姜子牙从昆仑山学道归来,在朝歌城内用三昧真火烧死玉石琵琶精。姐己怀恨在心,阴谋陷害姜子牙,姜子牙逃至番溪,用直钩在溪上垂钓,说是“只钓王与侯”。文王得知后,亲自前去求贤。 子牙得遇明主,随文王回到西岐,辅佐文王治理国事。西岐因此繁荣兴旺。

  • 姜子牙从昆仑山学道归来,在朝歌城内用三昧真火烧死玉石琵琶精。姐己怀恨在心,阴谋陷害姜子牙,姜子牙逃至番溪,用直钩在溪上垂钓,说是“只钓王与侯”。文王得知后,亲自前去求贤。
子牙得遇明主,随文王回到西岐,辅佐文王治理国事。西岐因此繁荣兴旺。
  • 姜子牙从昆仑山学道归来,在朝歌城内用三昧真火烧死玉石琵琶精。姐己怀恨在心,阴谋陷害姜子牙,姜子牙逃至番溪,用直钩在溪上垂钓,说是“只钓王与侯”。文王得知后,亲自前去求贤。
子牙得遇明主,随文王回到西岐,辅佐文王治理国事。西岐因此繁荣兴旺。
  • 姜子牙从昆仑山学道归来,在朝歌城内用三昧真火烧死玉石琵琶精。姐己怀恨在心,阴谋陷害姜子牙,姜子牙逃至番溪,用直钩在溪上垂钓,说是“只钓王与侯”。文王得知后,亲自前去求贤。
子牙得遇明主,随文王回到西岐,辅佐文王治理国事。西岐因此繁荣兴旺。
  • 姜子牙从昆仑山学道归来,在朝歌城内用三昧真火烧死玉石琵琶精。姐己怀恨在心,阴谋陷害姜子牙,姜子牙逃至番溪,用直钩在溪上垂钓,说是“只钓王与侯”。文王得知后,亲自前去求贤。
子牙得遇明主,随文王回到西岐,辅佐文王治理国事。西岐因此繁荣兴旺。
  • 姜子牙从昆仑山学道归来,在朝歌城内用三昧真火烧死玉石琵琶精。姐己怀恨在心,阴谋陷害姜子牙,姜子牙逃至番溪,用直钩在溪上垂钓,说是“只钓王与侯”。文王得知后,亲自前去求贤。
子牙得遇明主,随文王回到西岐,辅佐文王治理国事。西岐因此繁荣兴旺。
  • 姜子牙从昆仑山学道归来,在朝歌城内用三昧真火烧死玉石琵琶精。姐己怀恨在心,阴谋陷害姜子牙,姜子牙逃至番溪,用直钩在溪上垂钓,说是“只钓王与侯”。文王得知后,亲自前去求贤。
子牙得遇明主,随文王回到西岐,辅佐文王治理国事。西岐因此繁荣兴旺。
  • 姜子牙从昆仑山学道归来,在朝歌城内用三昧真火烧死玉石琵琶精。姐己怀恨在心,阴谋陷害姜子牙,姜子牙逃至番溪,用直钩在溪上垂钓,说是“只钓王与侯”。文王得知后,亲自前去求贤。
子牙得遇明主,随文王回到西岐,辅佐文王治理国事。西岐因此繁荣兴旺。
  • 姜子牙从昆仑山学道归来,在朝歌城内用三昧真火烧死玉石琵琶精。姐己怀恨在心,阴谋陷害姜子牙,姜子牙逃至番溪,用直钩在溪上垂钓,说是“只钓王与侯”。文王得知后,亲自前去求贤。
子牙得遇明主,随文王回到西岐,辅佐文王治理国事。西岐因此繁荣兴旺。
  • 姜子牙从昆仑山学道归来,在朝歌城内用三昧真火烧死玉石琵琶精。姐己怀恨在心,阴谋陷害姜子牙,姜子牙逃至番溪,用直钩在溪上垂钓,说是“只钓王与侯”。文王得知后,亲自前去求贤。
子牙得遇明主,随文王回到西岐,辅佐文王治理国事。西岐因此繁荣兴旺。
  • 姜子牙从昆仑山学道归来,在朝歌城内用三昧真火烧死玉石琵琶精。姐己怀恨在心,阴谋陷害姜子牙,姜子牙逃至番溪,用直钩在溪上垂钓,说是“只钓王与侯”。文王得知后,亲自前去求贤。
子牙得遇明主,随文王回到西岐,辅佐文王治理国事。西岐因此繁荣兴旺。
  • 姜子牙从昆仑山学道归来,在朝歌城内用三昧真火烧死玉石琵琶精。姐己怀恨在心,阴谋陷害姜子牙,姜子牙逃至番溪,用直钩在溪上垂钓,说是“只钓王与侯”。文王得知后,亲自前去求贤。
子牙得遇明主,随文王回到西岐,辅佐文王治理国事。西岐因此繁荣兴旺。
  • 姜子牙从昆仑山学道归来,在朝歌城内用三昧真火烧死玉石琵琶精。姐己怀恨在心,阴谋陷害姜子牙,姜子牙逃至番溪,用直钩在溪上垂钓,说是“只钓王与侯”。文王得知后,亲自前去求贤。
子牙得遇明主,随文王回到西岐,辅佐文王治理国事。西岐因此繁荣兴旺。
  • 姜子牙从昆仑山学道归来,在朝歌城内用三昧真火烧死玉石琵琶精。姐己怀恨在心,阴谋陷害姜子牙,姜子牙逃至番溪,用直钩在溪上垂钓,说是“只钓王与侯”。文王得知后,亲自前去求贤。
子牙得遇明主,随文王回到西岐,辅佐文王治理国事。西岐因此繁荣兴旺。
  • 姜子牙从昆仑山学道归来,在朝歌城内用三昧真火烧死玉石琵琶精。姐己怀恨在心,阴谋陷害姜子牙,姜子牙逃至番溪,用直钩在溪上垂钓,说是“只钓王与侯”。文王得知后,亲自前去求贤。
子牙得遇明主,随文王回到西岐,辅佐文王治理国事。西岐因此繁荣兴旺。
  • 姜子牙从昆仑山学道归来,在朝歌城内用三昧真火烧死玉石琵琶精。姐己怀恨在心,阴谋陷害姜子牙,姜子牙逃至番溪,用直钩在溪上垂钓,说是“只钓王与侯”。文王得知后,亲自前去求贤。
子牙得遇明主,随文王回到西岐,辅佐文王治理国事。西岐因此繁荣兴旺。
  • 姜子牙从昆仑山学道归来,在朝歌城内用三昧真火烧死玉石琵琶精。姐己怀恨在心,阴谋陷害姜子牙,姜子牙逃至番溪,用直钩在溪上垂钓,说是“只钓王与侯”。文王得知后,亲自前去求贤。
子牙得遇明主,随文王回到西岐,辅佐文王治理国事。西岐因此繁荣兴旺。
  • 姜子牙从昆仑山学道归来,在朝歌城内用三昧真火烧死玉石琵琶精。姐己怀恨在心,阴谋陷害姜子牙,姜子牙逃至番溪,用直钩在溪上垂钓,说是“只钓王与侯”。文王得知后,亲自前去求贤。
子牙得遇明主,随文王回到西岐,辅佐文王治理国事。西岐因此繁荣兴旺。
  • 姜子牙从昆仑山学道归来,在朝歌城内用三昧真火烧死玉石琵琶精。姐己怀恨在心,阴谋陷害姜子牙,姜子牙逃至番溪,用直钩在溪上垂钓,说是“只钓王与侯”。文王得知后,亲自前去求贤。
子牙得遇明主,随文王回到西岐,辅佐文王治理国事。西岐因此繁荣兴旺。
  • 姜子牙从昆仑山学道归来,在朝歌城内用三昧真火烧死玉石琵琶精。姐己怀恨在心,阴谋陷害姜子牙,姜子牙逃至番溪,用直钩在溪上垂钓,说是“只钓王与侯”。文王得知后,亲自前去求贤。
子牙得遇明主,随文王回到西岐,辅佐文王治理国事。西岐因此繁荣兴旺。
  • 姜子牙从昆仑山学道归来,在朝歌城内用三昧真火烧死玉石琵琶精。姐己怀恨在心,阴谋陷害姜子牙,姜子牙逃至番溪,用直钩在溪上垂钓,说是“只钓王与侯”。文王得知后,亲自前去求贤。
子牙得遇明主,随文王回到西岐,辅佐文王治理国事。西岐因此繁荣兴旺。
  • 姜子牙从昆仑山学道归来,在朝歌城内用三昧真火烧死玉石琵琶精。姐己怀恨在心,阴谋陷害姜子牙,姜子牙逃至番溪,用直钩在溪上垂钓,说是“只钓王与侯”。文王得知后,亲自前去求贤。
子牙得遇明主,随文王回到西岐,辅佐文王治理国事。西岐因此繁荣兴旺。
  • 姜子牙从昆仑山学道归来,在朝歌城内用三昧真火烧死玉石琵琶精。姐己怀恨在心,阴谋陷害姜子牙,姜子牙逃至番溪,用直钩在溪上垂钓,说是“只钓王与侯”。文王得知后,亲自前去求贤。
子牙得遇明主,随文王回到西岐,辅佐文王治理国事。西岐因此繁荣兴旺。
  • 姜子牙从昆仑山学道归来,在朝歌城内用三昧真火烧死玉石琵琶精。姐己怀恨在心,阴谋陷害姜子牙,姜子牙逃至番溪,用直钩在溪上垂钓,说是“只钓王与侯”。文王得知后,亲自前去求贤。
子牙得遇明主,随文王回到西岐,辅佐文王治理国事。西岐因此繁荣兴旺。
  • 姜子牙从昆仑山学道归来,在朝歌城内用三昧真火烧死玉石琵琶精。姐己怀恨在心,阴谋陷害姜子牙,姜子牙逃至番溪,用直钩在溪上垂钓,说是“只钓王与侯”。文王得知后,亲自前去求贤。
子牙得遇明主,随文王回到西岐,辅佐文王治理国事。西岐因此繁荣兴旺。
  • 姜子牙从昆仑山学道归来,在朝歌城内用三昧真火烧死玉石琵琶精。姐己怀恨在心,阴谋陷害姜子牙,姜子牙逃至番溪,用直钩在溪上垂钓,说是“只钓王与侯”。文王得知后,亲自前去求贤。
子牙得遇明主,随文王回到西岐,辅佐文王治理国事。西岐因此繁荣兴旺。
  • 姜子牙从昆仑山学道归来,在朝歌城内用三昧真火烧死玉石琵琶精。姐己怀恨在心,阴谋陷害姜子牙,姜子牙逃至番溪,用直钩在溪上垂钓,说是“只钓王与侯”。文王得知后,亲自前去求贤。
子牙得遇明主,随文王回到西岐,辅佐文王治理国事。西岐因此繁荣兴旺。
  • 姜子牙从昆仑山学道归来,在朝歌城内用三昧真火烧死玉石琵琶精。姐己怀恨在心,阴谋陷害姜子牙,姜子牙逃至番溪,用直钩在溪上垂钓,说是“只钓王与侯”。文王得知后,亲自前去求贤。
子牙得遇明主,随文王回到西岐,辅佐文王治理国事。西岐因此繁荣兴旺。
  • 姜子牙从昆仑山学道归来,在朝歌城内用三昧真火烧死玉石琵琶精。姐己怀恨在心,阴谋陷害姜子牙,姜子牙逃至番溪,用直钩在溪上垂钓,说是“只钓王与侯”。文王得知后,亲自前去求贤。
子牙得遇明主,随文王回到西岐,辅佐文王治理国事。西岐因此繁荣兴旺。
  • 姜子牙从昆仑山学道归来,在朝歌城内用三昧真火烧死玉石琵琶精。姐己怀恨在心,阴谋陷害姜子牙,姜子牙逃至番溪,用直钩在溪上垂钓,说是“只钓王与侯”。文王得知后,亲自前去求贤。
子牙得遇明主,随文王回到西岐,辅佐文王治理国事。西岐因此繁荣兴旺。
  • 姜子牙从昆仑山学道归来,在朝歌城内用三昧真火烧死玉石琵琶精。姐己怀恨在心,阴谋陷害姜子牙,姜子牙逃至番溪,用直钩在溪上垂钓,说是“只钓王与侯”。文王得知后,亲自前去求贤。
子牙得遇明主,随文王回到西岐,辅佐文王治理国事。西岐因此繁荣兴旺。
  • 姜子牙从昆仑山学道归来,在朝歌城内用三昧真火烧死玉石琵琶精。姐己怀恨在心,阴谋陷害姜子牙,姜子牙逃至番溪,用直钩在溪上垂钓,说是“只钓王与侯”。文王得知后,亲自前去求贤。
子牙得遇明主,随文王回到西岐,辅佐文王治理国事。西岐因此繁荣兴旺。
  • 姜子牙从昆仑山学道归来,在朝歌城内用三昧真火烧死玉石琵琶精。姐己怀恨在心,阴谋陷害姜子牙,姜子牙逃至番溪,用直钩在溪上垂钓,说是“只钓王与侯”。文王得知后,亲自前去求贤。
子牙得遇明主,随文王回到西岐,辅佐文王治理国事。西岐因此繁荣兴旺。
  • 姜子牙从昆仑山学道归来,在朝歌城内用三昧真火烧死玉石琵琶精。姐己怀恨在心,阴谋陷害姜子牙,姜子牙逃至番溪,用直钩在溪上垂钓,说是“只钓王与侯”。文王得知后,亲自前去求贤。
子牙得遇明主,随文王回到西岐,辅佐文王治理国事。西岐因此繁荣兴旺。
  • 姜子牙从昆仑山学道归来,在朝歌城内用三昧真火烧死玉石琵琶精。姐己怀恨在心,阴谋陷害姜子牙,姜子牙逃至番溪,用直钩在溪上垂钓,说是“只钓王与侯”。文王得知后,亲自前去求贤。
子牙得遇明主,随文王回到西岐,辅佐文王治理国事。西岐因此繁荣兴旺。
  • 姜子牙从昆仑山学道归来,在朝歌城内用三昧真火烧死玉石琵琶精。姐己怀恨在心,阴谋陷害姜子牙,姜子牙逃至番溪,用直钩在溪上垂钓,说是“只钓王与侯”。文王得知后,亲自前去求贤。
子牙得遇明主,随文王回到西岐,辅佐文王治理国事。西岐因此繁荣兴旺。
  • 姜子牙从昆仑山学道归来,在朝歌城内用三昧真火烧死玉石琵琶精。姐己怀恨在心,阴谋陷害姜子牙,姜子牙逃至番溪,用直钩在溪上垂钓,说是“只钓王与侯”。文王得知后,亲自前去求贤。
子牙得遇明主,随文王回到西岐,辅佐文王治理国事。西岐因此繁荣兴旺。
  • 姜子牙从昆仑山学道归来,在朝歌城内用三昧真火烧死玉石琵琶精。姐己怀恨在心,阴谋陷害姜子牙,姜子牙逃至番溪,用直钩在溪上垂钓,说是“只钓王与侯”。文王得知后,亲自前去求贤。
子牙得遇明主,随文王回到西岐,辅佐文王治理国事。西岐因此繁荣兴旺。
  • 姜子牙从昆仑山学道归来,在朝歌城内用三昧真火烧死玉石琵琶精。姐己怀恨在心,阴谋陷害姜子牙,姜子牙逃至番溪,用直钩在溪上垂钓,说是“只钓王与侯”。文王得知后,亲自前去求贤。
子牙得遇明主,随文王回到西岐,辅佐文王治理国事。西岐因此繁荣兴旺。
  • 姜子牙从昆仑山学道归来,在朝歌城内用三昧真火烧死玉石琵琶精。姐己怀恨在心,阴谋陷害姜子牙,姜子牙逃至番溪,用直钩在溪上垂钓,说是“只钓王与侯”。文王得知后,亲自前去求贤。
子牙得遇明主,随文王回到西岐,辅佐文王治理国事。西岐因此繁荣兴旺。
  • 姜子牙从昆仑山学道归来,在朝歌城内用三昧真火烧死玉石琵琶精。姐己怀恨在心,阴谋陷害姜子牙,姜子牙逃至番溪,用直钩在溪上垂钓,说是“只钓王与侯”。文王得知后,亲自前去求贤。
子牙得遇明主,随文王回到西岐,辅佐文王治理国事。西岐因此繁荣兴旺。
  • 姜子牙从昆仑山学道归来,在朝歌城内用三昧真火烧死玉石琵琶精。姐己怀恨在心,阴谋陷害姜子牙,姜子牙逃至番溪,用直钩在溪上垂钓,说是“只钓王与侯”。文王得知后,亲自前去求贤。
子牙得遇明主,随文王回到西岐,辅佐文王治理国事。西岐因此繁荣兴旺。
  • 姜子牙从昆仑山学道归来,在朝歌城内用三昧真火烧死玉石琵琶精。姐己怀恨在心,阴谋陷害姜子牙,姜子牙逃至番溪,用直钩在溪上垂钓,说是“只钓王与侯”。文王得知后,亲自前去求贤。
子牙得遇明主,随文王回到西岐,辅佐文王治理国事。西岐因此繁荣兴旺。
  • 姜子牙从昆仑山学道归来,在朝歌城内用三昧真火烧死玉石琵琶精。姐己怀恨在心,阴谋陷害姜子牙,姜子牙逃至番溪,用直钩在溪上垂钓,说是“只钓王与侯”。文王得知后,亲自前去求贤。
子牙得遇明主,随文王回到西岐,辅佐文王治理国事。西岐因此繁荣兴旺。
  • 姜子牙从昆仑山学道归来,在朝歌城内用三昧真火烧死玉石琵琶精。姐己怀恨在心,阴谋陷害姜子牙,姜子牙逃至番溪,用直钩在溪上垂钓,说是“只钓王与侯”。文王得知后,亲自前去求贤。
子牙得遇明主,随文王回到西岐,辅佐文王治理国事。西岐因此繁荣兴旺。
  • 姜子牙从昆仑山学道归来,在朝歌城内用三昧真火烧死玉石琵琶精。姐己怀恨在心,阴谋陷害姜子牙,姜子牙逃至番溪,用直钩在溪上垂钓,说是“只钓王与侯”。文王得知后,亲自前去求贤。
子牙得遇明主,随文王回到西岐,辅佐文王治理国事。西岐因此繁荣兴旺。
  • 姜子牙从昆仑山学道归来,在朝歌城内用三昧真火烧死玉石琵琶精。姐己怀恨在心,阴谋陷害姜子牙,姜子牙逃至番溪,用直钩在溪上垂钓,说是“只钓王与侯”。文王得知后,亲自前去求贤。
子牙得遇明主,随文王回到西岐,辅佐文王治理国事。西岐因此繁荣兴旺。
  • 姜子牙从昆仑山学道归来,在朝歌城内用三昧真火烧死玉石琵琶精。姐己怀恨在心,阴谋陷害姜子牙,姜子牙逃至番溪,用直钩在溪上垂钓,说是“只钓王与侯”。文王得知后,亲自前去求贤。
子牙得遇明主,随文王回到西岐,辅佐文王治理国事。西岐因此繁荣兴旺。
  • 姜子牙从昆仑山学道归来,在朝歌城内用三昧真火烧死玉石琵琶精。姐己怀恨在心,阴谋陷害姜子牙,姜子牙逃至番溪,用直钩在溪上垂钓,说是“只钓王与侯”。文王得知后,亲自前去求贤。
子牙得遇明主,随文王回到西岐,辅佐文王治理国事。西岐因此繁荣兴旺。
  • 姜子牙从昆仑山学道归来,在朝歌城内用三昧真火烧死玉石琵琶精。姐己怀恨在心,阴谋陷害姜子牙,姜子牙逃至番溪,用直钩在溪上垂钓,说是“只钓王与侯”。文王得知后,亲自前去求贤。
子牙得遇明主,随文王回到西岐,辅佐文王治理国事。西岐因此繁荣兴旺。
  • 姜子牙从昆仑山学道归来,在朝歌城内用三昧真火烧死玉石琵琶精。姐己怀恨在心,阴谋陷害姜子牙,姜子牙逃至番溪,用直钩在溪上垂钓,说是“只钓王与侯”。文王得知后,亲自前去求贤。
子牙得遇明主,随文王回到西岐,辅佐文王治理国事。西岐因此繁荣兴旺。
  • 姜子牙从昆仑山学道归来,在朝歌城内用三昧真火烧死玉石琵琶精。姐己怀恨在心,阴谋陷害姜子牙,姜子牙逃至番溪,用直钩在溪上垂钓,说是“只钓王与侯”。文王得知后,亲自前去求贤。
子牙得遇明主,随文王回到西岐,辅佐文王治理国事。西岐因此繁荣兴旺。
  • 姜子牙从昆仑山学道归来,在朝歌城内用三昧真火烧死玉石琵琶精。姐己怀恨在心,阴谋陷害姜子牙,姜子牙逃至番溪,用直钩在溪上垂钓,说是“只钓王与侯”。文王得知后,亲自前去求贤。
子牙得遇明主,随文王回到西岐,辅佐文王治理国事。西岐因此繁荣兴旺。
  • 姜子牙从昆仑山学道归来,在朝歌城内用三昧真火烧死玉石琵琶精。姐己怀恨在心,阴谋陷害姜子牙,姜子牙逃至番溪,用直钩在溪上垂钓,说是“只钓王与侯”。文王得知后,亲自前去求贤。
子牙得遇明主,随文王回到西岐,辅佐文王治理国事。西岐因此繁荣兴旺。
  • 姜子牙从昆仑山学道归来,在朝歌城内用三昧真火烧死玉石琵琶精。姐己怀恨在心,阴谋陷害姜子牙,姜子牙逃至番溪,用直钩在溪上垂钓,说是“只钓王与侯”。文王得知后,亲自前去求贤。
子牙得遇明主,随文王回到西岐,辅佐文王治理国事。西岐因此繁荣兴旺。
  • 姜子牙从昆仑山学道归来,在朝歌城内用三昧真火烧死玉石琵琶精。姐己怀恨在心,阴谋陷害姜子牙,姜子牙逃至番溪,用直钩在溪上垂钓,说是“只钓王与侯”。文王得知后,亲自前去求贤。
子牙得遇明主,随文王回到西岐,辅佐文王治理国事。西岐因此繁荣兴旺。
  • 姜子牙从昆仑山学道归来,在朝歌城内用三昧真火烧死玉石琵琶精。姐己怀恨在心,阴谋陷害姜子牙,姜子牙逃至番溪,用直钩在溪上垂钓,说是“只钓王与侯”。文王得知后,亲自前去求贤。
子牙得遇明主,随文王回到西岐,辅佐文王治理国事。西岐因此繁荣兴旺。
  • 姜子牙从昆仑山学道归来,在朝歌城内用三昧真火烧死玉石琵琶精。姐己怀恨在心,阴谋陷害姜子牙,姜子牙逃至番溪,用直钩在溪上垂钓,说是“只钓王与侯”。文王得知后,亲自前去求贤。
子牙得遇明主,随文王回到西岐,辅佐文王治理国事。西岐因此繁荣兴旺。
  • 姜子牙从昆仑山学道归来,在朝歌城内用三昧真火烧死玉石琵琶精。姐己怀恨在心,阴谋陷害姜子牙,姜子牙逃至番溪,用直钩在溪上垂钓,说是“只钓王与侯”。文王得知后,亲自前去求贤。
子牙得遇明主,随文王回到西岐,辅佐文王治理国事。西岐因此繁荣兴旺。
  • 姜子牙从昆仑山学道归来,在朝歌城内用三昧真火烧死玉石琵琶精。姐己怀恨在心,阴谋陷害姜子牙,姜子牙逃至番溪,用直钩在溪上垂钓,说是“只钓王与侯”。文王得知后,亲自前去求贤。
子牙得遇明主,随文王回到西岐,辅佐文王治理国事。西岐因此繁荣兴旺。
  • 姜子牙从昆仑山学道归来,在朝歌城内用三昧真火烧死玉石琵琶精。姐己怀恨在心,阴谋陷害姜子牙,姜子牙逃至番溪,用直钩在溪上垂钓,说是“只钓王与侯”。文王得知后,亲自前去求贤。
子牙得遇明主,随文王回到西岐,辅佐文王治理国事。西岐因此繁荣兴旺。
  • 姜子牙从昆仑山学道归来,在朝歌城内用三昧真火烧死玉石琵琶精。姐己怀恨在心,阴谋陷害姜子牙,姜子牙逃至番溪,用直钩在溪上垂钓,说是“只钓王与侯”。文王得知后,亲自前去求贤。
子牙得遇明主,随文王回到西岐,辅佐文王治理国事。西岐因此繁荣兴旺。
  • 姜子牙从昆仑山学道归来,在朝歌城内用三昧真火烧死玉石琵琶精。姐己怀恨在心,阴谋陷害姜子牙,姜子牙逃至番溪,用直钩在溪上垂钓,说是“只钓王与侯”。文王得知后,亲自前去求贤。
子牙得遇明主,随文王回到西岐,辅佐文王治理国事。西岐因此繁荣兴旺。
  • 姜子牙从昆仑山学道归来,在朝歌城内用三昧真火烧死玉石琵琶精。姐己怀恨在心,阴谋陷害姜子牙,姜子牙逃至番溪,用直钩在溪上垂钓,说是“只钓王与侯”。文王得知后,亲自前去求贤。
子牙得遇明主,随文王回到西岐,辅佐文王治理国事。西岐因此繁荣兴旺。
  • 姜子牙从昆仑山学道归来,在朝歌城内用三昧真火烧死玉石琵琶精。姐己怀恨在心,阴谋陷害姜子牙,姜子牙逃至番溪,用直钩在溪上垂钓,说是“只钓王与侯”。文王得知后,亲自前去求贤。
子牙得遇明主,随文王回到西岐,辅佐文王治理国事。西岐因此繁荣兴旺。
  • 姜子牙从昆仑山学道归来,在朝歌城内用三昧真火烧死玉石琵琶精。姐己怀恨在心,阴谋陷害姜子牙,姜子牙逃至番溪,用直钩在溪上垂钓,说是“只钓王与侯”。文王得知后,亲自前去求贤。
子牙得遇明主,随文王回到西岐,辅佐文王治理国事。西岐因此繁荣兴旺。
  • 姜子牙从昆仑山学道归来,在朝歌城内用三昧真火烧死玉石琵琶精。姐己怀恨在心,阴谋陷害姜子牙,姜子牙逃至番溪,用直钩在溪上垂钓,说是“只钓王与侯”。文王得知后,亲自前去求贤。
子牙得遇明主,随文王回到西岐,辅佐文王治理国事。西岐因此繁荣兴旺。
  • 姜子牙从昆仑山学道归来,在朝歌城内用三昧真火烧死玉石琵琶精。姐己怀恨在心,阴谋陷害姜子牙,姜子牙逃至番溪,用直钩在溪上垂钓,说是“只钓王与侯”。文王得知后,亲自前去求贤。
子牙得遇明主,随文王回到西岐,辅佐文王治理国事。西岐因此繁荣兴旺。
  • 姜子牙从昆仑山学道归来,在朝歌城内用三昧真火烧死玉石琵琶精。姐己怀恨在心,阴谋陷害姜子牙,姜子牙逃至番溪,用直钩在溪上垂钓,说是“只钓王与侯”。文王得知后,亲自前去求贤。
子牙得遇明主,随文王回到西岐,辅佐文王治理国事。西岐因此繁荣兴旺。
  • 姜子牙从昆仑山学道归来,在朝歌城内用三昧真火烧死玉石琵琶精。姐己怀恨在心,阴谋陷害姜子牙,姜子牙逃至番溪,用直钩在溪上垂钓,说是“只钓王与侯”。文王得知后,亲自前去求贤。
子牙得遇明主,随文王回到西岐,辅佐文王治理国事。西岐因此繁荣兴旺。
  • 姜子牙从昆仑山学道归来,在朝歌城内用三昧真火烧死玉石琵琶精。姐己怀恨在心,阴谋陷害姜子牙,姜子牙逃至番溪,用直钩在溪上垂钓,说是“只钓王与侯”。文王得知后,亲自前去求贤。
子牙得遇明主,随文王回到西岐,辅佐文王治理国事。西岐因此繁荣兴旺。
  • 姜子牙从昆仑山学道归来,在朝歌城内用三昧真火烧死玉石琵琶精。姐己怀恨在心,阴谋陷害姜子牙,姜子牙逃至番溪,用直钩在溪上垂钓,说是“只钓王与侯”。文王得知后,亲自前去求贤。
子牙得遇明主,随文王回到西岐,辅佐文王治理国事。西岐因此繁荣兴旺。
  • 姜子牙从昆仑山学道归来,在朝歌城内用三昧真火烧死玉石琵琶精。姐己怀恨在心,阴谋陷害姜子牙,姜子牙逃至番溪,用直钩在溪上垂钓,说是“只钓王与侯”。文王得知后,亲自前去求贤。
子牙得遇明主,随文王回到西岐,辅佐文王治理国事。西岐因此繁荣兴旺。
  • 姜子牙从昆仑山学道归来,在朝歌城内用三昧真火烧死玉石琵琶精。姐己怀恨在心,阴谋陷害姜子牙,姜子牙逃至番溪,用直钩在溪上垂钓,说是“只钓王与侯”。文王得知后,亲自前去求贤。
子牙得遇明主,随文王回到西岐,辅佐文王治理国事。西岐因此繁荣兴旺。
  • 姜子牙从昆仑山学道归来,在朝歌城内用三昧真火烧死玉石琵琶精。姐己怀恨在心,阴谋陷害姜子牙,姜子牙逃至番溪,用直钩在溪上垂钓,说是“只钓王与侯”。文王得知后,亲自前去求贤。
子牙得遇明主,随文王回到西岐,辅佐文王治理国事。西岐因此繁荣兴旺。
  • 姜子牙从昆仑山学道归来,在朝歌城内用三昧真火烧死玉石琵琶精。姐己怀恨在心,阴谋陷害姜子牙,姜子牙逃至番溪,用直钩在溪上垂钓,说是“只钓王与侯”。文王得知后,亲自前去求贤。
子牙得遇明主,随文王回到西岐,辅佐文王治理国事。西岐因此繁荣兴旺。
  • 姜子牙从昆仑山学道归来,在朝歌城内用三昧真火烧死玉石琵琶精。姐己怀恨在心,阴谋陷害姜子牙,姜子牙逃至番溪,用直钩在溪上垂钓,说是“只钓王与侯”。文王得知后,亲自前去求贤。
子牙得遇明主,随文王回到西岐,辅佐文王治理国事。西岐因此繁荣兴旺。
  • 姜子牙从昆仑山学道归来,在朝歌城内用三昧真火烧死玉石琵琶精。姐己怀恨在心,阴谋陷害姜子牙,姜子牙逃至番溪,用直钩在溪上垂钓,说是“只钓王与侯”。文王得知后,亲自前去求贤。
子牙得遇明主,随文王回到西岐,辅佐文王治理国事。西岐因此繁荣兴旺。
  • 姜子牙从昆仑山学道归来,在朝歌城内用三昧真火烧死玉石琵琶精。姐己怀恨在心,阴谋陷害姜子牙,姜子牙逃至番溪,用直钩在溪上垂钓,说是“只钓王与侯”。文王得知后,亲自前去求贤。
子牙得遇明主,随文王回到西岐,辅佐文王治理国事。西岐因此繁荣兴旺。
  • 姜子牙从昆仑山学道归来,在朝歌城内用三昧真火烧死玉石琵琶精。姐己怀恨在心,阴谋陷害姜子牙,姜子牙逃至番溪,用直钩在溪上垂钓,说是“只钓王与侯”。文王得知后,亲自前去求贤。
子牙得遇明主,随文王回到西岐,辅佐文王治理国事。西岐因此繁荣兴旺。
  • 姜子牙从昆仑山学道归来,在朝歌城内用三昧真火烧死玉石琵琶精。姐己怀恨在心,阴谋陷害姜子牙,姜子牙逃至番溪,用直钩在溪上垂钓,说是“只钓王与侯”。文王得知后,亲自前去求贤。
子牙得遇明主,随文王回到西岐,辅佐文王治理国事。西岐因此繁荣兴旺。
  • 姜子牙从昆仑山学道归来,在朝歌城内用三昧真火烧死玉石琵琶精。姐己怀恨在心,阴谋陷害姜子牙,姜子牙逃至番溪,用直钩在溪上垂钓,说是“只钓王与侯”。文王得知后,亲自前去求贤。
子牙得遇明主,随文王回到西岐,辅佐文王治理国事。西岐因此繁荣兴旺。
  • 姜子牙从昆仑山学道归来,在朝歌城内用三昧真火烧死玉石琵琶精。姐己怀恨在心,阴谋陷害姜子牙,姜子牙逃至番溪,用直钩在溪上垂钓,说是“只钓王与侯”。文王得知后,亲自前去求贤。
子牙得遇明主,随文王回到西岐,辅佐文王治理国事。西岐因此繁荣兴旺。
  • 姜子牙从昆仑山学道归来,在朝歌城内用三昧真火烧死玉石琵琶精。姐己怀恨在心,阴谋陷害姜子牙,姜子牙逃至番溪,用直钩在溪上垂钓,说是“只钓王与侯”。文王得知后,亲自前去求贤。
子牙得遇明主,随文王回到西岐,辅佐文王治理国事。西岐因此繁荣兴旺。
  • 姜子牙从昆仑山学道归来,在朝歌城内用三昧真火烧死玉石琵琶精。姐己怀恨在心,阴谋陷害姜子牙,姜子牙逃至番溪,用直钩在溪上垂钓,说是“只钓王与侯”。文王得知后,亲自前去求贤。
子牙得遇明主,随文王回到西岐,辅佐文王治理国事。西岐因此繁荣兴旺。
  • 姜子牙从昆仑山学道归来,在朝歌城内用三昧真火烧死玉石琵琶精。姐己怀恨在心,阴谋陷害姜子牙,姜子牙逃至番溪,用直钩在溪上垂钓,说是“只钓王与侯”。文王得知后,亲自前去求贤。
子牙得遇明主,随文王回到西岐,辅佐文王治理国事。西岐因此繁荣兴旺。
  • 姜子牙从昆仑山学道归来,在朝歌城内用三昧真火烧死玉石琵琶精。姐己怀恨在心,阴谋陷害姜子牙,姜子牙逃至番溪,用直钩在溪上垂钓,说是“只钓王与侯”。文王得知后,亲自前去求贤。
子牙得遇明主,随文王回到西岐,辅佐文王治理国事。西岐因此繁荣兴旺。
  • 姜子牙从昆仑山学道归来,在朝歌城内用三昧真火烧死玉石琵琶精。姐己怀恨在心,阴谋陷害姜子牙,姜子牙逃至番溪,用直钩在溪上垂钓,说是“只钓王与侯”。文王得知后,亲自前去求贤。
子牙得遇明主,随文王回到西岐,辅佐文王治理国事。西岐因此繁荣兴旺。
  • 姜子牙从昆仑山学道归来,在朝歌城内用三昧真火烧死玉石琵琶精。姐己怀恨在心,阴谋陷害姜子牙,姜子牙逃至番溪,用直钩在溪上垂钓,说是“只钓王与侯”。文王得知后,亲自前去求贤。
子牙得遇明主,随文王回到西岐,辅佐文王治理国事。西岐因此繁荣兴旺。
  • 姜子牙从昆仑山学道归来,在朝歌城内用三昧真火烧死玉石琵琶精。姐己怀恨在心,阴谋陷害姜子牙,姜子牙逃至番溪,用直钩在溪上垂钓,说是“只钓王与侯”。文王得知后,亲自前去求贤。
子牙得遇明主,随文王回到西岐,辅佐文王治理国事。西岐因此繁荣兴旺。
  • 姜子牙从昆仑山学道归来,在朝歌城内用三昧真火烧死玉石琵琶精。姐己怀恨在心,阴谋陷害姜子牙,姜子牙逃至番溪,用直钩在溪上垂钓,说是“只钓王与侯”。文王得知后,亲自前去求贤。
子牙得遇明主,随文王回到西岐,辅佐文王治理国事。西岐因此繁荣兴旺。
  • 姜子牙从昆仑山学道归来,在朝歌城内用三昧真火烧死玉石琵琶精。姐己怀恨在心,阴谋陷害姜子牙,姜子牙逃至番溪,用直钩在溪上垂钓,说是“只钓王与侯”。文王得知后,亲自前去求贤。
子牙得遇明主,随文王回到西岐,辅佐文王治理国事。西岐因此繁荣兴旺。
  • 姜子牙从昆仑山学道归来,在朝歌城内用三昧真火烧死玉石琵琶精。姐己怀恨在心,阴谋陷害姜子牙,姜子牙逃至番溪,用直钩在溪上垂钓,说是“只钓王与侯”。文王得知后,亲自前去求贤。
子牙得遇明主,随文王回到西岐,辅佐文王治理国事。西岐因此繁荣兴旺。
  • 姜子牙从昆仑山学道归来,在朝歌城内用三昧真火烧死玉石琵琶精。姐己怀恨在心,阴谋陷害姜子牙,姜子牙逃至番溪,用直钩在溪上垂钓,说是“只钓王与侯”。文王得知后,亲自前去求贤。
子牙得遇明主,随文王回到西岐,辅佐文王治理国事。西岐因此繁荣兴旺。
  • 姜子牙从昆仑山学道归来,在朝歌城内用三昧真火烧死玉石琵琶精。姐己怀恨在心,阴谋陷害姜子牙,姜子牙逃至番溪,用直钩在溪上垂钓,说是“只钓王与侯”。文王得知后,亲自前去求贤。
子牙得遇明主,随文王回到西岐,辅佐文王治理国事。西岐因此繁荣兴旺。
  • 姜子牙从昆仑山学道归来,在朝歌城内用三昧真火烧死玉石琵琶精。姐己怀恨在心,阴谋陷害姜子牙,姜子牙逃至番溪,用直钩在溪上垂钓,说是“只钓王与侯”。文王得知后,亲自前去求贤。
子牙得遇明主,随文王回到西岐,辅佐文王治理国事。西岐因此繁荣兴旺。
  • 姜子牙从昆仑山学道归来,在朝歌城内用三昧真火烧死玉石琵琶精。姐己怀恨在心,阴谋陷害姜子牙,姜子牙逃至番溪,用直钩在溪上垂钓,说是“只钓王与侯”。文王得知后,亲自前去求贤。
子牙得遇明主,随文王回到西岐,辅佐文王治理国事。西岐因此繁荣兴旺。
  • 姜子牙从昆仑山学道归来,在朝歌城内用三昧真火烧死玉石琵琶精。姐己怀恨在心,阴谋陷害姜子牙,姜子牙逃至番溪,用直钩在溪上垂钓,说是“只钓王与侯”。文王得知后,亲自前去求贤。
子牙得遇明主,随文王回到西岐,辅佐文王治理国事。西岐因此繁荣兴旺。
  • 姜子牙从昆仑山学道归来,在朝歌城内用三昧真火烧死玉石琵琶精。姐己怀恨在心,阴谋陷害姜子牙,姜子牙逃至番溪,用直钩在溪上垂钓,说是“只钓王与侯”。文王得知后,亲自前去求贤。
子牙得遇明主,随文王回到西岐,辅佐文王治理国事。西岐因此繁荣兴旺。
  • 姜子牙从昆仑山学道归来,在朝歌城内用三昧真火烧死玉石琵琶精。姐己怀恨在心,阴谋陷害姜子牙,姜子牙逃至番溪,用直钩在溪上垂钓,说是“只钓王与侯”。文王得知后,亲自前去求贤。
子牙得遇明主,随文王回到西岐,辅佐文王治理国事。西岐因此繁荣兴旺。
  • 姜子牙从昆仑山学道归来,在朝歌城内用三昧真火烧死玉石琵琶精。姐己怀恨在心,阴谋陷害姜子牙,姜子牙逃至番溪,用直钩在溪上垂钓,说是“只钓王与侯”。文王得知后,亲自前去求贤。
子牙得遇明主,随文王回到西岐,辅佐文王治理国事。西岐因此繁荣兴旺。
  • 姜子牙从昆仑山学道归来,在朝歌城内用三昧真火烧死玉石琵琶精。姐己怀恨在心,阴谋陷害姜子牙,姜子牙逃至番溪,用直钩在溪上垂钓,说是“只钓王与侯”。文王得知后,亲自前去求贤。
子牙得遇明主,随文王回到西岐,辅佐文王治理国事。西岐因此繁荣兴旺。
  • 姜子牙从昆仑山学道归来,在朝歌城内用三昧真火烧死玉石琵琶精。姐己怀恨在心,阴谋陷害姜子牙,姜子牙逃至番溪,用直钩在溪上垂钓,说是“只钓王与侯”。文王得知后,亲自前去求贤。
子牙得遇明主,随文王回到西岐,辅佐文王治理国事。西岐因此繁荣兴旺。
  • 姜子牙从昆仑山学道归来,在朝歌城内用三昧真火烧死玉石琵琶精。姐己怀恨在心,阴谋陷害姜子牙,姜子牙逃至番溪,用直钩在溪上垂钓,说是“只钓王与侯”。文王得知后,亲自前去求贤。
子牙得遇明主,随文王回到西岐,辅佐文王治理国事。西岐因此繁荣兴旺。
  • 姜子牙从昆仑山学道归来,在朝歌城内用三昧真火烧死玉石琵琶精。姐己怀恨在心,阴谋陷害姜子牙,姜子牙逃至番溪,用直钩在溪上垂钓,说是“只钓王与侯”。文王得知后,亲自前去求贤。
子牙得遇明主,随文王回到西岐,辅佐文王治理国事。西岐因此繁荣兴旺。
  • 姜子牙从昆仑山学道归来,在朝歌城内用三昧真火烧死玉石琵琶精。姐己怀恨在心,阴谋陷害姜子牙,姜子牙逃至番溪,用直钩在溪上垂钓,说是“只钓王与侯”。文王得知后,亲自前去求贤。
子牙得遇明主,随文王回到西岐,辅佐文王治理国事。西岐因此繁荣兴旺。
  • 姜子牙从昆仑山学道归来,在朝歌城内用三昧真火烧死玉石琵琶精。姐己怀恨在心,阴谋陷害姜子牙,姜子牙逃至番溪,用直钩在溪上垂钓,说是“只钓王与侯”。文王得知后,亲自前去求贤。
子牙得遇明主,随文王回到西岐,辅佐文王治理国事。西岐因此繁荣兴旺。
  • 姜子牙从昆仑山学道归来,在朝歌城内用三昧真火烧死玉石琵琶精。姐己怀恨在心,阴谋陷害姜子牙,姜子牙逃至番溪,用直钩在溪上垂钓,说是“只钓王与侯”。文王得知后,亲自前去求贤。
子牙得遇明主,随文王回到西岐,辅佐文王治理国事。西岐因此繁荣兴旺。
  • 姜子牙从昆仑山学道归来,在朝歌城内用三昧真火烧死玉石琵琶精。姐己怀恨在心,阴谋陷害姜子牙,姜子牙逃至番溪,用直钩在溪上垂钓,说是“只钓王与侯”。文王得知后,亲自前去求贤。
子牙得遇明主,随文王回到西岐,辅佐文王治理国事。西岐因此繁荣兴旺。
  • 姜子牙从昆仑山学道归来,在朝歌城内用三昧真火烧死玉石琵琶精。姐己怀恨在心,阴谋陷害姜子牙,姜子牙逃至番溪,用直钩在溪上垂钓,说是“只钓王与侯”。文王得知后,亲自前去求贤。
子牙得遇明主,随文王回到西岐,辅佐文王治理国事。西岐因此繁荣兴旺。
  • 姜子牙从昆仑山学道归来,在朝歌城内用三昧真火烧死玉石琵琶精。姐己怀恨在心,阴谋陷害姜子牙,姜子牙逃至番溪,用直钩在溪上垂钓,说是“只钓王与侯”。文王得知后,亲自前去求贤。
子牙得遇明主,随文王回到西岐,辅佐文王治理国事。西岐因此繁荣兴旺。
  • 姜子牙从昆仑山学道归来,在朝歌城内用三昧真火烧死玉石琵琶精。姐己怀恨在心,阴谋陷害姜子牙,姜子牙逃至番溪,用直钩在溪上垂钓,说是“只钓王与侯”。文王得知后,亲自前去求贤。
子牙得遇明主,随文王回到西岐,辅佐文王治理国事。西岐因此繁荣兴旺。
  • 姜子牙从昆仑山学道归来,在朝歌城内用三昧真火烧死玉石琵琶精。姐己怀恨在心,阴谋陷害姜子牙,姜子牙逃至番溪,用直钩在溪上垂钓,说是“只钓王与侯”。文王得知后,亲自前去求贤。
子牙得遇明主,随文王回到西岐,辅佐文王治理国事。西岐因此繁荣兴旺。
  • 姜子牙从昆仑山学道归来,在朝歌城内用三昧真火烧死玉石琵琶精。姐己怀恨在心,阴谋陷害姜子牙,姜子牙逃至番溪,用直钩在溪上垂钓,说是“只钓王与侯”。文王得知后,亲自前去求贤。
子牙得遇明主,随文王回到西岐,辅佐文王治理国事。西岐因此繁荣兴旺。
  • 140    看过
  • 1   喜欢
  • 1    收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