卢龙县书生张鸿渐,因受贪官迫害,逃到凤翔府,与狐仙结为夫妻。数年后,鸿渐思念家乡妻儿,狐仙将其送回。当鸿渐和结发妻子方氏倾诉相思之情时,不料一无赖尾随其后,潜入院中,趴在窗下,偷听他们的谈话。那无赖一面威胁要去报告官府,一面用淫秽语言调戏方氏。鸿渐气忿之极,破门而出,将无赖砍死,然后到官府自首。在解往都城的路上,狐仙又救了他。后来张鸿渐的儿子中了举人,官司也了结了,父子夫妻得以团圆。

  • 卢龙县书生张鸿渐,因受贪官迫害,逃到凤翔府,与狐仙结为夫妻。数年后,鸿渐思念家乡妻儿,狐仙将其送回。当鸿渐和结发妻子方氏倾诉相思之情时,不料一无赖尾随其后,潜入院中,趴在窗下,偷听他们的谈话。那无赖一面威胁要去报告官府,一面用淫秽语言调戏方氏。鸿渐气忿之极,破门而出,将无赖砍死,然后到官府自首。在解往都城的路上,狐仙又救了他。后来张鸿渐的儿子中了举人,官司也了结了,父子夫妻得以团圆。
  • 卢龙县书生张鸿渐,因受贪官迫害,逃到凤翔府,与狐仙结为夫妻。数年后,鸿渐思念家乡妻儿,狐仙将其送回。当鸿渐和结发妻子方氏倾诉相思之情时,不料一无赖尾随其后,潜入院中,趴在窗下,偷听他们的谈话。那无赖一面威胁要去报告官府,一面用淫秽语言调戏方氏。鸿渐气忿之极,破门而出,将无赖砍死,然后到官府自首。在解往都城的路上,狐仙又救了他。后来张鸿渐的儿子中了举人,官司也了结了,父子夫妻得以团圆。
  • 卢龙县书生张鸿渐,因受贪官迫害,逃到凤翔府,与狐仙结为夫妻。数年后,鸿渐思念家乡妻儿,狐仙将其送回。当鸿渐和结发妻子方氏倾诉相思之情时,不料一无赖尾随其后,潜入院中,趴在窗下,偷听他们的谈话。那无赖一面威胁要去报告官府,一面用淫秽语言调戏方氏。鸿渐气忿之极,破门而出,将无赖砍死,然后到官府自首。在解往都城的路上,狐仙又救了他。后来张鸿渐的儿子中了举人,官司也了结了,父子夫妻得以团圆。
  • 卢龙县书生张鸿渐,因受贪官迫害,逃到凤翔府,与狐仙结为夫妻。数年后,鸿渐思念家乡妻儿,狐仙将其送回。当鸿渐和结发妻子方氏倾诉相思之情时,不料一无赖尾随其后,潜入院中,趴在窗下,偷听他们的谈话。那无赖一面威胁要去报告官府,一面用淫秽语言调戏方氏。鸿渐气忿之极,破门而出,将无赖砍死,然后到官府自首。在解往都城的路上,狐仙又救了他。后来张鸿渐的儿子中了举人,官司也了结了,父子夫妻得以团圆。
  • 卢龙县书生张鸿渐,因受贪官迫害,逃到凤翔府,与狐仙结为夫妻。数年后,鸿渐思念家乡妻儿,狐仙将其送回。当鸿渐和结发妻子方氏倾诉相思之情时,不料一无赖尾随其后,潜入院中,趴在窗下,偷听他们的谈话。那无赖一面威胁要去报告官府,一面用淫秽语言调戏方氏。鸿渐气忿之极,破门而出,将无赖砍死,然后到官府自首。在解往都城的路上,狐仙又救了他。后来张鸿渐的儿子中了举人,官司也了结了,父子夫妻得以团圆。
  • 卢龙县书生张鸿渐,因受贪官迫害,逃到凤翔府,与狐仙结为夫妻。数年后,鸿渐思念家乡妻儿,狐仙将其送回。当鸿渐和结发妻子方氏倾诉相思之情时,不料一无赖尾随其后,潜入院中,趴在窗下,偷听他们的谈话。那无赖一面威胁要去报告官府,一面用淫秽语言调戏方氏。鸿渐气忿之极,破门而出,将无赖砍死,然后到官府自首。在解往都城的路上,狐仙又救了他。后来张鸿渐的儿子中了举人,官司也了结了,父子夫妻得以团圆。
  • 卢龙县书生张鸿渐,因受贪官迫害,逃到凤翔府,与狐仙结为夫妻。数年后,鸿渐思念家乡妻儿,狐仙将其送回。当鸿渐和结发妻子方氏倾诉相思之情时,不料一无赖尾随其后,潜入院中,趴在窗下,偷听他们的谈话。那无赖一面威胁要去报告官府,一面用淫秽语言调戏方氏。鸿渐气忿之极,破门而出,将无赖砍死,然后到官府自首。在解往都城的路上,狐仙又救了他。后来张鸿渐的儿子中了举人,官司也了结了,父子夫妻得以团圆。
  • 卢龙县书生张鸿渐,因受贪官迫害,逃到凤翔府,与狐仙结为夫妻。数年后,鸿渐思念家乡妻儿,狐仙将其送回。当鸿渐和结发妻子方氏倾诉相思之情时,不料一无赖尾随其后,潜入院中,趴在窗下,偷听他们的谈话。那无赖一面威胁要去报告官府,一面用淫秽语言调戏方氏。鸿渐气忿之极,破门而出,将无赖砍死,然后到官府自首。在解往都城的路上,狐仙又救了他。后来张鸿渐的儿子中了举人,官司也了结了,父子夫妻得以团圆。
  • 卢龙县书生张鸿渐,因受贪官迫害,逃到凤翔府,与狐仙结为夫妻。数年后,鸿渐思念家乡妻儿,狐仙将其送回。当鸿渐和结发妻子方氏倾诉相思之情时,不料一无赖尾随其后,潜入院中,趴在窗下,偷听他们的谈话。那无赖一面威胁要去报告官府,一面用淫秽语言调戏方氏。鸿渐气忿之极,破门而出,将无赖砍死,然后到官府自首。在解往都城的路上,狐仙又救了他。后来张鸿渐的儿子中了举人,官司也了结了,父子夫妻得以团圆。
  • 卢龙县书生张鸿渐,因受贪官迫害,逃到凤翔府,与狐仙结为夫妻。数年后,鸿渐思念家乡妻儿,狐仙将其送回。当鸿渐和结发妻子方氏倾诉相思之情时,不料一无赖尾随其后,潜入院中,趴在窗下,偷听他们的谈话。那无赖一面威胁要去报告官府,一面用淫秽语言调戏方氏。鸿渐气忿之极,破门而出,将无赖砍死,然后到官府自首。在解往都城的路上,狐仙又救了他。后来张鸿渐的儿子中了举人,官司也了结了,父子夫妻得以团圆。
  • 卢龙县书生张鸿渐,因受贪官迫害,逃到凤翔府,与狐仙结为夫妻。数年后,鸿渐思念家乡妻儿,狐仙将其送回。当鸿渐和结发妻子方氏倾诉相思之情时,不料一无赖尾随其后,潜入院中,趴在窗下,偷听他们的谈话。那无赖一面威胁要去报告官府,一面用淫秽语言调戏方氏。鸿渐气忿之极,破门而出,将无赖砍死,然后到官府自首。在解往都城的路上,狐仙又救了他。后来张鸿渐的儿子中了举人,官司也了结了,父子夫妻得以团圆。
  • 卢龙县书生张鸿渐,因受贪官迫害,逃到凤翔府,与狐仙结为夫妻。数年后,鸿渐思念家乡妻儿,狐仙将其送回。当鸿渐和结发妻子方氏倾诉相思之情时,不料一无赖尾随其后,潜入院中,趴在窗下,偷听他们的谈话。那无赖一面威胁要去报告官府,一面用淫秽语言调戏方氏。鸿渐气忿之极,破门而出,将无赖砍死,然后到官府自首。在解往都城的路上,狐仙又救了他。后来张鸿渐的儿子中了举人,官司也了结了,父子夫妻得以团圆。
  • 卢龙县书生张鸿渐,因受贪官迫害,逃到凤翔府,与狐仙结为夫妻。数年后,鸿渐思念家乡妻儿,狐仙将其送回。当鸿渐和结发妻子方氏倾诉相思之情时,不料一无赖尾随其后,潜入院中,趴在窗下,偷听他们的谈话。那无赖一面威胁要去报告官府,一面用淫秽语言调戏方氏。鸿渐气忿之极,破门而出,将无赖砍死,然后到官府自首。在解往都城的路上,狐仙又救了他。后来张鸿渐的儿子中了举人,官司也了结了,父子夫妻得以团圆。
  • 卢龙县书生张鸿渐,因受贪官迫害,逃到凤翔府,与狐仙结为夫妻。数年后,鸿渐思念家乡妻儿,狐仙将其送回。当鸿渐和结发妻子方氏倾诉相思之情时,不料一无赖尾随其后,潜入院中,趴在窗下,偷听他们的谈话。那无赖一面威胁要去报告官府,一面用淫秽语言调戏方氏。鸿渐气忿之极,破门而出,将无赖砍死,然后到官府自首。在解往都城的路上,狐仙又救了他。后来张鸿渐的儿子中了举人,官司也了结了,父子夫妻得以团圆。
  • 卢龙县书生张鸿渐,因受贪官迫害,逃到凤翔府,与狐仙结为夫妻。数年后,鸿渐思念家乡妻儿,狐仙将其送回。当鸿渐和结发妻子方氏倾诉相思之情时,不料一无赖尾随其后,潜入院中,趴在窗下,偷听他们的谈话。那无赖一面威胁要去报告官府,一面用淫秽语言调戏方氏。鸿渐气忿之极,破门而出,将无赖砍死,然后到官府自首。在解往都城的路上,狐仙又救了他。后来张鸿渐的儿子中了举人,官司也了结了,父子夫妻得以团圆。
  • 卢龙县书生张鸿渐,因受贪官迫害,逃到凤翔府,与狐仙结为夫妻。数年后,鸿渐思念家乡妻儿,狐仙将其送回。当鸿渐和结发妻子方氏倾诉相思之情时,不料一无赖尾随其后,潜入院中,趴在窗下,偷听他们的谈话。那无赖一面威胁要去报告官府,一面用淫秽语言调戏方氏。鸿渐气忿之极,破门而出,将无赖砍死,然后到官府自首。在解往都城的路上,狐仙又救了他。后来张鸿渐的儿子中了举人,官司也了结了,父子夫妻得以团圆。
  • 卢龙县书生张鸿渐,因受贪官迫害,逃到凤翔府,与狐仙结为夫妻。数年后,鸿渐思念家乡妻儿,狐仙将其送回。当鸿渐和结发妻子方氏倾诉相思之情时,不料一无赖尾随其后,潜入院中,趴在窗下,偷听他们的谈话。那无赖一面威胁要去报告官府,一面用淫秽语言调戏方氏。鸿渐气忿之极,破门而出,将无赖砍死,然后到官府自首。在解往都城的路上,狐仙又救了他。后来张鸿渐的儿子中了举人,官司也了结了,父子夫妻得以团圆。
  • 卢龙县书生张鸿渐,因受贪官迫害,逃到凤翔府,与狐仙结为夫妻。数年后,鸿渐思念家乡妻儿,狐仙将其送回。当鸿渐和结发妻子方氏倾诉相思之情时,不料一无赖尾随其后,潜入院中,趴在窗下,偷听他们的谈话。那无赖一面威胁要去报告官府,一面用淫秽语言调戏方氏。鸿渐气忿之极,破门而出,将无赖砍死,然后到官府自首。在解往都城的路上,狐仙又救了他。后来张鸿渐的儿子中了举人,官司也了结了,父子夫妻得以团圆。
  • 卢龙县书生张鸿渐,因受贪官迫害,逃到凤翔府,与狐仙结为夫妻。数年后,鸿渐思念家乡妻儿,狐仙将其送回。当鸿渐和结发妻子方氏倾诉相思之情时,不料一无赖尾随其后,潜入院中,趴在窗下,偷听他们的谈话。那无赖一面威胁要去报告官府,一面用淫秽语言调戏方氏。鸿渐气忿之极,破门而出,将无赖砍死,然后到官府自首。在解往都城的路上,狐仙又救了他。后来张鸿渐的儿子中了举人,官司也了结了,父子夫妻得以团圆。
  • 卢龙县书生张鸿渐,因受贪官迫害,逃到凤翔府,与狐仙结为夫妻。数年后,鸿渐思念家乡妻儿,狐仙将其送回。当鸿渐和结发妻子方氏倾诉相思之情时,不料一无赖尾随其后,潜入院中,趴在窗下,偷听他们的谈话。那无赖一面威胁要去报告官府,一面用淫秽语言调戏方氏。鸿渐气忿之极,破门而出,将无赖砍死,然后到官府自首。在解往都城的路上,狐仙又救了他。后来张鸿渐的儿子中了举人,官司也了结了,父子夫妻得以团圆。
  • 卢龙县书生张鸿渐,因受贪官迫害,逃到凤翔府,与狐仙结为夫妻。数年后,鸿渐思念家乡妻儿,狐仙将其送回。当鸿渐和结发妻子方氏倾诉相思之情时,不料一无赖尾随其后,潜入院中,趴在窗下,偷听他们的谈话。那无赖一面威胁要去报告官府,一面用淫秽语言调戏方氏。鸿渐气忿之极,破门而出,将无赖砍死,然后到官府自首。在解往都城的路上,狐仙又救了他。后来张鸿渐的儿子中了举人,官司也了结了,父子夫妻得以团圆。
  • 卢龙县书生张鸿渐,因受贪官迫害,逃到凤翔府,与狐仙结为夫妻。数年后,鸿渐思念家乡妻儿,狐仙将其送回。当鸿渐和结发妻子方氏倾诉相思之情时,不料一无赖尾随其后,潜入院中,趴在窗下,偷听他们的谈话。那无赖一面威胁要去报告官府,一面用淫秽语言调戏方氏。鸿渐气忿之极,破门而出,将无赖砍死,然后到官府自首。在解往都城的路上,狐仙又救了他。后来张鸿渐的儿子中了举人,官司也了结了,父子夫妻得以团圆。
  • 卢龙县书生张鸿渐,因受贪官迫害,逃到凤翔府,与狐仙结为夫妻。数年后,鸿渐思念家乡妻儿,狐仙将其送回。当鸿渐和结发妻子方氏倾诉相思之情时,不料一无赖尾随其后,潜入院中,趴在窗下,偷听他们的谈话。那无赖一面威胁要去报告官府,一面用淫秽语言调戏方氏。鸿渐气忿之极,破门而出,将无赖砍死,然后到官府自首。在解往都城的路上,狐仙又救了他。后来张鸿渐的儿子中了举人,官司也了结了,父子夫妻得以团圆。
  • 卢龙县书生张鸿渐,因受贪官迫害,逃到凤翔府,与狐仙结为夫妻。数年后,鸿渐思念家乡妻儿,狐仙将其送回。当鸿渐和结发妻子方氏倾诉相思之情时,不料一无赖尾随其后,潜入院中,趴在窗下,偷听他们的谈话。那无赖一面威胁要去报告官府,一面用淫秽语言调戏方氏。鸿渐气忿之极,破门而出,将无赖砍死,然后到官府自首。在解往都城的路上,狐仙又救了他。后来张鸿渐的儿子中了举人,官司也了结了,父子夫妻得以团圆。
  • 卢龙县书生张鸿渐,因受贪官迫害,逃到凤翔府,与狐仙结为夫妻。数年后,鸿渐思念家乡妻儿,狐仙将其送回。当鸿渐和结发妻子方氏倾诉相思之情时,不料一无赖尾随其后,潜入院中,趴在窗下,偷听他们的谈话。那无赖一面威胁要去报告官府,一面用淫秽语言调戏方氏。鸿渐气忿之极,破门而出,将无赖砍死,然后到官府自首。在解往都城的路上,狐仙又救了他。后来张鸿渐的儿子中了举人,官司也了结了,父子夫妻得以团圆。
  • 卢龙县书生张鸿渐,因受贪官迫害,逃到凤翔府,与狐仙结为夫妻。数年后,鸿渐思念家乡妻儿,狐仙将其送回。当鸿渐和结发妻子方氏倾诉相思之情时,不料一无赖尾随其后,潜入院中,趴在窗下,偷听他们的谈话。那无赖一面威胁要去报告官府,一面用淫秽语言调戏方氏。鸿渐气忿之极,破门而出,将无赖砍死,然后到官府自首。在解往都城的路上,狐仙又救了他。后来张鸿渐的儿子中了举人,官司也了结了,父子夫妻得以团圆。
  • 卢龙县书生张鸿渐,因受贪官迫害,逃到凤翔府,与狐仙结为夫妻。数年后,鸿渐思念家乡妻儿,狐仙将其送回。当鸿渐和结发妻子方氏倾诉相思之情时,不料一无赖尾随其后,潜入院中,趴在窗下,偷听他们的谈话。那无赖一面威胁要去报告官府,一面用淫秽语言调戏方氏。鸿渐气忿之极,破门而出,将无赖砍死,然后到官府自首。在解往都城的路上,狐仙又救了他。后来张鸿渐的儿子中了举人,官司也了结了,父子夫妻得以团圆。
  • 卢龙县书生张鸿渐,因受贪官迫害,逃到凤翔府,与狐仙结为夫妻。数年后,鸿渐思念家乡妻儿,狐仙将其送回。当鸿渐和结发妻子方氏倾诉相思之情时,不料一无赖尾随其后,潜入院中,趴在窗下,偷听他们的谈话。那无赖一面威胁要去报告官府,一面用淫秽语言调戏方氏。鸿渐气忿之极,破门而出,将无赖砍死,然后到官府自首。在解往都城的路上,狐仙又救了他。后来张鸿渐的儿子中了举人,官司也了结了,父子夫妻得以团圆。
  • 卢龙县书生张鸿渐,因受贪官迫害,逃到凤翔府,与狐仙结为夫妻。数年后,鸿渐思念家乡妻儿,狐仙将其送回。当鸿渐和结发妻子方氏倾诉相思之情时,不料一无赖尾随其后,潜入院中,趴在窗下,偷听他们的谈话。那无赖一面威胁要去报告官府,一面用淫秽语言调戏方氏。鸿渐气忿之极,破门而出,将无赖砍死,然后到官府自首。在解往都城的路上,狐仙又救了他。后来张鸿渐的儿子中了举人,官司也了结了,父子夫妻得以团圆。
  • 卢龙县书生张鸿渐,因受贪官迫害,逃到凤翔府,与狐仙结为夫妻。数年后,鸿渐思念家乡妻儿,狐仙将其送回。当鸿渐和结发妻子方氏倾诉相思之情时,不料一无赖尾随其后,潜入院中,趴在窗下,偷听他们的谈话。那无赖一面威胁要去报告官府,一面用淫秽语言调戏方氏。鸿渐气忿之极,破门而出,将无赖砍死,然后到官府自首。在解往都城的路上,狐仙又救了他。后来张鸿渐的儿子中了举人,官司也了结了,父子夫妻得以团圆。
  • 卢龙县书生张鸿渐,因受贪官迫害,逃到凤翔府,与狐仙结为夫妻。数年后,鸿渐思念家乡妻儿,狐仙将其送回。当鸿渐和结发妻子方氏倾诉相思之情时,不料一无赖尾随其后,潜入院中,趴在窗下,偷听他们的谈话。那无赖一面威胁要去报告官府,一面用淫秽语言调戏方氏。鸿渐气忿之极,破门而出,将无赖砍死,然后到官府自首。在解往都城的路上,狐仙又救了他。后来张鸿渐的儿子中了举人,官司也了结了,父子夫妻得以团圆。
  • 卢龙县书生张鸿渐,因受贪官迫害,逃到凤翔府,与狐仙结为夫妻。数年后,鸿渐思念家乡妻儿,狐仙将其送回。当鸿渐和结发妻子方氏倾诉相思之情时,不料一无赖尾随其后,潜入院中,趴在窗下,偷听他们的谈话。那无赖一面威胁要去报告官府,一面用淫秽语言调戏方氏。鸿渐气忿之极,破门而出,将无赖砍死,然后到官府自首。在解往都城的路上,狐仙又救了他。后来张鸿渐的儿子中了举人,官司也了结了,父子夫妻得以团圆。
  • 卢龙县书生张鸿渐,因受贪官迫害,逃到凤翔府,与狐仙结为夫妻。数年后,鸿渐思念家乡妻儿,狐仙将其送回。当鸿渐和结发妻子方氏倾诉相思之情时,不料一无赖尾随其后,潜入院中,趴在窗下,偷听他们的谈话。那无赖一面威胁要去报告官府,一面用淫秽语言调戏方氏。鸿渐气忿之极,破门而出,将无赖砍死,然后到官府自首。在解往都城的路上,狐仙又救了他。后来张鸿渐的儿子中了举人,官司也了结了,父子夫妻得以团圆。
  • 卢龙县书生张鸿渐,因受贪官迫害,逃到凤翔府,与狐仙结为夫妻。数年后,鸿渐思念家乡妻儿,狐仙将其送回。当鸿渐和结发妻子方氏倾诉相思之情时,不料一无赖尾随其后,潜入院中,趴在窗下,偷听他们的谈话。那无赖一面威胁要去报告官府,一面用淫秽语言调戏方氏。鸿渐气忿之极,破门而出,将无赖砍死,然后到官府自首。在解往都城的路上,狐仙又救了他。后来张鸿渐的儿子中了举人,官司也了结了,父子夫妻得以团圆。
  • 卢龙县书生张鸿渐,因受贪官迫害,逃到凤翔府,与狐仙结为夫妻。数年后,鸿渐思念家乡妻儿,狐仙将其送回。当鸿渐和结发妻子方氏倾诉相思之情时,不料一无赖尾随其后,潜入院中,趴在窗下,偷听他们的谈话。那无赖一面威胁要去报告官府,一面用淫秽语言调戏方氏。鸿渐气忿之极,破门而出,将无赖砍死,然后到官府自首。在解往都城的路上,狐仙又救了他。后来张鸿渐的儿子中了举人,官司也了结了,父子夫妻得以团圆。
  • 卢龙县书生张鸿渐,因受贪官迫害,逃到凤翔府,与狐仙结为夫妻。数年后,鸿渐思念家乡妻儿,狐仙将其送回。当鸿渐和结发妻子方氏倾诉相思之情时,不料一无赖尾随其后,潜入院中,趴在窗下,偷听他们的谈话。那无赖一面威胁要去报告官府,一面用淫秽语言调戏方氏。鸿渐气忿之极,破门而出,将无赖砍死,然后到官府自首。在解往都城的路上,狐仙又救了他。后来张鸿渐的儿子中了举人,官司也了结了,父子夫妻得以团圆。
  • 卢龙县书生张鸿渐,因受贪官迫害,逃到凤翔府,与狐仙结为夫妻。数年后,鸿渐思念家乡妻儿,狐仙将其送回。当鸿渐和结发妻子方氏倾诉相思之情时,不料一无赖尾随其后,潜入院中,趴在窗下,偷听他们的谈话。那无赖一面威胁要去报告官府,一面用淫秽语言调戏方氏。鸿渐气忿之极,破门而出,将无赖砍死,然后到官府自首。在解往都城的路上,狐仙又救了他。后来张鸿渐的儿子中了举人,官司也了结了,父子夫妻得以团圆。
  • 卢龙县书生张鸿渐,因受贪官迫害,逃到凤翔府,与狐仙结为夫妻。数年后,鸿渐思念家乡妻儿,狐仙将其送回。当鸿渐和结发妻子方氏倾诉相思之情时,不料一无赖尾随其后,潜入院中,趴在窗下,偷听他们的谈话。那无赖一面威胁要去报告官府,一面用淫秽语言调戏方氏。鸿渐气忿之极,破门而出,将无赖砍死,然后到官府自首。在解往都城的路上,狐仙又救了他。后来张鸿渐的儿子中了举人,官司也了结了,父子夫妻得以团圆。
  • 卢龙县书生张鸿渐,因受贪官迫害,逃到凤翔府,与狐仙结为夫妻。数年后,鸿渐思念家乡妻儿,狐仙将其送回。当鸿渐和结发妻子方氏倾诉相思之情时,不料一无赖尾随其后,潜入院中,趴在窗下,偷听他们的谈话。那无赖一面威胁要去报告官府,一面用淫秽语言调戏方氏。鸿渐气忿之极,破门而出,将无赖砍死,然后到官府自首。在解往都城的路上,狐仙又救了他。后来张鸿渐的儿子中了举人,官司也了结了,父子夫妻得以团圆。
  • 卢龙县书生张鸿渐,因受贪官迫害,逃到凤翔府,与狐仙结为夫妻。数年后,鸿渐思念家乡妻儿,狐仙将其送回。当鸿渐和结发妻子方氏倾诉相思之情时,不料一无赖尾随其后,潜入院中,趴在窗下,偷听他们的谈话。那无赖一面威胁要去报告官府,一面用淫秽语言调戏方氏。鸿渐气忿之极,破门而出,将无赖砍死,然后到官府自首。在解往都城的路上,狐仙又救了他。后来张鸿渐的儿子中了举人,官司也了结了,父子夫妻得以团圆。
  • 卢龙县书生张鸿渐,因受贪官迫害,逃到凤翔府,与狐仙结为夫妻。数年后,鸿渐思念家乡妻儿,狐仙将其送回。当鸿渐和结发妻子方氏倾诉相思之情时,不料一无赖尾随其后,潜入院中,趴在窗下,偷听他们的谈话。那无赖一面威胁要去报告官府,一面用淫秽语言调戏方氏。鸿渐气忿之极,破门而出,将无赖砍死,然后到官府自首。在解往都城的路上,狐仙又救了他。后来张鸿渐的儿子中了举人,官司也了结了,父子夫妻得以团圆。
  • 卢龙县书生张鸿渐,因受贪官迫害,逃到凤翔府,与狐仙结为夫妻。数年后,鸿渐思念家乡妻儿,狐仙将其送回。当鸿渐和结发妻子方氏倾诉相思之情时,不料一无赖尾随其后,潜入院中,趴在窗下,偷听他们的谈话。那无赖一面威胁要去报告官府,一面用淫秽语言调戏方氏。鸿渐气忿之极,破门而出,将无赖砍死,然后到官府自首。在解往都城的路上,狐仙又救了他。后来张鸿渐的儿子中了举人,官司也了结了,父子夫妻得以团圆。
  • 卢龙县书生张鸿渐,因受贪官迫害,逃到凤翔府,与狐仙结为夫妻。数年后,鸿渐思念家乡妻儿,狐仙将其送回。当鸿渐和结发妻子方氏倾诉相思之情时,不料一无赖尾随其后,潜入院中,趴在窗下,偷听他们的谈话。那无赖一面威胁要去报告官府,一面用淫秽语言调戏方氏。鸿渐气忿之极,破门而出,将无赖砍死,然后到官府自首。在解往都城的路上,狐仙又救了他。后来张鸿渐的儿子中了举人,官司也了结了,父子夫妻得以团圆。
  • 卢龙县书生张鸿渐,因受贪官迫害,逃到凤翔府,与狐仙结为夫妻。数年后,鸿渐思念家乡妻儿,狐仙将其送回。当鸿渐和结发妻子方氏倾诉相思之情时,不料一无赖尾随其后,潜入院中,趴在窗下,偷听他们的谈话。那无赖一面威胁要去报告官府,一面用淫秽语言调戏方氏。鸿渐气忿之极,破门而出,将无赖砍死,然后到官府自首。在解往都城的路上,狐仙又救了他。后来张鸿渐的儿子中了举人,官司也了结了,父子夫妻得以团圆。
  • 卢龙县书生张鸿渐,因受贪官迫害,逃到凤翔府,与狐仙结为夫妻。数年后,鸿渐思念家乡妻儿,狐仙将其送回。当鸿渐和结发妻子方氏倾诉相思之情时,不料一无赖尾随其后,潜入院中,趴在窗下,偷听他们的谈话。那无赖一面威胁要去报告官府,一面用淫秽语言调戏方氏。鸿渐气忿之极,破门而出,将无赖砍死,然后到官府自首。在解往都城的路上,狐仙又救了他。后来张鸿渐的儿子中了举人,官司也了结了,父子夫妻得以团圆。
  • 卢龙县书生张鸿渐,因受贪官迫害,逃到凤翔府,与狐仙结为夫妻。数年后,鸿渐思念家乡妻儿,狐仙将其送回。当鸿渐和结发妻子方氏倾诉相思之情时,不料一无赖尾随其后,潜入院中,趴在窗下,偷听他们的谈话。那无赖一面威胁要去报告官府,一面用淫秽语言调戏方氏。鸿渐气忿之极,破门而出,将无赖砍死,然后到官府自首。在解往都城的路上,狐仙又救了他。后来张鸿渐的儿子中了举人,官司也了结了,父子夫妻得以团圆。
  • 卢龙县书生张鸿渐,因受贪官迫害,逃到凤翔府,与狐仙结为夫妻。数年后,鸿渐思念家乡妻儿,狐仙将其送回。当鸿渐和结发妻子方氏倾诉相思之情时,不料一无赖尾随其后,潜入院中,趴在窗下,偷听他们的谈话。那无赖一面威胁要去报告官府,一面用淫秽语言调戏方氏。鸿渐气忿之极,破门而出,将无赖砍死,然后到官府自首。在解往都城的路上,狐仙又救了他。后来张鸿渐的儿子中了举人,官司也了结了,父子夫妻得以团圆。
  • 卢龙县书生张鸿渐,因受贪官迫害,逃到凤翔府,与狐仙结为夫妻。数年后,鸿渐思念家乡妻儿,狐仙将其送回。当鸿渐和结发妻子方氏倾诉相思之情时,不料一无赖尾随其后,潜入院中,趴在窗下,偷听他们的谈话。那无赖一面威胁要去报告官府,一面用淫秽语言调戏方氏。鸿渐气忿之极,破门而出,将无赖砍死,然后到官府自首。在解往都城的路上,狐仙又救了他。后来张鸿渐的儿子中了举人,官司也了结了,父子夫妻得以团圆。
  • 卢龙县书生张鸿渐,因受贪官迫害,逃到凤翔府,与狐仙结为夫妻。数年后,鸿渐思念家乡妻儿,狐仙将其送回。当鸿渐和结发妻子方氏倾诉相思之情时,不料一无赖尾随其后,潜入院中,趴在窗下,偷听他们的谈话。那无赖一面威胁要去报告官府,一面用淫秽语言调戏方氏。鸿渐气忿之极,破门而出,将无赖砍死,然后到官府自首。在解往都城的路上,狐仙又救了他。后来张鸿渐的儿子中了举人,官司也了结了,父子夫妻得以团圆。
  • 卢龙县书生张鸿渐,因受贪官迫害,逃到凤翔府,与狐仙结为夫妻。数年后,鸿渐思念家乡妻儿,狐仙将其送回。当鸿渐和结发妻子方氏倾诉相思之情时,不料一无赖尾随其后,潜入院中,趴在窗下,偷听他们的谈话。那无赖一面威胁要去报告官府,一面用淫秽语言调戏方氏。鸿渐气忿之极,破门而出,将无赖砍死,然后到官府自首。在解往都城的路上,狐仙又救了他。后来张鸿渐的儿子中了举人,官司也了结了,父子夫妻得以团圆。
  • 卢龙县书生张鸿渐,因受贪官迫害,逃到凤翔府,与狐仙结为夫妻。数年后,鸿渐思念家乡妻儿,狐仙将其送回。当鸿渐和结发妻子方氏倾诉相思之情时,不料一无赖尾随其后,潜入院中,趴在窗下,偷听他们的谈话。那无赖一面威胁要去报告官府,一面用淫秽语言调戏方氏。鸿渐气忿之极,破门而出,将无赖砍死,然后到官府自首。在解往都城的路上,狐仙又救了他。后来张鸿渐的儿子中了举人,官司也了结了,父子夫妻得以团圆。
  • 卢龙县书生张鸿渐,因受贪官迫害,逃到凤翔府,与狐仙结为夫妻。数年后,鸿渐思念家乡妻儿,狐仙将其送回。当鸿渐和结发妻子方氏倾诉相思之情时,不料一无赖尾随其后,潜入院中,趴在窗下,偷听他们的谈话。那无赖一面威胁要去报告官府,一面用淫秽语言调戏方氏。鸿渐气忿之极,破门而出,将无赖砍死,然后到官府自首。在解往都城的路上,狐仙又救了他。后来张鸿渐的儿子中了举人,官司也了结了,父子夫妻得以团圆。
  • 卢龙县书生张鸿渐,因受贪官迫害,逃到凤翔府,与狐仙结为夫妻。数年后,鸿渐思念家乡妻儿,狐仙将其送回。当鸿渐和结发妻子方氏倾诉相思之情时,不料一无赖尾随其后,潜入院中,趴在窗下,偷听他们的谈话。那无赖一面威胁要去报告官府,一面用淫秽语言调戏方氏。鸿渐气忿之极,破门而出,将无赖砍死,然后到官府自首。在解往都城的路上,狐仙又救了他。后来张鸿渐的儿子中了举人,官司也了结了,父子夫妻得以团圆。
  • 卢龙县书生张鸿渐,因受贪官迫害,逃到凤翔府,与狐仙结为夫妻。数年后,鸿渐思念家乡妻儿,狐仙将其送回。当鸿渐和结发妻子方氏倾诉相思之情时,不料一无赖尾随其后,潜入院中,趴在窗下,偷听他们的谈话。那无赖一面威胁要去报告官府,一面用淫秽语言调戏方氏。鸿渐气忿之极,破门而出,将无赖砍死,然后到官府自首。在解往都城的路上,狐仙又救了他。后来张鸿渐的儿子中了举人,官司也了结了,父子夫妻得以团圆。
  • 卢龙县书生张鸿渐,因受贪官迫害,逃到凤翔府,与狐仙结为夫妻。数年后,鸿渐思念家乡妻儿,狐仙将其送回。当鸿渐和结发妻子方氏倾诉相思之情时,不料一无赖尾随其后,潜入院中,趴在窗下,偷听他们的谈话。那无赖一面威胁要去报告官府,一面用淫秽语言调戏方氏。鸿渐气忿之极,破门而出,将无赖砍死,然后到官府自首。在解往都城的路上,狐仙又救了他。后来张鸿渐的儿子中了举人,官司也了结了,父子夫妻得以团圆。
  • 卢龙县书生张鸿渐,因受贪官迫害,逃到凤翔府,与狐仙结为夫妻。数年后,鸿渐思念家乡妻儿,狐仙将其送回。当鸿渐和结发妻子方氏倾诉相思之情时,不料一无赖尾随其后,潜入院中,趴在窗下,偷听他们的谈话。那无赖一面威胁要去报告官府,一面用淫秽语言调戏方氏。鸿渐气忿之极,破门而出,将无赖砍死,然后到官府自首。在解往都城的路上,狐仙又救了他。后来张鸿渐的儿子中了举人,官司也了结了,父子夫妻得以团圆。
  • 卢龙县书生张鸿渐,因受贪官迫害,逃到凤翔府,与狐仙结为夫妻。数年后,鸿渐思念家乡妻儿,狐仙将其送回。当鸿渐和结发妻子方氏倾诉相思之情时,不料一无赖尾随其后,潜入院中,趴在窗下,偷听他们的谈话。那无赖一面威胁要去报告官府,一面用淫秽语言调戏方氏。鸿渐气忿之极,破门而出,将无赖砍死,然后到官府自首。在解往都城的路上,狐仙又救了他。后来张鸿渐的儿子中了举人,官司也了结了,父子夫妻得以团圆。
  • 卢龙县书生张鸿渐,因受贪官迫害,逃到凤翔府,与狐仙结为夫妻。数年后,鸿渐思念家乡妻儿,狐仙将其送回。当鸿渐和结发妻子方氏倾诉相思之情时,不料一无赖尾随其后,潜入院中,趴在窗下,偷听他们的谈话。那无赖一面威胁要去报告官府,一面用淫秽语言调戏方氏。鸿渐气忿之极,破门而出,将无赖砍死,然后到官府自首。在解往都城的路上,狐仙又救了他。后来张鸿渐的儿子中了举人,官司也了结了,父子夫妻得以团圆。
  • 卢龙县书生张鸿渐,因受贪官迫害,逃到凤翔府,与狐仙结为夫妻。数年后,鸿渐思念家乡妻儿,狐仙将其送回。当鸿渐和结发妻子方氏倾诉相思之情时,不料一无赖尾随其后,潜入院中,趴在窗下,偷听他们的谈话。那无赖一面威胁要去报告官府,一面用淫秽语言调戏方氏。鸿渐气忿之极,破门而出,将无赖砍死,然后到官府自首。在解往都城的路上,狐仙又救了他。后来张鸿渐的儿子中了举人,官司也了结了,父子夫妻得以团圆。
  • 卢龙县书生张鸿渐,因受贪官迫害,逃到凤翔府,与狐仙结为夫妻。数年后,鸿渐思念家乡妻儿,狐仙将其送回。当鸿渐和结发妻子方氏倾诉相思之情时,不料一无赖尾随其后,潜入院中,趴在窗下,偷听他们的谈话。那无赖一面威胁要去报告官府,一面用淫秽语言调戏方氏。鸿渐气忿之极,破门而出,将无赖砍死,然后到官府自首。在解往都城的路上,狐仙又救了他。后来张鸿渐的儿子中了举人,官司也了结了,父子夫妻得以团圆。
  • 卢龙县书生张鸿渐,因受贪官迫害,逃到凤翔府,与狐仙结为夫妻。数年后,鸿渐思念家乡妻儿,狐仙将其送回。当鸿渐和结发妻子方氏倾诉相思之情时,不料一无赖尾随其后,潜入院中,趴在窗下,偷听他们的谈话。那无赖一面威胁要去报告官府,一面用淫秽语言调戏方氏。鸿渐气忿之极,破门而出,将无赖砍死,然后到官府自首。在解往都城的路上,狐仙又救了他。后来张鸿渐的儿子中了举人,官司也了结了,父子夫妻得以团圆。
  • 卢龙县书生张鸿渐,因受贪官迫害,逃到凤翔府,与狐仙结为夫妻。数年后,鸿渐思念家乡妻儿,狐仙将其送回。当鸿渐和结发妻子方氏倾诉相思之情时,不料一无赖尾随其后,潜入院中,趴在窗下,偷听他们的谈话。那无赖一面威胁要去报告官府,一面用淫秽语言调戏方氏。鸿渐气忿之极,破门而出,将无赖砍死,然后到官府自首。在解往都城的路上,狐仙又救了他。后来张鸿渐的儿子中了举人,官司也了结了,父子夫妻得以团圆。
  • 卢龙县书生张鸿渐,因受贪官迫害,逃到凤翔府,与狐仙结为夫妻。数年后,鸿渐思念家乡妻儿,狐仙将其送回。当鸿渐和结发妻子方氏倾诉相思之情时,不料一无赖尾随其后,潜入院中,趴在窗下,偷听他们的谈话。那无赖一面威胁要去报告官府,一面用淫秽语言调戏方氏。鸿渐气忿之极,破门而出,将无赖砍死,然后到官府自首。在解往都城的路上,狐仙又救了他。后来张鸿渐的儿子中了举人,官司也了结了,父子夫妻得以团圆。
  • 卢龙县书生张鸿渐,因受贪官迫害,逃到凤翔府,与狐仙结为夫妻。数年后,鸿渐思念家乡妻儿,狐仙将其送回。当鸿渐和结发妻子方氏倾诉相思之情时,不料一无赖尾随其后,潜入院中,趴在窗下,偷听他们的谈话。那无赖一面威胁要去报告官府,一面用淫秽语言调戏方氏。鸿渐气忿之极,破门而出,将无赖砍死,然后到官府自首。在解往都城的路上,狐仙又救了他。后来张鸿渐的儿子中了举人,官司也了结了,父子夫妻得以团圆。
  • 卢龙县书生张鸿渐,因受贪官迫害,逃到凤翔府,与狐仙结为夫妻。数年后,鸿渐思念家乡妻儿,狐仙将其送回。当鸿渐和结发妻子方氏倾诉相思之情时,不料一无赖尾随其后,潜入院中,趴在窗下,偷听他们的谈话。那无赖一面威胁要去报告官府,一面用淫秽语言调戏方氏。鸿渐气忿之极,破门而出,将无赖砍死,然后到官府自首。在解往都城的路上,狐仙又救了他。后来张鸿渐的儿子中了举人,官司也了结了,父子夫妻得以团圆。
  • 卢龙县书生张鸿渐,因受贪官迫害,逃到凤翔府,与狐仙结为夫妻。数年后,鸿渐思念家乡妻儿,狐仙将其送回。当鸿渐和结发妻子方氏倾诉相思之情时,不料一无赖尾随其后,潜入院中,趴在窗下,偷听他们的谈话。那无赖一面威胁要去报告官府,一面用淫秽语言调戏方氏。鸿渐气忿之极,破门而出,将无赖砍死,然后到官府自首。在解往都城的路上,狐仙又救了他。后来张鸿渐的儿子中了举人,官司也了结了,父子夫妻得以团圆。
  • 卢龙县书生张鸿渐,因受贪官迫害,逃到凤翔府,与狐仙结为夫妻。数年后,鸿渐思念家乡妻儿,狐仙将其送回。当鸿渐和结发妻子方氏倾诉相思之情时,不料一无赖尾随其后,潜入院中,趴在窗下,偷听他们的谈话。那无赖一面威胁要去报告官府,一面用淫秽语言调戏方氏。鸿渐气忿之极,破门而出,将无赖砍死,然后到官府自首。在解往都城的路上,狐仙又救了他。后来张鸿渐的儿子中了举人,官司也了结了,父子夫妻得以团圆。
  • 卢龙县书生张鸿渐,因受贪官迫害,逃到凤翔府,与狐仙结为夫妻。数年后,鸿渐思念家乡妻儿,狐仙将其送回。当鸿渐和结发妻子方氏倾诉相思之情时,不料一无赖尾随其后,潜入院中,趴在窗下,偷听他们的谈话。那无赖一面威胁要去报告官府,一面用淫秽语言调戏方氏。鸿渐气忿之极,破门而出,将无赖砍死,然后到官府自首。在解往都城的路上,狐仙又救了他。后来张鸿渐的儿子中了举人,官司也了结了,父子夫妻得以团圆。
  • 卢龙县书生张鸿渐,因受贪官迫害,逃到凤翔府,与狐仙结为夫妻。数年后,鸿渐思念家乡妻儿,狐仙将其送回。当鸿渐和结发妻子方氏倾诉相思之情时,不料一无赖尾随其后,潜入院中,趴在窗下,偷听他们的谈话。那无赖一面威胁要去报告官府,一面用淫秽语言调戏方氏。鸿渐气忿之极,破门而出,将无赖砍死,然后到官府自首。在解往都城的路上,狐仙又救了他。后来张鸿渐的儿子中了举人,官司也了结了,父子夫妻得以团圆。
  • 卢龙县书生张鸿渐,因受贪官迫害,逃到凤翔府,与狐仙结为夫妻。数年后,鸿渐思念家乡妻儿,狐仙将其送回。当鸿渐和结发妻子方氏倾诉相思之情时,不料一无赖尾随其后,潜入院中,趴在窗下,偷听他们的谈话。那无赖一面威胁要去报告官府,一面用淫秽语言调戏方氏。鸿渐气忿之极,破门而出,将无赖砍死,然后到官府自首。在解往都城的路上,狐仙又救了他。后来张鸿渐的儿子中了举人,官司也了结了,父子夫妻得以团圆。
  • 卢龙县书生张鸿渐,因受贪官迫害,逃到凤翔府,与狐仙结为夫妻。数年后,鸿渐思念家乡妻儿,狐仙将其送回。当鸿渐和结发妻子方氏倾诉相思之情时,不料一无赖尾随其后,潜入院中,趴在窗下,偷听他们的谈话。那无赖一面威胁要去报告官府,一面用淫秽语言调戏方氏。鸿渐气忿之极,破门而出,将无赖砍死,然后到官府自首。在解往都城的路上,狐仙又救了他。后来张鸿渐的儿子中了举人,官司也了结了,父子夫妻得以团圆。
  • 卢龙县书生张鸿渐,因受贪官迫害,逃到凤翔府,与狐仙结为夫妻。数年后,鸿渐思念家乡妻儿,狐仙将其送回。当鸿渐和结发妻子方氏倾诉相思之情时,不料一无赖尾随其后,潜入院中,趴在窗下,偷听他们的谈话。那无赖一面威胁要去报告官府,一面用淫秽语言调戏方氏。鸿渐气忿之极,破门而出,将无赖砍死,然后到官府自首。在解往都城的路上,狐仙又救了他。后来张鸿渐的儿子中了举人,官司也了结了,父子夫妻得以团圆。
  • 卢龙县书生张鸿渐,因受贪官迫害,逃到凤翔府,与狐仙结为夫妻。数年后,鸿渐思念家乡妻儿,狐仙将其送回。当鸿渐和结发妻子方氏倾诉相思之情时,不料一无赖尾随其后,潜入院中,趴在窗下,偷听他们的谈话。那无赖一面威胁要去报告官府,一面用淫秽语言调戏方氏。鸿渐气忿之极,破门而出,将无赖砍死,然后到官府自首。在解往都城的路上,狐仙又救了他。后来张鸿渐的儿子中了举人,官司也了结了,父子夫妻得以团圆。
  • 卢龙县书生张鸿渐,因受贪官迫害,逃到凤翔府,与狐仙结为夫妻。数年后,鸿渐思念家乡妻儿,狐仙将其送回。当鸿渐和结发妻子方氏倾诉相思之情时,不料一无赖尾随其后,潜入院中,趴在窗下,偷听他们的谈话。那无赖一面威胁要去报告官府,一面用淫秽语言调戏方氏。鸿渐气忿之极,破门而出,将无赖砍死,然后到官府自首。在解往都城的路上,狐仙又救了他。后来张鸿渐的儿子中了举人,官司也了结了,父子夫妻得以团圆。
  • 卢龙县书生张鸿渐,因受贪官迫害,逃到凤翔府,与狐仙结为夫妻。数年后,鸿渐思念家乡妻儿,狐仙将其送回。当鸿渐和结发妻子方氏倾诉相思之情时,不料一无赖尾随其后,潜入院中,趴在窗下,偷听他们的谈话。那无赖一面威胁要去报告官府,一面用淫秽语言调戏方氏。鸿渐气忿之极,破门而出,将无赖砍死,然后到官府自首。在解往都城的路上,狐仙又救了他。后来张鸿渐的儿子中了举人,官司也了结了,父子夫妻得以团圆。
  • 卢龙县书生张鸿渐,因受贪官迫害,逃到凤翔府,与狐仙结为夫妻。数年后,鸿渐思念家乡妻儿,狐仙将其送回。当鸿渐和结发妻子方氏倾诉相思之情时,不料一无赖尾随其后,潜入院中,趴在窗下,偷听他们的谈话。那无赖一面威胁要去报告官府,一面用淫秽语言调戏方氏。鸿渐气忿之极,破门而出,将无赖砍死,然后到官府自首。在解往都城的路上,狐仙又救了他。后来张鸿渐的儿子中了举人,官司也了结了,父子夫妻得以团圆。
  • 卢龙县书生张鸿渐,因受贪官迫害,逃到凤翔府,与狐仙结为夫妻。数年后,鸿渐思念家乡妻儿,狐仙将其送回。当鸿渐和结发妻子方氏倾诉相思之情时,不料一无赖尾随其后,潜入院中,趴在窗下,偷听他们的谈话。那无赖一面威胁要去报告官府,一面用淫秽语言调戏方氏。鸿渐气忿之极,破门而出,将无赖砍死,然后到官府自首。在解往都城的路上,狐仙又救了他。后来张鸿渐的儿子中了举人,官司也了结了,父子夫妻得以团圆。
  • 卢龙县书生张鸿渐,因受贪官迫害,逃到凤翔府,与狐仙结为夫妻。数年后,鸿渐思念家乡妻儿,狐仙将其送回。当鸿渐和结发妻子方氏倾诉相思之情时,不料一无赖尾随其后,潜入院中,趴在窗下,偷听他们的谈话。那无赖一面威胁要去报告官府,一面用淫秽语言调戏方氏。鸿渐气忿之极,破门而出,将无赖砍死,然后到官府自首。在解往都城的路上,狐仙又救了他。后来张鸿渐的儿子中了举人,官司也了结了,父子夫妻得以团圆。
  • 卢龙县书生张鸿渐,因受贪官迫害,逃到凤翔府,与狐仙结为夫妻。数年后,鸿渐思念家乡妻儿,狐仙将其送回。当鸿渐和结发妻子方氏倾诉相思之情时,不料一无赖尾随其后,潜入院中,趴在窗下,偷听他们的谈话。那无赖一面威胁要去报告官府,一面用淫秽语言调戏方氏。鸿渐气忿之极,破门而出,将无赖砍死,然后到官府自首。在解往都城的路上,狐仙又救了他。后来张鸿渐的儿子中了举人,官司也了结了,父子夫妻得以团圆。
  • 卢龙县书生张鸿渐,因受贪官迫害,逃到凤翔府,与狐仙结为夫妻。数年后,鸿渐思念家乡妻儿,狐仙将其送回。当鸿渐和结发妻子方氏倾诉相思之情时,不料一无赖尾随其后,潜入院中,趴在窗下,偷听他们的谈话。那无赖一面威胁要去报告官府,一面用淫秽语言调戏方氏。鸿渐气忿之极,破门而出,将无赖砍死,然后到官府自首。在解往都城的路上,狐仙又救了他。后来张鸿渐的儿子中了举人,官司也了结了,父子夫妻得以团圆。
  • 卢龙县书生张鸿渐,因受贪官迫害,逃到凤翔府,与狐仙结为夫妻。数年后,鸿渐思念家乡妻儿,狐仙将其送回。当鸿渐和结发妻子方氏倾诉相思之情时,不料一无赖尾随其后,潜入院中,趴在窗下,偷听他们的谈话。那无赖一面威胁要去报告官府,一面用淫秽语言调戏方氏。鸿渐气忿之极,破门而出,将无赖砍死,然后到官府自首。在解往都城的路上,狐仙又救了他。后来张鸿渐的儿子中了举人,官司也了结了,父子夫妻得以团圆。
  • 卢龙县书生张鸿渐,因受贪官迫害,逃到凤翔府,与狐仙结为夫妻。数年后,鸿渐思念家乡妻儿,狐仙将其送回。当鸿渐和结发妻子方氏倾诉相思之情时,不料一无赖尾随其后,潜入院中,趴在窗下,偷听他们的谈话。那无赖一面威胁要去报告官府,一面用淫秽语言调戏方氏。鸿渐气忿之极,破门而出,将无赖砍死,然后到官府自首。在解往都城的路上,狐仙又救了他。后来张鸿渐的儿子中了举人,官司也了结了,父子夫妻得以团圆。
  • 卢龙县书生张鸿渐,因受贪官迫害,逃到凤翔府,与狐仙结为夫妻。数年后,鸿渐思念家乡妻儿,狐仙将其送回。当鸿渐和结发妻子方氏倾诉相思之情时,不料一无赖尾随其后,潜入院中,趴在窗下,偷听他们的谈话。那无赖一面威胁要去报告官府,一面用淫秽语言调戏方氏。鸿渐气忿之极,破门而出,将无赖砍死,然后到官府自首。在解往都城的路上,狐仙又救了他。后来张鸿渐的儿子中了举人,官司也了结了,父子夫妻得以团圆。
  • 卢龙县书生张鸿渐,因受贪官迫害,逃到凤翔府,与狐仙结为夫妻。数年后,鸿渐思念家乡妻儿,狐仙将其送回。当鸿渐和结发妻子方氏倾诉相思之情时,不料一无赖尾随其后,潜入院中,趴在窗下,偷听他们的谈话。那无赖一面威胁要去报告官府,一面用淫秽语言调戏方氏。鸿渐气忿之极,破门而出,将无赖砍死,然后到官府自首。在解往都城的路上,狐仙又救了他。后来张鸿渐的儿子中了举人,官司也了结了,父子夫妻得以团圆。
  • 卢龙县书生张鸿渐,因受贪官迫害,逃到凤翔府,与狐仙结为夫妻。数年后,鸿渐思念家乡妻儿,狐仙将其送回。当鸿渐和结发妻子方氏倾诉相思之情时,不料一无赖尾随其后,潜入院中,趴在窗下,偷听他们的谈话。那无赖一面威胁要去报告官府,一面用淫秽语言调戏方氏。鸿渐气忿之极,破门而出,将无赖砍死,然后到官府自首。在解往都城的路上,狐仙又救了他。后来张鸿渐的儿子中了举人,官司也了结了,父子夫妻得以团圆。
  • 卢龙县书生张鸿渐,因受贪官迫害,逃到凤翔府,与狐仙结为夫妻。数年后,鸿渐思念家乡妻儿,狐仙将其送回。当鸿渐和结发妻子方氏倾诉相思之情时,不料一无赖尾随其后,潜入院中,趴在窗下,偷听他们的谈话。那无赖一面威胁要去报告官府,一面用淫秽语言调戏方氏。鸿渐气忿之极,破门而出,将无赖砍死,然后到官府自首。在解往都城的路上,狐仙又救了他。后来张鸿渐的儿子中了举人,官司也了结了,父子夫妻得以团圆。
  • 卢龙县书生张鸿渐,因受贪官迫害,逃到凤翔府,与狐仙结为夫妻。数年后,鸿渐思念家乡妻儿,狐仙将其送回。当鸿渐和结发妻子方氏倾诉相思之情时,不料一无赖尾随其后,潜入院中,趴在窗下,偷听他们的谈话。那无赖一面威胁要去报告官府,一面用淫秽语言调戏方氏。鸿渐气忿之极,破门而出,将无赖砍死,然后到官府自首。在解往都城的路上,狐仙又救了他。后来张鸿渐的儿子中了举人,官司也了结了,父子夫妻得以团圆。
  • 卢龙县书生张鸿渐,因受贪官迫害,逃到凤翔府,与狐仙结为夫妻。数年后,鸿渐思念家乡妻儿,狐仙将其送回。当鸿渐和结发妻子方氏倾诉相思之情时,不料一无赖尾随其后,潜入院中,趴在窗下,偷听他们的谈话。那无赖一面威胁要去报告官府,一面用淫秽语言调戏方氏。鸿渐气忿之极,破门而出,将无赖砍死,然后到官府自首。在解往都城的路上,狐仙又救了他。后来张鸿渐的儿子中了举人,官司也了结了,父子夫妻得以团圆。
  • 卢龙县书生张鸿渐,因受贪官迫害,逃到凤翔府,与狐仙结为夫妻。数年后,鸿渐思念家乡妻儿,狐仙将其送回。当鸿渐和结发妻子方氏倾诉相思之情时,不料一无赖尾随其后,潜入院中,趴在窗下,偷听他们的谈话。那无赖一面威胁要去报告官府,一面用淫秽语言调戏方氏。鸿渐气忿之极,破门而出,将无赖砍死,然后到官府自首。在解往都城的路上,狐仙又救了他。后来张鸿渐的儿子中了举人,官司也了结了,父子夫妻得以团圆。
  • 卢龙县书生张鸿渐,因受贪官迫害,逃到凤翔府,与狐仙结为夫妻。数年后,鸿渐思念家乡妻儿,狐仙将其送回。当鸿渐和结发妻子方氏倾诉相思之情时,不料一无赖尾随其后,潜入院中,趴在窗下,偷听他们的谈话。那无赖一面威胁要去报告官府,一面用淫秽语言调戏方氏。鸿渐气忿之极,破门而出,将无赖砍死,然后到官府自首。在解往都城的路上,狐仙又救了他。后来张鸿渐的儿子中了举人,官司也了结了,父子夫妻得以团圆。
  • 卢龙县书生张鸿渐,因受贪官迫害,逃到凤翔府,与狐仙结为夫妻。数年后,鸿渐思念家乡妻儿,狐仙将其送回。当鸿渐和结发妻子方氏倾诉相思之情时,不料一无赖尾随其后,潜入院中,趴在窗下,偷听他们的谈话。那无赖一面威胁要去报告官府,一面用淫秽语言调戏方氏。鸿渐气忿之极,破门而出,将无赖砍死,然后到官府自首。在解往都城的路上,狐仙又救了他。后来张鸿渐的儿子中了举人,官司也了结了,父子夫妻得以团圆。
  • 卢龙县书生张鸿渐,因受贪官迫害,逃到凤翔府,与狐仙结为夫妻。数年后,鸿渐思念家乡妻儿,狐仙将其送回。当鸿渐和结发妻子方氏倾诉相思之情时,不料一无赖尾随其后,潜入院中,趴在窗下,偷听他们的谈话。那无赖一面威胁要去报告官府,一面用淫秽语言调戏方氏。鸿渐气忿之极,破门而出,将无赖砍死,然后到官府自首。在解往都城的路上,狐仙又救了他。后来张鸿渐的儿子中了举人,官司也了结了,父子夫妻得以团圆。
  • 卢龙县书生张鸿渐,因受贪官迫害,逃到凤翔府,与狐仙结为夫妻。数年后,鸿渐思念家乡妻儿,狐仙将其送回。当鸿渐和结发妻子方氏倾诉相思之情时,不料一无赖尾随其后,潜入院中,趴在窗下,偷听他们的谈话。那无赖一面威胁要去报告官府,一面用淫秽语言调戏方氏。鸿渐气忿之极,破门而出,将无赖砍死,然后到官府自首。在解往都城的路上,狐仙又救了他。后来张鸿渐的儿子中了举人,官司也了结了,父子夫妻得以团圆。
  • 卢龙县书生张鸿渐,因受贪官迫害,逃到凤翔府,与狐仙结为夫妻。数年后,鸿渐思念家乡妻儿,狐仙将其送回。当鸿渐和结发妻子方氏倾诉相思之情时,不料一无赖尾随其后,潜入院中,趴在窗下,偷听他们的谈话。那无赖一面威胁要去报告官府,一面用淫秽语言调戏方氏。鸿渐气忿之极,破门而出,将无赖砍死,然后到官府自首。在解往都城的路上,狐仙又救了他。后来张鸿渐的儿子中了举人,官司也了结了,父子夫妻得以团圆。
  • 卢龙县书生张鸿渐,因受贪官迫害,逃到凤翔府,与狐仙结为夫妻。数年后,鸿渐思念家乡妻儿,狐仙将其送回。当鸿渐和结发妻子方氏倾诉相思之情时,不料一无赖尾随其后,潜入院中,趴在窗下,偷听他们的谈话。那无赖一面威胁要去报告官府,一面用淫秽语言调戏方氏。鸿渐气忿之极,破门而出,将无赖砍死,然后到官府自首。在解往都城的路上,狐仙又救了他。后来张鸿渐的儿子中了举人,官司也了结了,父子夫妻得以团圆。
  • 卢龙县书生张鸿渐,因受贪官迫害,逃到凤翔府,与狐仙结为夫妻。数年后,鸿渐思念家乡妻儿,狐仙将其送回。当鸿渐和结发妻子方氏倾诉相思之情时,不料一无赖尾随其后,潜入院中,趴在窗下,偷听他们的谈话。那无赖一面威胁要去报告官府,一面用淫秽语言调戏方氏。鸿渐气忿之极,破门而出,将无赖砍死,然后到官府自首。在解往都城的路上,狐仙又救了他。后来张鸿渐的儿子中了举人,官司也了结了,父子夫妻得以团圆。
  • 卢龙县书生张鸿渐,因受贪官迫害,逃到凤翔府,与狐仙结为夫妻。数年后,鸿渐思念家乡妻儿,狐仙将其送回。当鸿渐和结发妻子方氏倾诉相思之情时,不料一无赖尾随其后,潜入院中,趴在窗下,偷听他们的谈话。那无赖一面威胁要去报告官府,一面用淫秽语言调戏方氏。鸿渐气忿之极,破门而出,将无赖砍死,然后到官府自首。在解往都城的路上,狐仙又救了他。后来张鸿渐的儿子中了举人,官司也了结了,父子夫妻得以团圆。
  • 卢龙县书生张鸿渐,因受贪官迫害,逃到凤翔府,与狐仙结为夫妻。数年后,鸿渐思念家乡妻儿,狐仙将其送回。当鸿渐和结发妻子方氏倾诉相思之情时,不料一无赖尾随其后,潜入院中,趴在窗下,偷听他们的谈话。那无赖一面威胁要去报告官府,一面用淫秽语言调戏方氏。鸿渐气忿之极,破门而出,将无赖砍死,然后到官府自首。在解往都城的路上,狐仙又救了他。后来张鸿渐的儿子中了举人,官司也了结了,父子夫妻得以团圆。
  • 163    看过
  • 1   喜欢
  • 1    收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