太原有个姓王的书生,在路上遇到一个少女,因贪图她美貌,把她带回家金屋藏娇。一日,王生在市上碰到一个道士,说他身上邪气萦绕,问他可碰到来历不明的人,王生矢口否认。但当他回到家里,却见有一个青面獠牙的恶鬼,正在画一张人皮,画好后披在身上,便变成了美。王生吓得魂不附体,急忙去追寻道士,求道士救他。道交给他一个拂尘,要他挂在房门口。夜来,王生把拂尘挂在房门上,可妖魔折断拂尘,破门而入,撕裂王生腹腔,摘了他的心脏而去。

  • 太原有个姓王的书生,在路上遇到一个少女,因贪图她美貌,把她带回家金屋藏娇。一日,王生在市上碰到一个道士,说他身上邪气萦绕,问他可碰到来历不明的人,王生矢口否认。但当他回到家里,却见有一个青面獠牙的恶鬼,正在画一张人皮,画好后披在身上,便变成了美。王生吓得魂不附体,急忙去追寻道士,求道士救他。道交给他一个拂尘,要他挂在房门口。夜来,王生把拂尘挂在房门上,可妖魔折断拂尘,破门而入,撕裂王生腹腔,摘了他的心脏而去。
  • 太原有个姓王的书生,在路上遇到一个少女,因贪图她美貌,把她带回家金屋藏娇。一日,王生在市上碰到一个道士,说他身上邪气萦绕,问他可碰到来历不明的人,王生矢口否认。但当他回到家里,却见有一个青面獠牙的恶鬼,正在画一张人皮,画好后披在身上,便变成了美。王生吓得魂不附体,急忙去追寻道士,求道士救他。道交给他一个拂尘,要他挂在房门口。夜来,王生把拂尘挂在房门上,可妖魔折断拂尘,破门而入,撕裂王生腹腔,摘了他的心脏而去。
  • 太原有个姓王的书生,在路上遇到一个少女,因贪图她美貌,把她带回家金屋藏娇。一日,王生在市上碰到一个道士,说他身上邪气萦绕,问他可碰到来历不明的人,王生矢口否认。但当他回到家里,却见有一个青面獠牙的恶鬼,正在画一张人皮,画好后披在身上,便变成了美。王生吓得魂不附体,急忙去追寻道士,求道士救他。道交给他一个拂尘,要他挂在房门口。夜来,王生把拂尘挂在房门上,可妖魔折断拂尘,破门而入,撕裂王生腹腔,摘了他的心脏而去。
  • 太原有个姓王的书生,在路上遇到一个少女,因贪图她美貌,把她带回家金屋藏娇。一日,王生在市上碰到一个道士,说他身上邪气萦绕,问他可碰到来历不明的人,王生矢口否认。但当他回到家里,却见有一个青面獠牙的恶鬼,正在画一张人皮,画好后披在身上,便变成了美。王生吓得魂不附体,急忙去追寻道士,求道士救他。道交给他一个拂尘,要他挂在房门口。夜来,王生把拂尘挂在房门上,可妖魔折断拂尘,破门而入,撕裂王生腹腔,摘了他的心脏而去。
  • 太原有个姓王的书生,在路上遇到一个少女,因贪图她美貌,把她带回家金屋藏娇。一日,王生在市上碰到一个道士,说他身上邪气萦绕,问他可碰到来历不明的人,王生矢口否认。但当他回到家里,却见有一个青面獠牙的恶鬼,正在画一张人皮,画好后披在身上,便变成了美。王生吓得魂不附体,急忙去追寻道士,求道士救他。道交给他一个拂尘,要他挂在房门口。夜来,王生把拂尘挂在房门上,可妖魔折断拂尘,破门而入,撕裂王生腹腔,摘了他的心脏而去。
  • 太原有个姓王的书生,在路上遇到一个少女,因贪图她美貌,把她带回家金屋藏娇。一日,王生在市上碰到一个道士,说他身上邪气萦绕,问他可碰到来历不明的人,王生矢口否认。但当他回到家里,却见有一个青面獠牙的恶鬼,正在画一张人皮,画好后披在身上,便变成了美。王生吓得魂不附体,急忙去追寻道士,求道士救他。道交给他一个拂尘,要他挂在房门口。夜来,王生把拂尘挂在房门上,可妖魔折断拂尘,破门而入,撕裂王生腹腔,摘了他的心脏而去。
  • 太原有个姓王的书生,在路上遇到一个少女,因贪图她美貌,把她带回家金屋藏娇。一日,王生在市上碰到一个道士,说他身上邪气萦绕,问他可碰到来历不明的人,王生矢口否认。但当他回到家里,却见有一个青面獠牙的恶鬼,正在画一张人皮,画好后披在身上,便变成了美。王生吓得魂不附体,急忙去追寻道士,求道士救他。道交给他一个拂尘,要他挂在房门口。夜来,王生把拂尘挂在房门上,可妖魔折断拂尘,破门而入,撕裂王生腹腔,摘了他的心脏而去。
  • 太原有个姓王的书生,在路上遇到一个少女,因贪图她美貌,把她带回家金屋藏娇。一日,王生在市上碰到一个道士,说他身上邪气萦绕,问他可碰到来历不明的人,王生矢口否认。但当他回到家里,却见有一个青面獠牙的恶鬼,正在画一张人皮,画好后披在身上,便变成了美。王生吓得魂不附体,急忙去追寻道士,求道士救他。道交给他一个拂尘,要他挂在房门口。夜来,王生把拂尘挂在房门上,可妖魔折断拂尘,破门而入,撕裂王生腹腔,摘了他的心脏而去。
  • 太原有个姓王的书生,在路上遇到一个少女,因贪图她美貌,把她带回家金屋藏娇。一日,王生在市上碰到一个道士,说他身上邪气萦绕,问他可碰到来历不明的人,王生矢口否认。但当他回到家里,却见有一个青面獠牙的恶鬼,正在画一张人皮,画好后披在身上,便变成了美。王生吓得魂不附体,急忙去追寻道士,求道士救他。道交给他一个拂尘,要他挂在房门口。夜来,王生把拂尘挂在房门上,可妖魔折断拂尘,破门而入,撕裂王生腹腔,摘了他的心脏而去。
  • 太原有个姓王的书生,在路上遇到一个少女,因贪图她美貌,把她带回家金屋藏娇。一日,王生在市上碰到一个道士,说他身上邪气萦绕,问他可碰到来历不明的人,王生矢口否认。但当他回到家里,却见有一个青面獠牙的恶鬼,正在画一张人皮,画好后披在身上,便变成了美。王生吓得魂不附体,急忙去追寻道士,求道士救他。道交给他一个拂尘,要他挂在房门口。夜来,王生把拂尘挂在房门上,可妖魔折断拂尘,破门而入,撕裂王生腹腔,摘了他的心脏而去。
  • 太原有个姓王的书生,在路上遇到一个少女,因贪图她美貌,把她带回家金屋藏娇。一日,王生在市上碰到一个道士,说他身上邪气萦绕,问他可碰到来历不明的人,王生矢口否认。但当他回到家里,却见有一个青面獠牙的恶鬼,正在画一张人皮,画好后披在身上,便变成了美。王生吓得魂不附体,急忙去追寻道士,求道士救他。道交给他一个拂尘,要他挂在房门口。夜来,王生把拂尘挂在房门上,可妖魔折断拂尘,破门而入,撕裂王生腹腔,摘了他的心脏而去。
  • 太原有个姓王的书生,在路上遇到一个少女,因贪图她美貌,把她带回家金屋藏娇。一日,王生在市上碰到一个道士,说他身上邪气萦绕,问他可碰到来历不明的人,王生矢口否认。但当他回到家里,却见有一个青面獠牙的恶鬼,正在画一张人皮,画好后披在身上,便变成了美。王生吓得魂不附体,急忙去追寻道士,求道士救他。道交给他一个拂尘,要他挂在房门口。夜来,王生把拂尘挂在房门上,可妖魔折断拂尘,破门而入,撕裂王生腹腔,摘了他的心脏而去。
  • 太原有个姓王的书生,在路上遇到一个少女,因贪图她美貌,把她带回家金屋藏娇。一日,王生在市上碰到一个道士,说他身上邪气萦绕,问他可碰到来历不明的人,王生矢口否认。但当他回到家里,却见有一个青面獠牙的恶鬼,正在画一张人皮,画好后披在身上,便变成了美。王生吓得魂不附体,急忙去追寻道士,求道士救他。道交给他一个拂尘,要他挂在房门口。夜来,王生把拂尘挂在房门上,可妖魔折断拂尘,破门而入,撕裂王生腹腔,摘了他的心脏而去。
  • 太原有个姓王的书生,在路上遇到一个少女,因贪图她美貌,把她带回家金屋藏娇。一日,王生在市上碰到一个道士,说他身上邪气萦绕,问他可碰到来历不明的人,王生矢口否认。但当他回到家里,却见有一个青面獠牙的恶鬼,正在画一张人皮,画好后披在身上,便变成了美。王生吓得魂不附体,急忙去追寻道士,求道士救他。道交给他一个拂尘,要他挂在房门口。夜来,王生把拂尘挂在房门上,可妖魔折断拂尘,破门而入,撕裂王生腹腔,摘了他的心脏而去。
  • 太原有个姓王的书生,在路上遇到一个少女,因贪图她美貌,把她带回家金屋藏娇。一日,王生在市上碰到一个道士,说他身上邪气萦绕,问他可碰到来历不明的人,王生矢口否认。但当他回到家里,却见有一个青面獠牙的恶鬼,正在画一张人皮,画好后披在身上,便变成了美。王生吓得魂不附体,急忙去追寻道士,求道士救他。道交给他一个拂尘,要他挂在房门口。夜来,王生把拂尘挂在房门上,可妖魔折断拂尘,破门而入,撕裂王生腹腔,摘了他的心脏而去。
  • 太原有个姓王的书生,在路上遇到一个少女,因贪图她美貌,把她带回家金屋藏娇。一日,王生在市上碰到一个道士,说他身上邪气萦绕,问他可碰到来历不明的人,王生矢口否认。但当他回到家里,却见有一个青面獠牙的恶鬼,正在画一张人皮,画好后披在身上,便变成了美。王生吓得魂不附体,急忙去追寻道士,求道士救他。道交给他一个拂尘,要他挂在房门口。夜来,王生把拂尘挂在房门上,可妖魔折断拂尘,破门而入,撕裂王生腹腔,摘了他的心脏而去。
  • 太原有个姓王的书生,在路上遇到一个少女,因贪图她美貌,把她带回家金屋藏娇。一日,王生在市上碰到一个道士,说他身上邪气萦绕,问他可碰到来历不明的人,王生矢口否认。但当他回到家里,却见有一个青面獠牙的恶鬼,正在画一张人皮,画好后披在身上,便变成了美。王生吓得魂不附体,急忙去追寻道士,求道士救他。道交给他一个拂尘,要他挂在房门口。夜来,王生把拂尘挂在房门上,可妖魔折断拂尘,破门而入,撕裂王生腹腔,摘了他的心脏而去。
  • 太原有个姓王的书生,在路上遇到一个少女,因贪图她美貌,把她带回家金屋藏娇。一日,王生在市上碰到一个道士,说他身上邪气萦绕,问他可碰到来历不明的人,王生矢口否认。但当他回到家里,却见有一个青面獠牙的恶鬼,正在画一张人皮,画好后披在身上,便变成了美。王生吓得魂不附体,急忙去追寻道士,求道士救他。道交给他一个拂尘,要他挂在房门口。夜来,王生把拂尘挂在房门上,可妖魔折断拂尘,破门而入,撕裂王生腹腔,摘了他的心脏而去。
  • 太原有个姓王的书生,在路上遇到一个少女,因贪图她美貌,把她带回家金屋藏娇。一日,王生在市上碰到一个道士,说他身上邪气萦绕,问他可碰到来历不明的人,王生矢口否认。但当他回到家里,却见有一个青面獠牙的恶鬼,正在画一张人皮,画好后披在身上,便变成了美。王生吓得魂不附体,急忙去追寻道士,求道士救他。道交给他一个拂尘,要他挂在房门口。夜来,王生把拂尘挂在房门上,可妖魔折断拂尘,破门而入,撕裂王生腹腔,摘了他的心脏而去。
  • 太原有个姓王的书生,在路上遇到一个少女,因贪图她美貌,把她带回家金屋藏娇。一日,王生在市上碰到一个道士,说他身上邪气萦绕,问他可碰到来历不明的人,王生矢口否认。但当他回到家里,却见有一个青面獠牙的恶鬼,正在画一张人皮,画好后披在身上,便变成了美。王生吓得魂不附体,急忙去追寻道士,求道士救他。道交给他一个拂尘,要他挂在房门口。夜来,王生把拂尘挂在房门上,可妖魔折断拂尘,破门而入,撕裂王生腹腔,摘了他的心脏而去。
  • 太原有个姓王的书生,在路上遇到一个少女,因贪图她美貌,把她带回家金屋藏娇。一日,王生在市上碰到一个道士,说他身上邪气萦绕,问他可碰到来历不明的人,王生矢口否认。但当他回到家里,却见有一个青面獠牙的恶鬼,正在画一张人皮,画好后披在身上,便变成了美。王生吓得魂不附体,急忙去追寻道士,求道士救他。道交给他一个拂尘,要他挂在房门口。夜来,王生把拂尘挂在房门上,可妖魔折断拂尘,破门而入,撕裂王生腹腔,摘了他的心脏而去。
  • 太原有个姓王的书生,在路上遇到一个少女,因贪图她美貌,把她带回家金屋藏娇。一日,王生在市上碰到一个道士,说他身上邪气萦绕,问他可碰到来历不明的人,王生矢口否认。但当他回到家里,却见有一个青面獠牙的恶鬼,正在画一张人皮,画好后披在身上,便变成了美。王生吓得魂不附体,急忙去追寻道士,求道士救他。道交给他一个拂尘,要他挂在房门口。夜来,王生把拂尘挂在房门上,可妖魔折断拂尘,破门而入,撕裂王生腹腔,摘了他的心脏而去。
  • 太原有个姓王的书生,在路上遇到一个少女,因贪图她美貌,把她带回家金屋藏娇。一日,王生在市上碰到一个道士,说他身上邪气萦绕,问他可碰到来历不明的人,王生矢口否认。但当他回到家里,却见有一个青面獠牙的恶鬼,正在画一张人皮,画好后披在身上,便变成了美。王生吓得魂不附体,急忙去追寻道士,求道士救他。道交给他一个拂尘,要他挂在房门口。夜来,王生把拂尘挂在房门上,可妖魔折断拂尘,破门而入,撕裂王生腹腔,摘了他的心脏而去。
  • 太原有个姓王的书生,在路上遇到一个少女,因贪图她美貌,把她带回家金屋藏娇。一日,王生在市上碰到一个道士,说他身上邪气萦绕,问他可碰到来历不明的人,王生矢口否认。但当他回到家里,却见有一个青面獠牙的恶鬼,正在画一张人皮,画好后披在身上,便变成了美。王生吓得魂不附体,急忙去追寻道士,求道士救他。道交给他一个拂尘,要他挂在房门口。夜来,王生把拂尘挂在房门上,可妖魔折断拂尘,破门而入,撕裂王生腹腔,摘了他的心脏而去。
  • 太原有个姓王的书生,在路上遇到一个少女,因贪图她美貌,把她带回家金屋藏娇。一日,王生在市上碰到一个道士,说他身上邪气萦绕,问他可碰到来历不明的人,王生矢口否认。但当他回到家里,却见有一个青面獠牙的恶鬼,正在画一张人皮,画好后披在身上,便变成了美。王生吓得魂不附体,急忙去追寻道士,求道士救他。道交给他一个拂尘,要他挂在房门口。夜来,王生把拂尘挂在房门上,可妖魔折断拂尘,破门而入,撕裂王生腹腔,摘了他的心脏而去。
  • 太原有个姓王的书生,在路上遇到一个少女,因贪图她美貌,把她带回家金屋藏娇。一日,王生在市上碰到一个道士,说他身上邪气萦绕,问他可碰到来历不明的人,王生矢口否认。但当他回到家里,却见有一个青面獠牙的恶鬼,正在画一张人皮,画好后披在身上,便变成了美。王生吓得魂不附体,急忙去追寻道士,求道士救他。道交给他一个拂尘,要他挂在房门口。夜来,王生把拂尘挂在房门上,可妖魔折断拂尘,破门而入,撕裂王生腹腔,摘了他的心脏而去。
  • 太原有个姓王的书生,在路上遇到一个少女,因贪图她美貌,把她带回家金屋藏娇。一日,王生在市上碰到一个道士,说他身上邪气萦绕,问他可碰到来历不明的人,王生矢口否认。但当他回到家里,却见有一个青面獠牙的恶鬼,正在画一张人皮,画好后披在身上,便变成了美。王生吓得魂不附体,急忙去追寻道士,求道士救他。道交给他一个拂尘,要他挂在房门口。夜来,王生把拂尘挂在房门上,可妖魔折断拂尘,破门而入,撕裂王生腹腔,摘了他的心脏而去。
  • 太原有个姓王的书生,在路上遇到一个少女,因贪图她美貌,把她带回家金屋藏娇。一日,王生在市上碰到一个道士,说他身上邪气萦绕,问他可碰到来历不明的人,王生矢口否认。但当他回到家里,却见有一个青面獠牙的恶鬼,正在画一张人皮,画好后披在身上,便变成了美。王生吓得魂不附体,急忙去追寻道士,求道士救他。道交给他一个拂尘,要他挂在房门口。夜来,王生把拂尘挂在房门上,可妖魔折断拂尘,破门而入,撕裂王生腹腔,摘了他的心脏而去。
  • 太原有个姓王的书生,在路上遇到一个少女,因贪图她美貌,把她带回家金屋藏娇。一日,王生在市上碰到一个道士,说他身上邪气萦绕,问他可碰到来历不明的人,王生矢口否认。但当他回到家里,却见有一个青面獠牙的恶鬼,正在画一张人皮,画好后披在身上,便变成了美。王生吓得魂不附体,急忙去追寻道士,求道士救他。道交给他一个拂尘,要他挂在房门口。夜来,王生把拂尘挂在房门上,可妖魔折断拂尘,破门而入,撕裂王生腹腔,摘了他的心脏而去。
  • 太原有个姓王的书生,在路上遇到一个少女,因贪图她美貌,把她带回家金屋藏娇。一日,王生在市上碰到一个道士,说他身上邪气萦绕,问他可碰到来历不明的人,王生矢口否认。但当他回到家里,却见有一个青面獠牙的恶鬼,正在画一张人皮,画好后披在身上,便变成了美。王生吓得魂不附体,急忙去追寻道士,求道士救他。道交给他一个拂尘,要他挂在房门口。夜来,王生把拂尘挂在房门上,可妖魔折断拂尘,破门而入,撕裂王生腹腔,摘了他的心脏而去。
  • 太原有个姓王的书生,在路上遇到一个少女,因贪图她美貌,把她带回家金屋藏娇。一日,王生在市上碰到一个道士,说他身上邪气萦绕,问他可碰到来历不明的人,王生矢口否认。但当他回到家里,却见有一个青面獠牙的恶鬼,正在画一张人皮,画好后披在身上,便变成了美。王生吓得魂不附体,急忙去追寻道士,求道士救他。道交给他一个拂尘,要他挂在房门口。夜来,王生把拂尘挂在房门上,可妖魔折断拂尘,破门而入,撕裂王生腹腔,摘了他的心脏而去。
  • 太原有个姓王的书生,在路上遇到一个少女,因贪图她美貌,把她带回家金屋藏娇。一日,王生在市上碰到一个道士,说他身上邪气萦绕,问他可碰到来历不明的人,王生矢口否认。但当他回到家里,却见有一个青面獠牙的恶鬼,正在画一张人皮,画好后披在身上,便变成了美。王生吓得魂不附体,急忙去追寻道士,求道士救他。道交给他一个拂尘,要他挂在房门口。夜来,王生把拂尘挂在房门上,可妖魔折断拂尘,破门而入,撕裂王生腹腔,摘了他的心脏而去。
  • 太原有个姓王的书生,在路上遇到一个少女,因贪图她美貌,把她带回家金屋藏娇。一日,王生在市上碰到一个道士,说他身上邪气萦绕,问他可碰到来历不明的人,王生矢口否认。但当他回到家里,却见有一个青面獠牙的恶鬼,正在画一张人皮,画好后披在身上,便变成了美。王生吓得魂不附体,急忙去追寻道士,求道士救他。道交给他一个拂尘,要他挂在房门口。夜来,王生把拂尘挂在房门上,可妖魔折断拂尘,破门而入,撕裂王生腹腔,摘了他的心脏而去。
  • 太原有个姓王的书生,在路上遇到一个少女,因贪图她美貌,把她带回家金屋藏娇。一日,王生在市上碰到一个道士,说他身上邪气萦绕,问他可碰到来历不明的人,王生矢口否认。但当他回到家里,却见有一个青面獠牙的恶鬼,正在画一张人皮,画好后披在身上,便变成了美。王生吓得魂不附体,急忙去追寻道士,求道士救他。道交给他一个拂尘,要他挂在房门口。夜来,王生把拂尘挂在房门上,可妖魔折断拂尘,破门而入,撕裂王生腹腔,摘了他的心脏而去。
  • 太原有个姓王的书生,在路上遇到一个少女,因贪图她美貌,把她带回家金屋藏娇。一日,王生在市上碰到一个道士,说他身上邪气萦绕,问他可碰到来历不明的人,王生矢口否认。但当他回到家里,却见有一个青面獠牙的恶鬼,正在画一张人皮,画好后披在身上,便变成了美。王生吓得魂不附体,急忙去追寻道士,求道士救他。道交给他一个拂尘,要他挂在房门口。夜来,王生把拂尘挂在房门上,可妖魔折断拂尘,破门而入,撕裂王生腹腔,摘了他的心脏而去。
  • 太原有个姓王的书生,在路上遇到一个少女,因贪图她美貌,把她带回家金屋藏娇。一日,王生在市上碰到一个道士,说他身上邪气萦绕,问他可碰到来历不明的人,王生矢口否认。但当他回到家里,却见有一个青面獠牙的恶鬼,正在画一张人皮,画好后披在身上,便变成了美。王生吓得魂不附体,急忙去追寻道士,求道士救他。道交给他一个拂尘,要他挂在房门口。夜来,王生把拂尘挂在房门上,可妖魔折断拂尘,破门而入,撕裂王生腹腔,摘了他的心脏而去。
  • 太原有个姓王的书生,在路上遇到一个少女,因贪图她美貌,把她带回家金屋藏娇。一日,王生在市上碰到一个道士,说他身上邪气萦绕,问他可碰到来历不明的人,王生矢口否认。但当他回到家里,却见有一个青面獠牙的恶鬼,正在画一张人皮,画好后披在身上,便变成了美。王生吓得魂不附体,急忙去追寻道士,求道士救他。道交给他一个拂尘,要他挂在房门口。夜来,王生把拂尘挂在房门上,可妖魔折断拂尘,破门而入,撕裂王生腹腔,摘了他的心脏而去。
  • 太原有个姓王的书生,在路上遇到一个少女,因贪图她美貌,把她带回家金屋藏娇。一日,王生在市上碰到一个道士,说他身上邪气萦绕,问他可碰到来历不明的人,王生矢口否认。但当他回到家里,却见有一个青面獠牙的恶鬼,正在画一张人皮,画好后披在身上,便变成了美。王生吓得魂不附体,急忙去追寻道士,求道士救他。道交给他一个拂尘,要他挂在房门口。夜来,王生把拂尘挂在房门上,可妖魔折断拂尘,破门而入,撕裂王生腹腔,摘了他的心脏而去。
  • 太原有个姓王的书生,在路上遇到一个少女,因贪图她美貌,把她带回家金屋藏娇。一日,王生在市上碰到一个道士,说他身上邪气萦绕,问他可碰到来历不明的人,王生矢口否认。但当他回到家里,却见有一个青面獠牙的恶鬼,正在画一张人皮,画好后披在身上,便变成了美。王生吓得魂不附体,急忙去追寻道士,求道士救他。道交给他一个拂尘,要他挂在房门口。夜来,王生把拂尘挂在房门上,可妖魔折断拂尘,破门而入,撕裂王生腹腔,摘了他的心脏而去。
  • 太原有个姓王的书生,在路上遇到一个少女,因贪图她美貌,把她带回家金屋藏娇。一日,王生在市上碰到一个道士,说他身上邪气萦绕,问他可碰到来历不明的人,王生矢口否认。但当他回到家里,却见有一个青面獠牙的恶鬼,正在画一张人皮,画好后披在身上,便变成了美。王生吓得魂不附体,急忙去追寻道士,求道士救他。道交给他一个拂尘,要他挂在房门口。夜来,王生把拂尘挂在房门上,可妖魔折断拂尘,破门而入,撕裂王生腹腔,摘了他的心脏而去。
  • 太原有个姓王的书生,在路上遇到一个少女,因贪图她美貌,把她带回家金屋藏娇。一日,王生在市上碰到一个道士,说他身上邪气萦绕,问他可碰到来历不明的人,王生矢口否认。但当他回到家里,却见有一个青面獠牙的恶鬼,正在画一张人皮,画好后披在身上,便变成了美。王生吓得魂不附体,急忙去追寻道士,求道士救他。道交给他一个拂尘,要他挂在房门口。夜来,王生把拂尘挂在房门上,可妖魔折断拂尘,破门而入,撕裂王生腹腔,摘了他的心脏而去。
  • 太原有个姓王的书生,在路上遇到一个少女,因贪图她美貌,把她带回家金屋藏娇。一日,王生在市上碰到一个道士,说他身上邪气萦绕,问他可碰到来历不明的人,王生矢口否认。但当他回到家里,却见有一个青面獠牙的恶鬼,正在画一张人皮,画好后披在身上,便变成了美。王生吓得魂不附体,急忙去追寻道士,求道士救他。道交给他一个拂尘,要他挂在房门口。夜来,王生把拂尘挂在房门上,可妖魔折断拂尘,破门而入,撕裂王生腹腔,摘了他的心脏而去。
  • 太原有个姓王的书生,在路上遇到一个少女,因贪图她美貌,把她带回家金屋藏娇。一日,王生在市上碰到一个道士,说他身上邪气萦绕,问他可碰到来历不明的人,王生矢口否认。但当他回到家里,却见有一个青面獠牙的恶鬼,正在画一张人皮,画好后披在身上,便变成了美。王生吓得魂不附体,急忙去追寻道士,求道士救他。道交给他一个拂尘,要他挂在房门口。夜来,王生把拂尘挂在房门上,可妖魔折断拂尘,破门而入,撕裂王生腹腔,摘了他的心脏而去。
  • 太原有个姓王的书生,在路上遇到一个少女,因贪图她美貌,把她带回家金屋藏娇。一日,王生在市上碰到一个道士,说他身上邪气萦绕,问他可碰到来历不明的人,王生矢口否认。但当他回到家里,却见有一个青面獠牙的恶鬼,正在画一张人皮,画好后披在身上,便变成了美。王生吓得魂不附体,急忙去追寻道士,求道士救他。道交给他一个拂尘,要他挂在房门口。夜来,王生把拂尘挂在房门上,可妖魔折断拂尘,破门而入,撕裂王生腹腔,摘了他的心脏而去。
  • 太原有个姓王的书生,在路上遇到一个少女,因贪图她美貌,把她带回家金屋藏娇。一日,王生在市上碰到一个道士,说他身上邪气萦绕,问他可碰到来历不明的人,王生矢口否认。但当他回到家里,却见有一个青面獠牙的恶鬼,正在画一张人皮,画好后披在身上,便变成了美。王生吓得魂不附体,急忙去追寻道士,求道士救他。道交给他一个拂尘,要他挂在房门口。夜来,王生把拂尘挂在房门上,可妖魔折断拂尘,破门而入,撕裂王生腹腔,摘了他的心脏而去。
  • 太原有个姓王的书生,在路上遇到一个少女,因贪图她美貌,把她带回家金屋藏娇。一日,王生在市上碰到一个道士,说他身上邪气萦绕,问他可碰到来历不明的人,王生矢口否认。但当他回到家里,却见有一个青面獠牙的恶鬼,正在画一张人皮,画好后披在身上,便变成了美。王生吓得魂不附体,急忙去追寻道士,求道士救他。道交给他一个拂尘,要他挂在房门口。夜来,王生把拂尘挂在房门上,可妖魔折断拂尘,破门而入,撕裂王生腹腔,摘了他的心脏而去。
  • 太原有个姓王的书生,在路上遇到一个少女,因贪图她美貌,把她带回家金屋藏娇。一日,王生在市上碰到一个道士,说他身上邪气萦绕,问他可碰到来历不明的人,王生矢口否认。但当他回到家里,却见有一个青面獠牙的恶鬼,正在画一张人皮,画好后披在身上,便变成了美。王生吓得魂不附体,急忙去追寻道士,求道士救他。道交给他一个拂尘,要他挂在房门口。夜来,王生把拂尘挂在房门上,可妖魔折断拂尘,破门而入,撕裂王生腹腔,摘了他的心脏而去。
  • 太原有个姓王的书生,在路上遇到一个少女,因贪图她美貌,把她带回家金屋藏娇。一日,王生在市上碰到一个道士,说他身上邪气萦绕,问他可碰到来历不明的人,王生矢口否认。但当他回到家里,却见有一个青面獠牙的恶鬼,正在画一张人皮,画好后披在身上,便变成了美。王生吓得魂不附体,急忙去追寻道士,求道士救他。道交给他一个拂尘,要他挂在房门口。夜来,王生把拂尘挂在房门上,可妖魔折断拂尘,破门而入,撕裂王生腹腔,摘了他的心脏而去。
  • 太原有个姓王的书生,在路上遇到一个少女,因贪图她美貌,把她带回家金屋藏娇。一日,王生在市上碰到一个道士,说他身上邪气萦绕,问他可碰到来历不明的人,王生矢口否认。但当他回到家里,却见有一个青面獠牙的恶鬼,正在画一张人皮,画好后披在身上,便变成了美。王生吓得魂不附体,急忙去追寻道士,求道士救他。道交给他一个拂尘,要他挂在房门口。夜来,王生把拂尘挂在房门上,可妖魔折断拂尘,破门而入,撕裂王生腹腔,摘了他的心脏而去。
  • 太原有个姓王的书生,在路上遇到一个少女,因贪图她美貌,把她带回家金屋藏娇。一日,王生在市上碰到一个道士,说他身上邪气萦绕,问他可碰到来历不明的人,王生矢口否认。但当他回到家里,却见有一个青面獠牙的恶鬼,正在画一张人皮,画好后披在身上,便变成了美。王生吓得魂不附体,急忙去追寻道士,求道士救他。道交给他一个拂尘,要他挂在房门口。夜来,王生把拂尘挂在房门上,可妖魔折断拂尘,破门而入,撕裂王生腹腔,摘了他的心脏而去。
  • 太原有个姓王的书生,在路上遇到一个少女,因贪图她美貌,把她带回家金屋藏娇。一日,王生在市上碰到一个道士,说他身上邪气萦绕,问他可碰到来历不明的人,王生矢口否认。但当他回到家里,却见有一个青面獠牙的恶鬼,正在画一张人皮,画好后披在身上,便变成了美。王生吓得魂不附体,急忙去追寻道士,求道士救他。道交给他一个拂尘,要他挂在房门口。夜来,王生把拂尘挂在房门上,可妖魔折断拂尘,破门而入,撕裂王生腹腔,摘了他的心脏而去。
  • 太原有个姓王的书生,在路上遇到一个少女,因贪图她美貌,把她带回家金屋藏娇。一日,王生在市上碰到一个道士,说他身上邪气萦绕,问他可碰到来历不明的人,王生矢口否认。但当他回到家里,却见有一个青面獠牙的恶鬼,正在画一张人皮,画好后披在身上,便变成了美。王生吓得魂不附体,急忙去追寻道士,求道士救他。道交给他一个拂尘,要他挂在房门口。夜来,王生把拂尘挂在房门上,可妖魔折断拂尘,破门而入,撕裂王生腹腔,摘了他的心脏而去。
  • 太原有个姓王的书生,在路上遇到一个少女,因贪图她美貌,把她带回家金屋藏娇。一日,王生在市上碰到一个道士,说他身上邪气萦绕,问他可碰到来历不明的人,王生矢口否认。但当他回到家里,却见有一个青面獠牙的恶鬼,正在画一张人皮,画好后披在身上,便变成了美。王生吓得魂不附体,急忙去追寻道士,求道士救他。道交给他一个拂尘,要他挂在房门口。夜来,王生把拂尘挂在房门上,可妖魔折断拂尘,破门而入,撕裂王生腹腔,摘了他的心脏而去。
  • 太原有个姓王的书生,在路上遇到一个少女,因贪图她美貌,把她带回家金屋藏娇。一日,王生在市上碰到一个道士,说他身上邪气萦绕,问他可碰到来历不明的人,王生矢口否认。但当他回到家里,却见有一个青面獠牙的恶鬼,正在画一张人皮,画好后披在身上,便变成了美。王生吓得魂不附体,急忙去追寻道士,求道士救他。道交给他一个拂尘,要他挂在房门口。夜来,王生把拂尘挂在房门上,可妖魔折断拂尘,破门而入,撕裂王生腹腔,摘了他的心脏而去。
  • 太原有个姓王的书生,在路上遇到一个少女,因贪图她美貌,把她带回家金屋藏娇。一日,王生在市上碰到一个道士,说他身上邪气萦绕,问他可碰到来历不明的人,王生矢口否认。但当他回到家里,却见有一个青面獠牙的恶鬼,正在画一张人皮,画好后披在身上,便变成了美。王生吓得魂不附体,急忙去追寻道士,求道士救他。道交给他一个拂尘,要他挂在房门口。夜来,王生把拂尘挂在房门上,可妖魔折断拂尘,破门而入,撕裂王生腹腔,摘了他的心脏而去。
  • 太原有个姓王的书生,在路上遇到一个少女,因贪图她美貌,把她带回家金屋藏娇。一日,王生在市上碰到一个道士,说他身上邪气萦绕,问他可碰到来历不明的人,王生矢口否认。但当他回到家里,却见有一个青面獠牙的恶鬼,正在画一张人皮,画好后披在身上,便变成了美。王生吓得魂不附体,急忙去追寻道士,求道士救他。道交给他一个拂尘,要他挂在房门口。夜来,王生把拂尘挂在房门上,可妖魔折断拂尘,破门而入,撕裂王生腹腔,摘了他的心脏而去。
  • 太原有个姓王的书生,在路上遇到一个少女,因贪图她美貌,把她带回家金屋藏娇。一日,王生在市上碰到一个道士,说他身上邪气萦绕,问他可碰到来历不明的人,王生矢口否认。但当他回到家里,却见有一个青面獠牙的恶鬼,正在画一张人皮,画好后披在身上,便变成了美。王生吓得魂不附体,急忙去追寻道士,求道士救他。道交给他一个拂尘,要他挂在房门口。夜来,王生把拂尘挂在房门上,可妖魔折断拂尘,破门而入,撕裂王生腹腔,摘了他的心脏而去。
  • 太原有个姓王的书生,在路上遇到一个少女,因贪图她美貌,把她带回家金屋藏娇。一日,王生在市上碰到一个道士,说他身上邪气萦绕,问他可碰到来历不明的人,王生矢口否认。但当他回到家里,却见有一个青面獠牙的恶鬼,正在画一张人皮,画好后披在身上,便变成了美。王生吓得魂不附体,急忙去追寻道士,求道士救他。道交给他一个拂尘,要他挂在房门口。夜来,王生把拂尘挂在房门上,可妖魔折断拂尘,破门而入,撕裂王生腹腔,摘了他的心脏而去。
  • 太原有个姓王的书生,在路上遇到一个少女,因贪图她美貌,把她带回家金屋藏娇。一日,王生在市上碰到一个道士,说他身上邪气萦绕,问他可碰到来历不明的人,王生矢口否认。但当他回到家里,却见有一个青面獠牙的恶鬼,正在画一张人皮,画好后披在身上,便变成了美。王生吓得魂不附体,急忙去追寻道士,求道士救他。道交给他一个拂尘,要他挂在房门口。夜来,王生把拂尘挂在房门上,可妖魔折断拂尘,破门而入,撕裂王生腹腔,摘了他的心脏而去。
  • 太原有个姓王的书生,在路上遇到一个少女,因贪图她美貌,把她带回家金屋藏娇。一日,王生在市上碰到一个道士,说他身上邪气萦绕,问他可碰到来历不明的人,王生矢口否认。但当他回到家里,却见有一个青面獠牙的恶鬼,正在画一张人皮,画好后披在身上,便变成了美。王生吓得魂不附体,急忙去追寻道士,求道士救他。道交给他一个拂尘,要他挂在房门口。夜来,王生把拂尘挂在房门上,可妖魔折断拂尘,破门而入,撕裂王生腹腔,摘了他的心脏而去。
  • 太原有个姓王的书生,在路上遇到一个少女,因贪图她美貌,把她带回家金屋藏娇。一日,王生在市上碰到一个道士,说他身上邪气萦绕,问他可碰到来历不明的人,王生矢口否认。但当他回到家里,却见有一个青面獠牙的恶鬼,正在画一张人皮,画好后披在身上,便变成了美。王生吓得魂不附体,急忙去追寻道士,求道士救他。道交给他一个拂尘,要他挂在房门口。夜来,王生把拂尘挂在房门上,可妖魔折断拂尘,破门而入,撕裂王生腹腔,摘了他的心脏而去。
  • 太原有个姓王的书生,在路上遇到一个少女,因贪图她美貌,把她带回家金屋藏娇。一日,王生在市上碰到一个道士,说他身上邪气萦绕,问他可碰到来历不明的人,王生矢口否认。但当他回到家里,却见有一个青面獠牙的恶鬼,正在画一张人皮,画好后披在身上,便变成了美。王生吓得魂不附体,急忙去追寻道士,求道士救他。道交给他一个拂尘,要他挂在房门口。夜来,王生把拂尘挂在房门上,可妖魔折断拂尘,破门而入,撕裂王生腹腔,摘了他的心脏而去。
  • 太原有个姓王的书生,在路上遇到一个少女,因贪图她美貌,把她带回家金屋藏娇。一日,王生在市上碰到一个道士,说他身上邪气萦绕,问他可碰到来历不明的人,王生矢口否认。但当他回到家里,却见有一个青面獠牙的恶鬼,正在画一张人皮,画好后披在身上,便变成了美。王生吓得魂不附体,急忙去追寻道士,求道士救他。道交给他一个拂尘,要他挂在房门口。夜来,王生把拂尘挂在房门上,可妖魔折断拂尘,破门而入,撕裂王生腹腔,摘了他的心脏而去。
  • 太原有个姓王的书生,在路上遇到一个少女,因贪图她美貌,把她带回家金屋藏娇。一日,王生在市上碰到一个道士,说他身上邪气萦绕,问他可碰到来历不明的人,王生矢口否认。但当他回到家里,却见有一个青面獠牙的恶鬼,正在画一张人皮,画好后披在身上,便变成了美。王生吓得魂不附体,急忙去追寻道士,求道士救他。道交给他一个拂尘,要他挂在房门口。夜来,王生把拂尘挂在房门上,可妖魔折断拂尘,破门而入,撕裂王生腹腔,摘了他的心脏而去。
  • 太原有个姓王的书生,在路上遇到一个少女,因贪图她美貌,把她带回家金屋藏娇。一日,王生在市上碰到一个道士,说他身上邪气萦绕,问他可碰到来历不明的人,王生矢口否认。但当他回到家里,却见有一个青面獠牙的恶鬼,正在画一张人皮,画好后披在身上,便变成了美。王生吓得魂不附体,急忙去追寻道士,求道士救他。道交给他一个拂尘,要他挂在房门口。夜来,王生把拂尘挂在房门上,可妖魔折断拂尘,破门而入,撕裂王生腹腔,摘了他的心脏而去。
  • 太原有个姓王的书生,在路上遇到一个少女,因贪图她美貌,把她带回家金屋藏娇。一日,王生在市上碰到一个道士,说他身上邪气萦绕,问他可碰到来历不明的人,王生矢口否认。但当他回到家里,却见有一个青面獠牙的恶鬼,正在画一张人皮,画好后披在身上,便变成了美。王生吓得魂不附体,急忙去追寻道士,求道士救他。道交给他一个拂尘,要他挂在房门口。夜来,王生把拂尘挂在房门上,可妖魔折断拂尘,破门而入,撕裂王生腹腔,摘了他的心脏而去。
  • 太原有个姓王的书生,在路上遇到一个少女,因贪图她美貌,把她带回家金屋藏娇。一日,王生在市上碰到一个道士,说他身上邪气萦绕,问他可碰到来历不明的人,王生矢口否认。但当他回到家里,却见有一个青面獠牙的恶鬼,正在画一张人皮,画好后披在身上,便变成了美。王生吓得魂不附体,急忙去追寻道士,求道士救他。道交给他一个拂尘,要他挂在房门口。夜来,王生把拂尘挂在房门上,可妖魔折断拂尘,破门而入,撕裂王生腹腔,摘了他的心脏而去。
  • 太原有个姓王的书生,在路上遇到一个少女,因贪图她美貌,把她带回家金屋藏娇。一日,王生在市上碰到一个道士,说他身上邪气萦绕,问他可碰到来历不明的人,王生矢口否认。但当他回到家里,却见有一个青面獠牙的恶鬼,正在画一张人皮,画好后披在身上,便变成了美。王生吓得魂不附体,急忙去追寻道士,求道士救他。道交给他一个拂尘,要他挂在房门口。夜来,王生把拂尘挂在房门上,可妖魔折断拂尘,破门而入,撕裂王生腹腔,摘了他的心脏而去。
  • 太原有个姓王的书生,在路上遇到一个少女,因贪图她美貌,把她带回家金屋藏娇。一日,王生在市上碰到一个道士,说他身上邪气萦绕,问他可碰到来历不明的人,王生矢口否认。但当他回到家里,却见有一个青面獠牙的恶鬼,正在画一张人皮,画好后披在身上,便变成了美。王生吓得魂不附体,急忙去追寻道士,求道士救他。道交给他一个拂尘,要他挂在房门口。夜来,王生把拂尘挂在房门上,可妖魔折断拂尘,破门而入,撕裂王生腹腔,摘了他的心脏而去。
  • 太原有个姓王的书生,在路上遇到一个少女,因贪图她美貌,把她带回家金屋藏娇。一日,王生在市上碰到一个道士,说他身上邪气萦绕,问他可碰到来历不明的人,王生矢口否认。但当他回到家里,却见有一个青面獠牙的恶鬼,正在画一张人皮,画好后披在身上,便变成了美。王生吓得魂不附体,急忙去追寻道士,求道士救他。道交给他一个拂尘,要他挂在房门口。夜来,王生把拂尘挂在房门上,可妖魔折断拂尘,破门而入,撕裂王生腹腔,摘了他的心脏而去。
  • 太原有个姓王的书生,在路上遇到一个少女,因贪图她美貌,把她带回家金屋藏娇。一日,王生在市上碰到一个道士,说他身上邪气萦绕,问他可碰到来历不明的人,王生矢口否认。但当他回到家里,却见有一个青面獠牙的恶鬼,正在画一张人皮,画好后披在身上,便变成了美。王生吓得魂不附体,急忙去追寻道士,求道士救他。道交给他一个拂尘,要他挂在房门口。夜来,王生把拂尘挂在房门上,可妖魔折断拂尘,破门而入,撕裂王生腹腔,摘了他的心脏而去。
  • 太原有个姓王的书生,在路上遇到一个少女,因贪图她美貌,把她带回家金屋藏娇。一日,王生在市上碰到一个道士,说他身上邪气萦绕,问他可碰到来历不明的人,王生矢口否认。但当他回到家里,却见有一个青面獠牙的恶鬼,正在画一张人皮,画好后披在身上,便变成了美。王生吓得魂不附体,急忙去追寻道士,求道士救他。道交给他一个拂尘,要他挂在房门口。夜来,王生把拂尘挂在房门上,可妖魔折断拂尘,破门而入,撕裂王生腹腔,摘了他的心脏而去。
  • 太原有个姓王的书生,在路上遇到一个少女,因贪图她美貌,把她带回家金屋藏娇。一日,王生在市上碰到一个道士,说他身上邪气萦绕,问他可碰到来历不明的人,王生矢口否认。但当他回到家里,却见有一个青面獠牙的恶鬼,正在画一张人皮,画好后披在身上,便变成了美。王生吓得魂不附体,急忙去追寻道士,求道士救他。道交给他一个拂尘,要他挂在房门口。夜来,王生把拂尘挂在房门上,可妖魔折断拂尘,破门而入,撕裂王生腹腔,摘了他的心脏而去。
  • 150    看过
  • 1   喜欢
  • 1    收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