从前,有个打鱼的青年叫陈全,家住在海边,父母早亡,亏得隔壁的一个老人拉扯他长大成人。老人临死时,把他心爱的宝笛给了陈全,还告诉他:“大海的东面有座仙岛,是一个幸福的地方。”陈全埋葬了老人,连夜乘船去寻仙岛。他在海上遇到暴风,折断了桅帆。陈全晕倒在船上。等他苏醒过来睁眼一看,原来是船触在山石上。他急忙逃上岸去,在一个小渔村里,遇见了少女黑鳗。陈全上前问路,才知道这地方叫做黑浪山,山上住着个老渔王,统治着这里的渔民。陈全找到了渔王,就被留下来当了一名渔夫。一天,因为陈全吹笛子触怒了渔王,想将他处死,幸经黑鳗跪求,渔王才饶了他。陈全感激她相救之情,互谈身世,才知道黑鳗也是渔家出身,因避难随父来此,父亲死后,撇她孤身一人,依靠林妈度日。两人同病相怜,愈加相爱,不久,黑鳗就怀了孕。渔王早就垂涎黑鳗,听到这个消息后,立刻派打手将他二人抓走,绑在陡峭的山崖上,想把他俩活活饿死。林妈冒死往救,放他二人逃走。他俩在大海里游了三日三夜,因有宝笛帮助,已离仙岛不远。不料渔王派船追来,抢走了宝笛,又将他二人捉回,关在渔王的大船的后舱里。半夜时,船上忽然起火,吃人的渔王被火烧死,被压迫的渔民才获得了自由。可是陈全和黑鳗却不见了,有人说在火起的时候,曾见有两个人影,随着烟云向天空升去了。

  • 从前,有个打鱼的青年叫陈全,家住在海边,父母早亡,亏得隔壁的一个老人拉扯他长大成人。老人临死时,把他心爱的宝笛给了陈全,还告诉他:“大海的东面有座仙岛,是一个幸福的地方。”陈全埋葬了老人,连夜乘船去寻仙岛。他在海上遇到暴风,折断了桅帆。陈全晕倒在船上。等他苏醒过来睁眼一看,原来是船触在山石上。他急忙逃上岸去,在一个小渔村里,遇见了少女黑鳗。陈全上前问路,才知道这地方叫做黑浪山,山上住着个老渔王,统治着这里的渔民。陈全找到了渔王,就被留下来当了一名渔夫。一天,因为陈全吹笛子触怒了渔王,想将他处死,幸经黑鳗跪求,渔王才饶了他。陈全感激她相救之情,互谈身世,才知道黑鳗也是渔家出身,因避难随父来此,父亲死后,撇她孤身一人,依靠林妈度日。两人同病相怜,愈加相爱,不久,黑鳗就怀了孕。渔王早就垂涎黑鳗,听到这个消息后,立刻派打手将他二人抓走,绑在陡峭的山崖上,想把他俩活活饿死。林妈冒死往救,放他二人逃走。他俩在大海里游了三日三夜,因有宝笛帮助,已离仙岛不远。不料渔王派船追来,抢走了宝笛,又将他二人捉回,关在渔王的大船的后舱里。半夜时,船上忽然起火,吃人的渔王被火烧死,被压迫的渔民才获得了自由。可是陈全和黑鳗却不见了,有人说在火起的时候,曾见有两个人影,随着烟云向天空升去了。
  • 从前,有个打鱼的青年叫陈全,家住在海边,父母早亡,亏得隔壁的一个老人拉扯他长大成人。老人临死时,把他心爱的宝笛给了陈全,还告诉他:“大海的东面有座仙岛,是一个幸福的地方。”陈全埋葬了老人,连夜乘船去寻仙岛。他在海上遇到暴风,折断了桅帆。陈全晕倒在船上。等他苏醒过来睁眼一看,原来是船触在山石上。他急忙逃上岸去,在一个小渔村里,遇见了少女黑鳗。陈全上前问路,才知道这地方叫做黑浪山,山上住着个老渔王,统治着这里的渔民。陈全找到了渔王,就被留下来当了一名渔夫。一天,因为陈全吹笛子触怒了渔王,想将他处死,幸经黑鳗跪求,渔王才饶了他。陈全感激她相救之情,互谈身世,才知道黑鳗也是渔家出身,因避难随父来此,父亲死后,撇她孤身一人,依靠林妈度日。两人同病相怜,愈加相爱,不久,黑鳗就怀了孕。渔王早就垂涎黑鳗,听到这个消息后,立刻派打手将他二人抓走,绑在陡峭的山崖上,想把他俩活活饿死。林妈冒死往救,放他二人逃走。他俩在大海里游了三日三夜,因有宝笛帮助,已离仙岛不远。不料渔王派船追来,抢走了宝笛,又将他二人捉回,关在渔王的大船的后舱里。半夜时,船上忽然起火,吃人的渔王被火烧死,被压迫的渔民才获得了自由。可是陈全和黑鳗却不见了,有人说在火起的时候,曾见有两个人影,随着烟云向天空升去了。
  • 从前,有个打鱼的青年叫陈全,家住在海边,父母早亡,亏得隔壁的一个老人拉扯他长大成人。老人临死时,把他心爱的宝笛给了陈全,还告诉他:“大海的东面有座仙岛,是一个幸福的地方。”陈全埋葬了老人,连夜乘船去寻仙岛。他在海上遇到暴风,折断了桅帆。陈全晕倒在船上。等他苏醒过来睁眼一看,原来是船触在山石上。他急忙逃上岸去,在一个小渔村里,遇见了少女黑鳗。陈全上前问路,才知道这地方叫做黑浪山,山上住着个老渔王,统治着这里的渔民。陈全找到了渔王,就被留下来当了一名渔夫。一天,因为陈全吹笛子触怒了渔王,想将他处死,幸经黑鳗跪求,渔王才饶了他。陈全感激她相救之情,互谈身世,才知道黑鳗也是渔家出身,因避难随父来此,父亲死后,撇她孤身一人,依靠林妈度日。两人同病相怜,愈加相爱,不久,黑鳗就怀了孕。渔王早就垂涎黑鳗,听到这个消息后,立刻派打手将他二人抓走,绑在陡峭的山崖上,想把他俩活活饿死。林妈冒死往救,放他二人逃走。他俩在大海里游了三日三夜,因有宝笛帮助,已离仙岛不远。不料渔王派船追来,抢走了宝笛,又将他二人捉回,关在渔王的大船的后舱里。半夜时,船上忽然起火,吃人的渔王被火烧死,被压迫的渔民才获得了自由。可是陈全和黑鳗却不见了,有人说在火起的时候,曾见有两个人影,随着烟云向天空升去了。
  • 从前,有个打鱼的青年叫陈全,家住在海边,父母早亡,亏得隔壁的一个老人拉扯他长大成人。老人临死时,把他心爱的宝笛给了陈全,还告诉他:“大海的东面有座仙岛,是一个幸福的地方。”陈全埋葬了老人,连夜乘船去寻仙岛。他在海上遇到暴风,折断了桅帆。陈全晕倒在船上。等他苏醒过来睁眼一看,原来是船触在山石上。他急忙逃上岸去,在一个小渔村里,遇见了少女黑鳗。陈全上前问路,才知道这地方叫做黑浪山,山上住着个老渔王,统治着这里的渔民。陈全找到了渔王,就被留下来当了一名渔夫。一天,因为陈全吹笛子触怒了渔王,想将他处死,幸经黑鳗跪求,渔王才饶了他。陈全感激她相救之情,互谈身世,才知道黑鳗也是渔家出身,因避难随父来此,父亲死后,撇她孤身一人,依靠林妈度日。两人同病相怜,愈加相爱,不久,黑鳗就怀了孕。渔王早就垂涎黑鳗,听到这个消息后,立刻派打手将他二人抓走,绑在陡峭的山崖上,想把他俩活活饿死。林妈冒死往救,放他二人逃走。他俩在大海里游了三日三夜,因有宝笛帮助,已离仙岛不远。不料渔王派船追来,抢走了宝笛,又将他二人捉回,关在渔王的大船的后舱里。半夜时,船上忽然起火,吃人的渔王被火烧死,被压迫的渔民才获得了自由。可是陈全和黑鳗却不见了,有人说在火起的时候,曾见有两个人影,随着烟云向天空升去了。
  • 从前,有个打鱼的青年叫陈全,家住在海边,父母早亡,亏得隔壁的一个老人拉扯他长大成人。老人临死时,把他心爱的宝笛给了陈全,还告诉他:“大海的东面有座仙岛,是一个幸福的地方。”陈全埋葬了老人,连夜乘船去寻仙岛。他在海上遇到暴风,折断了桅帆。陈全晕倒在船上。等他苏醒过来睁眼一看,原来是船触在山石上。他急忙逃上岸去,在一个小渔村里,遇见了少女黑鳗。陈全上前问路,才知道这地方叫做黑浪山,山上住着个老渔王,统治着这里的渔民。陈全找到了渔王,就被留下来当了一名渔夫。一天,因为陈全吹笛子触怒了渔王,想将他处死,幸经黑鳗跪求,渔王才饶了他。陈全感激她相救之情,互谈身世,才知道黑鳗也是渔家出身,因避难随父来此,父亲死后,撇她孤身一人,依靠林妈度日。两人同病相怜,愈加相爱,不久,黑鳗就怀了孕。渔王早就垂涎黑鳗,听到这个消息后,立刻派打手将他二人抓走,绑在陡峭的山崖上,想把他俩活活饿死。林妈冒死往救,放他二人逃走。他俩在大海里游了三日三夜,因有宝笛帮助,已离仙岛不远。不料渔王派船追来,抢走了宝笛,又将他二人捉回,关在渔王的大船的后舱里。半夜时,船上忽然起火,吃人的渔王被火烧死,被压迫的渔民才获得了自由。可是陈全和黑鳗却不见了,有人说在火起的时候,曾见有两个人影,随着烟云向天空升去了。
  • 从前,有个打鱼的青年叫陈全,家住在海边,父母早亡,亏得隔壁的一个老人拉扯他长大成人。老人临死时,把他心爱的宝笛给了陈全,还告诉他:“大海的东面有座仙岛,是一个幸福的地方。”陈全埋葬了老人,连夜乘船去寻仙岛。他在海上遇到暴风,折断了桅帆。陈全晕倒在船上。等他苏醒过来睁眼一看,原来是船触在山石上。他急忙逃上岸去,在一个小渔村里,遇见了少女黑鳗。陈全上前问路,才知道这地方叫做黑浪山,山上住着个老渔王,统治着这里的渔民。陈全找到了渔王,就被留下来当了一名渔夫。一天,因为陈全吹笛子触怒了渔王,想将他处死,幸经黑鳗跪求,渔王才饶了他。陈全感激她相救之情,互谈身世,才知道黑鳗也是渔家出身,因避难随父来此,父亲死后,撇她孤身一人,依靠林妈度日。两人同病相怜,愈加相爱,不久,黑鳗就怀了孕。渔王早就垂涎黑鳗,听到这个消息后,立刻派打手将他二人抓走,绑在陡峭的山崖上,想把他俩活活饿死。林妈冒死往救,放他二人逃走。他俩在大海里游了三日三夜,因有宝笛帮助,已离仙岛不远。不料渔王派船追来,抢走了宝笛,又将他二人捉回,关在渔王的大船的后舱里。半夜时,船上忽然起火,吃人的渔王被火烧死,被压迫的渔民才获得了自由。可是陈全和黑鳗却不见了,有人说在火起的时候,曾见有两个人影,随着烟云向天空升去了。
  • 从前,有个打鱼的青年叫陈全,家住在海边,父母早亡,亏得隔壁的一个老人拉扯他长大成人。老人临死时,把他心爱的宝笛给了陈全,还告诉他:“大海的东面有座仙岛,是一个幸福的地方。”陈全埋葬了老人,连夜乘船去寻仙岛。他在海上遇到暴风,折断了桅帆。陈全晕倒在船上。等他苏醒过来睁眼一看,原来是船触在山石上。他急忙逃上岸去,在一个小渔村里,遇见了少女黑鳗。陈全上前问路,才知道这地方叫做黑浪山,山上住着个老渔王,统治着这里的渔民。陈全找到了渔王,就被留下来当了一名渔夫。一天,因为陈全吹笛子触怒了渔王,想将他处死,幸经黑鳗跪求,渔王才饶了他。陈全感激她相救之情,互谈身世,才知道黑鳗也是渔家出身,因避难随父来此,父亲死后,撇她孤身一人,依靠林妈度日。两人同病相怜,愈加相爱,不久,黑鳗就怀了孕。渔王早就垂涎黑鳗,听到这个消息后,立刻派打手将他二人抓走,绑在陡峭的山崖上,想把他俩活活饿死。林妈冒死往救,放他二人逃走。他俩在大海里游了三日三夜,因有宝笛帮助,已离仙岛不远。不料渔王派船追来,抢走了宝笛,又将他二人捉回,关在渔王的大船的后舱里。半夜时,船上忽然起火,吃人的渔王被火烧死,被压迫的渔民才获得了自由。可是陈全和黑鳗却不见了,有人说在火起的时候,曾见有两个人影,随着烟云向天空升去了。
  • 从前,有个打鱼的青年叫陈全,家住在海边,父母早亡,亏得隔壁的一个老人拉扯他长大成人。老人临死时,把他心爱的宝笛给了陈全,还告诉他:“大海的东面有座仙岛,是一个幸福的地方。”陈全埋葬了老人,连夜乘船去寻仙岛。他在海上遇到暴风,折断了桅帆。陈全晕倒在船上。等他苏醒过来睁眼一看,原来是船触在山石上。他急忙逃上岸去,在一个小渔村里,遇见了少女黑鳗。陈全上前问路,才知道这地方叫做黑浪山,山上住着个老渔王,统治着这里的渔民。陈全找到了渔王,就被留下来当了一名渔夫。一天,因为陈全吹笛子触怒了渔王,想将他处死,幸经黑鳗跪求,渔王才饶了他。陈全感激她相救之情,互谈身世,才知道黑鳗也是渔家出身,因避难随父来此,父亲死后,撇她孤身一人,依靠林妈度日。两人同病相怜,愈加相爱,不久,黑鳗就怀了孕。渔王早就垂涎黑鳗,听到这个消息后,立刻派打手将他二人抓走,绑在陡峭的山崖上,想把他俩活活饿死。林妈冒死往救,放他二人逃走。他俩在大海里游了三日三夜,因有宝笛帮助,已离仙岛不远。不料渔王派船追来,抢走了宝笛,又将他二人捉回,关在渔王的大船的后舱里。半夜时,船上忽然起火,吃人的渔王被火烧死,被压迫的渔民才获得了自由。可是陈全和黑鳗却不见了,有人说在火起的时候,曾见有两个人影,随着烟云向天空升去了。
  • 从前,有个打鱼的青年叫陈全,家住在海边,父母早亡,亏得隔壁的一个老人拉扯他长大成人。老人临死时,把他心爱的宝笛给了陈全,还告诉他:“大海的东面有座仙岛,是一个幸福的地方。”陈全埋葬了老人,连夜乘船去寻仙岛。他在海上遇到暴风,折断了桅帆。陈全晕倒在船上。等他苏醒过来睁眼一看,原来是船触在山石上。他急忙逃上岸去,在一个小渔村里,遇见了少女黑鳗。陈全上前问路,才知道这地方叫做黑浪山,山上住着个老渔王,统治着这里的渔民。陈全找到了渔王,就被留下来当了一名渔夫。一天,因为陈全吹笛子触怒了渔王,想将他处死,幸经黑鳗跪求,渔王才饶了他。陈全感激她相救之情,互谈身世,才知道黑鳗也是渔家出身,因避难随父来此,父亲死后,撇她孤身一人,依靠林妈度日。两人同病相怜,愈加相爱,不久,黑鳗就怀了孕。渔王早就垂涎黑鳗,听到这个消息后,立刻派打手将他二人抓走,绑在陡峭的山崖上,想把他俩活活饿死。林妈冒死往救,放他二人逃走。他俩在大海里游了三日三夜,因有宝笛帮助,已离仙岛不远。不料渔王派船追来,抢走了宝笛,又将他二人捉回,关在渔王的大船的后舱里。半夜时,船上忽然起火,吃人的渔王被火烧死,被压迫的渔民才获得了自由。可是陈全和黑鳗却不见了,有人说在火起的时候,曾见有两个人影,随着烟云向天空升去了。
  • 从前,有个打鱼的青年叫陈全,家住在海边,父母早亡,亏得隔壁的一个老人拉扯他长大成人。老人临死时,把他心爱的宝笛给了陈全,还告诉他:“大海的东面有座仙岛,是一个幸福的地方。”陈全埋葬了老人,连夜乘船去寻仙岛。他在海上遇到暴风,折断了桅帆。陈全晕倒在船上。等他苏醒过来睁眼一看,原来是船触在山石上。他急忙逃上岸去,在一个小渔村里,遇见了少女黑鳗。陈全上前问路,才知道这地方叫做黑浪山,山上住着个老渔王,统治着这里的渔民。陈全找到了渔王,就被留下来当了一名渔夫。一天,因为陈全吹笛子触怒了渔王,想将他处死,幸经黑鳗跪求,渔王才饶了他。陈全感激她相救之情,互谈身世,才知道黑鳗也是渔家出身,因避难随父来此,父亲死后,撇她孤身一人,依靠林妈度日。两人同病相怜,愈加相爱,不久,黑鳗就怀了孕。渔王早就垂涎黑鳗,听到这个消息后,立刻派打手将他二人抓走,绑在陡峭的山崖上,想把他俩活活饿死。林妈冒死往救,放他二人逃走。他俩在大海里游了三日三夜,因有宝笛帮助,已离仙岛不远。不料渔王派船追来,抢走了宝笛,又将他二人捉回,关在渔王的大船的后舱里。半夜时,船上忽然起火,吃人的渔王被火烧死,被压迫的渔民才获得了自由。可是陈全和黑鳗却不见了,有人说在火起的时候,曾见有两个人影,随着烟云向天空升去了。
  • 从前,有个打鱼的青年叫陈全,家住在海边,父母早亡,亏得隔壁的一个老人拉扯他长大成人。老人临死时,把他心爱的宝笛给了陈全,还告诉他:“大海的东面有座仙岛,是一个幸福的地方。”陈全埋葬了老人,连夜乘船去寻仙岛。他在海上遇到暴风,折断了桅帆。陈全晕倒在船上。等他苏醒过来睁眼一看,原来是船触在山石上。他急忙逃上岸去,在一个小渔村里,遇见了少女黑鳗。陈全上前问路,才知道这地方叫做黑浪山,山上住着个老渔王,统治着这里的渔民。陈全找到了渔王,就被留下来当了一名渔夫。一天,因为陈全吹笛子触怒了渔王,想将他处死,幸经黑鳗跪求,渔王才饶了他。陈全感激她相救之情,互谈身世,才知道黑鳗也是渔家出身,因避难随父来此,父亲死后,撇她孤身一人,依靠林妈度日。两人同病相怜,愈加相爱,不久,黑鳗就怀了孕。渔王早就垂涎黑鳗,听到这个消息后,立刻派打手将他二人抓走,绑在陡峭的山崖上,想把他俩活活饿死。林妈冒死往救,放他二人逃走。他俩在大海里游了三日三夜,因有宝笛帮助,已离仙岛不远。不料渔王派船追来,抢走了宝笛,又将他二人捉回,关在渔王的大船的后舱里。半夜时,船上忽然起火,吃人的渔王被火烧死,被压迫的渔民才获得了自由。可是陈全和黑鳗却不见了,有人说在火起的时候,曾见有两个人影,随着烟云向天空升去了。
  • 从前,有个打鱼的青年叫陈全,家住在海边,父母早亡,亏得隔壁的一个老人拉扯他长大成人。老人临死时,把他心爱的宝笛给了陈全,还告诉他:“大海的东面有座仙岛,是一个幸福的地方。”陈全埋葬了老人,连夜乘船去寻仙岛。他在海上遇到暴风,折断了桅帆。陈全晕倒在船上。等他苏醒过来睁眼一看,原来是船触在山石上。他急忙逃上岸去,在一个小渔村里,遇见了少女黑鳗。陈全上前问路,才知道这地方叫做黑浪山,山上住着个老渔王,统治着这里的渔民。陈全找到了渔王,就被留下来当了一名渔夫。一天,因为陈全吹笛子触怒了渔王,想将他处死,幸经黑鳗跪求,渔王才饶了他。陈全感激她相救之情,互谈身世,才知道黑鳗也是渔家出身,因避难随父来此,父亲死后,撇她孤身一人,依靠林妈度日。两人同病相怜,愈加相爱,不久,黑鳗就怀了孕。渔王早就垂涎黑鳗,听到这个消息后,立刻派打手将他二人抓走,绑在陡峭的山崖上,想把他俩活活饿死。林妈冒死往救,放他二人逃走。他俩在大海里游了三日三夜,因有宝笛帮助,已离仙岛不远。不料渔王派船追来,抢走了宝笛,又将他二人捉回,关在渔王的大船的后舱里。半夜时,船上忽然起火,吃人的渔王被火烧死,被压迫的渔民才获得了自由。可是陈全和黑鳗却不见了,有人说在火起的时候,曾见有两个人影,随着烟云向天空升去了。
  • 从前,有个打鱼的青年叫陈全,家住在海边,父母早亡,亏得隔壁的一个老人拉扯他长大成人。老人临死时,把他心爱的宝笛给了陈全,还告诉他:“大海的东面有座仙岛,是一个幸福的地方。”陈全埋葬了老人,连夜乘船去寻仙岛。他在海上遇到暴风,折断了桅帆。陈全晕倒在船上。等他苏醒过来睁眼一看,原来是船触在山石上。他急忙逃上岸去,在一个小渔村里,遇见了少女黑鳗。陈全上前问路,才知道这地方叫做黑浪山,山上住着个老渔王,统治着这里的渔民。陈全找到了渔王,就被留下来当了一名渔夫。一天,因为陈全吹笛子触怒了渔王,想将他处死,幸经黑鳗跪求,渔王才饶了他。陈全感激她相救之情,互谈身世,才知道黑鳗也是渔家出身,因避难随父来此,父亲死后,撇她孤身一人,依靠林妈度日。两人同病相怜,愈加相爱,不久,黑鳗就怀了孕。渔王早就垂涎黑鳗,听到这个消息后,立刻派打手将他二人抓走,绑在陡峭的山崖上,想把他俩活活饿死。林妈冒死往救,放他二人逃走。他俩在大海里游了三日三夜,因有宝笛帮助,已离仙岛不远。不料渔王派船追来,抢走了宝笛,又将他二人捉回,关在渔王的大船的后舱里。半夜时,船上忽然起火,吃人的渔王被火烧死,被压迫的渔民才获得了自由。可是陈全和黑鳗却不见了,有人说在火起的时候,曾见有两个人影,随着烟云向天空升去了。
  • 从前,有个打鱼的青年叫陈全,家住在海边,父母早亡,亏得隔壁的一个老人拉扯他长大成人。老人临死时,把他心爱的宝笛给了陈全,还告诉他:“大海的东面有座仙岛,是一个幸福的地方。”陈全埋葬了老人,连夜乘船去寻仙岛。他在海上遇到暴风,折断了桅帆。陈全晕倒在船上。等他苏醒过来睁眼一看,原来是船触在山石上。他急忙逃上岸去,在一个小渔村里,遇见了少女黑鳗。陈全上前问路,才知道这地方叫做黑浪山,山上住着个老渔王,统治着这里的渔民。陈全找到了渔王,就被留下来当了一名渔夫。一天,因为陈全吹笛子触怒了渔王,想将他处死,幸经黑鳗跪求,渔王才饶了他。陈全感激她相救之情,互谈身世,才知道黑鳗也是渔家出身,因避难随父来此,父亲死后,撇她孤身一人,依靠林妈度日。两人同病相怜,愈加相爱,不久,黑鳗就怀了孕。渔王早就垂涎黑鳗,听到这个消息后,立刻派打手将他二人抓走,绑在陡峭的山崖上,想把他俩活活饿死。林妈冒死往救,放他二人逃走。他俩在大海里游了三日三夜,因有宝笛帮助,已离仙岛不远。不料渔王派船追来,抢走了宝笛,又将他二人捉回,关在渔王的大船的后舱里。半夜时,船上忽然起火,吃人的渔王被火烧死,被压迫的渔民才获得了自由。可是陈全和黑鳗却不见了,有人说在火起的时候,曾见有两个人影,随着烟云向天空升去了。
  • 从前,有个打鱼的青年叫陈全,家住在海边,父母早亡,亏得隔壁的一个老人拉扯他长大成人。老人临死时,把他心爱的宝笛给了陈全,还告诉他:“大海的东面有座仙岛,是一个幸福的地方。”陈全埋葬了老人,连夜乘船去寻仙岛。他在海上遇到暴风,折断了桅帆。陈全晕倒在船上。等他苏醒过来睁眼一看,原来是船触在山石上。他急忙逃上岸去,在一个小渔村里,遇见了少女黑鳗。陈全上前问路,才知道这地方叫做黑浪山,山上住着个老渔王,统治着这里的渔民。陈全找到了渔王,就被留下来当了一名渔夫。一天,因为陈全吹笛子触怒了渔王,想将他处死,幸经黑鳗跪求,渔王才饶了他。陈全感激她相救之情,互谈身世,才知道黑鳗也是渔家出身,因避难随父来此,父亲死后,撇她孤身一人,依靠林妈度日。两人同病相怜,愈加相爱,不久,黑鳗就怀了孕。渔王早就垂涎黑鳗,听到这个消息后,立刻派打手将他二人抓走,绑在陡峭的山崖上,想把他俩活活饿死。林妈冒死往救,放他二人逃走。他俩在大海里游了三日三夜,因有宝笛帮助,已离仙岛不远。不料渔王派船追来,抢走了宝笛,又将他二人捉回,关在渔王的大船的后舱里。半夜时,船上忽然起火,吃人的渔王被火烧死,被压迫的渔民才获得了自由。可是陈全和黑鳗却不见了,有人说在火起的时候,曾见有两个人影,随着烟云向天空升去了。
  • 从前,有个打鱼的青年叫陈全,家住在海边,父母早亡,亏得隔壁的一个老人拉扯他长大成人。老人临死时,把他心爱的宝笛给了陈全,还告诉他:“大海的东面有座仙岛,是一个幸福的地方。”陈全埋葬了老人,连夜乘船去寻仙岛。他在海上遇到暴风,折断了桅帆。陈全晕倒在船上。等他苏醒过来睁眼一看,原来是船触在山石上。他急忙逃上岸去,在一个小渔村里,遇见了少女黑鳗。陈全上前问路,才知道这地方叫做黑浪山,山上住着个老渔王,统治着这里的渔民。陈全找到了渔王,就被留下来当了一名渔夫。一天,因为陈全吹笛子触怒了渔王,想将他处死,幸经黑鳗跪求,渔王才饶了他。陈全感激她相救之情,互谈身世,才知道黑鳗也是渔家出身,因避难随父来此,父亲死后,撇她孤身一人,依靠林妈度日。两人同病相怜,愈加相爱,不久,黑鳗就怀了孕。渔王早就垂涎黑鳗,听到这个消息后,立刻派打手将他二人抓走,绑在陡峭的山崖上,想把他俩活活饿死。林妈冒死往救,放他二人逃走。他俩在大海里游了三日三夜,因有宝笛帮助,已离仙岛不远。不料渔王派船追来,抢走了宝笛,又将他二人捉回,关在渔王的大船的后舱里。半夜时,船上忽然起火,吃人的渔王被火烧死,被压迫的渔民才获得了自由。可是陈全和黑鳗却不见了,有人说在火起的时候,曾见有两个人影,随着烟云向天空升去了。
  • 从前,有个打鱼的青年叫陈全,家住在海边,父母早亡,亏得隔壁的一个老人拉扯他长大成人。老人临死时,把他心爱的宝笛给了陈全,还告诉他:“大海的东面有座仙岛,是一个幸福的地方。”陈全埋葬了老人,连夜乘船去寻仙岛。他在海上遇到暴风,折断了桅帆。陈全晕倒在船上。等他苏醒过来睁眼一看,原来是船触在山石上。他急忙逃上岸去,在一个小渔村里,遇见了少女黑鳗。陈全上前问路,才知道这地方叫做黑浪山,山上住着个老渔王,统治着这里的渔民。陈全找到了渔王,就被留下来当了一名渔夫。一天,因为陈全吹笛子触怒了渔王,想将他处死,幸经黑鳗跪求,渔王才饶了他。陈全感激她相救之情,互谈身世,才知道黑鳗也是渔家出身,因避难随父来此,父亲死后,撇她孤身一人,依靠林妈度日。两人同病相怜,愈加相爱,不久,黑鳗就怀了孕。渔王早就垂涎黑鳗,听到这个消息后,立刻派打手将他二人抓走,绑在陡峭的山崖上,想把他俩活活饿死。林妈冒死往救,放他二人逃走。他俩在大海里游了三日三夜,因有宝笛帮助,已离仙岛不远。不料渔王派船追来,抢走了宝笛,又将他二人捉回,关在渔王的大船的后舱里。半夜时,船上忽然起火,吃人的渔王被火烧死,被压迫的渔民才获得了自由。可是陈全和黑鳗却不见了,有人说在火起的时候,曾见有两个人影,随着烟云向天空升去了。
  • 从前,有个打鱼的青年叫陈全,家住在海边,父母早亡,亏得隔壁的一个老人拉扯他长大成人。老人临死时,把他心爱的宝笛给了陈全,还告诉他:“大海的东面有座仙岛,是一个幸福的地方。”陈全埋葬了老人,连夜乘船去寻仙岛。他在海上遇到暴风,折断了桅帆。陈全晕倒在船上。等他苏醒过来睁眼一看,原来是船触在山石上。他急忙逃上岸去,在一个小渔村里,遇见了少女黑鳗。陈全上前问路,才知道这地方叫做黑浪山,山上住着个老渔王,统治着这里的渔民。陈全找到了渔王,就被留下来当了一名渔夫。一天,因为陈全吹笛子触怒了渔王,想将他处死,幸经黑鳗跪求,渔王才饶了他。陈全感激她相救之情,互谈身世,才知道黑鳗也是渔家出身,因避难随父来此,父亲死后,撇她孤身一人,依靠林妈度日。两人同病相怜,愈加相爱,不久,黑鳗就怀了孕。渔王早就垂涎黑鳗,听到这个消息后,立刻派打手将他二人抓走,绑在陡峭的山崖上,想把他俩活活饿死。林妈冒死往救,放他二人逃走。他俩在大海里游了三日三夜,因有宝笛帮助,已离仙岛不远。不料渔王派船追来,抢走了宝笛,又将他二人捉回,关在渔王的大船的后舱里。半夜时,船上忽然起火,吃人的渔王被火烧死,被压迫的渔民才获得了自由。可是陈全和黑鳗却不见了,有人说在火起的时候,曾见有两个人影,随着烟云向天空升去了。
  • 从前,有个打鱼的青年叫陈全,家住在海边,父母早亡,亏得隔壁的一个老人拉扯他长大成人。老人临死时,把他心爱的宝笛给了陈全,还告诉他:“大海的东面有座仙岛,是一个幸福的地方。”陈全埋葬了老人,连夜乘船去寻仙岛。他在海上遇到暴风,折断了桅帆。陈全晕倒在船上。等他苏醒过来睁眼一看,原来是船触在山石上。他急忙逃上岸去,在一个小渔村里,遇见了少女黑鳗。陈全上前问路,才知道这地方叫做黑浪山,山上住着个老渔王,统治着这里的渔民。陈全找到了渔王,就被留下来当了一名渔夫。一天,因为陈全吹笛子触怒了渔王,想将他处死,幸经黑鳗跪求,渔王才饶了他。陈全感激她相救之情,互谈身世,才知道黑鳗也是渔家出身,因避难随父来此,父亲死后,撇她孤身一人,依靠林妈度日。两人同病相怜,愈加相爱,不久,黑鳗就怀了孕。渔王早就垂涎黑鳗,听到这个消息后,立刻派打手将他二人抓走,绑在陡峭的山崖上,想把他俩活活饿死。林妈冒死往救,放他二人逃走。他俩在大海里游了三日三夜,因有宝笛帮助,已离仙岛不远。不料渔王派船追来,抢走了宝笛,又将他二人捉回,关在渔王的大船的后舱里。半夜时,船上忽然起火,吃人的渔王被火烧死,被压迫的渔民才获得了自由。可是陈全和黑鳗却不见了,有人说在火起的时候,曾见有两个人影,随着烟云向天空升去了。
  • 从前,有个打鱼的青年叫陈全,家住在海边,父母早亡,亏得隔壁的一个老人拉扯他长大成人。老人临死时,把他心爱的宝笛给了陈全,还告诉他:“大海的东面有座仙岛,是一个幸福的地方。”陈全埋葬了老人,连夜乘船去寻仙岛。他在海上遇到暴风,折断了桅帆。陈全晕倒在船上。等他苏醒过来睁眼一看,原来是船触在山石上。他急忙逃上岸去,在一个小渔村里,遇见了少女黑鳗。陈全上前问路,才知道这地方叫做黑浪山,山上住着个老渔王,统治着这里的渔民。陈全找到了渔王,就被留下来当了一名渔夫。一天,因为陈全吹笛子触怒了渔王,想将他处死,幸经黑鳗跪求,渔王才饶了他。陈全感激她相救之情,互谈身世,才知道黑鳗也是渔家出身,因避难随父来此,父亲死后,撇她孤身一人,依靠林妈度日。两人同病相怜,愈加相爱,不久,黑鳗就怀了孕。渔王早就垂涎黑鳗,听到这个消息后,立刻派打手将他二人抓走,绑在陡峭的山崖上,想把他俩活活饿死。林妈冒死往救,放他二人逃走。他俩在大海里游了三日三夜,因有宝笛帮助,已离仙岛不远。不料渔王派船追来,抢走了宝笛,又将他二人捉回,关在渔王的大船的后舱里。半夜时,船上忽然起火,吃人的渔王被火烧死,被压迫的渔民才获得了自由。可是陈全和黑鳗却不见了,有人说在火起的时候,曾见有两个人影,随着烟云向天空升去了。
  • 从前,有个打鱼的青年叫陈全,家住在海边,父母早亡,亏得隔壁的一个老人拉扯他长大成人。老人临死时,把他心爱的宝笛给了陈全,还告诉他:“大海的东面有座仙岛,是一个幸福的地方。”陈全埋葬了老人,连夜乘船去寻仙岛。他在海上遇到暴风,折断了桅帆。陈全晕倒在船上。等他苏醒过来睁眼一看,原来是船触在山石上。他急忙逃上岸去,在一个小渔村里,遇见了少女黑鳗。陈全上前问路,才知道这地方叫做黑浪山,山上住着个老渔王,统治着这里的渔民。陈全找到了渔王,就被留下来当了一名渔夫。一天,因为陈全吹笛子触怒了渔王,想将他处死,幸经黑鳗跪求,渔王才饶了他。陈全感激她相救之情,互谈身世,才知道黑鳗也是渔家出身,因避难随父来此,父亲死后,撇她孤身一人,依靠林妈度日。两人同病相怜,愈加相爱,不久,黑鳗就怀了孕。渔王早就垂涎黑鳗,听到这个消息后,立刻派打手将他二人抓走,绑在陡峭的山崖上,想把他俩活活饿死。林妈冒死往救,放他二人逃走。他俩在大海里游了三日三夜,因有宝笛帮助,已离仙岛不远。不料渔王派船追来,抢走了宝笛,又将他二人捉回,关在渔王的大船的后舱里。半夜时,船上忽然起火,吃人的渔王被火烧死,被压迫的渔民才获得了自由。可是陈全和黑鳗却不见了,有人说在火起的时候,曾见有两个人影,随着烟云向天空升去了。
  • 从前,有个打鱼的青年叫陈全,家住在海边,父母早亡,亏得隔壁的一个老人拉扯他长大成人。老人临死时,把他心爱的宝笛给了陈全,还告诉他:“大海的东面有座仙岛,是一个幸福的地方。”陈全埋葬了老人,连夜乘船去寻仙岛。他在海上遇到暴风,折断了桅帆。陈全晕倒在船上。等他苏醒过来睁眼一看,原来是船触在山石上。他急忙逃上岸去,在一个小渔村里,遇见了少女黑鳗。陈全上前问路,才知道这地方叫做黑浪山,山上住着个老渔王,统治着这里的渔民。陈全找到了渔王,就被留下来当了一名渔夫。一天,因为陈全吹笛子触怒了渔王,想将他处死,幸经黑鳗跪求,渔王才饶了他。陈全感激她相救之情,互谈身世,才知道黑鳗也是渔家出身,因避难随父来此,父亲死后,撇她孤身一人,依靠林妈度日。两人同病相怜,愈加相爱,不久,黑鳗就怀了孕。渔王早就垂涎黑鳗,听到这个消息后,立刻派打手将他二人抓走,绑在陡峭的山崖上,想把他俩活活饿死。林妈冒死往救,放他二人逃走。他俩在大海里游了三日三夜,因有宝笛帮助,已离仙岛不远。不料渔王派船追来,抢走了宝笛,又将他二人捉回,关在渔王的大船的后舱里。半夜时,船上忽然起火,吃人的渔王被火烧死,被压迫的渔民才获得了自由。可是陈全和黑鳗却不见了,有人说在火起的时候,曾见有两个人影,随着烟云向天空升去了。
  • 从前,有个打鱼的青年叫陈全,家住在海边,父母早亡,亏得隔壁的一个老人拉扯他长大成人。老人临死时,把他心爱的宝笛给了陈全,还告诉他:“大海的东面有座仙岛,是一个幸福的地方。”陈全埋葬了老人,连夜乘船去寻仙岛。他在海上遇到暴风,折断了桅帆。陈全晕倒在船上。等他苏醒过来睁眼一看,原来是船触在山石上。他急忙逃上岸去,在一个小渔村里,遇见了少女黑鳗。陈全上前问路,才知道这地方叫做黑浪山,山上住着个老渔王,统治着这里的渔民。陈全找到了渔王,就被留下来当了一名渔夫。一天,因为陈全吹笛子触怒了渔王,想将他处死,幸经黑鳗跪求,渔王才饶了他。陈全感激她相救之情,互谈身世,才知道黑鳗也是渔家出身,因避难随父来此,父亲死后,撇她孤身一人,依靠林妈度日。两人同病相怜,愈加相爱,不久,黑鳗就怀了孕。渔王早就垂涎黑鳗,听到这个消息后,立刻派打手将他二人抓走,绑在陡峭的山崖上,想把他俩活活饿死。林妈冒死往救,放他二人逃走。他俩在大海里游了三日三夜,因有宝笛帮助,已离仙岛不远。不料渔王派船追来,抢走了宝笛,又将他二人捉回,关在渔王的大船的后舱里。半夜时,船上忽然起火,吃人的渔王被火烧死,被压迫的渔民才获得了自由。可是陈全和黑鳗却不见了,有人说在火起的时候,曾见有两个人影,随着烟云向天空升去了。
  • 从前,有个打鱼的青年叫陈全,家住在海边,父母早亡,亏得隔壁的一个老人拉扯他长大成人。老人临死时,把他心爱的宝笛给了陈全,还告诉他:“大海的东面有座仙岛,是一个幸福的地方。”陈全埋葬了老人,连夜乘船去寻仙岛。他在海上遇到暴风,折断了桅帆。陈全晕倒在船上。等他苏醒过来睁眼一看,原来是船触在山石上。他急忙逃上岸去,在一个小渔村里,遇见了少女黑鳗。陈全上前问路,才知道这地方叫做黑浪山,山上住着个老渔王,统治着这里的渔民。陈全找到了渔王,就被留下来当了一名渔夫。一天,因为陈全吹笛子触怒了渔王,想将他处死,幸经黑鳗跪求,渔王才饶了他。陈全感激她相救之情,互谈身世,才知道黑鳗也是渔家出身,因避难随父来此,父亲死后,撇她孤身一人,依靠林妈度日。两人同病相怜,愈加相爱,不久,黑鳗就怀了孕。渔王早就垂涎黑鳗,听到这个消息后,立刻派打手将他二人抓走,绑在陡峭的山崖上,想把他俩活活饿死。林妈冒死往救,放他二人逃走。他俩在大海里游了三日三夜,因有宝笛帮助,已离仙岛不远。不料渔王派船追来,抢走了宝笛,又将他二人捉回,关在渔王的大船的后舱里。半夜时,船上忽然起火,吃人的渔王被火烧死,被压迫的渔民才获得了自由。可是陈全和黑鳗却不见了,有人说在火起的时候,曾见有两个人影,随着烟云向天空升去了。
  • 从前,有个打鱼的青年叫陈全,家住在海边,父母早亡,亏得隔壁的一个老人拉扯他长大成人。老人临死时,把他心爱的宝笛给了陈全,还告诉他:“大海的东面有座仙岛,是一个幸福的地方。”陈全埋葬了老人,连夜乘船去寻仙岛。他在海上遇到暴风,折断了桅帆。陈全晕倒在船上。等他苏醒过来睁眼一看,原来是船触在山石上。他急忙逃上岸去,在一个小渔村里,遇见了少女黑鳗。陈全上前问路,才知道这地方叫做黑浪山,山上住着个老渔王,统治着这里的渔民。陈全找到了渔王,就被留下来当了一名渔夫。一天,因为陈全吹笛子触怒了渔王,想将他处死,幸经黑鳗跪求,渔王才饶了他。陈全感激她相救之情,互谈身世,才知道黑鳗也是渔家出身,因避难随父来此,父亲死后,撇她孤身一人,依靠林妈度日。两人同病相怜,愈加相爱,不久,黑鳗就怀了孕。渔王早就垂涎黑鳗,听到这个消息后,立刻派打手将他二人抓走,绑在陡峭的山崖上,想把他俩活活饿死。林妈冒死往救,放他二人逃走。他俩在大海里游了三日三夜,因有宝笛帮助,已离仙岛不远。不料渔王派船追来,抢走了宝笛,又将他二人捉回,关在渔王的大船的后舱里。半夜时,船上忽然起火,吃人的渔王被火烧死,被压迫的渔民才获得了自由。可是陈全和黑鳗却不见了,有人说在火起的时候,曾见有两个人影,随着烟云向天空升去了。
  • 从前,有个打鱼的青年叫陈全,家住在海边,父母早亡,亏得隔壁的一个老人拉扯他长大成人。老人临死时,把他心爱的宝笛给了陈全,还告诉他:“大海的东面有座仙岛,是一个幸福的地方。”陈全埋葬了老人,连夜乘船去寻仙岛。他在海上遇到暴风,折断了桅帆。陈全晕倒在船上。等他苏醒过来睁眼一看,原来是船触在山石上。他急忙逃上岸去,在一个小渔村里,遇见了少女黑鳗。陈全上前问路,才知道这地方叫做黑浪山,山上住着个老渔王,统治着这里的渔民。陈全找到了渔王,就被留下来当了一名渔夫。一天,因为陈全吹笛子触怒了渔王,想将他处死,幸经黑鳗跪求,渔王才饶了他。陈全感激她相救之情,互谈身世,才知道黑鳗也是渔家出身,因避难随父来此,父亲死后,撇她孤身一人,依靠林妈度日。两人同病相怜,愈加相爱,不久,黑鳗就怀了孕。渔王早就垂涎黑鳗,听到这个消息后,立刻派打手将他二人抓走,绑在陡峭的山崖上,想把他俩活活饿死。林妈冒死往救,放他二人逃走。他俩在大海里游了三日三夜,因有宝笛帮助,已离仙岛不远。不料渔王派船追来,抢走了宝笛,又将他二人捉回,关在渔王的大船的后舱里。半夜时,船上忽然起火,吃人的渔王被火烧死,被压迫的渔民才获得了自由。可是陈全和黑鳗却不见了,有人说在火起的时候,曾见有两个人影,随着烟云向天空升去了。
  • 从前,有个打鱼的青年叫陈全,家住在海边,父母早亡,亏得隔壁的一个老人拉扯他长大成人。老人临死时,把他心爱的宝笛给了陈全,还告诉他:“大海的东面有座仙岛,是一个幸福的地方。”陈全埋葬了老人,连夜乘船去寻仙岛。他在海上遇到暴风,折断了桅帆。陈全晕倒在船上。等他苏醒过来睁眼一看,原来是船触在山石上。他急忙逃上岸去,在一个小渔村里,遇见了少女黑鳗。陈全上前问路,才知道这地方叫做黑浪山,山上住着个老渔王,统治着这里的渔民。陈全找到了渔王,就被留下来当了一名渔夫。一天,因为陈全吹笛子触怒了渔王,想将他处死,幸经黑鳗跪求,渔王才饶了他。陈全感激她相救之情,互谈身世,才知道黑鳗也是渔家出身,因避难随父来此,父亲死后,撇她孤身一人,依靠林妈度日。两人同病相怜,愈加相爱,不久,黑鳗就怀了孕。渔王早就垂涎黑鳗,听到这个消息后,立刻派打手将他二人抓走,绑在陡峭的山崖上,想把他俩活活饿死。林妈冒死往救,放他二人逃走。他俩在大海里游了三日三夜,因有宝笛帮助,已离仙岛不远。不料渔王派船追来,抢走了宝笛,又将他二人捉回,关在渔王的大船的后舱里。半夜时,船上忽然起火,吃人的渔王被火烧死,被压迫的渔民才获得了自由。可是陈全和黑鳗却不见了,有人说在火起的时候,曾见有两个人影,随着烟云向天空升去了。
  • 从前,有个打鱼的青年叫陈全,家住在海边,父母早亡,亏得隔壁的一个老人拉扯他长大成人。老人临死时,把他心爱的宝笛给了陈全,还告诉他:“大海的东面有座仙岛,是一个幸福的地方。”陈全埋葬了老人,连夜乘船去寻仙岛。他在海上遇到暴风,折断了桅帆。陈全晕倒在船上。等他苏醒过来睁眼一看,原来是船触在山石上。他急忙逃上岸去,在一个小渔村里,遇见了少女黑鳗。陈全上前问路,才知道这地方叫做黑浪山,山上住着个老渔王,统治着这里的渔民。陈全找到了渔王,就被留下来当了一名渔夫。一天,因为陈全吹笛子触怒了渔王,想将他处死,幸经黑鳗跪求,渔王才饶了他。陈全感激她相救之情,互谈身世,才知道黑鳗也是渔家出身,因避难随父来此,父亲死后,撇她孤身一人,依靠林妈度日。两人同病相怜,愈加相爱,不久,黑鳗就怀了孕。渔王早就垂涎黑鳗,听到这个消息后,立刻派打手将他二人抓走,绑在陡峭的山崖上,想把他俩活活饿死。林妈冒死往救,放他二人逃走。他俩在大海里游了三日三夜,因有宝笛帮助,已离仙岛不远。不料渔王派船追来,抢走了宝笛,又将他二人捉回,关在渔王的大船的后舱里。半夜时,船上忽然起火,吃人的渔王被火烧死,被压迫的渔民才获得了自由。可是陈全和黑鳗却不见了,有人说在火起的时候,曾见有两个人影,随着烟云向天空升去了。
  • 从前,有个打鱼的青年叫陈全,家住在海边,父母早亡,亏得隔壁的一个老人拉扯他长大成人。老人临死时,把他心爱的宝笛给了陈全,还告诉他:“大海的东面有座仙岛,是一个幸福的地方。”陈全埋葬了老人,连夜乘船去寻仙岛。他在海上遇到暴风,折断了桅帆。陈全晕倒在船上。等他苏醒过来睁眼一看,原来是船触在山石上。他急忙逃上岸去,在一个小渔村里,遇见了少女黑鳗。陈全上前问路,才知道这地方叫做黑浪山,山上住着个老渔王,统治着这里的渔民。陈全找到了渔王,就被留下来当了一名渔夫。一天,因为陈全吹笛子触怒了渔王,想将他处死,幸经黑鳗跪求,渔王才饶了他。陈全感激她相救之情,互谈身世,才知道黑鳗也是渔家出身,因避难随父来此,父亲死后,撇她孤身一人,依靠林妈度日。两人同病相怜,愈加相爱,不久,黑鳗就怀了孕。渔王早就垂涎黑鳗,听到这个消息后,立刻派打手将他二人抓走,绑在陡峭的山崖上,想把他俩活活饿死。林妈冒死往救,放他二人逃走。他俩在大海里游了三日三夜,因有宝笛帮助,已离仙岛不远。不料渔王派船追来,抢走了宝笛,又将他二人捉回,关在渔王的大船的后舱里。半夜时,船上忽然起火,吃人的渔王被火烧死,被压迫的渔民才获得了自由。可是陈全和黑鳗却不见了,有人说在火起的时候,曾见有两个人影,随着烟云向天空升去了。
  • 从前,有个打鱼的青年叫陈全,家住在海边,父母早亡,亏得隔壁的一个老人拉扯他长大成人。老人临死时,把他心爱的宝笛给了陈全,还告诉他:“大海的东面有座仙岛,是一个幸福的地方。”陈全埋葬了老人,连夜乘船去寻仙岛。他在海上遇到暴风,折断了桅帆。陈全晕倒在船上。等他苏醒过来睁眼一看,原来是船触在山石上。他急忙逃上岸去,在一个小渔村里,遇见了少女黑鳗。陈全上前问路,才知道这地方叫做黑浪山,山上住着个老渔王,统治着这里的渔民。陈全找到了渔王,就被留下来当了一名渔夫。一天,因为陈全吹笛子触怒了渔王,想将他处死,幸经黑鳗跪求,渔王才饶了他。陈全感激她相救之情,互谈身世,才知道黑鳗也是渔家出身,因避难随父来此,父亲死后,撇她孤身一人,依靠林妈度日。两人同病相怜,愈加相爱,不久,黑鳗就怀了孕。渔王早就垂涎黑鳗,听到这个消息后,立刻派打手将他二人抓走,绑在陡峭的山崖上,想把他俩活活饿死。林妈冒死往救,放他二人逃走。他俩在大海里游了三日三夜,因有宝笛帮助,已离仙岛不远。不料渔王派船追来,抢走了宝笛,又将他二人捉回,关在渔王的大船的后舱里。半夜时,船上忽然起火,吃人的渔王被火烧死,被压迫的渔民才获得了自由。可是陈全和黑鳗却不见了,有人说在火起的时候,曾见有两个人影,随着烟云向天空升去了。
  • 从前,有个打鱼的青年叫陈全,家住在海边,父母早亡,亏得隔壁的一个老人拉扯他长大成人。老人临死时,把他心爱的宝笛给了陈全,还告诉他:“大海的东面有座仙岛,是一个幸福的地方。”陈全埋葬了老人,连夜乘船去寻仙岛。他在海上遇到暴风,折断了桅帆。陈全晕倒在船上。等他苏醒过来睁眼一看,原来是船触在山石上。他急忙逃上岸去,在一个小渔村里,遇见了少女黑鳗。陈全上前问路,才知道这地方叫做黑浪山,山上住着个老渔王,统治着这里的渔民。陈全找到了渔王,就被留下来当了一名渔夫。一天,因为陈全吹笛子触怒了渔王,想将他处死,幸经黑鳗跪求,渔王才饶了他。陈全感激她相救之情,互谈身世,才知道黑鳗也是渔家出身,因避难随父来此,父亲死后,撇她孤身一人,依靠林妈度日。两人同病相怜,愈加相爱,不久,黑鳗就怀了孕。渔王早就垂涎黑鳗,听到这个消息后,立刻派打手将他二人抓走,绑在陡峭的山崖上,想把他俩活活饿死。林妈冒死往救,放他二人逃走。他俩在大海里游了三日三夜,因有宝笛帮助,已离仙岛不远。不料渔王派船追来,抢走了宝笛,又将他二人捉回,关在渔王的大船的后舱里。半夜时,船上忽然起火,吃人的渔王被火烧死,被压迫的渔民才获得了自由。可是陈全和黑鳗却不见了,有人说在火起的时候,曾见有两个人影,随着烟云向天空升去了。
  • 从前,有个打鱼的青年叫陈全,家住在海边,父母早亡,亏得隔壁的一个老人拉扯他长大成人。老人临死时,把他心爱的宝笛给了陈全,还告诉他:“大海的东面有座仙岛,是一个幸福的地方。”陈全埋葬了老人,连夜乘船去寻仙岛。他在海上遇到暴风,折断了桅帆。陈全晕倒在船上。等他苏醒过来睁眼一看,原来是船触在山石上。他急忙逃上岸去,在一个小渔村里,遇见了少女黑鳗。陈全上前问路,才知道这地方叫做黑浪山,山上住着个老渔王,统治着这里的渔民。陈全找到了渔王,就被留下来当了一名渔夫。一天,因为陈全吹笛子触怒了渔王,想将他处死,幸经黑鳗跪求,渔王才饶了他。陈全感激她相救之情,互谈身世,才知道黑鳗也是渔家出身,因避难随父来此,父亲死后,撇她孤身一人,依靠林妈度日。两人同病相怜,愈加相爱,不久,黑鳗就怀了孕。渔王早就垂涎黑鳗,听到这个消息后,立刻派打手将他二人抓走,绑在陡峭的山崖上,想把他俩活活饿死。林妈冒死往救,放他二人逃走。他俩在大海里游了三日三夜,因有宝笛帮助,已离仙岛不远。不料渔王派船追来,抢走了宝笛,又将他二人捉回,关在渔王的大船的后舱里。半夜时,船上忽然起火,吃人的渔王被火烧死,被压迫的渔民才获得了自由。可是陈全和黑鳗却不见了,有人说在火起的时候,曾见有两个人影,随着烟云向天空升去了。
  • 从前,有个打鱼的青年叫陈全,家住在海边,父母早亡,亏得隔壁的一个老人拉扯他长大成人。老人临死时,把他心爱的宝笛给了陈全,还告诉他:“大海的东面有座仙岛,是一个幸福的地方。”陈全埋葬了老人,连夜乘船去寻仙岛。他在海上遇到暴风,折断了桅帆。陈全晕倒在船上。等他苏醒过来睁眼一看,原来是船触在山石上。他急忙逃上岸去,在一个小渔村里,遇见了少女黑鳗。陈全上前问路,才知道这地方叫做黑浪山,山上住着个老渔王,统治着这里的渔民。陈全找到了渔王,就被留下来当了一名渔夫。一天,因为陈全吹笛子触怒了渔王,想将他处死,幸经黑鳗跪求,渔王才饶了他。陈全感激她相救之情,互谈身世,才知道黑鳗也是渔家出身,因避难随父来此,父亲死后,撇她孤身一人,依靠林妈度日。两人同病相怜,愈加相爱,不久,黑鳗就怀了孕。渔王早就垂涎黑鳗,听到这个消息后,立刻派打手将他二人抓走,绑在陡峭的山崖上,想把他俩活活饿死。林妈冒死往救,放他二人逃走。他俩在大海里游了三日三夜,因有宝笛帮助,已离仙岛不远。不料渔王派船追来,抢走了宝笛,又将他二人捉回,关在渔王的大船的后舱里。半夜时,船上忽然起火,吃人的渔王被火烧死,被压迫的渔民才获得了自由。可是陈全和黑鳗却不见了,有人说在火起的时候,曾见有两个人影,随着烟云向天空升去了。
  • 从前,有个打鱼的青年叫陈全,家住在海边,父母早亡,亏得隔壁的一个老人拉扯他长大成人。老人临死时,把他心爱的宝笛给了陈全,还告诉他:“大海的东面有座仙岛,是一个幸福的地方。”陈全埋葬了老人,连夜乘船去寻仙岛。他在海上遇到暴风,折断了桅帆。陈全晕倒在船上。等他苏醒过来睁眼一看,原来是船触在山石上。他急忙逃上岸去,在一个小渔村里,遇见了少女黑鳗。陈全上前问路,才知道这地方叫做黑浪山,山上住着个老渔王,统治着这里的渔民。陈全找到了渔王,就被留下来当了一名渔夫。一天,因为陈全吹笛子触怒了渔王,想将他处死,幸经黑鳗跪求,渔王才饶了他。陈全感激她相救之情,互谈身世,才知道黑鳗也是渔家出身,因避难随父来此,父亲死后,撇她孤身一人,依靠林妈度日。两人同病相怜,愈加相爱,不久,黑鳗就怀了孕。渔王早就垂涎黑鳗,听到这个消息后,立刻派打手将他二人抓走,绑在陡峭的山崖上,想把他俩活活饿死。林妈冒死往救,放他二人逃走。他俩在大海里游了三日三夜,因有宝笛帮助,已离仙岛不远。不料渔王派船追来,抢走了宝笛,又将他二人捉回,关在渔王的大船的后舱里。半夜时,船上忽然起火,吃人的渔王被火烧死,被压迫的渔民才获得了自由。可是陈全和黑鳗却不见了,有人说在火起的时候,曾见有两个人影,随着烟云向天空升去了。
  • 从前,有个打鱼的青年叫陈全,家住在海边,父母早亡,亏得隔壁的一个老人拉扯他长大成人。老人临死时,把他心爱的宝笛给了陈全,还告诉他:“大海的东面有座仙岛,是一个幸福的地方。”陈全埋葬了老人,连夜乘船去寻仙岛。他在海上遇到暴风,折断了桅帆。陈全晕倒在船上。等他苏醒过来睁眼一看,原来是船触在山石上。他急忙逃上岸去,在一个小渔村里,遇见了少女黑鳗。陈全上前问路,才知道这地方叫做黑浪山,山上住着个老渔王,统治着这里的渔民。陈全找到了渔王,就被留下来当了一名渔夫。一天,因为陈全吹笛子触怒了渔王,想将他处死,幸经黑鳗跪求,渔王才饶了他。陈全感激她相救之情,互谈身世,才知道黑鳗也是渔家出身,因避难随父来此,父亲死后,撇她孤身一人,依靠林妈度日。两人同病相怜,愈加相爱,不久,黑鳗就怀了孕。渔王早就垂涎黑鳗,听到这个消息后,立刻派打手将他二人抓走,绑在陡峭的山崖上,想把他俩活活饿死。林妈冒死往救,放他二人逃走。他俩在大海里游了三日三夜,因有宝笛帮助,已离仙岛不远。不料渔王派船追来,抢走了宝笛,又将他二人捉回,关在渔王的大船的后舱里。半夜时,船上忽然起火,吃人的渔王被火烧死,被压迫的渔民才获得了自由。可是陈全和黑鳗却不见了,有人说在火起的时候,曾见有两个人影,随着烟云向天空升去了。
  • 从前,有个打鱼的青年叫陈全,家住在海边,父母早亡,亏得隔壁的一个老人拉扯他长大成人。老人临死时,把他心爱的宝笛给了陈全,还告诉他:“大海的东面有座仙岛,是一个幸福的地方。”陈全埋葬了老人,连夜乘船去寻仙岛。他在海上遇到暴风,折断了桅帆。陈全晕倒在船上。等他苏醒过来睁眼一看,原来是船触在山石上。他急忙逃上岸去,在一个小渔村里,遇见了少女黑鳗。陈全上前问路,才知道这地方叫做黑浪山,山上住着个老渔王,统治着这里的渔民。陈全找到了渔王,就被留下来当了一名渔夫。一天,因为陈全吹笛子触怒了渔王,想将他处死,幸经黑鳗跪求,渔王才饶了他。陈全感激她相救之情,互谈身世,才知道黑鳗也是渔家出身,因避难随父来此,父亲死后,撇她孤身一人,依靠林妈度日。两人同病相怜,愈加相爱,不久,黑鳗就怀了孕。渔王早就垂涎黑鳗,听到这个消息后,立刻派打手将他二人抓走,绑在陡峭的山崖上,想把他俩活活饿死。林妈冒死往救,放他二人逃走。他俩在大海里游了三日三夜,因有宝笛帮助,已离仙岛不远。不料渔王派船追来,抢走了宝笛,又将他二人捉回,关在渔王的大船的后舱里。半夜时,船上忽然起火,吃人的渔王被火烧死,被压迫的渔民才获得了自由。可是陈全和黑鳗却不见了,有人说在火起的时候,曾见有两个人影,随着烟云向天空升去了。
  • 从前,有个打鱼的青年叫陈全,家住在海边,父母早亡,亏得隔壁的一个老人拉扯他长大成人。老人临死时,把他心爱的宝笛给了陈全,还告诉他:“大海的东面有座仙岛,是一个幸福的地方。”陈全埋葬了老人,连夜乘船去寻仙岛。他在海上遇到暴风,折断了桅帆。陈全晕倒在船上。等他苏醒过来睁眼一看,原来是船触在山石上。他急忙逃上岸去,在一个小渔村里,遇见了少女黑鳗。陈全上前问路,才知道这地方叫做黑浪山,山上住着个老渔王,统治着这里的渔民。陈全找到了渔王,就被留下来当了一名渔夫。一天,因为陈全吹笛子触怒了渔王,想将他处死,幸经黑鳗跪求,渔王才饶了他。陈全感激她相救之情,互谈身世,才知道黑鳗也是渔家出身,因避难随父来此,父亲死后,撇她孤身一人,依靠林妈度日。两人同病相怜,愈加相爱,不久,黑鳗就怀了孕。渔王早就垂涎黑鳗,听到这个消息后,立刻派打手将他二人抓走,绑在陡峭的山崖上,想把他俩活活饿死。林妈冒死往救,放他二人逃走。他俩在大海里游了三日三夜,因有宝笛帮助,已离仙岛不远。不料渔王派船追来,抢走了宝笛,又将他二人捉回,关在渔王的大船的后舱里。半夜时,船上忽然起火,吃人的渔王被火烧死,被压迫的渔民才获得了自由。可是陈全和黑鳗却不见了,有人说在火起的时候,曾见有两个人影,随着烟云向天空升去了。
  • 从前,有个打鱼的青年叫陈全,家住在海边,父母早亡,亏得隔壁的一个老人拉扯他长大成人。老人临死时,把他心爱的宝笛给了陈全,还告诉他:“大海的东面有座仙岛,是一个幸福的地方。”陈全埋葬了老人,连夜乘船去寻仙岛。他在海上遇到暴风,折断了桅帆。陈全晕倒在船上。等他苏醒过来睁眼一看,原来是船触在山石上。他急忙逃上岸去,在一个小渔村里,遇见了少女黑鳗。陈全上前问路,才知道这地方叫做黑浪山,山上住着个老渔王,统治着这里的渔民。陈全找到了渔王,就被留下来当了一名渔夫。一天,因为陈全吹笛子触怒了渔王,想将他处死,幸经黑鳗跪求,渔王才饶了他。陈全感激她相救之情,互谈身世,才知道黑鳗也是渔家出身,因避难随父来此,父亲死后,撇她孤身一人,依靠林妈度日。两人同病相怜,愈加相爱,不久,黑鳗就怀了孕。渔王早就垂涎黑鳗,听到这个消息后,立刻派打手将他二人抓走,绑在陡峭的山崖上,想把他俩活活饿死。林妈冒死往救,放他二人逃走。他俩在大海里游了三日三夜,因有宝笛帮助,已离仙岛不远。不料渔王派船追来,抢走了宝笛,又将他二人捉回,关在渔王的大船的后舱里。半夜时,船上忽然起火,吃人的渔王被火烧死,被压迫的渔民才获得了自由。可是陈全和黑鳗却不见了,有人说在火起的时候,曾见有两个人影,随着烟云向天空升去了。
  • 从前,有个打鱼的青年叫陈全,家住在海边,父母早亡,亏得隔壁的一个老人拉扯他长大成人。老人临死时,把他心爱的宝笛给了陈全,还告诉他:“大海的东面有座仙岛,是一个幸福的地方。”陈全埋葬了老人,连夜乘船去寻仙岛。他在海上遇到暴风,折断了桅帆。陈全晕倒在船上。等他苏醒过来睁眼一看,原来是船触在山石上。他急忙逃上岸去,在一个小渔村里,遇见了少女黑鳗。陈全上前问路,才知道这地方叫做黑浪山,山上住着个老渔王,统治着这里的渔民。陈全找到了渔王,就被留下来当了一名渔夫。一天,因为陈全吹笛子触怒了渔王,想将他处死,幸经黑鳗跪求,渔王才饶了他。陈全感激她相救之情,互谈身世,才知道黑鳗也是渔家出身,因避难随父来此,父亲死后,撇她孤身一人,依靠林妈度日。两人同病相怜,愈加相爱,不久,黑鳗就怀了孕。渔王早就垂涎黑鳗,听到这个消息后,立刻派打手将他二人抓走,绑在陡峭的山崖上,想把他俩活活饿死。林妈冒死往救,放他二人逃走。他俩在大海里游了三日三夜,因有宝笛帮助,已离仙岛不远。不料渔王派船追来,抢走了宝笛,又将他二人捉回,关在渔王的大船的后舱里。半夜时,船上忽然起火,吃人的渔王被火烧死,被压迫的渔民才获得了自由。可是陈全和黑鳗却不见了,有人说在火起的时候,曾见有两个人影,随着烟云向天空升去了。
  • 从前,有个打鱼的青年叫陈全,家住在海边,父母早亡,亏得隔壁的一个老人拉扯他长大成人。老人临死时,把他心爱的宝笛给了陈全,还告诉他:“大海的东面有座仙岛,是一个幸福的地方。”陈全埋葬了老人,连夜乘船去寻仙岛。他在海上遇到暴风,折断了桅帆。陈全晕倒在船上。等他苏醒过来睁眼一看,原来是船触在山石上。他急忙逃上岸去,在一个小渔村里,遇见了少女黑鳗。陈全上前问路,才知道这地方叫做黑浪山,山上住着个老渔王,统治着这里的渔民。陈全找到了渔王,就被留下来当了一名渔夫。一天,因为陈全吹笛子触怒了渔王,想将他处死,幸经黑鳗跪求,渔王才饶了他。陈全感激她相救之情,互谈身世,才知道黑鳗也是渔家出身,因避难随父来此,父亲死后,撇她孤身一人,依靠林妈度日。两人同病相怜,愈加相爱,不久,黑鳗就怀了孕。渔王早就垂涎黑鳗,听到这个消息后,立刻派打手将他二人抓走,绑在陡峭的山崖上,想把他俩活活饿死。林妈冒死往救,放他二人逃走。他俩在大海里游了三日三夜,因有宝笛帮助,已离仙岛不远。不料渔王派船追来,抢走了宝笛,又将他二人捉回,关在渔王的大船的后舱里。半夜时,船上忽然起火,吃人的渔王被火烧死,被压迫的渔民才获得了自由。可是陈全和黑鳗却不见了,有人说在火起的时候,曾见有两个人影,随着烟云向天空升去了。
  • 从前,有个打鱼的青年叫陈全,家住在海边,父母早亡,亏得隔壁的一个老人拉扯他长大成人。老人临死时,把他心爱的宝笛给了陈全,还告诉他:“大海的东面有座仙岛,是一个幸福的地方。”陈全埋葬了老人,连夜乘船去寻仙岛。他在海上遇到暴风,折断了桅帆。陈全晕倒在船上。等他苏醒过来睁眼一看,原来是船触在山石上。他急忙逃上岸去,在一个小渔村里,遇见了少女黑鳗。陈全上前问路,才知道这地方叫做黑浪山,山上住着个老渔王,统治着这里的渔民。陈全找到了渔王,就被留下来当了一名渔夫。一天,因为陈全吹笛子触怒了渔王,想将他处死,幸经黑鳗跪求,渔王才饶了他。陈全感激她相救之情,互谈身世,才知道黑鳗也是渔家出身,因避难随父来此,父亲死后,撇她孤身一人,依靠林妈度日。两人同病相怜,愈加相爱,不久,黑鳗就怀了孕。渔王早就垂涎黑鳗,听到这个消息后,立刻派打手将他二人抓走,绑在陡峭的山崖上,想把他俩活活饿死。林妈冒死往救,放他二人逃走。他俩在大海里游了三日三夜,因有宝笛帮助,已离仙岛不远。不料渔王派船追来,抢走了宝笛,又将他二人捉回,关在渔王的大船的后舱里。半夜时,船上忽然起火,吃人的渔王被火烧死,被压迫的渔民才获得了自由。可是陈全和黑鳗却不见了,有人说在火起的时候,曾见有两个人影,随着烟云向天空升去了。
  • 从前,有个打鱼的青年叫陈全,家住在海边,父母早亡,亏得隔壁的一个老人拉扯他长大成人。老人临死时,把他心爱的宝笛给了陈全,还告诉他:“大海的东面有座仙岛,是一个幸福的地方。”陈全埋葬了老人,连夜乘船去寻仙岛。他在海上遇到暴风,折断了桅帆。陈全晕倒在船上。等他苏醒过来睁眼一看,原来是船触在山石上。他急忙逃上岸去,在一个小渔村里,遇见了少女黑鳗。陈全上前问路,才知道这地方叫做黑浪山,山上住着个老渔王,统治着这里的渔民。陈全找到了渔王,就被留下来当了一名渔夫。一天,因为陈全吹笛子触怒了渔王,想将他处死,幸经黑鳗跪求,渔王才饶了他。陈全感激她相救之情,互谈身世,才知道黑鳗也是渔家出身,因避难随父来此,父亲死后,撇她孤身一人,依靠林妈度日。两人同病相怜,愈加相爱,不久,黑鳗就怀了孕。渔王早就垂涎黑鳗,听到这个消息后,立刻派打手将他二人抓走,绑在陡峭的山崖上,想把他俩活活饿死。林妈冒死往救,放他二人逃走。他俩在大海里游了三日三夜,因有宝笛帮助,已离仙岛不远。不料渔王派船追来,抢走了宝笛,又将他二人捉回,关在渔王的大船的后舱里。半夜时,船上忽然起火,吃人的渔王被火烧死,被压迫的渔民才获得了自由。可是陈全和黑鳗却不见了,有人说在火起的时候,曾见有两个人影,随着烟云向天空升去了。
  • 从前,有个打鱼的青年叫陈全,家住在海边,父母早亡,亏得隔壁的一个老人拉扯他长大成人。老人临死时,把他心爱的宝笛给了陈全,还告诉他:“大海的东面有座仙岛,是一个幸福的地方。”陈全埋葬了老人,连夜乘船去寻仙岛。他在海上遇到暴风,折断了桅帆。陈全晕倒在船上。等他苏醒过来睁眼一看,原来是船触在山石上。他急忙逃上岸去,在一个小渔村里,遇见了少女黑鳗。陈全上前问路,才知道这地方叫做黑浪山,山上住着个老渔王,统治着这里的渔民。陈全找到了渔王,就被留下来当了一名渔夫。一天,因为陈全吹笛子触怒了渔王,想将他处死,幸经黑鳗跪求,渔王才饶了他。陈全感激她相救之情,互谈身世,才知道黑鳗也是渔家出身,因避难随父来此,父亲死后,撇她孤身一人,依靠林妈度日。两人同病相怜,愈加相爱,不久,黑鳗就怀了孕。渔王早就垂涎黑鳗,听到这个消息后,立刻派打手将他二人抓走,绑在陡峭的山崖上,想把他俩活活饿死。林妈冒死往救,放他二人逃走。他俩在大海里游了三日三夜,因有宝笛帮助,已离仙岛不远。不料渔王派船追来,抢走了宝笛,又将他二人捉回,关在渔王的大船的后舱里。半夜时,船上忽然起火,吃人的渔王被火烧死,被压迫的渔民才获得了自由。可是陈全和黑鳗却不见了,有人说在火起的时候,曾见有两个人影,随着烟云向天空升去了。
  • 从前,有个打鱼的青年叫陈全,家住在海边,父母早亡,亏得隔壁的一个老人拉扯他长大成人。老人临死时,把他心爱的宝笛给了陈全,还告诉他:“大海的东面有座仙岛,是一个幸福的地方。”陈全埋葬了老人,连夜乘船去寻仙岛。他在海上遇到暴风,折断了桅帆。陈全晕倒在船上。等他苏醒过来睁眼一看,原来是船触在山石上。他急忙逃上岸去,在一个小渔村里,遇见了少女黑鳗。陈全上前问路,才知道这地方叫做黑浪山,山上住着个老渔王,统治着这里的渔民。陈全找到了渔王,就被留下来当了一名渔夫。一天,因为陈全吹笛子触怒了渔王,想将他处死,幸经黑鳗跪求,渔王才饶了他。陈全感激她相救之情,互谈身世,才知道黑鳗也是渔家出身,因避难随父来此,父亲死后,撇她孤身一人,依靠林妈度日。两人同病相怜,愈加相爱,不久,黑鳗就怀了孕。渔王早就垂涎黑鳗,听到这个消息后,立刻派打手将他二人抓走,绑在陡峭的山崖上,想把他俩活活饿死。林妈冒死往救,放他二人逃走。他俩在大海里游了三日三夜,因有宝笛帮助,已离仙岛不远。不料渔王派船追来,抢走了宝笛,又将他二人捉回,关在渔王的大船的后舱里。半夜时,船上忽然起火,吃人的渔王被火烧死,被压迫的渔民才获得了自由。可是陈全和黑鳗却不见了,有人说在火起的时候,曾见有两个人影,随着烟云向天空升去了。
  • 从前,有个打鱼的青年叫陈全,家住在海边,父母早亡,亏得隔壁的一个老人拉扯他长大成人。老人临死时,把他心爱的宝笛给了陈全,还告诉他:“大海的东面有座仙岛,是一个幸福的地方。”陈全埋葬了老人,连夜乘船去寻仙岛。他在海上遇到暴风,折断了桅帆。陈全晕倒在船上。等他苏醒过来睁眼一看,原来是船触在山石上。他急忙逃上岸去,在一个小渔村里,遇见了少女黑鳗。陈全上前问路,才知道这地方叫做黑浪山,山上住着个老渔王,统治着这里的渔民。陈全找到了渔王,就被留下来当了一名渔夫。一天,因为陈全吹笛子触怒了渔王,想将他处死,幸经黑鳗跪求,渔王才饶了他。陈全感激她相救之情,互谈身世,才知道黑鳗也是渔家出身,因避难随父来此,父亲死后,撇她孤身一人,依靠林妈度日。两人同病相怜,愈加相爱,不久,黑鳗就怀了孕。渔王早就垂涎黑鳗,听到这个消息后,立刻派打手将他二人抓走,绑在陡峭的山崖上,想把他俩活活饿死。林妈冒死往救,放他二人逃走。他俩在大海里游了三日三夜,因有宝笛帮助,已离仙岛不远。不料渔王派船追来,抢走了宝笛,又将他二人捉回,关在渔王的大船的后舱里。半夜时,船上忽然起火,吃人的渔王被火烧死,被压迫的渔民才获得了自由。可是陈全和黑鳗却不见了,有人说在火起的时候,曾见有两个人影,随着烟云向天空升去了。
  • 从前,有个打鱼的青年叫陈全,家住在海边,父母早亡,亏得隔壁的一个老人拉扯他长大成人。老人临死时,把他心爱的宝笛给了陈全,还告诉他:“大海的东面有座仙岛,是一个幸福的地方。”陈全埋葬了老人,连夜乘船去寻仙岛。他在海上遇到暴风,折断了桅帆。陈全晕倒在船上。等他苏醒过来睁眼一看,原来是船触在山石上。他急忙逃上岸去,在一个小渔村里,遇见了少女黑鳗。陈全上前问路,才知道这地方叫做黑浪山,山上住着个老渔王,统治着这里的渔民。陈全找到了渔王,就被留下来当了一名渔夫。一天,因为陈全吹笛子触怒了渔王,想将他处死,幸经黑鳗跪求,渔王才饶了他。陈全感激她相救之情,互谈身世,才知道黑鳗也是渔家出身,因避难随父来此,父亲死后,撇她孤身一人,依靠林妈度日。两人同病相怜,愈加相爱,不久,黑鳗就怀了孕。渔王早就垂涎黑鳗,听到这个消息后,立刻派打手将他二人抓走,绑在陡峭的山崖上,想把他俩活活饿死。林妈冒死往救,放他二人逃走。他俩在大海里游了三日三夜,因有宝笛帮助,已离仙岛不远。不料渔王派船追来,抢走了宝笛,又将他二人捉回,关在渔王的大船的后舱里。半夜时,船上忽然起火,吃人的渔王被火烧死,被压迫的渔民才获得了自由。可是陈全和黑鳗却不见了,有人说在火起的时候,曾见有两个人影,随着烟云向天空升去了。
  • 从前,有个打鱼的青年叫陈全,家住在海边,父母早亡,亏得隔壁的一个老人拉扯他长大成人。老人临死时,把他心爱的宝笛给了陈全,还告诉他:“大海的东面有座仙岛,是一个幸福的地方。”陈全埋葬了老人,连夜乘船去寻仙岛。他在海上遇到暴风,折断了桅帆。陈全晕倒在船上。等他苏醒过来睁眼一看,原来是船触在山石上。他急忙逃上岸去,在一个小渔村里,遇见了少女黑鳗。陈全上前问路,才知道这地方叫做黑浪山,山上住着个老渔王,统治着这里的渔民。陈全找到了渔王,就被留下来当了一名渔夫。一天,因为陈全吹笛子触怒了渔王,想将他处死,幸经黑鳗跪求,渔王才饶了他。陈全感激她相救之情,互谈身世,才知道黑鳗也是渔家出身,因避难随父来此,父亲死后,撇她孤身一人,依靠林妈度日。两人同病相怜,愈加相爱,不久,黑鳗就怀了孕。渔王早就垂涎黑鳗,听到这个消息后,立刻派打手将他二人抓走,绑在陡峭的山崖上,想把他俩活活饿死。林妈冒死往救,放他二人逃走。他俩在大海里游了三日三夜,因有宝笛帮助,已离仙岛不远。不料渔王派船追来,抢走了宝笛,又将他二人捉回,关在渔王的大船的后舱里。半夜时,船上忽然起火,吃人的渔王被火烧死,被压迫的渔民才获得了自由。可是陈全和黑鳗却不见了,有人说在火起的时候,曾见有两个人影,随着烟云向天空升去了。
  • 从前,有个打鱼的青年叫陈全,家住在海边,父母早亡,亏得隔壁的一个老人拉扯他长大成人。老人临死时,把他心爱的宝笛给了陈全,还告诉他:“大海的东面有座仙岛,是一个幸福的地方。”陈全埋葬了老人,连夜乘船去寻仙岛。他在海上遇到暴风,折断了桅帆。陈全晕倒在船上。等他苏醒过来睁眼一看,原来是船触在山石上。他急忙逃上岸去,在一个小渔村里,遇见了少女黑鳗。陈全上前问路,才知道这地方叫做黑浪山,山上住着个老渔王,统治着这里的渔民。陈全找到了渔王,就被留下来当了一名渔夫。一天,因为陈全吹笛子触怒了渔王,想将他处死,幸经黑鳗跪求,渔王才饶了他。陈全感激她相救之情,互谈身世,才知道黑鳗也是渔家出身,因避难随父来此,父亲死后,撇她孤身一人,依靠林妈度日。两人同病相怜,愈加相爱,不久,黑鳗就怀了孕。渔王早就垂涎黑鳗,听到这个消息后,立刻派打手将他二人抓走,绑在陡峭的山崖上,想把他俩活活饿死。林妈冒死往救,放他二人逃走。他俩在大海里游了三日三夜,因有宝笛帮助,已离仙岛不远。不料渔王派船追来,抢走了宝笛,又将他二人捉回,关在渔王的大船的后舱里。半夜时,船上忽然起火,吃人的渔王被火烧死,被压迫的渔民才获得了自由。可是陈全和黑鳗却不见了,有人说在火起的时候,曾见有两个人影,随着烟云向天空升去了。
  • 从前,有个打鱼的青年叫陈全,家住在海边,父母早亡,亏得隔壁的一个老人拉扯他长大成人。老人临死时,把他心爱的宝笛给了陈全,还告诉他:“大海的东面有座仙岛,是一个幸福的地方。”陈全埋葬了老人,连夜乘船去寻仙岛。他在海上遇到暴风,折断了桅帆。陈全晕倒在船上。等他苏醒过来睁眼一看,原来是船触在山石上。他急忙逃上岸去,在一个小渔村里,遇见了少女黑鳗。陈全上前问路,才知道这地方叫做黑浪山,山上住着个老渔王,统治着这里的渔民。陈全找到了渔王,就被留下来当了一名渔夫。一天,因为陈全吹笛子触怒了渔王,想将他处死,幸经黑鳗跪求,渔王才饶了他。陈全感激她相救之情,互谈身世,才知道黑鳗也是渔家出身,因避难随父来此,父亲死后,撇她孤身一人,依靠林妈度日。两人同病相怜,愈加相爱,不久,黑鳗就怀了孕。渔王早就垂涎黑鳗,听到这个消息后,立刻派打手将他二人抓走,绑在陡峭的山崖上,想把他俩活活饿死。林妈冒死往救,放他二人逃走。他俩在大海里游了三日三夜,因有宝笛帮助,已离仙岛不远。不料渔王派船追来,抢走了宝笛,又将他二人捉回,关在渔王的大船的后舱里。半夜时,船上忽然起火,吃人的渔王被火烧死,被压迫的渔民才获得了自由。可是陈全和黑鳗却不见了,有人说在火起的时候,曾见有两个人影,随着烟云向天空升去了。
  • 从前,有个打鱼的青年叫陈全,家住在海边,父母早亡,亏得隔壁的一个老人拉扯他长大成人。老人临死时,把他心爱的宝笛给了陈全,还告诉他:“大海的东面有座仙岛,是一个幸福的地方。”陈全埋葬了老人,连夜乘船去寻仙岛。他在海上遇到暴风,折断了桅帆。陈全晕倒在船上。等他苏醒过来睁眼一看,原来是船触在山石上。他急忙逃上岸去,在一个小渔村里,遇见了少女黑鳗。陈全上前问路,才知道这地方叫做黑浪山,山上住着个老渔王,统治着这里的渔民。陈全找到了渔王,就被留下来当了一名渔夫。一天,因为陈全吹笛子触怒了渔王,想将他处死,幸经黑鳗跪求,渔王才饶了他。陈全感激她相救之情,互谈身世,才知道黑鳗也是渔家出身,因避难随父来此,父亲死后,撇她孤身一人,依靠林妈度日。两人同病相怜,愈加相爱,不久,黑鳗就怀了孕。渔王早就垂涎黑鳗,听到这个消息后,立刻派打手将他二人抓走,绑在陡峭的山崖上,想把他俩活活饿死。林妈冒死往救,放他二人逃走。他俩在大海里游了三日三夜,因有宝笛帮助,已离仙岛不远。不料渔王派船追来,抢走了宝笛,又将他二人捉回,关在渔王的大船的后舱里。半夜时,船上忽然起火,吃人的渔王被火烧死,被压迫的渔民才获得了自由。可是陈全和黑鳗却不见了,有人说在火起的时候,曾见有两个人影,随着烟云向天空升去了。
  • 从前,有个打鱼的青年叫陈全,家住在海边,父母早亡,亏得隔壁的一个老人拉扯他长大成人。老人临死时,把他心爱的宝笛给了陈全,还告诉他:“大海的东面有座仙岛,是一个幸福的地方。”陈全埋葬了老人,连夜乘船去寻仙岛。他在海上遇到暴风,折断了桅帆。陈全晕倒在船上。等他苏醒过来睁眼一看,原来是船触在山石上。他急忙逃上岸去,在一个小渔村里,遇见了少女黑鳗。陈全上前问路,才知道这地方叫做黑浪山,山上住着个老渔王,统治着这里的渔民。陈全找到了渔王,就被留下来当了一名渔夫。一天,因为陈全吹笛子触怒了渔王,想将他处死,幸经黑鳗跪求,渔王才饶了他。陈全感激她相救之情,互谈身世,才知道黑鳗也是渔家出身,因避难随父来此,父亲死后,撇她孤身一人,依靠林妈度日。两人同病相怜,愈加相爱,不久,黑鳗就怀了孕。渔王早就垂涎黑鳗,听到这个消息后,立刻派打手将他二人抓走,绑在陡峭的山崖上,想把他俩活活饿死。林妈冒死往救,放他二人逃走。他俩在大海里游了三日三夜,因有宝笛帮助,已离仙岛不远。不料渔王派船追来,抢走了宝笛,又将他二人捉回,关在渔王的大船的后舱里。半夜时,船上忽然起火,吃人的渔王被火烧死,被压迫的渔民才获得了自由。可是陈全和黑鳗却不见了,有人说在火起的时候,曾见有两个人影,随着烟云向天空升去了。
  • 从前,有个打鱼的青年叫陈全,家住在海边,父母早亡,亏得隔壁的一个老人拉扯他长大成人。老人临死时,把他心爱的宝笛给了陈全,还告诉他:“大海的东面有座仙岛,是一个幸福的地方。”陈全埋葬了老人,连夜乘船去寻仙岛。他在海上遇到暴风,折断了桅帆。陈全晕倒在船上。等他苏醒过来睁眼一看,原来是船触在山石上。他急忙逃上岸去,在一个小渔村里,遇见了少女黑鳗。陈全上前问路,才知道这地方叫做黑浪山,山上住着个老渔王,统治着这里的渔民。陈全找到了渔王,就被留下来当了一名渔夫。一天,因为陈全吹笛子触怒了渔王,想将他处死,幸经黑鳗跪求,渔王才饶了他。陈全感激她相救之情,互谈身世,才知道黑鳗也是渔家出身,因避难随父来此,父亲死后,撇她孤身一人,依靠林妈度日。两人同病相怜,愈加相爱,不久,黑鳗就怀了孕。渔王早就垂涎黑鳗,听到这个消息后,立刻派打手将他二人抓走,绑在陡峭的山崖上,想把他俩活活饿死。林妈冒死往救,放他二人逃走。他俩在大海里游了三日三夜,因有宝笛帮助,已离仙岛不远。不料渔王派船追来,抢走了宝笛,又将他二人捉回,关在渔王的大船的后舱里。半夜时,船上忽然起火,吃人的渔王被火烧死,被压迫的渔民才获得了自由。可是陈全和黑鳗却不见了,有人说在火起的时候,曾见有两个人影,随着烟云向天空升去了。
  • 从前,有个打鱼的青年叫陈全,家住在海边,父母早亡,亏得隔壁的一个老人拉扯他长大成人。老人临死时,把他心爱的宝笛给了陈全,还告诉他:“大海的东面有座仙岛,是一个幸福的地方。”陈全埋葬了老人,连夜乘船去寻仙岛。他在海上遇到暴风,折断了桅帆。陈全晕倒在船上。等他苏醒过来睁眼一看,原来是船触在山石上。他急忙逃上岸去,在一个小渔村里,遇见了少女黑鳗。陈全上前问路,才知道这地方叫做黑浪山,山上住着个老渔王,统治着这里的渔民。陈全找到了渔王,就被留下来当了一名渔夫。一天,因为陈全吹笛子触怒了渔王,想将他处死,幸经黑鳗跪求,渔王才饶了他。陈全感激她相救之情,互谈身世,才知道黑鳗也是渔家出身,因避难随父来此,父亲死后,撇她孤身一人,依靠林妈度日。两人同病相怜,愈加相爱,不久,黑鳗就怀了孕。渔王早就垂涎黑鳗,听到这个消息后,立刻派打手将他二人抓走,绑在陡峭的山崖上,想把他俩活活饿死。林妈冒死往救,放他二人逃走。他俩在大海里游了三日三夜,因有宝笛帮助,已离仙岛不远。不料渔王派船追来,抢走了宝笛,又将他二人捉回,关在渔王的大船的后舱里。半夜时,船上忽然起火,吃人的渔王被火烧死,被压迫的渔民才获得了自由。可是陈全和黑鳗却不见了,有人说在火起的时候,曾见有两个人影,随着烟云向天空升去了。
  • 从前,有个打鱼的青年叫陈全,家住在海边,父母早亡,亏得隔壁的一个老人拉扯他长大成人。老人临死时,把他心爱的宝笛给了陈全,还告诉他:“大海的东面有座仙岛,是一个幸福的地方。”陈全埋葬了老人,连夜乘船去寻仙岛。他在海上遇到暴风,折断了桅帆。陈全晕倒在船上。等他苏醒过来睁眼一看,原来是船触在山石上。他急忙逃上岸去,在一个小渔村里,遇见了少女黑鳗。陈全上前问路,才知道这地方叫做黑浪山,山上住着个老渔王,统治着这里的渔民。陈全找到了渔王,就被留下来当了一名渔夫。一天,因为陈全吹笛子触怒了渔王,想将他处死,幸经黑鳗跪求,渔王才饶了他。陈全感激她相救之情,互谈身世,才知道黑鳗也是渔家出身,因避难随父来此,父亲死后,撇她孤身一人,依靠林妈度日。两人同病相怜,愈加相爱,不久,黑鳗就怀了孕。渔王早就垂涎黑鳗,听到这个消息后,立刻派打手将他二人抓走,绑在陡峭的山崖上,想把他俩活活饿死。林妈冒死往救,放他二人逃走。他俩在大海里游了三日三夜,因有宝笛帮助,已离仙岛不远。不料渔王派船追来,抢走了宝笛,又将他二人捉回,关在渔王的大船的后舱里。半夜时,船上忽然起火,吃人的渔王被火烧死,被压迫的渔民才获得了自由。可是陈全和黑鳗却不见了,有人说在火起的时候,曾见有两个人影,随着烟云向天空升去了。
  • 从前,有个打鱼的青年叫陈全,家住在海边,父母早亡,亏得隔壁的一个老人拉扯他长大成人。老人临死时,把他心爱的宝笛给了陈全,还告诉他:“大海的东面有座仙岛,是一个幸福的地方。”陈全埋葬了老人,连夜乘船去寻仙岛。他在海上遇到暴风,折断了桅帆。陈全晕倒在船上。等他苏醒过来睁眼一看,原来是船触在山石上。他急忙逃上岸去,在一个小渔村里,遇见了少女黑鳗。陈全上前问路,才知道这地方叫做黑浪山,山上住着个老渔王,统治着这里的渔民。陈全找到了渔王,就被留下来当了一名渔夫。一天,因为陈全吹笛子触怒了渔王,想将他处死,幸经黑鳗跪求,渔王才饶了他。陈全感激她相救之情,互谈身世,才知道黑鳗也是渔家出身,因避难随父来此,父亲死后,撇她孤身一人,依靠林妈度日。两人同病相怜,愈加相爱,不久,黑鳗就怀了孕。渔王早就垂涎黑鳗,听到这个消息后,立刻派打手将他二人抓走,绑在陡峭的山崖上,想把他俩活活饿死。林妈冒死往救,放他二人逃走。他俩在大海里游了三日三夜,因有宝笛帮助,已离仙岛不远。不料渔王派船追来,抢走了宝笛,又将他二人捉回,关在渔王的大船的后舱里。半夜时,船上忽然起火,吃人的渔王被火烧死,被压迫的渔民才获得了自由。可是陈全和黑鳗却不见了,有人说在火起的时候,曾见有两个人影,随着烟云向天空升去了。
  • 从前,有个打鱼的青年叫陈全,家住在海边,父母早亡,亏得隔壁的一个老人拉扯他长大成人。老人临死时,把他心爱的宝笛给了陈全,还告诉他:“大海的东面有座仙岛,是一个幸福的地方。”陈全埋葬了老人,连夜乘船去寻仙岛。他在海上遇到暴风,折断了桅帆。陈全晕倒在船上。等他苏醒过来睁眼一看,原来是船触在山石上。他急忙逃上岸去,在一个小渔村里,遇见了少女黑鳗。陈全上前问路,才知道这地方叫做黑浪山,山上住着个老渔王,统治着这里的渔民。陈全找到了渔王,就被留下来当了一名渔夫。一天,因为陈全吹笛子触怒了渔王,想将他处死,幸经黑鳗跪求,渔王才饶了他。陈全感激她相救之情,互谈身世,才知道黑鳗也是渔家出身,因避难随父来此,父亲死后,撇她孤身一人,依靠林妈度日。两人同病相怜,愈加相爱,不久,黑鳗就怀了孕。渔王早就垂涎黑鳗,听到这个消息后,立刻派打手将他二人抓走,绑在陡峭的山崖上,想把他俩活活饿死。林妈冒死往救,放他二人逃走。他俩在大海里游了三日三夜,因有宝笛帮助,已离仙岛不远。不料渔王派船追来,抢走了宝笛,又将他二人捉回,关在渔王的大船的后舱里。半夜时,船上忽然起火,吃人的渔王被火烧死,被压迫的渔民才获得了自由。可是陈全和黑鳗却不见了,有人说在火起的时候,曾见有两个人影,随着烟云向天空升去了。
  • 从前,有个打鱼的青年叫陈全,家住在海边,父母早亡,亏得隔壁的一个老人拉扯他长大成人。老人临死时,把他心爱的宝笛给了陈全,还告诉他:“大海的东面有座仙岛,是一个幸福的地方。”陈全埋葬了老人,连夜乘船去寻仙岛。他在海上遇到暴风,折断了桅帆。陈全晕倒在船上。等他苏醒过来睁眼一看,原来是船触在山石上。他急忙逃上岸去,在一个小渔村里,遇见了少女黑鳗。陈全上前问路,才知道这地方叫做黑浪山,山上住着个老渔王,统治着这里的渔民。陈全找到了渔王,就被留下来当了一名渔夫。一天,因为陈全吹笛子触怒了渔王,想将他处死,幸经黑鳗跪求,渔王才饶了他。陈全感激她相救之情,互谈身世,才知道黑鳗也是渔家出身,因避难随父来此,父亲死后,撇她孤身一人,依靠林妈度日。两人同病相怜,愈加相爱,不久,黑鳗就怀了孕。渔王早就垂涎黑鳗,听到这个消息后,立刻派打手将他二人抓走,绑在陡峭的山崖上,想把他俩活活饿死。林妈冒死往救,放他二人逃走。他俩在大海里游了三日三夜,因有宝笛帮助,已离仙岛不远。不料渔王派船追来,抢走了宝笛,又将他二人捉回,关在渔王的大船的后舱里。半夜时,船上忽然起火,吃人的渔王被火烧死,被压迫的渔民才获得了自由。可是陈全和黑鳗却不见了,有人说在火起的时候,曾见有两个人影,随着烟云向天空升去了。
  • 从前,有个打鱼的青年叫陈全,家住在海边,父母早亡,亏得隔壁的一个老人拉扯他长大成人。老人临死时,把他心爱的宝笛给了陈全,还告诉他:“大海的东面有座仙岛,是一个幸福的地方。”陈全埋葬了老人,连夜乘船去寻仙岛。他在海上遇到暴风,折断了桅帆。陈全晕倒在船上。等他苏醒过来睁眼一看,原来是船触在山石上。他急忙逃上岸去,在一个小渔村里,遇见了少女黑鳗。陈全上前问路,才知道这地方叫做黑浪山,山上住着个老渔王,统治着这里的渔民。陈全找到了渔王,就被留下来当了一名渔夫。一天,因为陈全吹笛子触怒了渔王,想将他处死,幸经黑鳗跪求,渔王才饶了他。陈全感激她相救之情,互谈身世,才知道黑鳗也是渔家出身,因避难随父来此,父亲死后,撇她孤身一人,依靠林妈度日。两人同病相怜,愈加相爱,不久,黑鳗就怀了孕。渔王早就垂涎黑鳗,听到这个消息后,立刻派打手将他二人抓走,绑在陡峭的山崖上,想把他俩活活饿死。林妈冒死往救,放他二人逃走。他俩在大海里游了三日三夜,因有宝笛帮助,已离仙岛不远。不料渔王派船追来,抢走了宝笛,又将他二人捉回,关在渔王的大船的后舱里。半夜时,船上忽然起火,吃人的渔王被火烧死,被压迫的渔民才获得了自由。可是陈全和黑鳗却不见了,有人说在火起的时候,曾见有两个人影,随着烟云向天空升去了。
  • 从前,有个打鱼的青年叫陈全,家住在海边,父母早亡,亏得隔壁的一个老人拉扯他长大成人。老人临死时,把他心爱的宝笛给了陈全,还告诉他:“大海的东面有座仙岛,是一个幸福的地方。”陈全埋葬了老人,连夜乘船去寻仙岛。他在海上遇到暴风,折断了桅帆。陈全晕倒在船上。等他苏醒过来睁眼一看,原来是船触在山石上。他急忙逃上岸去,在一个小渔村里,遇见了少女黑鳗。陈全上前问路,才知道这地方叫做黑浪山,山上住着个老渔王,统治着这里的渔民。陈全找到了渔王,就被留下来当了一名渔夫。一天,因为陈全吹笛子触怒了渔王,想将他处死,幸经黑鳗跪求,渔王才饶了他。陈全感激她相救之情,互谈身世,才知道黑鳗也是渔家出身,因避难随父来此,父亲死后,撇她孤身一人,依靠林妈度日。两人同病相怜,愈加相爱,不久,黑鳗就怀了孕。渔王早就垂涎黑鳗,听到这个消息后,立刻派打手将他二人抓走,绑在陡峭的山崖上,想把他俩活活饿死。林妈冒死往救,放他二人逃走。他俩在大海里游了三日三夜,因有宝笛帮助,已离仙岛不远。不料渔王派船追来,抢走了宝笛,又将他二人捉回,关在渔王的大船的后舱里。半夜时,船上忽然起火,吃人的渔王被火烧死,被压迫的渔民才获得了自由。可是陈全和黑鳗却不见了,有人说在火起的时候,曾见有两个人影,随着烟云向天空升去了。
  • 从前,有个打鱼的青年叫陈全,家住在海边,父母早亡,亏得隔壁的一个老人拉扯他长大成人。老人临死时,把他心爱的宝笛给了陈全,还告诉他:“大海的东面有座仙岛,是一个幸福的地方。”陈全埋葬了老人,连夜乘船去寻仙岛。他在海上遇到暴风,折断了桅帆。陈全晕倒在船上。等他苏醒过来睁眼一看,原来是船触在山石上。他急忙逃上岸去,在一个小渔村里,遇见了少女黑鳗。陈全上前问路,才知道这地方叫做黑浪山,山上住着个老渔王,统治着这里的渔民。陈全找到了渔王,就被留下来当了一名渔夫。一天,因为陈全吹笛子触怒了渔王,想将他处死,幸经黑鳗跪求,渔王才饶了他。陈全感激她相救之情,互谈身世,才知道黑鳗也是渔家出身,因避难随父来此,父亲死后,撇她孤身一人,依靠林妈度日。两人同病相怜,愈加相爱,不久,黑鳗就怀了孕。渔王早就垂涎黑鳗,听到这个消息后,立刻派打手将他二人抓走,绑在陡峭的山崖上,想把他俩活活饿死。林妈冒死往救,放他二人逃走。他俩在大海里游了三日三夜,因有宝笛帮助,已离仙岛不远。不料渔王派船追来,抢走了宝笛,又将他二人捉回,关在渔王的大船的后舱里。半夜时,船上忽然起火,吃人的渔王被火烧死,被压迫的渔民才获得了自由。可是陈全和黑鳗却不见了,有人说在火起的时候,曾见有两个人影,随着烟云向天空升去了。
  • 从前,有个打鱼的青年叫陈全,家住在海边,父母早亡,亏得隔壁的一个老人拉扯他长大成人。老人临死时,把他心爱的宝笛给了陈全,还告诉他:“大海的东面有座仙岛,是一个幸福的地方。”陈全埋葬了老人,连夜乘船去寻仙岛。他在海上遇到暴风,折断了桅帆。陈全晕倒在船上。等他苏醒过来睁眼一看,原来是船触在山石上。他急忙逃上岸去,在一个小渔村里,遇见了少女黑鳗。陈全上前问路,才知道这地方叫做黑浪山,山上住着个老渔王,统治着这里的渔民。陈全找到了渔王,就被留下来当了一名渔夫。一天,因为陈全吹笛子触怒了渔王,想将他处死,幸经黑鳗跪求,渔王才饶了他。陈全感激她相救之情,互谈身世,才知道黑鳗也是渔家出身,因避难随父来此,父亲死后,撇她孤身一人,依靠林妈度日。两人同病相怜,愈加相爱,不久,黑鳗就怀了孕。渔王早就垂涎黑鳗,听到这个消息后,立刻派打手将他二人抓走,绑在陡峭的山崖上,想把他俩活活饿死。林妈冒死往救,放他二人逃走。他俩在大海里游了三日三夜,因有宝笛帮助,已离仙岛不远。不料渔王派船追来,抢走了宝笛,又将他二人捉回,关在渔王的大船的后舱里。半夜时,船上忽然起火,吃人的渔王被火烧死,被压迫的渔民才获得了自由。可是陈全和黑鳗却不见了,有人说在火起的时候,曾见有两个人影,随着烟云向天空升去了。
  • 从前,有个打鱼的青年叫陈全,家住在海边,父母早亡,亏得隔壁的一个老人拉扯他长大成人。老人临死时,把他心爱的宝笛给了陈全,还告诉他:“大海的东面有座仙岛,是一个幸福的地方。”陈全埋葬了老人,连夜乘船去寻仙岛。他在海上遇到暴风,折断了桅帆。陈全晕倒在船上。等他苏醒过来睁眼一看,原来是船触在山石上。他急忙逃上岸去,在一个小渔村里,遇见了少女黑鳗。陈全上前问路,才知道这地方叫做黑浪山,山上住着个老渔王,统治着这里的渔民。陈全找到了渔王,就被留下来当了一名渔夫。一天,因为陈全吹笛子触怒了渔王,想将他处死,幸经黑鳗跪求,渔王才饶了他。陈全感激她相救之情,互谈身世,才知道黑鳗也是渔家出身,因避难随父来此,父亲死后,撇她孤身一人,依靠林妈度日。两人同病相怜,愈加相爱,不久,黑鳗就怀了孕。渔王早就垂涎黑鳗,听到这个消息后,立刻派打手将他二人抓走,绑在陡峭的山崖上,想把他俩活活饿死。林妈冒死往救,放他二人逃走。他俩在大海里游了三日三夜,因有宝笛帮助,已离仙岛不远。不料渔王派船追来,抢走了宝笛,又将他二人捉回,关在渔王的大船的后舱里。半夜时,船上忽然起火,吃人的渔王被火烧死,被压迫的渔民才获得了自由。可是陈全和黑鳗却不见了,有人说在火起的时候,曾见有两个人影,随着烟云向天空升去了。
  • 从前,有个打鱼的青年叫陈全,家住在海边,父母早亡,亏得隔壁的一个老人拉扯他长大成人。老人临死时,把他心爱的宝笛给了陈全,还告诉他:“大海的东面有座仙岛,是一个幸福的地方。”陈全埋葬了老人,连夜乘船去寻仙岛。他在海上遇到暴风,折断了桅帆。陈全晕倒在船上。等他苏醒过来睁眼一看,原来是船触在山石上。他急忙逃上岸去,在一个小渔村里,遇见了少女黑鳗。陈全上前问路,才知道这地方叫做黑浪山,山上住着个老渔王,统治着这里的渔民。陈全找到了渔王,就被留下来当了一名渔夫。一天,因为陈全吹笛子触怒了渔王,想将他处死,幸经黑鳗跪求,渔王才饶了他。陈全感激她相救之情,互谈身世,才知道黑鳗也是渔家出身,因避难随父来此,父亲死后,撇她孤身一人,依靠林妈度日。两人同病相怜,愈加相爱,不久,黑鳗就怀了孕。渔王早就垂涎黑鳗,听到这个消息后,立刻派打手将他二人抓走,绑在陡峭的山崖上,想把他俩活活饿死。林妈冒死往救,放他二人逃走。他俩在大海里游了三日三夜,因有宝笛帮助,已离仙岛不远。不料渔王派船追来,抢走了宝笛,又将他二人捉回,关在渔王的大船的后舱里。半夜时,船上忽然起火,吃人的渔王被火烧死,被压迫的渔民才获得了自由。可是陈全和黑鳗却不见了,有人说在火起的时候,曾见有两个人影,随着烟云向天空升去了。
  • 从前,有个打鱼的青年叫陈全,家住在海边,父母早亡,亏得隔壁的一个老人拉扯他长大成人。老人临死时,把他心爱的宝笛给了陈全,还告诉他:“大海的东面有座仙岛,是一个幸福的地方。”陈全埋葬了老人,连夜乘船去寻仙岛。他在海上遇到暴风,折断了桅帆。陈全晕倒在船上。等他苏醒过来睁眼一看,原来是船触在山石上。他急忙逃上岸去,在一个小渔村里,遇见了少女黑鳗。陈全上前问路,才知道这地方叫做黑浪山,山上住着个老渔王,统治着这里的渔民。陈全找到了渔王,就被留下来当了一名渔夫。一天,因为陈全吹笛子触怒了渔王,想将他处死,幸经黑鳗跪求,渔王才饶了他。陈全感激她相救之情,互谈身世,才知道黑鳗也是渔家出身,因避难随父来此,父亲死后,撇她孤身一人,依靠林妈度日。两人同病相怜,愈加相爱,不久,黑鳗就怀了孕。渔王早就垂涎黑鳗,听到这个消息后,立刻派打手将他二人抓走,绑在陡峭的山崖上,想把他俩活活饿死。林妈冒死往救,放他二人逃走。他俩在大海里游了三日三夜,因有宝笛帮助,已离仙岛不远。不料渔王派船追来,抢走了宝笛,又将他二人捉回,关在渔王的大船的后舱里。半夜时,船上忽然起火,吃人的渔王被火烧死,被压迫的渔民才获得了自由。可是陈全和黑鳗却不见了,有人说在火起的时候,曾见有两个人影,随着烟云向天空升去了。
  • 从前,有个打鱼的青年叫陈全,家住在海边,父母早亡,亏得隔壁的一个老人拉扯他长大成人。老人临死时,把他心爱的宝笛给了陈全,还告诉他:“大海的东面有座仙岛,是一个幸福的地方。”陈全埋葬了老人,连夜乘船去寻仙岛。他在海上遇到暴风,折断了桅帆。陈全晕倒在船上。等他苏醒过来睁眼一看,原来是船触在山石上。他急忙逃上岸去,在一个小渔村里,遇见了少女黑鳗。陈全上前问路,才知道这地方叫做黑浪山,山上住着个老渔王,统治着这里的渔民。陈全找到了渔王,就被留下来当了一名渔夫。一天,因为陈全吹笛子触怒了渔王,想将他处死,幸经黑鳗跪求,渔王才饶了他。陈全感激她相救之情,互谈身世,才知道黑鳗也是渔家出身,因避难随父来此,父亲死后,撇她孤身一人,依靠林妈度日。两人同病相怜,愈加相爱,不久,黑鳗就怀了孕。渔王早就垂涎黑鳗,听到这个消息后,立刻派打手将他二人抓走,绑在陡峭的山崖上,想把他俩活活饿死。林妈冒死往救,放他二人逃走。他俩在大海里游了三日三夜,因有宝笛帮助,已离仙岛不远。不料渔王派船追来,抢走了宝笛,又将他二人捉回,关在渔王的大船的后舱里。半夜时,船上忽然起火,吃人的渔王被火烧死,被压迫的渔民才获得了自由。可是陈全和黑鳗却不见了,有人说在火起的时候,曾见有两个人影,随着烟云向天空升去了。
  • 从前,有个打鱼的青年叫陈全,家住在海边,父母早亡,亏得隔壁的一个老人拉扯他长大成人。老人临死时,把他心爱的宝笛给了陈全,还告诉他:“大海的东面有座仙岛,是一个幸福的地方。”陈全埋葬了老人,连夜乘船去寻仙岛。他在海上遇到暴风,折断了桅帆。陈全晕倒在船上。等他苏醒过来睁眼一看,原来是船触在山石上。他急忙逃上岸去,在一个小渔村里,遇见了少女黑鳗。陈全上前问路,才知道这地方叫做黑浪山,山上住着个老渔王,统治着这里的渔民。陈全找到了渔王,就被留下来当了一名渔夫。一天,因为陈全吹笛子触怒了渔王,想将他处死,幸经黑鳗跪求,渔王才饶了他。陈全感激她相救之情,互谈身世,才知道黑鳗也是渔家出身,因避难随父来此,父亲死后,撇她孤身一人,依靠林妈度日。两人同病相怜,愈加相爱,不久,黑鳗就怀了孕。渔王早就垂涎黑鳗,听到这个消息后,立刻派打手将他二人抓走,绑在陡峭的山崖上,想把他俩活活饿死。林妈冒死往救,放他二人逃走。他俩在大海里游了三日三夜,因有宝笛帮助,已离仙岛不远。不料渔王派船追来,抢走了宝笛,又将他二人捉回,关在渔王的大船的后舱里。半夜时,船上忽然起火,吃人的渔王被火烧死,被压迫的渔民才获得了自由。可是陈全和黑鳗却不见了,有人说在火起的时候,曾见有两个人影,随着烟云向天空升去了。
  • 从前,有个打鱼的青年叫陈全,家住在海边,父母早亡,亏得隔壁的一个老人拉扯他长大成人。老人临死时,把他心爱的宝笛给了陈全,还告诉他:“大海的东面有座仙岛,是一个幸福的地方。”陈全埋葬了老人,连夜乘船去寻仙岛。他在海上遇到暴风,折断了桅帆。陈全晕倒在船上。等他苏醒过来睁眼一看,原来是船触在山石上。他急忙逃上岸去,在一个小渔村里,遇见了少女黑鳗。陈全上前问路,才知道这地方叫做黑浪山,山上住着个老渔王,统治着这里的渔民。陈全找到了渔王,就被留下来当了一名渔夫。一天,因为陈全吹笛子触怒了渔王,想将他处死,幸经黑鳗跪求,渔王才饶了他。陈全感激她相救之情,互谈身世,才知道黑鳗也是渔家出身,因避难随父来此,父亲死后,撇她孤身一人,依靠林妈度日。两人同病相怜,愈加相爱,不久,黑鳗就怀了孕。渔王早就垂涎黑鳗,听到这个消息后,立刻派打手将他二人抓走,绑在陡峭的山崖上,想把他俩活活饿死。林妈冒死往救,放他二人逃走。他俩在大海里游了三日三夜,因有宝笛帮助,已离仙岛不远。不料渔王派船追来,抢走了宝笛,又将他二人捉回,关在渔王的大船的后舱里。半夜时,船上忽然起火,吃人的渔王被火烧死,被压迫的渔民才获得了自由。可是陈全和黑鳗却不见了,有人说在火起的时候,曾见有两个人影,随着烟云向天空升去了。
  • 从前,有个打鱼的青年叫陈全,家住在海边,父母早亡,亏得隔壁的一个老人拉扯他长大成人。老人临死时,把他心爱的宝笛给了陈全,还告诉他:“大海的东面有座仙岛,是一个幸福的地方。”陈全埋葬了老人,连夜乘船去寻仙岛。他在海上遇到暴风,折断了桅帆。陈全晕倒在船上。等他苏醒过来睁眼一看,原来是船触在山石上。他急忙逃上岸去,在一个小渔村里,遇见了少女黑鳗。陈全上前问路,才知道这地方叫做黑浪山,山上住着个老渔王,统治着这里的渔民。陈全找到了渔王,就被留下来当了一名渔夫。一天,因为陈全吹笛子触怒了渔王,想将他处死,幸经黑鳗跪求,渔王才饶了他。陈全感激她相救之情,互谈身世,才知道黑鳗也是渔家出身,因避难随父来此,父亲死后,撇她孤身一人,依靠林妈度日。两人同病相怜,愈加相爱,不久,黑鳗就怀了孕。渔王早就垂涎黑鳗,听到这个消息后,立刻派打手将他二人抓走,绑在陡峭的山崖上,想把他俩活活饿死。林妈冒死往救,放他二人逃走。他俩在大海里游了三日三夜,因有宝笛帮助,已离仙岛不远。不料渔王派船追来,抢走了宝笛,又将他二人捉回,关在渔王的大船的后舱里。半夜时,船上忽然起火,吃人的渔王被火烧死,被压迫的渔民才获得了自由。可是陈全和黑鳗却不见了,有人说在火起的时候,曾见有两个人影,随着烟云向天空升去了。
  • 从前,有个打鱼的青年叫陈全,家住在海边,父母早亡,亏得隔壁的一个老人拉扯他长大成人。老人临死时,把他心爱的宝笛给了陈全,还告诉他:“大海的东面有座仙岛,是一个幸福的地方。”陈全埋葬了老人,连夜乘船去寻仙岛。他在海上遇到暴风,折断了桅帆。陈全晕倒在船上。等他苏醒过来睁眼一看,原来是船触在山石上。他急忙逃上岸去,在一个小渔村里,遇见了少女黑鳗。陈全上前问路,才知道这地方叫做黑浪山,山上住着个老渔王,统治着这里的渔民。陈全找到了渔王,就被留下来当了一名渔夫。一天,因为陈全吹笛子触怒了渔王,想将他处死,幸经黑鳗跪求,渔王才饶了他。陈全感激她相救之情,互谈身世,才知道黑鳗也是渔家出身,因避难随父来此,父亲死后,撇她孤身一人,依靠林妈度日。两人同病相怜,愈加相爱,不久,黑鳗就怀了孕。渔王早就垂涎黑鳗,听到这个消息后,立刻派打手将他二人抓走,绑在陡峭的山崖上,想把他俩活活饿死。林妈冒死往救,放他二人逃走。他俩在大海里游了三日三夜,因有宝笛帮助,已离仙岛不远。不料渔王派船追来,抢走了宝笛,又将他二人捉回,关在渔王的大船的后舱里。半夜时,船上忽然起火,吃人的渔王被火烧死,被压迫的渔民才获得了自由。可是陈全和黑鳗却不见了,有人说在火起的时候,曾见有两个人影,随着烟云向天空升去了。
  • 从前,有个打鱼的青年叫陈全,家住在海边,父母早亡,亏得隔壁的一个老人拉扯他长大成人。老人临死时,把他心爱的宝笛给了陈全,还告诉他:“大海的东面有座仙岛,是一个幸福的地方。”陈全埋葬了老人,连夜乘船去寻仙岛。他在海上遇到暴风,折断了桅帆。陈全晕倒在船上。等他苏醒过来睁眼一看,原来是船触在山石上。他急忙逃上岸去,在一个小渔村里,遇见了少女黑鳗。陈全上前问路,才知道这地方叫做黑浪山,山上住着个老渔王,统治着这里的渔民。陈全找到了渔王,就被留下来当了一名渔夫。一天,因为陈全吹笛子触怒了渔王,想将他处死,幸经黑鳗跪求,渔王才饶了他。陈全感激她相救之情,互谈身世,才知道黑鳗也是渔家出身,因避难随父来此,父亲死后,撇她孤身一人,依靠林妈度日。两人同病相怜,愈加相爱,不久,黑鳗就怀了孕。渔王早就垂涎黑鳗,听到这个消息后,立刻派打手将他二人抓走,绑在陡峭的山崖上,想把他俩活活饿死。林妈冒死往救,放他二人逃走。他俩在大海里游了三日三夜,因有宝笛帮助,已离仙岛不远。不料渔王派船追来,抢走了宝笛,又将他二人捉回,关在渔王的大船的后舱里。半夜时,船上忽然起火,吃人的渔王被火烧死,被压迫的渔民才获得了自由。可是陈全和黑鳗却不见了,有人说在火起的时候,曾见有两个人影,随着烟云向天空升去了。
  • 从前,有个打鱼的青年叫陈全,家住在海边,父母早亡,亏得隔壁的一个老人拉扯他长大成人。老人临死时,把他心爱的宝笛给了陈全,还告诉他:“大海的东面有座仙岛,是一个幸福的地方。”陈全埋葬了老人,连夜乘船去寻仙岛。他在海上遇到暴风,折断了桅帆。陈全晕倒在船上。等他苏醒过来睁眼一看,原来是船触在山石上。他急忙逃上岸去,在一个小渔村里,遇见了少女黑鳗。陈全上前问路,才知道这地方叫做黑浪山,山上住着个老渔王,统治着这里的渔民。陈全找到了渔王,就被留下来当了一名渔夫。一天,因为陈全吹笛子触怒了渔王,想将他处死,幸经黑鳗跪求,渔王才饶了他。陈全感激她相救之情,互谈身世,才知道黑鳗也是渔家出身,因避难随父来此,父亲死后,撇她孤身一人,依靠林妈度日。两人同病相怜,愈加相爱,不久,黑鳗就怀了孕。渔王早就垂涎黑鳗,听到这个消息后,立刻派打手将他二人抓走,绑在陡峭的山崖上,想把他俩活活饿死。林妈冒死往救,放他二人逃走。他俩在大海里游了三日三夜,因有宝笛帮助,已离仙岛不远。不料渔王派船追来,抢走了宝笛,又将他二人捉回,关在渔王的大船的后舱里。半夜时,船上忽然起火,吃人的渔王被火烧死,被压迫的渔民才获得了自由。可是陈全和黑鳗却不见了,有人说在火起的时候,曾见有两个人影,随着烟云向天空升去了。
  • 从前,有个打鱼的青年叫陈全,家住在海边,父母早亡,亏得隔壁的一个老人拉扯他长大成人。老人临死时,把他心爱的宝笛给了陈全,还告诉他:“大海的东面有座仙岛,是一个幸福的地方。”陈全埋葬了老人,连夜乘船去寻仙岛。他在海上遇到暴风,折断了桅帆。陈全晕倒在船上。等他苏醒过来睁眼一看,原来是船触在山石上。他急忙逃上岸去,在一个小渔村里,遇见了少女黑鳗。陈全上前问路,才知道这地方叫做黑浪山,山上住着个老渔王,统治着这里的渔民。陈全找到了渔王,就被留下来当了一名渔夫。一天,因为陈全吹笛子触怒了渔王,想将他处死,幸经黑鳗跪求,渔王才饶了他。陈全感激她相救之情,互谈身世,才知道黑鳗也是渔家出身,因避难随父来此,父亲死后,撇她孤身一人,依靠林妈度日。两人同病相怜,愈加相爱,不久,黑鳗就怀了孕。渔王早就垂涎黑鳗,听到这个消息后,立刻派打手将他二人抓走,绑在陡峭的山崖上,想把他俩活活饿死。林妈冒死往救,放他二人逃走。他俩在大海里游了三日三夜,因有宝笛帮助,已离仙岛不远。不料渔王派船追来,抢走了宝笛,又将他二人捉回,关在渔王的大船的后舱里。半夜时,船上忽然起火,吃人的渔王被火烧死,被压迫的渔民才获得了自由。可是陈全和黑鳗却不见了,有人说在火起的时候,曾见有两个人影,随着烟云向天空升去了。
  • 从前,有个打鱼的青年叫陈全,家住在海边,父母早亡,亏得隔壁的一个老人拉扯他长大成人。老人临死时,把他心爱的宝笛给了陈全,还告诉他:“大海的东面有座仙岛,是一个幸福的地方。”陈全埋葬了老人,连夜乘船去寻仙岛。他在海上遇到暴风,折断了桅帆。陈全晕倒在船上。等他苏醒过来睁眼一看,原来是船触在山石上。他急忙逃上岸去,在一个小渔村里,遇见了少女黑鳗。陈全上前问路,才知道这地方叫做黑浪山,山上住着个老渔王,统治着这里的渔民。陈全找到了渔王,就被留下来当了一名渔夫。一天,因为陈全吹笛子触怒了渔王,想将他处死,幸经黑鳗跪求,渔王才饶了他。陈全感激她相救之情,互谈身世,才知道黑鳗也是渔家出身,因避难随父来此,父亲死后,撇她孤身一人,依靠林妈度日。两人同病相怜,愈加相爱,不久,黑鳗就怀了孕。渔王早就垂涎黑鳗,听到这个消息后,立刻派打手将他二人抓走,绑在陡峭的山崖上,想把他俩活活饿死。林妈冒死往救,放他二人逃走。他俩在大海里游了三日三夜,因有宝笛帮助,已离仙岛不远。不料渔王派船追来,抢走了宝笛,又将他二人捉回,关在渔王的大船的后舱里。半夜时,船上忽然起火,吃人的渔王被火烧死,被压迫的渔民才获得了自由。可是陈全和黑鳗却不见了,有人说在火起的时候,曾见有两个人影,随着烟云向天空升去了。
  • 从前,有个打鱼的青年叫陈全,家住在海边,父母早亡,亏得隔壁的一个老人拉扯他长大成人。老人临死时,把他心爱的宝笛给了陈全,还告诉他:“大海的东面有座仙岛,是一个幸福的地方。”陈全埋葬了老人,连夜乘船去寻仙岛。他在海上遇到暴风,折断了桅帆。陈全晕倒在船上。等他苏醒过来睁眼一看,原来是船触在山石上。他急忙逃上岸去,在一个小渔村里,遇见了少女黑鳗。陈全上前问路,才知道这地方叫做黑浪山,山上住着个老渔王,统治着这里的渔民。陈全找到了渔王,就被留下来当了一名渔夫。一天,因为陈全吹笛子触怒了渔王,想将他处死,幸经黑鳗跪求,渔王才饶了他。陈全感激她相救之情,互谈身世,才知道黑鳗也是渔家出身,因避难随父来此,父亲死后,撇她孤身一人,依靠林妈度日。两人同病相怜,愈加相爱,不久,黑鳗就怀了孕。渔王早就垂涎黑鳗,听到这个消息后,立刻派打手将他二人抓走,绑在陡峭的山崖上,想把他俩活活饿死。林妈冒死往救,放他二人逃走。他俩在大海里游了三日三夜,因有宝笛帮助,已离仙岛不远。不料渔王派船追来,抢走了宝笛,又将他二人捉回,关在渔王的大船的后舱里。半夜时,船上忽然起火,吃人的渔王被火烧死,被压迫的渔民才获得了自由。可是陈全和黑鳗却不见了,有人说在火起的时候,曾见有两个人影,随着烟云向天空升去了。
  • 从前,有个打鱼的青年叫陈全,家住在海边,父母早亡,亏得隔壁的一个老人拉扯他长大成人。老人临死时,把他心爱的宝笛给了陈全,还告诉他:“大海的东面有座仙岛,是一个幸福的地方。”陈全埋葬了老人,连夜乘船去寻仙岛。他在海上遇到暴风,折断了桅帆。陈全晕倒在船上。等他苏醒过来睁眼一看,原来是船触在山石上。他急忙逃上岸去,在一个小渔村里,遇见了少女黑鳗。陈全上前问路,才知道这地方叫做黑浪山,山上住着个老渔王,统治着这里的渔民。陈全找到了渔王,就被留下来当了一名渔夫。一天,因为陈全吹笛子触怒了渔王,想将他处死,幸经黑鳗跪求,渔王才饶了他。陈全感激她相救之情,互谈身世,才知道黑鳗也是渔家出身,因避难随父来此,父亲死后,撇她孤身一人,依靠林妈度日。两人同病相怜,愈加相爱,不久,黑鳗就怀了孕。渔王早就垂涎黑鳗,听到这个消息后,立刻派打手将他二人抓走,绑在陡峭的山崖上,想把他俩活活饿死。林妈冒死往救,放他二人逃走。他俩在大海里游了三日三夜,因有宝笛帮助,已离仙岛不远。不料渔王派船追来,抢走了宝笛,又将他二人捉回,关在渔王的大船的后舱里。半夜时,船上忽然起火,吃人的渔王被火烧死,被压迫的渔民才获得了自由。可是陈全和黑鳗却不见了,有人说在火起的时候,曾见有两个人影,随着烟云向天空升去了。
  • 从前,有个打鱼的青年叫陈全,家住在海边,父母早亡,亏得隔壁的一个老人拉扯他长大成人。老人临死时,把他心爱的宝笛给了陈全,还告诉他:“大海的东面有座仙岛,是一个幸福的地方。”陈全埋葬了老人,连夜乘船去寻仙岛。他在海上遇到暴风,折断了桅帆。陈全晕倒在船上。等他苏醒过来睁眼一看,原来是船触在山石上。他急忙逃上岸去,在一个小渔村里,遇见了少女黑鳗。陈全上前问路,才知道这地方叫做黑浪山,山上住着个老渔王,统治着这里的渔民。陈全找到了渔王,就被留下来当了一名渔夫。一天,因为陈全吹笛子触怒了渔王,想将他处死,幸经黑鳗跪求,渔王才饶了他。陈全感激她相救之情,互谈身世,才知道黑鳗也是渔家出身,因避难随父来此,父亲死后,撇她孤身一人,依靠林妈度日。两人同病相怜,愈加相爱,不久,黑鳗就怀了孕。渔王早就垂涎黑鳗,听到这个消息后,立刻派打手将他二人抓走,绑在陡峭的山崖上,想把他俩活活饿死。林妈冒死往救,放他二人逃走。他俩在大海里游了三日三夜,因有宝笛帮助,已离仙岛不远。不料渔王派船追来,抢走了宝笛,又将他二人捉回,关在渔王的大船的后舱里。半夜时,船上忽然起火,吃人的渔王被火烧死,被压迫的渔民才获得了自由。可是陈全和黑鳗却不见了,有人说在火起的时候,曾见有两个人影,随着烟云向天空升去了。
  • 从前,有个打鱼的青年叫陈全,家住在海边,父母早亡,亏得隔壁的一个老人拉扯他长大成人。老人临死时,把他心爱的宝笛给了陈全,还告诉他:“大海的东面有座仙岛,是一个幸福的地方。”陈全埋葬了老人,连夜乘船去寻仙岛。他在海上遇到暴风,折断了桅帆。陈全晕倒在船上。等他苏醒过来睁眼一看,原来是船触在山石上。他急忙逃上岸去,在一个小渔村里,遇见了少女黑鳗。陈全上前问路,才知道这地方叫做黑浪山,山上住着个老渔王,统治着这里的渔民。陈全找到了渔王,就被留下来当了一名渔夫。一天,因为陈全吹笛子触怒了渔王,想将他处死,幸经黑鳗跪求,渔王才饶了他。陈全感激她相救之情,互谈身世,才知道黑鳗也是渔家出身,因避难随父来此,父亲死后,撇她孤身一人,依靠林妈度日。两人同病相怜,愈加相爱,不久,黑鳗就怀了孕。渔王早就垂涎黑鳗,听到这个消息后,立刻派打手将他二人抓走,绑在陡峭的山崖上,想把他俩活活饿死。林妈冒死往救,放他二人逃走。他俩在大海里游了三日三夜,因有宝笛帮助,已离仙岛不远。不料渔王派船追来,抢走了宝笛,又将他二人捉回,关在渔王的大船的后舱里。半夜时,船上忽然起火,吃人的渔王被火烧死,被压迫的渔民才获得了自由。可是陈全和黑鳗却不见了,有人说在火起的时候,曾见有两个人影,随着烟云向天空升去了。
  • 从前,有个打鱼的青年叫陈全,家住在海边,父母早亡,亏得隔壁的一个老人拉扯他长大成人。老人临死时,把他心爱的宝笛给了陈全,还告诉他:“大海的东面有座仙岛,是一个幸福的地方。”陈全埋葬了老人,连夜乘船去寻仙岛。他在海上遇到暴风,折断了桅帆。陈全晕倒在船上。等他苏醒过来睁眼一看,原来是船触在山石上。他急忙逃上岸去,在一个小渔村里,遇见了少女黑鳗。陈全上前问路,才知道这地方叫做黑浪山,山上住着个老渔王,统治着这里的渔民。陈全找到了渔王,就被留下来当了一名渔夫。一天,因为陈全吹笛子触怒了渔王,想将他处死,幸经黑鳗跪求,渔王才饶了他。陈全感激她相救之情,互谈身世,才知道黑鳗也是渔家出身,因避难随父来此,父亲死后,撇她孤身一人,依靠林妈度日。两人同病相怜,愈加相爱,不久,黑鳗就怀了孕。渔王早就垂涎黑鳗,听到这个消息后,立刻派打手将他二人抓走,绑在陡峭的山崖上,想把他俩活活饿死。林妈冒死往救,放他二人逃走。他俩在大海里游了三日三夜,因有宝笛帮助,已离仙岛不远。不料渔王派船追来,抢走了宝笛,又将他二人捉回,关在渔王的大船的后舱里。半夜时,船上忽然起火,吃人的渔王被火烧死,被压迫的渔民才获得了自由。可是陈全和黑鳗却不见了,有人说在火起的时候,曾见有两个人影,随着烟云向天空升去了。
  • 从前,有个打鱼的青年叫陈全,家住在海边,父母早亡,亏得隔壁的一个老人拉扯他长大成人。老人临死时,把他心爱的宝笛给了陈全,还告诉他:“大海的东面有座仙岛,是一个幸福的地方。”陈全埋葬了老人,连夜乘船去寻仙岛。他在海上遇到暴风,折断了桅帆。陈全晕倒在船上。等他苏醒过来睁眼一看,原来是船触在山石上。他急忙逃上岸去,在一个小渔村里,遇见了少女黑鳗。陈全上前问路,才知道这地方叫做黑浪山,山上住着个老渔王,统治着这里的渔民。陈全找到了渔王,就被留下来当了一名渔夫。一天,因为陈全吹笛子触怒了渔王,想将他处死,幸经黑鳗跪求,渔王才饶了他。陈全感激她相救之情,互谈身世,才知道黑鳗也是渔家出身,因避难随父来此,父亲死后,撇她孤身一人,依靠林妈度日。两人同病相怜,愈加相爱,不久,黑鳗就怀了孕。渔王早就垂涎黑鳗,听到这个消息后,立刻派打手将他二人抓走,绑在陡峭的山崖上,想把他俩活活饿死。林妈冒死往救,放他二人逃走。他俩在大海里游了三日三夜,因有宝笛帮助,已离仙岛不远。不料渔王派船追来,抢走了宝笛,又将他二人捉回,关在渔王的大船的后舱里。半夜时,船上忽然起火,吃人的渔王被火烧死,被压迫的渔民才获得了自由。可是陈全和黑鳗却不见了,有人说在火起的时候,曾见有两个人影,随着烟云向天空升去了。
  • 从前,有个打鱼的青年叫陈全,家住在海边,父母早亡,亏得隔壁的一个老人拉扯他长大成人。老人临死时,把他心爱的宝笛给了陈全,还告诉他:“大海的东面有座仙岛,是一个幸福的地方。”陈全埋葬了老人,连夜乘船去寻仙岛。他在海上遇到暴风,折断了桅帆。陈全晕倒在船上。等他苏醒过来睁眼一看,原来是船触在山石上。他急忙逃上岸去,在一个小渔村里,遇见了少女黑鳗。陈全上前问路,才知道这地方叫做黑浪山,山上住着个老渔王,统治着这里的渔民。陈全找到了渔王,就被留下来当了一名渔夫。一天,因为陈全吹笛子触怒了渔王,想将他处死,幸经黑鳗跪求,渔王才饶了他。陈全感激她相救之情,互谈身世,才知道黑鳗也是渔家出身,因避难随父来此,父亲死后,撇她孤身一人,依靠林妈度日。两人同病相怜,愈加相爱,不久,黑鳗就怀了孕。渔王早就垂涎黑鳗,听到这个消息后,立刻派打手将他二人抓走,绑在陡峭的山崖上,想把他俩活活饿死。林妈冒死往救,放他二人逃走。他俩在大海里游了三日三夜,因有宝笛帮助,已离仙岛不远。不料渔王派船追来,抢走了宝笛,又将他二人捉回,关在渔王的大船的后舱里。半夜时,船上忽然起火,吃人的渔王被火烧死,被压迫的渔民才获得了自由。可是陈全和黑鳗却不见了,有人说在火起的时候,曾见有两个人影,随着烟云向天空升去了。
  • 从前,有个打鱼的青年叫陈全,家住在海边,父母早亡,亏得隔壁的一个老人拉扯他长大成人。老人临死时,把他心爱的宝笛给了陈全,还告诉他:“大海的东面有座仙岛,是一个幸福的地方。”陈全埋葬了老人,连夜乘船去寻仙岛。他在海上遇到暴风,折断了桅帆。陈全晕倒在船上。等他苏醒过来睁眼一看,原来是船触在山石上。他急忙逃上岸去,在一个小渔村里,遇见了少女黑鳗。陈全上前问路,才知道这地方叫做黑浪山,山上住着个老渔王,统治着这里的渔民。陈全找到了渔王,就被留下来当了一名渔夫。一天,因为陈全吹笛子触怒了渔王,想将他处死,幸经黑鳗跪求,渔王才饶了他。陈全感激她相救之情,互谈身世,才知道黑鳗也是渔家出身,因避难随父来此,父亲死后,撇她孤身一人,依靠林妈度日。两人同病相怜,愈加相爱,不久,黑鳗就怀了孕。渔王早就垂涎黑鳗,听到这个消息后,立刻派打手将他二人抓走,绑在陡峭的山崖上,想把他俩活活饿死。林妈冒死往救,放他二人逃走。他俩在大海里游了三日三夜,因有宝笛帮助,已离仙岛不远。不料渔王派船追来,抢走了宝笛,又将他二人捉回,关在渔王的大船的后舱里。半夜时,船上忽然起火,吃人的渔王被火烧死,被压迫的渔民才获得了自由。可是陈全和黑鳗却不见了,有人说在火起的时候,曾见有两个人影,随着烟云向天空升去了。
  • 从前,有个打鱼的青年叫陈全,家住在海边,父母早亡,亏得隔壁的一个老人拉扯他长大成人。老人临死时,把他心爱的宝笛给了陈全,还告诉他:“大海的东面有座仙岛,是一个幸福的地方。”陈全埋葬了老人,连夜乘船去寻仙岛。他在海上遇到暴风,折断了桅帆。陈全晕倒在船上。等他苏醒过来睁眼一看,原来是船触在山石上。他急忙逃上岸去,在一个小渔村里,遇见了少女黑鳗。陈全上前问路,才知道这地方叫做黑浪山,山上住着个老渔王,统治着这里的渔民。陈全找到了渔王,就被留下来当了一名渔夫。一天,因为陈全吹笛子触怒了渔王,想将他处死,幸经黑鳗跪求,渔王才饶了他。陈全感激她相救之情,互谈身世,才知道黑鳗也是渔家出身,因避难随父来此,父亲死后,撇她孤身一人,依靠林妈度日。两人同病相怜,愈加相爱,不久,黑鳗就怀了孕。渔王早就垂涎黑鳗,听到这个消息后,立刻派打手将他二人抓走,绑在陡峭的山崖上,想把他俩活活饿死。林妈冒死往救,放他二人逃走。他俩在大海里游了三日三夜,因有宝笛帮助,已离仙岛不远。不料渔王派船追来,抢走了宝笛,又将他二人捉回,关在渔王的大船的后舱里。半夜时,船上忽然起火,吃人的渔王被火烧死,被压迫的渔民才获得了自由。可是陈全和黑鳗却不见了,有人说在火起的时候,曾见有两个人影,随着烟云向天空升去了。
  • 从前,有个打鱼的青年叫陈全,家住在海边,父母早亡,亏得隔壁的一个老人拉扯他长大成人。老人临死时,把他心爱的宝笛给了陈全,还告诉他:“大海的东面有座仙岛,是一个幸福的地方。”陈全埋葬了老人,连夜乘船去寻仙岛。他在海上遇到暴风,折断了桅帆。陈全晕倒在船上。等他苏醒过来睁眼一看,原来是船触在山石上。他急忙逃上岸去,在一个小渔村里,遇见了少女黑鳗。陈全上前问路,才知道这地方叫做黑浪山,山上住着个老渔王,统治着这里的渔民。陈全找到了渔王,就被留下来当了一名渔夫。一天,因为陈全吹笛子触怒了渔王,想将他处死,幸经黑鳗跪求,渔王才饶了他。陈全感激她相救之情,互谈身世,才知道黑鳗也是渔家出身,因避难随父来此,父亲死后,撇她孤身一人,依靠林妈度日。两人同病相怜,愈加相爱,不久,黑鳗就怀了孕。渔王早就垂涎黑鳗,听到这个消息后,立刻派打手将他二人抓走,绑在陡峭的山崖上,想把他俩活活饿死。林妈冒死往救,放他二人逃走。他俩在大海里游了三日三夜,因有宝笛帮助,已离仙岛不远。不料渔王派船追来,抢走了宝笛,又将他二人捉回,关在渔王的大船的后舱里。半夜时,船上忽然起火,吃人的渔王被火烧死,被压迫的渔民才获得了自由。可是陈全和黑鳗却不见了,有人说在火起的时候,曾见有两个人影,随着烟云向天空升去了。
  • 从前,有个打鱼的青年叫陈全,家住在海边,父母早亡,亏得隔壁的一个老人拉扯他长大成人。老人临死时,把他心爱的宝笛给了陈全,还告诉他:“大海的东面有座仙岛,是一个幸福的地方。”陈全埋葬了老人,连夜乘船去寻仙岛。他在海上遇到暴风,折断了桅帆。陈全晕倒在船上。等他苏醒过来睁眼一看,原来是船触在山石上。他急忙逃上岸去,在一个小渔村里,遇见了少女黑鳗。陈全上前问路,才知道这地方叫做黑浪山,山上住着个老渔王,统治着这里的渔民。陈全找到了渔王,就被留下来当了一名渔夫。一天,因为陈全吹笛子触怒了渔王,想将他处死,幸经黑鳗跪求,渔王才饶了他。陈全感激她相救之情,互谈身世,才知道黑鳗也是渔家出身,因避难随父来此,父亲死后,撇她孤身一人,依靠林妈度日。两人同病相怜,愈加相爱,不久,黑鳗就怀了孕。渔王早就垂涎黑鳗,听到这个消息后,立刻派打手将他二人抓走,绑在陡峭的山崖上,想把他俩活活饿死。林妈冒死往救,放他二人逃走。他俩在大海里游了三日三夜,因有宝笛帮助,已离仙岛不远。不料渔王派船追来,抢走了宝笛,又将他二人捉回,关在渔王的大船的后舱里。半夜时,船上忽然起火,吃人的渔王被火烧死,被压迫的渔民才获得了自由。可是陈全和黑鳗却不见了,有人说在火起的时候,曾见有两个人影,随着烟云向天空升去了。
  • 从前,有个打鱼的青年叫陈全,家住在海边,父母早亡,亏得隔壁的一个老人拉扯他长大成人。老人临死时,把他心爱的宝笛给了陈全,还告诉他:“大海的东面有座仙岛,是一个幸福的地方。”陈全埋葬了老人,连夜乘船去寻仙岛。他在海上遇到暴风,折断了桅帆。陈全晕倒在船上。等他苏醒过来睁眼一看,原来是船触在山石上。他急忙逃上岸去,在一个小渔村里,遇见了少女黑鳗。陈全上前问路,才知道这地方叫做黑浪山,山上住着个老渔王,统治着这里的渔民。陈全找到了渔王,就被留下来当了一名渔夫。一天,因为陈全吹笛子触怒了渔王,想将他处死,幸经黑鳗跪求,渔王才饶了他。陈全感激她相救之情,互谈身世,才知道黑鳗也是渔家出身,因避难随父来此,父亲死后,撇她孤身一人,依靠林妈度日。两人同病相怜,愈加相爱,不久,黑鳗就怀了孕。渔王早就垂涎黑鳗,听到这个消息后,立刻派打手将他二人抓走,绑在陡峭的山崖上,想把他俩活活饿死。林妈冒死往救,放他二人逃走。他俩在大海里游了三日三夜,因有宝笛帮助,已离仙岛不远。不料渔王派船追来,抢走了宝笛,又将他二人捉回,关在渔王的大船的后舱里。半夜时,船上忽然起火,吃人的渔王被火烧死,被压迫的渔民才获得了自由。可是陈全和黑鳗却不见了,有人说在火起的时候,曾见有两个人影,随着烟云向天空升去了。
  • 从前,有个打鱼的青年叫陈全,家住在海边,父母早亡,亏得隔壁的一个老人拉扯他长大成人。老人临死时,把他心爱的宝笛给了陈全,还告诉他:“大海的东面有座仙岛,是一个幸福的地方。”陈全埋葬了老人,连夜乘船去寻仙岛。他在海上遇到暴风,折断了桅帆。陈全晕倒在船上。等他苏醒过来睁眼一看,原来是船触在山石上。他急忙逃上岸去,在一个小渔村里,遇见了少女黑鳗。陈全上前问路,才知道这地方叫做黑浪山,山上住着个老渔王,统治着这里的渔民。陈全找到了渔王,就被留下来当了一名渔夫。一天,因为陈全吹笛子触怒了渔王,想将他处死,幸经黑鳗跪求,渔王才饶了他。陈全感激她相救之情,互谈身世,才知道黑鳗也是渔家出身,因避难随父来此,父亲死后,撇她孤身一人,依靠林妈度日。两人同病相怜,愈加相爱,不久,黑鳗就怀了孕。渔王早就垂涎黑鳗,听到这个消息后,立刻派打手将他二人抓走,绑在陡峭的山崖上,想把他俩活活饿死。林妈冒死往救,放他二人逃走。他俩在大海里游了三日三夜,因有宝笛帮助,已离仙岛不远。不料渔王派船追来,抢走了宝笛,又将他二人捉回,关在渔王的大船的后舱里。半夜时,船上忽然起火,吃人的渔王被火烧死,被压迫的渔民才获得了自由。可是陈全和黑鳗却不见了,有人说在火起的时候,曾见有两个人影,随着烟云向天空升去了。
  • 从前,有个打鱼的青年叫陈全,家住在海边,父母早亡,亏得隔壁的一个老人拉扯他长大成人。老人临死时,把他心爱的宝笛给了陈全,还告诉他:“大海的东面有座仙岛,是一个幸福的地方。”陈全埋葬了老人,连夜乘船去寻仙岛。他在海上遇到暴风,折断了桅帆。陈全晕倒在船上。等他苏醒过来睁眼一看,原来是船触在山石上。他急忙逃上岸去,在一个小渔村里,遇见了少女黑鳗。陈全上前问路,才知道这地方叫做黑浪山,山上住着个老渔王,统治着这里的渔民。陈全找到了渔王,就被留下来当了一名渔夫。一天,因为陈全吹笛子触怒了渔王,想将他处死,幸经黑鳗跪求,渔王才饶了他。陈全感激她相救之情,互谈身世,才知道黑鳗也是渔家出身,因避难随父来此,父亲死后,撇她孤身一人,依靠林妈度日。两人同病相怜,愈加相爱,不久,黑鳗就怀了孕。渔王早就垂涎黑鳗,听到这个消息后,立刻派打手将他二人抓走,绑在陡峭的山崖上,想把他俩活活饿死。林妈冒死往救,放他二人逃走。他俩在大海里游了三日三夜,因有宝笛帮助,已离仙岛不远。不料渔王派船追来,抢走了宝笛,又将他二人捉回,关在渔王的大船的后舱里。半夜时,船上忽然起火,吃人的渔王被火烧死,被压迫的渔民才获得了自由。可是陈全和黑鳗却不见了,有人说在火起的时候,曾见有两个人影,随着烟云向天空升去了。
  • 从前,有个打鱼的青年叫陈全,家住在海边,父母早亡,亏得隔壁的一个老人拉扯他长大成人。老人临死时,把他心爱的宝笛给了陈全,还告诉他:“大海的东面有座仙岛,是一个幸福的地方。”陈全埋葬了老人,连夜乘船去寻仙岛。他在海上遇到暴风,折断了桅帆。陈全晕倒在船上。等他苏醒过来睁眼一看,原来是船触在山石上。他急忙逃上岸去,在一个小渔村里,遇见了少女黑鳗。陈全上前问路,才知道这地方叫做黑浪山,山上住着个老渔王,统治着这里的渔民。陈全找到了渔王,就被留下来当了一名渔夫。一天,因为陈全吹笛子触怒了渔王,想将他处死,幸经黑鳗跪求,渔王才饶了他。陈全感激她相救之情,互谈身世,才知道黑鳗也是渔家出身,因避难随父来此,父亲死后,撇她孤身一人,依靠林妈度日。两人同病相怜,愈加相爱,不久,黑鳗就怀了孕。渔王早就垂涎黑鳗,听到这个消息后,立刻派打手将他二人抓走,绑在陡峭的山崖上,想把他俩活活饿死。林妈冒死往救,放他二人逃走。他俩在大海里游了三日三夜,因有宝笛帮助,已离仙岛不远。不料渔王派船追来,抢走了宝笛,又将他二人捉回,关在渔王的大船的后舱里。半夜时,船上忽然起火,吃人的渔王被火烧死,被压迫的渔民才获得了自由。可是陈全和黑鳗却不见了,有人说在火起的时候,曾见有两个人影,随着烟云向天空升去了。
  • 从前,有个打鱼的青年叫陈全,家住在海边,父母早亡,亏得隔壁的一个老人拉扯他长大成人。老人临死时,把他心爱的宝笛给了陈全,还告诉他:“大海的东面有座仙岛,是一个幸福的地方。”陈全埋葬了老人,连夜乘船去寻仙岛。他在海上遇到暴风,折断了桅帆。陈全晕倒在船上。等他苏醒过来睁眼一看,原来是船触在山石上。他急忙逃上岸去,在一个小渔村里,遇见了少女黑鳗。陈全上前问路,才知道这地方叫做黑浪山,山上住着个老渔王,统治着这里的渔民。陈全找到了渔王,就被留下来当了一名渔夫。一天,因为陈全吹笛子触怒了渔王,想将他处死,幸经黑鳗跪求,渔王才饶了他。陈全感激她相救之情,互谈身世,才知道黑鳗也是渔家出身,因避难随父来此,父亲死后,撇她孤身一人,依靠林妈度日。两人同病相怜,愈加相爱,不久,黑鳗就怀了孕。渔王早就垂涎黑鳗,听到这个消息后,立刻派打手将他二人抓走,绑在陡峭的山崖上,想把他俩活活饿死。林妈冒死往救,放他二人逃走。他俩在大海里游了三日三夜,因有宝笛帮助,已离仙岛不远。不料渔王派船追来,抢走了宝笛,又将他二人捉回,关在渔王的大船的后舱里。半夜时,船上忽然起火,吃人的渔王被火烧死,被压迫的渔民才获得了自由。可是陈全和黑鳗却不见了,有人说在火起的时候,曾见有两个人影,随着烟云向天空升去了。
  • 从前,有个打鱼的青年叫陈全,家住在海边,父母早亡,亏得隔壁的一个老人拉扯他长大成人。老人临死时,把他心爱的宝笛给了陈全,还告诉他:“大海的东面有座仙岛,是一个幸福的地方。”陈全埋葬了老人,连夜乘船去寻仙岛。他在海上遇到暴风,折断了桅帆。陈全晕倒在船上。等他苏醒过来睁眼一看,原来是船触在山石上。他急忙逃上岸去,在一个小渔村里,遇见了少女黑鳗。陈全上前问路,才知道这地方叫做黑浪山,山上住着个老渔王,统治着这里的渔民。陈全找到了渔王,就被留下来当了一名渔夫。一天,因为陈全吹笛子触怒了渔王,想将他处死,幸经黑鳗跪求,渔王才饶了他。陈全感激她相救之情,互谈身世,才知道黑鳗也是渔家出身,因避难随父来此,父亲死后,撇她孤身一人,依靠林妈度日。两人同病相怜,愈加相爱,不久,黑鳗就怀了孕。渔王早就垂涎黑鳗,听到这个消息后,立刻派打手将他二人抓走,绑在陡峭的山崖上,想把他俩活活饿死。林妈冒死往救,放他二人逃走。他俩在大海里游了三日三夜,因有宝笛帮助,已离仙岛不远。不料渔王派船追来,抢走了宝笛,又将他二人捉回,关在渔王的大船的后舱里。半夜时,船上忽然起火,吃人的渔王被火烧死,被压迫的渔民才获得了自由。可是陈全和黑鳗却不见了,有人说在火起的时候,曾见有两个人影,随着烟云向天空升去了。
  • 从前,有个打鱼的青年叫陈全,家住在海边,父母早亡,亏得隔壁的一个老人拉扯他长大成人。老人临死时,把他心爱的宝笛给了陈全,还告诉他:“大海的东面有座仙岛,是一个幸福的地方。”陈全埋葬了老人,连夜乘船去寻仙岛。他在海上遇到暴风,折断了桅帆。陈全晕倒在船上。等他苏醒过来睁眼一看,原来是船触在山石上。他急忙逃上岸去,在一个小渔村里,遇见了少女黑鳗。陈全上前问路,才知道这地方叫做黑浪山,山上住着个老渔王,统治着这里的渔民。陈全找到了渔王,就被留下来当了一名渔夫。一天,因为陈全吹笛子触怒了渔王,想将他处死,幸经黑鳗跪求,渔王才饶了他。陈全感激她相救之情,互谈身世,才知道黑鳗也是渔家出身,因避难随父来此,父亲死后,撇她孤身一人,依靠林妈度日。两人同病相怜,愈加相爱,不久,黑鳗就怀了孕。渔王早就垂涎黑鳗,听到这个消息后,立刻派打手将他二人抓走,绑在陡峭的山崖上,想把他俩活活饿死。林妈冒死往救,放他二人逃走。他俩在大海里游了三日三夜,因有宝笛帮助,已离仙岛不远。不料渔王派船追来,抢走了宝笛,又将他二人捉回,关在渔王的大船的后舱里。半夜时,船上忽然起火,吃人的渔王被火烧死,被压迫的渔民才获得了自由。可是陈全和黑鳗却不见了,有人说在火起的时候,曾见有两个人影,随着烟云向天空升去了。
  • 从前,有个打鱼的青年叫陈全,家住在海边,父母早亡,亏得隔壁的一个老人拉扯他长大成人。老人临死时,把他心爱的宝笛给了陈全,还告诉他:“大海的东面有座仙岛,是一个幸福的地方。”陈全埋葬了老人,连夜乘船去寻仙岛。他在海上遇到暴风,折断了桅帆。陈全晕倒在船上。等他苏醒过来睁眼一看,原来是船触在山石上。他急忙逃上岸去,在一个小渔村里,遇见了少女黑鳗。陈全上前问路,才知道这地方叫做黑浪山,山上住着个老渔王,统治着这里的渔民。陈全找到了渔王,就被留下来当了一名渔夫。一天,因为陈全吹笛子触怒了渔王,想将他处死,幸经黑鳗跪求,渔王才饶了他。陈全感激她相救之情,互谈身世,才知道黑鳗也是渔家出身,因避难随父来此,父亲死后,撇她孤身一人,依靠林妈度日。两人同病相怜,愈加相爱,不久,黑鳗就怀了孕。渔王早就垂涎黑鳗,听到这个消息后,立刻派打手将他二人抓走,绑在陡峭的山崖上,想把他俩活活饿死。林妈冒死往救,放他二人逃走。他俩在大海里游了三日三夜,因有宝笛帮助,已离仙岛不远。不料渔王派船追来,抢走了宝笛,又将他二人捉回,关在渔王的大船的后舱里。半夜时,船上忽然起火,吃人的渔王被火烧死,被压迫的渔民才获得了自由。可是陈全和黑鳗却不见了,有人说在火起的时候,曾见有两个人影,随着烟云向天空升去了。
  • 从前,有个打鱼的青年叫陈全,家住在海边,父母早亡,亏得隔壁的一个老人拉扯他长大成人。老人临死时,把他心爱的宝笛给了陈全,还告诉他:“大海的东面有座仙岛,是一个幸福的地方。”陈全埋葬了老人,连夜乘船去寻仙岛。他在海上遇到暴风,折断了桅帆。陈全晕倒在船上。等他苏醒过来睁眼一看,原来是船触在山石上。他急忙逃上岸去,在一个小渔村里,遇见了少女黑鳗。陈全上前问路,才知道这地方叫做黑浪山,山上住着个老渔王,统治着这里的渔民。陈全找到了渔王,就被留下来当了一名渔夫。一天,因为陈全吹笛子触怒了渔王,想将他处死,幸经黑鳗跪求,渔王才饶了他。陈全感激她相救之情,互谈身世,才知道黑鳗也是渔家出身,因避难随父来此,父亲死后,撇她孤身一人,依靠林妈度日。两人同病相怜,愈加相爱,不久,黑鳗就怀了孕。渔王早就垂涎黑鳗,听到这个消息后,立刻派打手将他二人抓走,绑在陡峭的山崖上,想把他俩活活饿死。林妈冒死往救,放他二人逃走。他俩在大海里游了三日三夜,因有宝笛帮助,已离仙岛不远。不料渔王派船追来,抢走了宝笛,又将他二人捉回,关在渔王的大船的后舱里。半夜时,船上忽然起火,吃人的渔王被火烧死,被压迫的渔民才获得了自由。可是陈全和黑鳗却不见了,有人说在火起的时候,曾见有两个人影,随着烟云向天空升去了。
  • 从前,有个打鱼的青年叫陈全,家住在海边,父母早亡,亏得隔壁的一个老人拉扯他长大成人。老人临死时,把他心爱的宝笛给了陈全,还告诉他:“大海的东面有座仙岛,是一个幸福的地方。”陈全埋葬了老人,连夜乘船去寻仙岛。他在海上遇到暴风,折断了桅帆。陈全晕倒在船上。等他苏醒过来睁眼一看,原来是船触在山石上。他急忙逃上岸去,在一个小渔村里,遇见了少女黑鳗。陈全上前问路,才知道这地方叫做黑浪山,山上住着个老渔王,统治着这里的渔民。陈全找到了渔王,就被留下来当了一名渔夫。一天,因为陈全吹笛子触怒了渔王,想将他处死,幸经黑鳗跪求,渔王才饶了他。陈全感激她相救之情,互谈身世,才知道黑鳗也是渔家出身,因避难随父来此,父亲死后,撇她孤身一人,依靠林妈度日。两人同病相怜,愈加相爱,不久,黑鳗就怀了孕。渔王早就垂涎黑鳗,听到这个消息后,立刻派打手将他二人抓走,绑在陡峭的山崖上,想把他俩活活饿死。林妈冒死往救,放他二人逃走。他俩在大海里游了三日三夜,因有宝笛帮助,已离仙岛不远。不料渔王派船追来,抢走了宝笛,又将他二人捉回,关在渔王的大船的后舱里。半夜时,船上忽然起火,吃人的渔王被火烧死,被压迫的渔民才获得了自由。可是陈全和黑鳗却不见了,有人说在火起的时候,曾见有两个人影,随着烟云向天空升去了。
  • 从前,有个打鱼的青年叫陈全,家住在海边,父母早亡,亏得隔壁的一个老人拉扯他长大成人。老人临死时,把他心爱的宝笛给了陈全,还告诉他:“大海的东面有座仙岛,是一个幸福的地方。”陈全埋葬了老人,连夜乘船去寻仙岛。他在海上遇到暴风,折断了桅帆。陈全晕倒在船上。等他苏醒过来睁眼一看,原来是船触在山石上。他急忙逃上岸去,在一个小渔村里,遇见了少女黑鳗。陈全上前问路,才知道这地方叫做黑浪山,山上住着个老渔王,统治着这里的渔民。陈全找到了渔王,就被留下来当了一名渔夫。一天,因为陈全吹笛子触怒了渔王,想将他处死,幸经黑鳗跪求,渔王才饶了他。陈全感激她相救之情,互谈身世,才知道黑鳗也是渔家出身,因避难随父来此,父亲死后,撇她孤身一人,依靠林妈度日。两人同病相怜,愈加相爱,不久,黑鳗就怀了孕。渔王早就垂涎黑鳗,听到这个消息后,立刻派打手将他二人抓走,绑在陡峭的山崖上,想把他俩活活饿死。林妈冒死往救,放他二人逃走。他俩在大海里游了三日三夜,因有宝笛帮助,已离仙岛不远。不料渔王派船追来,抢走了宝笛,又将他二人捉回,关在渔王的大船的后舱里。半夜时,船上忽然起火,吃人的渔王被火烧死,被压迫的渔民才获得了自由。可是陈全和黑鳗却不见了,有人说在火起的时候,曾见有两个人影,随着烟云向天空升去了。
  • 从前,有个打鱼的青年叫陈全,家住在海边,父母早亡,亏得隔壁的一个老人拉扯他长大成人。老人临死时,把他心爱的宝笛给了陈全,还告诉他:“大海的东面有座仙岛,是一个幸福的地方。”陈全埋葬了老人,连夜乘船去寻仙岛。他在海上遇到暴风,折断了桅帆。陈全晕倒在船上。等他苏醒过来睁眼一看,原来是船触在山石上。他急忙逃上岸去,在一个小渔村里,遇见了少女黑鳗。陈全上前问路,才知道这地方叫做黑浪山,山上住着个老渔王,统治着这里的渔民。陈全找到了渔王,就被留下来当了一名渔夫。一天,因为陈全吹笛子触怒了渔王,想将他处死,幸经黑鳗跪求,渔王才饶了他。陈全感激她相救之情,互谈身世,才知道黑鳗也是渔家出身,因避难随父来此,父亲死后,撇她孤身一人,依靠林妈度日。两人同病相怜,愈加相爱,不久,黑鳗就怀了孕。渔王早就垂涎黑鳗,听到这个消息后,立刻派打手将他二人抓走,绑在陡峭的山崖上,想把他俩活活饿死。林妈冒死往救,放他二人逃走。他俩在大海里游了三日三夜,因有宝笛帮助,已离仙岛不远。不料渔王派船追来,抢走了宝笛,又将他二人捉回,关在渔王的大船的后舱里。半夜时,船上忽然起火,吃人的渔王被火烧死,被压迫的渔民才获得了自由。可是陈全和黑鳗却不见了,有人说在火起的时候,曾见有两个人影,随着烟云向天空升去了。
  • 从前,有个打鱼的青年叫陈全,家住在海边,父母早亡,亏得隔壁的一个老人拉扯他长大成人。老人临死时,把他心爱的宝笛给了陈全,还告诉他:“大海的东面有座仙岛,是一个幸福的地方。”陈全埋葬了老人,连夜乘船去寻仙岛。他在海上遇到暴风,折断了桅帆。陈全晕倒在船上。等他苏醒过来睁眼一看,原来是船触在山石上。他急忙逃上岸去,在一个小渔村里,遇见了少女黑鳗。陈全上前问路,才知道这地方叫做黑浪山,山上住着个老渔王,统治着这里的渔民。陈全找到了渔王,就被留下来当了一名渔夫。一天,因为陈全吹笛子触怒了渔王,想将他处死,幸经黑鳗跪求,渔王才饶了他。陈全感激她相救之情,互谈身世,才知道黑鳗也是渔家出身,因避难随父来此,父亲死后,撇她孤身一人,依靠林妈度日。两人同病相怜,愈加相爱,不久,黑鳗就怀了孕。渔王早就垂涎黑鳗,听到这个消息后,立刻派打手将他二人抓走,绑在陡峭的山崖上,想把他俩活活饿死。林妈冒死往救,放他二人逃走。他俩在大海里游了三日三夜,因有宝笛帮助,已离仙岛不远。不料渔王派船追来,抢走了宝笛,又将他二人捉回,关在渔王的大船的后舱里。半夜时,船上忽然起火,吃人的渔王被火烧死,被压迫的渔民才获得了自由。可是陈全和黑鳗却不见了,有人说在火起的时候,曾见有两个人影,随着烟云向天空升去了。
  • 从前,有个打鱼的青年叫陈全,家住在海边,父母早亡,亏得隔壁的一个老人拉扯他长大成人。老人临死时,把他心爱的宝笛给了陈全,还告诉他:“大海的东面有座仙岛,是一个幸福的地方。”陈全埋葬了老人,连夜乘船去寻仙岛。他在海上遇到暴风,折断了桅帆。陈全晕倒在船上。等他苏醒过来睁眼一看,原来是船触在山石上。他急忙逃上岸去,在一个小渔村里,遇见了少女黑鳗。陈全上前问路,才知道这地方叫做黑浪山,山上住着个老渔王,统治着这里的渔民。陈全找到了渔王,就被留下来当了一名渔夫。一天,因为陈全吹笛子触怒了渔王,想将他处死,幸经黑鳗跪求,渔王才饶了他。陈全感激她相救之情,互谈身世,才知道黑鳗也是渔家出身,因避难随父来此,父亲死后,撇她孤身一人,依靠林妈度日。两人同病相怜,愈加相爱,不久,黑鳗就怀了孕。渔王早就垂涎黑鳗,听到这个消息后,立刻派打手将他二人抓走,绑在陡峭的山崖上,想把他俩活活饿死。林妈冒死往救,放他二人逃走。他俩在大海里游了三日三夜,因有宝笛帮助,已离仙岛不远。不料渔王派船追来,抢走了宝笛,又将他二人捉回,关在渔王的大船的后舱里。半夜时,船上忽然起火,吃人的渔王被火烧死,被压迫的渔民才获得了自由。可是陈全和黑鳗却不见了,有人说在火起的时候,曾见有两个人影,随着烟云向天空升去了。
  • 从前,有个打鱼的青年叫陈全,家住在海边,父母早亡,亏得隔壁的一个老人拉扯他长大成人。老人临死时,把他心爱的宝笛给了陈全,还告诉他:“大海的东面有座仙岛,是一个幸福的地方。”陈全埋葬了老人,连夜乘船去寻仙岛。他在海上遇到暴风,折断了桅帆。陈全晕倒在船上。等他苏醒过来睁眼一看,原来是船触在山石上。他急忙逃上岸去,在一个小渔村里,遇见了少女黑鳗。陈全上前问路,才知道这地方叫做黑浪山,山上住着个老渔王,统治着这里的渔民。陈全找到了渔王,就被留下来当了一名渔夫。一天,因为陈全吹笛子触怒了渔王,想将他处死,幸经黑鳗跪求,渔王才饶了他。陈全感激她相救之情,互谈身世,才知道黑鳗也是渔家出身,因避难随父来此,父亲死后,撇她孤身一人,依靠林妈度日。两人同病相怜,愈加相爱,不久,黑鳗就怀了孕。渔王早就垂涎黑鳗,听到这个消息后,立刻派打手将他二人抓走,绑在陡峭的山崖上,想把他俩活活饿死。林妈冒死往救,放他二人逃走。他俩在大海里游了三日三夜,因有宝笛帮助,已离仙岛不远。不料渔王派船追来,抢走了宝笛,又将他二人捉回,关在渔王的大船的后舱里。半夜时,船上忽然起火,吃人的渔王被火烧死,被压迫的渔民才获得了自由。可是陈全和黑鳗却不见了,有人说在火起的时候,曾见有两个人影,随着烟云向天空升去了。
  • 从前,有个打鱼的青年叫陈全,家住在海边,父母早亡,亏得隔壁的一个老人拉扯他长大成人。老人临死时,把他心爱的宝笛给了陈全,还告诉他:“大海的东面有座仙岛,是一个幸福的地方。”陈全埋葬了老人,连夜乘船去寻仙岛。他在海上遇到暴风,折断了桅帆。陈全晕倒在船上。等他苏醒过来睁眼一看,原来是船触在山石上。他急忙逃上岸去,在一个小渔村里,遇见了少女黑鳗。陈全上前问路,才知道这地方叫做黑浪山,山上住着个老渔王,统治着这里的渔民。陈全找到了渔王,就被留下来当了一名渔夫。一天,因为陈全吹笛子触怒了渔王,想将他处死,幸经黑鳗跪求,渔王才饶了他。陈全感激她相救之情,互谈身世,才知道黑鳗也是渔家出身,因避难随父来此,父亲死后,撇她孤身一人,依靠林妈度日。两人同病相怜,愈加相爱,不久,黑鳗就怀了孕。渔王早就垂涎黑鳗,听到这个消息后,立刻派打手将他二人抓走,绑在陡峭的山崖上,想把他俩活活饿死。林妈冒死往救,放他二人逃走。他俩在大海里游了三日三夜,因有宝笛帮助,已离仙岛不远。不料渔王派船追来,抢走了宝笛,又将他二人捉回,关在渔王的大船的后舱里。半夜时,船上忽然起火,吃人的渔王被火烧死,被压迫的渔民才获得了自由。可是陈全和黑鳗却不见了,有人说在火起的时候,曾见有两个人影,随着烟云向天空升去了。
  • 从前,有个打鱼的青年叫陈全,家住在海边,父母早亡,亏得隔壁的一个老人拉扯他长大成人。老人临死时,把他心爱的宝笛给了陈全,还告诉他:“大海的东面有座仙岛,是一个幸福的地方。”陈全埋葬了老人,连夜乘船去寻仙岛。他在海上遇到暴风,折断了桅帆。陈全晕倒在船上。等他苏醒过来睁眼一看,原来是船触在山石上。他急忙逃上岸去,在一个小渔村里,遇见了少女黑鳗。陈全上前问路,才知道这地方叫做黑浪山,山上住着个老渔王,统治着这里的渔民。陈全找到了渔王,就被留下来当了一名渔夫。一天,因为陈全吹笛子触怒了渔王,想将他处死,幸经黑鳗跪求,渔王才饶了他。陈全感激她相救之情,互谈身世,才知道黑鳗也是渔家出身,因避难随父来此,父亲死后,撇她孤身一人,依靠林妈度日。两人同病相怜,愈加相爱,不久,黑鳗就怀了孕。渔王早就垂涎黑鳗,听到这个消息后,立刻派打手将他二人抓走,绑在陡峭的山崖上,想把他俩活活饿死。林妈冒死往救,放他二人逃走。他俩在大海里游了三日三夜,因有宝笛帮助,已离仙岛不远。不料渔王派船追来,抢走了宝笛,又将他二人捉回,关在渔王的大船的后舱里。半夜时,船上忽然起火,吃人的渔王被火烧死,被压迫的渔民才获得了自由。可是陈全和黑鳗却不见了,有人说在火起的时候,曾见有两个人影,随着烟云向天空升去了。
  • 从前,有个打鱼的青年叫陈全,家住在海边,父母早亡,亏得隔壁的一个老人拉扯他长大成人。老人临死时,把他心爱的宝笛给了陈全,还告诉他:“大海的东面有座仙岛,是一个幸福的地方。”陈全埋葬了老人,连夜乘船去寻仙岛。他在海上遇到暴风,折断了桅帆。陈全晕倒在船上。等他苏醒过来睁眼一看,原来是船触在山石上。他急忙逃上岸去,在一个小渔村里,遇见了少女黑鳗。陈全上前问路,才知道这地方叫做黑浪山,山上住着个老渔王,统治着这里的渔民。陈全找到了渔王,就被留下来当了一名渔夫。一天,因为陈全吹笛子触怒了渔王,想将他处死,幸经黑鳗跪求,渔王才饶了他。陈全感激她相救之情,互谈身世,才知道黑鳗也是渔家出身,因避难随父来此,父亲死后,撇她孤身一人,依靠林妈度日。两人同病相怜,愈加相爱,不久,黑鳗就怀了孕。渔王早就垂涎黑鳗,听到这个消息后,立刻派打手将他二人抓走,绑在陡峭的山崖上,想把他俩活活饿死。林妈冒死往救,放他二人逃走。他俩在大海里游了三日三夜,因有宝笛帮助,已离仙岛不远。不料渔王派船追来,抢走了宝笛,又将他二人捉回,关在渔王的大船的后舱里。半夜时,船上忽然起火,吃人的渔王被火烧死,被压迫的渔民才获得了自由。可是陈全和黑鳗却不见了,有人说在火起的时候,曾见有两个人影,随着烟云向天空升去了。
  • 从前,有个打鱼的青年叫陈全,家住在海边,父母早亡,亏得隔壁的一个老人拉扯他长大成人。老人临死时,把他心爱的宝笛给了陈全,还告诉他:“大海的东面有座仙岛,是一个幸福的地方。”陈全埋葬了老人,连夜乘船去寻仙岛。他在海上遇到暴风,折断了桅帆。陈全晕倒在船上。等他苏醒过来睁眼一看,原来是船触在山石上。他急忙逃上岸去,在一个小渔村里,遇见了少女黑鳗。陈全上前问路,才知道这地方叫做黑浪山,山上住着个老渔王,统治着这里的渔民。陈全找到了渔王,就被留下来当了一名渔夫。一天,因为陈全吹笛子触怒了渔王,想将他处死,幸经黑鳗跪求,渔王才饶了他。陈全感激她相救之情,互谈身世,才知道黑鳗也是渔家出身,因避难随父来此,父亲死后,撇她孤身一人,依靠林妈度日。两人同病相怜,愈加相爱,不久,黑鳗就怀了孕。渔王早就垂涎黑鳗,听到这个消息后,立刻派打手将他二人抓走,绑在陡峭的山崖上,想把他俩活活饿死。林妈冒死往救,放他二人逃走。他俩在大海里游了三日三夜,因有宝笛帮助,已离仙岛不远。不料渔王派船追来,抢走了宝笛,又将他二人捉回,关在渔王的大船的后舱里。半夜时,船上忽然起火,吃人的渔王被火烧死,被压迫的渔民才获得了自由。可是陈全和黑鳗却不见了,有人说在火起的时候,曾见有两个人影,随着烟云向天空升去了。
  • 从前,有个打鱼的青年叫陈全,家住在海边,父母早亡,亏得隔壁的一个老人拉扯他长大成人。老人临死时,把他心爱的宝笛给了陈全,还告诉他:“大海的东面有座仙岛,是一个幸福的地方。”陈全埋葬了老人,连夜乘船去寻仙岛。他在海上遇到暴风,折断了桅帆。陈全晕倒在船上。等他苏醒过来睁眼一看,原来是船触在山石上。他急忙逃上岸去,在一个小渔村里,遇见了少女黑鳗。陈全上前问路,才知道这地方叫做黑浪山,山上住着个老渔王,统治着这里的渔民。陈全找到了渔王,就被留下来当了一名渔夫。一天,因为陈全吹笛子触怒了渔王,想将他处死,幸经黑鳗跪求,渔王才饶了他。陈全感激她相救之情,互谈身世,才知道黑鳗也是渔家出身,因避难随父来此,父亲死后,撇她孤身一人,依靠林妈度日。两人同病相怜,愈加相爱,不久,黑鳗就怀了孕。渔王早就垂涎黑鳗,听到这个消息后,立刻派打手将他二人抓走,绑在陡峭的山崖上,想把他俩活活饿死。林妈冒死往救,放他二人逃走。他俩在大海里游了三日三夜,因有宝笛帮助,已离仙岛不远。不料渔王派船追来,抢走了宝笛,又将他二人捉回,关在渔王的大船的后舱里。半夜时,船上忽然起火,吃人的渔王被火烧死,被压迫的渔民才获得了自由。可是陈全和黑鳗却不见了,有人说在火起的时候,曾见有两个人影,随着烟云向天空升去了。
  • 从前,有个打鱼的青年叫陈全,家住在海边,父母早亡,亏得隔壁的一个老人拉扯他长大成人。老人临死时,把他心爱的宝笛给了陈全,还告诉他:“大海的东面有座仙岛,是一个幸福的地方。”陈全埋葬了老人,连夜乘船去寻仙岛。他在海上遇到暴风,折断了桅帆。陈全晕倒在船上。等他苏醒过来睁眼一看,原来是船触在山石上。他急忙逃上岸去,在一个小渔村里,遇见了少女黑鳗。陈全上前问路,才知道这地方叫做黑浪山,山上住着个老渔王,统治着这里的渔民。陈全找到了渔王,就被留下来当了一名渔夫。一天,因为陈全吹笛子触怒了渔王,想将他处死,幸经黑鳗跪求,渔王才饶了他。陈全感激她相救之情,互谈身世,才知道黑鳗也是渔家出身,因避难随父来此,父亲死后,撇她孤身一人,依靠林妈度日。两人同病相怜,愈加相爱,不久,黑鳗就怀了孕。渔王早就垂涎黑鳗,听到这个消息后,立刻派打手将他二人抓走,绑在陡峭的山崖上,想把他俩活活饿死。林妈冒死往救,放他二人逃走。他俩在大海里游了三日三夜,因有宝笛帮助,已离仙岛不远。不料渔王派船追来,抢走了宝笛,又将他二人捉回,关在渔王的大船的后舱里。半夜时,船上忽然起火,吃人的渔王被火烧死,被压迫的渔民才获得了自由。可是陈全和黑鳗却不见了,有人说在火起的时候,曾见有两个人影,随着烟云向天空升去了。
  • 从前,有个打鱼的青年叫陈全,家住在海边,父母早亡,亏得隔壁的一个老人拉扯他长大成人。老人临死时,把他心爱的宝笛给了陈全,还告诉他:“大海的东面有座仙岛,是一个幸福的地方。”陈全埋葬了老人,连夜乘船去寻仙岛。他在海上遇到暴风,折断了桅帆。陈全晕倒在船上。等他苏醒过来睁眼一看,原来是船触在山石上。他急忙逃上岸去,在一个小渔村里,遇见了少女黑鳗。陈全上前问路,才知道这地方叫做黑浪山,山上住着个老渔王,统治着这里的渔民。陈全找到了渔王,就被留下来当了一名渔夫。一天,因为陈全吹笛子触怒了渔王,想将他处死,幸经黑鳗跪求,渔王才饶了他。陈全感激她相救之情,互谈身世,才知道黑鳗也是渔家出身,因避难随父来此,父亲死后,撇她孤身一人,依靠林妈度日。两人同病相怜,愈加相爱,不久,黑鳗就怀了孕。渔王早就垂涎黑鳗,听到这个消息后,立刻派打手将他二人抓走,绑在陡峭的山崖上,想把他俩活活饿死。林妈冒死往救,放他二人逃走。他俩在大海里游了三日三夜,因有宝笛帮助,已离仙岛不远。不料渔王派船追来,抢走了宝笛,又将他二人捉回,关在渔王的大船的后舱里。半夜时,船上忽然起火,吃人的渔王被火烧死,被压迫的渔民才获得了自由。可是陈全和黑鳗却不见了,有人说在火起的时候,曾见有两个人影,随着烟云向天空升去了。
  • 从前,有个打鱼的青年叫陈全,家住在海边,父母早亡,亏得隔壁的一个老人拉扯他长大成人。老人临死时,把他心爱的宝笛给了陈全,还告诉他:“大海的东面有座仙岛,是一个幸福的地方。”陈全埋葬了老人,连夜乘船去寻仙岛。他在海上遇到暴风,折断了桅帆。陈全晕倒在船上。等他苏醒过来睁眼一看,原来是船触在山石上。他急忙逃上岸去,在一个小渔村里,遇见了少女黑鳗。陈全上前问路,才知道这地方叫做黑浪山,山上住着个老渔王,统治着这里的渔民。陈全找到了渔王,就被留下来当了一名渔夫。一天,因为陈全吹笛子触怒了渔王,想将他处死,幸经黑鳗跪求,渔王才饶了他。陈全感激她相救之情,互谈身世,才知道黑鳗也是渔家出身,因避难随父来此,父亲死后,撇她孤身一人,依靠林妈度日。两人同病相怜,愈加相爱,不久,黑鳗就怀了孕。渔王早就垂涎黑鳗,听到这个消息后,立刻派打手将他二人抓走,绑在陡峭的山崖上,想把他俩活活饿死。林妈冒死往救,放他二人逃走。他俩在大海里游了三日三夜,因有宝笛帮助,已离仙岛不远。不料渔王派船追来,抢走了宝笛,又将他二人捉回,关在渔王的大船的后舱里。半夜时,船上忽然起火,吃人的渔王被火烧死,被压迫的渔民才获得了自由。可是陈全和黑鳗却不见了,有人说在火起的时候,曾见有两个人影,随着烟云向天空升去了。
  • 从前,有个打鱼的青年叫陈全,家住在海边,父母早亡,亏得隔壁的一个老人拉扯他长大成人。老人临死时,把他心爱的宝笛给了陈全,还告诉他:“大海的东面有座仙岛,是一个幸福的地方。”陈全埋葬了老人,连夜乘船去寻仙岛。他在海上遇到暴风,折断了桅帆。陈全晕倒在船上。等他苏醒过来睁眼一看,原来是船触在山石上。他急忙逃上岸去,在一个小渔村里,遇见了少女黑鳗。陈全上前问路,才知道这地方叫做黑浪山,山上住着个老渔王,统治着这里的渔民。陈全找到了渔王,就被留下来当了一名渔夫。一天,因为陈全吹笛子触怒了渔王,想将他处死,幸经黑鳗跪求,渔王才饶了他。陈全感激她相救之情,互谈身世,才知道黑鳗也是渔家出身,因避难随父来此,父亲死后,撇她孤身一人,依靠林妈度日。两人同病相怜,愈加相爱,不久,黑鳗就怀了孕。渔王早就垂涎黑鳗,听到这个消息后,立刻派打手将他二人抓走,绑在陡峭的山崖上,想把他俩活活饿死。林妈冒死往救,放他二人逃走。他俩在大海里游了三日三夜,因有宝笛帮助,已离仙岛不远。不料渔王派船追来,抢走了宝笛,又将他二人捉回,关在渔王的大船的后舱里。半夜时,船上忽然起火,吃人的渔王被火烧死,被压迫的渔民才获得了自由。可是陈全和黑鳗却不见了,有人说在火起的时候,曾见有两个人影,随着烟云向天空升去了。
  • 从前,有个打鱼的青年叫陈全,家住在海边,父母早亡,亏得隔壁的一个老人拉扯他长大成人。老人临死时,把他心爱的宝笛给了陈全,还告诉他:“大海的东面有座仙岛,是一个幸福的地方。”陈全埋葬了老人,连夜乘船去寻仙岛。他在海上遇到暴风,折断了桅帆。陈全晕倒在船上。等他苏醒过来睁眼一看,原来是船触在山石上。他急忙逃上岸去,在一个小渔村里,遇见了少女黑鳗。陈全上前问路,才知道这地方叫做黑浪山,山上住着个老渔王,统治着这里的渔民。陈全找到了渔王,就被留下来当了一名渔夫。一天,因为陈全吹笛子触怒了渔王,想将他处死,幸经黑鳗跪求,渔王才饶了他。陈全感激她相救之情,互谈身世,才知道黑鳗也是渔家出身,因避难随父来此,父亲死后,撇她孤身一人,依靠林妈度日。两人同病相怜,愈加相爱,不久,黑鳗就怀了孕。渔王早就垂涎黑鳗,听到这个消息后,立刻派打手将他二人抓走,绑在陡峭的山崖上,想把他俩活活饿死。林妈冒死往救,放他二人逃走。他俩在大海里游了三日三夜,因有宝笛帮助,已离仙岛不远。不料渔王派船追来,抢走了宝笛,又将他二人捉回,关在渔王的大船的后舱里。半夜时,船上忽然起火,吃人的渔王被火烧死,被压迫的渔民才获得了自由。可是陈全和黑鳗却不见了,有人说在火起的时候,曾见有两个人影,随着烟云向天空升去了。
  • 从前,有个打鱼的青年叫陈全,家住在海边,父母早亡,亏得隔壁的一个老人拉扯他长大成人。老人临死时,把他心爱的宝笛给了陈全,还告诉他:“大海的东面有座仙岛,是一个幸福的地方。”陈全埋葬了老人,连夜乘船去寻仙岛。他在海上遇到暴风,折断了桅帆。陈全晕倒在船上。等他苏醒过来睁眼一看,原来是船触在山石上。他急忙逃上岸去,在一个小渔村里,遇见了少女黑鳗。陈全上前问路,才知道这地方叫做黑浪山,山上住着个老渔王,统治着这里的渔民。陈全找到了渔王,就被留下来当了一名渔夫。一天,因为陈全吹笛子触怒了渔王,想将他处死,幸经黑鳗跪求,渔王才饶了他。陈全感激她相救之情,互谈身世,才知道黑鳗也是渔家出身,因避难随父来此,父亲死后,撇她孤身一人,依靠林妈度日。两人同病相怜,愈加相爱,不久,黑鳗就怀了孕。渔王早就垂涎黑鳗,听到这个消息后,立刻派打手将他二人抓走,绑在陡峭的山崖上,想把他俩活活饿死。林妈冒死往救,放他二人逃走。他俩在大海里游了三日三夜,因有宝笛帮助,已离仙岛不远。不料渔王派船追来,抢走了宝笛,又将他二人捉回,关在渔王的大船的后舱里。半夜时,船上忽然起火,吃人的渔王被火烧死,被压迫的渔民才获得了自由。可是陈全和黑鳗却不见了,有人说在火起的时候,曾见有两个人影,随着烟云向天空升去了。
  • 从前,有个打鱼的青年叫陈全,家住在海边,父母早亡,亏得隔壁的一个老人拉扯他长大成人。老人临死时,把他心爱的宝笛给了陈全,还告诉他:“大海的东面有座仙岛,是一个幸福的地方。”陈全埋葬了老人,连夜乘船去寻仙岛。他在海上遇到暴风,折断了桅帆。陈全晕倒在船上。等他苏醒过来睁眼一看,原来是船触在山石上。他急忙逃上岸去,在一个小渔村里,遇见了少女黑鳗。陈全上前问路,才知道这地方叫做黑浪山,山上住着个老渔王,统治着这里的渔民。陈全找到了渔王,就被留下来当了一名渔夫。一天,因为陈全吹笛子触怒了渔王,想将他处死,幸经黑鳗跪求,渔王才饶了他。陈全感激她相救之情,互谈身世,才知道黑鳗也是渔家出身,因避难随父来此,父亲死后,撇她孤身一人,依靠林妈度日。两人同病相怜,愈加相爱,不久,黑鳗就怀了孕。渔王早就垂涎黑鳗,听到这个消息后,立刻派打手将他二人抓走,绑在陡峭的山崖上,想把他俩活活饿死。林妈冒死往救,放他二人逃走。他俩在大海里游了三日三夜,因有宝笛帮助,已离仙岛不远。不料渔王派船追来,抢走了宝笛,又将他二人捉回,关在渔王的大船的后舱里。半夜时,船上忽然起火,吃人的渔王被火烧死,被压迫的渔民才获得了自由。可是陈全和黑鳗却不见了,有人说在火起的时候,曾见有两个人影,随着烟云向天空升去了。
  • 从前,有个打鱼的青年叫陈全,家住在海边,父母早亡,亏得隔壁的一个老人拉扯他长大成人。老人临死时,把他心爱的宝笛给了陈全,还告诉他:“大海的东面有座仙岛,是一个幸福的地方。”陈全埋葬了老人,连夜乘船去寻仙岛。他在海上遇到暴风,折断了桅帆。陈全晕倒在船上。等他苏醒过来睁眼一看,原来是船触在山石上。他急忙逃上岸去,在一个小渔村里,遇见了少女黑鳗。陈全上前问路,才知道这地方叫做黑浪山,山上住着个老渔王,统治着这里的渔民。陈全找到了渔王,就被留下来当了一名渔夫。一天,因为陈全吹笛子触怒了渔王,想将他处死,幸经黑鳗跪求,渔王才饶了他。陈全感激她相救之情,互谈身世,才知道黑鳗也是渔家出身,因避难随父来此,父亲死后,撇她孤身一人,依靠林妈度日。两人同病相怜,愈加相爱,不久,黑鳗就怀了孕。渔王早就垂涎黑鳗,听到这个消息后,立刻派打手将他二人抓走,绑在陡峭的山崖上,想把他俩活活饿死。林妈冒死往救,放他二人逃走。他俩在大海里游了三日三夜,因有宝笛帮助,已离仙岛不远。不料渔王派船追来,抢走了宝笛,又将他二人捉回,关在渔王的大船的后舱里。半夜时,船上忽然起火,吃人的渔王被火烧死,被压迫的渔民才获得了自由。可是陈全和黑鳗却不见了,有人说在火起的时候,曾见有两个人影,随着烟云向天空升去了。
  • 从前,有个打鱼的青年叫陈全,家住在海边,父母早亡,亏得隔壁的一个老人拉扯他长大成人。老人临死时,把他心爱的宝笛给了陈全,还告诉他:“大海的东面有座仙岛,是一个幸福的地方。”陈全埋葬了老人,连夜乘船去寻仙岛。他在海上遇到暴风,折断了桅帆。陈全晕倒在船上。等他苏醒过来睁眼一看,原来是船触在山石上。他急忙逃上岸去,在一个小渔村里,遇见了少女黑鳗。陈全上前问路,才知道这地方叫做黑浪山,山上住着个老渔王,统治着这里的渔民。陈全找到了渔王,就被留下来当了一名渔夫。一天,因为陈全吹笛子触怒了渔王,想将他处死,幸经黑鳗跪求,渔王才饶了他。陈全感激她相救之情,互谈身世,才知道黑鳗也是渔家出身,因避难随父来此,父亲死后,撇她孤身一人,依靠林妈度日。两人同病相怜,愈加相爱,不久,黑鳗就怀了孕。渔王早就垂涎黑鳗,听到这个消息后,立刻派打手将他二人抓走,绑在陡峭的山崖上,想把他俩活活饿死。林妈冒死往救,放他二人逃走。他俩在大海里游了三日三夜,因有宝笛帮助,已离仙岛不远。不料渔王派船追来,抢走了宝笛,又将他二人捉回,关在渔王的大船的后舱里。半夜时,船上忽然起火,吃人的渔王被火烧死,被压迫的渔民才获得了自由。可是陈全和黑鳗却不见了,有人说在火起的时候,曾见有两个人影,随着烟云向天空升去了。
  • 从前,有个打鱼的青年叫陈全,家住在海边,父母早亡,亏得隔壁的一个老人拉扯他长大成人。老人临死时,把他心爱的宝笛给了陈全,还告诉他:“大海的东面有座仙岛,是一个幸福的地方。”陈全埋葬了老人,连夜乘船去寻仙岛。他在海上遇到暴风,折断了桅帆。陈全晕倒在船上。等他苏醒过来睁眼一看,原来是船触在山石上。他急忙逃上岸去,在一个小渔村里,遇见了少女黑鳗。陈全上前问路,才知道这地方叫做黑浪山,山上住着个老渔王,统治着这里的渔民。陈全找到了渔王,就被留下来当了一名渔夫。一天,因为陈全吹笛子触怒了渔王,想将他处死,幸经黑鳗跪求,渔王才饶了他。陈全感激她相救之情,互谈身世,才知道黑鳗也是渔家出身,因避难随父来此,父亲死后,撇她孤身一人,依靠林妈度日。两人同病相怜,愈加相爱,不久,黑鳗就怀了孕。渔王早就垂涎黑鳗,听到这个消息后,立刻派打手将他二人抓走,绑在陡峭的山崖上,想把他俩活活饿死。林妈冒死往救,放他二人逃走。他俩在大海里游了三日三夜,因有宝笛帮助,已离仙岛不远。不料渔王派船追来,抢走了宝笛,又将他二人捉回,关在渔王的大船的后舱里。半夜时,船上忽然起火,吃人的渔王被火烧死,被压迫的渔民才获得了自由。可是陈全和黑鳗却不见了,有人说在火起的时候,曾见有两个人影,随着烟云向天空升去了。
  • 从前,有个打鱼的青年叫陈全,家住在海边,父母早亡,亏得隔壁的一个老人拉扯他长大成人。老人临死时,把他心爱的宝笛给了陈全,还告诉他:“大海的东面有座仙岛,是一个幸福的地方。”陈全埋葬了老人,连夜乘船去寻仙岛。他在海上遇到暴风,折断了桅帆。陈全晕倒在船上。等他苏醒过来睁眼一看,原来是船触在山石上。他急忙逃上岸去,在一个小渔村里,遇见了少女黑鳗。陈全上前问路,才知道这地方叫做黑浪山,山上住着个老渔王,统治着这里的渔民。陈全找到了渔王,就被留下来当了一名渔夫。一天,因为陈全吹笛子触怒了渔王,想将他处死,幸经黑鳗跪求,渔王才饶了他。陈全感激她相救之情,互谈身世,才知道黑鳗也是渔家出身,因避难随父来此,父亲死后,撇她孤身一人,依靠林妈度日。两人同病相怜,愈加相爱,不久,黑鳗就怀了孕。渔王早就垂涎黑鳗,听到这个消息后,立刻派打手将他二人抓走,绑在陡峭的山崖上,想把他俩活活饿死。林妈冒死往救,放他二人逃走。他俩在大海里游了三日三夜,因有宝笛帮助,已离仙岛不远。不料渔王派船追来,抢走了宝笛,又将他二人捉回,关在渔王的大船的后舱里。半夜时,船上忽然起火,吃人的渔王被火烧死,被压迫的渔民才获得了自由。可是陈全和黑鳗却不见了,有人说在火起的时候,曾见有两个人影,随着烟云向天空升去了。
  • 从前,有个打鱼的青年叫陈全,家住在海边,父母早亡,亏得隔壁的一个老人拉扯他长大成人。老人临死时,把他心爱的宝笛给了陈全,还告诉他:“大海的东面有座仙岛,是一个幸福的地方。”陈全埋葬了老人,连夜乘船去寻仙岛。他在海上遇到暴风,折断了桅帆。陈全晕倒在船上。等他苏醒过来睁眼一看,原来是船触在山石上。他急忙逃上岸去,在一个小渔村里,遇见了少女黑鳗。陈全上前问路,才知道这地方叫做黑浪山,山上住着个老渔王,统治着这里的渔民。陈全找到了渔王,就被留下来当了一名渔夫。一天,因为陈全吹笛子触怒了渔王,想将他处死,幸经黑鳗跪求,渔王才饶了他。陈全感激她相救之情,互谈身世,才知道黑鳗也是渔家出身,因避难随父来此,父亲死后,撇她孤身一人,依靠林妈度日。两人同病相怜,愈加相爱,不久,黑鳗就怀了孕。渔王早就垂涎黑鳗,听到这个消息后,立刻派打手将他二人抓走,绑在陡峭的山崖上,想把他俩活活饿死。林妈冒死往救,放他二人逃走。他俩在大海里游了三日三夜,因有宝笛帮助,已离仙岛不远。不料渔王派船追来,抢走了宝笛,又将他二人捉回,关在渔王的大船的后舱里。半夜时,船上忽然起火,吃人的渔王被火烧死,被压迫的渔民才获得了自由。可是陈全和黑鳗却不见了,有人说在火起的时候,曾见有两个人影,随着烟云向天空升去了。
  • 143    看过
  • 1   喜欢
  • 1    收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