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生宗湘若,热恋一狐女,拯之免遭劫难,狐女感恩图报,为宗生觅得佳偶荷花三娘子,与订鸳盟,夫妻情谐,得有一子。六七年后,忽告尘缘已尽,飘然飞升而去,乃知原是荷仙所化。幸留初来时所穿纱坡一袭,宗生每一思念,抱坡连呼“三娘子”,则抱中宛然女郎,欢容笑貌,毕肖生平,唯口不能语而已。

  • 书生宗湘若,热恋一狐女,拯之免遭劫难,狐女感恩图报,为宗生觅得佳偶荷花三娘子,与订鸳盟,夫妻情谐,得有一子。六七年后,忽告尘缘已尽,飘然飞升而去,乃知原是荷仙所化。幸留初来时所穿纱坡一袭,宗生每一思念,抱坡连呼“三娘子”,则抱中宛然女郎,欢容笑貌,毕肖生平,唯口不能语而已。
  • 书生宗湘若,热恋一狐女,拯之免遭劫难,狐女感恩图报,为宗生觅得佳偶荷花三娘子,与订鸳盟,夫妻情谐,得有一子。六七年后,忽告尘缘已尽,飘然飞升而去,乃知原是荷仙所化。幸留初来时所穿纱坡一袭,宗生每一思念,抱坡连呼“三娘子”,则抱中宛然女郎,欢容笑貌,毕肖生平,唯口不能语而已。
  • 书生宗湘若,热恋一狐女,拯之免遭劫难,狐女感恩图报,为宗生觅得佳偶荷花三娘子,与订鸳盟,夫妻情谐,得有一子。六七年后,忽告尘缘已尽,飘然飞升而去,乃知原是荷仙所化。幸留初来时所穿纱坡一袭,宗生每一思念,抱坡连呼“三娘子”,则抱中宛然女郎,欢容笑貌,毕肖生平,唯口不能语而已。
  • 书生宗湘若,热恋一狐女,拯之免遭劫难,狐女感恩图报,为宗生觅得佳偶荷花三娘子,与订鸳盟,夫妻情谐,得有一子。六七年后,忽告尘缘已尽,飘然飞升而去,乃知原是荷仙所化。幸留初来时所穿纱坡一袭,宗生每一思念,抱坡连呼“三娘子”,则抱中宛然女郎,欢容笑貌,毕肖生平,唯口不能语而已。
  • 书生宗湘若,热恋一狐女,拯之免遭劫难,狐女感恩图报,为宗生觅得佳偶荷花三娘子,与订鸳盟,夫妻情谐,得有一子。六七年后,忽告尘缘已尽,飘然飞升而去,乃知原是荷仙所化。幸留初来时所穿纱坡一袭,宗生每一思念,抱坡连呼“三娘子”,则抱中宛然女郎,欢容笑貌,毕肖生平,唯口不能语而已。
  • 书生宗湘若,热恋一狐女,拯之免遭劫难,狐女感恩图报,为宗生觅得佳偶荷花三娘子,与订鸳盟,夫妻情谐,得有一子。六七年后,忽告尘缘已尽,飘然飞升而去,乃知原是荷仙所化。幸留初来时所穿纱坡一袭,宗生每一思念,抱坡连呼“三娘子”,则抱中宛然女郎,欢容笑貌,毕肖生平,唯口不能语而已。
  • 书生宗湘若,热恋一狐女,拯之免遭劫难,狐女感恩图报,为宗生觅得佳偶荷花三娘子,与订鸳盟,夫妻情谐,得有一子。六七年后,忽告尘缘已尽,飘然飞升而去,乃知原是荷仙所化。幸留初来时所穿纱坡一袭,宗生每一思念,抱坡连呼“三娘子”,则抱中宛然女郎,欢容笑貌,毕肖生平,唯口不能语而已。
  • 书生宗湘若,热恋一狐女,拯之免遭劫难,狐女感恩图报,为宗生觅得佳偶荷花三娘子,与订鸳盟,夫妻情谐,得有一子。六七年后,忽告尘缘已尽,飘然飞升而去,乃知原是荷仙所化。幸留初来时所穿纱坡一袭,宗生每一思念,抱坡连呼“三娘子”,则抱中宛然女郎,欢容笑貌,毕肖生平,唯口不能语而已。
  • 书生宗湘若,热恋一狐女,拯之免遭劫难,狐女感恩图报,为宗生觅得佳偶荷花三娘子,与订鸳盟,夫妻情谐,得有一子。六七年后,忽告尘缘已尽,飘然飞升而去,乃知原是荷仙所化。幸留初来时所穿纱坡一袭,宗生每一思念,抱坡连呼“三娘子”,则抱中宛然女郎,欢容笑貌,毕肖生平,唯口不能语而已。
  • 书生宗湘若,热恋一狐女,拯之免遭劫难,狐女感恩图报,为宗生觅得佳偶荷花三娘子,与订鸳盟,夫妻情谐,得有一子。六七年后,忽告尘缘已尽,飘然飞升而去,乃知原是荷仙所化。幸留初来时所穿纱坡一袭,宗生每一思念,抱坡连呼“三娘子”,则抱中宛然女郎,欢容笑貌,毕肖生平,唯口不能语而已。
  • 书生宗湘若,热恋一狐女,拯之免遭劫难,狐女感恩图报,为宗生觅得佳偶荷花三娘子,与订鸳盟,夫妻情谐,得有一子。六七年后,忽告尘缘已尽,飘然飞升而去,乃知原是荷仙所化。幸留初来时所穿纱坡一袭,宗生每一思念,抱坡连呼“三娘子”,则抱中宛然女郎,欢容笑貌,毕肖生平,唯口不能语而已。
  • 书生宗湘若,热恋一狐女,拯之免遭劫难,狐女感恩图报,为宗生觅得佳偶荷花三娘子,与订鸳盟,夫妻情谐,得有一子。六七年后,忽告尘缘已尽,飘然飞升而去,乃知原是荷仙所化。幸留初来时所穿纱坡一袭,宗生每一思念,抱坡连呼“三娘子”,则抱中宛然女郎,欢容笑貌,毕肖生平,唯口不能语而已。
  • 书生宗湘若,热恋一狐女,拯之免遭劫难,狐女感恩图报,为宗生觅得佳偶荷花三娘子,与订鸳盟,夫妻情谐,得有一子。六七年后,忽告尘缘已尽,飘然飞升而去,乃知原是荷仙所化。幸留初来时所穿纱坡一袭,宗生每一思念,抱坡连呼“三娘子”,则抱中宛然女郎,欢容笑貌,毕肖生平,唯口不能语而已。
  • 书生宗湘若,热恋一狐女,拯之免遭劫难,狐女感恩图报,为宗生觅得佳偶荷花三娘子,与订鸳盟,夫妻情谐,得有一子。六七年后,忽告尘缘已尽,飘然飞升而去,乃知原是荷仙所化。幸留初来时所穿纱坡一袭,宗生每一思念,抱坡连呼“三娘子”,则抱中宛然女郎,欢容笑貌,毕肖生平,唯口不能语而已。
  • 书生宗湘若,热恋一狐女,拯之免遭劫难,狐女感恩图报,为宗生觅得佳偶荷花三娘子,与订鸳盟,夫妻情谐,得有一子。六七年后,忽告尘缘已尽,飘然飞升而去,乃知原是荷仙所化。幸留初来时所穿纱坡一袭,宗生每一思念,抱坡连呼“三娘子”,则抱中宛然女郎,欢容笑貌,毕肖生平,唯口不能语而已。
  • 书生宗湘若,热恋一狐女,拯之免遭劫难,狐女感恩图报,为宗生觅得佳偶荷花三娘子,与订鸳盟,夫妻情谐,得有一子。六七年后,忽告尘缘已尽,飘然飞升而去,乃知原是荷仙所化。幸留初来时所穿纱坡一袭,宗生每一思念,抱坡连呼“三娘子”,则抱中宛然女郎,欢容笑貌,毕肖生平,唯口不能语而已。
  • 书生宗湘若,热恋一狐女,拯之免遭劫难,狐女感恩图报,为宗生觅得佳偶荷花三娘子,与订鸳盟,夫妻情谐,得有一子。六七年后,忽告尘缘已尽,飘然飞升而去,乃知原是荷仙所化。幸留初来时所穿纱坡一袭,宗生每一思念,抱坡连呼“三娘子”,则抱中宛然女郎,欢容笑貌,毕肖生平,唯口不能语而已。
  • 书生宗湘若,热恋一狐女,拯之免遭劫难,狐女感恩图报,为宗生觅得佳偶荷花三娘子,与订鸳盟,夫妻情谐,得有一子。六七年后,忽告尘缘已尽,飘然飞升而去,乃知原是荷仙所化。幸留初来时所穿纱坡一袭,宗生每一思念,抱坡连呼“三娘子”,则抱中宛然女郎,欢容笑貌,毕肖生平,唯口不能语而已。
  • 书生宗湘若,热恋一狐女,拯之免遭劫难,狐女感恩图报,为宗生觅得佳偶荷花三娘子,与订鸳盟,夫妻情谐,得有一子。六七年后,忽告尘缘已尽,飘然飞升而去,乃知原是荷仙所化。幸留初来时所穿纱坡一袭,宗生每一思念,抱坡连呼“三娘子”,则抱中宛然女郎,欢容笑貌,毕肖生平,唯口不能语而已。
  • 书生宗湘若,热恋一狐女,拯之免遭劫难,狐女感恩图报,为宗生觅得佳偶荷花三娘子,与订鸳盟,夫妻情谐,得有一子。六七年后,忽告尘缘已尽,飘然飞升而去,乃知原是荷仙所化。幸留初来时所穿纱坡一袭,宗生每一思念,抱坡连呼“三娘子”,则抱中宛然女郎,欢容笑貌,毕肖生平,唯口不能语而已。
  • 书生宗湘若,热恋一狐女,拯之免遭劫难,狐女感恩图报,为宗生觅得佳偶荷花三娘子,与订鸳盟,夫妻情谐,得有一子。六七年后,忽告尘缘已尽,飘然飞升而去,乃知原是荷仙所化。幸留初来时所穿纱坡一袭,宗生每一思念,抱坡连呼“三娘子”,则抱中宛然女郎,欢容笑貌,毕肖生平,唯口不能语而已。
  • 书生宗湘若,热恋一狐女,拯之免遭劫难,狐女感恩图报,为宗生觅得佳偶荷花三娘子,与订鸳盟,夫妻情谐,得有一子。六七年后,忽告尘缘已尽,飘然飞升而去,乃知原是荷仙所化。幸留初来时所穿纱坡一袭,宗生每一思念,抱坡连呼“三娘子”,则抱中宛然女郎,欢容笑貌,毕肖生平,唯口不能语而已。
  • 书生宗湘若,热恋一狐女,拯之免遭劫难,狐女感恩图报,为宗生觅得佳偶荷花三娘子,与订鸳盟,夫妻情谐,得有一子。六七年后,忽告尘缘已尽,飘然飞升而去,乃知原是荷仙所化。幸留初来时所穿纱坡一袭,宗生每一思念,抱坡连呼“三娘子”,则抱中宛然女郎,欢容笑貌,毕肖生平,唯口不能语而已。
  • 书生宗湘若,热恋一狐女,拯之免遭劫难,狐女感恩图报,为宗生觅得佳偶荷花三娘子,与订鸳盟,夫妻情谐,得有一子。六七年后,忽告尘缘已尽,飘然飞升而去,乃知原是荷仙所化。幸留初来时所穿纱坡一袭,宗生每一思念,抱坡连呼“三娘子”,则抱中宛然女郎,欢容笑貌,毕肖生平,唯口不能语而已。
  • 书生宗湘若,热恋一狐女,拯之免遭劫难,狐女感恩图报,为宗生觅得佳偶荷花三娘子,与订鸳盟,夫妻情谐,得有一子。六七年后,忽告尘缘已尽,飘然飞升而去,乃知原是荷仙所化。幸留初来时所穿纱坡一袭,宗生每一思念,抱坡连呼“三娘子”,则抱中宛然女郎,欢容笑貌,毕肖生平,唯口不能语而已。
  • 书生宗湘若,热恋一狐女,拯之免遭劫难,狐女感恩图报,为宗生觅得佳偶荷花三娘子,与订鸳盟,夫妻情谐,得有一子。六七年后,忽告尘缘已尽,飘然飞升而去,乃知原是荷仙所化。幸留初来时所穿纱坡一袭,宗生每一思念,抱坡连呼“三娘子”,则抱中宛然女郎,欢容笑貌,毕肖生平,唯口不能语而已。
  • 书生宗湘若,热恋一狐女,拯之免遭劫难,狐女感恩图报,为宗生觅得佳偶荷花三娘子,与订鸳盟,夫妻情谐,得有一子。六七年后,忽告尘缘已尽,飘然飞升而去,乃知原是荷仙所化。幸留初来时所穿纱坡一袭,宗生每一思念,抱坡连呼“三娘子”,则抱中宛然女郎,欢容笑貌,毕肖生平,唯口不能语而已。
  • 书生宗湘若,热恋一狐女,拯之免遭劫难,狐女感恩图报,为宗生觅得佳偶荷花三娘子,与订鸳盟,夫妻情谐,得有一子。六七年后,忽告尘缘已尽,飘然飞升而去,乃知原是荷仙所化。幸留初来时所穿纱坡一袭,宗生每一思念,抱坡连呼“三娘子”,则抱中宛然女郎,欢容笑貌,毕肖生平,唯口不能语而已。
  • 书生宗湘若,热恋一狐女,拯之免遭劫难,狐女感恩图报,为宗生觅得佳偶荷花三娘子,与订鸳盟,夫妻情谐,得有一子。六七年后,忽告尘缘已尽,飘然飞升而去,乃知原是荷仙所化。幸留初来时所穿纱坡一袭,宗生每一思念,抱坡连呼“三娘子”,则抱中宛然女郎,欢容笑貌,毕肖生平,唯口不能语而已。
  • 书生宗湘若,热恋一狐女,拯之免遭劫难,狐女感恩图报,为宗生觅得佳偶荷花三娘子,与订鸳盟,夫妻情谐,得有一子。六七年后,忽告尘缘已尽,飘然飞升而去,乃知原是荷仙所化。幸留初来时所穿纱坡一袭,宗生每一思念,抱坡连呼“三娘子”,则抱中宛然女郎,欢容笑貌,毕肖生平,唯口不能语而已。
  • 书生宗湘若,热恋一狐女,拯之免遭劫难,狐女感恩图报,为宗生觅得佳偶荷花三娘子,与订鸳盟,夫妻情谐,得有一子。六七年后,忽告尘缘已尽,飘然飞升而去,乃知原是荷仙所化。幸留初来时所穿纱坡一袭,宗生每一思念,抱坡连呼“三娘子”,则抱中宛然女郎,欢容笑貌,毕肖生平,唯口不能语而已。
  • 书生宗湘若,热恋一狐女,拯之免遭劫难,狐女感恩图报,为宗生觅得佳偶荷花三娘子,与订鸳盟,夫妻情谐,得有一子。六七年后,忽告尘缘已尽,飘然飞升而去,乃知原是荷仙所化。幸留初来时所穿纱坡一袭,宗生每一思念,抱坡连呼“三娘子”,则抱中宛然女郎,欢容笑貌,毕肖生平,唯口不能语而已。
  • 书生宗湘若,热恋一狐女,拯之免遭劫难,狐女感恩图报,为宗生觅得佳偶荷花三娘子,与订鸳盟,夫妻情谐,得有一子。六七年后,忽告尘缘已尽,飘然飞升而去,乃知原是荷仙所化。幸留初来时所穿纱坡一袭,宗生每一思念,抱坡连呼“三娘子”,则抱中宛然女郎,欢容笑貌,毕肖生平,唯口不能语而已。
  • 书生宗湘若,热恋一狐女,拯之免遭劫难,狐女感恩图报,为宗生觅得佳偶荷花三娘子,与订鸳盟,夫妻情谐,得有一子。六七年后,忽告尘缘已尽,飘然飞升而去,乃知原是荷仙所化。幸留初来时所穿纱坡一袭,宗生每一思念,抱坡连呼“三娘子”,则抱中宛然女郎,欢容笑貌,毕肖生平,唯口不能语而已。
  • 书生宗湘若,热恋一狐女,拯之免遭劫难,狐女感恩图报,为宗生觅得佳偶荷花三娘子,与订鸳盟,夫妻情谐,得有一子。六七年后,忽告尘缘已尽,飘然飞升而去,乃知原是荷仙所化。幸留初来时所穿纱坡一袭,宗生每一思念,抱坡连呼“三娘子”,则抱中宛然女郎,欢容笑貌,毕肖生平,唯口不能语而已。
  • 书生宗湘若,热恋一狐女,拯之免遭劫难,狐女感恩图报,为宗生觅得佳偶荷花三娘子,与订鸳盟,夫妻情谐,得有一子。六七年后,忽告尘缘已尽,飘然飞升而去,乃知原是荷仙所化。幸留初来时所穿纱坡一袭,宗生每一思念,抱坡连呼“三娘子”,则抱中宛然女郎,欢容笑貌,毕肖生平,唯口不能语而已。
  • 书生宗湘若,热恋一狐女,拯之免遭劫难,狐女感恩图报,为宗生觅得佳偶荷花三娘子,与订鸳盟,夫妻情谐,得有一子。六七年后,忽告尘缘已尽,飘然飞升而去,乃知原是荷仙所化。幸留初来时所穿纱坡一袭,宗生每一思念,抱坡连呼“三娘子”,则抱中宛然女郎,欢容笑貌,毕肖生平,唯口不能语而已。
  • 书生宗湘若,热恋一狐女,拯之免遭劫难,狐女感恩图报,为宗生觅得佳偶荷花三娘子,与订鸳盟,夫妻情谐,得有一子。六七年后,忽告尘缘已尽,飘然飞升而去,乃知原是荷仙所化。幸留初来时所穿纱坡一袭,宗生每一思念,抱坡连呼“三娘子”,则抱中宛然女郎,欢容笑貌,毕肖生平,唯口不能语而已。
  • 书生宗湘若,热恋一狐女,拯之免遭劫难,狐女感恩图报,为宗生觅得佳偶荷花三娘子,与订鸳盟,夫妻情谐,得有一子。六七年后,忽告尘缘已尽,飘然飞升而去,乃知原是荷仙所化。幸留初来时所穿纱坡一袭,宗生每一思念,抱坡连呼“三娘子”,则抱中宛然女郎,欢容笑貌,毕肖生平,唯口不能语而已。
  • 书生宗湘若,热恋一狐女,拯之免遭劫难,狐女感恩图报,为宗生觅得佳偶荷花三娘子,与订鸳盟,夫妻情谐,得有一子。六七年后,忽告尘缘已尽,飘然飞升而去,乃知原是荷仙所化。幸留初来时所穿纱坡一袭,宗生每一思念,抱坡连呼“三娘子”,则抱中宛然女郎,欢容笑貌,毕肖生平,唯口不能语而已。
  • 书生宗湘若,热恋一狐女,拯之免遭劫难,狐女感恩图报,为宗生觅得佳偶荷花三娘子,与订鸳盟,夫妻情谐,得有一子。六七年后,忽告尘缘已尽,飘然飞升而去,乃知原是荷仙所化。幸留初来时所穿纱坡一袭,宗生每一思念,抱坡连呼“三娘子”,则抱中宛然女郎,欢容笑貌,毕肖生平,唯口不能语而已。
  • 书生宗湘若,热恋一狐女,拯之免遭劫难,狐女感恩图报,为宗生觅得佳偶荷花三娘子,与订鸳盟,夫妻情谐,得有一子。六七年后,忽告尘缘已尽,飘然飞升而去,乃知原是荷仙所化。幸留初来时所穿纱坡一袭,宗生每一思念,抱坡连呼“三娘子”,则抱中宛然女郎,欢容笑貌,毕肖生平,唯口不能语而已。
  • 书生宗湘若,热恋一狐女,拯之免遭劫难,狐女感恩图报,为宗生觅得佳偶荷花三娘子,与订鸳盟,夫妻情谐,得有一子。六七年后,忽告尘缘已尽,飘然飞升而去,乃知原是荷仙所化。幸留初来时所穿纱坡一袭,宗生每一思念,抱坡连呼“三娘子”,则抱中宛然女郎,欢容笑貌,毕肖生平,唯口不能语而已。
  • 书生宗湘若,热恋一狐女,拯之免遭劫难,狐女感恩图报,为宗生觅得佳偶荷花三娘子,与订鸳盟,夫妻情谐,得有一子。六七年后,忽告尘缘已尽,飘然飞升而去,乃知原是荷仙所化。幸留初来时所穿纱坡一袭,宗生每一思念,抱坡连呼“三娘子”,则抱中宛然女郎,欢容笑貌,毕肖生平,唯口不能语而已。
  • 书生宗湘若,热恋一狐女,拯之免遭劫难,狐女感恩图报,为宗生觅得佳偶荷花三娘子,与订鸳盟,夫妻情谐,得有一子。六七年后,忽告尘缘已尽,飘然飞升而去,乃知原是荷仙所化。幸留初来时所穿纱坡一袭,宗生每一思念,抱坡连呼“三娘子”,则抱中宛然女郎,欢容笑貌,毕肖生平,唯口不能语而已。
  • 书生宗湘若,热恋一狐女,拯之免遭劫难,狐女感恩图报,为宗生觅得佳偶荷花三娘子,与订鸳盟,夫妻情谐,得有一子。六七年后,忽告尘缘已尽,飘然飞升而去,乃知原是荷仙所化。幸留初来时所穿纱坡一袭,宗生每一思念,抱坡连呼“三娘子”,则抱中宛然女郎,欢容笑貌,毕肖生平,唯口不能语而已。
  • 书生宗湘若,热恋一狐女,拯之免遭劫难,狐女感恩图报,为宗生觅得佳偶荷花三娘子,与订鸳盟,夫妻情谐,得有一子。六七年后,忽告尘缘已尽,飘然飞升而去,乃知原是荷仙所化。幸留初来时所穿纱坡一袭,宗生每一思念,抱坡连呼“三娘子”,则抱中宛然女郎,欢容笑貌,毕肖生平,唯口不能语而已。
  • 书生宗湘若,热恋一狐女,拯之免遭劫难,狐女感恩图报,为宗生觅得佳偶荷花三娘子,与订鸳盟,夫妻情谐,得有一子。六七年后,忽告尘缘已尽,飘然飞升而去,乃知原是荷仙所化。幸留初来时所穿纱坡一袭,宗生每一思念,抱坡连呼“三娘子”,则抱中宛然女郎,欢容笑貌,毕肖生平,唯口不能语而已。
  • 书生宗湘若,热恋一狐女,拯之免遭劫难,狐女感恩图报,为宗生觅得佳偶荷花三娘子,与订鸳盟,夫妻情谐,得有一子。六七年后,忽告尘缘已尽,飘然飞升而去,乃知原是荷仙所化。幸留初来时所穿纱坡一袭,宗生每一思念,抱坡连呼“三娘子”,则抱中宛然女郎,欢容笑貌,毕肖生平,唯口不能语而已。
  • 书生宗湘若,热恋一狐女,拯之免遭劫难,狐女感恩图报,为宗生觅得佳偶荷花三娘子,与订鸳盟,夫妻情谐,得有一子。六七年后,忽告尘缘已尽,飘然飞升而去,乃知原是荷仙所化。幸留初来时所穿纱坡一袭,宗生每一思念,抱坡连呼“三娘子”,则抱中宛然女郎,欢容笑貌,毕肖生平,唯口不能语而已。
  • 书生宗湘若,热恋一狐女,拯之免遭劫难,狐女感恩图报,为宗生觅得佳偶荷花三娘子,与订鸳盟,夫妻情谐,得有一子。六七年后,忽告尘缘已尽,飘然飞升而去,乃知原是荷仙所化。幸留初来时所穿纱坡一袭,宗生每一思念,抱坡连呼“三娘子”,则抱中宛然女郎,欢容笑貌,毕肖生平,唯口不能语而已。
  • 书生宗湘若,热恋一狐女,拯之免遭劫难,狐女感恩图报,为宗生觅得佳偶荷花三娘子,与订鸳盟,夫妻情谐,得有一子。六七年后,忽告尘缘已尽,飘然飞升而去,乃知原是荷仙所化。幸留初来时所穿纱坡一袭,宗生每一思念,抱坡连呼“三娘子”,则抱中宛然女郎,欢容笑貌,毕肖生平,唯口不能语而已。
  • 书生宗湘若,热恋一狐女,拯之免遭劫难,狐女感恩图报,为宗生觅得佳偶荷花三娘子,与订鸳盟,夫妻情谐,得有一子。六七年后,忽告尘缘已尽,飘然飞升而去,乃知原是荷仙所化。幸留初来时所穿纱坡一袭,宗生每一思念,抱坡连呼“三娘子”,则抱中宛然女郎,欢容笑貌,毕肖生平,唯口不能语而已。
  • 书生宗湘若,热恋一狐女,拯之免遭劫难,狐女感恩图报,为宗生觅得佳偶荷花三娘子,与订鸳盟,夫妻情谐,得有一子。六七年后,忽告尘缘已尽,飘然飞升而去,乃知原是荷仙所化。幸留初来时所穿纱坡一袭,宗生每一思念,抱坡连呼“三娘子”,则抱中宛然女郎,欢容笑貌,毕肖生平,唯口不能语而已。
  • 书生宗湘若,热恋一狐女,拯之免遭劫难,狐女感恩图报,为宗生觅得佳偶荷花三娘子,与订鸳盟,夫妻情谐,得有一子。六七年后,忽告尘缘已尽,飘然飞升而去,乃知原是荷仙所化。幸留初来时所穿纱坡一袭,宗生每一思念,抱坡连呼“三娘子”,则抱中宛然女郎,欢容笑貌,毕肖生平,唯口不能语而已。
  • 书生宗湘若,热恋一狐女,拯之免遭劫难,狐女感恩图报,为宗生觅得佳偶荷花三娘子,与订鸳盟,夫妻情谐,得有一子。六七年后,忽告尘缘已尽,飘然飞升而去,乃知原是荷仙所化。幸留初来时所穿纱坡一袭,宗生每一思念,抱坡连呼“三娘子”,则抱中宛然女郎,欢容笑貌,毕肖生平,唯口不能语而已。
  • 书生宗湘若,热恋一狐女,拯之免遭劫难,狐女感恩图报,为宗生觅得佳偶荷花三娘子,与订鸳盟,夫妻情谐,得有一子。六七年后,忽告尘缘已尽,飘然飞升而去,乃知原是荷仙所化。幸留初来时所穿纱坡一袭,宗生每一思念,抱坡连呼“三娘子”,则抱中宛然女郎,欢容笑貌,毕肖生平,唯口不能语而已。
  • 书生宗湘若,热恋一狐女,拯之免遭劫难,狐女感恩图报,为宗生觅得佳偶荷花三娘子,与订鸳盟,夫妻情谐,得有一子。六七年后,忽告尘缘已尽,飘然飞升而去,乃知原是荷仙所化。幸留初来时所穿纱坡一袭,宗生每一思念,抱坡连呼“三娘子”,则抱中宛然女郎,欢容笑貌,毕肖生平,唯口不能语而已。
  • 书生宗湘若,热恋一狐女,拯之免遭劫难,狐女感恩图报,为宗生觅得佳偶荷花三娘子,与订鸳盟,夫妻情谐,得有一子。六七年后,忽告尘缘已尽,飘然飞升而去,乃知原是荷仙所化。幸留初来时所穿纱坡一袭,宗生每一思念,抱坡连呼“三娘子”,则抱中宛然女郎,欢容笑貌,毕肖生平,唯口不能语而已。
  • 书生宗湘若,热恋一狐女,拯之免遭劫难,狐女感恩图报,为宗生觅得佳偶荷花三娘子,与订鸳盟,夫妻情谐,得有一子。六七年后,忽告尘缘已尽,飘然飞升而去,乃知原是荷仙所化。幸留初来时所穿纱坡一袭,宗生每一思念,抱坡连呼“三娘子”,则抱中宛然女郎,欢容笑貌,毕肖生平,唯口不能语而已。
  • 书生宗湘若,热恋一狐女,拯之免遭劫难,狐女感恩图报,为宗生觅得佳偶荷花三娘子,与订鸳盟,夫妻情谐,得有一子。六七年后,忽告尘缘已尽,飘然飞升而去,乃知原是荷仙所化。幸留初来时所穿纱坡一袭,宗生每一思念,抱坡连呼“三娘子”,则抱中宛然女郎,欢容笑貌,毕肖生平,唯口不能语而已。
  • 132    看过
  • 1   喜欢
  • 1    收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