交州商人徐某,驾舟在海上航行,被大风吹漂到夜叉国,与一雌夜又结为夫妻,生二子一女。不久,徐某携长子徐彪返回交州。徐彪长得强壮镖悍,被交州军帅招募从军,屡立战功。当他知道母亲和弟妹尚在夜又国,便不畏艰险把他们接了回来。他们和徐彪一样,都生得粗壮有力,武艺高强,在国家平息边乱的战争中都立下了战功,皇帝还封徐彪的母亲为夫人。

  • 交州商人徐某,驾舟在海上航行,被大风吹漂到夜叉国,与一雌夜又结为夫妻,生二子一女。不久,徐某携长子徐彪返回交州。徐彪长得强壮镖悍,被交州军帅招募从军,屡立战功。当他知道母亲和弟妹尚在夜又国,便不畏艰险把他们接了回来。他们和徐彪一样,都生得粗壮有力,武艺高强,在国家平息边乱的战争中都立下了战功,皇帝还封徐彪的母亲为夫人。
  • 交州商人徐某,驾舟在海上航行,被大风吹漂到夜叉国,与一雌夜又结为夫妻,生二子一女。不久,徐某携长子徐彪返回交州。徐彪长得强壮镖悍,被交州军帅招募从军,屡立战功。当他知道母亲和弟妹尚在夜又国,便不畏艰险把他们接了回来。他们和徐彪一样,都生得粗壮有力,武艺高强,在国家平息边乱的战争中都立下了战功,皇帝还封徐彪的母亲为夫人。
  • 交州商人徐某,驾舟在海上航行,被大风吹漂到夜叉国,与一雌夜又结为夫妻,生二子一女。不久,徐某携长子徐彪返回交州。徐彪长得强壮镖悍,被交州军帅招募从军,屡立战功。当他知道母亲和弟妹尚在夜又国,便不畏艰险把他们接了回来。他们和徐彪一样,都生得粗壮有力,武艺高强,在国家平息边乱的战争中都立下了战功,皇帝还封徐彪的母亲为夫人。
  • 交州商人徐某,驾舟在海上航行,被大风吹漂到夜叉国,与一雌夜又结为夫妻,生二子一女。不久,徐某携长子徐彪返回交州。徐彪长得强壮镖悍,被交州军帅招募从军,屡立战功。当他知道母亲和弟妹尚在夜又国,便不畏艰险把他们接了回来。他们和徐彪一样,都生得粗壮有力,武艺高强,在国家平息边乱的战争中都立下了战功,皇帝还封徐彪的母亲为夫人。
  • 交州商人徐某,驾舟在海上航行,被大风吹漂到夜叉国,与一雌夜又结为夫妻,生二子一女。不久,徐某携长子徐彪返回交州。徐彪长得强壮镖悍,被交州军帅招募从军,屡立战功。当他知道母亲和弟妹尚在夜又国,便不畏艰险把他们接了回来。他们和徐彪一样,都生得粗壮有力,武艺高强,在国家平息边乱的战争中都立下了战功,皇帝还封徐彪的母亲为夫人。
  • 交州商人徐某,驾舟在海上航行,被大风吹漂到夜叉国,与一雌夜又结为夫妻,生二子一女。不久,徐某携长子徐彪返回交州。徐彪长得强壮镖悍,被交州军帅招募从军,屡立战功。当他知道母亲和弟妹尚在夜又国,便不畏艰险把他们接了回来。他们和徐彪一样,都生得粗壮有力,武艺高强,在国家平息边乱的战争中都立下了战功,皇帝还封徐彪的母亲为夫人。
  • 交州商人徐某,驾舟在海上航行,被大风吹漂到夜叉国,与一雌夜又结为夫妻,生二子一女。不久,徐某携长子徐彪返回交州。徐彪长得强壮镖悍,被交州军帅招募从军,屡立战功。当他知道母亲和弟妹尚在夜又国,便不畏艰险把他们接了回来。他们和徐彪一样,都生得粗壮有力,武艺高强,在国家平息边乱的战争中都立下了战功,皇帝还封徐彪的母亲为夫人。
  • 交州商人徐某,驾舟在海上航行,被大风吹漂到夜叉国,与一雌夜又结为夫妻,生二子一女。不久,徐某携长子徐彪返回交州。徐彪长得强壮镖悍,被交州军帅招募从军,屡立战功。当他知道母亲和弟妹尚在夜又国,便不畏艰险把他们接了回来。他们和徐彪一样,都生得粗壮有力,武艺高强,在国家平息边乱的战争中都立下了战功,皇帝还封徐彪的母亲为夫人。
  • 交州商人徐某,驾舟在海上航行,被大风吹漂到夜叉国,与一雌夜又结为夫妻,生二子一女。不久,徐某携长子徐彪返回交州。徐彪长得强壮镖悍,被交州军帅招募从军,屡立战功。当他知道母亲和弟妹尚在夜又国,便不畏艰险把他们接了回来。他们和徐彪一样,都生得粗壮有力,武艺高强,在国家平息边乱的战争中都立下了战功,皇帝还封徐彪的母亲为夫人。
  • 交州商人徐某,驾舟在海上航行,被大风吹漂到夜叉国,与一雌夜又结为夫妻,生二子一女。不久,徐某携长子徐彪返回交州。徐彪长得强壮镖悍,被交州军帅招募从军,屡立战功。当他知道母亲和弟妹尚在夜又国,便不畏艰险把他们接了回来。他们和徐彪一样,都生得粗壮有力,武艺高强,在国家平息边乱的战争中都立下了战功,皇帝还封徐彪的母亲为夫人。
  • 交州商人徐某,驾舟在海上航行,被大风吹漂到夜叉国,与一雌夜又结为夫妻,生二子一女。不久,徐某携长子徐彪返回交州。徐彪长得强壮镖悍,被交州军帅招募从军,屡立战功。当他知道母亲和弟妹尚在夜又国,便不畏艰险把他们接了回来。他们和徐彪一样,都生得粗壮有力,武艺高强,在国家平息边乱的战争中都立下了战功,皇帝还封徐彪的母亲为夫人。
  • 交州商人徐某,驾舟在海上航行,被大风吹漂到夜叉国,与一雌夜又结为夫妻,生二子一女。不久,徐某携长子徐彪返回交州。徐彪长得强壮镖悍,被交州军帅招募从军,屡立战功。当他知道母亲和弟妹尚在夜又国,便不畏艰险把他们接了回来。他们和徐彪一样,都生得粗壮有力,武艺高强,在国家平息边乱的战争中都立下了战功,皇帝还封徐彪的母亲为夫人。
  • 交州商人徐某,驾舟在海上航行,被大风吹漂到夜叉国,与一雌夜又结为夫妻,生二子一女。不久,徐某携长子徐彪返回交州。徐彪长得强壮镖悍,被交州军帅招募从军,屡立战功。当他知道母亲和弟妹尚在夜又国,便不畏艰险把他们接了回来。他们和徐彪一样,都生得粗壮有力,武艺高强,在国家平息边乱的战争中都立下了战功,皇帝还封徐彪的母亲为夫人。
  • 交州商人徐某,驾舟在海上航行,被大风吹漂到夜叉国,与一雌夜又结为夫妻,生二子一女。不久,徐某携长子徐彪返回交州。徐彪长得强壮镖悍,被交州军帅招募从军,屡立战功。当他知道母亲和弟妹尚在夜又国,便不畏艰险把他们接了回来。他们和徐彪一样,都生得粗壮有力,武艺高强,在国家平息边乱的战争中都立下了战功,皇帝还封徐彪的母亲为夫人。
  • 交州商人徐某,驾舟在海上航行,被大风吹漂到夜叉国,与一雌夜又结为夫妻,生二子一女。不久,徐某携长子徐彪返回交州。徐彪长得强壮镖悍,被交州军帅招募从军,屡立战功。当他知道母亲和弟妹尚在夜又国,便不畏艰险把他们接了回来。他们和徐彪一样,都生得粗壮有力,武艺高强,在国家平息边乱的战争中都立下了战功,皇帝还封徐彪的母亲为夫人。
  • 交州商人徐某,驾舟在海上航行,被大风吹漂到夜叉国,与一雌夜又结为夫妻,生二子一女。不久,徐某携长子徐彪返回交州。徐彪长得强壮镖悍,被交州军帅招募从军,屡立战功。当他知道母亲和弟妹尚在夜又国,便不畏艰险把他们接了回来。他们和徐彪一样,都生得粗壮有力,武艺高强,在国家平息边乱的战争中都立下了战功,皇帝还封徐彪的母亲为夫人。
  • 交州商人徐某,驾舟在海上航行,被大风吹漂到夜叉国,与一雌夜又结为夫妻,生二子一女。不久,徐某携长子徐彪返回交州。徐彪长得强壮镖悍,被交州军帅招募从军,屡立战功。当他知道母亲和弟妹尚在夜又国,便不畏艰险把他们接了回来。他们和徐彪一样,都生得粗壮有力,武艺高强,在国家平息边乱的战争中都立下了战功,皇帝还封徐彪的母亲为夫人。
  • 交州商人徐某,驾舟在海上航行,被大风吹漂到夜叉国,与一雌夜又结为夫妻,生二子一女。不久,徐某携长子徐彪返回交州。徐彪长得强壮镖悍,被交州军帅招募从军,屡立战功。当他知道母亲和弟妹尚在夜又国,便不畏艰险把他们接了回来。他们和徐彪一样,都生得粗壮有力,武艺高强,在国家平息边乱的战争中都立下了战功,皇帝还封徐彪的母亲为夫人。
  • 交州商人徐某,驾舟在海上航行,被大风吹漂到夜叉国,与一雌夜又结为夫妻,生二子一女。不久,徐某携长子徐彪返回交州。徐彪长得强壮镖悍,被交州军帅招募从军,屡立战功。当他知道母亲和弟妹尚在夜又国,便不畏艰险把他们接了回来。他们和徐彪一样,都生得粗壮有力,武艺高强,在国家平息边乱的战争中都立下了战功,皇帝还封徐彪的母亲为夫人。
  • 交州商人徐某,驾舟在海上航行,被大风吹漂到夜叉国,与一雌夜又结为夫妻,生二子一女。不久,徐某携长子徐彪返回交州。徐彪长得强壮镖悍,被交州军帅招募从军,屡立战功。当他知道母亲和弟妹尚在夜又国,便不畏艰险把他们接了回来。他们和徐彪一样,都生得粗壮有力,武艺高强,在国家平息边乱的战争中都立下了战功,皇帝还封徐彪的母亲为夫人。
  • 交州商人徐某,驾舟在海上航行,被大风吹漂到夜叉国,与一雌夜又结为夫妻,生二子一女。不久,徐某携长子徐彪返回交州。徐彪长得强壮镖悍,被交州军帅招募从军,屡立战功。当他知道母亲和弟妹尚在夜又国,便不畏艰险把他们接了回来。他们和徐彪一样,都生得粗壮有力,武艺高强,在国家平息边乱的战争中都立下了战功,皇帝还封徐彪的母亲为夫人。
  • 交州商人徐某,驾舟在海上航行,被大风吹漂到夜叉国,与一雌夜又结为夫妻,生二子一女。不久,徐某携长子徐彪返回交州。徐彪长得强壮镖悍,被交州军帅招募从军,屡立战功。当他知道母亲和弟妹尚在夜又国,便不畏艰险把他们接了回来。他们和徐彪一样,都生得粗壮有力,武艺高强,在国家平息边乱的战争中都立下了战功,皇帝还封徐彪的母亲为夫人。
  • 交州商人徐某,驾舟在海上航行,被大风吹漂到夜叉国,与一雌夜又结为夫妻,生二子一女。不久,徐某携长子徐彪返回交州。徐彪长得强壮镖悍,被交州军帅招募从军,屡立战功。当他知道母亲和弟妹尚在夜又国,便不畏艰险把他们接了回来。他们和徐彪一样,都生得粗壮有力,武艺高强,在国家平息边乱的战争中都立下了战功,皇帝还封徐彪的母亲为夫人。
  • 交州商人徐某,驾舟在海上航行,被大风吹漂到夜叉国,与一雌夜又结为夫妻,生二子一女。不久,徐某携长子徐彪返回交州。徐彪长得强壮镖悍,被交州军帅招募从军,屡立战功。当他知道母亲和弟妹尚在夜又国,便不畏艰险把他们接了回来。他们和徐彪一样,都生得粗壮有力,武艺高强,在国家平息边乱的战争中都立下了战功,皇帝还封徐彪的母亲为夫人。
  • 交州商人徐某,驾舟在海上航行,被大风吹漂到夜叉国,与一雌夜又结为夫妻,生二子一女。不久,徐某携长子徐彪返回交州。徐彪长得强壮镖悍,被交州军帅招募从军,屡立战功。当他知道母亲和弟妹尚在夜又国,便不畏艰险把他们接了回来。他们和徐彪一样,都生得粗壮有力,武艺高强,在国家平息边乱的战争中都立下了战功,皇帝还封徐彪的母亲为夫人。
  • 交州商人徐某,驾舟在海上航行,被大风吹漂到夜叉国,与一雌夜又结为夫妻,生二子一女。不久,徐某携长子徐彪返回交州。徐彪长得强壮镖悍,被交州军帅招募从军,屡立战功。当他知道母亲和弟妹尚在夜又国,便不畏艰险把他们接了回来。他们和徐彪一样,都生得粗壮有力,武艺高强,在国家平息边乱的战争中都立下了战功,皇帝还封徐彪的母亲为夫人。
  • 交州商人徐某,驾舟在海上航行,被大风吹漂到夜叉国,与一雌夜又结为夫妻,生二子一女。不久,徐某携长子徐彪返回交州。徐彪长得强壮镖悍,被交州军帅招募从军,屡立战功。当他知道母亲和弟妹尚在夜又国,便不畏艰险把他们接了回来。他们和徐彪一样,都生得粗壮有力,武艺高强,在国家平息边乱的战争中都立下了战功,皇帝还封徐彪的母亲为夫人。
  • 交州商人徐某,驾舟在海上航行,被大风吹漂到夜叉国,与一雌夜又结为夫妻,生二子一女。不久,徐某携长子徐彪返回交州。徐彪长得强壮镖悍,被交州军帅招募从军,屡立战功。当他知道母亲和弟妹尚在夜又国,便不畏艰险把他们接了回来。他们和徐彪一样,都生得粗壮有力,武艺高强,在国家平息边乱的战争中都立下了战功,皇帝还封徐彪的母亲为夫人。
  • 交州商人徐某,驾舟在海上航行,被大风吹漂到夜叉国,与一雌夜又结为夫妻,生二子一女。不久,徐某携长子徐彪返回交州。徐彪长得强壮镖悍,被交州军帅招募从军,屡立战功。当他知道母亲和弟妹尚在夜又国,便不畏艰险把他们接了回来。他们和徐彪一样,都生得粗壮有力,武艺高强,在国家平息边乱的战争中都立下了战功,皇帝还封徐彪的母亲为夫人。
  • 交州商人徐某,驾舟在海上航行,被大风吹漂到夜叉国,与一雌夜又结为夫妻,生二子一女。不久,徐某携长子徐彪返回交州。徐彪长得强壮镖悍,被交州军帅招募从军,屡立战功。当他知道母亲和弟妹尚在夜又国,便不畏艰险把他们接了回来。他们和徐彪一样,都生得粗壮有力,武艺高强,在国家平息边乱的战争中都立下了战功,皇帝还封徐彪的母亲为夫人。
  • 交州商人徐某,驾舟在海上航行,被大风吹漂到夜叉国,与一雌夜又结为夫妻,生二子一女。不久,徐某携长子徐彪返回交州。徐彪长得强壮镖悍,被交州军帅招募从军,屡立战功。当他知道母亲和弟妹尚在夜又国,便不畏艰险把他们接了回来。他们和徐彪一样,都生得粗壮有力,武艺高强,在国家平息边乱的战争中都立下了战功,皇帝还封徐彪的母亲为夫人。
  • 交州商人徐某,驾舟在海上航行,被大风吹漂到夜叉国,与一雌夜又结为夫妻,生二子一女。不久,徐某携长子徐彪返回交州。徐彪长得强壮镖悍,被交州军帅招募从军,屡立战功。当他知道母亲和弟妹尚在夜又国,便不畏艰险把他们接了回来。他们和徐彪一样,都生得粗壮有力,武艺高强,在国家平息边乱的战争中都立下了战功,皇帝还封徐彪的母亲为夫人。
  • 交州商人徐某,驾舟在海上航行,被大风吹漂到夜叉国,与一雌夜又结为夫妻,生二子一女。不久,徐某携长子徐彪返回交州。徐彪长得强壮镖悍,被交州军帅招募从军,屡立战功。当他知道母亲和弟妹尚在夜又国,便不畏艰险把他们接了回来。他们和徐彪一样,都生得粗壮有力,武艺高强,在国家平息边乱的战争中都立下了战功,皇帝还封徐彪的母亲为夫人。
  • 交州商人徐某,驾舟在海上航行,被大风吹漂到夜叉国,与一雌夜又结为夫妻,生二子一女。不久,徐某携长子徐彪返回交州。徐彪长得强壮镖悍,被交州军帅招募从军,屡立战功。当他知道母亲和弟妹尚在夜又国,便不畏艰险把他们接了回来。他们和徐彪一样,都生得粗壮有力,武艺高强,在国家平息边乱的战争中都立下了战功,皇帝还封徐彪的母亲为夫人。
  • 交州商人徐某,驾舟在海上航行,被大风吹漂到夜叉国,与一雌夜又结为夫妻,生二子一女。不久,徐某携长子徐彪返回交州。徐彪长得强壮镖悍,被交州军帅招募从军,屡立战功。当他知道母亲和弟妹尚在夜又国,便不畏艰险把他们接了回来。他们和徐彪一样,都生得粗壮有力,武艺高强,在国家平息边乱的战争中都立下了战功,皇帝还封徐彪的母亲为夫人。
  • 交州商人徐某,驾舟在海上航行,被大风吹漂到夜叉国,与一雌夜又结为夫妻,生二子一女。不久,徐某携长子徐彪返回交州。徐彪长得强壮镖悍,被交州军帅招募从军,屡立战功。当他知道母亲和弟妹尚在夜又国,便不畏艰险把他们接了回来。他们和徐彪一样,都生得粗壮有力,武艺高强,在国家平息边乱的战争中都立下了战功,皇帝还封徐彪的母亲为夫人。
  • 交州商人徐某,驾舟在海上航行,被大风吹漂到夜叉国,与一雌夜又结为夫妻,生二子一女。不久,徐某携长子徐彪返回交州。徐彪长得强壮镖悍,被交州军帅招募从军,屡立战功。当他知道母亲和弟妹尚在夜又国,便不畏艰险把他们接了回来。他们和徐彪一样,都生得粗壮有力,武艺高强,在国家平息边乱的战争中都立下了战功,皇帝还封徐彪的母亲为夫人。
  • 交州商人徐某,驾舟在海上航行,被大风吹漂到夜叉国,与一雌夜又结为夫妻,生二子一女。不久,徐某携长子徐彪返回交州。徐彪长得强壮镖悍,被交州军帅招募从军,屡立战功。当他知道母亲和弟妹尚在夜又国,便不畏艰险把他们接了回来。他们和徐彪一样,都生得粗壮有力,武艺高强,在国家平息边乱的战争中都立下了战功,皇帝还封徐彪的母亲为夫人。
  • 交州商人徐某,驾舟在海上航行,被大风吹漂到夜叉国,与一雌夜又结为夫妻,生二子一女。不久,徐某携长子徐彪返回交州。徐彪长得强壮镖悍,被交州军帅招募从军,屡立战功。当他知道母亲和弟妹尚在夜又国,便不畏艰险把他们接了回来。他们和徐彪一样,都生得粗壮有力,武艺高强,在国家平息边乱的战争中都立下了战功,皇帝还封徐彪的母亲为夫人。
  • 交州商人徐某,驾舟在海上航行,被大风吹漂到夜叉国,与一雌夜又结为夫妻,生二子一女。不久,徐某携长子徐彪返回交州。徐彪长得强壮镖悍,被交州军帅招募从军,屡立战功。当他知道母亲和弟妹尚在夜又国,便不畏艰险把他们接了回来。他们和徐彪一样,都生得粗壮有力,武艺高强,在国家平息边乱的战争中都立下了战功,皇帝还封徐彪的母亲为夫人。
  • 交州商人徐某,驾舟在海上航行,被大风吹漂到夜叉国,与一雌夜又结为夫妻,生二子一女。不久,徐某携长子徐彪返回交州。徐彪长得强壮镖悍,被交州军帅招募从军,屡立战功。当他知道母亲和弟妹尚在夜又国,便不畏艰险把他们接了回来。他们和徐彪一样,都生得粗壮有力,武艺高强,在国家平息边乱的战争中都立下了战功,皇帝还封徐彪的母亲为夫人。
  • 交州商人徐某,驾舟在海上航行,被大风吹漂到夜叉国,与一雌夜又结为夫妻,生二子一女。不久,徐某携长子徐彪返回交州。徐彪长得强壮镖悍,被交州军帅招募从军,屡立战功。当他知道母亲和弟妹尚在夜又国,便不畏艰险把他们接了回来。他们和徐彪一样,都生得粗壮有力,武艺高强,在国家平息边乱的战争中都立下了战功,皇帝还封徐彪的母亲为夫人。
  • 交州商人徐某,驾舟在海上航行,被大风吹漂到夜叉国,与一雌夜又结为夫妻,生二子一女。不久,徐某携长子徐彪返回交州。徐彪长得强壮镖悍,被交州军帅招募从军,屡立战功。当他知道母亲和弟妹尚在夜又国,便不畏艰险把他们接了回来。他们和徐彪一样,都生得粗壮有力,武艺高强,在国家平息边乱的战争中都立下了战功,皇帝还封徐彪的母亲为夫人。
  • 交州商人徐某,驾舟在海上航行,被大风吹漂到夜叉国,与一雌夜又结为夫妻,生二子一女。不久,徐某携长子徐彪返回交州。徐彪长得强壮镖悍,被交州军帅招募从军,屡立战功。当他知道母亲和弟妹尚在夜又国,便不畏艰险把他们接了回来。他们和徐彪一样,都生得粗壮有力,武艺高强,在国家平息边乱的战争中都立下了战功,皇帝还封徐彪的母亲为夫人。
  • 交州商人徐某,驾舟在海上航行,被大风吹漂到夜叉国,与一雌夜又结为夫妻,生二子一女。不久,徐某携长子徐彪返回交州。徐彪长得强壮镖悍,被交州军帅招募从军,屡立战功。当他知道母亲和弟妹尚在夜又国,便不畏艰险把他们接了回来。他们和徐彪一样,都生得粗壮有力,武艺高强,在国家平息边乱的战争中都立下了战功,皇帝还封徐彪的母亲为夫人。
  • 交州商人徐某,驾舟在海上航行,被大风吹漂到夜叉国,与一雌夜又结为夫妻,生二子一女。不久,徐某携长子徐彪返回交州。徐彪长得强壮镖悍,被交州军帅招募从军,屡立战功。当他知道母亲和弟妹尚在夜又国,便不畏艰险把他们接了回来。他们和徐彪一样,都生得粗壮有力,武艺高强,在国家平息边乱的战争中都立下了战功,皇帝还封徐彪的母亲为夫人。
  • 交州商人徐某,驾舟在海上航行,被大风吹漂到夜叉国,与一雌夜又结为夫妻,生二子一女。不久,徐某携长子徐彪返回交州。徐彪长得强壮镖悍,被交州军帅招募从军,屡立战功。当他知道母亲和弟妹尚在夜又国,便不畏艰险把他们接了回来。他们和徐彪一样,都生得粗壮有力,武艺高强,在国家平息边乱的战争中都立下了战功,皇帝还封徐彪的母亲为夫人。
  • 交州商人徐某,驾舟在海上航行,被大风吹漂到夜叉国,与一雌夜又结为夫妻,生二子一女。不久,徐某携长子徐彪返回交州。徐彪长得强壮镖悍,被交州军帅招募从军,屡立战功。当他知道母亲和弟妹尚在夜又国,便不畏艰险把他们接了回来。他们和徐彪一样,都生得粗壮有力,武艺高强,在国家平息边乱的战争中都立下了战功,皇帝还封徐彪的母亲为夫人。
  • 交州商人徐某,驾舟在海上航行,被大风吹漂到夜叉国,与一雌夜又结为夫妻,生二子一女。不久,徐某携长子徐彪返回交州。徐彪长得强壮镖悍,被交州军帅招募从军,屡立战功。当他知道母亲和弟妹尚在夜又国,便不畏艰险把他们接了回来。他们和徐彪一样,都生得粗壮有力,武艺高强,在国家平息边乱的战争中都立下了战功,皇帝还封徐彪的母亲为夫人。
  • 交州商人徐某,驾舟在海上航行,被大风吹漂到夜叉国,与一雌夜又结为夫妻,生二子一女。不久,徐某携长子徐彪返回交州。徐彪长得强壮镖悍,被交州军帅招募从军,屡立战功。当他知道母亲和弟妹尚在夜又国,便不畏艰险把他们接了回来。他们和徐彪一样,都生得粗壮有力,武艺高强,在国家平息边乱的战争中都立下了战功,皇帝还封徐彪的母亲为夫人。
  • 交州商人徐某,驾舟在海上航行,被大风吹漂到夜叉国,与一雌夜又结为夫妻,生二子一女。不久,徐某携长子徐彪返回交州。徐彪长得强壮镖悍,被交州军帅招募从军,屡立战功。当他知道母亲和弟妹尚在夜又国,便不畏艰险把他们接了回来。他们和徐彪一样,都生得粗壮有力,武艺高强,在国家平息边乱的战争中都立下了战功,皇帝还封徐彪的母亲为夫人。
  • 交州商人徐某,驾舟在海上航行,被大风吹漂到夜叉国,与一雌夜又结为夫妻,生二子一女。不久,徐某携长子徐彪返回交州。徐彪长得强壮镖悍,被交州军帅招募从军,屡立战功。当他知道母亲和弟妹尚在夜又国,便不畏艰险把他们接了回来。他们和徐彪一样,都生得粗壮有力,武艺高强,在国家平息边乱的战争中都立下了战功,皇帝还封徐彪的母亲为夫人。
  • 交州商人徐某,驾舟在海上航行,被大风吹漂到夜叉国,与一雌夜又结为夫妻,生二子一女。不久,徐某携长子徐彪返回交州。徐彪长得强壮镖悍,被交州军帅招募从军,屡立战功。当他知道母亲和弟妹尚在夜又国,便不畏艰险把他们接了回来。他们和徐彪一样,都生得粗壮有力,武艺高强,在国家平息边乱的战争中都立下了战功,皇帝还封徐彪的母亲为夫人。
  • 交州商人徐某,驾舟在海上航行,被大风吹漂到夜叉国,与一雌夜又结为夫妻,生二子一女。不久,徐某携长子徐彪返回交州。徐彪长得强壮镖悍,被交州军帅招募从军,屡立战功。当他知道母亲和弟妹尚在夜又国,便不畏艰险把他们接了回来。他们和徐彪一样,都生得粗壮有力,武艺高强,在国家平息边乱的战争中都立下了战功,皇帝还封徐彪的母亲为夫人。
  • 交州商人徐某,驾舟在海上航行,被大风吹漂到夜叉国,与一雌夜又结为夫妻,生二子一女。不久,徐某携长子徐彪返回交州。徐彪长得强壮镖悍,被交州军帅招募从军,屡立战功。当他知道母亲和弟妹尚在夜又国,便不畏艰险把他们接了回来。他们和徐彪一样,都生得粗壮有力,武艺高强,在国家平息边乱的战争中都立下了战功,皇帝还封徐彪的母亲为夫人。
  • 交州商人徐某,驾舟在海上航行,被大风吹漂到夜叉国,与一雌夜又结为夫妻,生二子一女。不久,徐某携长子徐彪返回交州。徐彪长得强壮镖悍,被交州军帅招募从军,屡立战功。当他知道母亲和弟妹尚在夜又国,便不畏艰险把他们接了回来。他们和徐彪一样,都生得粗壮有力,武艺高强,在国家平息边乱的战争中都立下了战功,皇帝还封徐彪的母亲为夫人。
  • 交州商人徐某,驾舟在海上航行,被大风吹漂到夜叉国,与一雌夜又结为夫妻,生二子一女。不久,徐某携长子徐彪返回交州。徐彪长得强壮镖悍,被交州军帅招募从军,屡立战功。当他知道母亲和弟妹尚在夜又国,便不畏艰险把他们接了回来。他们和徐彪一样,都生得粗壮有力,武艺高强,在国家平息边乱的战争中都立下了战功,皇帝还封徐彪的母亲为夫人。
  • 交州商人徐某,驾舟在海上航行,被大风吹漂到夜叉国,与一雌夜又结为夫妻,生二子一女。不久,徐某携长子徐彪返回交州。徐彪长得强壮镖悍,被交州军帅招募从军,屡立战功。当他知道母亲和弟妹尚在夜又国,便不畏艰险把他们接了回来。他们和徐彪一样,都生得粗壮有力,武艺高强,在国家平息边乱的战争中都立下了战功,皇帝还封徐彪的母亲为夫人。
  • 交州商人徐某,驾舟在海上航行,被大风吹漂到夜叉国,与一雌夜又结为夫妻,生二子一女。不久,徐某携长子徐彪返回交州。徐彪长得强壮镖悍,被交州军帅招募从军,屡立战功。当他知道母亲和弟妹尚在夜又国,便不畏艰险把他们接了回来。他们和徐彪一样,都生得粗壮有力,武艺高强,在国家平息边乱的战争中都立下了战功,皇帝还封徐彪的母亲为夫人。
  • 交州商人徐某,驾舟在海上航行,被大风吹漂到夜叉国,与一雌夜又结为夫妻,生二子一女。不久,徐某携长子徐彪返回交州。徐彪长得强壮镖悍,被交州军帅招募从军,屡立战功。当他知道母亲和弟妹尚在夜又国,便不畏艰险把他们接了回来。他们和徐彪一样,都生得粗壮有力,武艺高强,在国家平息边乱的战争中都立下了战功,皇帝还封徐彪的母亲为夫人。
  • 交州商人徐某,驾舟在海上航行,被大风吹漂到夜叉国,与一雌夜又结为夫妻,生二子一女。不久,徐某携长子徐彪返回交州。徐彪长得强壮镖悍,被交州军帅招募从军,屡立战功。当他知道母亲和弟妹尚在夜又国,便不畏艰险把他们接了回来。他们和徐彪一样,都生得粗壮有力,武艺高强,在国家平息边乱的战争中都立下了战功,皇帝还封徐彪的母亲为夫人。
  • 交州商人徐某,驾舟在海上航行,被大风吹漂到夜叉国,与一雌夜又结为夫妻,生二子一女。不久,徐某携长子徐彪返回交州。徐彪长得强壮镖悍,被交州军帅招募从军,屡立战功。当他知道母亲和弟妹尚在夜又国,便不畏艰险把他们接了回来。他们和徐彪一样,都生得粗壮有力,武艺高强,在国家平息边乱的战争中都立下了战功,皇帝还封徐彪的母亲为夫人。
  • 交州商人徐某,驾舟在海上航行,被大风吹漂到夜叉国,与一雌夜又结为夫妻,生二子一女。不久,徐某携长子徐彪返回交州。徐彪长得强壮镖悍,被交州军帅招募从军,屡立战功。当他知道母亲和弟妹尚在夜又国,便不畏艰险把他们接了回来。他们和徐彪一样,都生得粗壮有力,武艺高强,在国家平息边乱的战争中都立下了战功,皇帝还封徐彪的母亲为夫人。
  • 交州商人徐某,驾舟在海上航行,被大风吹漂到夜叉国,与一雌夜又结为夫妻,生二子一女。不久,徐某携长子徐彪返回交州。徐彪长得强壮镖悍,被交州军帅招募从军,屡立战功。当他知道母亲和弟妹尚在夜又国,便不畏艰险把他们接了回来。他们和徐彪一样,都生得粗壮有力,武艺高强,在国家平息边乱的战争中都立下了战功,皇帝还封徐彪的母亲为夫人。
  • 交州商人徐某,驾舟在海上航行,被大风吹漂到夜叉国,与一雌夜又结为夫妻,生二子一女。不久,徐某携长子徐彪返回交州。徐彪长得强壮镖悍,被交州军帅招募从军,屡立战功。当他知道母亲和弟妹尚在夜又国,便不畏艰险把他们接了回来。他们和徐彪一样,都生得粗壮有力,武艺高强,在国家平息边乱的战争中都立下了战功,皇帝还封徐彪的母亲为夫人。
  • 交州商人徐某,驾舟在海上航行,被大风吹漂到夜叉国,与一雌夜又结为夫妻,生二子一女。不久,徐某携长子徐彪返回交州。徐彪长得强壮镖悍,被交州军帅招募从军,屡立战功。当他知道母亲和弟妹尚在夜又国,便不畏艰险把他们接了回来。他们和徐彪一样,都生得粗壮有力,武艺高强,在国家平息边乱的战争中都立下了战功,皇帝还封徐彪的母亲为夫人。
  • 交州商人徐某,驾舟在海上航行,被大风吹漂到夜叉国,与一雌夜又结为夫妻,生二子一女。不久,徐某携长子徐彪返回交州。徐彪长得强壮镖悍,被交州军帅招募从军,屡立战功。当他知道母亲和弟妹尚在夜又国,便不畏艰险把他们接了回来。他们和徐彪一样,都生得粗壮有力,武艺高强,在国家平息边乱的战争中都立下了战功,皇帝还封徐彪的母亲为夫人。
  • 交州商人徐某,驾舟在海上航行,被大风吹漂到夜叉国,与一雌夜又结为夫妻,生二子一女。不久,徐某携长子徐彪返回交州。徐彪长得强壮镖悍,被交州军帅招募从军,屡立战功。当他知道母亲和弟妹尚在夜又国,便不畏艰险把他们接了回来。他们和徐彪一样,都生得粗壮有力,武艺高强,在国家平息边乱的战争中都立下了战功,皇帝还封徐彪的母亲为夫人。
  • 交州商人徐某,驾舟在海上航行,被大风吹漂到夜叉国,与一雌夜又结为夫妻,生二子一女。不久,徐某携长子徐彪返回交州。徐彪长得强壮镖悍,被交州军帅招募从军,屡立战功。当他知道母亲和弟妹尚在夜又国,便不畏艰险把他们接了回来。他们和徐彪一样,都生得粗壮有力,武艺高强,在国家平息边乱的战争中都立下了战功,皇帝还封徐彪的母亲为夫人。
  • 交州商人徐某,驾舟在海上航行,被大风吹漂到夜叉国,与一雌夜又结为夫妻,生二子一女。不久,徐某携长子徐彪返回交州。徐彪长得强壮镖悍,被交州军帅招募从军,屡立战功。当他知道母亲和弟妹尚在夜又国,便不畏艰险把他们接了回来。他们和徐彪一样,都生得粗壮有力,武艺高强,在国家平息边乱的战争中都立下了战功,皇帝还封徐彪的母亲为夫人。
  • 交州商人徐某,驾舟在海上航行,被大风吹漂到夜叉国,与一雌夜又结为夫妻,生二子一女。不久,徐某携长子徐彪返回交州。徐彪长得强壮镖悍,被交州军帅招募从军,屡立战功。当他知道母亲和弟妹尚在夜又国,便不畏艰险把他们接了回来。他们和徐彪一样,都生得粗壮有力,武艺高强,在国家平息边乱的战争中都立下了战功,皇帝还封徐彪的母亲为夫人。
  • 交州商人徐某,驾舟在海上航行,被大风吹漂到夜叉国,与一雌夜又结为夫妻,生二子一女。不久,徐某携长子徐彪返回交州。徐彪长得强壮镖悍,被交州军帅招募从军,屡立战功。当他知道母亲和弟妹尚在夜又国,便不畏艰险把他们接了回来。他们和徐彪一样,都生得粗壮有力,武艺高强,在国家平息边乱的战争中都立下了战功,皇帝还封徐彪的母亲为夫人。
  • 交州商人徐某,驾舟在海上航行,被大风吹漂到夜叉国,与一雌夜又结为夫妻,生二子一女。不久,徐某携长子徐彪返回交州。徐彪长得强壮镖悍,被交州军帅招募从军,屡立战功。当他知道母亲和弟妹尚在夜又国,便不畏艰险把他们接了回来。他们和徐彪一样,都生得粗壮有力,武艺高强,在国家平息边乱的战争中都立下了战功,皇帝还封徐彪的母亲为夫人。
  • 交州商人徐某,驾舟在海上航行,被大风吹漂到夜叉国,与一雌夜又结为夫妻,生二子一女。不久,徐某携长子徐彪返回交州。徐彪长得强壮镖悍,被交州军帅招募从军,屡立战功。当他知道母亲和弟妹尚在夜又国,便不畏艰险把他们接了回来。他们和徐彪一样,都生得粗壮有力,武艺高强,在国家平息边乱的战争中都立下了战功,皇帝还封徐彪的母亲为夫人。
  • 交州商人徐某,驾舟在海上航行,被大风吹漂到夜叉国,与一雌夜又结为夫妻,生二子一女。不久,徐某携长子徐彪返回交州。徐彪长得强壮镖悍,被交州军帅招募从军,屡立战功。当他知道母亲和弟妹尚在夜又国,便不畏艰险把他们接了回来。他们和徐彪一样,都生得粗壮有力,武艺高强,在国家平息边乱的战争中都立下了战功,皇帝还封徐彪的母亲为夫人。
  • 交州商人徐某,驾舟在海上航行,被大风吹漂到夜叉国,与一雌夜又结为夫妻,生二子一女。不久,徐某携长子徐彪返回交州。徐彪长得强壮镖悍,被交州军帅招募从军,屡立战功。当他知道母亲和弟妹尚在夜又国,便不畏艰险把他们接了回来。他们和徐彪一样,都生得粗壮有力,武艺高强,在国家平息边乱的战争中都立下了战功,皇帝还封徐彪的母亲为夫人。
  • 交州商人徐某,驾舟在海上航行,被大风吹漂到夜叉国,与一雌夜又结为夫妻,生二子一女。不久,徐某携长子徐彪返回交州。徐彪长得强壮镖悍,被交州军帅招募从军,屡立战功。当他知道母亲和弟妹尚在夜又国,便不畏艰险把他们接了回来。他们和徐彪一样,都生得粗壮有力,武艺高强,在国家平息边乱的战争中都立下了战功,皇帝还封徐彪的母亲为夫人。
  • 交州商人徐某,驾舟在海上航行,被大风吹漂到夜叉国,与一雌夜又结为夫妻,生二子一女。不久,徐某携长子徐彪返回交州。徐彪长得强壮镖悍,被交州军帅招募从军,屡立战功。当他知道母亲和弟妹尚在夜又国,便不畏艰险把他们接了回来。他们和徐彪一样,都生得粗壮有力,武艺高强,在国家平息边乱的战争中都立下了战功,皇帝还封徐彪的母亲为夫人。
  • 交州商人徐某,驾舟在海上航行,被大风吹漂到夜叉国,与一雌夜又结为夫妻,生二子一女。不久,徐某携长子徐彪返回交州。徐彪长得强壮镖悍,被交州军帅招募从军,屡立战功。当他知道母亲和弟妹尚在夜又国,便不畏艰险把他们接了回来。他们和徐彪一样,都生得粗壮有力,武艺高强,在国家平息边乱的战争中都立下了战功,皇帝还封徐彪的母亲为夫人。
  • 交州商人徐某,驾舟在海上航行,被大风吹漂到夜叉国,与一雌夜又结为夫妻,生二子一女。不久,徐某携长子徐彪返回交州。徐彪长得强壮镖悍,被交州军帅招募从军,屡立战功。当他知道母亲和弟妹尚在夜又国,便不畏艰险把他们接了回来。他们和徐彪一样,都生得粗壮有力,武艺高强,在国家平息边乱的战争中都立下了战功,皇帝还封徐彪的母亲为夫人。
  • 交州商人徐某,驾舟在海上航行,被大风吹漂到夜叉国,与一雌夜又结为夫妻,生二子一女。不久,徐某携长子徐彪返回交州。徐彪长得强壮镖悍,被交州军帅招募从军,屡立战功。当他知道母亲和弟妹尚在夜又国,便不畏艰险把他们接了回来。他们和徐彪一样,都生得粗壮有力,武艺高强,在国家平息边乱的战争中都立下了战功,皇帝还封徐彪的母亲为夫人。
  • 交州商人徐某,驾舟在海上航行,被大风吹漂到夜叉国,与一雌夜又结为夫妻,生二子一女。不久,徐某携长子徐彪返回交州。徐彪长得强壮镖悍,被交州军帅招募从军,屡立战功。当他知道母亲和弟妹尚在夜又国,便不畏艰险把他们接了回来。他们和徐彪一样,都生得粗壮有力,武艺高强,在国家平息边乱的战争中都立下了战功,皇帝还封徐彪的母亲为夫人。
  • 交州商人徐某,驾舟在海上航行,被大风吹漂到夜叉国,与一雌夜又结为夫妻,生二子一女。不久,徐某携长子徐彪返回交州。徐彪长得强壮镖悍,被交州军帅招募从军,屡立战功。当他知道母亲和弟妹尚在夜又国,便不畏艰险把他们接了回来。他们和徐彪一样,都生得粗壮有力,武艺高强,在国家平息边乱的战争中都立下了战功,皇帝还封徐彪的母亲为夫人。
  • 交州商人徐某,驾舟在海上航行,被大风吹漂到夜叉国,与一雌夜又结为夫妻,生二子一女。不久,徐某携长子徐彪返回交州。徐彪长得强壮镖悍,被交州军帅招募从军,屡立战功。当他知道母亲和弟妹尚在夜又国,便不畏艰险把他们接了回来。他们和徐彪一样,都生得粗壮有力,武艺高强,在国家平息边乱的战争中都立下了战功,皇帝还封徐彪的母亲为夫人。
  • 交州商人徐某,驾舟在海上航行,被大风吹漂到夜叉国,与一雌夜又结为夫妻,生二子一女。不久,徐某携长子徐彪返回交州。徐彪长得强壮镖悍,被交州军帅招募从军,屡立战功。当他知道母亲和弟妹尚在夜又国,便不畏艰险把他们接了回来。他们和徐彪一样,都生得粗壮有力,武艺高强,在国家平息边乱的战争中都立下了战功,皇帝还封徐彪的母亲为夫人。
  • 142    看过
  • 1   喜欢
  • 1    收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