福建举人曾某是个官迷。一天,他和好友去京城郊外游玩,在庙里避雨,伏在榻上睡着了,梦见皇帝召他进宫商议国事,封为宰相,赐给他蟒袍、玉带和豪华住宅。他得意洋洋,便利用手中权力敲诈勒索,强占民女,提拔亲信,排斥异己。终于触怒朝中群臣,纷纷上书皇帝,列举他的罪行。皇帝见众怒难犯,只得把他革职,充军云南。曾某在流放途中被冤民用乱刀砍死!他生前作恶多端,阴间阎王又把他灵魂招去,施以上刀山、下油锅的严厉惩罚!他一觉醒来,知道做了一场黄粱梦,从此打消了做大官的念头。故事生动有趣,高潮迭起,以辛辣的笔调讽刺了封建文人的丑恶灵魂。

  • 福建举人曾某是个官迷。一天,他和好友去京城郊外游玩,在庙里避雨,伏在榻上睡着了,梦见皇帝召他进宫商议国事,封为宰相,赐给他蟒袍、玉带和豪华住宅。他得意洋洋,便利用手中权力敲诈勒索,强占民女,提拔亲信,排斥异己。终于触怒朝中群臣,纷纷上书皇帝,列举他的罪行。皇帝见众怒难犯,只得把他革职,充军云南。曾某在流放途中被冤民用乱刀砍死!他生前作恶多端,阴间阎王又把他灵魂招去,施以上刀山、下油锅的严厉惩罚!他一觉醒来,知道做了一场黄粱梦,从此打消了做大官的念头。故事生动有趣,高潮迭起,以辛辣的笔调讽刺了封建文人的丑恶灵魂。
  • 福建举人曾某是个官迷。一天,他和好友去京城郊外游玩,在庙里避雨,伏在榻上睡着了,梦见皇帝召他进宫商议国事,封为宰相,赐给他蟒袍、玉带和豪华住宅。他得意洋洋,便利用手中权力敲诈勒索,强占民女,提拔亲信,排斥异己。终于触怒朝中群臣,纷纷上书皇帝,列举他的罪行。皇帝见众怒难犯,只得把他革职,充军云南。曾某在流放途中被冤民用乱刀砍死!他生前作恶多端,阴间阎王又把他灵魂招去,施以上刀山、下油锅的严厉惩罚!他一觉醒来,知道做了一场黄粱梦,从此打消了做大官的念头。故事生动有趣,高潮迭起,以辛辣的笔调讽刺了封建文人的丑恶灵魂。
  • 福建举人曾某是个官迷。一天,他和好友去京城郊外游玩,在庙里避雨,伏在榻上睡着了,梦见皇帝召他进宫商议国事,封为宰相,赐给他蟒袍、玉带和豪华住宅。他得意洋洋,便利用手中权力敲诈勒索,强占民女,提拔亲信,排斥异己。终于触怒朝中群臣,纷纷上书皇帝,列举他的罪行。皇帝见众怒难犯,只得把他革职,充军云南。曾某在流放途中被冤民用乱刀砍死!他生前作恶多端,阴间阎王又把他灵魂招去,施以上刀山、下油锅的严厉惩罚!他一觉醒来,知道做了一场黄粱梦,从此打消了做大官的念头。故事生动有趣,高潮迭起,以辛辣的笔调讽刺了封建文人的丑恶灵魂。
  • 福建举人曾某是个官迷。一天,他和好友去京城郊外游玩,在庙里避雨,伏在榻上睡着了,梦见皇帝召他进宫商议国事,封为宰相,赐给他蟒袍、玉带和豪华住宅。他得意洋洋,便利用手中权力敲诈勒索,强占民女,提拔亲信,排斥异己。终于触怒朝中群臣,纷纷上书皇帝,列举他的罪行。皇帝见众怒难犯,只得把他革职,充军云南。曾某在流放途中被冤民用乱刀砍死!他生前作恶多端,阴间阎王又把他灵魂招去,施以上刀山、下油锅的严厉惩罚!他一觉醒来,知道做了一场黄粱梦,从此打消了做大官的念头。故事生动有趣,高潮迭起,以辛辣的笔调讽刺了封建文人的丑恶灵魂。
  • 福建举人曾某是个官迷。一天,他和好友去京城郊外游玩,在庙里避雨,伏在榻上睡着了,梦见皇帝召他进宫商议国事,封为宰相,赐给他蟒袍、玉带和豪华住宅。他得意洋洋,便利用手中权力敲诈勒索,强占民女,提拔亲信,排斥异己。终于触怒朝中群臣,纷纷上书皇帝,列举他的罪行。皇帝见众怒难犯,只得把他革职,充军云南。曾某在流放途中被冤民用乱刀砍死!他生前作恶多端,阴间阎王又把他灵魂招去,施以上刀山、下油锅的严厉惩罚!他一觉醒来,知道做了一场黄粱梦,从此打消了做大官的念头。故事生动有趣,高潮迭起,以辛辣的笔调讽刺了封建文人的丑恶灵魂。
  • 福建举人曾某是个官迷。一天,他和好友去京城郊外游玩,在庙里避雨,伏在榻上睡着了,梦见皇帝召他进宫商议国事,封为宰相,赐给他蟒袍、玉带和豪华住宅。他得意洋洋,便利用手中权力敲诈勒索,强占民女,提拔亲信,排斥异己。终于触怒朝中群臣,纷纷上书皇帝,列举他的罪行。皇帝见众怒难犯,只得把他革职,充军云南。曾某在流放途中被冤民用乱刀砍死!他生前作恶多端,阴间阎王又把他灵魂招去,施以上刀山、下油锅的严厉惩罚!他一觉醒来,知道做了一场黄粱梦,从此打消了做大官的念头。故事生动有趣,高潮迭起,以辛辣的笔调讽刺了封建文人的丑恶灵魂。
  • 福建举人曾某是个官迷。一天,他和好友去京城郊外游玩,在庙里避雨,伏在榻上睡着了,梦见皇帝召他进宫商议国事,封为宰相,赐给他蟒袍、玉带和豪华住宅。他得意洋洋,便利用手中权力敲诈勒索,强占民女,提拔亲信,排斥异己。终于触怒朝中群臣,纷纷上书皇帝,列举他的罪行。皇帝见众怒难犯,只得把他革职,充军云南。曾某在流放途中被冤民用乱刀砍死!他生前作恶多端,阴间阎王又把他灵魂招去,施以上刀山、下油锅的严厉惩罚!他一觉醒来,知道做了一场黄粱梦,从此打消了做大官的念头。故事生动有趣,高潮迭起,以辛辣的笔调讽刺了封建文人的丑恶灵魂。
  • 福建举人曾某是个官迷。一天,他和好友去京城郊外游玩,在庙里避雨,伏在榻上睡着了,梦见皇帝召他进宫商议国事,封为宰相,赐给他蟒袍、玉带和豪华住宅。他得意洋洋,便利用手中权力敲诈勒索,强占民女,提拔亲信,排斥异己。终于触怒朝中群臣,纷纷上书皇帝,列举他的罪行。皇帝见众怒难犯,只得把他革职,充军云南。曾某在流放途中被冤民用乱刀砍死!他生前作恶多端,阴间阎王又把他灵魂招去,施以上刀山、下油锅的严厉惩罚!他一觉醒来,知道做了一场黄粱梦,从此打消了做大官的念头。故事生动有趣,高潮迭起,以辛辣的笔调讽刺了封建文人的丑恶灵魂。
  • 福建举人曾某是个官迷。一天,他和好友去京城郊外游玩,在庙里避雨,伏在榻上睡着了,梦见皇帝召他进宫商议国事,封为宰相,赐给他蟒袍、玉带和豪华住宅。他得意洋洋,便利用手中权力敲诈勒索,强占民女,提拔亲信,排斥异己。终于触怒朝中群臣,纷纷上书皇帝,列举他的罪行。皇帝见众怒难犯,只得把他革职,充军云南。曾某在流放途中被冤民用乱刀砍死!他生前作恶多端,阴间阎王又把他灵魂招去,施以上刀山、下油锅的严厉惩罚!他一觉醒来,知道做了一场黄粱梦,从此打消了做大官的念头。故事生动有趣,高潮迭起,以辛辣的笔调讽刺了封建文人的丑恶灵魂。
  • 福建举人曾某是个官迷。一天,他和好友去京城郊外游玩,在庙里避雨,伏在榻上睡着了,梦见皇帝召他进宫商议国事,封为宰相,赐给他蟒袍、玉带和豪华住宅。他得意洋洋,便利用手中权力敲诈勒索,强占民女,提拔亲信,排斥异己。终于触怒朝中群臣,纷纷上书皇帝,列举他的罪行。皇帝见众怒难犯,只得把他革职,充军云南。曾某在流放途中被冤民用乱刀砍死!他生前作恶多端,阴间阎王又把他灵魂招去,施以上刀山、下油锅的严厉惩罚!他一觉醒来,知道做了一场黄粱梦,从此打消了做大官的念头。故事生动有趣,高潮迭起,以辛辣的笔调讽刺了封建文人的丑恶灵魂。
  • 福建举人曾某是个官迷。一天,他和好友去京城郊外游玩,在庙里避雨,伏在榻上睡着了,梦见皇帝召他进宫商议国事,封为宰相,赐给他蟒袍、玉带和豪华住宅。他得意洋洋,便利用手中权力敲诈勒索,强占民女,提拔亲信,排斥异己。终于触怒朝中群臣,纷纷上书皇帝,列举他的罪行。皇帝见众怒难犯,只得把他革职,充军云南。曾某在流放途中被冤民用乱刀砍死!他生前作恶多端,阴间阎王又把他灵魂招去,施以上刀山、下油锅的严厉惩罚!他一觉醒来,知道做了一场黄粱梦,从此打消了做大官的念头。故事生动有趣,高潮迭起,以辛辣的笔调讽刺了封建文人的丑恶灵魂。
  • 福建举人曾某是个官迷。一天,他和好友去京城郊外游玩,在庙里避雨,伏在榻上睡着了,梦见皇帝召他进宫商议国事,封为宰相,赐给他蟒袍、玉带和豪华住宅。他得意洋洋,便利用手中权力敲诈勒索,强占民女,提拔亲信,排斥异己。终于触怒朝中群臣,纷纷上书皇帝,列举他的罪行。皇帝见众怒难犯,只得把他革职,充军云南。曾某在流放途中被冤民用乱刀砍死!他生前作恶多端,阴间阎王又把他灵魂招去,施以上刀山、下油锅的严厉惩罚!他一觉醒来,知道做了一场黄粱梦,从此打消了做大官的念头。故事生动有趣,高潮迭起,以辛辣的笔调讽刺了封建文人的丑恶灵魂。
  • 福建举人曾某是个官迷。一天,他和好友去京城郊外游玩,在庙里避雨,伏在榻上睡着了,梦见皇帝召他进宫商议国事,封为宰相,赐给他蟒袍、玉带和豪华住宅。他得意洋洋,便利用手中权力敲诈勒索,强占民女,提拔亲信,排斥异己。终于触怒朝中群臣,纷纷上书皇帝,列举他的罪行。皇帝见众怒难犯,只得把他革职,充军云南。曾某在流放途中被冤民用乱刀砍死!他生前作恶多端,阴间阎王又把他灵魂招去,施以上刀山、下油锅的严厉惩罚!他一觉醒来,知道做了一场黄粱梦,从此打消了做大官的念头。故事生动有趣,高潮迭起,以辛辣的笔调讽刺了封建文人的丑恶灵魂。
  • 福建举人曾某是个官迷。一天,他和好友去京城郊外游玩,在庙里避雨,伏在榻上睡着了,梦见皇帝召他进宫商议国事,封为宰相,赐给他蟒袍、玉带和豪华住宅。他得意洋洋,便利用手中权力敲诈勒索,强占民女,提拔亲信,排斥异己。终于触怒朝中群臣,纷纷上书皇帝,列举他的罪行。皇帝见众怒难犯,只得把他革职,充军云南。曾某在流放途中被冤民用乱刀砍死!他生前作恶多端,阴间阎王又把他灵魂招去,施以上刀山、下油锅的严厉惩罚!他一觉醒来,知道做了一场黄粱梦,从此打消了做大官的念头。故事生动有趣,高潮迭起,以辛辣的笔调讽刺了封建文人的丑恶灵魂。
  • 福建举人曾某是个官迷。一天,他和好友去京城郊外游玩,在庙里避雨,伏在榻上睡着了,梦见皇帝召他进宫商议国事,封为宰相,赐给他蟒袍、玉带和豪华住宅。他得意洋洋,便利用手中权力敲诈勒索,强占民女,提拔亲信,排斥异己。终于触怒朝中群臣,纷纷上书皇帝,列举他的罪行。皇帝见众怒难犯,只得把他革职,充军云南。曾某在流放途中被冤民用乱刀砍死!他生前作恶多端,阴间阎王又把他灵魂招去,施以上刀山、下油锅的严厉惩罚!他一觉醒来,知道做了一场黄粱梦,从此打消了做大官的念头。故事生动有趣,高潮迭起,以辛辣的笔调讽刺了封建文人的丑恶灵魂。
  • 福建举人曾某是个官迷。一天,他和好友去京城郊外游玩,在庙里避雨,伏在榻上睡着了,梦见皇帝召他进宫商议国事,封为宰相,赐给他蟒袍、玉带和豪华住宅。他得意洋洋,便利用手中权力敲诈勒索,强占民女,提拔亲信,排斥异己。终于触怒朝中群臣,纷纷上书皇帝,列举他的罪行。皇帝见众怒难犯,只得把他革职,充军云南。曾某在流放途中被冤民用乱刀砍死!他生前作恶多端,阴间阎王又把他灵魂招去,施以上刀山、下油锅的严厉惩罚!他一觉醒来,知道做了一场黄粱梦,从此打消了做大官的念头。故事生动有趣,高潮迭起,以辛辣的笔调讽刺了封建文人的丑恶灵魂。
  • 福建举人曾某是个官迷。一天,他和好友去京城郊外游玩,在庙里避雨,伏在榻上睡着了,梦见皇帝召他进宫商议国事,封为宰相,赐给他蟒袍、玉带和豪华住宅。他得意洋洋,便利用手中权力敲诈勒索,强占民女,提拔亲信,排斥异己。终于触怒朝中群臣,纷纷上书皇帝,列举他的罪行。皇帝见众怒难犯,只得把他革职,充军云南。曾某在流放途中被冤民用乱刀砍死!他生前作恶多端,阴间阎王又把他灵魂招去,施以上刀山、下油锅的严厉惩罚!他一觉醒来,知道做了一场黄粱梦,从此打消了做大官的念头。故事生动有趣,高潮迭起,以辛辣的笔调讽刺了封建文人的丑恶灵魂。
  • 福建举人曾某是个官迷。一天,他和好友去京城郊外游玩,在庙里避雨,伏在榻上睡着了,梦见皇帝召他进宫商议国事,封为宰相,赐给他蟒袍、玉带和豪华住宅。他得意洋洋,便利用手中权力敲诈勒索,强占民女,提拔亲信,排斥异己。终于触怒朝中群臣,纷纷上书皇帝,列举他的罪行。皇帝见众怒难犯,只得把他革职,充军云南。曾某在流放途中被冤民用乱刀砍死!他生前作恶多端,阴间阎王又把他灵魂招去,施以上刀山、下油锅的严厉惩罚!他一觉醒来,知道做了一场黄粱梦,从此打消了做大官的念头。故事生动有趣,高潮迭起,以辛辣的笔调讽刺了封建文人的丑恶灵魂。
  • 福建举人曾某是个官迷。一天,他和好友去京城郊外游玩,在庙里避雨,伏在榻上睡着了,梦见皇帝召他进宫商议国事,封为宰相,赐给他蟒袍、玉带和豪华住宅。他得意洋洋,便利用手中权力敲诈勒索,强占民女,提拔亲信,排斥异己。终于触怒朝中群臣,纷纷上书皇帝,列举他的罪行。皇帝见众怒难犯,只得把他革职,充军云南。曾某在流放途中被冤民用乱刀砍死!他生前作恶多端,阴间阎王又把他灵魂招去,施以上刀山、下油锅的严厉惩罚!他一觉醒来,知道做了一场黄粱梦,从此打消了做大官的念头。故事生动有趣,高潮迭起,以辛辣的笔调讽刺了封建文人的丑恶灵魂。
  • 福建举人曾某是个官迷。一天,他和好友去京城郊外游玩,在庙里避雨,伏在榻上睡着了,梦见皇帝召他进宫商议国事,封为宰相,赐给他蟒袍、玉带和豪华住宅。他得意洋洋,便利用手中权力敲诈勒索,强占民女,提拔亲信,排斥异己。终于触怒朝中群臣,纷纷上书皇帝,列举他的罪行。皇帝见众怒难犯,只得把他革职,充军云南。曾某在流放途中被冤民用乱刀砍死!他生前作恶多端,阴间阎王又把他灵魂招去,施以上刀山、下油锅的严厉惩罚!他一觉醒来,知道做了一场黄粱梦,从此打消了做大官的念头。故事生动有趣,高潮迭起,以辛辣的笔调讽刺了封建文人的丑恶灵魂。
  • 福建举人曾某是个官迷。一天,他和好友去京城郊外游玩,在庙里避雨,伏在榻上睡着了,梦见皇帝召他进宫商议国事,封为宰相,赐给他蟒袍、玉带和豪华住宅。他得意洋洋,便利用手中权力敲诈勒索,强占民女,提拔亲信,排斥异己。终于触怒朝中群臣,纷纷上书皇帝,列举他的罪行。皇帝见众怒难犯,只得把他革职,充军云南。曾某在流放途中被冤民用乱刀砍死!他生前作恶多端,阴间阎王又把他灵魂招去,施以上刀山、下油锅的严厉惩罚!他一觉醒来,知道做了一场黄粱梦,从此打消了做大官的念头。故事生动有趣,高潮迭起,以辛辣的笔调讽刺了封建文人的丑恶灵魂。
  • 福建举人曾某是个官迷。一天,他和好友去京城郊外游玩,在庙里避雨,伏在榻上睡着了,梦见皇帝召他进宫商议国事,封为宰相,赐给他蟒袍、玉带和豪华住宅。他得意洋洋,便利用手中权力敲诈勒索,强占民女,提拔亲信,排斥异己。终于触怒朝中群臣,纷纷上书皇帝,列举他的罪行。皇帝见众怒难犯,只得把他革职,充军云南。曾某在流放途中被冤民用乱刀砍死!他生前作恶多端,阴间阎王又把他灵魂招去,施以上刀山、下油锅的严厉惩罚!他一觉醒来,知道做了一场黄粱梦,从此打消了做大官的念头。故事生动有趣,高潮迭起,以辛辣的笔调讽刺了封建文人的丑恶灵魂。
  • 福建举人曾某是个官迷。一天,他和好友去京城郊外游玩,在庙里避雨,伏在榻上睡着了,梦见皇帝召他进宫商议国事,封为宰相,赐给他蟒袍、玉带和豪华住宅。他得意洋洋,便利用手中权力敲诈勒索,强占民女,提拔亲信,排斥异己。终于触怒朝中群臣,纷纷上书皇帝,列举他的罪行。皇帝见众怒难犯,只得把他革职,充军云南。曾某在流放途中被冤民用乱刀砍死!他生前作恶多端,阴间阎王又把他灵魂招去,施以上刀山、下油锅的严厉惩罚!他一觉醒来,知道做了一场黄粱梦,从此打消了做大官的念头。故事生动有趣,高潮迭起,以辛辣的笔调讽刺了封建文人的丑恶灵魂。
  • 福建举人曾某是个官迷。一天,他和好友去京城郊外游玩,在庙里避雨,伏在榻上睡着了,梦见皇帝召他进宫商议国事,封为宰相,赐给他蟒袍、玉带和豪华住宅。他得意洋洋,便利用手中权力敲诈勒索,强占民女,提拔亲信,排斥异己。终于触怒朝中群臣,纷纷上书皇帝,列举他的罪行。皇帝见众怒难犯,只得把他革职,充军云南。曾某在流放途中被冤民用乱刀砍死!他生前作恶多端,阴间阎王又把他灵魂招去,施以上刀山、下油锅的严厉惩罚!他一觉醒来,知道做了一场黄粱梦,从此打消了做大官的念头。故事生动有趣,高潮迭起,以辛辣的笔调讽刺了封建文人的丑恶灵魂。
  • 福建举人曾某是个官迷。一天,他和好友去京城郊外游玩,在庙里避雨,伏在榻上睡着了,梦见皇帝召他进宫商议国事,封为宰相,赐给他蟒袍、玉带和豪华住宅。他得意洋洋,便利用手中权力敲诈勒索,强占民女,提拔亲信,排斥异己。终于触怒朝中群臣,纷纷上书皇帝,列举他的罪行。皇帝见众怒难犯,只得把他革职,充军云南。曾某在流放途中被冤民用乱刀砍死!他生前作恶多端,阴间阎王又把他灵魂招去,施以上刀山、下油锅的严厉惩罚!他一觉醒来,知道做了一场黄粱梦,从此打消了做大官的念头。故事生动有趣,高潮迭起,以辛辣的笔调讽刺了封建文人的丑恶灵魂。
  • 福建举人曾某是个官迷。一天,他和好友去京城郊外游玩,在庙里避雨,伏在榻上睡着了,梦见皇帝召他进宫商议国事,封为宰相,赐给他蟒袍、玉带和豪华住宅。他得意洋洋,便利用手中权力敲诈勒索,强占民女,提拔亲信,排斥异己。终于触怒朝中群臣,纷纷上书皇帝,列举他的罪行。皇帝见众怒难犯,只得把他革职,充军云南。曾某在流放途中被冤民用乱刀砍死!他生前作恶多端,阴间阎王又把他灵魂招去,施以上刀山、下油锅的严厉惩罚!他一觉醒来,知道做了一场黄粱梦,从此打消了做大官的念头。故事生动有趣,高潮迭起,以辛辣的笔调讽刺了封建文人的丑恶灵魂。
  • 福建举人曾某是个官迷。一天,他和好友去京城郊外游玩,在庙里避雨,伏在榻上睡着了,梦见皇帝召他进宫商议国事,封为宰相,赐给他蟒袍、玉带和豪华住宅。他得意洋洋,便利用手中权力敲诈勒索,强占民女,提拔亲信,排斥异己。终于触怒朝中群臣,纷纷上书皇帝,列举他的罪行。皇帝见众怒难犯,只得把他革职,充军云南。曾某在流放途中被冤民用乱刀砍死!他生前作恶多端,阴间阎王又把他灵魂招去,施以上刀山、下油锅的严厉惩罚!他一觉醒来,知道做了一场黄粱梦,从此打消了做大官的念头。故事生动有趣,高潮迭起,以辛辣的笔调讽刺了封建文人的丑恶灵魂。
  • 福建举人曾某是个官迷。一天,他和好友去京城郊外游玩,在庙里避雨,伏在榻上睡着了,梦见皇帝召他进宫商议国事,封为宰相,赐给他蟒袍、玉带和豪华住宅。他得意洋洋,便利用手中权力敲诈勒索,强占民女,提拔亲信,排斥异己。终于触怒朝中群臣,纷纷上书皇帝,列举他的罪行。皇帝见众怒难犯,只得把他革职,充军云南。曾某在流放途中被冤民用乱刀砍死!他生前作恶多端,阴间阎王又把他灵魂招去,施以上刀山、下油锅的严厉惩罚!他一觉醒来,知道做了一场黄粱梦,从此打消了做大官的念头。故事生动有趣,高潮迭起,以辛辣的笔调讽刺了封建文人的丑恶灵魂。
  • 福建举人曾某是个官迷。一天,他和好友去京城郊外游玩,在庙里避雨,伏在榻上睡着了,梦见皇帝召他进宫商议国事,封为宰相,赐给他蟒袍、玉带和豪华住宅。他得意洋洋,便利用手中权力敲诈勒索,强占民女,提拔亲信,排斥异己。终于触怒朝中群臣,纷纷上书皇帝,列举他的罪行。皇帝见众怒难犯,只得把他革职,充军云南。曾某在流放途中被冤民用乱刀砍死!他生前作恶多端,阴间阎王又把他灵魂招去,施以上刀山、下油锅的严厉惩罚!他一觉醒来,知道做了一场黄粱梦,从此打消了做大官的念头。故事生动有趣,高潮迭起,以辛辣的笔调讽刺了封建文人的丑恶灵魂。
  • 福建举人曾某是个官迷。一天,他和好友去京城郊外游玩,在庙里避雨,伏在榻上睡着了,梦见皇帝召他进宫商议国事,封为宰相,赐给他蟒袍、玉带和豪华住宅。他得意洋洋,便利用手中权力敲诈勒索,强占民女,提拔亲信,排斥异己。终于触怒朝中群臣,纷纷上书皇帝,列举他的罪行。皇帝见众怒难犯,只得把他革职,充军云南。曾某在流放途中被冤民用乱刀砍死!他生前作恶多端,阴间阎王又把他灵魂招去,施以上刀山、下油锅的严厉惩罚!他一觉醒来,知道做了一场黄粱梦,从此打消了做大官的念头。故事生动有趣,高潮迭起,以辛辣的笔调讽刺了封建文人的丑恶灵魂。
  • 福建举人曾某是个官迷。一天,他和好友去京城郊外游玩,在庙里避雨,伏在榻上睡着了,梦见皇帝召他进宫商议国事,封为宰相,赐给他蟒袍、玉带和豪华住宅。他得意洋洋,便利用手中权力敲诈勒索,强占民女,提拔亲信,排斥异己。终于触怒朝中群臣,纷纷上书皇帝,列举他的罪行。皇帝见众怒难犯,只得把他革职,充军云南。曾某在流放途中被冤民用乱刀砍死!他生前作恶多端,阴间阎王又把他灵魂招去,施以上刀山、下油锅的严厉惩罚!他一觉醒来,知道做了一场黄粱梦,从此打消了做大官的念头。故事生动有趣,高潮迭起,以辛辣的笔调讽刺了封建文人的丑恶灵魂。
  • 福建举人曾某是个官迷。一天,他和好友去京城郊外游玩,在庙里避雨,伏在榻上睡着了,梦见皇帝召他进宫商议国事,封为宰相,赐给他蟒袍、玉带和豪华住宅。他得意洋洋,便利用手中权力敲诈勒索,强占民女,提拔亲信,排斥异己。终于触怒朝中群臣,纷纷上书皇帝,列举他的罪行。皇帝见众怒难犯,只得把他革职,充军云南。曾某在流放途中被冤民用乱刀砍死!他生前作恶多端,阴间阎王又把他灵魂招去,施以上刀山、下油锅的严厉惩罚!他一觉醒来,知道做了一场黄粱梦,从此打消了做大官的念头。故事生动有趣,高潮迭起,以辛辣的笔调讽刺了封建文人的丑恶灵魂。
  • 福建举人曾某是个官迷。一天,他和好友去京城郊外游玩,在庙里避雨,伏在榻上睡着了,梦见皇帝召他进宫商议国事,封为宰相,赐给他蟒袍、玉带和豪华住宅。他得意洋洋,便利用手中权力敲诈勒索,强占民女,提拔亲信,排斥异己。终于触怒朝中群臣,纷纷上书皇帝,列举他的罪行。皇帝见众怒难犯,只得把他革职,充军云南。曾某在流放途中被冤民用乱刀砍死!他生前作恶多端,阴间阎王又把他灵魂招去,施以上刀山、下油锅的严厉惩罚!他一觉醒来,知道做了一场黄粱梦,从此打消了做大官的念头。故事生动有趣,高潮迭起,以辛辣的笔调讽刺了封建文人的丑恶灵魂。
  • 福建举人曾某是个官迷。一天,他和好友去京城郊外游玩,在庙里避雨,伏在榻上睡着了,梦见皇帝召他进宫商议国事,封为宰相,赐给他蟒袍、玉带和豪华住宅。他得意洋洋,便利用手中权力敲诈勒索,强占民女,提拔亲信,排斥异己。终于触怒朝中群臣,纷纷上书皇帝,列举他的罪行。皇帝见众怒难犯,只得把他革职,充军云南。曾某在流放途中被冤民用乱刀砍死!他生前作恶多端,阴间阎王又把他灵魂招去,施以上刀山、下油锅的严厉惩罚!他一觉醒来,知道做了一场黄粱梦,从此打消了做大官的念头。故事生动有趣,高潮迭起,以辛辣的笔调讽刺了封建文人的丑恶灵魂。
  • 福建举人曾某是个官迷。一天,他和好友去京城郊外游玩,在庙里避雨,伏在榻上睡着了,梦见皇帝召他进宫商议国事,封为宰相,赐给他蟒袍、玉带和豪华住宅。他得意洋洋,便利用手中权力敲诈勒索,强占民女,提拔亲信,排斥异己。终于触怒朝中群臣,纷纷上书皇帝,列举他的罪行。皇帝见众怒难犯,只得把他革职,充军云南。曾某在流放途中被冤民用乱刀砍死!他生前作恶多端,阴间阎王又把他灵魂招去,施以上刀山、下油锅的严厉惩罚!他一觉醒来,知道做了一场黄粱梦,从此打消了做大官的念头。故事生动有趣,高潮迭起,以辛辣的笔调讽刺了封建文人的丑恶灵魂。
  • 福建举人曾某是个官迷。一天,他和好友去京城郊外游玩,在庙里避雨,伏在榻上睡着了,梦见皇帝召他进宫商议国事,封为宰相,赐给他蟒袍、玉带和豪华住宅。他得意洋洋,便利用手中权力敲诈勒索,强占民女,提拔亲信,排斥异己。终于触怒朝中群臣,纷纷上书皇帝,列举他的罪行。皇帝见众怒难犯,只得把他革职,充军云南。曾某在流放途中被冤民用乱刀砍死!他生前作恶多端,阴间阎王又把他灵魂招去,施以上刀山、下油锅的严厉惩罚!他一觉醒来,知道做了一场黄粱梦,从此打消了做大官的念头。故事生动有趣,高潮迭起,以辛辣的笔调讽刺了封建文人的丑恶灵魂。
  • 福建举人曾某是个官迷。一天,他和好友去京城郊外游玩,在庙里避雨,伏在榻上睡着了,梦见皇帝召他进宫商议国事,封为宰相,赐给他蟒袍、玉带和豪华住宅。他得意洋洋,便利用手中权力敲诈勒索,强占民女,提拔亲信,排斥异己。终于触怒朝中群臣,纷纷上书皇帝,列举他的罪行。皇帝见众怒难犯,只得把他革职,充军云南。曾某在流放途中被冤民用乱刀砍死!他生前作恶多端,阴间阎王又把他灵魂招去,施以上刀山、下油锅的严厉惩罚!他一觉醒来,知道做了一场黄粱梦,从此打消了做大官的念头。故事生动有趣,高潮迭起,以辛辣的笔调讽刺了封建文人的丑恶灵魂。
  • 福建举人曾某是个官迷。一天,他和好友去京城郊外游玩,在庙里避雨,伏在榻上睡着了,梦见皇帝召他进宫商议国事,封为宰相,赐给他蟒袍、玉带和豪华住宅。他得意洋洋,便利用手中权力敲诈勒索,强占民女,提拔亲信,排斥异己。终于触怒朝中群臣,纷纷上书皇帝,列举他的罪行。皇帝见众怒难犯,只得把他革职,充军云南。曾某在流放途中被冤民用乱刀砍死!他生前作恶多端,阴间阎王又把他灵魂招去,施以上刀山、下油锅的严厉惩罚!他一觉醒来,知道做了一场黄粱梦,从此打消了做大官的念头。故事生动有趣,高潮迭起,以辛辣的笔调讽刺了封建文人的丑恶灵魂。
  • 福建举人曾某是个官迷。一天,他和好友去京城郊外游玩,在庙里避雨,伏在榻上睡着了,梦见皇帝召他进宫商议国事,封为宰相,赐给他蟒袍、玉带和豪华住宅。他得意洋洋,便利用手中权力敲诈勒索,强占民女,提拔亲信,排斥异己。终于触怒朝中群臣,纷纷上书皇帝,列举他的罪行。皇帝见众怒难犯,只得把他革职,充军云南。曾某在流放途中被冤民用乱刀砍死!他生前作恶多端,阴间阎王又把他灵魂招去,施以上刀山、下油锅的严厉惩罚!他一觉醒来,知道做了一场黄粱梦,从此打消了做大官的念头。故事生动有趣,高潮迭起,以辛辣的笔调讽刺了封建文人的丑恶灵魂。
  • 福建举人曾某是个官迷。一天,他和好友去京城郊外游玩,在庙里避雨,伏在榻上睡着了,梦见皇帝召他进宫商议国事,封为宰相,赐给他蟒袍、玉带和豪华住宅。他得意洋洋,便利用手中权力敲诈勒索,强占民女,提拔亲信,排斥异己。终于触怒朝中群臣,纷纷上书皇帝,列举他的罪行。皇帝见众怒难犯,只得把他革职,充军云南。曾某在流放途中被冤民用乱刀砍死!他生前作恶多端,阴间阎王又把他灵魂招去,施以上刀山、下油锅的严厉惩罚!他一觉醒来,知道做了一场黄粱梦,从此打消了做大官的念头。故事生动有趣,高潮迭起,以辛辣的笔调讽刺了封建文人的丑恶灵魂。
  • 福建举人曾某是个官迷。一天,他和好友去京城郊外游玩,在庙里避雨,伏在榻上睡着了,梦见皇帝召他进宫商议国事,封为宰相,赐给他蟒袍、玉带和豪华住宅。他得意洋洋,便利用手中权力敲诈勒索,强占民女,提拔亲信,排斥异己。终于触怒朝中群臣,纷纷上书皇帝,列举他的罪行。皇帝见众怒难犯,只得把他革职,充军云南。曾某在流放途中被冤民用乱刀砍死!他生前作恶多端,阴间阎王又把他灵魂招去,施以上刀山、下油锅的严厉惩罚!他一觉醒来,知道做了一场黄粱梦,从此打消了做大官的念头。故事生动有趣,高潮迭起,以辛辣的笔调讽刺了封建文人的丑恶灵魂。
  • 福建举人曾某是个官迷。一天,他和好友去京城郊外游玩,在庙里避雨,伏在榻上睡着了,梦见皇帝召他进宫商议国事,封为宰相,赐给他蟒袍、玉带和豪华住宅。他得意洋洋,便利用手中权力敲诈勒索,强占民女,提拔亲信,排斥异己。终于触怒朝中群臣,纷纷上书皇帝,列举他的罪行。皇帝见众怒难犯,只得把他革职,充军云南。曾某在流放途中被冤民用乱刀砍死!他生前作恶多端,阴间阎王又把他灵魂招去,施以上刀山、下油锅的严厉惩罚!他一觉醒来,知道做了一场黄粱梦,从此打消了做大官的念头。故事生动有趣,高潮迭起,以辛辣的笔调讽刺了封建文人的丑恶灵魂。
  • 福建举人曾某是个官迷。一天,他和好友去京城郊外游玩,在庙里避雨,伏在榻上睡着了,梦见皇帝召他进宫商议国事,封为宰相,赐给他蟒袍、玉带和豪华住宅。他得意洋洋,便利用手中权力敲诈勒索,强占民女,提拔亲信,排斥异己。终于触怒朝中群臣,纷纷上书皇帝,列举他的罪行。皇帝见众怒难犯,只得把他革职,充军云南。曾某在流放途中被冤民用乱刀砍死!他生前作恶多端,阴间阎王又把他灵魂招去,施以上刀山、下油锅的严厉惩罚!他一觉醒来,知道做了一场黄粱梦,从此打消了做大官的念头。故事生动有趣,高潮迭起,以辛辣的笔调讽刺了封建文人的丑恶灵魂。
  • 福建举人曾某是个官迷。一天,他和好友去京城郊外游玩,在庙里避雨,伏在榻上睡着了,梦见皇帝召他进宫商议国事,封为宰相,赐给他蟒袍、玉带和豪华住宅。他得意洋洋,便利用手中权力敲诈勒索,强占民女,提拔亲信,排斥异己。终于触怒朝中群臣,纷纷上书皇帝,列举他的罪行。皇帝见众怒难犯,只得把他革职,充军云南。曾某在流放途中被冤民用乱刀砍死!他生前作恶多端,阴间阎王又把他灵魂招去,施以上刀山、下油锅的严厉惩罚!他一觉醒来,知道做了一场黄粱梦,从此打消了做大官的念头。故事生动有趣,高潮迭起,以辛辣的笔调讽刺了封建文人的丑恶灵魂。
  • 福建举人曾某是个官迷。一天,他和好友去京城郊外游玩,在庙里避雨,伏在榻上睡着了,梦见皇帝召他进宫商议国事,封为宰相,赐给他蟒袍、玉带和豪华住宅。他得意洋洋,便利用手中权力敲诈勒索,强占民女,提拔亲信,排斥异己。终于触怒朝中群臣,纷纷上书皇帝,列举他的罪行。皇帝见众怒难犯,只得把他革职,充军云南。曾某在流放途中被冤民用乱刀砍死!他生前作恶多端,阴间阎王又把他灵魂招去,施以上刀山、下油锅的严厉惩罚!他一觉醒来,知道做了一场黄粱梦,从此打消了做大官的念头。故事生动有趣,高潮迭起,以辛辣的笔调讽刺了封建文人的丑恶灵魂。
  • 福建举人曾某是个官迷。一天,他和好友去京城郊外游玩,在庙里避雨,伏在榻上睡着了,梦见皇帝召他进宫商议国事,封为宰相,赐给他蟒袍、玉带和豪华住宅。他得意洋洋,便利用手中权力敲诈勒索,强占民女,提拔亲信,排斥异己。终于触怒朝中群臣,纷纷上书皇帝,列举他的罪行。皇帝见众怒难犯,只得把他革职,充军云南。曾某在流放途中被冤民用乱刀砍死!他生前作恶多端,阴间阎王又把他灵魂招去,施以上刀山、下油锅的严厉惩罚!他一觉醒来,知道做了一场黄粱梦,从此打消了做大官的念头。故事生动有趣,高潮迭起,以辛辣的笔调讽刺了封建文人的丑恶灵魂。
  • 福建举人曾某是个官迷。一天,他和好友去京城郊外游玩,在庙里避雨,伏在榻上睡着了,梦见皇帝召他进宫商议国事,封为宰相,赐给他蟒袍、玉带和豪华住宅。他得意洋洋,便利用手中权力敲诈勒索,强占民女,提拔亲信,排斥异己。终于触怒朝中群臣,纷纷上书皇帝,列举他的罪行。皇帝见众怒难犯,只得把他革职,充军云南。曾某在流放途中被冤民用乱刀砍死!他生前作恶多端,阴间阎王又把他灵魂招去,施以上刀山、下油锅的严厉惩罚!他一觉醒来,知道做了一场黄粱梦,从此打消了做大官的念头。故事生动有趣,高潮迭起,以辛辣的笔调讽刺了封建文人的丑恶灵魂。
  • 福建举人曾某是个官迷。一天,他和好友去京城郊外游玩,在庙里避雨,伏在榻上睡着了,梦见皇帝召他进宫商议国事,封为宰相,赐给他蟒袍、玉带和豪华住宅。他得意洋洋,便利用手中权力敲诈勒索,强占民女,提拔亲信,排斥异己。终于触怒朝中群臣,纷纷上书皇帝,列举他的罪行。皇帝见众怒难犯,只得把他革职,充军云南。曾某在流放途中被冤民用乱刀砍死!他生前作恶多端,阴间阎王又把他灵魂招去,施以上刀山、下油锅的严厉惩罚!他一觉醒来,知道做了一场黄粱梦,从此打消了做大官的念头。故事生动有趣,高潮迭起,以辛辣的笔调讽刺了封建文人的丑恶灵魂。
  • 福建举人曾某是个官迷。一天,他和好友去京城郊外游玩,在庙里避雨,伏在榻上睡着了,梦见皇帝召他进宫商议国事,封为宰相,赐给他蟒袍、玉带和豪华住宅。他得意洋洋,便利用手中权力敲诈勒索,强占民女,提拔亲信,排斥异己。终于触怒朝中群臣,纷纷上书皇帝,列举他的罪行。皇帝见众怒难犯,只得把他革职,充军云南。曾某在流放途中被冤民用乱刀砍死!他生前作恶多端,阴间阎王又把他灵魂招去,施以上刀山、下油锅的严厉惩罚!他一觉醒来,知道做了一场黄粱梦,从此打消了做大官的念头。故事生动有趣,高潮迭起,以辛辣的笔调讽刺了封建文人的丑恶灵魂。
  • 福建举人曾某是个官迷。一天,他和好友去京城郊外游玩,在庙里避雨,伏在榻上睡着了,梦见皇帝召他进宫商议国事,封为宰相,赐给他蟒袍、玉带和豪华住宅。他得意洋洋,便利用手中权力敲诈勒索,强占民女,提拔亲信,排斥异己。终于触怒朝中群臣,纷纷上书皇帝,列举他的罪行。皇帝见众怒难犯,只得把他革职,充军云南。曾某在流放途中被冤民用乱刀砍死!他生前作恶多端,阴间阎王又把他灵魂招去,施以上刀山、下油锅的严厉惩罚!他一觉醒来,知道做了一场黄粱梦,从此打消了做大官的念头。故事生动有趣,高潮迭起,以辛辣的笔调讽刺了封建文人的丑恶灵魂。
  • 福建举人曾某是个官迷。一天,他和好友去京城郊外游玩,在庙里避雨,伏在榻上睡着了,梦见皇帝召他进宫商议国事,封为宰相,赐给他蟒袍、玉带和豪华住宅。他得意洋洋,便利用手中权力敲诈勒索,强占民女,提拔亲信,排斥异己。终于触怒朝中群臣,纷纷上书皇帝,列举他的罪行。皇帝见众怒难犯,只得把他革职,充军云南。曾某在流放途中被冤民用乱刀砍死!他生前作恶多端,阴间阎王又把他灵魂招去,施以上刀山、下油锅的严厉惩罚!他一觉醒来,知道做了一场黄粱梦,从此打消了做大官的念头。故事生动有趣,高潮迭起,以辛辣的笔调讽刺了封建文人的丑恶灵魂。
  • 福建举人曾某是个官迷。一天,他和好友去京城郊外游玩,在庙里避雨,伏在榻上睡着了,梦见皇帝召他进宫商议国事,封为宰相,赐给他蟒袍、玉带和豪华住宅。他得意洋洋,便利用手中权力敲诈勒索,强占民女,提拔亲信,排斥异己。终于触怒朝中群臣,纷纷上书皇帝,列举他的罪行。皇帝见众怒难犯,只得把他革职,充军云南。曾某在流放途中被冤民用乱刀砍死!他生前作恶多端,阴间阎王又把他灵魂招去,施以上刀山、下油锅的严厉惩罚!他一觉醒来,知道做了一场黄粱梦,从此打消了做大官的念头。故事生动有趣,高潮迭起,以辛辣的笔调讽刺了封建文人的丑恶灵魂。
  • 福建举人曾某是个官迷。一天,他和好友去京城郊外游玩,在庙里避雨,伏在榻上睡着了,梦见皇帝召他进宫商议国事,封为宰相,赐给他蟒袍、玉带和豪华住宅。他得意洋洋,便利用手中权力敲诈勒索,强占民女,提拔亲信,排斥异己。终于触怒朝中群臣,纷纷上书皇帝,列举他的罪行。皇帝见众怒难犯,只得把他革职,充军云南。曾某在流放途中被冤民用乱刀砍死!他生前作恶多端,阴间阎王又把他灵魂招去,施以上刀山、下油锅的严厉惩罚!他一觉醒来,知道做了一场黄粱梦,从此打消了做大官的念头。故事生动有趣,高潮迭起,以辛辣的笔调讽刺了封建文人的丑恶灵魂。
  • 福建举人曾某是个官迷。一天,他和好友去京城郊外游玩,在庙里避雨,伏在榻上睡着了,梦见皇帝召他进宫商议国事,封为宰相,赐给他蟒袍、玉带和豪华住宅。他得意洋洋,便利用手中权力敲诈勒索,强占民女,提拔亲信,排斥异己。终于触怒朝中群臣,纷纷上书皇帝,列举他的罪行。皇帝见众怒难犯,只得把他革职,充军云南。曾某在流放途中被冤民用乱刀砍死!他生前作恶多端,阴间阎王又把他灵魂招去,施以上刀山、下油锅的严厉惩罚!他一觉醒来,知道做了一场黄粱梦,从此打消了做大官的念头。故事生动有趣,高潮迭起,以辛辣的笔调讽刺了封建文人的丑恶灵魂。
  • 福建举人曾某是个官迷。一天,他和好友去京城郊外游玩,在庙里避雨,伏在榻上睡着了,梦见皇帝召他进宫商议国事,封为宰相,赐给他蟒袍、玉带和豪华住宅。他得意洋洋,便利用手中权力敲诈勒索,强占民女,提拔亲信,排斥异己。终于触怒朝中群臣,纷纷上书皇帝,列举他的罪行。皇帝见众怒难犯,只得把他革职,充军云南。曾某在流放途中被冤民用乱刀砍死!他生前作恶多端,阴间阎王又把他灵魂招去,施以上刀山、下油锅的严厉惩罚!他一觉醒来,知道做了一场黄粱梦,从此打消了做大官的念头。故事生动有趣,高潮迭起,以辛辣的笔调讽刺了封建文人的丑恶灵魂。
  • 福建举人曾某是个官迷。一天,他和好友去京城郊外游玩,在庙里避雨,伏在榻上睡着了,梦见皇帝召他进宫商议国事,封为宰相,赐给他蟒袍、玉带和豪华住宅。他得意洋洋,便利用手中权力敲诈勒索,强占民女,提拔亲信,排斥异己。终于触怒朝中群臣,纷纷上书皇帝,列举他的罪行。皇帝见众怒难犯,只得把他革职,充军云南。曾某在流放途中被冤民用乱刀砍死!他生前作恶多端,阴间阎王又把他灵魂招去,施以上刀山、下油锅的严厉惩罚!他一觉醒来,知道做了一场黄粱梦,从此打消了做大官的念头。故事生动有趣,高潮迭起,以辛辣的笔调讽刺了封建文人的丑恶灵魂。
  • 福建举人曾某是个官迷。一天,他和好友去京城郊外游玩,在庙里避雨,伏在榻上睡着了,梦见皇帝召他进宫商议国事,封为宰相,赐给他蟒袍、玉带和豪华住宅。他得意洋洋,便利用手中权力敲诈勒索,强占民女,提拔亲信,排斥异己。终于触怒朝中群臣,纷纷上书皇帝,列举他的罪行。皇帝见众怒难犯,只得把他革职,充军云南。曾某在流放途中被冤民用乱刀砍死!他生前作恶多端,阴间阎王又把他灵魂招去,施以上刀山、下油锅的严厉惩罚!他一觉醒来,知道做了一场黄粱梦,从此打消了做大官的念头。故事生动有趣,高潮迭起,以辛辣的笔调讽刺了封建文人的丑恶灵魂。
  • 福建举人曾某是个官迷。一天,他和好友去京城郊外游玩,在庙里避雨,伏在榻上睡着了,梦见皇帝召他进宫商议国事,封为宰相,赐给他蟒袍、玉带和豪华住宅。他得意洋洋,便利用手中权力敲诈勒索,强占民女,提拔亲信,排斥异己。终于触怒朝中群臣,纷纷上书皇帝,列举他的罪行。皇帝见众怒难犯,只得把他革职,充军云南。曾某在流放途中被冤民用乱刀砍死!他生前作恶多端,阴间阎王又把他灵魂招去,施以上刀山、下油锅的严厉惩罚!他一觉醒来,知道做了一场黄粱梦,从此打消了做大官的念头。故事生动有趣,高潮迭起,以辛辣的笔调讽刺了封建文人的丑恶灵魂。
  • 福建举人曾某是个官迷。一天,他和好友去京城郊外游玩,在庙里避雨,伏在榻上睡着了,梦见皇帝召他进宫商议国事,封为宰相,赐给他蟒袍、玉带和豪华住宅。他得意洋洋,便利用手中权力敲诈勒索,强占民女,提拔亲信,排斥异己。终于触怒朝中群臣,纷纷上书皇帝,列举他的罪行。皇帝见众怒难犯,只得把他革职,充军云南。曾某在流放途中被冤民用乱刀砍死!他生前作恶多端,阴间阎王又把他灵魂招去,施以上刀山、下油锅的严厉惩罚!他一觉醒来,知道做了一场黄粱梦,从此打消了做大官的念头。故事生动有趣,高潮迭起,以辛辣的笔调讽刺了封建文人的丑恶灵魂。
  • 福建举人曾某是个官迷。一天,他和好友去京城郊外游玩,在庙里避雨,伏在榻上睡着了,梦见皇帝召他进宫商议国事,封为宰相,赐给他蟒袍、玉带和豪华住宅。他得意洋洋,便利用手中权力敲诈勒索,强占民女,提拔亲信,排斥异己。终于触怒朝中群臣,纷纷上书皇帝,列举他的罪行。皇帝见众怒难犯,只得把他革职,充军云南。曾某在流放途中被冤民用乱刀砍死!他生前作恶多端,阴间阎王又把他灵魂招去,施以上刀山、下油锅的严厉惩罚!他一觉醒来,知道做了一场黄粱梦,从此打消了做大官的念头。故事生动有趣,高潮迭起,以辛辣的笔调讽刺了封建文人的丑恶灵魂。
  • 福建举人曾某是个官迷。一天,他和好友去京城郊外游玩,在庙里避雨,伏在榻上睡着了,梦见皇帝召他进宫商议国事,封为宰相,赐给他蟒袍、玉带和豪华住宅。他得意洋洋,便利用手中权力敲诈勒索,强占民女,提拔亲信,排斥异己。终于触怒朝中群臣,纷纷上书皇帝,列举他的罪行。皇帝见众怒难犯,只得把他革职,充军云南。曾某在流放途中被冤民用乱刀砍死!他生前作恶多端,阴间阎王又把他灵魂招去,施以上刀山、下油锅的严厉惩罚!他一觉醒来,知道做了一场黄粱梦,从此打消了做大官的念头。故事生动有趣,高潮迭起,以辛辣的笔调讽刺了封建文人的丑恶灵魂。
  • 福建举人曾某是个官迷。一天,他和好友去京城郊外游玩,在庙里避雨,伏在榻上睡着了,梦见皇帝召他进宫商议国事,封为宰相,赐给他蟒袍、玉带和豪华住宅。他得意洋洋,便利用手中权力敲诈勒索,强占民女,提拔亲信,排斥异己。终于触怒朝中群臣,纷纷上书皇帝,列举他的罪行。皇帝见众怒难犯,只得把他革职,充军云南。曾某在流放途中被冤民用乱刀砍死!他生前作恶多端,阴间阎王又把他灵魂招去,施以上刀山、下油锅的严厉惩罚!他一觉醒来,知道做了一场黄粱梦,从此打消了做大官的念头。故事生动有趣,高潮迭起,以辛辣的笔调讽刺了封建文人的丑恶灵魂。
  • 福建举人曾某是个官迷。一天,他和好友去京城郊外游玩,在庙里避雨,伏在榻上睡着了,梦见皇帝召他进宫商议国事,封为宰相,赐给他蟒袍、玉带和豪华住宅。他得意洋洋,便利用手中权力敲诈勒索,强占民女,提拔亲信,排斥异己。终于触怒朝中群臣,纷纷上书皇帝,列举他的罪行。皇帝见众怒难犯,只得把他革职,充军云南。曾某在流放途中被冤民用乱刀砍死!他生前作恶多端,阴间阎王又把他灵魂招去,施以上刀山、下油锅的严厉惩罚!他一觉醒来,知道做了一场黄粱梦,从此打消了做大官的念头。故事生动有趣,高潮迭起,以辛辣的笔调讽刺了封建文人的丑恶灵魂。
  • 福建举人曾某是个官迷。一天,他和好友去京城郊外游玩,在庙里避雨,伏在榻上睡着了,梦见皇帝召他进宫商议国事,封为宰相,赐给他蟒袍、玉带和豪华住宅。他得意洋洋,便利用手中权力敲诈勒索,强占民女,提拔亲信,排斥异己。终于触怒朝中群臣,纷纷上书皇帝,列举他的罪行。皇帝见众怒难犯,只得把他革职,充军云南。曾某在流放途中被冤民用乱刀砍死!他生前作恶多端,阴间阎王又把他灵魂招去,施以上刀山、下油锅的严厉惩罚!他一觉醒来,知道做了一场黄粱梦,从此打消了做大官的念头。故事生动有趣,高潮迭起,以辛辣的笔调讽刺了封建文人的丑恶灵魂。
  • 福建举人曾某是个官迷。一天,他和好友去京城郊外游玩,在庙里避雨,伏在榻上睡着了,梦见皇帝召他进宫商议国事,封为宰相,赐给他蟒袍、玉带和豪华住宅。他得意洋洋,便利用手中权力敲诈勒索,强占民女,提拔亲信,排斥异己。终于触怒朝中群臣,纷纷上书皇帝,列举他的罪行。皇帝见众怒难犯,只得把他革职,充军云南。曾某在流放途中被冤民用乱刀砍死!他生前作恶多端,阴间阎王又把他灵魂招去,施以上刀山、下油锅的严厉惩罚!他一觉醒来,知道做了一场黄粱梦,从此打消了做大官的念头。故事生动有趣,高潮迭起,以辛辣的笔调讽刺了封建文人的丑恶灵魂。
  • 福建举人曾某是个官迷。一天,他和好友去京城郊外游玩,在庙里避雨,伏在榻上睡着了,梦见皇帝召他进宫商议国事,封为宰相,赐给他蟒袍、玉带和豪华住宅。他得意洋洋,便利用手中权力敲诈勒索,强占民女,提拔亲信,排斥异己。终于触怒朝中群臣,纷纷上书皇帝,列举他的罪行。皇帝见众怒难犯,只得把他革职,充军云南。曾某在流放途中被冤民用乱刀砍死!他生前作恶多端,阴间阎王又把他灵魂招去,施以上刀山、下油锅的严厉惩罚!他一觉醒来,知道做了一场黄粱梦,从此打消了做大官的念头。故事生动有趣,高潮迭起,以辛辣的笔调讽刺了封建文人的丑恶灵魂。
  • 福建举人曾某是个官迷。一天,他和好友去京城郊外游玩,在庙里避雨,伏在榻上睡着了,梦见皇帝召他进宫商议国事,封为宰相,赐给他蟒袍、玉带和豪华住宅。他得意洋洋,便利用手中权力敲诈勒索,强占民女,提拔亲信,排斥异己。终于触怒朝中群臣,纷纷上书皇帝,列举他的罪行。皇帝见众怒难犯,只得把他革职,充军云南。曾某在流放途中被冤民用乱刀砍死!他生前作恶多端,阴间阎王又把他灵魂招去,施以上刀山、下油锅的严厉惩罚!他一觉醒来,知道做了一场黄粱梦,从此打消了做大官的念头。故事生动有趣,高潮迭起,以辛辣的笔调讽刺了封建文人的丑恶灵魂。
  • 福建举人曾某是个官迷。一天,他和好友去京城郊外游玩,在庙里避雨,伏在榻上睡着了,梦见皇帝召他进宫商议国事,封为宰相,赐给他蟒袍、玉带和豪华住宅。他得意洋洋,便利用手中权力敲诈勒索,强占民女,提拔亲信,排斥异己。终于触怒朝中群臣,纷纷上书皇帝,列举他的罪行。皇帝见众怒难犯,只得把他革职,充军云南。曾某在流放途中被冤民用乱刀砍死!他生前作恶多端,阴间阎王又把他灵魂招去,施以上刀山、下油锅的严厉惩罚!他一觉醒来,知道做了一场黄粱梦,从此打消了做大官的念头。故事生动有趣,高潮迭起,以辛辣的笔调讽刺了封建文人的丑恶灵魂。
  • 福建举人曾某是个官迷。一天,他和好友去京城郊外游玩,在庙里避雨,伏在榻上睡着了,梦见皇帝召他进宫商议国事,封为宰相,赐给他蟒袍、玉带和豪华住宅。他得意洋洋,便利用手中权力敲诈勒索,强占民女,提拔亲信,排斥异己。终于触怒朝中群臣,纷纷上书皇帝,列举他的罪行。皇帝见众怒难犯,只得把他革职,充军云南。曾某在流放途中被冤民用乱刀砍死!他生前作恶多端,阴间阎王又把他灵魂招去,施以上刀山、下油锅的严厉惩罚!他一觉醒来,知道做了一场黄粱梦,从此打消了做大官的念头。故事生动有趣,高潮迭起,以辛辣的笔调讽刺了封建文人的丑恶灵魂。
  • 福建举人曾某是个官迷。一天,他和好友去京城郊外游玩,在庙里避雨,伏在榻上睡着了,梦见皇帝召他进宫商议国事,封为宰相,赐给他蟒袍、玉带和豪华住宅。他得意洋洋,便利用手中权力敲诈勒索,强占民女,提拔亲信,排斥异己。终于触怒朝中群臣,纷纷上书皇帝,列举他的罪行。皇帝见众怒难犯,只得把他革职,充军云南。曾某在流放途中被冤民用乱刀砍死!他生前作恶多端,阴间阎王又把他灵魂招去,施以上刀山、下油锅的严厉惩罚!他一觉醒来,知道做了一场黄粱梦,从此打消了做大官的念头。故事生动有趣,高潮迭起,以辛辣的笔调讽刺了封建文人的丑恶灵魂。
  • 福建举人曾某是个官迷。一天,他和好友去京城郊外游玩,在庙里避雨,伏在榻上睡着了,梦见皇帝召他进宫商议国事,封为宰相,赐给他蟒袍、玉带和豪华住宅。他得意洋洋,便利用手中权力敲诈勒索,强占民女,提拔亲信,排斥异己。终于触怒朝中群臣,纷纷上书皇帝,列举他的罪行。皇帝见众怒难犯,只得把他革职,充军云南。曾某在流放途中被冤民用乱刀砍死!他生前作恶多端,阴间阎王又把他灵魂招去,施以上刀山、下油锅的严厉惩罚!他一觉醒来,知道做了一场黄粱梦,从此打消了做大官的念头。故事生动有趣,高潮迭起,以辛辣的笔调讽刺了封建文人的丑恶灵魂。
  • 福建举人曾某是个官迷。一天,他和好友去京城郊外游玩,在庙里避雨,伏在榻上睡着了,梦见皇帝召他进宫商议国事,封为宰相,赐给他蟒袍、玉带和豪华住宅。他得意洋洋,便利用手中权力敲诈勒索,强占民女,提拔亲信,排斥异己。终于触怒朝中群臣,纷纷上书皇帝,列举他的罪行。皇帝见众怒难犯,只得把他革职,充军云南。曾某在流放途中被冤民用乱刀砍死!他生前作恶多端,阴间阎王又把他灵魂招去,施以上刀山、下油锅的严厉惩罚!他一觉醒来,知道做了一场黄粱梦,从此打消了做大官的念头。故事生动有趣,高潮迭起,以辛辣的笔调讽刺了封建文人的丑恶灵魂。
  • 福建举人曾某是个官迷。一天,他和好友去京城郊外游玩,在庙里避雨,伏在榻上睡着了,梦见皇帝召他进宫商议国事,封为宰相,赐给他蟒袍、玉带和豪华住宅。他得意洋洋,便利用手中权力敲诈勒索,强占民女,提拔亲信,排斥异己。终于触怒朝中群臣,纷纷上书皇帝,列举他的罪行。皇帝见众怒难犯,只得把他革职,充军云南。曾某在流放途中被冤民用乱刀砍死!他生前作恶多端,阴间阎王又把他灵魂招去,施以上刀山、下油锅的严厉惩罚!他一觉醒来,知道做了一场黄粱梦,从此打消了做大官的念头。故事生动有趣,高潮迭起,以辛辣的笔调讽刺了封建文人的丑恶灵魂。
  • 福建举人曾某是个官迷。一天,他和好友去京城郊外游玩,在庙里避雨,伏在榻上睡着了,梦见皇帝召他进宫商议国事,封为宰相,赐给他蟒袍、玉带和豪华住宅。他得意洋洋,便利用手中权力敲诈勒索,强占民女,提拔亲信,排斥异己。终于触怒朝中群臣,纷纷上书皇帝,列举他的罪行。皇帝见众怒难犯,只得把他革职,充军云南。曾某在流放途中被冤民用乱刀砍死!他生前作恶多端,阴间阎王又把他灵魂招去,施以上刀山、下油锅的严厉惩罚!他一觉醒来,知道做了一场黄粱梦,从此打消了做大官的念头。故事生动有趣,高潮迭起,以辛辣的笔调讽刺了封建文人的丑恶灵魂。
  • 福建举人曾某是个官迷。一天,他和好友去京城郊外游玩,在庙里避雨,伏在榻上睡着了,梦见皇帝召他进宫商议国事,封为宰相,赐给他蟒袍、玉带和豪华住宅。他得意洋洋,便利用手中权力敲诈勒索,强占民女,提拔亲信,排斥异己。终于触怒朝中群臣,纷纷上书皇帝,列举他的罪行。皇帝见众怒难犯,只得把他革职,充军云南。曾某在流放途中被冤民用乱刀砍死!他生前作恶多端,阴间阎王又把他灵魂招去,施以上刀山、下油锅的严厉惩罚!他一觉醒来,知道做了一场黄粱梦,从此打消了做大官的念头。故事生动有趣,高潮迭起,以辛辣的笔调讽刺了封建文人的丑恶灵魂。
  • 福建举人曾某是个官迷。一天,他和好友去京城郊外游玩,在庙里避雨,伏在榻上睡着了,梦见皇帝召他进宫商议国事,封为宰相,赐给他蟒袍、玉带和豪华住宅。他得意洋洋,便利用手中权力敲诈勒索,强占民女,提拔亲信,排斥异己。终于触怒朝中群臣,纷纷上书皇帝,列举他的罪行。皇帝见众怒难犯,只得把他革职,充军云南。曾某在流放途中被冤民用乱刀砍死!他生前作恶多端,阴间阎王又把他灵魂招去,施以上刀山、下油锅的严厉惩罚!他一觉醒来,知道做了一场黄粱梦,从此打消了做大官的念头。故事生动有趣,高潮迭起,以辛辣的笔调讽刺了封建文人的丑恶灵魂。
  • 福建举人曾某是个官迷。一天,他和好友去京城郊外游玩,在庙里避雨,伏在榻上睡着了,梦见皇帝召他进宫商议国事,封为宰相,赐给他蟒袍、玉带和豪华住宅。他得意洋洋,便利用手中权力敲诈勒索,强占民女,提拔亲信,排斥异己。终于触怒朝中群臣,纷纷上书皇帝,列举他的罪行。皇帝见众怒难犯,只得把他革职,充军云南。曾某在流放途中被冤民用乱刀砍死!他生前作恶多端,阴间阎王又把他灵魂招去,施以上刀山、下油锅的严厉惩罚!他一觉醒来,知道做了一场黄粱梦,从此打消了做大官的念头。故事生动有趣,高潮迭起,以辛辣的笔调讽刺了封建文人的丑恶灵魂。
  • 福建举人曾某是个官迷。一天,他和好友去京城郊外游玩,在庙里避雨,伏在榻上睡着了,梦见皇帝召他进宫商议国事,封为宰相,赐给他蟒袍、玉带和豪华住宅。他得意洋洋,便利用手中权力敲诈勒索,强占民女,提拔亲信,排斥异己。终于触怒朝中群臣,纷纷上书皇帝,列举他的罪行。皇帝见众怒难犯,只得把他革职,充军云南。曾某在流放途中被冤民用乱刀砍死!他生前作恶多端,阴间阎王又把他灵魂招去,施以上刀山、下油锅的严厉惩罚!他一觉醒来,知道做了一场黄粱梦,从此打消了做大官的念头。故事生动有趣,高潮迭起,以辛辣的笔调讽刺了封建文人的丑恶灵魂。
  • 福建举人曾某是个官迷。一天,他和好友去京城郊外游玩,在庙里避雨,伏在榻上睡着了,梦见皇帝召他进宫商议国事,封为宰相,赐给他蟒袍、玉带和豪华住宅。他得意洋洋,便利用手中权力敲诈勒索,强占民女,提拔亲信,排斥异己。终于触怒朝中群臣,纷纷上书皇帝,列举他的罪行。皇帝见众怒难犯,只得把他革职,充军云南。曾某在流放途中被冤民用乱刀砍死!他生前作恶多端,阴间阎王又把他灵魂招去,施以上刀山、下油锅的严厉惩罚!他一觉醒来,知道做了一场黄粱梦,从此打消了做大官的念头。故事生动有趣,高潮迭起,以辛辣的笔调讽刺了封建文人的丑恶灵魂。
  • 福建举人曾某是个官迷。一天,他和好友去京城郊外游玩,在庙里避雨,伏在榻上睡着了,梦见皇帝召他进宫商议国事,封为宰相,赐给他蟒袍、玉带和豪华住宅。他得意洋洋,便利用手中权力敲诈勒索,强占民女,提拔亲信,排斥异己。终于触怒朝中群臣,纷纷上书皇帝,列举他的罪行。皇帝见众怒难犯,只得把他革职,充军云南。曾某在流放途中被冤民用乱刀砍死!他生前作恶多端,阴间阎王又把他灵魂招去,施以上刀山、下油锅的严厉惩罚!他一觉醒来,知道做了一场黄粱梦,从此打消了做大官的念头。故事生动有趣,高潮迭起,以辛辣的笔调讽刺了封建文人的丑恶灵魂。
  • 福建举人曾某是个官迷。一天,他和好友去京城郊外游玩,在庙里避雨,伏在榻上睡着了,梦见皇帝召他进宫商议国事,封为宰相,赐给他蟒袍、玉带和豪华住宅。他得意洋洋,便利用手中权力敲诈勒索,强占民女,提拔亲信,排斥异己。终于触怒朝中群臣,纷纷上书皇帝,列举他的罪行。皇帝见众怒难犯,只得把他革职,充军云南。曾某在流放途中被冤民用乱刀砍死!他生前作恶多端,阴间阎王又把他灵魂招去,施以上刀山、下油锅的严厉惩罚!他一觉醒来,知道做了一场黄粱梦,从此打消了做大官的念头。故事生动有趣,高潮迭起,以辛辣的笔调讽刺了封建文人的丑恶灵魂。
  • 福建举人曾某是个官迷。一天,他和好友去京城郊外游玩,在庙里避雨,伏在榻上睡着了,梦见皇帝召他进宫商议国事,封为宰相,赐给他蟒袍、玉带和豪华住宅。他得意洋洋,便利用手中权力敲诈勒索,强占民女,提拔亲信,排斥异己。终于触怒朝中群臣,纷纷上书皇帝,列举他的罪行。皇帝见众怒难犯,只得把他革职,充军云南。曾某在流放途中被冤民用乱刀砍死!他生前作恶多端,阴间阎王又把他灵魂招去,施以上刀山、下油锅的严厉惩罚!他一觉醒来,知道做了一场黄粱梦,从此打消了做大官的念头。故事生动有趣,高潮迭起,以辛辣的笔调讽刺了封建文人的丑恶灵魂。
  • 福建举人曾某是个官迷。一天,他和好友去京城郊外游玩,在庙里避雨,伏在榻上睡着了,梦见皇帝召他进宫商议国事,封为宰相,赐给他蟒袍、玉带和豪华住宅。他得意洋洋,便利用手中权力敲诈勒索,强占民女,提拔亲信,排斥异己。终于触怒朝中群臣,纷纷上书皇帝,列举他的罪行。皇帝见众怒难犯,只得把他革职,充军云南。曾某在流放途中被冤民用乱刀砍死!他生前作恶多端,阴间阎王又把他灵魂招去,施以上刀山、下油锅的严厉惩罚!他一觉醒来,知道做了一场黄粱梦,从此打消了做大官的念头。故事生动有趣,高潮迭起,以辛辣的笔调讽刺了封建文人的丑恶灵魂。
  • 福建举人曾某是个官迷。一天,他和好友去京城郊外游玩,在庙里避雨,伏在榻上睡着了,梦见皇帝召他进宫商议国事,封为宰相,赐给他蟒袍、玉带和豪华住宅。他得意洋洋,便利用手中权力敲诈勒索,强占民女,提拔亲信,排斥异己。终于触怒朝中群臣,纷纷上书皇帝,列举他的罪行。皇帝见众怒难犯,只得把他革职,充军云南。曾某在流放途中被冤民用乱刀砍死!他生前作恶多端,阴间阎王又把他灵魂招去,施以上刀山、下油锅的严厉惩罚!他一觉醒来,知道做了一场黄粱梦,从此打消了做大官的念头。故事生动有趣,高潮迭起,以辛辣的笔调讽刺了封建文人的丑恶灵魂。
  • 福建举人曾某是个官迷。一天,他和好友去京城郊外游玩,在庙里避雨,伏在榻上睡着了,梦见皇帝召他进宫商议国事,封为宰相,赐给他蟒袍、玉带和豪华住宅。他得意洋洋,便利用手中权力敲诈勒索,强占民女,提拔亲信,排斥异己。终于触怒朝中群臣,纷纷上书皇帝,列举他的罪行。皇帝见众怒难犯,只得把他革职,充军云南。曾某在流放途中被冤民用乱刀砍死!他生前作恶多端,阴间阎王又把他灵魂招去,施以上刀山、下油锅的严厉惩罚!他一觉醒来,知道做了一场黄粱梦,从此打消了做大官的念头。故事生动有趣,高潮迭起,以辛辣的笔调讽刺了封建文人的丑恶灵魂。
  • 146    看过
  • 1   喜欢
  • 1    收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