拔贡生安幼舆,为人豪爽,爱惜生灵,他曾从猎人手里买下一只猝子放了生。有一年,安幼舆迷了路,这只老猝子变成一位老头,把他请到家中款待。老头之女花姑子,聪明美丽,安幼舆对她一见钟情,求婚不成得了相思病。花姑子知道后,非常感动,前来为安幼舆治好了病,二人恩恩爱爱过了几夜,花姑子从此怀了孕。后来安幼舆思念花姑子,又去找她,被冒充花姑子的蛇精骗去害死了。花姑子父女损了道行,救活了安幼舆,而安幼舆对花姑子所生的儿子异常疼爱,竟终生未娶妻。

  • 拔贡生安幼舆,为人豪爽,爱惜生灵,他曾从猎人手里买下一只猝子放了生。有一年,安幼舆迷了路,这只老猝子变成一位老头,把他请到家中款待。老头之女花姑子,聪明美丽,安幼舆对她一见钟情,求婚不成得了相思病。花姑子知道后,非常感动,前来为安幼舆治好了病,二人恩恩爱爱过了几夜,花姑子从此怀了孕。后来安幼舆思念花姑子,又去找她,被冒充花姑子的蛇精骗去害死了。花姑子父女损了道行,救活了安幼舆,而安幼舆对花姑子所生的儿子异常疼爱,竟终生未娶妻。
  • 拔贡生安幼舆,为人豪爽,爱惜生灵,他曾从猎人手里买下一只猝子放了生。有一年,安幼舆迷了路,这只老猝子变成一位老头,把他请到家中款待。老头之女花姑子,聪明美丽,安幼舆对她一见钟情,求婚不成得了相思病。花姑子知道后,非常感动,前来为安幼舆治好了病,二人恩恩爱爱过了几夜,花姑子从此怀了孕。后来安幼舆思念花姑子,又去找她,被冒充花姑子的蛇精骗去害死了。花姑子父女损了道行,救活了安幼舆,而安幼舆对花姑子所生的儿子异常疼爱,竟终生未娶妻。
  • 拔贡生安幼舆,为人豪爽,爱惜生灵,他曾从猎人手里买下一只猝子放了生。有一年,安幼舆迷了路,这只老猝子变成一位老头,把他请到家中款待。老头之女花姑子,聪明美丽,安幼舆对她一见钟情,求婚不成得了相思病。花姑子知道后,非常感动,前来为安幼舆治好了病,二人恩恩爱爱过了几夜,花姑子从此怀了孕。后来安幼舆思念花姑子,又去找她,被冒充花姑子的蛇精骗去害死了。花姑子父女损了道行,救活了安幼舆,而安幼舆对花姑子所生的儿子异常疼爱,竟终生未娶妻。
  • 拔贡生安幼舆,为人豪爽,爱惜生灵,他曾从猎人手里买下一只猝子放了生。有一年,安幼舆迷了路,这只老猝子变成一位老头,把他请到家中款待。老头之女花姑子,聪明美丽,安幼舆对她一见钟情,求婚不成得了相思病。花姑子知道后,非常感动,前来为安幼舆治好了病,二人恩恩爱爱过了几夜,花姑子从此怀了孕。后来安幼舆思念花姑子,又去找她,被冒充花姑子的蛇精骗去害死了。花姑子父女损了道行,救活了安幼舆,而安幼舆对花姑子所生的儿子异常疼爱,竟终生未娶妻。
  • 拔贡生安幼舆,为人豪爽,爱惜生灵,他曾从猎人手里买下一只猝子放了生。有一年,安幼舆迷了路,这只老猝子变成一位老头,把他请到家中款待。老头之女花姑子,聪明美丽,安幼舆对她一见钟情,求婚不成得了相思病。花姑子知道后,非常感动,前来为安幼舆治好了病,二人恩恩爱爱过了几夜,花姑子从此怀了孕。后来安幼舆思念花姑子,又去找她,被冒充花姑子的蛇精骗去害死了。花姑子父女损了道行,救活了安幼舆,而安幼舆对花姑子所生的儿子异常疼爱,竟终生未娶妻。
  • 拔贡生安幼舆,为人豪爽,爱惜生灵,他曾从猎人手里买下一只猝子放了生。有一年,安幼舆迷了路,这只老猝子变成一位老头,把他请到家中款待。老头之女花姑子,聪明美丽,安幼舆对她一见钟情,求婚不成得了相思病。花姑子知道后,非常感动,前来为安幼舆治好了病,二人恩恩爱爱过了几夜,花姑子从此怀了孕。后来安幼舆思念花姑子,又去找她,被冒充花姑子的蛇精骗去害死了。花姑子父女损了道行,救活了安幼舆,而安幼舆对花姑子所生的儿子异常疼爱,竟终生未娶妻。
  • 拔贡生安幼舆,为人豪爽,爱惜生灵,他曾从猎人手里买下一只猝子放了生。有一年,安幼舆迷了路,这只老猝子变成一位老头,把他请到家中款待。老头之女花姑子,聪明美丽,安幼舆对她一见钟情,求婚不成得了相思病。花姑子知道后,非常感动,前来为安幼舆治好了病,二人恩恩爱爱过了几夜,花姑子从此怀了孕。后来安幼舆思念花姑子,又去找她,被冒充花姑子的蛇精骗去害死了。花姑子父女损了道行,救活了安幼舆,而安幼舆对花姑子所生的儿子异常疼爱,竟终生未娶妻。
  • 拔贡生安幼舆,为人豪爽,爱惜生灵,他曾从猎人手里买下一只猝子放了生。有一年,安幼舆迷了路,这只老猝子变成一位老头,把他请到家中款待。老头之女花姑子,聪明美丽,安幼舆对她一见钟情,求婚不成得了相思病。花姑子知道后,非常感动,前来为安幼舆治好了病,二人恩恩爱爱过了几夜,花姑子从此怀了孕。后来安幼舆思念花姑子,又去找她,被冒充花姑子的蛇精骗去害死了。花姑子父女损了道行,救活了安幼舆,而安幼舆对花姑子所生的儿子异常疼爱,竟终生未娶妻。
  • 拔贡生安幼舆,为人豪爽,爱惜生灵,他曾从猎人手里买下一只猝子放了生。有一年,安幼舆迷了路,这只老猝子变成一位老头,把他请到家中款待。老头之女花姑子,聪明美丽,安幼舆对她一见钟情,求婚不成得了相思病。花姑子知道后,非常感动,前来为安幼舆治好了病,二人恩恩爱爱过了几夜,花姑子从此怀了孕。后来安幼舆思念花姑子,又去找她,被冒充花姑子的蛇精骗去害死了。花姑子父女损了道行,救活了安幼舆,而安幼舆对花姑子所生的儿子异常疼爱,竟终生未娶妻。
  • 拔贡生安幼舆,为人豪爽,爱惜生灵,他曾从猎人手里买下一只猝子放了生。有一年,安幼舆迷了路,这只老猝子变成一位老头,把他请到家中款待。老头之女花姑子,聪明美丽,安幼舆对她一见钟情,求婚不成得了相思病。花姑子知道后,非常感动,前来为安幼舆治好了病,二人恩恩爱爱过了几夜,花姑子从此怀了孕。后来安幼舆思念花姑子,又去找她,被冒充花姑子的蛇精骗去害死了。花姑子父女损了道行,救活了安幼舆,而安幼舆对花姑子所生的儿子异常疼爱,竟终生未娶妻。
  • 拔贡生安幼舆,为人豪爽,爱惜生灵,他曾从猎人手里买下一只猝子放了生。有一年,安幼舆迷了路,这只老猝子变成一位老头,把他请到家中款待。老头之女花姑子,聪明美丽,安幼舆对她一见钟情,求婚不成得了相思病。花姑子知道后,非常感动,前来为安幼舆治好了病,二人恩恩爱爱过了几夜,花姑子从此怀了孕。后来安幼舆思念花姑子,又去找她,被冒充花姑子的蛇精骗去害死了。花姑子父女损了道行,救活了安幼舆,而安幼舆对花姑子所生的儿子异常疼爱,竟终生未娶妻。
  • 拔贡生安幼舆,为人豪爽,爱惜生灵,他曾从猎人手里买下一只猝子放了生。有一年,安幼舆迷了路,这只老猝子变成一位老头,把他请到家中款待。老头之女花姑子,聪明美丽,安幼舆对她一见钟情,求婚不成得了相思病。花姑子知道后,非常感动,前来为安幼舆治好了病,二人恩恩爱爱过了几夜,花姑子从此怀了孕。后来安幼舆思念花姑子,又去找她,被冒充花姑子的蛇精骗去害死了。花姑子父女损了道行,救活了安幼舆,而安幼舆对花姑子所生的儿子异常疼爱,竟终生未娶妻。
  • 拔贡生安幼舆,为人豪爽,爱惜生灵,他曾从猎人手里买下一只猝子放了生。有一年,安幼舆迷了路,这只老猝子变成一位老头,把他请到家中款待。老头之女花姑子,聪明美丽,安幼舆对她一见钟情,求婚不成得了相思病。花姑子知道后,非常感动,前来为安幼舆治好了病,二人恩恩爱爱过了几夜,花姑子从此怀了孕。后来安幼舆思念花姑子,又去找她,被冒充花姑子的蛇精骗去害死了。花姑子父女损了道行,救活了安幼舆,而安幼舆对花姑子所生的儿子异常疼爱,竟终生未娶妻。
  • 拔贡生安幼舆,为人豪爽,爱惜生灵,他曾从猎人手里买下一只猝子放了生。有一年,安幼舆迷了路,这只老猝子变成一位老头,把他请到家中款待。老头之女花姑子,聪明美丽,安幼舆对她一见钟情,求婚不成得了相思病。花姑子知道后,非常感动,前来为安幼舆治好了病,二人恩恩爱爱过了几夜,花姑子从此怀了孕。后来安幼舆思念花姑子,又去找她,被冒充花姑子的蛇精骗去害死了。花姑子父女损了道行,救活了安幼舆,而安幼舆对花姑子所生的儿子异常疼爱,竟终生未娶妻。
  • 拔贡生安幼舆,为人豪爽,爱惜生灵,他曾从猎人手里买下一只猝子放了生。有一年,安幼舆迷了路,这只老猝子变成一位老头,把他请到家中款待。老头之女花姑子,聪明美丽,安幼舆对她一见钟情,求婚不成得了相思病。花姑子知道后,非常感动,前来为安幼舆治好了病,二人恩恩爱爱过了几夜,花姑子从此怀了孕。后来安幼舆思念花姑子,又去找她,被冒充花姑子的蛇精骗去害死了。花姑子父女损了道行,救活了安幼舆,而安幼舆对花姑子所生的儿子异常疼爱,竟终生未娶妻。
  • 拔贡生安幼舆,为人豪爽,爱惜生灵,他曾从猎人手里买下一只猝子放了生。有一年,安幼舆迷了路,这只老猝子变成一位老头,把他请到家中款待。老头之女花姑子,聪明美丽,安幼舆对她一见钟情,求婚不成得了相思病。花姑子知道后,非常感动,前来为安幼舆治好了病,二人恩恩爱爱过了几夜,花姑子从此怀了孕。后来安幼舆思念花姑子,又去找她,被冒充花姑子的蛇精骗去害死了。花姑子父女损了道行,救活了安幼舆,而安幼舆对花姑子所生的儿子异常疼爱,竟终生未娶妻。
  • 拔贡生安幼舆,为人豪爽,爱惜生灵,他曾从猎人手里买下一只猝子放了生。有一年,安幼舆迷了路,这只老猝子变成一位老头,把他请到家中款待。老头之女花姑子,聪明美丽,安幼舆对她一见钟情,求婚不成得了相思病。花姑子知道后,非常感动,前来为安幼舆治好了病,二人恩恩爱爱过了几夜,花姑子从此怀了孕。后来安幼舆思念花姑子,又去找她,被冒充花姑子的蛇精骗去害死了。花姑子父女损了道行,救活了安幼舆,而安幼舆对花姑子所生的儿子异常疼爱,竟终生未娶妻。
  • 拔贡生安幼舆,为人豪爽,爱惜生灵,他曾从猎人手里买下一只猝子放了生。有一年,安幼舆迷了路,这只老猝子变成一位老头,把他请到家中款待。老头之女花姑子,聪明美丽,安幼舆对她一见钟情,求婚不成得了相思病。花姑子知道后,非常感动,前来为安幼舆治好了病,二人恩恩爱爱过了几夜,花姑子从此怀了孕。后来安幼舆思念花姑子,又去找她,被冒充花姑子的蛇精骗去害死了。花姑子父女损了道行,救活了安幼舆,而安幼舆对花姑子所生的儿子异常疼爱,竟终生未娶妻。
  • 拔贡生安幼舆,为人豪爽,爱惜生灵,他曾从猎人手里买下一只猝子放了生。有一年,安幼舆迷了路,这只老猝子变成一位老头,把他请到家中款待。老头之女花姑子,聪明美丽,安幼舆对她一见钟情,求婚不成得了相思病。花姑子知道后,非常感动,前来为安幼舆治好了病,二人恩恩爱爱过了几夜,花姑子从此怀了孕。后来安幼舆思念花姑子,又去找她,被冒充花姑子的蛇精骗去害死了。花姑子父女损了道行,救活了安幼舆,而安幼舆对花姑子所生的儿子异常疼爱,竟终生未娶妻。
  • 拔贡生安幼舆,为人豪爽,爱惜生灵,他曾从猎人手里买下一只猝子放了生。有一年,安幼舆迷了路,这只老猝子变成一位老头,把他请到家中款待。老头之女花姑子,聪明美丽,安幼舆对她一见钟情,求婚不成得了相思病。花姑子知道后,非常感动,前来为安幼舆治好了病,二人恩恩爱爱过了几夜,花姑子从此怀了孕。后来安幼舆思念花姑子,又去找她,被冒充花姑子的蛇精骗去害死了。花姑子父女损了道行,救活了安幼舆,而安幼舆对花姑子所生的儿子异常疼爱,竟终生未娶妻。
  • 拔贡生安幼舆,为人豪爽,爱惜生灵,他曾从猎人手里买下一只猝子放了生。有一年,安幼舆迷了路,这只老猝子变成一位老头,把他请到家中款待。老头之女花姑子,聪明美丽,安幼舆对她一见钟情,求婚不成得了相思病。花姑子知道后,非常感动,前来为安幼舆治好了病,二人恩恩爱爱过了几夜,花姑子从此怀了孕。后来安幼舆思念花姑子,又去找她,被冒充花姑子的蛇精骗去害死了。花姑子父女损了道行,救活了安幼舆,而安幼舆对花姑子所生的儿子异常疼爱,竟终生未娶妻。
  • 拔贡生安幼舆,为人豪爽,爱惜生灵,他曾从猎人手里买下一只猝子放了生。有一年,安幼舆迷了路,这只老猝子变成一位老头,把他请到家中款待。老头之女花姑子,聪明美丽,安幼舆对她一见钟情,求婚不成得了相思病。花姑子知道后,非常感动,前来为安幼舆治好了病,二人恩恩爱爱过了几夜,花姑子从此怀了孕。后来安幼舆思念花姑子,又去找她,被冒充花姑子的蛇精骗去害死了。花姑子父女损了道行,救活了安幼舆,而安幼舆对花姑子所生的儿子异常疼爱,竟终生未娶妻。
  • 拔贡生安幼舆,为人豪爽,爱惜生灵,他曾从猎人手里买下一只猝子放了生。有一年,安幼舆迷了路,这只老猝子变成一位老头,把他请到家中款待。老头之女花姑子,聪明美丽,安幼舆对她一见钟情,求婚不成得了相思病。花姑子知道后,非常感动,前来为安幼舆治好了病,二人恩恩爱爱过了几夜,花姑子从此怀了孕。后来安幼舆思念花姑子,又去找她,被冒充花姑子的蛇精骗去害死了。花姑子父女损了道行,救活了安幼舆,而安幼舆对花姑子所生的儿子异常疼爱,竟终生未娶妻。
  • 拔贡生安幼舆,为人豪爽,爱惜生灵,他曾从猎人手里买下一只猝子放了生。有一年,安幼舆迷了路,这只老猝子变成一位老头,把他请到家中款待。老头之女花姑子,聪明美丽,安幼舆对她一见钟情,求婚不成得了相思病。花姑子知道后,非常感动,前来为安幼舆治好了病,二人恩恩爱爱过了几夜,花姑子从此怀了孕。后来安幼舆思念花姑子,又去找她,被冒充花姑子的蛇精骗去害死了。花姑子父女损了道行,救活了安幼舆,而安幼舆对花姑子所生的儿子异常疼爱,竟终生未娶妻。
  • 拔贡生安幼舆,为人豪爽,爱惜生灵,他曾从猎人手里买下一只猝子放了生。有一年,安幼舆迷了路,这只老猝子变成一位老头,把他请到家中款待。老头之女花姑子,聪明美丽,安幼舆对她一见钟情,求婚不成得了相思病。花姑子知道后,非常感动,前来为安幼舆治好了病,二人恩恩爱爱过了几夜,花姑子从此怀了孕。后来安幼舆思念花姑子,又去找她,被冒充花姑子的蛇精骗去害死了。花姑子父女损了道行,救活了安幼舆,而安幼舆对花姑子所生的儿子异常疼爱,竟终生未娶妻。
  • 拔贡生安幼舆,为人豪爽,爱惜生灵,他曾从猎人手里买下一只猝子放了生。有一年,安幼舆迷了路,这只老猝子变成一位老头,把他请到家中款待。老头之女花姑子,聪明美丽,安幼舆对她一见钟情,求婚不成得了相思病。花姑子知道后,非常感动,前来为安幼舆治好了病,二人恩恩爱爱过了几夜,花姑子从此怀了孕。后来安幼舆思念花姑子,又去找她,被冒充花姑子的蛇精骗去害死了。花姑子父女损了道行,救活了安幼舆,而安幼舆对花姑子所生的儿子异常疼爱,竟终生未娶妻。
  • 拔贡生安幼舆,为人豪爽,爱惜生灵,他曾从猎人手里买下一只猝子放了生。有一年,安幼舆迷了路,这只老猝子变成一位老头,把他请到家中款待。老头之女花姑子,聪明美丽,安幼舆对她一见钟情,求婚不成得了相思病。花姑子知道后,非常感动,前来为安幼舆治好了病,二人恩恩爱爱过了几夜,花姑子从此怀了孕。后来安幼舆思念花姑子,又去找她,被冒充花姑子的蛇精骗去害死了。花姑子父女损了道行,救活了安幼舆,而安幼舆对花姑子所生的儿子异常疼爱,竟终生未娶妻。
  • 拔贡生安幼舆,为人豪爽,爱惜生灵,他曾从猎人手里买下一只猝子放了生。有一年,安幼舆迷了路,这只老猝子变成一位老头,把他请到家中款待。老头之女花姑子,聪明美丽,安幼舆对她一见钟情,求婚不成得了相思病。花姑子知道后,非常感动,前来为安幼舆治好了病,二人恩恩爱爱过了几夜,花姑子从此怀了孕。后来安幼舆思念花姑子,又去找她,被冒充花姑子的蛇精骗去害死了。花姑子父女损了道行,救活了安幼舆,而安幼舆对花姑子所生的儿子异常疼爱,竟终生未娶妻。
  • 拔贡生安幼舆,为人豪爽,爱惜生灵,他曾从猎人手里买下一只猝子放了生。有一年,安幼舆迷了路,这只老猝子变成一位老头,把他请到家中款待。老头之女花姑子,聪明美丽,安幼舆对她一见钟情,求婚不成得了相思病。花姑子知道后,非常感动,前来为安幼舆治好了病,二人恩恩爱爱过了几夜,花姑子从此怀了孕。后来安幼舆思念花姑子,又去找她,被冒充花姑子的蛇精骗去害死了。花姑子父女损了道行,救活了安幼舆,而安幼舆对花姑子所生的儿子异常疼爱,竟终生未娶妻。
  • 拔贡生安幼舆,为人豪爽,爱惜生灵,他曾从猎人手里买下一只猝子放了生。有一年,安幼舆迷了路,这只老猝子变成一位老头,把他请到家中款待。老头之女花姑子,聪明美丽,安幼舆对她一见钟情,求婚不成得了相思病。花姑子知道后,非常感动,前来为安幼舆治好了病,二人恩恩爱爱过了几夜,花姑子从此怀了孕。后来安幼舆思念花姑子,又去找她,被冒充花姑子的蛇精骗去害死了。花姑子父女损了道行,救活了安幼舆,而安幼舆对花姑子所生的儿子异常疼爱,竟终生未娶妻。
  • 拔贡生安幼舆,为人豪爽,爱惜生灵,他曾从猎人手里买下一只猝子放了生。有一年,安幼舆迷了路,这只老猝子变成一位老头,把他请到家中款待。老头之女花姑子,聪明美丽,安幼舆对她一见钟情,求婚不成得了相思病。花姑子知道后,非常感动,前来为安幼舆治好了病,二人恩恩爱爱过了几夜,花姑子从此怀了孕。后来安幼舆思念花姑子,又去找她,被冒充花姑子的蛇精骗去害死了。花姑子父女损了道行,救活了安幼舆,而安幼舆对花姑子所生的儿子异常疼爱,竟终生未娶妻。
  • 拔贡生安幼舆,为人豪爽,爱惜生灵,他曾从猎人手里买下一只猝子放了生。有一年,安幼舆迷了路,这只老猝子变成一位老头,把他请到家中款待。老头之女花姑子,聪明美丽,安幼舆对她一见钟情,求婚不成得了相思病。花姑子知道后,非常感动,前来为安幼舆治好了病,二人恩恩爱爱过了几夜,花姑子从此怀了孕。后来安幼舆思念花姑子,又去找她,被冒充花姑子的蛇精骗去害死了。花姑子父女损了道行,救活了安幼舆,而安幼舆对花姑子所生的儿子异常疼爱,竟终生未娶妻。
  • 拔贡生安幼舆,为人豪爽,爱惜生灵,他曾从猎人手里买下一只猝子放了生。有一年,安幼舆迷了路,这只老猝子变成一位老头,把他请到家中款待。老头之女花姑子,聪明美丽,安幼舆对她一见钟情,求婚不成得了相思病。花姑子知道后,非常感动,前来为安幼舆治好了病,二人恩恩爱爱过了几夜,花姑子从此怀了孕。后来安幼舆思念花姑子,又去找她,被冒充花姑子的蛇精骗去害死了。花姑子父女损了道行,救活了安幼舆,而安幼舆对花姑子所生的儿子异常疼爱,竟终生未娶妻。
  • 拔贡生安幼舆,为人豪爽,爱惜生灵,他曾从猎人手里买下一只猝子放了生。有一年,安幼舆迷了路,这只老猝子变成一位老头,把他请到家中款待。老头之女花姑子,聪明美丽,安幼舆对她一见钟情,求婚不成得了相思病。花姑子知道后,非常感动,前来为安幼舆治好了病,二人恩恩爱爱过了几夜,花姑子从此怀了孕。后来安幼舆思念花姑子,又去找她,被冒充花姑子的蛇精骗去害死了。花姑子父女损了道行,救活了安幼舆,而安幼舆对花姑子所生的儿子异常疼爱,竟终生未娶妻。
  • 拔贡生安幼舆,为人豪爽,爱惜生灵,他曾从猎人手里买下一只猝子放了生。有一年,安幼舆迷了路,这只老猝子变成一位老头,把他请到家中款待。老头之女花姑子,聪明美丽,安幼舆对她一见钟情,求婚不成得了相思病。花姑子知道后,非常感动,前来为安幼舆治好了病,二人恩恩爱爱过了几夜,花姑子从此怀了孕。后来安幼舆思念花姑子,又去找她,被冒充花姑子的蛇精骗去害死了。花姑子父女损了道行,救活了安幼舆,而安幼舆对花姑子所生的儿子异常疼爱,竟终生未娶妻。
  • 拔贡生安幼舆,为人豪爽,爱惜生灵,他曾从猎人手里买下一只猝子放了生。有一年,安幼舆迷了路,这只老猝子变成一位老头,把他请到家中款待。老头之女花姑子,聪明美丽,安幼舆对她一见钟情,求婚不成得了相思病。花姑子知道后,非常感动,前来为安幼舆治好了病,二人恩恩爱爱过了几夜,花姑子从此怀了孕。后来安幼舆思念花姑子,又去找她,被冒充花姑子的蛇精骗去害死了。花姑子父女损了道行,救活了安幼舆,而安幼舆对花姑子所生的儿子异常疼爱,竟终生未娶妻。
  • 拔贡生安幼舆,为人豪爽,爱惜生灵,他曾从猎人手里买下一只猝子放了生。有一年,安幼舆迷了路,这只老猝子变成一位老头,把他请到家中款待。老头之女花姑子,聪明美丽,安幼舆对她一见钟情,求婚不成得了相思病。花姑子知道后,非常感动,前来为安幼舆治好了病,二人恩恩爱爱过了几夜,花姑子从此怀了孕。后来安幼舆思念花姑子,又去找她,被冒充花姑子的蛇精骗去害死了。花姑子父女损了道行,救活了安幼舆,而安幼舆对花姑子所生的儿子异常疼爱,竟终生未娶妻。
  • 拔贡生安幼舆,为人豪爽,爱惜生灵,他曾从猎人手里买下一只猝子放了生。有一年,安幼舆迷了路,这只老猝子变成一位老头,把他请到家中款待。老头之女花姑子,聪明美丽,安幼舆对她一见钟情,求婚不成得了相思病。花姑子知道后,非常感动,前来为安幼舆治好了病,二人恩恩爱爱过了几夜,花姑子从此怀了孕。后来安幼舆思念花姑子,又去找她,被冒充花姑子的蛇精骗去害死了。花姑子父女损了道行,救活了安幼舆,而安幼舆对花姑子所生的儿子异常疼爱,竟终生未娶妻。
  • 拔贡生安幼舆,为人豪爽,爱惜生灵,他曾从猎人手里买下一只猝子放了生。有一年,安幼舆迷了路,这只老猝子变成一位老头,把他请到家中款待。老头之女花姑子,聪明美丽,安幼舆对她一见钟情,求婚不成得了相思病。花姑子知道后,非常感动,前来为安幼舆治好了病,二人恩恩爱爱过了几夜,花姑子从此怀了孕。后来安幼舆思念花姑子,又去找她,被冒充花姑子的蛇精骗去害死了。花姑子父女损了道行,救活了安幼舆,而安幼舆对花姑子所生的儿子异常疼爱,竟终生未娶妻。
  • 拔贡生安幼舆,为人豪爽,爱惜生灵,他曾从猎人手里买下一只猝子放了生。有一年,安幼舆迷了路,这只老猝子变成一位老头,把他请到家中款待。老头之女花姑子,聪明美丽,安幼舆对她一见钟情,求婚不成得了相思病。花姑子知道后,非常感动,前来为安幼舆治好了病,二人恩恩爱爱过了几夜,花姑子从此怀了孕。后来安幼舆思念花姑子,又去找她,被冒充花姑子的蛇精骗去害死了。花姑子父女损了道行,救活了安幼舆,而安幼舆对花姑子所生的儿子异常疼爱,竟终生未娶妻。
  • 拔贡生安幼舆,为人豪爽,爱惜生灵,他曾从猎人手里买下一只猝子放了生。有一年,安幼舆迷了路,这只老猝子变成一位老头,把他请到家中款待。老头之女花姑子,聪明美丽,安幼舆对她一见钟情,求婚不成得了相思病。花姑子知道后,非常感动,前来为安幼舆治好了病,二人恩恩爱爱过了几夜,花姑子从此怀了孕。后来安幼舆思念花姑子,又去找她,被冒充花姑子的蛇精骗去害死了。花姑子父女损了道行,救活了安幼舆,而安幼舆对花姑子所生的儿子异常疼爱,竟终生未娶妻。
  • 拔贡生安幼舆,为人豪爽,爱惜生灵,他曾从猎人手里买下一只猝子放了生。有一年,安幼舆迷了路,这只老猝子变成一位老头,把他请到家中款待。老头之女花姑子,聪明美丽,安幼舆对她一见钟情,求婚不成得了相思病。花姑子知道后,非常感动,前来为安幼舆治好了病,二人恩恩爱爱过了几夜,花姑子从此怀了孕。后来安幼舆思念花姑子,又去找她,被冒充花姑子的蛇精骗去害死了。花姑子父女损了道行,救活了安幼舆,而安幼舆对花姑子所生的儿子异常疼爱,竟终生未娶妻。
  • 拔贡生安幼舆,为人豪爽,爱惜生灵,他曾从猎人手里买下一只猝子放了生。有一年,安幼舆迷了路,这只老猝子变成一位老头,把他请到家中款待。老头之女花姑子,聪明美丽,安幼舆对她一见钟情,求婚不成得了相思病。花姑子知道后,非常感动,前来为安幼舆治好了病,二人恩恩爱爱过了几夜,花姑子从此怀了孕。后来安幼舆思念花姑子,又去找她,被冒充花姑子的蛇精骗去害死了。花姑子父女损了道行,救活了安幼舆,而安幼舆对花姑子所生的儿子异常疼爱,竟终生未娶妻。
  • 拔贡生安幼舆,为人豪爽,爱惜生灵,他曾从猎人手里买下一只猝子放了生。有一年,安幼舆迷了路,这只老猝子变成一位老头,把他请到家中款待。老头之女花姑子,聪明美丽,安幼舆对她一见钟情,求婚不成得了相思病。花姑子知道后,非常感动,前来为安幼舆治好了病,二人恩恩爱爱过了几夜,花姑子从此怀了孕。后来安幼舆思念花姑子,又去找她,被冒充花姑子的蛇精骗去害死了。花姑子父女损了道行,救活了安幼舆,而安幼舆对花姑子所生的儿子异常疼爱,竟终生未娶妻。
  • 拔贡生安幼舆,为人豪爽,爱惜生灵,他曾从猎人手里买下一只猝子放了生。有一年,安幼舆迷了路,这只老猝子变成一位老头,把他请到家中款待。老头之女花姑子,聪明美丽,安幼舆对她一见钟情,求婚不成得了相思病。花姑子知道后,非常感动,前来为安幼舆治好了病,二人恩恩爱爱过了几夜,花姑子从此怀了孕。后来安幼舆思念花姑子,又去找她,被冒充花姑子的蛇精骗去害死了。花姑子父女损了道行,救活了安幼舆,而安幼舆对花姑子所生的儿子异常疼爱,竟终生未娶妻。
  • 拔贡生安幼舆,为人豪爽,爱惜生灵,他曾从猎人手里买下一只猝子放了生。有一年,安幼舆迷了路,这只老猝子变成一位老头,把他请到家中款待。老头之女花姑子,聪明美丽,安幼舆对她一见钟情,求婚不成得了相思病。花姑子知道后,非常感动,前来为安幼舆治好了病,二人恩恩爱爱过了几夜,花姑子从此怀了孕。后来安幼舆思念花姑子,又去找她,被冒充花姑子的蛇精骗去害死了。花姑子父女损了道行,救活了安幼舆,而安幼舆对花姑子所生的儿子异常疼爱,竟终生未娶妻。
  • 拔贡生安幼舆,为人豪爽,爱惜生灵,他曾从猎人手里买下一只猝子放了生。有一年,安幼舆迷了路,这只老猝子变成一位老头,把他请到家中款待。老头之女花姑子,聪明美丽,安幼舆对她一见钟情,求婚不成得了相思病。花姑子知道后,非常感动,前来为安幼舆治好了病,二人恩恩爱爱过了几夜,花姑子从此怀了孕。后来安幼舆思念花姑子,又去找她,被冒充花姑子的蛇精骗去害死了。花姑子父女损了道行,救活了安幼舆,而安幼舆对花姑子所生的儿子异常疼爱,竟终生未娶妻。
  • 拔贡生安幼舆,为人豪爽,爱惜生灵,他曾从猎人手里买下一只猝子放了生。有一年,安幼舆迷了路,这只老猝子变成一位老头,把他请到家中款待。老头之女花姑子,聪明美丽,安幼舆对她一见钟情,求婚不成得了相思病。花姑子知道后,非常感动,前来为安幼舆治好了病,二人恩恩爱爱过了几夜,花姑子从此怀了孕。后来安幼舆思念花姑子,又去找她,被冒充花姑子的蛇精骗去害死了。花姑子父女损了道行,救活了安幼舆,而安幼舆对花姑子所生的儿子异常疼爱,竟终生未娶妻。
  • 拔贡生安幼舆,为人豪爽,爱惜生灵,他曾从猎人手里买下一只猝子放了生。有一年,安幼舆迷了路,这只老猝子变成一位老头,把他请到家中款待。老头之女花姑子,聪明美丽,安幼舆对她一见钟情,求婚不成得了相思病。花姑子知道后,非常感动,前来为安幼舆治好了病,二人恩恩爱爱过了几夜,花姑子从此怀了孕。后来安幼舆思念花姑子,又去找她,被冒充花姑子的蛇精骗去害死了。花姑子父女损了道行,救活了安幼舆,而安幼舆对花姑子所生的儿子异常疼爱,竟终生未娶妻。
  • 拔贡生安幼舆,为人豪爽,爱惜生灵,他曾从猎人手里买下一只猝子放了生。有一年,安幼舆迷了路,这只老猝子变成一位老头,把他请到家中款待。老头之女花姑子,聪明美丽,安幼舆对她一见钟情,求婚不成得了相思病。花姑子知道后,非常感动,前来为安幼舆治好了病,二人恩恩爱爱过了几夜,花姑子从此怀了孕。后来安幼舆思念花姑子,又去找她,被冒充花姑子的蛇精骗去害死了。花姑子父女损了道行,救活了安幼舆,而安幼舆对花姑子所生的儿子异常疼爱,竟终生未娶妻。
  • 拔贡生安幼舆,为人豪爽,爱惜生灵,他曾从猎人手里买下一只猝子放了生。有一年,安幼舆迷了路,这只老猝子变成一位老头,把他请到家中款待。老头之女花姑子,聪明美丽,安幼舆对她一见钟情,求婚不成得了相思病。花姑子知道后,非常感动,前来为安幼舆治好了病,二人恩恩爱爱过了几夜,花姑子从此怀了孕。后来安幼舆思念花姑子,又去找她,被冒充花姑子的蛇精骗去害死了。花姑子父女损了道行,救活了安幼舆,而安幼舆对花姑子所生的儿子异常疼爱,竟终生未娶妻。
  • 拔贡生安幼舆,为人豪爽,爱惜生灵,他曾从猎人手里买下一只猝子放了生。有一年,安幼舆迷了路,这只老猝子变成一位老头,把他请到家中款待。老头之女花姑子,聪明美丽,安幼舆对她一见钟情,求婚不成得了相思病。花姑子知道后,非常感动,前来为安幼舆治好了病,二人恩恩爱爱过了几夜,花姑子从此怀了孕。后来安幼舆思念花姑子,又去找她,被冒充花姑子的蛇精骗去害死了。花姑子父女损了道行,救活了安幼舆,而安幼舆对花姑子所生的儿子异常疼爱,竟终生未娶妻。
  • 拔贡生安幼舆,为人豪爽,爱惜生灵,他曾从猎人手里买下一只猝子放了生。有一年,安幼舆迷了路,这只老猝子变成一位老头,把他请到家中款待。老头之女花姑子,聪明美丽,安幼舆对她一见钟情,求婚不成得了相思病。花姑子知道后,非常感动,前来为安幼舆治好了病,二人恩恩爱爱过了几夜,花姑子从此怀了孕。后来安幼舆思念花姑子,又去找她,被冒充花姑子的蛇精骗去害死了。花姑子父女损了道行,救活了安幼舆,而安幼舆对花姑子所生的儿子异常疼爱,竟终生未娶妻。
  • 拔贡生安幼舆,为人豪爽,爱惜生灵,他曾从猎人手里买下一只猝子放了生。有一年,安幼舆迷了路,这只老猝子变成一位老头,把他请到家中款待。老头之女花姑子,聪明美丽,安幼舆对她一见钟情,求婚不成得了相思病。花姑子知道后,非常感动,前来为安幼舆治好了病,二人恩恩爱爱过了几夜,花姑子从此怀了孕。后来安幼舆思念花姑子,又去找她,被冒充花姑子的蛇精骗去害死了。花姑子父女损了道行,救活了安幼舆,而安幼舆对花姑子所生的儿子异常疼爱,竟终生未娶妻。
  • 拔贡生安幼舆,为人豪爽,爱惜生灵,他曾从猎人手里买下一只猝子放了生。有一年,安幼舆迷了路,这只老猝子变成一位老头,把他请到家中款待。老头之女花姑子,聪明美丽,安幼舆对她一见钟情,求婚不成得了相思病。花姑子知道后,非常感动,前来为安幼舆治好了病,二人恩恩爱爱过了几夜,花姑子从此怀了孕。后来安幼舆思念花姑子,又去找她,被冒充花姑子的蛇精骗去害死了。花姑子父女损了道行,救活了安幼舆,而安幼舆对花姑子所生的儿子异常疼爱,竟终生未娶妻。
  • 拔贡生安幼舆,为人豪爽,爱惜生灵,他曾从猎人手里买下一只猝子放了生。有一年,安幼舆迷了路,这只老猝子变成一位老头,把他请到家中款待。老头之女花姑子,聪明美丽,安幼舆对她一见钟情,求婚不成得了相思病。花姑子知道后,非常感动,前来为安幼舆治好了病,二人恩恩爱爱过了几夜,花姑子从此怀了孕。后来安幼舆思念花姑子,又去找她,被冒充花姑子的蛇精骗去害死了。花姑子父女损了道行,救活了安幼舆,而安幼舆对花姑子所生的儿子异常疼爱,竟终生未娶妻。
  • 拔贡生安幼舆,为人豪爽,爱惜生灵,他曾从猎人手里买下一只猝子放了生。有一年,安幼舆迷了路,这只老猝子变成一位老头,把他请到家中款待。老头之女花姑子,聪明美丽,安幼舆对她一见钟情,求婚不成得了相思病。花姑子知道后,非常感动,前来为安幼舆治好了病,二人恩恩爱爱过了几夜,花姑子从此怀了孕。后来安幼舆思念花姑子,又去找她,被冒充花姑子的蛇精骗去害死了。花姑子父女损了道行,救活了安幼舆,而安幼舆对花姑子所生的儿子异常疼爱,竟终生未娶妻。
  • 拔贡生安幼舆,为人豪爽,爱惜生灵,他曾从猎人手里买下一只猝子放了生。有一年,安幼舆迷了路,这只老猝子变成一位老头,把他请到家中款待。老头之女花姑子,聪明美丽,安幼舆对她一见钟情,求婚不成得了相思病。花姑子知道后,非常感动,前来为安幼舆治好了病,二人恩恩爱爱过了几夜,花姑子从此怀了孕。后来安幼舆思念花姑子,又去找她,被冒充花姑子的蛇精骗去害死了。花姑子父女损了道行,救活了安幼舆,而安幼舆对花姑子所生的儿子异常疼爱,竟终生未娶妻。
  • 拔贡生安幼舆,为人豪爽,爱惜生灵,他曾从猎人手里买下一只猝子放了生。有一年,安幼舆迷了路,这只老猝子变成一位老头,把他请到家中款待。老头之女花姑子,聪明美丽,安幼舆对她一见钟情,求婚不成得了相思病。花姑子知道后,非常感动,前来为安幼舆治好了病,二人恩恩爱爱过了几夜,花姑子从此怀了孕。后来安幼舆思念花姑子,又去找她,被冒充花姑子的蛇精骗去害死了。花姑子父女损了道行,救活了安幼舆,而安幼舆对花姑子所生的儿子异常疼爱,竟终生未娶妻。
  • 拔贡生安幼舆,为人豪爽,爱惜生灵,他曾从猎人手里买下一只猝子放了生。有一年,安幼舆迷了路,这只老猝子变成一位老头,把他请到家中款待。老头之女花姑子,聪明美丽,安幼舆对她一见钟情,求婚不成得了相思病。花姑子知道后,非常感动,前来为安幼舆治好了病,二人恩恩爱爱过了几夜,花姑子从此怀了孕。后来安幼舆思念花姑子,又去找她,被冒充花姑子的蛇精骗去害死了。花姑子父女损了道行,救活了安幼舆,而安幼舆对花姑子所生的儿子异常疼爱,竟终生未娶妻。
  • 拔贡生安幼舆,为人豪爽,爱惜生灵,他曾从猎人手里买下一只猝子放了生。有一年,安幼舆迷了路,这只老猝子变成一位老头,把他请到家中款待。老头之女花姑子,聪明美丽,安幼舆对她一见钟情,求婚不成得了相思病。花姑子知道后,非常感动,前来为安幼舆治好了病,二人恩恩爱爱过了几夜,花姑子从此怀了孕。后来安幼舆思念花姑子,又去找她,被冒充花姑子的蛇精骗去害死了。花姑子父女损了道行,救活了安幼舆,而安幼舆对花姑子所生的儿子异常疼爱,竟终生未娶妻。
  • 拔贡生安幼舆,为人豪爽,爱惜生灵,他曾从猎人手里买下一只猝子放了生。有一年,安幼舆迷了路,这只老猝子变成一位老头,把他请到家中款待。老头之女花姑子,聪明美丽,安幼舆对她一见钟情,求婚不成得了相思病。花姑子知道后,非常感动,前来为安幼舆治好了病,二人恩恩爱爱过了几夜,花姑子从此怀了孕。后来安幼舆思念花姑子,又去找她,被冒充花姑子的蛇精骗去害死了。花姑子父女损了道行,救活了安幼舆,而安幼舆对花姑子所生的儿子异常疼爱,竟终生未娶妻。
  • 拔贡生安幼舆,为人豪爽,爱惜生灵,他曾从猎人手里买下一只猝子放了生。有一年,安幼舆迷了路,这只老猝子变成一位老头,把他请到家中款待。老头之女花姑子,聪明美丽,安幼舆对她一见钟情,求婚不成得了相思病。花姑子知道后,非常感动,前来为安幼舆治好了病,二人恩恩爱爱过了几夜,花姑子从此怀了孕。后来安幼舆思念花姑子,又去找她,被冒充花姑子的蛇精骗去害死了。花姑子父女损了道行,救活了安幼舆,而安幼舆对花姑子所生的儿子异常疼爱,竟终生未娶妻。
  • 拔贡生安幼舆,为人豪爽,爱惜生灵,他曾从猎人手里买下一只猝子放了生。有一年,安幼舆迷了路,这只老猝子变成一位老头,把他请到家中款待。老头之女花姑子,聪明美丽,安幼舆对她一见钟情,求婚不成得了相思病。花姑子知道后,非常感动,前来为安幼舆治好了病,二人恩恩爱爱过了几夜,花姑子从此怀了孕。后来安幼舆思念花姑子,又去找她,被冒充花姑子的蛇精骗去害死了。花姑子父女损了道行,救活了安幼舆,而安幼舆对花姑子所生的儿子异常疼爱,竟终生未娶妻。
  • 拔贡生安幼舆,为人豪爽,爱惜生灵,他曾从猎人手里买下一只猝子放了生。有一年,安幼舆迷了路,这只老猝子变成一位老头,把他请到家中款待。老头之女花姑子,聪明美丽,安幼舆对她一见钟情,求婚不成得了相思病。花姑子知道后,非常感动,前来为安幼舆治好了病,二人恩恩爱爱过了几夜,花姑子从此怀了孕。后来安幼舆思念花姑子,又去找她,被冒充花姑子的蛇精骗去害死了。花姑子父女损了道行,救活了安幼舆,而安幼舆对花姑子所生的儿子异常疼爱,竟终生未娶妻。
  • 拔贡生安幼舆,为人豪爽,爱惜生灵,他曾从猎人手里买下一只猝子放了生。有一年,安幼舆迷了路,这只老猝子变成一位老头,把他请到家中款待。老头之女花姑子,聪明美丽,安幼舆对她一见钟情,求婚不成得了相思病。花姑子知道后,非常感动,前来为安幼舆治好了病,二人恩恩爱爱过了几夜,花姑子从此怀了孕。后来安幼舆思念花姑子,又去找她,被冒充花姑子的蛇精骗去害死了。花姑子父女损了道行,救活了安幼舆,而安幼舆对花姑子所生的儿子异常疼爱,竟终生未娶妻。
  • 拔贡生安幼舆,为人豪爽,爱惜生灵,他曾从猎人手里买下一只猝子放了生。有一年,安幼舆迷了路,这只老猝子变成一位老头,把他请到家中款待。老头之女花姑子,聪明美丽,安幼舆对她一见钟情,求婚不成得了相思病。花姑子知道后,非常感动,前来为安幼舆治好了病,二人恩恩爱爱过了几夜,花姑子从此怀了孕。后来安幼舆思念花姑子,又去找她,被冒充花姑子的蛇精骗去害死了。花姑子父女损了道行,救活了安幼舆,而安幼舆对花姑子所生的儿子异常疼爱,竟终生未娶妻。
  • 拔贡生安幼舆,为人豪爽,爱惜生灵,他曾从猎人手里买下一只猝子放了生。有一年,安幼舆迷了路,这只老猝子变成一位老头,把他请到家中款待。老头之女花姑子,聪明美丽,安幼舆对她一见钟情,求婚不成得了相思病。花姑子知道后,非常感动,前来为安幼舆治好了病,二人恩恩爱爱过了几夜,花姑子从此怀了孕。后来安幼舆思念花姑子,又去找她,被冒充花姑子的蛇精骗去害死了。花姑子父女损了道行,救活了安幼舆,而安幼舆对花姑子所生的儿子异常疼爱,竟终生未娶妻。
  • 拔贡生安幼舆,为人豪爽,爱惜生灵,他曾从猎人手里买下一只猝子放了生。有一年,安幼舆迷了路,这只老猝子变成一位老头,把他请到家中款待。老头之女花姑子,聪明美丽,安幼舆对她一见钟情,求婚不成得了相思病。花姑子知道后,非常感动,前来为安幼舆治好了病,二人恩恩爱爱过了几夜,花姑子从此怀了孕。后来安幼舆思念花姑子,又去找她,被冒充花姑子的蛇精骗去害死了。花姑子父女损了道行,救活了安幼舆,而安幼舆对花姑子所生的儿子异常疼爱,竟终生未娶妻。
  • 拔贡生安幼舆,为人豪爽,爱惜生灵,他曾从猎人手里买下一只猝子放了生。有一年,安幼舆迷了路,这只老猝子变成一位老头,把他请到家中款待。老头之女花姑子,聪明美丽,安幼舆对她一见钟情,求婚不成得了相思病。花姑子知道后,非常感动,前来为安幼舆治好了病,二人恩恩爱爱过了几夜,花姑子从此怀了孕。后来安幼舆思念花姑子,又去找她,被冒充花姑子的蛇精骗去害死了。花姑子父女损了道行,救活了安幼舆,而安幼舆对花姑子所生的儿子异常疼爱,竟终生未娶妻。
  • 拔贡生安幼舆,为人豪爽,爱惜生灵,他曾从猎人手里买下一只猝子放了生。有一年,安幼舆迷了路,这只老猝子变成一位老头,把他请到家中款待。老头之女花姑子,聪明美丽,安幼舆对她一见钟情,求婚不成得了相思病。花姑子知道后,非常感动,前来为安幼舆治好了病,二人恩恩爱爱过了几夜,花姑子从此怀了孕。后来安幼舆思念花姑子,又去找她,被冒充花姑子的蛇精骗去害死了。花姑子父女损了道行,救活了安幼舆,而安幼舆对花姑子所生的儿子异常疼爱,竟终生未娶妻。
  • 拔贡生安幼舆,为人豪爽,爱惜生灵,他曾从猎人手里买下一只猝子放了生。有一年,安幼舆迷了路,这只老猝子变成一位老头,把他请到家中款待。老头之女花姑子,聪明美丽,安幼舆对她一见钟情,求婚不成得了相思病。花姑子知道后,非常感动,前来为安幼舆治好了病,二人恩恩爱爱过了几夜,花姑子从此怀了孕。后来安幼舆思念花姑子,又去找她,被冒充花姑子的蛇精骗去害死了。花姑子父女损了道行,救活了安幼舆,而安幼舆对花姑子所生的儿子异常疼爱,竟终生未娶妻。
  • 拔贡生安幼舆,为人豪爽,爱惜生灵,他曾从猎人手里买下一只猝子放了生。有一年,安幼舆迷了路,这只老猝子变成一位老头,把他请到家中款待。老头之女花姑子,聪明美丽,安幼舆对她一见钟情,求婚不成得了相思病。花姑子知道后,非常感动,前来为安幼舆治好了病,二人恩恩爱爱过了几夜,花姑子从此怀了孕。后来安幼舆思念花姑子,又去找她,被冒充花姑子的蛇精骗去害死了。花姑子父女损了道行,救活了安幼舆,而安幼舆对花姑子所生的儿子异常疼爱,竟终生未娶妻。
  • 拔贡生安幼舆,为人豪爽,爱惜生灵,他曾从猎人手里买下一只猝子放了生。有一年,安幼舆迷了路,这只老猝子变成一位老头,把他请到家中款待。老头之女花姑子,聪明美丽,安幼舆对她一见钟情,求婚不成得了相思病。花姑子知道后,非常感动,前来为安幼舆治好了病,二人恩恩爱爱过了几夜,花姑子从此怀了孕。后来安幼舆思念花姑子,又去找她,被冒充花姑子的蛇精骗去害死了。花姑子父女损了道行,救活了安幼舆,而安幼舆对花姑子所生的儿子异常疼爱,竟终生未娶妻。
  • 拔贡生安幼舆,为人豪爽,爱惜生灵,他曾从猎人手里买下一只猝子放了生。有一年,安幼舆迷了路,这只老猝子变成一位老头,把他请到家中款待。老头之女花姑子,聪明美丽,安幼舆对她一见钟情,求婚不成得了相思病。花姑子知道后,非常感动,前来为安幼舆治好了病,二人恩恩爱爱过了几夜,花姑子从此怀了孕。后来安幼舆思念花姑子,又去找她,被冒充花姑子的蛇精骗去害死了。花姑子父女损了道行,救活了安幼舆,而安幼舆对花姑子所生的儿子异常疼爱,竟终生未娶妻。
  • 拔贡生安幼舆,为人豪爽,爱惜生灵,他曾从猎人手里买下一只猝子放了生。有一年,安幼舆迷了路,这只老猝子变成一位老头,把他请到家中款待。老头之女花姑子,聪明美丽,安幼舆对她一见钟情,求婚不成得了相思病。花姑子知道后,非常感动,前来为安幼舆治好了病,二人恩恩爱爱过了几夜,花姑子从此怀了孕。后来安幼舆思念花姑子,又去找她,被冒充花姑子的蛇精骗去害死了。花姑子父女损了道行,救活了安幼舆,而安幼舆对花姑子所生的儿子异常疼爱,竟终生未娶妻。
  • 拔贡生安幼舆,为人豪爽,爱惜生灵,他曾从猎人手里买下一只猝子放了生。有一年,安幼舆迷了路,这只老猝子变成一位老头,把他请到家中款待。老头之女花姑子,聪明美丽,安幼舆对她一见钟情,求婚不成得了相思病。花姑子知道后,非常感动,前来为安幼舆治好了病,二人恩恩爱爱过了几夜,花姑子从此怀了孕。后来安幼舆思念花姑子,又去找她,被冒充花姑子的蛇精骗去害死了。花姑子父女损了道行,救活了安幼舆,而安幼舆对花姑子所生的儿子异常疼爱,竟终生未娶妻。
  • 拔贡生安幼舆,为人豪爽,爱惜生灵,他曾从猎人手里买下一只猝子放了生。有一年,安幼舆迷了路,这只老猝子变成一位老头,把他请到家中款待。老头之女花姑子,聪明美丽,安幼舆对她一见钟情,求婚不成得了相思病。花姑子知道后,非常感动,前来为安幼舆治好了病,二人恩恩爱爱过了几夜,花姑子从此怀了孕。后来安幼舆思念花姑子,又去找她,被冒充花姑子的蛇精骗去害死了。花姑子父女损了道行,救活了安幼舆,而安幼舆对花姑子所生的儿子异常疼爱,竟终生未娶妻。
  • 拔贡生安幼舆,为人豪爽,爱惜生灵,他曾从猎人手里买下一只猝子放了生。有一年,安幼舆迷了路,这只老猝子变成一位老头,把他请到家中款待。老头之女花姑子,聪明美丽,安幼舆对她一见钟情,求婚不成得了相思病。花姑子知道后,非常感动,前来为安幼舆治好了病,二人恩恩爱爱过了几夜,花姑子从此怀了孕。后来安幼舆思念花姑子,又去找她,被冒充花姑子的蛇精骗去害死了。花姑子父女损了道行,救活了安幼舆,而安幼舆对花姑子所生的儿子异常疼爱,竟终生未娶妻。
  • 拔贡生安幼舆,为人豪爽,爱惜生灵,他曾从猎人手里买下一只猝子放了生。有一年,安幼舆迷了路,这只老猝子变成一位老头,把他请到家中款待。老头之女花姑子,聪明美丽,安幼舆对她一见钟情,求婚不成得了相思病。花姑子知道后,非常感动,前来为安幼舆治好了病,二人恩恩爱爱过了几夜,花姑子从此怀了孕。后来安幼舆思念花姑子,又去找她,被冒充花姑子的蛇精骗去害死了。花姑子父女损了道行,救活了安幼舆,而安幼舆对花姑子所生的儿子异常疼爱,竟终生未娶妻。
  • 拔贡生安幼舆,为人豪爽,爱惜生灵,他曾从猎人手里买下一只猝子放了生。有一年,安幼舆迷了路,这只老猝子变成一位老头,把他请到家中款待。老头之女花姑子,聪明美丽,安幼舆对她一见钟情,求婚不成得了相思病。花姑子知道后,非常感动,前来为安幼舆治好了病,二人恩恩爱爱过了几夜,花姑子从此怀了孕。后来安幼舆思念花姑子,又去找她,被冒充花姑子的蛇精骗去害死了。花姑子父女损了道行,救活了安幼舆,而安幼舆对花姑子所生的儿子异常疼爱,竟终生未娶妻。
  • 拔贡生安幼舆,为人豪爽,爱惜生灵,他曾从猎人手里买下一只猝子放了生。有一年,安幼舆迷了路,这只老猝子变成一位老头,把他请到家中款待。老头之女花姑子,聪明美丽,安幼舆对她一见钟情,求婚不成得了相思病。花姑子知道后,非常感动,前来为安幼舆治好了病,二人恩恩爱爱过了几夜,花姑子从此怀了孕。后来安幼舆思念花姑子,又去找她,被冒充花姑子的蛇精骗去害死了。花姑子父女损了道行,救活了安幼舆,而安幼舆对花姑子所生的儿子异常疼爱,竟终生未娶妻。
  • 拔贡生安幼舆,为人豪爽,爱惜生灵,他曾从猎人手里买下一只猝子放了生。有一年,安幼舆迷了路,这只老猝子变成一位老头,把他请到家中款待。老头之女花姑子,聪明美丽,安幼舆对她一见钟情,求婚不成得了相思病。花姑子知道后,非常感动,前来为安幼舆治好了病,二人恩恩爱爱过了几夜,花姑子从此怀了孕。后来安幼舆思念花姑子,又去找她,被冒充花姑子的蛇精骗去害死了。花姑子父女损了道行,救活了安幼舆,而安幼舆对花姑子所生的儿子异常疼爱,竟终生未娶妻。
  • 拔贡生安幼舆,为人豪爽,爱惜生灵,他曾从猎人手里买下一只猝子放了生。有一年,安幼舆迷了路,这只老猝子变成一位老头,把他请到家中款待。老头之女花姑子,聪明美丽,安幼舆对她一见钟情,求婚不成得了相思病。花姑子知道后,非常感动,前来为安幼舆治好了病,二人恩恩爱爱过了几夜,花姑子从此怀了孕。后来安幼舆思念花姑子,又去找她,被冒充花姑子的蛇精骗去害死了。花姑子父女损了道行,救活了安幼舆,而安幼舆对花姑子所生的儿子异常疼爱,竟终生未娶妻。
  • 拔贡生安幼舆,为人豪爽,爱惜生灵,他曾从猎人手里买下一只猝子放了生。有一年,安幼舆迷了路,这只老猝子变成一位老头,把他请到家中款待。老头之女花姑子,聪明美丽,安幼舆对她一见钟情,求婚不成得了相思病。花姑子知道后,非常感动,前来为安幼舆治好了病,二人恩恩爱爱过了几夜,花姑子从此怀了孕。后来安幼舆思念花姑子,又去找她,被冒充花姑子的蛇精骗去害死了。花姑子父女损了道行,救活了安幼舆,而安幼舆对花姑子所生的儿子异常疼爱,竟终生未娶妻。
  • 145    看过
  • 1   喜欢
  • 1    收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