河北马子才,为人清高,爱好种菊。一年,他去南京采购良菊,归途中,结识了少年陶三郎和他的姐姐黄英。姐弟俩都是种菊能手,马子才借给他们三间茅屋,半亩荒园。一年秋天,陶三郎载了几车菊花到南方出售,黄英留在家中,更加勤奋栽培菊花,不几年,置田产,造房子,家境富裕起来。后来,马子才的妻子去世,黄英嫁给了他。 几年后,陶三郎从南方回到家里,一次与友人饮酒,醉倒在菊畦边,变成了一株有一人多高的菊花。黄英为此很伤心。马子才这才明白:原来陶三郎和黄英都是勤奋善良、善于经营、乐于助人、不安于贫困的菊花精。

  • 河北马子才,为人清高,爱好种菊。一年,他去南京采购良菊,归途中,结识了少年陶三郎和他的姐姐黄英。姐弟俩都是种菊能手,马子才借给他们三间茅屋,半亩荒园。一年秋天,陶三郎载了几车菊花到南方出售,黄英留在家中,更加勤奋栽培菊花,不几年,置田产,造房子,家境富裕起来。后来,马子才的妻子去世,黄英嫁给了他。
几年后,陶三郎从南方回到家里,一次与友人饮酒,醉倒在菊畦边,变成了一株有一人多高的菊花。黄英为此很伤心。马子才这才明白:原来陶三郎和黄英都是勤奋善良、善于经营、乐于助人、不安于贫困的菊花精。
  • 河北马子才,为人清高,爱好种菊。一年,他去南京采购良菊,归途中,结识了少年陶三郎和他的姐姐黄英。姐弟俩都是种菊能手,马子才借给他们三间茅屋,半亩荒园。一年秋天,陶三郎载了几车菊花到南方出售,黄英留在家中,更加勤奋栽培菊花,不几年,置田产,造房子,家境富裕起来。后来,马子才的妻子去世,黄英嫁给了他。
几年后,陶三郎从南方回到家里,一次与友人饮酒,醉倒在菊畦边,变成了一株有一人多高的菊花。黄英为此很伤心。马子才这才明白:原来陶三郎和黄英都是勤奋善良、善于经营、乐于助人、不安于贫困的菊花精。
  • 河北马子才,为人清高,爱好种菊。一年,他去南京采购良菊,归途中,结识了少年陶三郎和他的姐姐黄英。姐弟俩都是种菊能手,马子才借给他们三间茅屋,半亩荒园。一年秋天,陶三郎载了几车菊花到南方出售,黄英留在家中,更加勤奋栽培菊花,不几年,置田产,造房子,家境富裕起来。后来,马子才的妻子去世,黄英嫁给了他。
几年后,陶三郎从南方回到家里,一次与友人饮酒,醉倒在菊畦边,变成了一株有一人多高的菊花。黄英为此很伤心。马子才这才明白:原来陶三郎和黄英都是勤奋善良、善于经营、乐于助人、不安于贫困的菊花精。
  • 河北马子才,为人清高,爱好种菊。一年,他去南京采购良菊,归途中,结识了少年陶三郎和他的姐姐黄英。姐弟俩都是种菊能手,马子才借给他们三间茅屋,半亩荒园。一年秋天,陶三郎载了几车菊花到南方出售,黄英留在家中,更加勤奋栽培菊花,不几年,置田产,造房子,家境富裕起来。后来,马子才的妻子去世,黄英嫁给了他。
几年后,陶三郎从南方回到家里,一次与友人饮酒,醉倒在菊畦边,变成了一株有一人多高的菊花。黄英为此很伤心。马子才这才明白:原来陶三郎和黄英都是勤奋善良、善于经营、乐于助人、不安于贫困的菊花精。
  • 河北马子才,为人清高,爱好种菊。一年,他去南京采购良菊,归途中,结识了少年陶三郎和他的姐姐黄英。姐弟俩都是种菊能手,马子才借给他们三间茅屋,半亩荒园。一年秋天,陶三郎载了几车菊花到南方出售,黄英留在家中,更加勤奋栽培菊花,不几年,置田产,造房子,家境富裕起来。后来,马子才的妻子去世,黄英嫁给了他。
几年后,陶三郎从南方回到家里,一次与友人饮酒,醉倒在菊畦边,变成了一株有一人多高的菊花。黄英为此很伤心。马子才这才明白:原来陶三郎和黄英都是勤奋善良、善于经营、乐于助人、不安于贫困的菊花精。
  • 河北马子才,为人清高,爱好种菊。一年,他去南京采购良菊,归途中,结识了少年陶三郎和他的姐姐黄英。姐弟俩都是种菊能手,马子才借给他们三间茅屋,半亩荒园。一年秋天,陶三郎载了几车菊花到南方出售,黄英留在家中,更加勤奋栽培菊花,不几年,置田产,造房子,家境富裕起来。后来,马子才的妻子去世,黄英嫁给了他。
几年后,陶三郎从南方回到家里,一次与友人饮酒,醉倒在菊畦边,变成了一株有一人多高的菊花。黄英为此很伤心。马子才这才明白:原来陶三郎和黄英都是勤奋善良、善于经营、乐于助人、不安于贫困的菊花精。
  • 河北马子才,为人清高,爱好种菊。一年,他去南京采购良菊,归途中,结识了少年陶三郎和他的姐姐黄英。姐弟俩都是种菊能手,马子才借给他们三间茅屋,半亩荒园。一年秋天,陶三郎载了几车菊花到南方出售,黄英留在家中,更加勤奋栽培菊花,不几年,置田产,造房子,家境富裕起来。后来,马子才的妻子去世,黄英嫁给了他。
几年后,陶三郎从南方回到家里,一次与友人饮酒,醉倒在菊畦边,变成了一株有一人多高的菊花。黄英为此很伤心。马子才这才明白:原来陶三郎和黄英都是勤奋善良、善于经营、乐于助人、不安于贫困的菊花精。
  • 河北马子才,为人清高,爱好种菊。一年,他去南京采购良菊,归途中,结识了少年陶三郎和他的姐姐黄英。姐弟俩都是种菊能手,马子才借给他们三间茅屋,半亩荒园。一年秋天,陶三郎载了几车菊花到南方出售,黄英留在家中,更加勤奋栽培菊花,不几年,置田产,造房子,家境富裕起来。后来,马子才的妻子去世,黄英嫁给了他。
几年后,陶三郎从南方回到家里,一次与友人饮酒,醉倒在菊畦边,变成了一株有一人多高的菊花。黄英为此很伤心。马子才这才明白:原来陶三郎和黄英都是勤奋善良、善于经营、乐于助人、不安于贫困的菊花精。
  • 河北马子才,为人清高,爱好种菊。一年,他去南京采购良菊,归途中,结识了少年陶三郎和他的姐姐黄英。姐弟俩都是种菊能手,马子才借给他们三间茅屋,半亩荒园。一年秋天,陶三郎载了几车菊花到南方出售,黄英留在家中,更加勤奋栽培菊花,不几年,置田产,造房子,家境富裕起来。后来,马子才的妻子去世,黄英嫁给了他。
几年后,陶三郎从南方回到家里,一次与友人饮酒,醉倒在菊畦边,变成了一株有一人多高的菊花。黄英为此很伤心。马子才这才明白:原来陶三郎和黄英都是勤奋善良、善于经营、乐于助人、不安于贫困的菊花精。
  • 河北马子才,为人清高,爱好种菊。一年,他去南京采购良菊,归途中,结识了少年陶三郎和他的姐姐黄英。姐弟俩都是种菊能手,马子才借给他们三间茅屋,半亩荒园。一年秋天,陶三郎载了几车菊花到南方出售,黄英留在家中,更加勤奋栽培菊花,不几年,置田产,造房子,家境富裕起来。后来,马子才的妻子去世,黄英嫁给了他。
几年后,陶三郎从南方回到家里,一次与友人饮酒,醉倒在菊畦边,变成了一株有一人多高的菊花。黄英为此很伤心。马子才这才明白:原来陶三郎和黄英都是勤奋善良、善于经营、乐于助人、不安于贫困的菊花精。
  • 河北马子才,为人清高,爱好种菊。一年,他去南京采购良菊,归途中,结识了少年陶三郎和他的姐姐黄英。姐弟俩都是种菊能手,马子才借给他们三间茅屋,半亩荒园。一年秋天,陶三郎载了几车菊花到南方出售,黄英留在家中,更加勤奋栽培菊花,不几年,置田产,造房子,家境富裕起来。后来,马子才的妻子去世,黄英嫁给了他。
几年后,陶三郎从南方回到家里,一次与友人饮酒,醉倒在菊畦边,变成了一株有一人多高的菊花。黄英为此很伤心。马子才这才明白:原来陶三郎和黄英都是勤奋善良、善于经营、乐于助人、不安于贫困的菊花精。
  • 河北马子才,为人清高,爱好种菊。一年,他去南京采购良菊,归途中,结识了少年陶三郎和他的姐姐黄英。姐弟俩都是种菊能手,马子才借给他们三间茅屋,半亩荒园。一年秋天,陶三郎载了几车菊花到南方出售,黄英留在家中,更加勤奋栽培菊花,不几年,置田产,造房子,家境富裕起来。后来,马子才的妻子去世,黄英嫁给了他。
几年后,陶三郎从南方回到家里,一次与友人饮酒,醉倒在菊畦边,变成了一株有一人多高的菊花。黄英为此很伤心。马子才这才明白:原来陶三郎和黄英都是勤奋善良、善于经营、乐于助人、不安于贫困的菊花精。
  • 河北马子才,为人清高,爱好种菊。一年,他去南京采购良菊,归途中,结识了少年陶三郎和他的姐姐黄英。姐弟俩都是种菊能手,马子才借给他们三间茅屋,半亩荒园。一年秋天,陶三郎载了几车菊花到南方出售,黄英留在家中,更加勤奋栽培菊花,不几年,置田产,造房子,家境富裕起来。后来,马子才的妻子去世,黄英嫁给了他。
几年后,陶三郎从南方回到家里,一次与友人饮酒,醉倒在菊畦边,变成了一株有一人多高的菊花。黄英为此很伤心。马子才这才明白:原来陶三郎和黄英都是勤奋善良、善于经营、乐于助人、不安于贫困的菊花精。
  • 河北马子才,为人清高,爱好种菊。一年,他去南京采购良菊,归途中,结识了少年陶三郎和他的姐姐黄英。姐弟俩都是种菊能手,马子才借给他们三间茅屋,半亩荒园。一年秋天,陶三郎载了几车菊花到南方出售,黄英留在家中,更加勤奋栽培菊花,不几年,置田产,造房子,家境富裕起来。后来,马子才的妻子去世,黄英嫁给了他。
几年后,陶三郎从南方回到家里,一次与友人饮酒,醉倒在菊畦边,变成了一株有一人多高的菊花。黄英为此很伤心。马子才这才明白:原来陶三郎和黄英都是勤奋善良、善于经营、乐于助人、不安于贫困的菊花精。
  • 河北马子才,为人清高,爱好种菊。一年,他去南京采购良菊,归途中,结识了少年陶三郎和他的姐姐黄英。姐弟俩都是种菊能手,马子才借给他们三间茅屋,半亩荒园。一年秋天,陶三郎载了几车菊花到南方出售,黄英留在家中,更加勤奋栽培菊花,不几年,置田产,造房子,家境富裕起来。后来,马子才的妻子去世,黄英嫁给了他。
几年后,陶三郎从南方回到家里,一次与友人饮酒,醉倒在菊畦边,变成了一株有一人多高的菊花。黄英为此很伤心。马子才这才明白:原来陶三郎和黄英都是勤奋善良、善于经营、乐于助人、不安于贫困的菊花精。
  • 河北马子才,为人清高,爱好种菊。一年,他去南京采购良菊,归途中,结识了少年陶三郎和他的姐姐黄英。姐弟俩都是种菊能手,马子才借给他们三间茅屋,半亩荒园。一年秋天,陶三郎载了几车菊花到南方出售,黄英留在家中,更加勤奋栽培菊花,不几年,置田产,造房子,家境富裕起来。后来,马子才的妻子去世,黄英嫁给了他。
几年后,陶三郎从南方回到家里,一次与友人饮酒,醉倒在菊畦边,变成了一株有一人多高的菊花。黄英为此很伤心。马子才这才明白:原来陶三郎和黄英都是勤奋善良、善于经营、乐于助人、不安于贫困的菊花精。
  • 河北马子才,为人清高,爱好种菊。一年,他去南京采购良菊,归途中,结识了少年陶三郎和他的姐姐黄英。姐弟俩都是种菊能手,马子才借给他们三间茅屋,半亩荒园。一年秋天,陶三郎载了几车菊花到南方出售,黄英留在家中,更加勤奋栽培菊花,不几年,置田产,造房子,家境富裕起来。后来,马子才的妻子去世,黄英嫁给了他。
几年后,陶三郎从南方回到家里,一次与友人饮酒,醉倒在菊畦边,变成了一株有一人多高的菊花。黄英为此很伤心。马子才这才明白:原来陶三郎和黄英都是勤奋善良、善于经营、乐于助人、不安于贫困的菊花精。
  • 河北马子才,为人清高,爱好种菊。一年,他去南京采购良菊,归途中,结识了少年陶三郎和他的姐姐黄英。姐弟俩都是种菊能手,马子才借给他们三间茅屋,半亩荒园。一年秋天,陶三郎载了几车菊花到南方出售,黄英留在家中,更加勤奋栽培菊花,不几年,置田产,造房子,家境富裕起来。后来,马子才的妻子去世,黄英嫁给了他。
几年后,陶三郎从南方回到家里,一次与友人饮酒,醉倒在菊畦边,变成了一株有一人多高的菊花。黄英为此很伤心。马子才这才明白:原来陶三郎和黄英都是勤奋善良、善于经营、乐于助人、不安于贫困的菊花精。
  • 河北马子才,为人清高,爱好种菊。一年,他去南京采购良菊,归途中,结识了少年陶三郎和他的姐姐黄英。姐弟俩都是种菊能手,马子才借给他们三间茅屋,半亩荒园。一年秋天,陶三郎载了几车菊花到南方出售,黄英留在家中,更加勤奋栽培菊花,不几年,置田产,造房子,家境富裕起来。后来,马子才的妻子去世,黄英嫁给了他。
几年后,陶三郎从南方回到家里,一次与友人饮酒,醉倒在菊畦边,变成了一株有一人多高的菊花。黄英为此很伤心。马子才这才明白:原来陶三郎和黄英都是勤奋善良、善于经营、乐于助人、不安于贫困的菊花精。
  • 河北马子才,为人清高,爱好种菊。一年,他去南京采购良菊,归途中,结识了少年陶三郎和他的姐姐黄英。姐弟俩都是种菊能手,马子才借给他们三间茅屋,半亩荒园。一年秋天,陶三郎载了几车菊花到南方出售,黄英留在家中,更加勤奋栽培菊花,不几年,置田产,造房子,家境富裕起来。后来,马子才的妻子去世,黄英嫁给了他。
几年后,陶三郎从南方回到家里,一次与友人饮酒,醉倒在菊畦边,变成了一株有一人多高的菊花。黄英为此很伤心。马子才这才明白:原来陶三郎和黄英都是勤奋善良、善于经营、乐于助人、不安于贫困的菊花精。
  • 河北马子才,为人清高,爱好种菊。一年,他去南京采购良菊,归途中,结识了少年陶三郎和他的姐姐黄英。姐弟俩都是种菊能手,马子才借给他们三间茅屋,半亩荒园。一年秋天,陶三郎载了几车菊花到南方出售,黄英留在家中,更加勤奋栽培菊花,不几年,置田产,造房子,家境富裕起来。后来,马子才的妻子去世,黄英嫁给了他。
几年后,陶三郎从南方回到家里,一次与友人饮酒,醉倒在菊畦边,变成了一株有一人多高的菊花。黄英为此很伤心。马子才这才明白:原来陶三郎和黄英都是勤奋善良、善于经营、乐于助人、不安于贫困的菊花精。
  • 河北马子才,为人清高,爱好种菊。一年,他去南京采购良菊,归途中,结识了少年陶三郎和他的姐姐黄英。姐弟俩都是种菊能手,马子才借给他们三间茅屋,半亩荒园。一年秋天,陶三郎载了几车菊花到南方出售,黄英留在家中,更加勤奋栽培菊花,不几年,置田产,造房子,家境富裕起来。后来,马子才的妻子去世,黄英嫁给了他。
几年后,陶三郎从南方回到家里,一次与友人饮酒,醉倒在菊畦边,变成了一株有一人多高的菊花。黄英为此很伤心。马子才这才明白:原来陶三郎和黄英都是勤奋善良、善于经营、乐于助人、不安于贫困的菊花精。
  • 河北马子才,为人清高,爱好种菊。一年,他去南京采购良菊,归途中,结识了少年陶三郎和他的姐姐黄英。姐弟俩都是种菊能手,马子才借给他们三间茅屋,半亩荒园。一年秋天,陶三郎载了几车菊花到南方出售,黄英留在家中,更加勤奋栽培菊花,不几年,置田产,造房子,家境富裕起来。后来,马子才的妻子去世,黄英嫁给了他。
几年后,陶三郎从南方回到家里,一次与友人饮酒,醉倒在菊畦边,变成了一株有一人多高的菊花。黄英为此很伤心。马子才这才明白:原来陶三郎和黄英都是勤奋善良、善于经营、乐于助人、不安于贫困的菊花精。
  • 河北马子才,为人清高,爱好种菊。一年,他去南京采购良菊,归途中,结识了少年陶三郎和他的姐姐黄英。姐弟俩都是种菊能手,马子才借给他们三间茅屋,半亩荒园。一年秋天,陶三郎载了几车菊花到南方出售,黄英留在家中,更加勤奋栽培菊花,不几年,置田产,造房子,家境富裕起来。后来,马子才的妻子去世,黄英嫁给了他。
几年后,陶三郎从南方回到家里,一次与友人饮酒,醉倒在菊畦边,变成了一株有一人多高的菊花。黄英为此很伤心。马子才这才明白:原来陶三郎和黄英都是勤奋善良、善于经营、乐于助人、不安于贫困的菊花精。
  • 河北马子才,为人清高,爱好种菊。一年,他去南京采购良菊,归途中,结识了少年陶三郎和他的姐姐黄英。姐弟俩都是种菊能手,马子才借给他们三间茅屋,半亩荒园。一年秋天,陶三郎载了几车菊花到南方出售,黄英留在家中,更加勤奋栽培菊花,不几年,置田产,造房子,家境富裕起来。后来,马子才的妻子去世,黄英嫁给了他。
几年后,陶三郎从南方回到家里,一次与友人饮酒,醉倒在菊畦边,变成了一株有一人多高的菊花。黄英为此很伤心。马子才这才明白:原来陶三郎和黄英都是勤奋善良、善于经营、乐于助人、不安于贫困的菊花精。
  • 河北马子才,为人清高,爱好种菊。一年,他去南京采购良菊,归途中,结识了少年陶三郎和他的姐姐黄英。姐弟俩都是种菊能手,马子才借给他们三间茅屋,半亩荒园。一年秋天,陶三郎载了几车菊花到南方出售,黄英留在家中,更加勤奋栽培菊花,不几年,置田产,造房子,家境富裕起来。后来,马子才的妻子去世,黄英嫁给了他。
几年后,陶三郎从南方回到家里,一次与友人饮酒,醉倒在菊畦边,变成了一株有一人多高的菊花。黄英为此很伤心。马子才这才明白:原来陶三郎和黄英都是勤奋善良、善于经营、乐于助人、不安于贫困的菊花精。
  • 河北马子才,为人清高,爱好种菊。一年,他去南京采购良菊,归途中,结识了少年陶三郎和他的姐姐黄英。姐弟俩都是种菊能手,马子才借给他们三间茅屋,半亩荒园。一年秋天,陶三郎载了几车菊花到南方出售,黄英留在家中,更加勤奋栽培菊花,不几年,置田产,造房子,家境富裕起来。后来,马子才的妻子去世,黄英嫁给了他。
几年后,陶三郎从南方回到家里,一次与友人饮酒,醉倒在菊畦边,变成了一株有一人多高的菊花。黄英为此很伤心。马子才这才明白:原来陶三郎和黄英都是勤奋善良、善于经营、乐于助人、不安于贫困的菊花精。
  • 河北马子才,为人清高,爱好种菊。一年,他去南京采购良菊,归途中,结识了少年陶三郎和他的姐姐黄英。姐弟俩都是种菊能手,马子才借给他们三间茅屋,半亩荒园。一年秋天,陶三郎载了几车菊花到南方出售,黄英留在家中,更加勤奋栽培菊花,不几年,置田产,造房子,家境富裕起来。后来,马子才的妻子去世,黄英嫁给了他。
几年后,陶三郎从南方回到家里,一次与友人饮酒,醉倒在菊畦边,变成了一株有一人多高的菊花。黄英为此很伤心。马子才这才明白:原来陶三郎和黄英都是勤奋善良、善于经营、乐于助人、不安于贫困的菊花精。
  • 河北马子才,为人清高,爱好种菊。一年,他去南京采购良菊,归途中,结识了少年陶三郎和他的姐姐黄英。姐弟俩都是种菊能手,马子才借给他们三间茅屋,半亩荒园。一年秋天,陶三郎载了几车菊花到南方出售,黄英留在家中,更加勤奋栽培菊花,不几年,置田产,造房子,家境富裕起来。后来,马子才的妻子去世,黄英嫁给了他。
几年后,陶三郎从南方回到家里,一次与友人饮酒,醉倒在菊畦边,变成了一株有一人多高的菊花。黄英为此很伤心。马子才这才明白:原来陶三郎和黄英都是勤奋善良、善于经营、乐于助人、不安于贫困的菊花精。
  • 河北马子才,为人清高,爱好种菊。一年,他去南京采购良菊,归途中,结识了少年陶三郎和他的姐姐黄英。姐弟俩都是种菊能手,马子才借给他们三间茅屋,半亩荒园。一年秋天,陶三郎载了几车菊花到南方出售,黄英留在家中,更加勤奋栽培菊花,不几年,置田产,造房子,家境富裕起来。后来,马子才的妻子去世,黄英嫁给了他。
几年后,陶三郎从南方回到家里,一次与友人饮酒,醉倒在菊畦边,变成了一株有一人多高的菊花。黄英为此很伤心。马子才这才明白:原来陶三郎和黄英都是勤奋善良、善于经营、乐于助人、不安于贫困的菊花精。
  • 河北马子才,为人清高,爱好种菊。一年,他去南京采购良菊,归途中,结识了少年陶三郎和他的姐姐黄英。姐弟俩都是种菊能手,马子才借给他们三间茅屋,半亩荒园。一年秋天,陶三郎载了几车菊花到南方出售,黄英留在家中,更加勤奋栽培菊花,不几年,置田产,造房子,家境富裕起来。后来,马子才的妻子去世,黄英嫁给了他。
几年后,陶三郎从南方回到家里,一次与友人饮酒,醉倒在菊畦边,变成了一株有一人多高的菊花。黄英为此很伤心。马子才这才明白:原来陶三郎和黄英都是勤奋善良、善于经营、乐于助人、不安于贫困的菊花精。
  • 河北马子才,为人清高,爱好种菊。一年,他去南京采购良菊,归途中,结识了少年陶三郎和他的姐姐黄英。姐弟俩都是种菊能手,马子才借给他们三间茅屋,半亩荒园。一年秋天,陶三郎载了几车菊花到南方出售,黄英留在家中,更加勤奋栽培菊花,不几年,置田产,造房子,家境富裕起来。后来,马子才的妻子去世,黄英嫁给了他。
几年后,陶三郎从南方回到家里,一次与友人饮酒,醉倒在菊畦边,变成了一株有一人多高的菊花。黄英为此很伤心。马子才这才明白:原来陶三郎和黄英都是勤奋善良、善于经营、乐于助人、不安于贫困的菊花精。
  • 河北马子才,为人清高,爱好种菊。一年,他去南京采购良菊,归途中,结识了少年陶三郎和他的姐姐黄英。姐弟俩都是种菊能手,马子才借给他们三间茅屋,半亩荒园。一年秋天,陶三郎载了几车菊花到南方出售,黄英留在家中,更加勤奋栽培菊花,不几年,置田产,造房子,家境富裕起来。后来,马子才的妻子去世,黄英嫁给了他。
几年后,陶三郎从南方回到家里,一次与友人饮酒,醉倒在菊畦边,变成了一株有一人多高的菊花。黄英为此很伤心。马子才这才明白:原来陶三郎和黄英都是勤奋善良、善于经营、乐于助人、不安于贫困的菊花精。
  • 河北马子才,为人清高,爱好种菊。一年,他去南京采购良菊,归途中,结识了少年陶三郎和他的姐姐黄英。姐弟俩都是种菊能手,马子才借给他们三间茅屋,半亩荒园。一年秋天,陶三郎载了几车菊花到南方出售,黄英留在家中,更加勤奋栽培菊花,不几年,置田产,造房子,家境富裕起来。后来,马子才的妻子去世,黄英嫁给了他。
几年后,陶三郎从南方回到家里,一次与友人饮酒,醉倒在菊畦边,变成了一株有一人多高的菊花。黄英为此很伤心。马子才这才明白:原来陶三郎和黄英都是勤奋善良、善于经营、乐于助人、不安于贫困的菊花精。
  • 河北马子才,为人清高,爱好种菊。一年,他去南京采购良菊,归途中,结识了少年陶三郎和他的姐姐黄英。姐弟俩都是种菊能手,马子才借给他们三间茅屋,半亩荒园。一年秋天,陶三郎载了几车菊花到南方出售,黄英留在家中,更加勤奋栽培菊花,不几年,置田产,造房子,家境富裕起来。后来,马子才的妻子去世,黄英嫁给了他。
几年后,陶三郎从南方回到家里,一次与友人饮酒,醉倒在菊畦边,变成了一株有一人多高的菊花。黄英为此很伤心。马子才这才明白:原来陶三郎和黄英都是勤奋善良、善于经营、乐于助人、不安于贫困的菊花精。
  • 河北马子才,为人清高,爱好种菊。一年,他去南京采购良菊,归途中,结识了少年陶三郎和他的姐姐黄英。姐弟俩都是种菊能手,马子才借给他们三间茅屋,半亩荒园。一年秋天,陶三郎载了几车菊花到南方出售,黄英留在家中,更加勤奋栽培菊花,不几年,置田产,造房子,家境富裕起来。后来,马子才的妻子去世,黄英嫁给了他。
几年后,陶三郎从南方回到家里,一次与友人饮酒,醉倒在菊畦边,变成了一株有一人多高的菊花。黄英为此很伤心。马子才这才明白:原来陶三郎和黄英都是勤奋善良、善于经营、乐于助人、不安于贫困的菊花精。
  • 河北马子才,为人清高,爱好种菊。一年,他去南京采购良菊,归途中,结识了少年陶三郎和他的姐姐黄英。姐弟俩都是种菊能手,马子才借给他们三间茅屋,半亩荒园。一年秋天,陶三郎载了几车菊花到南方出售,黄英留在家中,更加勤奋栽培菊花,不几年,置田产,造房子,家境富裕起来。后来,马子才的妻子去世,黄英嫁给了他。
几年后,陶三郎从南方回到家里,一次与友人饮酒,醉倒在菊畦边,变成了一株有一人多高的菊花。黄英为此很伤心。马子才这才明白:原来陶三郎和黄英都是勤奋善良、善于经营、乐于助人、不安于贫困的菊花精。
  • 河北马子才,为人清高,爱好种菊。一年,他去南京采购良菊,归途中,结识了少年陶三郎和他的姐姐黄英。姐弟俩都是种菊能手,马子才借给他们三间茅屋,半亩荒园。一年秋天,陶三郎载了几车菊花到南方出售,黄英留在家中,更加勤奋栽培菊花,不几年,置田产,造房子,家境富裕起来。后来,马子才的妻子去世,黄英嫁给了他。
几年后,陶三郎从南方回到家里,一次与友人饮酒,醉倒在菊畦边,变成了一株有一人多高的菊花。黄英为此很伤心。马子才这才明白:原来陶三郎和黄英都是勤奋善良、善于经营、乐于助人、不安于贫困的菊花精。
  • 河北马子才,为人清高,爱好种菊。一年,他去南京采购良菊,归途中,结识了少年陶三郎和他的姐姐黄英。姐弟俩都是种菊能手,马子才借给他们三间茅屋,半亩荒园。一年秋天,陶三郎载了几车菊花到南方出售,黄英留在家中,更加勤奋栽培菊花,不几年,置田产,造房子,家境富裕起来。后来,马子才的妻子去世,黄英嫁给了他。
几年后,陶三郎从南方回到家里,一次与友人饮酒,醉倒在菊畦边,变成了一株有一人多高的菊花。黄英为此很伤心。马子才这才明白:原来陶三郎和黄英都是勤奋善良、善于经营、乐于助人、不安于贫困的菊花精。
  • 河北马子才,为人清高,爱好种菊。一年,他去南京采购良菊,归途中,结识了少年陶三郎和他的姐姐黄英。姐弟俩都是种菊能手,马子才借给他们三间茅屋,半亩荒园。一年秋天,陶三郎载了几车菊花到南方出售,黄英留在家中,更加勤奋栽培菊花,不几年,置田产,造房子,家境富裕起来。后来,马子才的妻子去世,黄英嫁给了他。
几年后,陶三郎从南方回到家里,一次与友人饮酒,醉倒在菊畦边,变成了一株有一人多高的菊花。黄英为此很伤心。马子才这才明白:原来陶三郎和黄英都是勤奋善良、善于经营、乐于助人、不安于贫困的菊花精。
  • 河北马子才,为人清高,爱好种菊。一年,他去南京采购良菊,归途中,结识了少年陶三郎和他的姐姐黄英。姐弟俩都是种菊能手,马子才借给他们三间茅屋,半亩荒园。一年秋天,陶三郎载了几车菊花到南方出售,黄英留在家中,更加勤奋栽培菊花,不几年,置田产,造房子,家境富裕起来。后来,马子才的妻子去世,黄英嫁给了他。
几年后,陶三郎从南方回到家里,一次与友人饮酒,醉倒在菊畦边,变成了一株有一人多高的菊花。黄英为此很伤心。马子才这才明白:原来陶三郎和黄英都是勤奋善良、善于经营、乐于助人、不安于贫困的菊花精。
  • 河北马子才,为人清高,爱好种菊。一年,他去南京采购良菊,归途中,结识了少年陶三郎和他的姐姐黄英。姐弟俩都是种菊能手,马子才借给他们三间茅屋,半亩荒园。一年秋天,陶三郎载了几车菊花到南方出售,黄英留在家中,更加勤奋栽培菊花,不几年,置田产,造房子,家境富裕起来。后来,马子才的妻子去世,黄英嫁给了他。
几年后,陶三郎从南方回到家里,一次与友人饮酒,醉倒在菊畦边,变成了一株有一人多高的菊花。黄英为此很伤心。马子才这才明白:原来陶三郎和黄英都是勤奋善良、善于经营、乐于助人、不安于贫困的菊花精。
  • 河北马子才,为人清高,爱好种菊。一年,他去南京采购良菊,归途中,结识了少年陶三郎和他的姐姐黄英。姐弟俩都是种菊能手,马子才借给他们三间茅屋,半亩荒园。一年秋天,陶三郎载了几车菊花到南方出售,黄英留在家中,更加勤奋栽培菊花,不几年,置田产,造房子,家境富裕起来。后来,马子才的妻子去世,黄英嫁给了他。
几年后,陶三郎从南方回到家里,一次与友人饮酒,醉倒在菊畦边,变成了一株有一人多高的菊花。黄英为此很伤心。马子才这才明白:原来陶三郎和黄英都是勤奋善良、善于经营、乐于助人、不安于贫困的菊花精。
  • 河北马子才,为人清高,爱好种菊。一年,他去南京采购良菊,归途中,结识了少年陶三郎和他的姐姐黄英。姐弟俩都是种菊能手,马子才借给他们三间茅屋,半亩荒园。一年秋天,陶三郎载了几车菊花到南方出售,黄英留在家中,更加勤奋栽培菊花,不几年,置田产,造房子,家境富裕起来。后来,马子才的妻子去世,黄英嫁给了他。
几年后,陶三郎从南方回到家里,一次与友人饮酒,醉倒在菊畦边,变成了一株有一人多高的菊花。黄英为此很伤心。马子才这才明白:原来陶三郎和黄英都是勤奋善良、善于经营、乐于助人、不安于贫困的菊花精。
  • 河北马子才,为人清高,爱好种菊。一年,他去南京采购良菊,归途中,结识了少年陶三郎和他的姐姐黄英。姐弟俩都是种菊能手,马子才借给他们三间茅屋,半亩荒园。一年秋天,陶三郎载了几车菊花到南方出售,黄英留在家中,更加勤奋栽培菊花,不几年,置田产,造房子,家境富裕起来。后来,马子才的妻子去世,黄英嫁给了他。
几年后,陶三郎从南方回到家里,一次与友人饮酒,醉倒在菊畦边,变成了一株有一人多高的菊花。黄英为此很伤心。马子才这才明白:原来陶三郎和黄英都是勤奋善良、善于经营、乐于助人、不安于贫困的菊花精。
  • 河北马子才,为人清高,爱好种菊。一年,他去南京采购良菊,归途中,结识了少年陶三郎和他的姐姐黄英。姐弟俩都是种菊能手,马子才借给他们三间茅屋,半亩荒园。一年秋天,陶三郎载了几车菊花到南方出售,黄英留在家中,更加勤奋栽培菊花,不几年,置田产,造房子,家境富裕起来。后来,马子才的妻子去世,黄英嫁给了他。
几年后,陶三郎从南方回到家里,一次与友人饮酒,醉倒在菊畦边,变成了一株有一人多高的菊花。黄英为此很伤心。马子才这才明白:原来陶三郎和黄英都是勤奋善良、善于经营、乐于助人、不安于贫困的菊花精。
  • 河北马子才,为人清高,爱好种菊。一年,他去南京采购良菊,归途中,结识了少年陶三郎和他的姐姐黄英。姐弟俩都是种菊能手,马子才借给他们三间茅屋,半亩荒园。一年秋天,陶三郎载了几车菊花到南方出售,黄英留在家中,更加勤奋栽培菊花,不几年,置田产,造房子,家境富裕起来。后来,马子才的妻子去世,黄英嫁给了他。
几年后,陶三郎从南方回到家里,一次与友人饮酒,醉倒在菊畦边,变成了一株有一人多高的菊花。黄英为此很伤心。马子才这才明白:原来陶三郎和黄英都是勤奋善良、善于经营、乐于助人、不安于贫困的菊花精。
  • 河北马子才,为人清高,爱好种菊。一年,他去南京采购良菊,归途中,结识了少年陶三郎和他的姐姐黄英。姐弟俩都是种菊能手,马子才借给他们三间茅屋,半亩荒园。一年秋天,陶三郎载了几车菊花到南方出售,黄英留在家中,更加勤奋栽培菊花,不几年,置田产,造房子,家境富裕起来。后来,马子才的妻子去世,黄英嫁给了他。
几年后,陶三郎从南方回到家里,一次与友人饮酒,醉倒在菊畦边,变成了一株有一人多高的菊花。黄英为此很伤心。马子才这才明白:原来陶三郎和黄英都是勤奋善良、善于经营、乐于助人、不安于贫困的菊花精。
  • 河北马子才,为人清高,爱好种菊。一年,他去南京采购良菊,归途中,结识了少年陶三郎和他的姐姐黄英。姐弟俩都是种菊能手,马子才借给他们三间茅屋,半亩荒园。一年秋天,陶三郎载了几车菊花到南方出售,黄英留在家中,更加勤奋栽培菊花,不几年,置田产,造房子,家境富裕起来。后来,马子才的妻子去世,黄英嫁给了他。
几年后,陶三郎从南方回到家里,一次与友人饮酒,醉倒在菊畦边,变成了一株有一人多高的菊花。黄英为此很伤心。马子才这才明白:原来陶三郎和黄英都是勤奋善良、善于经营、乐于助人、不安于贫困的菊花精。
  • 河北马子才,为人清高,爱好种菊。一年,他去南京采购良菊,归途中,结识了少年陶三郎和他的姐姐黄英。姐弟俩都是种菊能手,马子才借给他们三间茅屋,半亩荒园。一年秋天,陶三郎载了几车菊花到南方出售,黄英留在家中,更加勤奋栽培菊花,不几年,置田产,造房子,家境富裕起来。后来,马子才的妻子去世,黄英嫁给了他。
几年后,陶三郎从南方回到家里,一次与友人饮酒,醉倒在菊畦边,变成了一株有一人多高的菊花。黄英为此很伤心。马子才这才明白:原来陶三郎和黄英都是勤奋善良、善于经营、乐于助人、不安于贫困的菊花精。
  • 河北马子才,为人清高,爱好种菊。一年,他去南京采购良菊,归途中,结识了少年陶三郎和他的姐姐黄英。姐弟俩都是种菊能手,马子才借给他们三间茅屋,半亩荒园。一年秋天,陶三郎载了几车菊花到南方出售,黄英留在家中,更加勤奋栽培菊花,不几年,置田产,造房子,家境富裕起来。后来,马子才的妻子去世,黄英嫁给了他。
几年后,陶三郎从南方回到家里,一次与友人饮酒,醉倒在菊畦边,变成了一株有一人多高的菊花。黄英为此很伤心。马子才这才明白:原来陶三郎和黄英都是勤奋善良、善于经营、乐于助人、不安于贫困的菊花精。
  • 河北马子才,为人清高,爱好种菊。一年,他去南京采购良菊,归途中,结识了少年陶三郎和他的姐姐黄英。姐弟俩都是种菊能手,马子才借给他们三间茅屋,半亩荒园。一年秋天,陶三郎载了几车菊花到南方出售,黄英留在家中,更加勤奋栽培菊花,不几年,置田产,造房子,家境富裕起来。后来,马子才的妻子去世,黄英嫁给了他。
几年后,陶三郎从南方回到家里,一次与友人饮酒,醉倒在菊畦边,变成了一株有一人多高的菊花。黄英为此很伤心。马子才这才明白:原来陶三郎和黄英都是勤奋善良、善于经营、乐于助人、不安于贫困的菊花精。
  • 河北马子才,为人清高,爱好种菊。一年,他去南京采购良菊,归途中,结识了少年陶三郎和他的姐姐黄英。姐弟俩都是种菊能手,马子才借给他们三间茅屋,半亩荒园。一年秋天,陶三郎载了几车菊花到南方出售,黄英留在家中,更加勤奋栽培菊花,不几年,置田产,造房子,家境富裕起来。后来,马子才的妻子去世,黄英嫁给了他。
几年后,陶三郎从南方回到家里,一次与友人饮酒,醉倒在菊畦边,变成了一株有一人多高的菊花。黄英为此很伤心。马子才这才明白:原来陶三郎和黄英都是勤奋善良、善于经营、乐于助人、不安于贫困的菊花精。
  • 河北马子才,为人清高,爱好种菊。一年,他去南京采购良菊,归途中,结识了少年陶三郎和他的姐姐黄英。姐弟俩都是种菊能手,马子才借给他们三间茅屋,半亩荒园。一年秋天,陶三郎载了几车菊花到南方出售,黄英留在家中,更加勤奋栽培菊花,不几年,置田产,造房子,家境富裕起来。后来,马子才的妻子去世,黄英嫁给了他。
几年后,陶三郎从南方回到家里,一次与友人饮酒,醉倒在菊畦边,变成了一株有一人多高的菊花。黄英为此很伤心。马子才这才明白:原来陶三郎和黄英都是勤奋善良、善于经营、乐于助人、不安于贫困的菊花精。
  • 河北马子才,为人清高,爱好种菊。一年,他去南京采购良菊,归途中,结识了少年陶三郎和他的姐姐黄英。姐弟俩都是种菊能手,马子才借给他们三间茅屋,半亩荒园。一年秋天,陶三郎载了几车菊花到南方出售,黄英留在家中,更加勤奋栽培菊花,不几年,置田产,造房子,家境富裕起来。后来,马子才的妻子去世,黄英嫁给了他。
几年后,陶三郎从南方回到家里,一次与友人饮酒,醉倒在菊畦边,变成了一株有一人多高的菊花。黄英为此很伤心。马子才这才明白:原来陶三郎和黄英都是勤奋善良、善于经营、乐于助人、不安于贫困的菊花精。
  • 河北马子才,为人清高,爱好种菊。一年,他去南京采购良菊,归途中,结识了少年陶三郎和他的姐姐黄英。姐弟俩都是种菊能手,马子才借给他们三间茅屋,半亩荒园。一年秋天,陶三郎载了几车菊花到南方出售,黄英留在家中,更加勤奋栽培菊花,不几年,置田产,造房子,家境富裕起来。后来,马子才的妻子去世,黄英嫁给了他。
几年后,陶三郎从南方回到家里,一次与友人饮酒,醉倒在菊畦边,变成了一株有一人多高的菊花。黄英为此很伤心。马子才这才明白:原来陶三郎和黄英都是勤奋善良、善于经营、乐于助人、不安于贫困的菊花精。
  • 河北马子才,为人清高,爱好种菊。一年,他去南京采购良菊,归途中,结识了少年陶三郎和他的姐姐黄英。姐弟俩都是种菊能手,马子才借给他们三间茅屋,半亩荒园。一年秋天,陶三郎载了几车菊花到南方出售,黄英留在家中,更加勤奋栽培菊花,不几年,置田产,造房子,家境富裕起来。后来,马子才的妻子去世,黄英嫁给了他。
几年后,陶三郎从南方回到家里,一次与友人饮酒,醉倒在菊畦边,变成了一株有一人多高的菊花。黄英为此很伤心。马子才这才明白:原来陶三郎和黄英都是勤奋善良、善于经营、乐于助人、不安于贫困的菊花精。
  • 河北马子才,为人清高,爱好种菊。一年,他去南京采购良菊,归途中,结识了少年陶三郎和他的姐姐黄英。姐弟俩都是种菊能手,马子才借给他们三间茅屋,半亩荒园。一年秋天,陶三郎载了几车菊花到南方出售,黄英留在家中,更加勤奋栽培菊花,不几年,置田产,造房子,家境富裕起来。后来,马子才的妻子去世,黄英嫁给了他。
几年后,陶三郎从南方回到家里,一次与友人饮酒,醉倒在菊畦边,变成了一株有一人多高的菊花。黄英为此很伤心。马子才这才明白:原来陶三郎和黄英都是勤奋善良、善于经营、乐于助人、不安于贫困的菊花精。
  • 河北马子才,为人清高,爱好种菊。一年,他去南京采购良菊,归途中,结识了少年陶三郎和他的姐姐黄英。姐弟俩都是种菊能手,马子才借给他们三间茅屋,半亩荒园。一年秋天,陶三郎载了几车菊花到南方出售,黄英留在家中,更加勤奋栽培菊花,不几年,置田产,造房子,家境富裕起来。后来,马子才的妻子去世,黄英嫁给了他。
几年后,陶三郎从南方回到家里,一次与友人饮酒,醉倒在菊畦边,变成了一株有一人多高的菊花。黄英为此很伤心。马子才这才明白:原来陶三郎和黄英都是勤奋善良、善于经营、乐于助人、不安于贫困的菊花精。
  • 河北马子才,为人清高,爱好种菊。一年,他去南京采购良菊,归途中,结识了少年陶三郎和他的姐姐黄英。姐弟俩都是种菊能手,马子才借给他们三间茅屋,半亩荒园。一年秋天,陶三郎载了几车菊花到南方出售,黄英留在家中,更加勤奋栽培菊花,不几年,置田产,造房子,家境富裕起来。后来,马子才的妻子去世,黄英嫁给了他。
几年后,陶三郎从南方回到家里,一次与友人饮酒,醉倒在菊畦边,变成了一株有一人多高的菊花。黄英为此很伤心。马子才这才明白:原来陶三郎和黄英都是勤奋善良、善于经营、乐于助人、不安于贫困的菊花精。
  • 河北马子才,为人清高,爱好种菊。一年,他去南京采购良菊,归途中,结识了少年陶三郎和他的姐姐黄英。姐弟俩都是种菊能手,马子才借给他们三间茅屋,半亩荒园。一年秋天,陶三郎载了几车菊花到南方出售,黄英留在家中,更加勤奋栽培菊花,不几年,置田产,造房子,家境富裕起来。后来,马子才的妻子去世,黄英嫁给了他。
几年后,陶三郎从南方回到家里,一次与友人饮酒,醉倒在菊畦边,变成了一株有一人多高的菊花。黄英为此很伤心。马子才这才明白:原来陶三郎和黄英都是勤奋善良、善于经营、乐于助人、不安于贫困的菊花精。
  • 河北马子才,为人清高,爱好种菊。一年,他去南京采购良菊,归途中,结识了少年陶三郎和他的姐姐黄英。姐弟俩都是种菊能手,马子才借给他们三间茅屋,半亩荒园。一年秋天,陶三郎载了几车菊花到南方出售,黄英留在家中,更加勤奋栽培菊花,不几年,置田产,造房子,家境富裕起来。后来,马子才的妻子去世,黄英嫁给了他。
几年后,陶三郎从南方回到家里,一次与友人饮酒,醉倒在菊畦边,变成了一株有一人多高的菊花。黄英为此很伤心。马子才这才明白:原来陶三郎和黄英都是勤奋善良、善于经营、乐于助人、不安于贫困的菊花精。
  • 河北马子才,为人清高,爱好种菊。一年,他去南京采购良菊,归途中,结识了少年陶三郎和他的姐姐黄英。姐弟俩都是种菊能手,马子才借给他们三间茅屋,半亩荒园。一年秋天,陶三郎载了几车菊花到南方出售,黄英留在家中,更加勤奋栽培菊花,不几年,置田产,造房子,家境富裕起来。后来,马子才的妻子去世,黄英嫁给了他。
几年后,陶三郎从南方回到家里,一次与友人饮酒,醉倒在菊畦边,变成了一株有一人多高的菊花。黄英为此很伤心。马子才这才明白:原来陶三郎和黄英都是勤奋善良、善于经营、乐于助人、不安于贫困的菊花精。
  • 河北马子才,为人清高,爱好种菊。一年,他去南京采购良菊,归途中,结识了少年陶三郎和他的姐姐黄英。姐弟俩都是种菊能手,马子才借给他们三间茅屋,半亩荒园。一年秋天,陶三郎载了几车菊花到南方出售,黄英留在家中,更加勤奋栽培菊花,不几年,置田产,造房子,家境富裕起来。后来,马子才的妻子去世,黄英嫁给了他。
几年后,陶三郎从南方回到家里,一次与友人饮酒,醉倒在菊畦边,变成了一株有一人多高的菊花。黄英为此很伤心。马子才这才明白:原来陶三郎和黄英都是勤奋善良、善于经营、乐于助人、不安于贫困的菊花精。
  • 河北马子才,为人清高,爱好种菊。一年,他去南京采购良菊,归途中,结识了少年陶三郎和他的姐姐黄英。姐弟俩都是种菊能手,马子才借给他们三间茅屋,半亩荒园。一年秋天,陶三郎载了几车菊花到南方出售,黄英留在家中,更加勤奋栽培菊花,不几年,置田产,造房子,家境富裕起来。后来,马子才的妻子去世,黄英嫁给了他。
几年后,陶三郎从南方回到家里,一次与友人饮酒,醉倒在菊畦边,变成了一株有一人多高的菊花。黄英为此很伤心。马子才这才明白:原来陶三郎和黄英都是勤奋善良、善于经营、乐于助人、不安于贫困的菊花精。
  • 河北马子才,为人清高,爱好种菊。一年,他去南京采购良菊,归途中,结识了少年陶三郎和他的姐姐黄英。姐弟俩都是种菊能手,马子才借给他们三间茅屋,半亩荒园。一年秋天,陶三郎载了几车菊花到南方出售,黄英留在家中,更加勤奋栽培菊花,不几年,置田产,造房子,家境富裕起来。后来,马子才的妻子去世,黄英嫁给了他。
几年后,陶三郎从南方回到家里,一次与友人饮酒,醉倒在菊畦边,变成了一株有一人多高的菊花。黄英为此很伤心。马子才这才明白:原来陶三郎和黄英都是勤奋善良、善于经营、乐于助人、不安于贫困的菊花精。
  • 河北马子才,为人清高,爱好种菊。一年,他去南京采购良菊,归途中,结识了少年陶三郎和他的姐姐黄英。姐弟俩都是种菊能手,马子才借给他们三间茅屋,半亩荒园。一年秋天,陶三郎载了几车菊花到南方出售,黄英留在家中,更加勤奋栽培菊花,不几年,置田产,造房子,家境富裕起来。后来,马子才的妻子去世,黄英嫁给了他。
几年后,陶三郎从南方回到家里,一次与友人饮酒,醉倒在菊畦边,变成了一株有一人多高的菊花。黄英为此很伤心。马子才这才明白:原来陶三郎和黄英都是勤奋善良、善于经营、乐于助人、不安于贫困的菊花精。
  • 河北马子才,为人清高,爱好种菊。一年,他去南京采购良菊,归途中,结识了少年陶三郎和他的姐姐黄英。姐弟俩都是种菊能手,马子才借给他们三间茅屋,半亩荒园。一年秋天,陶三郎载了几车菊花到南方出售,黄英留在家中,更加勤奋栽培菊花,不几年,置田产,造房子,家境富裕起来。后来,马子才的妻子去世,黄英嫁给了他。
几年后,陶三郎从南方回到家里,一次与友人饮酒,醉倒在菊畦边,变成了一株有一人多高的菊花。黄英为此很伤心。马子才这才明白:原来陶三郎和黄英都是勤奋善良、善于经营、乐于助人、不安于贫困的菊花精。
  • 河北马子才,为人清高,爱好种菊。一年,他去南京采购良菊,归途中,结识了少年陶三郎和他的姐姐黄英。姐弟俩都是种菊能手,马子才借给他们三间茅屋,半亩荒园。一年秋天,陶三郎载了几车菊花到南方出售,黄英留在家中,更加勤奋栽培菊花,不几年,置田产,造房子,家境富裕起来。后来,马子才的妻子去世,黄英嫁给了他。
几年后,陶三郎从南方回到家里,一次与友人饮酒,醉倒在菊畦边,变成了一株有一人多高的菊花。黄英为此很伤心。马子才这才明白:原来陶三郎和黄英都是勤奋善良、善于经营、乐于助人、不安于贫困的菊花精。
  • 河北马子才,为人清高,爱好种菊。一年,他去南京采购良菊,归途中,结识了少年陶三郎和他的姐姐黄英。姐弟俩都是种菊能手,马子才借给他们三间茅屋,半亩荒园。一年秋天,陶三郎载了几车菊花到南方出售,黄英留在家中,更加勤奋栽培菊花,不几年,置田产,造房子,家境富裕起来。后来,马子才的妻子去世,黄英嫁给了他。
几年后,陶三郎从南方回到家里,一次与友人饮酒,醉倒在菊畦边,变成了一株有一人多高的菊花。黄英为此很伤心。马子才这才明白:原来陶三郎和黄英都是勤奋善良、善于经营、乐于助人、不安于贫困的菊花精。
  • 河北马子才,为人清高,爱好种菊。一年,他去南京采购良菊,归途中,结识了少年陶三郎和他的姐姐黄英。姐弟俩都是种菊能手,马子才借给他们三间茅屋,半亩荒园。一年秋天,陶三郎载了几车菊花到南方出售,黄英留在家中,更加勤奋栽培菊花,不几年,置田产,造房子,家境富裕起来。后来,马子才的妻子去世,黄英嫁给了他。
几年后,陶三郎从南方回到家里,一次与友人饮酒,醉倒在菊畦边,变成了一株有一人多高的菊花。黄英为此很伤心。马子才这才明白:原来陶三郎和黄英都是勤奋善良、善于经营、乐于助人、不安于贫困的菊花精。
  • 河北马子才,为人清高,爱好种菊。一年,他去南京采购良菊,归途中,结识了少年陶三郎和他的姐姐黄英。姐弟俩都是种菊能手,马子才借给他们三间茅屋,半亩荒园。一年秋天,陶三郎载了几车菊花到南方出售,黄英留在家中,更加勤奋栽培菊花,不几年,置田产,造房子,家境富裕起来。后来,马子才的妻子去世,黄英嫁给了他。
几年后,陶三郎从南方回到家里,一次与友人饮酒,醉倒在菊畦边,变成了一株有一人多高的菊花。黄英为此很伤心。马子才这才明白:原来陶三郎和黄英都是勤奋善良、善于经营、乐于助人、不安于贫困的菊花精。
  • 河北马子才,为人清高,爱好种菊。一年,他去南京采购良菊,归途中,结识了少年陶三郎和他的姐姐黄英。姐弟俩都是种菊能手,马子才借给他们三间茅屋,半亩荒园。一年秋天,陶三郎载了几车菊花到南方出售,黄英留在家中,更加勤奋栽培菊花,不几年,置田产,造房子,家境富裕起来。后来,马子才的妻子去世,黄英嫁给了他。
几年后,陶三郎从南方回到家里,一次与友人饮酒,醉倒在菊畦边,变成了一株有一人多高的菊花。黄英为此很伤心。马子才这才明白:原来陶三郎和黄英都是勤奋善良、善于经营、乐于助人、不安于贫困的菊花精。
  • 105    看过
  • 1   喜欢
  • 1    收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