乔女长得又黑又丑,嫁给穷儒穆生为继室,婚后生有一子。后来,穆生死了,家计格外困难,乔女靠纺织维持生计。同邑有个孟生,家业殷富,妻子死后,遗下一个未满周岁的婴儿乌头,须人抚养,因知乔女贤惠,欲聘为继室,遭乔女拒绝。孟生以重金为聘,请乔母劝说,甚至逼迫,无奈乔女志不可夺。不久,孟生病故,里中无赖欺孟家无人,将其产业瓜分殆尽。乔女挺身到官府告状,夺回孟家产业,并负起抚养乌头的责任。但她对孟家的财产,除乌头所需外,丝毫不沾染,仍以纺织为生,一如既往。故事虽有一女不嫁二夫的封建糟粕,但乔女见义勇为,正直无私的品格,还是有积极意义的。

  • 乔女长得又黑又丑,嫁给穷儒穆生为继室,婚后生有一子。后来,穆生死了,家计格外困难,乔女靠纺织维持生计。同邑有个孟生,家业殷富,妻子死后,遗下一个未满周岁的婴儿乌头,须人抚养,因知乔女贤惠,欲聘为继室,遭乔女拒绝。孟生以重金为聘,请乔母劝说,甚至逼迫,无奈乔女志不可夺。不久,孟生病故,里中无赖欺孟家无人,将其产业瓜分殆尽。乔女挺身到官府告状,夺回孟家产业,并负起抚养乌头的责任。但她对孟家的财产,除乌头所需外,丝毫不沾染,仍以纺织为生,一如既往。故事虽有一女不嫁二夫的封建糟粕,但乔女见义勇为,正直无私的品格,还是有积极意义的。
  • 乔女长得又黑又丑,嫁给穷儒穆生为继室,婚后生有一子。后来,穆生死了,家计格外困难,乔女靠纺织维持生计。同邑有个孟生,家业殷富,妻子死后,遗下一个未满周岁的婴儿乌头,须人抚养,因知乔女贤惠,欲聘为继室,遭乔女拒绝。孟生以重金为聘,请乔母劝说,甚至逼迫,无奈乔女志不可夺。不久,孟生病故,里中无赖欺孟家无人,将其产业瓜分殆尽。乔女挺身到官府告状,夺回孟家产业,并负起抚养乌头的责任。但她对孟家的财产,除乌头所需外,丝毫不沾染,仍以纺织为生,一如既往。故事虽有一女不嫁二夫的封建糟粕,但乔女见义勇为,正直无私的品格,还是有积极意义的。
  • 乔女长得又黑又丑,嫁给穷儒穆生为继室,婚后生有一子。后来,穆生死了,家计格外困难,乔女靠纺织维持生计。同邑有个孟生,家业殷富,妻子死后,遗下一个未满周岁的婴儿乌头,须人抚养,因知乔女贤惠,欲聘为继室,遭乔女拒绝。孟生以重金为聘,请乔母劝说,甚至逼迫,无奈乔女志不可夺。不久,孟生病故,里中无赖欺孟家无人,将其产业瓜分殆尽。乔女挺身到官府告状,夺回孟家产业,并负起抚养乌头的责任。但她对孟家的财产,除乌头所需外,丝毫不沾染,仍以纺织为生,一如既往。故事虽有一女不嫁二夫的封建糟粕,但乔女见义勇为,正直无私的品格,还是有积极意义的。
  • 乔女长得又黑又丑,嫁给穷儒穆生为继室,婚后生有一子。后来,穆生死了,家计格外困难,乔女靠纺织维持生计。同邑有个孟生,家业殷富,妻子死后,遗下一个未满周岁的婴儿乌头,须人抚养,因知乔女贤惠,欲聘为继室,遭乔女拒绝。孟生以重金为聘,请乔母劝说,甚至逼迫,无奈乔女志不可夺。不久,孟生病故,里中无赖欺孟家无人,将其产业瓜分殆尽。乔女挺身到官府告状,夺回孟家产业,并负起抚养乌头的责任。但她对孟家的财产,除乌头所需外,丝毫不沾染,仍以纺织为生,一如既往。故事虽有一女不嫁二夫的封建糟粕,但乔女见义勇为,正直无私的品格,还是有积极意义的。
  • 乔女长得又黑又丑,嫁给穷儒穆生为继室,婚后生有一子。后来,穆生死了,家计格外困难,乔女靠纺织维持生计。同邑有个孟生,家业殷富,妻子死后,遗下一个未满周岁的婴儿乌头,须人抚养,因知乔女贤惠,欲聘为继室,遭乔女拒绝。孟生以重金为聘,请乔母劝说,甚至逼迫,无奈乔女志不可夺。不久,孟生病故,里中无赖欺孟家无人,将其产业瓜分殆尽。乔女挺身到官府告状,夺回孟家产业,并负起抚养乌头的责任。但她对孟家的财产,除乌头所需外,丝毫不沾染,仍以纺织为生,一如既往。故事虽有一女不嫁二夫的封建糟粕,但乔女见义勇为,正直无私的品格,还是有积极意义的。
  • 乔女长得又黑又丑,嫁给穷儒穆生为继室,婚后生有一子。后来,穆生死了,家计格外困难,乔女靠纺织维持生计。同邑有个孟生,家业殷富,妻子死后,遗下一个未满周岁的婴儿乌头,须人抚养,因知乔女贤惠,欲聘为继室,遭乔女拒绝。孟生以重金为聘,请乔母劝说,甚至逼迫,无奈乔女志不可夺。不久,孟生病故,里中无赖欺孟家无人,将其产业瓜分殆尽。乔女挺身到官府告状,夺回孟家产业,并负起抚养乌头的责任。但她对孟家的财产,除乌头所需外,丝毫不沾染,仍以纺织为生,一如既往。故事虽有一女不嫁二夫的封建糟粕,但乔女见义勇为,正直无私的品格,还是有积极意义的。
  • 乔女长得又黑又丑,嫁给穷儒穆生为继室,婚后生有一子。后来,穆生死了,家计格外困难,乔女靠纺织维持生计。同邑有个孟生,家业殷富,妻子死后,遗下一个未满周岁的婴儿乌头,须人抚养,因知乔女贤惠,欲聘为继室,遭乔女拒绝。孟生以重金为聘,请乔母劝说,甚至逼迫,无奈乔女志不可夺。不久,孟生病故,里中无赖欺孟家无人,将其产业瓜分殆尽。乔女挺身到官府告状,夺回孟家产业,并负起抚养乌头的责任。但她对孟家的财产,除乌头所需外,丝毫不沾染,仍以纺织为生,一如既往。故事虽有一女不嫁二夫的封建糟粕,但乔女见义勇为,正直无私的品格,还是有积极意义的。
  • 乔女长得又黑又丑,嫁给穷儒穆生为继室,婚后生有一子。后来,穆生死了,家计格外困难,乔女靠纺织维持生计。同邑有个孟生,家业殷富,妻子死后,遗下一个未满周岁的婴儿乌头,须人抚养,因知乔女贤惠,欲聘为继室,遭乔女拒绝。孟生以重金为聘,请乔母劝说,甚至逼迫,无奈乔女志不可夺。不久,孟生病故,里中无赖欺孟家无人,将其产业瓜分殆尽。乔女挺身到官府告状,夺回孟家产业,并负起抚养乌头的责任。但她对孟家的财产,除乌头所需外,丝毫不沾染,仍以纺织为生,一如既往。故事虽有一女不嫁二夫的封建糟粕,但乔女见义勇为,正直无私的品格,还是有积极意义的。
  • 乔女长得又黑又丑,嫁给穷儒穆生为继室,婚后生有一子。后来,穆生死了,家计格外困难,乔女靠纺织维持生计。同邑有个孟生,家业殷富,妻子死后,遗下一个未满周岁的婴儿乌头,须人抚养,因知乔女贤惠,欲聘为继室,遭乔女拒绝。孟生以重金为聘,请乔母劝说,甚至逼迫,无奈乔女志不可夺。不久,孟生病故,里中无赖欺孟家无人,将其产业瓜分殆尽。乔女挺身到官府告状,夺回孟家产业,并负起抚养乌头的责任。但她对孟家的财产,除乌头所需外,丝毫不沾染,仍以纺织为生,一如既往。故事虽有一女不嫁二夫的封建糟粕,但乔女见义勇为,正直无私的品格,还是有积极意义的。
  • 乔女长得又黑又丑,嫁给穷儒穆生为继室,婚后生有一子。后来,穆生死了,家计格外困难,乔女靠纺织维持生计。同邑有个孟生,家业殷富,妻子死后,遗下一个未满周岁的婴儿乌头,须人抚养,因知乔女贤惠,欲聘为继室,遭乔女拒绝。孟生以重金为聘,请乔母劝说,甚至逼迫,无奈乔女志不可夺。不久,孟生病故,里中无赖欺孟家无人,将其产业瓜分殆尽。乔女挺身到官府告状,夺回孟家产业,并负起抚养乌头的责任。但她对孟家的财产,除乌头所需外,丝毫不沾染,仍以纺织为生,一如既往。故事虽有一女不嫁二夫的封建糟粕,但乔女见义勇为,正直无私的品格,还是有积极意义的。
  • 乔女长得又黑又丑,嫁给穷儒穆生为继室,婚后生有一子。后来,穆生死了,家计格外困难,乔女靠纺织维持生计。同邑有个孟生,家业殷富,妻子死后,遗下一个未满周岁的婴儿乌头,须人抚养,因知乔女贤惠,欲聘为继室,遭乔女拒绝。孟生以重金为聘,请乔母劝说,甚至逼迫,无奈乔女志不可夺。不久,孟生病故,里中无赖欺孟家无人,将其产业瓜分殆尽。乔女挺身到官府告状,夺回孟家产业,并负起抚养乌头的责任。但她对孟家的财产,除乌头所需外,丝毫不沾染,仍以纺织为生,一如既往。故事虽有一女不嫁二夫的封建糟粕,但乔女见义勇为,正直无私的品格,还是有积极意义的。
  • 乔女长得又黑又丑,嫁给穷儒穆生为继室,婚后生有一子。后来,穆生死了,家计格外困难,乔女靠纺织维持生计。同邑有个孟生,家业殷富,妻子死后,遗下一个未满周岁的婴儿乌头,须人抚养,因知乔女贤惠,欲聘为继室,遭乔女拒绝。孟生以重金为聘,请乔母劝说,甚至逼迫,无奈乔女志不可夺。不久,孟生病故,里中无赖欺孟家无人,将其产业瓜分殆尽。乔女挺身到官府告状,夺回孟家产业,并负起抚养乌头的责任。但她对孟家的财产,除乌头所需外,丝毫不沾染,仍以纺织为生,一如既往。故事虽有一女不嫁二夫的封建糟粕,但乔女见义勇为,正直无私的品格,还是有积极意义的。
  • 乔女长得又黑又丑,嫁给穷儒穆生为继室,婚后生有一子。后来,穆生死了,家计格外困难,乔女靠纺织维持生计。同邑有个孟生,家业殷富,妻子死后,遗下一个未满周岁的婴儿乌头,须人抚养,因知乔女贤惠,欲聘为继室,遭乔女拒绝。孟生以重金为聘,请乔母劝说,甚至逼迫,无奈乔女志不可夺。不久,孟生病故,里中无赖欺孟家无人,将其产业瓜分殆尽。乔女挺身到官府告状,夺回孟家产业,并负起抚养乌头的责任。但她对孟家的财产,除乌头所需外,丝毫不沾染,仍以纺织为生,一如既往。故事虽有一女不嫁二夫的封建糟粕,但乔女见义勇为,正直无私的品格,还是有积极意义的。
  • 乔女长得又黑又丑,嫁给穷儒穆生为继室,婚后生有一子。后来,穆生死了,家计格外困难,乔女靠纺织维持生计。同邑有个孟生,家业殷富,妻子死后,遗下一个未满周岁的婴儿乌头,须人抚养,因知乔女贤惠,欲聘为继室,遭乔女拒绝。孟生以重金为聘,请乔母劝说,甚至逼迫,无奈乔女志不可夺。不久,孟生病故,里中无赖欺孟家无人,将其产业瓜分殆尽。乔女挺身到官府告状,夺回孟家产业,并负起抚养乌头的责任。但她对孟家的财产,除乌头所需外,丝毫不沾染,仍以纺织为生,一如既往。故事虽有一女不嫁二夫的封建糟粕,但乔女见义勇为,正直无私的品格,还是有积极意义的。
  • 乔女长得又黑又丑,嫁给穷儒穆生为继室,婚后生有一子。后来,穆生死了,家计格外困难,乔女靠纺织维持生计。同邑有个孟生,家业殷富,妻子死后,遗下一个未满周岁的婴儿乌头,须人抚养,因知乔女贤惠,欲聘为继室,遭乔女拒绝。孟生以重金为聘,请乔母劝说,甚至逼迫,无奈乔女志不可夺。不久,孟生病故,里中无赖欺孟家无人,将其产业瓜分殆尽。乔女挺身到官府告状,夺回孟家产业,并负起抚养乌头的责任。但她对孟家的财产,除乌头所需外,丝毫不沾染,仍以纺织为生,一如既往。故事虽有一女不嫁二夫的封建糟粕,但乔女见义勇为,正直无私的品格,还是有积极意义的。
  • 乔女长得又黑又丑,嫁给穷儒穆生为继室,婚后生有一子。后来,穆生死了,家计格外困难,乔女靠纺织维持生计。同邑有个孟生,家业殷富,妻子死后,遗下一个未满周岁的婴儿乌头,须人抚养,因知乔女贤惠,欲聘为继室,遭乔女拒绝。孟生以重金为聘,请乔母劝说,甚至逼迫,无奈乔女志不可夺。不久,孟生病故,里中无赖欺孟家无人,将其产业瓜分殆尽。乔女挺身到官府告状,夺回孟家产业,并负起抚养乌头的责任。但她对孟家的财产,除乌头所需外,丝毫不沾染,仍以纺织为生,一如既往。故事虽有一女不嫁二夫的封建糟粕,但乔女见义勇为,正直无私的品格,还是有积极意义的。
  • 乔女长得又黑又丑,嫁给穷儒穆生为继室,婚后生有一子。后来,穆生死了,家计格外困难,乔女靠纺织维持生计。同邑有个孟生,家业殷富,妻子死后,遗下一个未满周岁的婴儿乌头,须人抚养,因知乔女贤惠,欲聘为继室,遭乔女拒绝。孟生以重金为聘,请乔母劝说,甚至逼迫,无奈乔女志不可夺。不久,孟生病故,里中无赖欺孟家无人,将其产业瓜分殆尽。乔女挺身到官府告状,夺回孟家产业,并负起抚养乌头的责任。但她对孟家的财产,除乌头所需外,丝毫不沾染,仍以纺织为生,一如既往。故事虽有一女不嫁二夫的封建糟粕,但乔女见义勇为,正直无私的品格,还是有积极意义的。
  • 乔女长得又黑又丑,嫁给穷儒穆生为继室,婚后生有一子。后来,穆生死了,家计格外困难,乔女靠纺织维持生计。同邑有个孟生,家业殷富,妻子死后,遗下一个未满周岁的婴儿乌头,须人抚养,因知乔女贤惠,欲聘为继室,遭乔女拒绝。孟生以重金为聘,请乔母劝说,甚至逼迫,无奈乔女志不可夺。不久,孟生病故,里中无赖欺孟家无人,将其产业瓜分殆尽。乔女挺身到官府告状,夺回孟家产业,并负起抚养乌头的责任。但她对孟家的财产,除乌头所需外,丝毫不沾染,仍以纺织为生,一如既往。故事虽有一女不嫁二夫的封建糟粕,但乔女见义勇为,正直无私的品格,还是有积极意义的。
  • 乔女长得又黑又丑,嫁给穷儒穆生为继室,婚后生有一子。后来,穆生死了,家计格外困难,乔女靠纺织维持生计。同邑有个孟生,家业殷富,妻子死后,遗下一个未满周岁的婴儿乌头,须人抚养,因知乔女贤惠,欲聘为继室,遭乔女拒绝。孟生以重金为聘,请乔母劝说,甚至逼迫,无奈乔女志不可夺。不久,孟生病故,里中无赖欺孟家无人,将其产业瓜分殆尽。乔女挺身到官府告状,夺回孟家产业,并负起抚养乌头的责任。但她对孟家的财产,除乌头所需外,丝毫不沾染,仍以纺织为生,一如既往。故事虽有一女不嫁二夫的封建糟粕,但乔女见义勇为,正直无私的品格,还是有积极意义的。
  • 乔女长得又黑又丑,嫁给穷儒穆生为继室,婚后生有一子。后来,穆生死了,家计格外困难,乔女靠纺织维持生计。同邑有个孟生,家业殷富,妻子死后,遗下一个未满周岁的婴儿乌头,须人抚养,因知乔女贤惠,欲聘为继室,遭乔女拒绝。孟生以重金为聘,请乔母劝说,甚至逼迫,无奈乔女志不可夺。不久,孟生病故,里中无赖欺孟家无人,将其产业瓜分殆尽。乔女挺身到官府告状,夺回孟家产业,并负起抚养乌头的责任。但她对孟家的财产,除乌头所需外,丝毫不沾染,仍以纺织为生,一如既往。故事虽有一女不嫁二夫的封建糟粕,但乔女见义勇为,正直无私的品格,还是有积极意义的。
  • 乔女长得又黑又丑,嫁给穷儒穆生为继室,婚后生有一子。后来,穆生死了,家计格外困难,乔女靠纺织维持生计。同邑有个孟生,家业殷富,妻子死后,遗下一个未满周岁的婴儿乌头,须人抚养,因知乔女贤惠,欲聘为继室,遭乔女拒绝。孟生以重金为聘,请乔母劝说,甚至逼迫,无奈乔女志不可夺。不久,孟生病故,里中无赖欺孟家无人,将其产业瓜分殆尽。乔女挺身到官府告状,夺回孟家产业,并负起抚养乌头的责任。但她对孟家的财产,除乌头所需外,丝毫不沾染,仍以纺织为生,一如既往。故事虽有一女不嫁二夫的封建糟粕,但乔女见义勇为,正直无私的品格,还是有积极意义的。
  • 乔女长得又黑又丑,嫁给穷儒穆生为继室,婚后生有一子。后来,穆生死了,家计格外困难,乔女靠纺织维持生计。同邑有个孟生,家业殷富,妻子死后,遗下一个未满周岁的婴儿乌头,须人抚养,因知乔女贤惠,欲聘为继室,遭乔女拒绝。孟生以重金为聘,请乔母劝说,甚至逼迫,无奈乔女志不可夺。不久,孟生病故,里中无赖欺孟家无人,将其产业瓜分殆尽。乔女挺身到官府告状,夺回孟家产业,并负起抚养乌头的责任。但她对孟家的财产,除乌头所需外,丝毫不沾染,仍以纺织为生,一如既往。故事虽有一女不嫁二夫的封建糟粕,但乔女见义勇为,正直无私的品格,还是有积极意义的。
  • 乔女长得又黑又丑,嫁给穷儒穆生为继室,婚后生有一子。后来,穆生死了,家计格外困难,乔女靠纺织维持生计。同邑有个孟生,家业殷富,妻子死后,遗下一个未满周岁的婴儿乌头,须人抚养,因知乔女贤惠,欲聘为继室,遭乔女拒绝。孟生以重金为聘,请乔母劝说,甚至逼迫,无奈乔女志不可夺。不久,孟生病故,里中无赖欺孟家无人,将其产业瓜分殆尽。乔女挺身到官府告状,夺回孟家产业,并负起抚养乌头的责任。但她对孟家的财产,除乌头所需外,丝毫不沾染,仍以纺织为生,一如既往。故事虽有一女不嫁二夫的封建糟粕,但乔女见义勇为,正直无私的品格,还是有积极意义的。
  • 乔女长得又黑又丑,嫁给穷儒穆生为继室,婚后生有一子。后来,穆生死了,家计格外困难,乔女靠纺织维持生计。同邑有个孟生,家业殷富,妻子死后,遗下一个未满周岁的婴儿乌头,须人抚养,因知乔女贤惠,欲聘为继室,遭乔女拒绝。孟生以重金为聘,请乔母劝说,甚至逼迫,无奈乔女志不可夺。不久,孟生病故,里中无赖欺孟家无人,将其产业瓜分殆尽。乔女挺身到官府告状,夺回孟家产业,并负起抚养乌头的责任。但她对孟家的财产,除乌头所需外,丝毫不沾染,仍以纺织为生,一如既往。故事虽有一女不嫁二夫的封建糟粕,但乔女见义勇为,正直无私的品格,还是有积极意义的。
  • 乔女长得又黑又丑,嫁给穷儒穆生为继室,婚后生有一子。后来,穆生死了,家计格外困难,乔女靠纺织维持生计。同邑有个孟生,家业殷富,妻子死后,遗下一个未满周岁的婴儿乌头,须人抚养,因知乔女贤惠,欲聘为继室,遭乔女拒绝。孟生以重金为聘,请乔母劝说,甚至逼迫,无奈乔女志不可夺。不久,孟生病故,里中无赖欺孟家无人,将其产业瓜分殆尽。乔女挺身到官府告状,夺回孟家产业,并负起抚养乌头的责任。但她对孟家的财产,除乌头所需外,丝毫不沾染,仍以纺织为生,一如既往。故事虽有一女不嫁二夫的封建糟粕,但乔女见义勇为,正直无私的品格,还是有积极意义的。
  • 乔女长得又黑又丑,嫁给穷儒穆生为继室,婚后生有一子。后来,穆生死了,家计格外困难,乔女靠纺织维持生计。同邑有个孟生,家业殷富,妻子死后,遗下一个未满周岁的婴儿乌头,须人抚养,因知乔女贤惠,欲聘为继室,遭乔女拒绝。孟生以重金为聘,请乔母劝说,甚至逼迫,无奈乔女志不可夺。不久,孟生病故,里中无赖欺孟家无人,将其产业瓜分殆尽。乔女挺身到官府告状,夺回孟家产业,并负起抚养乌头的责任。但她对孟家的财产,除乌头所需外,丝毫不沾染,仍以纺织为生,一如既往。故事虽有一女不嫁二夫的封建糟粕,但乔女见义勇为,正直无私的品格,还是有积极意义的。
  • 乔女长得又黑又丑,嫁给穷儒穆生为继室,婚后生有一子。后来,穆生死了,家计格外困难,乔女靠纺织维持生计。同邑有个孟生,家业殷富,妻子死后,遗下一个未满周岁的婴儿乌头,须人抚养,因知乔女贤惠,欲聘为继室,遭乔女拒绝。孟生以重金为聘,请乔母劝说,甚至逼迫,无奈乔女志不可夺。不久,孟生病故,里中无赖欺孟家无人,将其产业瓜分殆尽。乔女挺身到官府告状,夺回孟家产业,并负起抚养乌头的责任。但她对孟家的财产,除乌头所需外,丝毫不沾染,仍以纺织为生,一如既往。故事虽有一女不嫁二夫的封建糟粕,但乔女见义勇为,正直无私的品格,还是有积极意义的。
  • 乔女长得又黑又丑,嫁给穷儒穆生为继室,婚后生有一子。后来,穆生死了,家计格外困难,乔女靠纺织维持生计。同邑有个孟生,家业殷富,妻子死后,遗下一个未满周岁的婴儿乌头,须人抚养,因知乔女贤惠,欲聘为继室,遭乔女拒绝。孟生以重金为聘,请乔母劝说,甚至逼迫,无奈乔女志不可夺。不久,孟生病故,里中无赖欺孟家无人,将其产业瓜分殆尽。乔女挺身到官府告状,夺回孟家产业,并负起抚养乌头的责任。但她对孟家的财产,除乌头所需外,丝毫不沾染,仍以纺织为生,一如既往。故事虽有一女不嫁二夫的封建糟粕,但乔女见义勇为,正直无私的品格,还是有积极意义的。
  • 乔女长得又黑又丑,嫁给穷儒穆生为继室,婚后生有一子。后来,穆生死了,家计格外困难,乔女靠纺织维持生计。同邑有个孟生,家业殷富,妻子死后,遗下一个未满周岁的婴儿乌头,须人抚养,因知乔女贤惠,欲聘为继室,遭乔女拒绝。孟生以重金为聘,请乔母劝说,甚至逼迫,无奈乔女志不可夺。不久,孟生病故,里中无赖欺孟家无人,将其产业瓜分殆尽。乔女挺身到官府告状,夺回孟家产业,并负起抚养乌头的责任。但她对孟家的财产,除乌头所需外,丝毫不沾染,仍以纺织为生,一如既往。故事虽有一女不嫁二夫的封建糟粕,但乔女见义勇为,正直无私的品格,还是有积极意义的。
  • 乔女长得又黑又丑,嫁给穷儒穆生为继室,婚后生有一子。后来,穆生死了,家计格外困难,乔女靠纺织维持生计。同邑有个孟生,家业殷富,妻子死后,遗下一个未满周岁的婴儿乌头,须人抚养,因知乔女贤惠,欲聘为继室,遭乔女拒绝。孟生以重金为聘,请乔母劝说,甚至逼迫,无奈乔女志不可夺。不久,孟生病故,里中无赖欺孟家无人,将其产业瓜分殆尽。乔女挺身到官府告状,夺回孟家产业,并负起抚养乌头的责任。但她对孟家的财产,除乌头所需外,丝毫不沾染,仍以纺织为生,一如既往。故事虽有一女不嫁二夫的封建糟粕,但乔女见义勇为,正直无私的品格,还是有积极意义的。
  • 乔女长得又黑又丑,嫁给穷儒穆生为继室,婚后生有一子。后来,穆生死了,家计格外困难,乔女靠纺织维持生计。同邑有个孟生,家业殷富,妻子死后,遗下一个未满周岁的婴儿乌头,须人抚养,因知乔女贤惠,欲聘为继室,遭乔女拒绝。孟生以重金为聘,请乔母劝说,甚至逼迫,无奈乔女志不可夺。不久,孟生病故,里中无赖欺孟家无人,将其产业瓜分殆尽。乔女挺身到官府告状,夺回孟家产业,并负起抚养乌头的责任。但她对孟家的财产,除乌头所需外,丝毫不沾染,仍以纺织为生,一如既往。故事虽有一女不嫁二夫的封建糟粕,但乔女见义勇为,正直无私的品格,还是有积极意义的。
  • 乔女长得又黑又丑,嫁给穷儒穆生为继室,婚后生有一子。后来,穆生死了,家计格外困难,乔女靠纺织维持生计。同邑有个孟生,家业殷富,妻子死后,遗下一个未满周岁的婴儿乌头,须人抚养,因知乔女贤惠,欲聘为继室,遭乔女拒绝。孟生以重金为聘,请乔母劝说,甚至逼迫,无奈乔女志不可夺。不久,孟生病故,里中无赖欺孟家无人,将其产业瓜分殆尽。乔女挺身到官府告状,夺回孟家产业,并负起抚养乌头的责任。但她对孟家的财产,除乌头所需外,丝毫不沾染,仍以纺织为生,一如既往。故事虽有一女不嫁二夫的封建糟粕,但乔女见义勇为,正直无私的品格,还是有积极意义的。
  • 乔女长得又黑又丑,嫁给穷儒穆生为继室,婚后生有一子。后来,穆生死了,家计格外困难,乔女靠纺织维持生计。同邑有个孟生,家业殷富,妻子死后,遗下一个未满周岁的婴儿乌头,须人抚养,因知乔女贤惠,欲聘为继室,遭乔女拒绝。孟生以重金为聘,请乔母劝说,甚至逼迫,无奈乔女志不可夺。不久,孟生病故,里中无赖欺孟家无人,将其产业瓜分殆尽。乔女挺身到官府告状,夺回孟家产业,并负起抚养乌头的责任。但她对孟家的财产,除乌头所需外,丝毫不沾染,仍以纺织为生,一如既往。故事虽有一女不嫁二夫的封建糟粕,但乔女见义勇为,正直无私的品格,还是有积极意义的。
  • 乔女长得又黑又丑,嫁给穷儒穆生为继室,婚后生有一子。后来,穆生死了,家计格外困难,乔女靠纺织维持生计。同邑有个孟生,家业殷富,妻子死后,遗下一个未满周岁的婴儿乌头,须人抚养,因知乔女贤惠,欲聘为继室,遭乔女拒绝。孟生以重金为聘,请乔母劝说,甚至逼迫,无奈乔女志不可夺。不久,孟生病故,里中无赖欺孟家无人,将其产业瓜分殆尽。乔女挺身到官府告状,夺回孟家产业,并负起抚养乌头的责任。但她对孟家的财产,除乌头所需外,丝毫不沾染,仍以纺织为生,一如既往。故事虽有一女不嫁二夫的封建糟粕,但乔女见义勇为,正直无私的品格,还是有积极意义的。
  • 乔女长得又黑又丑,嫁给穷儒穆生为继室,婚后生有一子。后来,穆生死了,家计格外困难,乔女靠纺织维持生计。同邑有个孟生,家业殷富,妻子死后,遗下一个未满周岁的婴儿乌头,须人抚养,因知乔女贤惠,欲聘为继室,遭乔女拒绝。孟生以重金为聘,请乔母劝说,甚至逼迫,无奈乔女志不可夺。不久,孟生病故,里中无赖欺孟家无人,将其产业瓜分殆尽。乔女挺身到官府告状,夺回孟家产业,并负起抚养乌头的责任。但她对孟家的财产,除乌头所需外,丝毫不沾染,仍以纺织为生,一如既往。故事虽有一女不嫁二夫的封建糟粕,但乔女见义勇为,正直无私的品格,还是有积极意义的。
  • 乔女长得又黑又丑,嫁给穷儒穆生为继室,婚后生有一子。后来,穆生死了,家计格外困难,乔女靠纺织维持生计。同邑有个孟生,家业殷富,妻子死后,遗下一个未满周岁的婴儿乌头,须人抚养,因知乔女贤惠,欲聘为继室,遭乔女拒绝。孟生以重金为聘,请乔母劝说,甚至逼迫,无奈乔女志不可夺。不久,孟生病故,里中无赖欺孟家无人,将其产业瓜分殆尽。乔女挺身到官府告状,夺回孟家产业,并负起抚养乌头的责任。但她对孟家的财产,除乌头所需外,丝毫不沾染,仍以纺织为生,一如既往。故事虽有一女不嫁二夫的封建糟粕,但乔女见义勇为,正直无私的品格,还是有积极意义的。
  • 乔女长得又黑又丑,嫁给穷儒穆生为继室,婚后生有一子。后来,穆生死了,家计格外困难,乔女靠纺织维持生计。同邑有个孟生,家业殷富,妻子死后,遗下一个未满周岁的婴儿乌头,须人抚养,因知乔女贤惠,欲聘为继室,遭乔女拒绝。孟生以重金为聘,请乔母劝说,甚至逼迫,无奈乔女志不可夺。不久,孟生病故,里中无赖欺孟家无人,将其产业瓜分殆尽。乔女挺身到官府告状,夺回孟家产业,并负起抚养乌头的责任。但她对孟家的财产,除乌头所需外,丝毫不沾染,仍以纺织为生,一如既往。故事虽有一女不嫁二夫的封建糟粕,但乔女见义勇为,正直无私的品格,还是有积极意义的。
  • 乔女长得又黑又丑,嫁给穷儒穆生为继室,婚后生有一子。后来,穆生死了,家计格外困难,乔女靠纺织维持生计。同邑有个孟生,家业殷富,妻子死后,遗下一个未满周岁的婴儿乌头,须人抚养,因知乔女贤惠,欲聘为继室,遭乔女拒绝。孟生以重金为聘,请乔母劝说,甚至逼迫,无奈乔女志不可夺。不久,孟生病故,里中无赖欺孟家无人,将其产业瓜分殆尽。乔女挺身到官府告状,夺回孟家产业,并负起抚养乌头的责任。但她对孟家的财产,除乌头所需外,丝毫不沾染,仍以纺织为生,一如既往。故事虽有一女不嫁二夫的封建糟粕,但乔女见义勇为,正直无私的品格,还是有积极意义的。
  • 乔女长得又黑又丑,嫁给穷儒穆生为继室,婚后生有一子。后来,穆生死了,家计格外困难,乔女靠纺织维持生计。同邑有个孟生,家业殷富,妻子死后,遗下一个未满周岁的婴儿乌头,须人抚养,因知乔女贤惠,欲聘为继室,遭乔女拒绝。孟生以重金为聘,请乔母劝说,甚至逼迫,无奈乔女志不可夺。不久,孟生病故,里中无赖欺孟家无人,将其产业瓜分殆尽。乔女挺身到官府告状,夺回孟家产业,并负起抚养乌头的责任。但她对孟家的财产,除乌头所需外,丝毫不沾染,仍以纺织为生,一如既往。故事虽有一女不嫁二夫的封建糟粕,但乔女见义勇为,正直无私的品格,还是有积极意义的。
  • 乔女长得又黑又丑,嫁给穷儒穆生为继室,婚后生有一子。后来,穆生死了,家计格外困难,乔女靠纺织维持生计。同邑有个孟生,家业殷富,妻子死后,遗下一个未满周岁的婴儿乌头,须人抚养,因知乔女贤惠,欲聘为继室,遭乔女拒绝。孟生以重金为聘,请乔母劝说,甚至逼迫,无奈乔女志不可夺。不久,孟生病故,里中无赖欺孟家无人,将其产业瓜分殆尽。乔女挺身到官府告状,夺回孟家产业,并负起抚养乌头的责任。但她对孟家的财产,除乌头所需外,丝毫不沾染,仍以纺织为生,一如既往。故事虽有一女不嫁二夫的封建糟粕,但乔女见义勇为,正直无私的品格,还是有积极意义的。
  • 乔女长得又黑又丑,嫁给穷儒穆生为继室,婚后生有一子。后来,穆生死了,家计格外困难,乔女靠纺织维持生计。同邑有个孟生,家业殷富,妻子死后,遗下一个未满周岁的婴儿乌头,须人抚养,因知乔女贤惠,欲聘为继室,遭乔女拒绝。孟生以重金为聘,请乔母劝说,甚至逼迫,无奈乔女志不可夺。不久,孟生病故,里中无赖欺孟家无人,将其产业瓜分殆尽。乔女挺身到官府告状,夺回孟家产业,并负起抚养乌头的责任。但她对孟家的财产,除乌头所需外,丝毫不沾染,仍以纺织为生,一如既往。故事虽有一女不嫁二夫的封建糟粕,但乔女见义勇为,正直无私的品格,还是有积极意义的。
  • 乔女长得又黑又丑,嫁给穷儒穆生为继室,婚后生有一子。后来,穆生死了,家计格外困难,乔女靠纺织维持生计。同邑有个孟生,家业殷富,妻子死后,遗下一个未满周岁的婴儿乌头,须人抚养,因知乔女贤惠,欲聘为继室,遭乔女拒绝。孟生以重金为聘,请乔母劝说,甚至逼迫,无奈乔女志不可夺。不久,孟生病故,里中无赖欺孟家无人,将其产业瓜分殆尽。乔女挺身到官府告状,夺回孟家产业,并负起抚养乌头的责任。但她对孟家的财产,除乌头所需外,丝毫不沾染,仍以纺织为生,一如既往。故事虽有一女不嫁二夫的封建糟粕,但乔女见义勇为,正直无私的品格,还是有积极意义的。
  • 乔女长得又黑又丑,嫁给穷儒穆生为继室,婚后生有一子。后来,穆生死了,家计格外困难,乔女靠纺织维持生计。同邑有个孟生,家业殷富,妻子死后,遗下一个未满周岁的婴儿乌头,须人抚养,因知乔女贤惠,欲聘为继室,遭乔女拒绝。孟生以重金为聘,请乔母劝说,甚至逼迫,无奈乔女志不可夺。不久,孟生病故,里中无赖欺孟家无人,将其产业瓜分殆尽。乔女挺身到官府告状,夺回孟家产业,并负起抚养乌头的责任。但她对孟家的财产,除乌头所需外,丝毫不沾染,仍以纺织为生,一如既往。故事虽有一女不嫁二夫的封建糟粕,但乔女见义勇为,正直无私的品格,还是有积极意义的。
  • 乔女长得又黑又丑,嫁给穷儒穆生为继室,婚后生有一子。后来,穆生死了,家计格外困难,乔女靠纺织维持生计。同邑有个孟生,家业殷富,妻子死后,遗下一个未满周岁的婴儿乌头,须人抚养,因知乔女贤惠,欲聘为继室,遭乔女拒绝。孟生以重金为聘,请乔母劝说,甚至逼迫,无奈乔女志不可夺。不久,孟生病故,里中无赖欺孟家无人,将其产业瓜分殆尽。乔女挺身到官府告状,夺回孟家产业,并负起抚养乌头的责任。但她对孟家的财产,除乌头所需外,丝毫不沾染,仍以纺织为生,一如既往。故事虽有一女不嫁二夫的封建糟粕,但乔女见义勇为,正直无私的品格,还是有积极意义的。
  • 乔女长得又黑又丑,嫁给穷儒穆生为继室,婚后生有一子。后来,穆生死了,家计格外困难,乔女靠纺织维持生计。同邑有个孟生,家业殷富,妻子死后,遗下一个未满周岁的婴儿乌头,须人抚养,因知乔女贤惠,欲聘为继室,遭乔女拒绝。孟生以重金为聘,请乔母劝说,甚至逼迫,无奈乔女志不可夺。不久,孟生病故,里中无赖欺孟家无人,将其产业瓜分殆尽。乔女挺身到官府告状,夺回孟家产业,并负起抚养乌头的责任。但她对孟家的财产,除乌头所需外,丝毫不沾染,仍以纺织为生,一如既往。故事虽有一女不嫁二夫的封建糟粕,但乔女见义勇为,正直无私的品格,还是有积极意义的。
  • 乔女长得又黑又丑,嫁给穷儒穆生为继室,婚后生有一子。后来,穆生死了,家计格外困难,乔女靠纺织维持生计。同邑有个孟生,家业殷富,妻子死后,遗下一个未满周岁的婴儿乌头,须人抚养,因知乔女贤惠,欲聘为继室,遭乔女拒绝。孟生以重金为聘,请乔母劝说,甚至逼迫,无奈乔女志不可夺。不久,孟生病故,里中无赖欺孟家无人,将其产业瓜分殆尽。乔女挺身到官府告状,夺回孟家产业,并负起抚养乌头的责任。但她对孟家的财产,除乌头所需外,丝毫不沾染,仍以纺织为生,一如既往。故事虽有一女不嫁二夫的封建糟粕,但乔女见义勇为,正直无私的品格,还是有积极意义的。
  • 乔女长得又黑又丑,嫁给穷儒穆生为继室,婚后生有一子。后来,穆生死了,家计格外困难,乔女靠纺织维持生计。同邑有个孟生,家业殷富,妻子死后,遗下一个未满周岁的婴儿乌头,须人抚养,因知乔女贤惠,欲聘为继室,遭乔女拒绝。孟生以重金为聘,请乔母劝说,甚至逼迫,无奈乔女志不可夺。不久,孟生病故,里中无赖欺孟家无人,将其产业瓜分殆尽。乔女挺身到官府告状,夺回孟家产业,并负起抚养乌头的责任。但她对孟家的财产,除乌头所需外,丝毫不沾染,仍以纺织为生,一如既往。故事虽有一女不嫁二夫的封建糟粕,但乔女见义勇为,正直无私的品格,还是有积极意义的。
  • 乔女长得又黑又丑,嫁给穷儒穆生为继室,婚后生有一子。后来,穆生死了,家计格外困难,乔女靠纺织维持生计。同邑有个孟生,家业殷富,妻子死后,遗下一个未满周岁的婴儿乌头,须人抚养,因知乔女贤惠,欲聘为继室,遭乔女拒绝。孟生以重金为聘,请乔母劝说,甚至逼迫,无奈乔女志不可夺。不久,孟生病故,里中无赖欺孟家无人,将其产业瓜分殆尽。乔女挺身到官府告状,夺回孟家产业,并负起抚养乌头的责任。但她对孟家的财产,除乌头所需外,丝毫不沾染,仍以纺织为生,一如既往。故事虽有一女不嫁二夫的封建糟粕,但乔女见义勇为,正直无私的品格,还是有积极意义的。
  • 乔女长得又黑又丑,嫁给穷儒穆生为继室,婚后生有一子。后来,穆生死了,家计格外困难,乔女靠纺织维持生计。同邑有个孟生,家业殷富,妻子死后,遗下一个未满周岁的婴儿乌头,须人抚养,因知乔女贤惠,欲聘为继室,遭乔女拒绝。孟生以重金为聘,请乔母劝说,甚至逼迫,无奈乔女志不可夺。不久,孟生病故,里中无赖欺孟家无人,将其产业瓜分殆尽。乔女挺身到官府告状,夺回孟家产业,并负起抚养乌头的责任。但她对孟家的财产,除乌头所需外,丝毫不沾染,仍以纺织为生,一如既往。故事虽有一女不嫁二夫的封建糟粕,但乔女见义勇为,正直无私的品格,还是有积极意义的。
  • 乔女长得又黑又丑,嫁给穷儒穆生为继室,婚后生有一子。后来,穆生死了,家计格外困难,乔女靠纺织维持生计。同邑有个孟生,家业殷富,妻子死后,遗下一个未满周岁的婴儿乌头,须人抚养,因知乔女贤惠,欲聘为继室,遭乔女拒绝。孟生以重金为聘,请乔母劝说,甚至逼迫,无奈乔女志不可夺。不久,孟生病故,里中无赖欺孟家无人,将其产业瓜分殆尽。乔女挺身到官府告状,夺回孟家产业,并负起抚养乌头的责任。但她对孟家的财产,除乌头所需外,丝毫不沾染,仍以纺织为生,一如既往。故事虽有一女不嫁二夫的封建糟粕,但乔女见义勇为,正直无私的品格,还是有积极意义的。
  • 乔女长得又黑又丑,嫁给穷儒穆生为继室,婚后生有一子。后来,穆生死了,家计格外困难,乔女靠纺织维持生计。同邑有个孟生,家业殷富,妻子死后,遗下一个未满周岁的婴儿乌头,须人抚养,因知乔女贤惠,欲聘为继室,遭乔女拒绝。孟生以重金为聘,请乔母劝说,甚至逼迫,无奈乔女志不可夺。不久,孟生病故,里中无赖欺孟家无人,将其产业瓜分殆尽。乔女挺身到官府告状,夺回孟家产业,并负起抚养乌头的责任。但她对孟家的财产,除乌头所需外,丝毫不沾染,仍以纺织为生,一如既往。故事虽有一女不嫁二夫的封建糟粕,但乔女见义勇为,正直无私的品格,还是有积极意义的。
  • 乔女长得又黑又丑,嫁给穷儒穆生为继室,婚后生有一子。后来,穆生死了,家计格外困难,乔女靠纺织维持生计。同邑有个孟生,家业殷富,妻子死后,遗下一个未满周岁的婴儿乌头,须人抚养,因知乔女贤惠,欲聘为继室,遭乔女拒绝。孟生以重金为聘,请乔母劝说,甚至逼迫,无奈乔女志不可夺。不久,孟生病故,里中无赖欺孟家无人,将其产业瓜分殆尽。乔女挺身到官府告状,夺回孟家产业,并负起抚养乌头的责任。但她对孟家的财产,除乌头所需外,丝毫不沾染,仍以纺织为生,一如既往。故事虽有一女不嫁二夫的封建糟粕,但乔女见义勇为,正直无私的品格,还是有积极意义的。
  • 乔女长得又黑又丑,嫁给穷儒穆生为继室,婚后生有一子。后来,穆生死了,家计格外困难,乔女靠纺织维持生计。同邑有个孟生,家业殷富,妻子死后,遗下一个未满周岁的婴儿乌头,须人抚养,因知乔女贤惠,欲聘为继室,遭乔女拒绝。孟生以重金为聘,请乔母劝说,甚至逼迫,无奈乔女志不可夺。不久,孟生病故,里中无赖欺孟家无人,将其产业瓜分殆尽。乔女挺身到官府告状,夺回孟家产业,并负起抚养乌头的责任。但她对孟家的财产,除乌头所需外,丝毫不沾染,仍以纺织为生,一如既往。故事虽有一女不嫁二夫的封建糟粕,但乔女见义勇为,正直无私的品格,还是有积极意义的。
  • 乔女长得又黑又丑,嫁给穷儒穆生为继室,婚后生有一子。后来,穆生死了,家计格外困难,乔女靠纺织维持生计。同邑有个孟生,家业殷富,妻子死后,遗下一个未满周岁的婴儿乌头,须人抚养,因知乔女贤惠,欲聘为继室,遭乔女拒绝。孟生以重金为聘,请乔母劝说,甚至逼迫,无奈乔女志不可夺。不久,孟生病故,里中无赖欺孟家无人,将其产业瓜分殆尽。乔女挺身到官府告状,夺回孟家产业,并负起抚养乌头的责任。但她对孟家的财产,除乌头所需外,丝毫不沾染,仍以纺织为生,一如既往。故事虽有一女不嫁二夫的封建糟粕,但乔女见义勇为,正直无私的品格,还是有积极意义的。
  • 乔女长得又黑又丑,嫁给穷儒穆生为继室,婚后生有一子。后来,穆生死了,家计格外困难,乔女靠纺织维持生计。同邑有个孟生,家业殷富,妻子死后,遗下一个未满周岁的婴儿乌头,须人抚养,因知乔女贤惠,欲聘为继室,遭乔女拒绝。孟生以重金为聘,请乔母劝说,甚至逼迫,无奈乔女志不可夺。不久,孟生病故,里中无赖欺孟家无人,将其产业瓜分殆尽。乔女挺身到官府告状,夺回孟家产业,并负起抚养乌头的责任。但她对孟家的财产,除乌头所需外,丝毫不沾染,仍以纺织为生,一如既往。故事虽有一女不嫁二夫的封建糟粕,但乔女见义勇为,正直无私的品格,还是有积极意义的。
  • 乔女长得又黑又丑,嫁给穷儒穆生为继室,婚后生有一子。后来,穆生死了,家计格外困难,乔女靠纺织维持生计。同邑有个孟生,家业殷富,妻子死后,遗下一个未满周岁的婴儿乌头,须人抚养,因知乔女贤惠,欲聘为继室,遭乔女拒绝。孟生以重金为聘,请乔母劝说,甚至逼迫,无奈乔女志不可夺。不久,孟生病故,里中无赖欺孟家无人,将其产业瓜分殆尽。乔女挺身到官府告状,夺回孟家产业,并负起抚养乌头的责任。但她对孟家的财产,除乌头所需外,丝毫不沾染,仍以纺织为生,一如既往。故事虽有一女不嫁二夫的封建糟粕,但乔女见义勇为,正直无私的品格,还是有积极意义的。
  • 乔女长得又黑又丑,嫁给穷儒穆生为继室,婚后生有一子。后来,穆生死了,家计格外困难,乔女靠纺织维持生计。同邑有个孟生,家业殷富,妻子死后,遗下一个未满周岁的婴儿乌头,须人抚养,因知乔女贤惠,欲聘为继室,遭乔女拒绝。孟生以重金为聘,请乔母劝说,甚至逼迫,无奈乔女志不可夺。不久,孟生病故,里中无赖欺孟家无人,将其产业瓜分殆尽。乔女挺身到官府告状,夺回孟家产业,并负起抚养乌头的责任。但她对孟家的财产,除乌头所需外,丝毫不沾染,仍以纺织为生,一如既往。故事虽有一女不嫁二夫的封建糟粕,但乔女见义勇为,正直无私的品格,还是有积极意义的。
  • 乔女长得又黑又丑,嫁给穷儒穆生为继室,婚后生有一子。后来,穆生死了,家计格外困难,乔女靠纺织维持生计。同邑有个孟生,家业殷富,妻子死后,遗下一个未满周岁的婴儿乌头,须人抚养,因知乔女贤惠,欲聘为继室,遭乔女拒绝。孟生以重金为聘,请乔母劝说,甚至逼迫,无奈乔女志不可夺。不久,孟生病故,里中无赖欺孟家无人,将其产业瓜分殆尽。乔女挺身到官府告状,夺回孟家产业,并负起抚养乌头的责任。但她对孟家的财产,除乌头所需外,丝毫不沾染,仍以纺织为生,一如既往。故事虽有一女不嫁二夫的封建糟粕,但乔女见义勇为,正直无私的品格,还是有积极意义的。
  • 乔女长得又黑又丑,嫁给穷儒穆生为继室,婚后生有一子。后来,穆生死了,家计格外困难,乔女靠纺织维持生计。同邑有个孟生,家业殷富,妻子死后,遗下一个未满周岁的婴儿乌头,须人抚养,因知乔女贤惠,欲聘为继室,遭乔女拒绝。孟生以重金为聘,请乔母劝说,甚至逼迫,无奈乔女志不可夺。不久,孟生病故,里中无赖欺孟家无人,将其产业瓜分殆尽。乔女挺身到官府告状,夺回孟家产业,并负起抚养乌头的责任。但她对孟家的财产,除乌头所需外,丝毫不沾染,仍以纺织为生,一如既往。故事虽有一女不嫁二夫的封建糟粕,但乔女见义勇为,正直无私的品格,还是有积极意义的。
  • 乔女长得又黑又丑,嫁给穷儒穆生为继室,婚后生有一子。后来,穆生死了,家计格外困难,乔女靠纺织维持生计。同邑有个孟生,家业殷富,妻子死后,遗下一个未满周岁的婴儿乌头,须人抚养,因知乔女贤惠,欲聘为继室,遭乔女拒绝。孟生以重金为聘,请乔母劝说,甚至逼迫,无奈乔女志不可夺。不久,孟生病故,里中无赖欺孟家无人,将其产业瓜分殆尽。乔女挺身到官府告状,夺回孟家产业,并负起抚养乌头的责任。但她对孟家的财产,除乌头所需外,丝毫不沾染,仍以纺织为生,一如既往。故事虽有一女不嫁二夫的封建糟粕,但乔女见义勇为,正直无私的品格,还是有积极意义的。
  • 乔女长得又黑又丑,嫁给穷儒穆生为继室,婚后生有一子。后来,穆生死了,家计格外困难,乔女靠纺织维持生计。同邑有个孟生,家业殷富,妻子死后,遗下一个未满周岁的婴儿乌头,须人抚养,因知乔女贤惠,欲聘为继室,遭乔女拒绝。孟生以重金为聘,请乔母劝说,甚至逼迫,无奈乔女志不可夺。不久,孟生病故,里中无赖欺孟家无人,将其产业瓜分殆尽。乔女挺身到官府告状,夺回孟家产业,并负起抚养乌头的责任。但她对孟家的财产,除乌头所需外,丝毫不沾染,仍以纺织为生,一如既往。故事虽有一女不嫁二夫的封建糟粕,但乔女见义勇为,正直无私的品格,还是有积极意义的。
  • 143    看过
  • 1   喜欢
  • 1    收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