫稽痛悔万分,向妻子请罪道歉。在许公夫妇的劝解撮合下,莫稽、玉奴夫妻终于重归于好。
  • 金玉奴是一位性格温柔、容貌美丽的姑娘,她虽年已及笋,却因父亲是个丐头,久久不能嫁个好人家。后来,她嫁给了书生莫稽,并供奉丈夫读书。莫稽后来高中进士,派往外省为官。没想到莫稽为官后竟忘恩负义,在赴任途中将金玉奴推下河去。后来,金玉奴被淮西转运使许公救下。几经周折,金玉奴再度与许公属下莫稽拜堂成亲。洞房之夜,金玉奴命丫环、仆妇将莫稽痛打一顿。莫稽痛悔万分,向妻子请罪道歉。在许公夫妇的劝解撮合下,莫稽、玉奴夫妻终于重归于好。
  • 金玉奴是一位性格温柔、容貌美丽的姑娘,她虽年已及笋,却因父亲是个丐头,久久不能嫁个好人家。后来,她嫁给了书生莫稽,并供奉丈夫读书。莫稽后来高中进士,派往外省为官。没想到莫稽为官后竟忘恩负义,在赴任途中将金玉奴推下河去。后来,金玉奴被淮西转运使许公救下。几经周折,金玉奴再度与许公属下莫稽拜堂成亲。洞房之夜,金玉奴命丫环、仆妇将莫稽痛打一顿。莫稽痛悔万分,向妻子请罪道歉。在许公夫妇的劝解撮合下,莫稽、玉奴夫妻终于重归于好。
  • 金玉奴是一位性格温柔、容貌美丽的姑娘,她虽年已及笋,却因父亲是个丐头,久久不能嫁个好人家。后来,她嫁给了书生莫稽,并供奉丈夫读书。莫稽后来高中进士,派往外省为官。没想到莫稽为官后竟忘恩负义,在赴任途中将金玉奴推下河去。后来,金玉奴被淮西转运使许公救下。几经周折,金玉奴再度与许公属下莫稽拜堂成亲。洞房之夜,金玉奴命丫环、仆妇将莫稽痛打一顿。莫稽痛悔万分,向妻子请罪道歉。在许公夫妇的劝解撮合下,莫稽、玉奴夫妻终于重归于好。
  • 金玉奴是一位性格温柔、容貌美丽的姑娘,她虽年已及笋,却因父亲是个丐头,久久不能嫁个好人家。后来,她嫁给了书生莫稽,并供奉丈夫读书。莫稽后来高中进士,派往外省为官。没想到莫稽为官后竟忘恩负义,在赴任途中将金玉奴推下河去。后来,金玉奴被淮西转运使许公救下。几经周折,金玉奴再度与许公属下莫稽拜堂成亲。洞房之夜,金玉奴命丫环、仆妇将莫稽痛打一顿。莫稽痛悔万分,向妻子请罪道歉。在许公夫妇的劝解撮合下,莫稽、玉奴夫妻终于重归于好。
  • 金玉奴是一位性格温柔、容貌美丽的姑娘,她虽年已及笋,却因父亲是个丐头,久久不能嫁个好人家。后来,她嫁给了书生莫稽,并供奉丈夫读书。莫稽后来高中进士,派往外省为官。没想到莫稽为官后竟忘恩负义,在赴任途中将金玉奴推下河去。后来,金玉奴被淮西转运使许公救下。几经周折,金玉奴再度与许公属下莫稽拜堂成亲。洞房之夜,金玉奴命丫环、仆妇将莫稽痛打一顿。莫稽痛悔万分,向妻子请罪道歉。在许公夫妇的劝解撮合下,莫稽、玉奴夫妻终于重归于好。
  • 金玉奴是一位性格温柔、容貌美丽的姑娘,她虽年已及笋,却因父亲是个丐头,久久不能嫁个好人家。后来,她嫁给了书生莫稽,并供奉丈夫读书。莫稽后来高中进士,派往外省为官。没想到莫稽为官后竟忘恩负义,在赴任途中将金玉奴推下河去。后来,金玉奴被淮西转运使许公救下。几经周折,金玉奴再度与许公属下莫稽拜堂成亲。洞房之夜,金玉奴命丫环、仆妇将莫稽痛打一顿。莫稽痛悔万分,向妻子请罪道歉。在许公夫妇的劝解撮合下,莫稽、玉奴夫妻终于重归于好。
  • 金玉奴是一位性格温柔、容貌美丽的姑娘,她虽年已及笋,却因父亲是个丐头,久久不能嫁个好人家。后来,她嫁给了书生莫稽,并供奉丈夫读书。莫稽后来高中进士,派往外省为官。没想到莫稽为官后竟忘恩负义,在赴任途中将金玉奴推下河去。后来,金玉奴被淮西转运使许公救下。几经周折,金玉奴再度与许公属下莫稽拜堂成亲。洞房之夜,金玉奴命丫环、仆妇将莫稽痛打一顿。莫稽痛悔万分,向妻子请罪道歉。在许公夫妇的劝解撮合下,莫稽、玉奴夫妻终于重归于好。
  • 金玉奴是一位性格温柔、容貌美丽的姑娘,她虽年已及笋,却因父亲是个丐头,久久不能嫁个好人家。后来,她嫁给了书生莫稽,并供奉丈夫读书。莫稽后来高中进士,派往外省为官。没想到莫稽为官后竟忘恩负义,在赴任途中将金玉奴推下河去。后来,金玉奴被淮西转运使许公救下。几经周折,金玉奴再度与许公属下莫稽拜堂成亲。洞房之夜,金玉奴命丫环、仆妇将莫稽痛打一顿。莫稽痛悔万分,向妻子请罪道歉。在许公夫妇的劝解撮合下,莫稽、玉奴夫妻终于重归于好。
  • 金玉奴是一位性格温柔、容貌美丽的姑娘,她虽年已及笋,却因父亲是个丐头,久久不能嫁个好人家。后来,她嫁给了书生莫稽,并供奉丈夫读书。莫稽后来高中进士,派往外省为官。没想到莫稽为官后竟忘恩负义,在赴任途中将金玉奴推下河去。后来,金玉奴被淮西转运使许公救下。几经周折,金玉奴再度与许公属下莫稽拜堂成亲。洞房之夜,金玉奴命丫环、仆妇将莫稽痛打一顿。莫稽痛悔万分,向妻子请罪道歉。在许公夫妇的劝解撮合下,莫稽、玉奴夫妻终于重归于好。
  • 金玉奴是一位性格温柔、容貌美丽的姑娘,她虽年已及笋,却因父亲是个丐头,久久不能嫁个好人家。后来,她嫁给了书生莫稽,并供奉丈夫读书。莫稽后来高中进士,派往外省为官。没想到莫稽为官后竟忘恩负义,在赴任途中将金玉奴推下河去。后来,金玉奴被淮西转运使许公救下。几经周折,金玉奴再度与许公属下莫稽拜堂成亲。洞房之夜,金玉奴命丫环、仆妇将莫稽痛打一顿。莫稽痛悔万分,向妻子请罪道歉。在许公夫妇的劝解撮合下,莫稽、玉奴夫妻终于重归于好。
  • 金玉奴是一位性格温柔、容貌美丽的姑娘,她虽年已及笋,却因父亲是个丐头,久久不能嫁个好人家。后来,她嫁给了书生莫稽,并供奉丈夫读书。莫稽后来高中进士,派往外省为官。没想到莫稽为官后竟忘恩负义,在赴任途中将金玉奴推下河去。后来,金玉奴被淮西转运使许公救下。几经周折,金玉奴再度与许公属下莫稽拜堂成亲。洞房之夜,金玉奴命丫环、仆妇将莫稽痛打一顿。莫稽痛悔万分,向妻子请罪道歉。在许公夫妇的劝解撮合下,莫稽、玉奴夫妻终于重归于好。
  • 金玉奴是一位性格温柔、容貌美丽的姑娘,她虽年已及笋,却因父亲是个丐头,久久不能嫁个好人家。后来,她嫁给了书生莫稽,并供奉丈夫读书。莫稽后来高中进士,派往外省为官。没想到莫稽为官后竟忘恩负义,在赴任途中将金玉奴推下河去。后来,金玉奴被淮西转运使许公救下。几经周折,金玉奴再度与许公属下莫稽拜堂成亲。洞房之夜,金玉奴命丫环、仆妇将莫稽痛打一顿。莫稽痛悔万分,向妻子请罪道歉。在许公夫妇的劝解撮合下,莫稽、玉奴夫妻终于重归于好。
  • 金玉奴是一位性格温柔、容貌美丽的姑娘,她虽年已及笋,却因父亲是个丐头,久久不能嫁个好人家。后来,她嫁给了书生莫稽,并供奉丈夫读书。莫稽后来高中进士,派往外省为官。没想到莫稽为官后竟忘恩负义,在赴任途中将金玉奴推下河去。后来,金玉奴被淮西转运使许公救下。几经周折,金玉奴再度与许公属下莫稽拜堂成亲。洞房之夜,金玉奴命丫环、仆妇将莫稽痛打一顿。莫稽痛悔万分,向妻子请罪道歉。在许公夫妇的劝解撮合下,莫稽、玉奴夫妻终于重归于好。
  • 金玉奴是一位性格温柔、容貌美丽的姑娘,她虽年已及笋,却因父亲是个丐头,久久不能嫁个好人家。后来,她嫁给了书生莫稽,并供奉丈夫读书。莫稽后来高中进士,派往外省为官。没想到莫稽为官后竟忘恩负义,在赴任途中将金玉奴推下河去。后来,金玉奴被淮西转运使许公救下。几经周折,金玉奴再度与许公属下莫稽拜堂成亲。洞房之夜,金玉奴命丫环、仆妇将莫稽痛打一顿。莫稽痛悔万分,向妻子请罪道歉。在许公夫妇的劝解撮合下,莫稽、玉奴夫妻终于重归于好。
  • 金玉奴是一位性格温柔、容貌美丽的姑娘,她虽年已及笋,却因父亲是个丐头,久久不能嫁个好人家。后来,她嫁给了书生莫稽,并供奉丈夫读书。莫稽后来高中进士,派往外省为官。没想到莫稽为官后竟忘恩负义,在赴任途中将金玉奴推下河去。后来,金玉奴被淮西转运使许公救下。几经周折,金玉奴再度与许公属下莫稽拜堂成亲。洞房之夜,金玉奴命丫环、仆妇将莫稽痛打一顿。莫稽痛悔万分,向妻子请罪道歉。在许公夫妇的劝解撮合下,莫稽、玉奴夫妻终于重归于好。
  • 金玉奴是一位性格温柔、容貌美丽的姑娘,她虽年已及笋,却因父亲是个丐头,久久不能嫁个好人家。后来,她嫁给了书生莫稽,并供奉丈夫读书。莫稽后来高中进士,派往外省为官。没想到莫稽为官后竟忘恩负义,在赴任途中将金玉奴推下河去。后来,金玉奴被淮西转运使许公救下。几经周折,金玉奴再度与许公属下莫稽拜堂成亲。洞房之夜,金玉奴命丫环、仆妇将莫稽痛打一顿。莫稽痛悔万分,向妻子请罪道歉。在许公夫妇的劝解撮合下,莫稽、玉奴夫妻终于重归于好。
  • 金玉奴是一位性格温柔、容貌美丽的姑娘,她虽年已及笋,却因父亲是个丐头,久久不能嫁个好人家。后来,她嫁给了书生莫稽,并供奉丈夫读书。莫稽后来高中进士,派往外省为官。没想到莫稽为官后竟忘恩负义,在赴任途中将金玉奴推下河去。后来,金玉奴被淮西转运使许公救下。几经周折,金玉奴再度与许公属下莫稽拜堂成亲。洞房之夜,金玉奴命丫环、仆妇将莫稽痛打一顿。莫稽痛悔万分,向妻子请罪道歉。在许公夫妇的劝解撮合下,莫稽、玉奴夫妻终于重归于好。
  • 金玉奴是一位性格温柔、容貌美丽的姑娘,她虽年已及笋,却因父亲是个丐头,久久不能嫁个好人家。后来,她嫁给了书生莫稽,并供奉丈夫读书。莫稽后来高中进士,派往外省为官。没想到莫稽为官后竟忘恩负义,在赴任途中将金玉奴推下河去。后来,金玉奴被淮西转运使许公救下。几经周折,金玉奴再度与许公属下莫稽拜堂成亲。洞房之夜,金玉奴命丫环、仆妇将莫稽痛打一顿。莫稽痛悔万分,向妻子请罪道歉。在许公夫妇的劝解撮合下,莫稽、玉奴夫妻终于重归于好。
  • 金玉奴是一位性格温柔、容貌美丽的姑娘,她虽年已及笋,却因父亲是个丐头,久久不能嫁个好人家。后来,她嫁给了书生莫稽,并供奉丈夫读书。莫稽后来高中进士,派往外省为官。没想到莫稽为官后竟忘恩负义,在赴任途中将金玉奴推下河去。后来,金玉奴被淮西转运使许公救下。几经周折,金玉奴再度与许公属下莫稽拜堂成亲。洞房之夜,金玉奴命丫环、仆妇将莫稽痛打一顿。莫稽痛悔万分,向妻子请罪道歉。在许公夫妇的劝解撮合下,莫稽、玉奴夫妻终于重归于好。
  • 金玉奴是一位性格温柔、容貌美丽的姑娘,她虽年已及笋,却因父亲是个丐头,久久不能嫁个好人家。后来,她嫁给了书生莫稽,并供奉丈夫读书。莫稽后来高中进士,派往外省为官。没想到莫稽为官后竟忘恩负义,在赴任途中将金玉奴推下河去。后来,金玉奴被淮西转运使许公救下。几经周折,金玉奴再度与许公属下莫稽拜堂成亲。洞房之夜,金玉奴命丫环、仆妇将莫稽痛打一顿。莫稽痛悔万分,向妻子请罪道歉。在许公夫妇的劝解撮合下,莫稽、玉奴夫妻终于重归于好。
  • 金玉奴是一位性格温柔、容貌美丽的姑娘,她虽年已及笋,却因父亲是个丐头,久久不能嫁个好人家。后来,她嫁给了书生莫稽,并供奉丈夫读书。莫稽后来高中进士,派往外省为官。没想到莫稽为官后竟忘恩负义,在赴任途中将金玉奴推下河去。后来,金玉奴被淮西转运使许公救下。几经周折,金玉奴再度与许公属下莫稽拜堂成亲。洞房之夜,金玉奴命丫环、仆妇将莫稽痛打一顿。莫稽痛悔万分,向妻子请罪道歉。在许公夫妇的劝解撮合下,莫稽、玉奴夫妻终于重归于好。
  • 金玉奴是一位性格温柔、容貌美丽的姑娘,她虽年已及笋,却因父亲是个丐头,久久不能嫁个好人家。后来,她嫁给了书生莫稽,并供奉丈夫读书。莫稽后来高中进士,派往外省为官。没想到莫稽为官后竟忘恩负义,在赴任途中将金玉奴推下河去。后来,金玉奴被淮西转运使许公救下。几经周折,金玉奴再度与许公属下莫稽拜堂成亲。洞房之夜,金玉奴命丫环、仆妇将莫稽痛打一顿。莫稽痛悔万分,向妻子请罪道歉。在许公夫妇的劝解撮合下,莫稽、玉奴夫妻终于重归于好。
  • 金玉奴是一位性格温柔、容貌美丽的姑娘,她虽年已及笋,却因父亲是个丐头,久久不能嫁个好人家。后来,她嫁给了书生莫稽,并供奉丈夫读书。莫稽后来高中进士,派往外省为官。没想到莫稽为官后竟忘恩负义,在赴任途中将金玉奴推下河去。后来,金玉奴被淮西转运使许公救下。几经周折,金玉奴再度与许公属下莫稽拜堂成亲。洞房之夜,金玉奴命丫环、仆妇将莫稽痛打一顿。莫稽痛悔万分,向妻子请罪道歉。在许公夫妇的劝解撮合下,莫稽、玉奴夫妻终于重归于好。
  • 金玉奴是一位性格温柔、容貌美丽的姑娘,她虽年已及笋,却因父亲是个丐头,久久不能嫁个好人家。后来,她嫁给了书生莫稽,并供奉丈夫读书。莫稽后来高中进士,派往外省为官。没想到莫稽为官后竟忘恩负义,在赴任途中将金玉奴推下河去。后来,金玉奴被淮西转运使许公救下。几经周折,金玉奴再度与许公属下莫稽拜堂成亲。洞房之夜,金玉奴命丫环、仆妇将莫稽痛打一顿。莫稽痛悔万分,向妻子请罪道歉。在许公夫妇的劝解撮合下,莫稽、玉奴夫妻终于重归于好。
  • 金玉奴是一位性格温柔、容貌美丽的姑娘,她虽年已及笋,却因父亲是个丐头,久久不能嫁个好人家。后来,她嫁给了书生莫稽,并供奉丈夫读书。莫稽后来高中进士,派往外省为官。没想到莫稽为官后竟忘恩负义,在赴任途中将金玉奴推下河去。后来,金玉奴被淮西转运使许公救下。几经周折,金玉奴再度与许公属下莫稽拜堂成亲。洞房之夜,金玉奴命丫环、仆妇将莫稽痛打一顿。莫稽痛悔万分,向妻子请罪道歉。在许公夫妇的劝解撮合下,莫稽、玉奴夫妻终于重归于好。
  • 金玉奴是一位性格温柔、容貌美丽的姑娘,她虽年已及笋,却因父亲是个丐头,久久不能嫁个好人家。后来,她嫁给了书生莫稽,并供奉丈夫读书。莫稽后来高中进士,派往外省为官。没想到莫稽为官后竟忘恩负义,在赴任途中将金玉奴推下河去。后来,金玉奴被淮西转运使许公救下。几经周折,金玉奴再度与许公属下莫稽拜堂成亲。洞房之夜,金玉奴命丫环、仆妇将莫稽痛打一顿。莫稽痛悔万分,向妻子请罪道歉。在许公夫妇的劝解撮合下,莫稽、玉奴夫妻终于重归于好。
  • 金玉奴是一位性格温柔、容貌美丽的姑娘,她虽年已及笋,却因父亲是个丐头,久久不能嫁个好人家。后来,她嫁给了书生莫稽,并供奉丈夫读书。莫稽后来高中进士,派往外省为官。没想到莫稽为官后竟忘恩负义,在赴任途中将金玉奴推下河去。后来,金玉奴被淮西转运使许公救下。几经周折,金玉奴再度与许公属下莫稽拜堂成亲。洞房之夜,金玉奴命丫环、仆妇将莫稽痛打一顿。莫稽痛悔万分,向妻子请罪道歉。在许公夫妇的劝解撮合下,莫稽、玉奴夫妻终于重归于好。
  • 金玉奴是一位性格温柔、容貌美丽的姑娘,她虽年已及笋,却因父亲是个丐头,久久不能嫁个好人家。后来,她嫁给了书生莫稽,并供奉丈夫读书。莫稽后来高中进士,派往外省为官。没想到莫稽为官后竟忘恩负义,在赴任途中将金玉奴推下河去。后来,金玉奴被淮西转运使许公救下。几经周折,金玉奴再度与许公属下莫稽拜堂成亲。洞房之夜,金玉奴命丫环、仆妇将莫稽痛打一顿。莫稽痛悔万分,向妻子请罪道歉。在许公夫妇的劝解撮合下,莫稽、玉奴夫妻终于重归于好。
  • 金玉奴是一位性格温柔、容貌美丽的姑娘,她虽年已及笋,却因父亲是个丐头,久久不能嫁个好人家。后来,她嫁给了书生莫稽,并供奉丈夫读书。莫稽后来高中进士,派往外省为官。没想到莫稽为官后竟忘恩负义,在赴任途中将金玉奴推下河去。后来,金玉奴被淮西转运使许公救下。几经周折,金玉奴再度与许公属下莫稽拜堂成亲。洞房之夜,金玉奴命丫环、仆妇将莫稽痛打一顿。莫稽痛悔万分,向妻子请罪道歉。在许公夫妇的劝解撮合下,莫稽、玉奴夫妻终于重归于好。
  • 金玉奴是一位性格温柔、容貌美丽的姑娘,她虽年已及笋,却因父亲是个丐头,久久不能嫁个好人家。后来,她嫁给了书生莫稽,并供奉丈夫读书。莫稽后来高中进士,派往外省为官。没想到莫稽为官后竟忘恩负义,在赴任途中将金玉奴推下河去。后来,金玉奴被淮西转运使许公救下。几经周折,金玉奴再度与许公属下莫稽拜堂成亲。洞房之夜,金玉奴命丫环、仆妇将莫稽痛打一顿。莫稽痛悔万分,向妻子请罪道歉。在许公夫妇的劝解撮合下,莫稽、玉奴夫妻终于重归于好。
  • 金玉奴是一位性格温柔、容貌美丽的姑娘,她虽年已及笋,却因父亲是个丐头,久久不能嫁个好人家。后来,她嫁给了书生莫稽,并供奉丈夫读书。莫稽后来高中进士,派往外省为官。没想到莫稽为官后竟忘恩负义,在赴任途中将金玉奴推下河去。后来,金玉奴被淮西转运使许公救下。几经周折,金玉奴再度与许公属下莫稽拜堂成亲。洞房之夜,金玉奴命丫环、仆妇将莫稽痛打一顿。莫稽痛悔万分,向妻子请罪道歉。在许公夫妇的劝解撮合下,莫稽、玉奴夫妻终于重归于好。
  • 金玉奴是一位性格温柔、容貌美丽的姑娘,她虽年已及笋,却因父亲是个丐头,久久不能嫁个好人家。后来,她嫁给了书生莫稽,并供奉丈夫读书。莫稽后来高中进士,派往外省为官。没想到莫稽为官后竟忘恩负义,在赴任途中将金玉奴推下河去。后来,金玉奴被淮西转运使许公救下。几经周折,金玉奴再度与许公属下莫稽拜堂成亲。洞房之夜,金玉奴命丫环、仆妇将莫稽痛打一顿。莫稽痛悔万分,向妻子请罪道歉。在许公夫妇的劝解撮合下,莫稽、玉奴夫妻终于重归于好。
  • 金玉奴是一位性格温柔、容貌美丽的姑娘,她虽年已及笋,却因父亲是个丐头,久久不能嫁个好人家。后来,她嫁给了书生莫稽,并供奉丈夫读书。莫稽后来高中进士,派往外省为官。没想到莫稽为官后竟忘恩负义,在赴任途中将金玉奴推下河去。后来,金玉奴被淮西转运使许公救下。几经周折,金玉奴再度与许公属下莫稽拜堂成亲。洞房之夜,金玉奴命丫环、仆妇将莫稽痛打一顿。莫稽痛悔万分,向妻子请罪道歉。在许公夫妇的劝解撮合下,莫稽、玉奴夫妻终于重归于好。
  • 金玉奴是一位性格温柔、容貌美丽的姑娘,她虽年已及笋,却因父亲是个丐头,久久不能嫁个好人家。后来,她嫁给了书生莫稽,并供奉丈夫读书。莫稽后来高中进士,派往外省为官。没想到莫稽为官后竟忘恩负义,在赴任途中将金玉奴推下河去。后来,金玉奴被淮西转运使许公救下。几经周折,金玉奴再度与许公属下莫稽拜堂成亲。洞房之夜,金玉奴命丫环、仆妇将莫稽痛打一顿。莫稽痛悔万分,向妻子请罪道歉。在许公夫妇的劝解撮合下,莫稽、玉奴夫妻终于重归于好。
  • 金玉奴是一位性格温柔、容貌美丽的姑娘,她虽年已及笋,却因父亲是个丐头,久久不能嫁个好人家。后来,她嫁给了书生莫稽,并供奉丈夫读书。莫稽后来高中进士,派往外省为官。没想到莫稽为官后竟忘恩负义,在赴任途中将金玉奴推下河去。后来,金玉奴被淮西转运使许公救下。几经周折,金玉奴再度与许公属下莫稽拜堂成亲。洞房之夜,金玉奴命丫环、仆妇将莫稽痛打一顿。莫稽痛悔万分,向妻子请罪道歉。在许公夫妇的劝解撮合下,莫稽、玉奴夫妻终于重归于好。
  • 金玉奴是一位性格温柔、容貌美丽的姑娘,她虽年已及笋,却因父亲是个丐头,久久不能嫁个好人家。后来,她嫁给了书生莫稽,并供奉丈夫读书。莫稽后来高中进士,派往外省为官。没想到莫稽为官后竟忘恩负义,在赴任途中将金玉奴推下河去。后来,金玉奴被淮西转运使许公救下。几经周折,金玉奴再度与许公属下莫稽拜堂成亲。洞房之夜,金玉奴命丫环、仆妇将莫稽痛打一顿。莫稽痛悔万分,向妻子请罪道歉。在许公夫妇的劝解撮合下,莫稽、玉奴夫妻终于重归于好。
  • 金玉奴是一位性格温柔、容貌美丽的姑娘,她虽年已及笋,却因父亲是个丐头,久久不能嫁个好人家。后来,她嫁给了书生莫稽,并供奉丈夫读书。莫稽后来高中进士,派往外省为官。没想到莫稽为官后竟忘恩负义,在赴任途中将金玉奴推下河去。后来,金玉奴被淮西转运使许公救下。几经周折,金玉奴再度与许公属下莫稽拜堂成亲。洞房之夜,金玉奴命丫环、仆妇将莫稽痛打一顿。莫稽痛悔万分,向妻子请罪道歉。在许公夫妇的劝解撮合下,莫稽、玉奴夫妻终于重归于好。
  • 金玉奴是一位性格温柔、容貌美丽的姑娘,她虽年已及笋,却因父亲是个丐头,久久不能嫁个好人家。后来,她嫁给了书生莫稽,并供奉丈夫读书。莫稽后来高中进士,派往外省为官。没想到莫稽为官后竟忘恩负义,在赴任途中将金玉奴推下河去。后来,金玉奴被淮西转运使许公救下。几经周折,金玉奴再度与许公属下莫稽拜堂成亲。洞房之夜,金玉奴命丫环、仆妇将莫稽痛打一顿。莫稽痛悔万分,向妻子请罪道歉。在许公夫妇的劝解撮合下,莫稽、玉奴夫妻终于重归于好。
  • 金玉奴是一位性格温柔、容貌美丽的姑娘,她虽年已及笋,却因父亲是个丐头,久久不能嫁个好人家。后来,她嫁给了书生莫稽,并供奉丈夫读书。莫稽后来高中进士,派往外省为官。没想到莫稽为官后竟忘恩负义,在赴任途中将金玉奴推下河去。后来,金玉奴被淮西转运使许公救下。几经周折,金玉奴再度与许公属下莫稽拜堂成亲。洞房之夜,金玉奴命丫环、仆妇将莫稽痛打一顿。莫稽痛悔万分,向妻子请罪道歉。在许公夫妇的劝解撮合下,莫稽、玉奴夫妻终于重归于好。
  • 金玉奴是一位性格温柔、容貌美丽的姑娘,她虽年已及笋,却因父亲是个丐头,久久不能嫁个好人家。后来,她嫁给了书生莫稽,并供奉丈夫读书。莫稽后来高中进士,派往外省为官。没想到莫稽为官后竟忘恩负义,在赴任途中将金玉奴推下河去。后来,金玉奴被淮西转运使许公救下。几经周折,金玉奴再度与许公属下莫稽拜堂成亲。洞房之夜,金玉奴命丫环、仆妇将莫稽痛打一顿。莫稽痛悔万分,向妻子请罪道歉。在许公夫妇的劝解撮合下,莫稽、玉奴夫妻终于重归于好。
  • 金玉奴是一位性格温柔、容貌美丽的姑娘,她虽年已及笋,却因父亲是个丐头,久久不能嫁个好人家。后来,她嫁给了书生莫稽,并供奉丈夫读书。莫稽后来高中进士,派往外省为官。没想到莫稽为官后竟忘恩负义,在赴任途中将金玉奴推下河去。后来,金玉奴被淮西转运使许公救下。几经周折,金玉奴再度与许公属下莫稽拜堂成亲。洞房之夜,金玉奴命丫环、仆妇将莫稽痛打一顿。莫稽痛悔万分,向妻子请罪道歉。在许公夫妇的劝解撮合下,莫稽、玉奴夫妻终于重归于好。
  • 金玉奴是一位性格温柔、容貌美丽的姑娘,她虽年已及笋,却因父亲是个丐头,久久不能嫁个好人家。后来,她嫁给了书生莫稽,并供奉丈夫读书。莫稽后来高中进士,派往外省为官。没想到莫稽为官后竟忘恩负义,在赴任途中将金玉奴推下河去。后来,金玉奴被淮西转运使许公救下。几经周折,金玉奴再度与许公属下莫稽拜堂成亲。洞房之夜,金玉奴命丫环、仆妇将莫稽痛打一顿。莫稽痛悔万分,向妻子请罪道歉。在许公夫妇的劝解撮合下,莫稽、玉奴夫妻终于重归于好。
  • 金玉奴是一位性格温柔、容貌美丽的姑娘,她虽年已及笋,却因父亲是个丐头,久久不能嫁个好人家。后来,她嫁给了书生莫稽,并供奉丈夫读书。莫稽后来高中进士,派往外省为官。没想到莫稽为官后竟忘恩负义,在赴任途中将金玉奴推下河去。后来,金玉奴被淮西转运使许公救下。几经周折,金玉奴再度与许公属下莫稽拜堂成亲。洞房之夜,金玉奴命丫环、仆妇将莫稽痛打一顿。莫稽痛悔万分,向妻子请罪道歉。在许公夫妇的劝解撮合下,莫稽、玉奴夫妻终于重归于好。
  • 金玉奴是一位性格温柔、容貌美丽的姑娘,她虽年已及笋,却因父亲是个丐头,久久不能嫁个好人家。后来,她嫁给了书生莫稽,并供奉丈夫读书。莫稽后来高中进士,派往外省为官。没想到莫稽为官后竟忘恩负义,在赴任途中将金玉奴推下河去。后来,金玉奴被淮西转运使许公救下。几经周折,金玉奴再度与许公属下莫稽拜堂成亲。洞房之夜,金玉奴命丫环、仆妇将莫稽痛打一顿。莫稽痛悔万分,向妻子请罪道歉。在许公夫妇的劝解撮合下,莫稽、玉奴夫妻终于重归于好。
  • 金玉奴是一位性格温柔、容貌美丽的姑娘,她虽年已及笋,却因父亲是个丐头,久久不能嫁个好人家。后来,她嫁给了书生莫稽,并供奉丈夫读书。莫稽后来高中进士,派往外省为官。没想到莫稽为官后竟忘恩负义,在赴任途中将金玉奴推下河去。后来,金玉奴被淮西转运使许公救下。几经周折,金玉奴再度与许公属下莫稽拜堂成亲。洞房之夜,金玉奴命丫环、仆妇将莫稽痛打一顿。莫稽痛悔万分,向妻子请罪道歉。在许公夫妇的劝解撮合下,莫稽、玉奴夫妻终于重归于好。
  • 金玉奴是一位性格温柔、容貌美丽的姑娘,她虽年已及笋,却因父亲是个丐头,久久不能嫁个好人家。后来,她嫁给了书生莫稽,并供奉丈夫读书。莫稽后来高中进士,派往外省为官。没想到莫稽为官后竟忘恩负义,在赴任途中将金玉奴推下河去。后来,金玉奴被淮西转运使许公救下。几经周折,金玉奴再度与许公属下莫稽拜堂成亲。洞房之夜,金玉奴命丫环、仆妇将莫稽痛打一顿。莫稽痛悔万分,向妻子请罪道歉。在许公夫妇的劝解撮合下,莫稽、玉奴夫妻终于重归于好。
  • 金玉奴是一位性格温柔、容貌美丽的姑娘,她虽年已及笋,却因父亲是个丐头,久久不能嫁个好人家。后来,她嫁给了书生莫稽,并供奉丈夫读书。莫稽后来高中进士,派往外省为官。没想到莫稽为官后竟忘恩负义,在赴任途中将金玉奴推下河去。后来,金玉奴被淮西转运使许公救下。几经周折,金玉奴再度与许公属下莫稽拜堂成亲。洞房之夜,金玉奴命丫环、仆妇将莫稽痛打一顿。莫稽痛悔万分,向妻子请罪道歉。在许公夫妇的劝解撮合下,莫稽、玉奴夫妻终于重归于好。
  • 金玉奴是一位性格温柔、容貌美丽的姑娘,她虽年已及笋,却因父亲是个丐头,久久不能嫁个好人家。后来,她嫁给了书生莫稽,并供奉丈夫读书。莫稽后来高中进士,派往外省为官。没想到莫稽为官后竟忘恩负义,在赴任途中将金玉奴推下河去。后来,金玉奴被淮西转运使许公救下。几经周折,金玉奴再度与许公属下莫稽拜堂成亲。洞房之夜,金玉奴命丫环、仆妇将莫稽痛打一顿。莫稽痛悔万分,向妻子请罪道歉。在许公夫妇的劝解撮合下,莫稽、玉奴夫妻终于重归于好。
  • 金玉奴是一位性格温柔、容貌美丽的姑娘,她虽年已及笋,却因父亲是个丐头,久久不能嫁个好人家。后来,她嫁给了书生莫稽,并供奉丈夫读书。莫稽后来高中进士,派往外省为官。没想到莫稽为官后竟忘恩负义,在赴任途中将金玉奴推下河去。后来,金玉奴被淮西转运使许公救下。几经周折,金玉奴再度与许公属下莫稽拜堂成亲。洞房之夜,金玉奴命丫环、仆妇将莫稽痛打一顿。莫稽痛悔万分,向妻子请罪道歉。在许公夫妇的劝解撮合下,莫稽、玉奴夫妻终于重归于好。
  • 金玉奴是一位性格温柔、容貌美丽的姑娘,她虽年已及笋,却因父亲是个丐头,久久不能嫁个好人家。后来,她嫁给了书生莫稽,并供奉丈夫读书。莫稽后来高中进士,派往外省为官。没想到莫稽为官后竟忘恩负义,在赴任途中将金玉奴推下河去。后来,金玉奴被淮西转运使许公救下。几经周折,金玉奴再度与许公属下莫稽拜堂成亲。洞房之夜,金玉奴命丫环、仆妇将莫稽痛打一顿。莫稽痛悔万分,向妻子请罪道歉。在许公夫妇的劝解撮合下,莫稽、玉奴夫妻终于重归于好。
  • 金玉奴是一位性格温柔、容貌美丽的姑娘,她虽年已及笋,却因父亲是个丐头,久久不能嫁个好人家。后来,她嫁给了书生莫稽,并供奉丈夫读书。莫稽后来高中进士,派往外省为官。没想到莫稽为官后竟忘恩负义,在赴任途中将金玉奴推下河去。后来,金玉奴被淮西转运使许公救下。几经周折,金玉奴再度与许公属下莫稽拜堂成亲。洞房之夜,金玉奴命丫环、仆妇将莫稽痛打一顿。莫稽痛悔万分,向妻子请罪道歉。在许公夫妇的劝解撮合下,莫稽、玉奴夫妻终于重归于好。
  • 132    看过
  • 1   喜欢
  • 1    收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