明朝末年,中州(今河南省)金大用带着美丽的妻子庚娘和年迈的父母去南方逃难。路上,金大用一家遭到坏人王十八的暗算,被推入滔滔的江水里,两位老人顿时溺水丧命,只有金大用幸免于难。王十八以为金大用已落水身亡,便企图霸占他的妻子庚娘。庚娘以自己的智慧,和王十八展开了巧妙的周旋,骗他在同房前,共饮“合欢酒”用酒把他灌醉,用切菜刀把他砍死!最后,庚娘和丈夫金大用又获得了团圆。

  • 明朝末年,中州(今河南省)金大用带着美丽的妻子庚娘和年迈的父母去南方逃难。路上,金大用一家遭到坏人王十八的暗算,被推入滔滔的江水里,两位老人顿时溺水丧命,只有金大用幸免于难。王十八以为金大用已落水身亡,便企图霸占他的妻子庚娘。庚娘以自己的智慧,和王十八展开了巧妙的周旋,骗他在同房前,共饮“合欢酒”用酒把他灌醉,用切菜刀把他砍死!最后,庚娘和丈夫金大用又获得了团圆。
  • 明朝末年,中州(今河南省)金大用带着美丽的妻子庚娘和年迈的父母去南方逃难。路上,金大用一家遭到坏人王十八的暗算,被推入滔滔的江水里,两位老人顿时溺水丧命,只有金大用幸免于难。王十八以为金大用已落水身亡,便企图霸占他的妻子庚娘。庚娘以自己的智慧,和王十八展开了巧妙的周旋,骗他在同房前,共饮“合欢酒”用酒把他灌醉,用切菜刀把他砍死!最后,庚娘和丈夫金大用又获得了团圆。
  • 明朝末年,中州(今河南省)金大用带着美丽的妻子庚娘和年迈的父母去南方逃难。路上,金大用一家遭到坏人王十八的暗算,被推入滔滔的江水里,两位老人顿时溺水丧命,只有金大用幸免于难。王十八以为金大用已落水身亡,便企图霸占他的妻子庚娘。庚娘以自己的智慧,和王十八展开了巧妙的周旋,骗他在同房前,共饮“合欢酒”用酒把他灌醉,用切菜刀把他砍死!最后,庚娘和丈夫金大用又获得了团圆。
  • 明朝末年,中州(今河南省)金大用带着美丽的妻子庚娘和年迈的父母去南方逃难。路上,金大用一家遭到坏人王十八的暗算,被推入滔滔的江水里,两位老人顿时溺水丧命,只有金大用幸免于难。王十八以为金大用已落水身亡,便企图霸占他的妻子庚娘。庚娘以自己的智慧,和王十八展开了巧妙的周旋,骗他在同房前,共饮“合欢酒”用酒把他灌醉,用切菜刀把他砍死!最后,庚娘和丈夫金大用又获得了团圆。
  • 明朝末年,中州(今河南省)金大用带着美丽的妻子庚娘和年迈的父母去南方逃难。路上,金大用一家遭到坏人王十八的暗算,被推入滔滔的江水里,两位老人顿时溺水丧命,只有金大用幸免于难。王十八以为金大用已落水身亡,便企图霸占他的妻子庚娘。庚娘以自己的智慧,和王十八展开了巧妙的周旋,骗他在同房前,共饮“合欢酒”用酒把他灌醉,用切菜刀把他砍死!最后,庚娘和丈夫金大用又获得了团圆。
  • 明朝末年,中州(今河南省)金大用带着美丽的妻子庚娘和年迈的父母去南方逃难。路上,金大用一家遭到坏人王十八的暗算,被推入滔滔的江水里,两位老人顿时溺水丧命,只有金大用幸免于难。王十八以为金大用已落水身亡,便企图霸占他的妻子庚娘。庚娘以自己的智慧,和王十八展开了巧妙的周旋,骗他在同房前,共饮“合欢酒”用酒把他灌醉,用切菜刀把他砍死!最后,庚娘和丈夫金大用又获得了团圆。
  • 明朝末年,中州(今河南省)金大用带着美丽的妻子庚娘和年迈的父母去南方逃难。路上,金大用一家遭到坏人王十八的暗算,被推入滔滔的江水里,两位老人顿时溺水丧命,只有金大用幸免于难。王十八以为金大用已落水身亡,便企图霸占他的妻子庚娘。庚娘以自己的智慧,和王十八展开了巧妙的周旋,骗他在同房前,共饮“合欢酒”用酒把他灌醉,用切菜刀把他砍死!最后,庚娘和丈夫金大用又获得了团圆。
  • 明朝末年,中州(今河南省)金大用带着美丽的妻子庚娘和年迈的父母去南方逃难。路上,金大用一家遭到坏人王十八的暗算,被推入滔滔的江水里,两位老人顿时溺水丧命,只有金大用幸免于难。王十八以为金大用已落水身亡,便企图霸占他的妻子庚娘。庚娘以自己的智慧,和王十八展开了巧妙的周旋,骗他在同房前,共饮“合欢酒”用酒把他灌醉,用切菜刀把他砍死!最后,庚娘和丈夫金大用又获得了团圆。
  • 明朝末年,中州(今河南省)金大用带着美丽的妻子庚娘和年迈的父母去南方逃难。路上,金大用一家遭到坏人王十八的暗算,被推入滔滔的江水里,两位老人顿时溺水丧命,只有金大用幸免于难。王十八以为金大用已落水身亡,便企图霸占他的妻子庚娘。庚娘以自己的智慧,和王十八展开了巧妙的周旋,骗他在同房前,共饮“合欢酒”用酒把他灌醉,用切菜刀把他砍死!最后,庚娘和丈夫金大用又获得了团圆。
  • 明朝末年,中州(今河南省)金大用带着美丽的妻子庚娘和年迈的父母去南方逃难。路上,金大用一家遭到坏人王十八的暗算,被推入滔滔的江水里,两位老人顿时溺水丧命,只有金大用幸免于难。王十八以为金大用已落水身亡,便企图霸占他的妻子庚娘。庚娘以自己的智慧,和王十八展开了巧妙的周旋,骗他在同房前,共饮“合欢酒”用酒把他灌醉,用切菜刀把他砍死!最后,庚娘和丈夫金大用又获得了团圆。
  • 明朝末年,中州(今河南省)金大用带着美丽的妻子庚娘和年迈的父母去南方逃难。路上,金大用一家遭到坏人王十八的暗算,被推入滔滔的江水里,两位老人顿时溺水丧命,只有金大用幸免于难。王十八以为金大用已落水身亡,便企图霸占他的妻子庚娘。庚娘以自己的智慧,和王十八展开了巧妙的周旋,骗他在同房前,共饮“合欢酒”用酒把他灌醉,用切菜刀把他砍死!最后,庚娘和丈夫金大用又获得了团圆。
  • 明朝末年,中州(今河南省)金大用带着美丽的妻子庚娘和年迈的父母去南方逃难。路上,金大用一家遭到坏人王十八的暗算,被推入滔滔的江水里,两位老人顿时溺水丧命,只有金大用幸免于难。王十八以为金大用已落水身亡,便企图霸占他的妻子庚娘。庚娘以自己的智慧,和王十八展开了巧妙的周旋,骗他在同房前,共饮“合欢酒”用酒把他灌醉,用切菜刀把他砍死!最后,庚娘和丈夫金大用又获得了团圆。
  • 明朝末年,中州(今河南省)金大用带着美丽的妻子庚娘和年迈的父母去南方逃难。路上,金大用一家遭到坏人王十八的暗算,被推入滔滔的江水里,两位老人顿时溺水丧命,只有金大用幸免于难。王十八以为金大用已落水身亡,便企图霸占他的妻子庚娘。庚娘以自己的智慧,和王十八展开了巧妙的周旋,骗他在同房前,共饮“合欢酒”用酒把他灌醉,用切菜刀把他砍死!最后,庚娘和丈夫金大用又获得了团圆。
  • 明朝末年,中州(今河南省)金大用带着美丽的妻子庚娘和年迈的父母去南方逃难。路上,金大用一家遭到坏人王十八的暗算,被推入滔滔的江水里,两位老人顿时溺水丧命,只有金大用幸免于难。王十八以为金大用已落水身亡,便企图霸占他的妻子庚娘。庚娘以自己的智慧,和王十八展开了巧妙的周旋,骗他在同房前,共饮“合欢酒”用酒把他灌醉,用切菜刀把他砍死!最后,庚娘和丈夫金大用又获得了团圆。
  • 明朝末年,中州(今河南省)金大用带着美丽的妻子庚娘和年迈的父母去南方逃难。路上,金大用一家遭到坏人王十八的暗算,被推入滔滔的江水里,两位老人顿时溺水丧命,只有金大用幸免于难。王十八以为金大用已落水身亡,便企图霸占他的妻子庚娘。庚娘以自己的智慧,和王十八展开了巧妙的周旋,骗他在同房前,共饮“合欢酒”用酒把他灌醉,用切菜刀把他砍死!最后,庚娘和丈夫金大用又获得了团圆。
  • 明朝末年,中州(今河南省)金大用带着美丽的妻子庚娘和年迈的父母去南方逃难。路上,金大用一家遭到坏人王十八的暗算,被推入滔滔的江水里,两位老人顿时溺水丧命,只有金大用幸免于难。王十八以为金大用已落水身亡,便企图霸占他的妻子庚娘。庚娘以自己的智慧,和王十八展开了巧妙的周旋,骗他在同房前,共饮“合欢酒”用酒把他灌醉,用切菜刀把他砍死!最后,庚娘和丈夫金大用又获得了团圆。
  • 明朝末年,中州(今河南省)金大用带着美丽的妻子庚娘和年迈的父母去南方逃难。路上,金大用一家遭到坏人王十八的暗算,被推入滔滔的江水里,两位老人顿时溺水丧命,只有金大用幸免于难。王十八以为金大用已落水身亡,便企图霸占他的妻子庚娘。庚娘以自己的智慧,和王十八展开了巧妙的周旋,骗他在同房前,共饮“合欢酒”用酒把他灌醉,用切菜刀把他砍死!最后,庚娘和丈夫金大用又获得了团圆。
  • 明朝末年,中州(今河南省)金大用带着美丽的妻子庚娘和年迈的父母去南方逃难。路上,金大用一家遭到坏人王十八的暗算,被推入滔滔的江水里,两位老人顿时溺水丧命,只有金大用幸免于难。王十八以为金大用已落水身亡,便企图霸占他的妻子庚娘。庚娘以自己的智慧,和王十八展开了巧妙的周旋,骗他在同房前,共饮“合欢酒”用酒把他灌醉,用切菜刀把他砍死!最后,庚娘和丈夫金大用又获得了团圆。
  • 明朝末年,中州(今河南省)金大用带着美丽的妻子庚娘和年迈的父母去南方逃难。路上,金大用一家遭到坏人王十八的暗算,被推入滔滔的江水里,两位老人顿时溺水丧命,只有金大用幸免于难。王十八以为金大用已落水身亡,便企图霸占他的妻子庚娘。庚娘以自己的智慧,和王十八展开了巧妙的周旋,骗他在同房前,共饮“合欢酒”用酒把他灌醉,用切菜刀把他砍死!最后,庚娘和丈夫金大用又获得了团圆。
  • 明朝末年,中州(今河南省)金大用带着美丽的妻子庚娘和年迈的父母去南方逃难。路上,金大用一家遭到坏人王十八的暗算,被推入滔滔的江水里,两位老人顿时溺水丧命,只有金大用幸免于难。王十八以为金大用已落水身亡,便企图霸占他的妻子庚娘。庚娘以自己的智慧,和王十八展开了巧妙的周旋,骗他在同房前,共饮“合欢酒”用酒把他灌醉,用切菜刀把他砍死!最后,庚娘和丈夫金大用又获得了团圆。
  • 明朝末年,中州(今河南省)金大用带着美丽的妻子庚娘和年迈的父母去南方逃难。路上,金大用一家遭到坏人王十八的暗算,被推入滔滔的江水里,两位老人顿时溺水丧命,只有金大用幸免于难。王十八以为金大用已落水身亡,便企图霸占他的妻子庚娘。庚娘以自己的智慧,和王十八展开了巧妙的周旋,骗他在同房前,共饮“合欢酒”用酒把他灌醉,用切菜刀把他砍死!最后,庚娘和丈夫金大用又获得了团圆。
  • 明朝末年,中州(今河南省)金大用带着美丽的妻子庚娘和年迈的父母去南方逃难。路上,金大用一家遭到坏人王十八的暗算,被推入滔滔的江水里,两位老人顿时溺水丧命,只有金大用幸免于难。王十八以为金大用已落水身亡,便企图霸占他的妻子庚娘。庚娘以自己的智慧,和王十八展开了巧妙的周旋,骗他在同房前,共饮“合欢酒”用酒把他灌醉,用切菜刀把他砍死!最后,庚娘和丈夫金大用又获得了团圆。
  • 明朝末年,中州(今河南省)金大用带着美丽的妻子庚娘和年迈的父母去南方逃难。路上,金大用一家遭到坏人王十八的暗算,被推入滔滔的江水里,两位老人顿时溺水丧命,只有金大用幸免于难。王十八以为金大用已落水身亡,便企图霸占他的妻子庚娘。庚娘以自己的智慧,和王十八展开了巧妙的周旋,骗他在同房前,共饮“合欢酒”用酒把他灌醉,用切菜刀把他砍死!最后,庚娘和丈夫金大用又获得了团圆。
  • 明朝末年,中州(今河南省)金大用带着美丽的妻子庚娘和年迈的父母去南方逃难。路上,金大用一家遭到坏人王十八的暗算,被推入滔滔的江水里,两位老人顿时溺水丧命,只有金大用幸免于难。王十八以为金大用已落水身亡,便企图霸占他的妻子庚娘。庚娘以自己的智慧,和王十八展开了巧妙的周旋,骗他在同房前,共饮“合欢酒”用酒把他灌醉,用切菜刀把他砍死!最后,庚娘和丈夫金大用又获得了团圆。
  • 明朝末年,中州(今河南省)金大用带着美丽的妻子庚娘和年迈的父母去南方逃难。路上,金大用一家遭到坏人王十八的暗算,被推入滔滔的江水里,两位老人顿时溺水丧命,只有金大用幸免于难。王十八以为金大用已落水身亡,便企图霸占他的妻子庚娘。庚娘以自己的智慧,和王十八展开了巧妙的周旋,骗他在同房前,共饮“合欢酒”用酒把他灌醉,用切菜刀把他砍死!最后,庚娘和丈夫金大用又获得了团圆。
  • 明朝末年,中州(今河南省)金大用带着美丽的妻子庚娘和年迈的父母去南方逃难。路上,金大用一家遭到坏人王十八的暗算,被推入滔滔的江水里,两位老人顿时溺水丧命,只有金大用幸免于难。王十八以为金大用已落水身亡,便企图霸占他的妻子庚娘。庚娘以自己的智慧,和王十八展开了巧妙的周旋,骗他在同房前,共饮“合欢酒”用酒把他灌醉,用切菜刀把他砍死!最后,庚娘和丈夫金大用又获得了团圆。
  • 明朝末年,中州(今河南省)金大用带着美丽的妻子庚娘和年迈的父母去南方逃难。路上,金大用一家遭到坏人王十八的暗算,被推入滔滔的江水里,两位老人顿时溺水丧命,只有金大用幸免于难。王十八以为金大用已落水身亡,便企图霸占他的妻子庚娘。庚娘以自己的智慧,和王十八展开了巧妙的周旋,骗他在同房前,共饮“合欢酒”用酒把他灌醉,用切菜刀把他砍死!最后,庚娘和丈夫金大用又获得了团圆。
  • 明朝末年,中州(今河南省)金大用带着美丽的妻子庚娘和年迈的父母去南方逃难。路上,金大用一家遭到坏人王十八的暗算,被推入滔滔的江水里,两位老人顿时溺水丧命,只有金大用幸免于难。王十八以为金大用已落水身亡,便企图霸占他的妻子庚娘。庚娘以自己的智慧,和王十八展开了巧妙的周旋,骗他在同房前,共饮“合欢酒”用酒把他灌醉,用切菜刀把他砍死!最后,庚娘和丈夫金大用又获得了团圆。
  • 明朝末年,中州(今河南省)金大用带着美丽的妻子庚娘和年迈的父母去南方逃难。路上,金大用一家遭到坏人王十八的暗算,被推入滔滔的江水里,两位老人顿时溺水丧命,只有金大用幸免于难。王十八以为金大用已落水身亡,便企图霸占他的妻子庚娘。庚娘以自己的智慧,和王十八展开了巧妙的周旋,骗他在同房前,共饮“合欢酒”用酒把他灌醉,用切菜刀把他砍死!最后,庚娘和丈夫金大用又获得了团圆。
  • 明朝末年,中州(今河南省)金大用带着美丽的妻子庚娘和年迈的父母去南方逃难。路上,金大用一家遭到坏人王十八的暗算,被推入滔滔的江水里,两位老人顿时溺水丧命,只有金大用幸免于难。王十八以为金大用已落水身亡,便企图霸占他的妻子庚娘。庚娘以自己的智慧,和王十八展开了巧妙的周旋,骗他在同房前,共饮“合欢酒”用酒把他灌醉,用切菜刀把他砍死!最后,庚娘和丈夫金大用又获得了团圆。
  • 明朝末年,中州(今河南省)金大用带着美丽的妻子庚娘和年迈的父母去南方逃难。路上,金大用一家遭到坏人王十八的暗算,被推入滔滔的江水里,两位老人顿时溺水丧命,只有金大用幸免于难。王十八以为金大用已落水身亡,便企图霸占他的妻子庚娘。庚娘以自己的智慧,和王十八展开了巧妙的周旋,骗他在同房前,共饮“合欢酒”用酒把他灌醉,用切菜刀把他砍死!最后,庚娘和丈夫金大用又获得了团圆。
  • 明朝末年,中州(今河南省)金大用带着美丽的妻子庚娘和年迈的父母去南方逃难。路上,金大用一家遭到坏人王十八的暗算,被推入滔滔的江水里,两位老人顿时溺水丧命,只有金大用幸免于难。王十八以为金大用已落水身亡,便企图霸占他的妻子庚娘。庚娘以自己的智慧,和王十八展开了巧妙的周旋,骗他在同房前,共饮“合欢酒”用酒把他灌醉,用切菜刀把他砍死!最后,庚娘和丈夫金大用又获得了团圆。
  • 明朝末年,中州(今河南省)金大用带着美丽的妻子庚娘和年迈的父母去南方逃难。路上,金大用一家遭到坏人王十八的暗算,被推入滔滔的江水里,两位老人顿时溺水丧命,只有金大用幸免于难。王十八以为金大用已落水身亡,便企图霸占他的妻子庚娘。庚娘以自己的智慧,和王十八展开了巧妙的周旋,骗他在同房前,共饮“合欢酒”用酒把他灌醉,用切菜刀把他砍死!最后,庚娘和丈夫金大用又获得了团圆。
  • 明朝末年,中州(今河南省)金大用带着美丽的妻子庚娘和年迈的父母去南方逃难。路上,金大用一家遭到坏人王十八的暗算,被推入滔滔的江水里,两位老人顿时溺水丧命,只有金大用幸免于难。王十八以为金大用已落水身亡,便企图霸占他的妻子庚娘。庚娘以自己的智慧,和王十八展开了巧妙的周旋,骗他在同房前,共饮“合欢酒”用酒把他灌醉,用切菜刀把他砍死!最后,庚娘和丈夫金大用又获得了团圆。
  • 明朝末年,中州(今河南省)金大用带着美丽的妻子庚娘和年迈的父母去南方逃难。路上,金大用一家遭到坏人王十八的暗算,被推入滔滔的江水里,两位老人顿时溺水丧命,只有金大用幸免于难。王十八以为金大用已落水身亡,便企图霸占他的妻子庚娘。庚娘以自己的智慧,和王十八展开了巧妙的周旋,骗他在同房前,共饮“合欢酒”用酒把他灌醉,用切菜刀把他砍死!最后,庚娘和丈夫金大用又获得了团圆。
  • 明朝末年,中州(今河南省)金大用带着美丽的妻子庚娘和年迈的父母去南方逃难。路上,金大用一家遭到坏人王十八的暗算,被推入滔滔的江水里,两位老人顿时溺水丧命,只有金大用幸免于难。王十八以为金大用已落水身亡,便企图霸占他的妻子庚娘。庚娘以自己的智慧,和王十八展开了巧妙的周旋,骗他在同房前,共饮“合欢酒”用酒把他灌醉,用切菜刀把他砍死!最后,庚娘和丈夫金大用又获得了团圆。
  • 明朝末年,中州(今河南省)金大用带着美丽的妻子庚娘和年迈的父母去南方逃难。路上,金大用一家遭到坏人王十八的暗算,被推入滔滔的江水里,两位老人顿时溺水丧命,只有金大用幸免于难。王十八以为金大用已落水身亡,便企图霸占他的妻子庚娘。庚娘以自己的智慧,和王十八展开了巧妙的周旋,骗他在同房前,共饮“合欢酒”用酒把他灌醉,用切菜刀把他砍死!最后,庚娘和丈夫金大用又获得了团圆。
  • 明朝末年,中州(今河南省)金大用带着美丽的妻子庚娘和年迈的父母去南方逃难。路上,金大用一家遭到坏人王十八的暗算,被推入滔滔的江水里,两位老人顿时溺水丧命,只有金大用幸免于难。王十八以为金大用已落水身亡,便企图霸占他的妻子庚娘。庚娘以自己的智慧,和王十八展开了巧妙的周旋,骗他在同房前,共饮“合欢酒”用酒把他灌醉,用切菜刀把他砍死!最后,庚娘和丈夫金大用又获得了团圆。
  • 明朝末年,中州(今河南省)金大用带着美丽的妻子庚娘和年迈的父母去南方逃难。路上,金大用一家遭到坏人王十八的暗算,被推入滔滔的江水里,两位老人顿时溺水丧命,只有金大用幸免于难。王十八以为金大用已落水身亡,便企图霸占他的妻子庚娘。庚娘以自己的智慧,和王十八展开了巧妙的周旋,骗他在同房前,共饮“合欢酒”用酒把他灌醉,用切菜刀把他砍死!最后,庚娘和丈夫金大用又获得了团圆。
  • 明朝末年,中州(今河南省)金大用带着美丽的妻子庚娘和年迈的父母去南方逃难。路上,金大用一家遭到坏人王十八的暗算,被推入滔滔的江水里,两位老人顿时溺水丧命,只有金大用幸免于难。王十八以为金大用已落水身亡,便企图霸占他的妻子庚娘。庚娘以自己的智慧,和王十八展开了巧妙的周旋,骗他在同房前,共饮“合欢酒”用酒把他灌醉,用切菜刀把他砍死!最后,庚娘和丈夫金大用又获得了团圆。
  • 明朝末年,中州(今河南省)金大用带着美丽的妻子庚娘和年迈的父母去南方逃难。路上,金大用一家遭到坏人王十八的暗算,被推入滔滔的江水里,两位老人顿时溺水丧命,只有金大用幸免于难。王十八以为金大用已落水身亡,便企图霸占他的妻子庚娘。庚娘以自己的智慧,和王十八展开了巧妙的周旋,骗他在同房前,共饮“合欢酒”用酒把他灌醉,用切菜刀把他砍死!最后,庚娘和丈夫金大用又获得了团圆。
  • 明朝末年,中州(今河南省)金大用带着美丽的妻子庚娘和年迈的父母去南方逃难。路上,金大用一家遭到坏人王十八的暗算,被推入滔滔的江水里,两位老人顿时溺水丧命,只有金大用幸免于难。王十八以为金大用已落水身亡,便企图霸占他的妻子庚娘。庚娘以自己的智慧,和王十八展开了巧妙的周旋,骗他在同房前,共饮“合欢酒”用酒把他灌醉,用切菜刀把他砍死!最后,庚娘和丈夫金大用又获得了团圆。
  • 明朝末年,中州(今河南省)金大用带着美丽的妻子庚娘和年迈的父母去南方逃难。路上,金大用一家遭到坏人王十八的暗算,被推入滔滔的江水里,两位老人顿时溺水丧命,只有金大用幸免于难。王十八以为金大用已落水身亡,便企图霸占他的妻子庚娘。庚娘以自己的智慧,和王十八展开了巧妙的周旋,骗他在同房前,共饮“合欢酒”用酒把他灌醉,用切菜刀把他砍死!最后,庚娘和丈夫金大用又获得了团圆。
  • 明朝末年,中州(今河南省)金大用带着美丽的妻子庚娘和年迈的父母去南方逃难。路上,金大用一家遭到坏人王十八的暗算,被推入滔滔的江水里,两位老人顿时溺水丧命,只有金大用幸免于难。王十八以为金大用已落水身亡,便企图霸占他的妻子庚娘。庚娘以自己的智慧,和王十八展开了巧妙的周旋,骗他在同房前,共饮“合欢酒”用酒把他灌醉,用切菜刀把他砍死!最后,庚娘和丈夫金大用又获得了团圆。
  • 明朝末年,中州(今河南省)金大用带着美丽的妻子庚娘和年迈的父母去南方逃难。路上,金大用一家遭到坏人王十八的暗算,被推入滔滔的江水里,两位老人顿时溺水丧命,只有金大用幸免于难。王十八以为金大用已落水身亡,便企图霸占他的妻子庚娘。庚娘以自己的智慧,和王十八展开了巧妙的周旋,骗他在同房前,共饮“合欢酒”用酒把他灌醉,用切菜刀把他砍死!最后,庚娘和丈夫金大用又获得了团圆。
  • 明朝末年,中州(今河南省)金大用带着美丽的妻子庚娘和年迈的父母去南方逃难。路上,金大用一家遭到坏人王十八的暗算,被推入滔滔的江水里,两位老人顿时溺水丧命,只有金大用幸免于难。王十八以为金大用已落水身亡,便企图霸占他的妻子庚娘。庚娘以自己的智慧,和王十八展开了巧妙的周旋,骗他在同房前,共饮“合欢酒”用酒把他灌醉,用切菜刀把他砍死!最后,庚娘和丈夫金大用又获得了团圆。
  • 明朝末年,中州(今河南省)金大用带着美丽的妻子庚娘和年迈的父母去南方逃难。路上,金大用一家遭到坏人王十八的暗算,被推入滔滔的江水里,两位老人顿时溺水丧命,只有金大用幸免于难。王十八以为金大用已落水身亡,便企图霸占他的妻子庚娘。庚娘以自己的智慧,和王十八展开了巧妙的周旋,骗他在同房前,共饮“合欢酒”用酒把他灌醉,用切菜刀把他砍死!最后,庚娘和丈夫金大用又获得了团圆。
  • 明朝末年,中州(今河南省)金大用带着美丽的妻子庚娘和年迈的父母去南方逃难。路上,金大用一家遭到坏人王十八的暗算,被推入滔滔的江水里,两位老人顿时溺水丧命,只有金大用幸免于难。王十八以为金大用已落水身亡,便企图霸占他的妻子庚娘。庚娘以自己的智慧,和王十八展开了巧妙的周旋,骗他在同房前,共饮“合欢酒”用酒把他灌醉,用切菜刀把他砍死!最后,庚娘和丈夫金大用又获得了团圆。
  • 明朝末年,中州(今河南省)金大用带着美丽的妻子庚娘和年迈的父母去南方逃难。路上,金大用一家遭到坏人王十八的暗算,被推入滔滔的江水里,两位老人顿时溺水丧命,只有金大用幸免于难。王十八以为金大用已落水身亡,便企图霸占他的妻子庚娘。庚娘以自己的智慧,和王十八展开了巧妙的周旋,骗他在同房前,共饮“合欢酒”用酒把他灌醉,用切菜刀把他砍死!最后,庚娘和丈夫金大用又获得了团圆。
  • 明朝末年,中州(今河南省)金大用带着美丽的妻子庚娘和年迈的父母去南方逃难。路上,金大用一家遭到坏人王十八的暗算,被推入滔滔的江水里,两位老人顿时溺水丧命,只有金大用幸免于难。王十八以为金大用已落水身亡,便企图霸占他的妻子庚娘。庚娘以自己的智慧,和王十八展开了巧妙的周旋,骗他在同房前,共饮“合欢酒”用酒把他灌醉,用切菜刀把他砍死!最后,庚娘和丈夫金大用又获得了团圆。
  • 明朝末年,中州(今河南省)金大用带着美丽的妻子庚娘和年迈的父母去南方逃难。路上,金大用一家遭到坏人王十八的暗算,被推入滔滔的江水里,两位老人顿时溺水丧命,只有金大用幸免于难。王十八以为金大用已落水身亡,便企图霸占他的妻子庚娘。庚娘以自己的智慧,和王十八展开了巧妙的周旋,骗他在同房前,共饮“合欢酒”用酒把他灌醉,用切菜刀把他砍死!最后,庚娘和丈夫金大用又获得了团圆。
  • 明朝末年,中州(今河南省)金大用带着美丽的妻子庚娘和年迈的父母去南方逃难。路上,金大用一家遭到坏人王十八的暗算,被推入滔滔的江水里,两位老人顿时溺水丧命,只有金大用幸免于难。王十八以为金大用已落水身亡,便企图霸占他的妻子庚娘。庚娘以自己的智慧,和王十八展开了巧妙的周旋,骗他在同房前,共饮“合欢酒”用酒把他灌醉,用切菜刀把他砍死!最后,庚娘和丈夫金大用又获得了团圆。
  • 明朝末年,中州(今河南省)金大用带着美丽的妻子庚娘和年迈的父母去南方逃难。路上,金大用一家遭到坏人王十八的暗算,被推入滔滔的江水里,两位老人顿时溺水丧命,只有金大用幸免于难。王十八以为金大用已落水身亡,便企图霸占他的妻子庚娘。庚娘以自己的智慧,和王十八展开了巧妙的周旋,骗他在同房前,共饮“合欢酒”用酒把他灌醉,用切菜刀把他砍死!最后,庚娘和丈夫金大用又获得了团圆。
  • 明朝末年,中州(今河南省)金大用带着美丽的妻子庚娘和年迈的父母去南方逃难。路上,金大用一家遭到坏人王十八的暗算,被推入滔滔的江水里,两位老人顿时溺水丧命,只有金大用幸免于难。王十八以为金大用已落水身亡,便企图霸占他的妻子庚娘。庚娘以自己的智慧,和王十八展开了巧妙的周旋,骗他在同房前,共饮“合欢酒”用酒把他灌醉,用切菜刀把他砍死!最后,庚娘和丈夫金大用又获得了团圆。
  • 明朝末年,中州(今河南省)金大用带着美丽的妻子庚娘和年迈的父母去南方逃难。路上,金大用一家遭到坏人王十八的暗算,被推入滔滔的江水里,两位老人顿时溺水丧命,只有金大用幸免于难。王十八以为金大用已落水身亡,便企图霸占他的妻子庚娘。庚娘以自己的智慧,和王十八展开了巧妙的周旋,骗他在同房前,共饮“合欢酒”用酒把他灌醉,用切菜刀把他砍死!最后,庚娘和丈夫金大用又获得了团圆。
  • 明朝末年,中州(今河南省)金大用带着美丽的妻子庚娘和年迈的父母去南方逃难。路上,金大用一家遭到坏人王十八的暗算,被推入滔滔的江水里,两位老人顿时溺水丧命,只有金大用幸免于难。王十八以为金大用已落水身亡,便企图霸占他的妻子庚娘。庚娘以自己的智慧,和王十八展开了巧妙的周旋,骗他在同房前,共饮“合欢酒”用酒把他灌醉,用切菜刀把他砍死!最后,庚娘和丈夫金大用又获得了团圆。
  • 明朝末年,中州(今河南省)金大用带着美丽的妻子庚娘和年迈的父母去南方逃难。路上,金大用一家遭到坏人王十八的暗算,被推入滔滔的江水里,两位老人顿时溺水丧命,只有金大用幸免于难。王十八以为金大用已落水身亡,便企图霸占他的妻子庚娘。庚娘以自己的智慧,和王十八展开了巧妙的周旋,骗他在同房前,共饮“合欢酒”用酒把他灌醉,用切菜刀把他砍死!最后,庚娘和丈夫金大用又获得了团圆。
  • 明朝末年,中州(今河南省)金大用带着美丽的妻子庚娘和年迈的父母去南方逃难。路上,金大用一家遭到坏人王十八的暗算,被推入滔滔的江水里,两位老人顿时溺水丧命,只有金大用幸免于难。王十八以为金大用已落水身亡,便企图霸占他的妻子庚娘。庚娘以自己的智慧,和王十八展开了巧妙的周旋,骗他在同房前,共饮“合欢酒”用酒把他灌醉,用切菜刀把他砍死!最后,庚娘和丈夫金大用又获得了团圆。
  • 明朝末年,中州(今河南省)金大用带着美丽的妻子庚娘和年迈的父母去南方逃难。路上,金大用一家遭到坏人王十八的暗算,被推入滔滔的江水里,两位老人顿时溺水丧命,只有金大用幸免于难。王十八以为金大用已落水身亡,便企图霸占他的妻子庚娘。庚娘以自己的智慧,和王十八展开了巧妙的周旋,骗他在同房前,共饮“合欢酒”用酒把他灌醉,用切菜刀把他砍死!最后,庚娘和丈夫金大用又获得了团圆。
  • 明朝末年,中州(今河南省)金大用带着美丽的妻子庚娘和年迈的父母去南方逃难。路上,金大用一家遭到坏人王十八的暗算,被推入滔滔的江水里,两位老人顿时溺水丧命,只有金大用幸免于难。王十八以为金大用已落水身亡,便企图霸占他的妻子庚娘。庚娘以自己的智慧,和王十八展开了巧妙的周旋,骗他在同房前,共饮“合欢酒”用酒把他灌醉,用切菜刀把他砍死!最后,庚娘和丈夫金大用又获得了团圆。
  • 明朝末年,中州(今河南省)金大用带着美丽的妻子庚娘和年迈的父母去南方逃难。路上,金大用一家遭到坏人王十八的暗算,被推入滔滔的江水里,两位老人顿时溺水丧命,只有金大用幸免于难。王十八以为金大用已落水身亡,便企图霸占他的妻子庚娘。庚娘以自己的智慧,和王十八展开了巧妙的周旋,骗他在同房前,共饮“合欢酒”用酒把他灌醉,用切菜刀把他砍死!最后,庚娘和丈夫金大用又获得了团圆。
  • 明朝末年,中州(今河南省)金大用带着美丽的妻子庚娘和年迈的父母去南方逃难。路上,金大用一家遭到坏人王十八的暗算,被推入滔滔的江水里,两位老人顿时溺水丧命,只有金大用幸免于难。王十八以为金大用已落水身亡,便企图霸占他的妻子庚娘。庚娘以自己的智慧,和王十八展开了巧妙的周旋,骗他在同房前,共饮“合欢酒”用酒把他灌醉,用切菜刀把他砍死!最后,庚娘和丈夫金大用又获得了团圆。
  • 明朝末年,中州(今河南省)金大用带着美丽的妻子庚娘和年迈的父母去南方逃难。路上,金大用一家遭到坏人王十八的暗算,被推入滔滔的江水里,两位老人顿时溺水丧命,只有金大用幸免于难。王十八以为金大用已落水身亡,便企图霸占他的妻子庚娘。庚娘以自己的智慧,和王十八展开了巧妙的周旋,骗他在同房前,共饮“合欢酒”用酒把他灌醉,用切菜刀把他砍死!最后,庚娘和丈夫金大用又获得了团圆。
  • 明朝末年,中州(今河南省)金大用带着美丽的妻子庚娘和年迈的父母去南方逃难。路上,金大用一家遭到坏人王十八的暗算,被推入滔滔的江水里,两位老人顿时溺水丧命,只有金大用幸免于难。王十八以为金大用已落水身亡,便企图霸占他的妻子庚娘。庚娘以自己的智慧,和王十八展开了巧妙的周旋,骗他在同房前,共饮“合欢酒”用酒把他灌醉,用切菜刀把他砍死!最后,庚娘和丈夫金大用又获得了团圆。
  • 明朝末年,中州(今河南省)金大用带着美丽的妻子庚娘和年迈的父母去南方逃难。路上,金大用一家遭到坏人王十八的暗算,被推入滔滔的江水里,两位老人顿时溺水丧命,只有金大用幸免于难。王十八以为金大用已落水身亡,便企图霸占他的妻子庚娘。庚娘以自己的智慧,和王十八展开了巧妙的周旋,骗他在同房前,共饮“合欢酒”用酒把他灌醉,用切菜刀把他砍死!最后,庚娘和丈夫金大用又获得了团圆。
  • 明朝末年,中州(今河南省)金大用带着美丽的妻子庚娘和年迈的父母去南方逃难。路上,金大用一家遭到坏人王十八的暗算,被推入滔滔的江水里,两位老人顿时溺水丧命,只有金大用幸免于难。王十八以为金大用已落水身亡,便企图霸占他的妻子庚娘。庚娘以自己的智慧,和王十八展开了巧妙的周旋,骗他在同房前,共饮“合欢酒”用酒把他灌醉,用切菜刀把他砍死!最后,庚娘和丈夫金大用又获得了团圆。
  • 明朝末年,中州(今河南省)金大用带着美丽的妻子庚娘和年迈的父母去南方逃难。路上,金大用一家遭到坏人王十八的暗算,被推入滔滔的江水里,两位老人顿时溺水丧命,只有金大用幸免于难。王十八以为金大用已落水身亡,便企图霸占他的妻子庚娘。庚娘以自己的智慧,和王十八展开了巧妙的周旋,骗他在同房前,共饮“合欢酒”用酒把他灌醉,用切菜刀把他砍死!最后,庚娘和丈夫金大用又获得了团圆。
  • 明朝末年,中州(今河南省)金大用带着美丽的妻子庚娘和年迈的父母去南方逃难。路上,金大用一家遭到坏人王十八的暗算,被推入滔滔的江水里,两位老人顿时溺水丧命,只有金大用幸免于难。王十八以为金大用已落水身亡,便企图霸占他的妻子庚娘。庚娘以自己的智慧,和王十八展开了巧妙的周旋,骗他在同房前,共饮“合欢酒”用酒把他灌醉,用切菜刀把他砍死!最后,庚娘和丈夫金大用又获得了团圆。
  • 明朝末年,中州(今河南省)金大用带着美丽的妻子庚娘和年迈的父母去南方逃难。路上,金大用一家遭到坏人王十八的暗算,被推入滔滔的江水里,两位老人顿时溺水丧命,只有金大用幸免于难。王十八以为金大用已落水身亡,便企图霸占他的妻子庚娘。庚娘以自己的智慧,和王十八展开了巧妙的周旋,骗他在同房前,共饮“合欢酒”用酒把他灌醉,用切菜刀把他砍死!最后,庚娘和丈夫金大用又获得了团圆。
  • 明朝末年,中州(今河南省)金大用带着美丽的妻子庚娘和年迈的父母去南方逃难。路上,金大用一家遭到坏人王十八的暗算,被推入滔滔的江水里,两位老人顿时溺水丧命,只有金大用幸免于难。王十八以为金大用已落水身亡,便企图霸占他的妻子庚娘。庚娘以自己的智慧,和王十八展开了巧妙的周旋,骗他在同房前,共饮“合欢酒”用酒把他灌醉,用切菜刀把他砍死!最后,庚娘和丈夫金大用又获得了团圆。
  • 明朝末年,中州(今河南省)金大用带着美丽的妻子庚娘和年迈的父母去南方逃难。路上,金大用一家遭到坏人王十八的暗算,被推入滔滔的江水里,两位老人顿时溺水丧命,只有金大用幸免于难。王十八以为金大用已落水身亡,便企图霸占他的妻子庚娘。庚娘以自己的智慧,和王十八展开了巧妙的周旋,骗他在同房前,共饮“合欢酒”用酒把他灌醉,用切菜刀把他砍死!最后,庚娘和丈夫金大用又获得了团圆。
  • 明朝末年,中州(今河南省)金大用带着美丽的妻子庚娘和年迈的父母去南方逃难。路上,金大用一家遭到坏人王十八的暗算,被推入滔滔的江水里,两位老人顿时溺水丧命,只有金大用幸免于难。王十八以为金大用已落水身亡,便企图霸占他的妻子庚娘。庚娘以自己的智慧,和王十八展开了巧妙的周旋,骗他在同房前,共饮“合欢酒”用酒把他灌醉,用切菜刀把他砍死!最后,庚娘和丈夫金大用又获得了团圆。
  • 明朝末年,中州(今河南省)金大用带着美丽的妻子庚娘和年迈的父母去南方逃难。路上,金大用一家遭到坏人王十八的暗算,被推入滔滔的江水里,两位老人顿时溺水丧命,只有金大用幸免于难。王十八以为金大用已落水身亡,便企图霸占他的妻子庚娘。庚娘以自己的智慧,和王十八展开了巧妙的周旋,骗他在同房前,共饮“合欢酒”用酒把他灌醉,用切菜刀把他砍死!最后,庚娘和丈夫金大用又获得了团圆。
  • 177    看过
  • 1   喜欢
  • 1    收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