山西人仇仲,前妻所生之女名大娘,嫁到很远的外府。有一年,仇仲被强盗携去,续娶的妻子邵氏抚养着儿子仇福、仇禄。同村人魏名,阴险狡猾。他先是挑唆仇福闹分家,接着引诱其赌博,田产被骗光,以致卖妻犯罪,逃亡口外。邵氏因气愤瘫痪床上,魏名又托人捎信给大娘,意在引她来争家产。谁知大娘来后,状告赌徒,争回了被骗去的田产,又因她苦心经营,几年之间,仇家又富裕起来。

  • 山西人仇仲,前妻所生之女名大娘,嫁到很远的外府。有一年,仇仲被强盗携去,续娶的妻子邵氏抚养着儿子仇福、仇禄。同村人魏名,阴险狡猾。他先是挑唆仇福闹分家,接着引诱其赌博,田产被骗光,以致卖妻犯罪,逃亡口外。邵氏因气愤瘫痪床上,魏名又托人捎信给大娘,意在引她来争家产。谁知大娘来后,状告赌徒,争回了被骗去的田产,又因她苦心经营,几年之间,仇家又富裕起来。
  • 山西人仇仲,前妻所生之女名大娘,嫁到很远的外府。有一年,仇仲被强盗携去,续娶的妻子邵氏抚养着儿子仇福、仇禄。同村人魏名,阴险狡猾。他先是挑唆仇福闹分家,接着引诱其赌博,田产被骗光,以致卖妻犯罪,逃亡口外。邵氏因气愤瘫痪床上,魏名又托人捎信给大娘,意在引她来争家产。谁知大娘来后,状告赌徒,争回了被骗去的田产,又因她苦心经营,几年之间,仇家又富裕起来。
  • 山西人仇仲,前妻所生之女名大娘,嫁到很远的外府。有一年,仇仲被强盗携去,续娶的妻子邵氏抚养着儿子仇福、仇禄。同村人魏名,阴险狡猾。他先是挑唆仇福闹分家,接着引诱其赌博,田产被骗光,以致卖妻犯罪,逃亡口外。邵氏因气愤瘫痪床上,魏名又托人捎信给大娘,意在引她来争家产。谁知大娘来后,状告赌徒,争回了被骗去的田产,又因她苦心经营,几年之间,仇家又富裕起来。
  • 山西人仇仲,前妻所生之女名大娘,嫁到很远的外府。有一年,仇仲被强盗携去,续娶的妻子邵氏抚养着儿子仇福、仇禄。同村人魏名,阴险狡猾。他先是挑唆仇福闹分家,接着引诱其赌博,田产被骗光,以致卖妻犯罪,逃亡口外。邵氏因气愤瘫痪床上,魏名又托人捎信给大娘,意在引她来争家产。谁知大娘来后,状告赌徒,争回了被骗去的田产,又因她苦心经营,几年之间,仇家又富裕起来。
  • 山西人仇仲,前妻所生之女名大娘,嫁到很远的外府。有一年,仇仲被强盗携去,续娶的妻子邵氏抚养着儿子仇福、仇禄。同村人魏名,阴险狡猾。他先是挑唆仇福闹分家,接着引诱其赌博,田产被骗光,以致卖妻犯罪,逃亡口外。邵氏因气愤瘫痪床上,魏名又托人捎信给大娘,意在引她来争家产。谁知大娘来后,状告赌徒,争回了被骗去的田产,又因她苦心经营,几年之间,仇家又富裕起来。
  • 山西人仇仲,前妻所生之女名大娘,嫁到很远的外府。有一年,仇仲被强盗携去,续娶的妻子邵氏抚养着儿子仇福、仇禄。同村人魏名,阴险狡猾。他先是挑唆仇福闹分家,接着引诱其赌博,田产被骗光,以致卖妻犯罪,逃亡口外。邵氏因气愤瘫痪床上,魏名又托人捎信给大娘,意在引她来争家产。谁知大娘来后,状告赌徒,争回了被骗去的田产,又因她苦心经营,几年之间,仇家又富裕起来。
  • 山西人仇仲,前妻所生之女名大娘,嫁到很远的外府。有一年,仇仲被强盗携去,续娶的妻子邵氏抚养着儿子仇福、仇禄。同村人魏名,阴险狡猾。他先是挑唆仇福闹分家,接着引诱其赌博,田产被骗光,以致卖妻犯罪,逃亡口外。邵氏因气愤瘫痪床上,魏名又托人捎信给大娘,意在引她来争家产。谁知大娘来后,状告赌徒,争回了被骗去的田产,又因她苦心经营,几年之间,仇家又富裕起来。
  • 山西人仇仲,前妻所生之女名大娘,嫁到很远的外府。有一年,仇仲被强盗携去,续娶的妻子邵氏抚养着儿子仇福、仇禄。同村人魏名,阴险狡猾。他先是挑唆仇福闹分家,接着引诱其赌博,田产被骗光,以致卖妻犯罪,逃亡口外。邵氏因气愤瘫痪床上,魏名又托人捎信给大娘,意在引她来争家产。谁知大娘来后,状告赌徒,争回了被骗去的田产,又因她苦心经营,几年之间,仇家又富裕起来。
  • 山西人仇仲,前妻所生之女名大娘,嫁到很远的外府。有一年,仇仲被强盗携去,续娶的妻子邵氏抚养着儿子仇福、仇禄。同村人魏名,阴险狡猾。他先是挑唆仇福闹分家,接着引诱其赌博,田产被骗光,以致卖妻犯罪,逃亡口外。邵氏因气愤瘫痪床上,魏名又托人捎信给大娘,意在引她来争家产。谁知大娘来后,状告赌徒,争回了被骗去的田产,又因她苦心经营,几年之间,仇家又富裕起来。
  • 山西人仇仲,前妻所生之女名大娘,嫁到很远的外府。有一年,仇仲被强盗携去,续娶的妻子邵氏抚养着儿子仇福、仇禄。同村人魏名,阴险狡猾。他先是挑唆仇福闹分家,接着引诱其赌博,田产被骗光,以致卖妻犯罪,逃亡口外。邵氏因气愤瘫痪床上,魏名又托人捎信给大娘,意在引她来争家产。谁知大娘来后,状告赌徒,争回了被骗去的田产,又因她苦心经营,几年之间,仇家又富裕起来。
  • 山西人仇仲,前妻所生之女名大娘,嫁到很远的外府。有一年,仇仲被强盗携去,续娶的妻子邵氏抚养着儿子仇福、仇禄。同村人魏名,阴险狡猾。他先是挑唆仇福闹分家,接着引诱其赌博,田产被骗光,以致卖妻犯罪,逃亡口外。邵氏因气愤瘫痪床上,魏名又托人捎信给大娘,意在引她来争家产。谁知大娘来后,状告赌徒,争回了被骗去的田产,又因她苦心经营,几年之间,仇家又富裕起来。
  • 山西人仇仲,前妻所生之女名大娘,嫁到很远的外府。有一年,仇仲被强盗携去,续娶的妻子邵氏抚养着儿子仇福、仇禄。同村人魏名,阴险狡猾。他先是挑唆仇福闹分家,接着引诱其赌博,田产被骗光,以致卖妻犯罪,逃亡口外。邵氏因气愤瘫痪床上,魏名又托人捎信给大娘,意在引她来争家产。谁知大娘来后,状告赌徒,争回了被骗去的田产,又因她苦心经营,几年之间,仇家又富裕起来。
  • 山西人仇仲,前妻所生之女名大娘,嫁到很远的外府。有一年,仇仲被强盗携去,续娶的妻子邵氏抚养着儿子仇福、仇禄。同村人魏名,阴险狡猾。他先是挑唆仇福闹分家,接着引诱其赌博,田产被骗光,以致卖妻犯罪,逃亡口外。邵氏因气愤瘫痪床上,魏名又托人捎信给大娘,意在引她来争家产。谁知大娘来后,状告赌徒,争回了被骗去的田产,又因她苦心经营,几年之间,仇家又富裕起来。
  • 山西人仇仲,前妻所生之女名大娘,嫁到很远的外府。有一年,仇仲被强盗携去,续娶的妻子邵氏抚养着儿子仇福、仇禄。同村人魏名,阴险狡猾。他先是挑唆仇福闹分家,接着引诱其赌博,田产被骗光,以致卖妻犯罪,逃亡口外。邵氏因气愤瘫痪床上,魏名又托人捎信给大娘,意在引她来争家产。谁知大娘来后,状告赌徒,争回了被骗去的田产,又因她苦心经营,几年之间,仇家又富裕起来。
  • 山西人仇仲,前妻所生之女名大娘,嫁到很远的外府。有一年,仇仲被强盗携去,续娶的妻子邵氏抚养着儿子仇福、仇禄。同村人魏名,阴险狡猾。他先是挑唆仇福闹分家,接着引诱其赌博,田产被骗光,以致卖妻犯罪,逃亡口外。邵氏因气愤瘫痪床上,魏名又托人捎信给大娘,意在引她来争家产。谁知大娘来后,状告赌徒,争回了被骗去的田产,又因她苦心经营,几年之间,仇家又富裕起来。
  • 山西人仇仲,前妻所生之女名大娘,嫁到很远的外府。有一年,仇仲被强盗携去,续娶的妻子邵氏抚养着儿子仇福、仇禄。同村人魏名,阴险狡猾。他先是挑唆仇福闹分家,接着引诱其赌博,田产被骗光,以致卖妻犯罪,逃亡口外。邵氏因气愤瘫痪床上,魏名又托人捎信给大娘,意在引她来争家产。谁知大娘来后,状告赌徒,争回了被骗去的田产,又因她苦心经营,几年之间,仇家又富裕起来。
  • 山西人仇仲,前妻所生之女名大娘,嫁到很远的外府。有一年,仇仲被强盗携去,续娶的妻子邵氏抚养着儿子仇福、仇禄。同村人魏名,阴险狡猾。他先是挑唆仇福闹分家,接着引诱其赌博,田产被骗光,以致卖妻犯罪,逃亡口外。邵氏因气愤瘫痪床上,魏名又托人捎信给大娘,意在引她来争家产。谁知大娘来后,状告赌徒,争回了被骗去的田产,又因她苦心经营,几年之间,仇家又富裕起来。
  • 山西人仇仲,前妻所生之女名大娘,嫁到很远的外府。有一年,仇仲被强盗携去,续娶的妻子邵氏抚养着儿子仇福、仇禄。同村人魏名,阴险狡猾。他先是挑唆仇福闹分家,接着引诱其赌博,田产被骗光,以致卖妻犯罪,逃亡口外。邵氏因气愤瘫痪床上,魏名又托人捎信给大娘,意在引她来争家产。谁知大娘来后,状告赌徒,争回了被骗去的田产,又因她苦心经营,几年之间,仇家又富裕起来。
  • 山西人仇仲,前妻所生之女名大娘,嫁到很远的外府。有一年,仇仲被强盗携去,续娶的妻子邵氏抚养着儿子仇福、仇禄。同村人魏名,阴险狡猾。他先是挑唆仇福闹分家,接着引诱其赌博,田产被骗光,以致卖妻犯罪,逃亡口外。邵氏因气愤瘫痪床上,魏名又托人捎信给大娘,意在引她来争家产。谁知大娘来后,状告赌徒,争回了被骗去的田产,又因她苦心经营,几年之间,仇家又富裕起来。
  • 山西人仇仲,前妻所生之女名大娘,嫁到很远的外府。有一年,仇仲被强盗携去,续娶的妻子邵氏抚养着儿子仇福、仇禄。同村人魏名,阴险狡猾。他先是挑唆仇福闹分家,接着引诱其赌博,田产被骗光,以致卖妻犯罪,逃亡口外。邵氏因气愤瘫痪床上,魏名又托人捎信给大娘,意在引她来争家产。谁知大娘来后,状告赌徒,争回了被骗去的田产,又因她苦心经营,几年之间,仇家又富裕起来。
  • 山西人仇仲,前妻所生之女名大娘,嫁到很远的外府。有一年,仇仲被强盗携去,续娶的妻子邵氏抚养着儿子仇福、仇禄。同村人魏名,阴险狡猾。他先是挑唆仇福闹分家,接着引诱其赌博,田产被骗光,以致卖妻犯罪,逃亡口外。邵氏因气愤瘫痪床上,魏名又托人捎信给大娘,意在引她来争家产。谁知大娘来后,状告赌徒,争回了被骗去的田产,又因她苦心经营,几年之间,仇家又富裕起来。
  • 山西人仇仲,前妻所生之女名大娘,嫁到很远的外府。有一年,仇仲被强盗携去,续娶的妻子邵氏抚养着儿子仇福、仇禄。同村人魏名,阴险狡猾。他先是挑唆仇福闹分家,接着引诱其赌博,田产被骗光,以致卖妻犯罪,逃亡口外。邵氏因气愤瘫痪床上,魏名又托人捎信给大娘,意在引她来争家产。谁知大娘来后,状告赌徒,争回了被骗去的田产,又因她苦心经营,几年之间,仇家又富裕起来。
  • 山西人仇仲,前妻所生之女名大娘,嫁到很远的外府。有一年,仇仲被强盗携去,续娶的妻子邵氏抚养着儿子仇福、仇禄。同村人魏名,阴险狡猾。他先是挑唆仇福闹分家,接着引诱其赌博,田产被骗光,以致卖妻犯罪,逃亡口外。邵氏因气愤瘫痪床上,魏名又托人捎信给大娘,意在引她来争家产。谁知大娘来后,状告赌徒,争回了被骗去的田产,又因她苦心经营,几年之间,仇家又富裕起来。
  • 山西人仇仲,前妻所生之女名大娘,嫁到很远的外府。有一年,仇仲被强盗携去,续娶的妻子邵氏抚养着儿子仇福、仇禄。同村人魏名,阴险狡猾。他先是挑唆仇福闹分家,接着引诱其赌博,田产被骗光,以致卖妻犯罪,逃亡口外。邵氏因气愤瘫痪床上,魏名又托人捎信给大娘,意在引她来争家产。谁知大娘来后,状告赌徒,争回了被骗去的田产,又因她苦心经营,几年之间,仇家又富裕起来。
  • 山西人仇仲,前妻所生之女名大娘,嫁到很远的外府。有一年,仇仲被强盗携去,续娶的妻子邵氏抚养着儿子仇福、仇禄。同村人魏名,阴险狡猾。他先是挑唆仇福闹分家,接着引诱其赌博,田产被骗光,以致卖妻犯罪,逃亡口外。邵氏因气愤瘫痪床上,魏名又托人捎信给大娘,意在引她来争家产。谁知大娘来后,状告赌徒,争回了被骗去的田产,又因她苦心经营,几年之间,仇家又富裕起来。
  • 山西人仇仲,前妻所生之女名大娘,嫁到很远的外府。有一年,仇仲被强盗携去,续娶的妻子邵氏抚养着儿子仇福、仇禄。同村人魏名,阴险狡猾。他先是挑唆仇福闹分家,接着引诱其赌博,田产被骗光,以致卖妻犯罪,逃亡口外。邵氏因气愤瘫痪床上,魏名又托人捎信给大娘,意在引她来争家产。谁知大娘来后,状告赌徒,争回了被骗去的田产,又因她苦心经营,几年之间,仇家又富裕起来。
  • 山西人仇仲,前妻所生之女名大娘,嫁到很远的外府。有一年,仇仲被强盗携去,续娶的妻子邵氏抚养着儿子仇福、仇禄。同村人魏名,阴险狡猾。他先是挑唆仇福闹分家,接着引诱其赌博,田产被骗光,以致卖妻犯罪,逃亡口外。邵氏因气愤瘫痪床上,魏名又托人捎信给大娘,意在引她来争家产。谁知大娘来后,状告赌徒,争回了被骗去的田产,又因她苦心经营,几年之间,仇家又富裕起来。
  • 山西人仇仲,前妻所生之女名大娘,嫁到很远的外府。有一年,仇仲被强盗携去,续娶的妻子邵氏抚养着儿子仇福、仇禄。同村人魏名,阴险狡猾。他先是挑唆仇福闹分家,接着引诱其赌博,田产被骗光,以致卖妻犯罪,逃亡口外。邵氏因气愤瘫痪床上,魏名又托人捎信给大娘,意在引她来争家产。谁知大娘来后,状告赌徒,争回了被骗去的田产,又因她苦心经营,几年之间,仇家又富裕起来。
  • 山西人仇仲,前妻所生之女名大娘,嫁到很远的外府。有一年,仇仲被强盗携去,续娶的妻子邵氏抚养着儿子仇福、仇禄。同村人魏名,阴险狡猾。他先是挑唆仇福闹分家,接着引诱其赌博,田产被骗光,以致卖妻犯罪,逃亡口外。邵氏因气愤瘫痪床上,魏名又托人捎信给大娘,意在引她来争家产。谁知大娘来后,状告赌徒,争回了被骗去的田产,又因她苦心经营,几年之间,仇家又富裕起来。
  • 山西人仇仲,前妻所生之女名大娘,嫁到很远的外府。有一年,仇仲被强盗携去,续娶的妻子邵氏抚养着儿子仇福、仇禄。同村人魏名,阴险狡猾。他先是挑唆仇福闹分家,接着引诱其赌博,田产被骗光,以致卖妻犯罪,逃亡口外。邵氏因气愤瘫痪床上,魏名又托人捎信给大娘,意在引她来争家产。谁知大娘来后,状告赌徒,争回了被骗去的田产,又因她苦心经营,几年之间,仇家又富裕起来。
  • 山西人仇仲,前妻所生之女名大娘,嫁到很远的外府。有一年,仇仲被强盗携去,续娶的妻子邵氏抚养着儿子仇福、仇禄。同村人魏名,阴险狡猾。他先是挑唆仇福闹分家,接着引诱其赌博,田产被骗光,以致卖妻犯罪,逃亡口外。邵氏因气愤瘫痪床上,魏名又托人捎信给大娘,意在引她来争家产。谁知大娘来后,状告赌徒,争回了被骗去的田产,又因她苦心经营,几年之间,仇家又富裕起来。
  • 山西人仇仲,前妻所生之女名大娘,嫁到很远的外府。有一年,仇仲被强盗携去,续娶的妻子邵氏抚养着儿子仇福、仇禄。同村人魏名,阴险狡猾。他先是挑唆仇福闹分家,接着引诱其赌博,田产被骗光,以致卖妻犯罪,逃亡口外。邵氏因气愤瘫痪床上,魏名又托人捎信给大娘,意在引她来争家产。谁知大娘来后,状告赌徒,争回了被骗去的田产,又因她苦心经营,几年之间,仇家又富裕起来。
  • 山西人仇仲,前妻所生之女名大娘,嫁到很远的外府。有一年,仇仲被强盗携去,续娶的妻子邵氏抚养着儿子仇福、仇禄。同村人魏名,阴险狡猾。他先是挑唆仇福闹分家,接着引诱其赌博,田产被骗光,以致卖妻犯罪,逃亡口外。邵氏因气愤瘫痪床上,魏名又托人捎信给大娘,意在引她来争家产。谁知大娘来后,状告赌徒,争回了被骗去的田产,又因她苦心经营,几年之间,仇家又富裕起来。
  • 山西人仇仲,前妻所生之女名大娘,嫁到很远的外府。有一年,仇仲被强盗携去,续娶的妻子邵氏抚养着儿子仇福、仇禄。同村人魏名,阴险狡猾。他先是挑唆仇福闹分家,接着引诱其赌博,田产被骗光,以致卖妻犯罪,逃亡口外。邵氏因气愤瘫痪床上,魏名又托人捎信给大娘,意在引她来争家产。谁知大娘来后,状告赌徒,争回了被骗去的田产,又因她苦心经营,几年之间,仇家又富裕起来。
  • 山西人仇仲,前妻所生之女名大娘,嫁到很远的外府。有一年,仇仲被强盗携去,续娶的妻子邵氏抚养着儿子仇福、仇禄。同村人魏名,阴险狡猾。他先是挑唆仇福闹分家,接着引诱其赌博,田产被骗光,以致卖妻犯罪,逃亡口外。邵氏因气愤瘫痪床上,魏名又托人捎信给大娘,意在引她来争家产。谁知大娘来后,状告赌徒,争回了被骗去的田产,又因她苦心经营,几年之间,仇家又富裕起来。
  • 山西人仇仲,前妻所生之女名大娘,嫁到很远的外府。有一年,仇仲被强盗携去,续娶的妻子邵氏抚养着儿子仇福、仇禄。同村人魏名,阴险狡猾。他先是挑唆仇福闹分家,接着引诱其赌博,田产被骗光,以致卖妻犯罪,逃亡口外。邵氏因气愤瘫痪床上,魏名又托人捎信给大娘,意在引她来争家产。谁知大娘来后,状告赌徒,争回了被骗去的田产,又因她苦心经营,几年之间,仇家又富裕起来。
  • 山西人仇仲,前妻所生之女名大娘,嫁到很远的外府。有一年,仇仲被强盗携去,续娶的妻子邵氏抚养着儿子仇福、仇禄。同村人魏名,阴险狡猾。他先是挑唆仇福闹分家,接着引诱其赌博,田产被骗光,以致卖妻犯罪,逃亡口外。邵氏因气愤瘫痪床上,魏名又托人捎信给大娘,意在引她来争家产。谁知大娘来后,状告赌徒,争回了被骗去的田产,又因她苦心经营,几年之间,仇家又富裕起来。
  • 山西人仇仲,前妻所生之女名大娘,嫁到很远的外府。有一年,仇仲被强盗携去,续娶的妻子邵氏抚养着儿子仇福、仇禄。同村人魏名,阴险狡猾。他先是挑唆仇福闹分家,接着引诱其赌博,田产被骗光,以致卖妻犯罪,逃亡口外。邵氏因气愤瘫痪床上,魏名又托人捎信给大娘,意在引她来争家产。谁知大娘来后,状告赌徒,争回了被骗去的田产,又因她苦心经营,几年之间,仇家又富裕起来。
  • 山西人仇仲,前妻所生之女名大娘,嫁到很远的外府。有一年,仇仲被强盗携去,续娶的妻子邵氏抚养着儿子仇福、仇禄。同村人魏名,阴险狡猾。他先是挑唆仇福闹分家,接着引诱其赌博,田产被骗光,以致卖妻犯罪,逃亡口外。邵氏因气愤瘫痪床上,魏名又托人捎信给大娘,意在引她来争家产。谁知大娘来后,状告赌徒,争回了被骗去的田产,又因她苦心经营,几年之间,仇家又富裕起来。
  • 山西人仇仲,前妻所生之女名大娘,嫁到很远的外府。有一年,仇仲被强盗携去,续娶的妻子邵氏抚养着儿子仇福、仇禄。同村人魏名,阴险狡猾。他先是挑唆仇福闹分家,接着引诱其赌博,田产被骗光,以致卖妻犯罪,逃亡口外。邵氏因气愤瘫痪床上,魏名又托人捎信给大娘,意在引她来争家产。谁知大娘来后,状告赌徒,争回了被骗去的田产,又因她苦心经营,几年之间,仇家又富裕起来。
  • 山西人仇仲,前妻所生之女名大娘,嫁到很远的外府。有一年,仇仲被强盗携去,续娶的妻子邵氏抚养着儿子仇福、仇禄。同村人魏名,阴险狡猾。他先是挑唆仇福闹分家,接着引诱其赌博,田产被骗光,以致卖妻犯罪,逃亡口外。邵氏因气愤瘫痪床上,魏名又托人捎信给大娘,意在引她来争家产。谁知大娘来后,状告赌徒,争回了被骗去的田产,又因她苦心经营,几年之间,仇家又富裕起来。
  • 山西人仇仲,前妻所生之女名大娘,嫁到很远的外府。有一年,仇仲被强盗携去,续娶的妻子邵氏抚养着儿子仇福、仇禄。同村人魏名,阴险狡猾。他先是挑唆仇福闹分家,接着引诱其赌博,田产被骗光,以致卖妻犯罪,逃亡口外。邵氏因气愤瘫痪床上,魏名又托人捎信给大娘,意在引她来争家产。谁知大娘来后,状告赌徒,争回了被骗去的田产,又因她苦心经营,几年之间,仇家又富裕起来。
  • 山西人仇仲,前妻所生之女名大娘,嫁到很远的外府。有一年,仇仲被强盗携去,续娶的妻子邵氏抚养着儿子仇福、仇禄。同村人魏名,阴险狡猾。他先是挑唆仇福闹分家,接着引诱其赌博,田产被骗光,以致卖妻犯罪,逃亡口外。邵氏因气愤瘫痪床上,魏名又托人捎信给大娘,意在引她来争家产。谁知大娘来后,状告赌徒,争回了被骗去的田产,又因她苦心经营,几年之间,仇家又富裕起来。
  • 山西人仇仲,前妻所生之女名大娘,嫁到很远的外府。有一年,仇仲被强盗携去,续娶的妻子邵氏抚养着儿子仇福、仇禄。同村人魏名,阴险狡猾。他先是挑唆仇福闹分家,接着引诱其赌博,田产被骗光,以致卖妻犯罪,逃亡口外。邵氏因气愤瘫痪床上,魏名又托人捎信给大娘,意在引她来争家产。谁知大娘来后,状告赌徒,争回了被骗去的田产,又因她苦心经营,几年之间,仇家又富裕起来。
  • 山西人仇仲,前妻所生之女名大娘,嫁到很远的外府。有一年,仇仲被强盗携去,续娶的妻子邵氏抚养着儿子仇福、仇禄。同村人魏名,阴险狡猾。他先是挑唆仇福闹分家,接着引诱其赌博,田产被骗光,以致卖妻犯罪,逃亡口外。邵氏因气愤瘫痪床上,魏名又托人捎信给大娘,意在引她来争家产。谁知大娘来后,状告赌徒,争回了被骗去的田产,又因她苦心经营,几年之间,仇家又富裕起来。
  • 山西人仇仲,前妻所生之女名大娘,嫁到很远的外府。有一年,仇仲被强盗携去,续娶的妻子邵氏抚养着儿子仇福、仇禄。同村人魏名,阴险狡猾。他先是挑唆仇福闹分家,接着引诱其赌博,田产被骗光,以致卖妻犯罪,逃亡口外。邵氏因气愤瘫痪床上,魏名又托人捎信给大娘,意在引她来争家产。谁知大娘来后,状告赌徒,争回了被骗去的田产,又因她苦心经营,几年之间,仇家又富裕起来。
  • 山西人仇仲,前妻所生之女名大娘,嫁到很远的外府。有一年,仇仲被强盗携去,续娶的妻子邵氏抚养着儿子仇福、仇禄。同村人魏名,阴险狡猾。他先是挑唆仇福闹分家,接着引诱其赌博,田产被骗光,以致卖妻犯罪,逃亡口外。邵氏因气愤瘫痪床上,魏名又托人捎信给大娘,意在引她来争家产。谁知大娘来后,状告赌徒,争回了被骗去的田产,又因她苦心经营,几年之间,仇家又富裕起来。
  • 山西人仇仲,前妻所生之女名大娘,嫁到很远的外府。有一年,仇仲被强盗携去,续娶的妻子邵氏抚养着儿子仇福、仇禄。同村人魏名,阴险狡猾。他先是挑唆仇福闹分家,接着引诱其赌博,田产被骗光,以致卖妻犯罪,逃亡口外。邵氏因气愤瘫痪床上,魏名又托人捎信给大娘,意在引她来争家产。谁知大娘来后,状告赌徒,争回了被骗去的田产,又因她苦心经营,几年之间,仇家又富裕起来。
  • 山西人仇仲,前妻所生之女名大娘,嫁到很远的外府。有一年,仇仲被强盗携去,续娶的妻子邵氏抚养着儿子仇福、仇禄。同村人魏名,阴险狡猾。他先是挑唆仇福闹分家,接着引诱其赌博,田产被骗光,以致卖妻犯罪,逃亡口外。邵氏因气愤瘫痪床上,魏名又托人捎信给大娘,意在引她来争家产。谁知大娘来后,状告赌徒,争回了被骗去的田产,又因她苦心经营,几年之间,仇家又富裕起来。
  • 山西人仇仲,前妻所生之女名大娘,嫁到很远的外府。有一年,仇仲被强盗携去,续娶的妻子邵氏抚养着儿子仇福、仇禄。同村人魏名,阴险狡猾。他先是挑唆仇福闹分家,接着引诱其赌博,田产被骗光,以致卖妻犯罪,逃亡口外。邵氏因气愤瘫痪床上,魏名又托人捎信给大娘,意在引她来争家产。谁知大娘来后,状告赌徒,争回了被骗去的田产,又因她苦心经营,几年之间,仇家又富裕起来。
  • 山西人仇仲,前妻所生之女名大娘,嫁到很远的外府。有一年,仇仲被强盗携去,续娶的妻子邵氏抚养着儿子仇福、仇禄。同村人魏名,阴险狡猾。他先是挑唆仇福闹分家,接着引诱其赌博,田产被骗光,以致卖妻犯罪,逃亡口外。邵氏因气愤瘫痪床上,魏名又托人捎信给大娘,意在引她来争家产。谁知大娘来后,状告赌徒,争回了被骗去的田产,又因她苦心经营,几年之间,仇家又富裕起来。
  • 山西人仇仲,前妻所生之女名大娘,嫁到很远的外府。有一年,仇仲被强盗携去,续娶的妻子邵氏抚养着儿子仇福、仇禄。同村人魏名,阴险狡猾。他先是挑唆仇福闹分家,接着引诱其赌博,田产被骗光,以致卖妻犯罪,逃亡口外。邵氏因气愤瘫痪床上,魏名又托人捎信给大娘,意在引她来争家产。谁知大娘来后,状告赌徒,争回了被骗去的田产,又因她苦心经营,几年之间,仇家又富裕起来。
  • 山西人仇仲,前妻所生之女名大娘,嫁到很远的外府。有一年,仇仲被强盗携去,续娶的妻子邵氏抚养着儿子仇福、仇禄。同村人魏名,阴险狡猾。他先是挑唆仇福闹分家,接着引诱其赌博,田产被骗光,以致卖妻犯罪,逃亡口外。邵氏因气愤瘫痪床上,魏名又托人捎信给大娘,意在引她来争家产。谁知大娘来后,状告赌徒,争回了被骗去的田产,又因她苦心经营,几年之间,仇家又富裕起来。
  • 山西人仇仲,前妻所生之女名大娘,嫁到很远的外府。有一年,仇仲被强盗携去,续娶的妻子邵氏抚养着儿子仇福、仇禄。同村人魏名,阴险狡猾。他先是挑唆仇福闹分家,接着引诱其赌博,田产被骗光,以致卖妻犯罪,逃亡口外。邵氏因气愤瘫痪床上,魏名又托人捎信给大娘,意在引她来争家产。谁知大娘来后,状告赌徒,争回了被骗去的田产,又因她苦心经营,几年之间,仇家又富裕起来。
  • 山西人仇仲,前妻所生之女名大娘,嫁到很远的外府。有一年,仇仲被强盗携去,续娶的妻子邵氏抚养着儿子仇福、仇禄。同村人魏名,阴险狡猾。他先是挑唆仇福闹分家,接着引诱其赌博,田产被骗光,以致卖妻犯罪,逃亡口外。邵氏因气愤瘫痪床上,魏名又托人捎信给大娘,意在引她来争家产。谁知大娘来后,状告赌徒,争回了被骗去的田产,又因她苦心经营,几年之间,仇家又富裕起来。
  • 山西人仇仲,前妻所生之女名大娘,嫁到很远的外府。有一年,仇仲被强盗携去,续娶的妻子邵氏抚养着儿子仇福、仇禄。同村人魏名,阴险狡猾。他先是挑唆仇福闹分家,接着引诱其赌博,田产被骗光,以致卖妻犯罪,逃亡口外。邵氏因气愤瘫痪床上,魏名又托人捎信给大娘,意在引她来争家产。谁知大娘来后,状告赌徒,争回了被骗去的田产,又因她苦心经营,几年之间,仇家又富裕起来。
  • 山西人仇仲,前妻所生之女名大娘,嫁到很远的外府。有一年,仇仲被强盗携去,续娶的妻子邵氏抚养着儿子仇福、仇禄。同村人魏名,阴险狡猾。他先是挑唆仇福闹分家,接着引诱其赌博,田产被骗光,以致卖妻犯罪,逃亡口外。邵氏因气愤瘫痪床上,魏名又托人捎信给大娘,意在引她来争家产。谁知大娘来后,状告赌徒,争回了被骗去的田产,又因她苦心经营,几年之间,仇家又富裕起来。
  • 山西人仇仲,前妻所生之女名大娘,嫁到很远的外府。有一年,仇仲被强盗携去,续娶的妻子邵氏抚养着儿子仇福、仇禄。同村人魏名,阴险狡猾。他先是挑唆仇福闹分家,接着引诱其赌博,田产被骗光,以致卖妻犯罪,逃亡口外。邵氏因气愤瘫痪床上,魏名又托人捎信给大娘,意在引她来争家产。谁知大娘来后,状告赌徒,争回了被骗去的田产,又因她苦心经营,几年之间,仇家又富裕起来。
  • 山西人仇仲,前妻所生之女名大娘,嫁到很远的外府。有一年,仇仲被强盗携去,续娶的妻子邵氏抚养着儿子仇福、仇禄。同村人魏名,阴险狡猾。他先是挑唆仇福闹分家,接着引诱其赌博,田产被骗光,以致卖妻犯罪,逃亡口外。邵氏因气愤瘫痪床上,魏名又托人捎信给大娘,意在引她来争家产。谁知大娘来后,状告赌徒,争回了被骗去的田产,又因她苦心经营,几年之间,仇家又富裕起来。
  • 山西人仇仲,前妻所生之女名大娘,嫁到很远的外府。有一年,仇仲被强盗携去,续娶的妻子邵氏抚养着儿子仇福、仇禄。同村人魏名,阴险狡猾。他先是挑唆仇福闹分家,接着引诱其赌博,田产被骗光,以致卖妻犯罪,逃亡口外。邵氏因气愤瘫痪床上,魏名又托人捎信给大娘,意在引她来争家产。谁知大娘来后,状告赌徒,争回了被骗去的田产,又因她苦心经营,几年之间,仇家又富裕起来。
  • 山西人仇仲,前妻所生之女名大娘,嫁到很远的外府。有一年,仇仲被强盗携去,续娶的妻子邵氏抚养着儿子仇福、仇禄。同村人魏名,阴险狡猾。他先是挑唆仇福闹分家,接着引诱其赌博,田产被骗光,以致卖妻犯罪,逃亡口外。邵氏因气愤瘫痪床上,魏名又托人捎信给大娘,意在引她来争家产。谁知大娘来后,状告赌徒,争回了被骗去的田产,又因她苦心经营,几年之间,仇家又富裕起来。
  • 山西人仇仲,前妻所生之女名大娘,嫁到很远的外府。有一年,仇仲被强盗携去,续娶的妻子邵氏抚养着儿子仇福、仇禄。同村人魏名,阴险狡猾。他先是挑唆仇福闹分家,接着引诱其赌博,田产被骗光,以致卖妻犯罪,逃亡口外。邵氏因气愤瘫痪床上,魏名又托人捎信给大娘,意在引她来争家产。谁知大娘来后,状告赌徒,争回了被骗去的田产,又因她苦心经营,几年之间,仇家又富裕起来。
  • 山西人仇仲,前妻所生之女名大娘,嫁到很远的外府。有一年,仇仲被强盗携去,续娶的妻子邵氏抚养着儿子仇福、仇禄。同村人魏名,阴险狡猾。他先是挑唆仇福闹分家,接着引诱其赌博,田产被骗光,以致卖妻犯罪,逃亡口外。邵氏因气愤瘫痪床上,魏名又托人捎信给大娘,意在引她来争家产。谁知大娘来后,状告赌徒,争回了被骗去的田产,又因她苦心经营,几年之间,仇家又富裕起来。
  • 山西人仇仲,前妻所生之女名大娘,嫁到很远的外府。有一年,仇仲被强盗携去,续娶的妻子邵氏抚养着儿子仇福、仇禄。同村人魏名,阴险狡猾。他先是挑唆仇福闹分家,接着引诱其赌博,田产被骗光,以致卖妻犯罪,逃亡口外。邵氏因气愤瘫痪床上,魏名又托人捎信给大娘,意在引她来争家产。谁知大娘来后,状告赌徒,争回了被骗去的田产,又因她苦心经营,几年之间,仇家又富裕起来。
  • 山西人仇仲,前妻所生之女名大娘,嫁到很远的外府。有一年,仇仲被强盗携去,续娶的妻子邵氏抚养着儿子仇福、仇禄。同村人魏名,阴险狡猾。他先是挑唆仇福闹分家,接着引诱其赌博,田产被骗光,以致卖妻犯罪,逃亡口外。邵氏因气愤瘫痪床上,魏名又托人捎信给大娘,意在引她来争家产。谁知大娘来后,状告赌徒,争回了被骗去的田产,又因她苦心经营,几年之间,仇家又富裕起来。
  • 山西人仇仲,前妻所生之女名大娘,嫁到很远的外府。有一年,仇仲被强盗携去,续娶的妻子邵氏抚养着儿子仇福、仇禄。同村人魏名,阴险狡猾。他先是挑唆仇福闹分家,接着引诱其赌博,田产被骗光,以致卖妻犯罪,逃亡口外。邵氏因气愤瘫痪床上,魏名又托人捎信给大娘,意在引她来争家产。谁知大娘来后,状告赌徒,争回了被骗去的田产,又因她苦心经营,几年之间,仇家又富裕起来。
  • 山西人仇仲,前妻所生之女名大娘,嫁到很远的外府。有一年,仇仲被强盗携去,续娶的妻子邵氏抚养着儿子仇福、仇禄。同村人魏名,阴险狡猾。他先是挑唆仇福闹分家,接着引诱其赌博,田产被骗光,以致卖妻犯罪,逃亡口外。邵氏因气愤瘫痪床上,魏名又托人捎信给大娘,意在引她来争家产。谁知大娘来后,状告赌徒,争回了被骗去的田产,又因她苦心经营,几年之间,仇家又富裕起来。
  • 山西人仇仲,前妻所生之女名大娘,嫁到很远的外府。有一年,仇仲被强盗携去,续娶的妻子邵氏抚养着儿子仇福、仇禄。同村人魏名,阴险狡猾。他先是挑唆仇福闹分家,接着引诱其赌博,田产被骗光,以致卖妻犯罪,逃亡口外。邵氏因气愤瘫痪床上,魏名又托人捎信给大娘,意在引她来争家产。谁知大娘来后,状告赌徒,争回了被骗去的田产,又因她苦心经营,几年之间,仇家又富裕起来。
  • 山西人仇仲,前妻所生之女名大娘,嫁到很远的外府。有一年,仇仲被强盗携去,续娶的妻子邵氏抚养着儿子仇福、仇禄。同村人魏名,阴险狡猾。他先是挑唆仇福闹分家,接着引诱其赌博,田产被骗光,以致卖妻犯罪,逃亡口外。邵氏因气愤瘫痪床上,魏名又托人捎信给大娘,意在引她来争家产。谁知大娘来后,状告赌徒,争回了被骗去的田产,又因她苦心经营,几年之间,仇家又富裕起来。
  • 山西人仇仲,前妻所生之女名大娘,嫁到很远的外府。有一年,仇仲被强盗携去,续娶的妻子邵氏抚养着儿子仇福、仇禄。同村人魏名,阴险狡猾。他先是挑唆仇福闹分家,接着引诱其赌博,田产被骗光,以致卖妻犯罪,逃亡口外。邵氏因气愤瘫痪床上,魏名又托人捎信给大娘,意在引她来争家产。谁知大娘来后,状告赌徒,争回了被骗去的田产,又因她苦心经营,几年之间,仇家又富裕起来。
  • 山西人仇仲,前妻所生之女名大娘,嫁到很远的外府。有一年,仇仲被强盗携去,续娶的妻子邵氏抚养着儿子仇福、仇禄。同村人魏名,阴险狡猾。他先是挑唆仇福闹分家,接着引诱其赌博,田产被骗光,以致卖妻犯罪,逃亡口外。邵氏因气愤瘫痪床上,魏名又托人捎信给大娘,意在引她来争家产。谁知大娘来后,状告赌徒,争回了被骗去的田产,又因她苦心经营,几年之间,仇家又富裕起来。
  • 山西人仇仲,前妻所生之女名大娘,嫁到很远的外府。有一年,仇仲被强盗携去,续娶的妻子邵氏抚养着儿子仇福、仇禄。同村人魏名,阴险狡猾。他先是挑唆仇福闹分家,接着引诱其赌博,田产被骗光,以致卖妻犯罪,逃亡口外。邵氏因气愤瘫痪床上,魏名又托人捎信给大娘,意在引她来争家产。谁知大娘来后,状告赌徒,争回了被骗去的田产,又因她苦心经营,几年之间,仇家又富裕起来。
  • 山西人仇仲,前妻所生之女名大娘,嫁到很远的外府。有一年,仇仲被强盗携去,续娶的妻子邵氏抚养着儿子仇福、仇禄。同村人魏名,阴险狡猾。他先是挑唆仇福闹分家,接着引诱其赌博,田产被骗光,以致卖妻犯罪,逃亡口外。邵氏因气愤瘫痪床上,魏名又托人捎信给大娘,意在引她来争家产。谁知大娘来后,状告赌徒,争回了被骗去的田产,又因她苦心经营,几年之间,仇家又富裕起来。
  • 山西人仇仲,前妻所生之女名大娘,嫁到很远的外府。有一年,仇仲被强盗携去,续娶的妻子邵氏抚养着儿子仇福、仇禄。同村人魏名,阴险狡猾。他先是挑唆仇福闹分家,接着引诱其赌博,田产被骗光,以致卖妻犯罪,逃亡口外。邵氏因气愤瘫痪床上,魏名又托人捎信给大娘,意在引她来争家产。谁知大娘来后,状告赌徒,争回了被骗去的田产,又因她苦心经营,几年之间,仇家又富裕起来。
  • 山西人仇仲,前妻所生之女名大娘,嫁到很远的外府。有一年,仇仲被强盗携去,续娶的妻子邵氏抚养着儿子仇福、仇禄。同村人魏名,阴险狡猾。他先是挑唆仇福闹分家,接着引诱其赌博,田产被骗光,以致卖妻犯罪,逃亡口外。邵氏因气愤瘫痪床上,魏名又托人捎信给大娘,意在引她来争家产。谁知大娘来后,状告赌徒,争回了被骗去的田产,又因她苦心经营,几年之间,仇家又富裕起来。
  • 山西人仇仲,前妻所生之女名大娘,嫁到很远的外府。有一年,仇仲被强盗携去,续娶的妻子邵氏抚养着儿子仇福、仇禄。同村人魏名,阴险狡猾。他先是挑唆仇福闹分家,接着引诱其赌博,田产被骗光,以致卖妻犯罪,逃亡口外。邵氏因气愤瘫痪床上,魏名又托人捎信给大娘,意在引她来争家产。谁知大娘来后,状告赌徒,争回了被骗去的田产,又因她苦心经营,几年之间,仇家又富裕起来。
  • 山西人仇仲,前妻所生之女名大娘,嫁到很远的外府。有一年,仇仲被强盗携去,续娶的妻子邵氏抚养着儿子仇福、仇禄。同村人魏名,阴险狡猾。他先是挑唆仇福闹分家,接着引诱其赌博,田产被骗光,以致卖妻犯罪,逃亡口外。邵氏因气愤瘫痪床上,魏名又托人捎信给大娘,意在引她来争家产。谁知大娘来后,状告赌徒,争回了被骗去的田产,又因她苦心经营,几年之间,仇家又富裕起来。
  • 山西人仇仲,前妻所生之女名大娘,嫁到很远的外府。有一年,仇仲被强盗携去,续娶的妻子邵氏抚养着儿子仇福、仇禄。同村人魏名,阴险狡猾。他先是挑唆仇福闹分家,接着引诱其赌博,田产被骗光,以致卖妻犯罪,逃亡口外。邵氏因气愤瘫痪床上,魏名又托人捎信给大娘,意在引她来争家产。谁知大娘来后,状告赌徒,争回了被骗去的田产,又因她苦心经营,几年之间,仇家又富裕起来。
  • 山西人仇仲,前妻所生之女名大娘,嫁到很远的外府。有一年,仇仲被强盗携去,续娶的妻子邵氏抚养着儿子仇福、仇禄。同村人魏名,阴险狡猾。他先是挑唆仇福闹分家,接着引诱其赌博,田产被骗光,以致卖妻犯罪,逃亡口外。邵氏因气愤瘫痪床上,魏名又托人捎信给大娘,意在引她来争家产。谁知大娘来后,状告赌徒,争回了被骗去的田产,又因她苦心经营,几年之间,仇家又富裕起来。
  • 山西人仇仲,前妻所生之女名大娘,嫁到很远的外府。有一年,仇仲被强盗携去,续娶的妻子邵氏抚养着儿子仇福、仇禄。同村人魏名,阴险狡猾。他先是挑唆仇福闹分家,接着引诱其赌博,田产被骗光,以致卖妻犯罪,逃亡口外。邵氏因气愤瘫痪床上,魏名又托人捎信给大娘,意在引她来争家产。谁知大娘来后,状告赌徒,争回了被骗去的田产,又因她苦心经营,几年之间,仇家又富裕起来。
  • 山西人仇仲,前妻所生之女名大娘,嫁到很远的外府。有一年,仇仲被强盗携去,续娶的妻子邵氏抚养着儿子仇福、仇禄。同村人魏名,阴险狡猾。他先是挑唆仇福闹分家,接着引诱其赌博,田产被骗光,以致卖妻犯罪,逃亡口外。邵氏因气愤瘫痪床上,魏名又托人捎信给大娘,意在引她来争家产。谁知大娘来后,状告赌徒,争回了被骗去的田产,又因她苦心经营,几年之间,仇家又富裕起来。
  • 山西人仇仲,前妻所生之女名大娘,嫁到很远的外府。有一年,仇仲被强盗携去,续娶的妻子邵氏抚养着儿子仇福、仇禄。同村人魏名,阴险狡猾。他先是挑唆仇福闹分家,接着引诱其赌博,田产被骗光,以致卖妻犯罪,逃亡口外。邵氏因气愤瘫痪床上,魏名又托人捎信给大娘,意在引她来争家产。谁知大娘来后,状告赌徒,争回了被骗去的田产,又因她苦心经营,几年之间,仇家又富裕起来。
  • 山西人仇仲,前妻所生之女名大娘,嫁到很远的外府。有一年,仇仲被强盗携去,续娶的妻子邵氏抚养着儿子仇福、仇禄。同村人魏名,阴险狡猾。他先是挑唆仇福闹分家,接着引诱其赌博,田产被骗光,以致卖妻犯罪,逃亡口外。邵氏因气愤瘫痪床上,魏名又托人捎信给大娘,意在引她来争家产。谁知大娘来后,状告赌徒,争回了被骗去的田产,又因她苦心经营,几年之间,仇家又富裕起来。
  • 山西人仇仲,前妻所生之女名大娘,嫁到很远的外府。有一年,仇仲被强盗携去,续娶的妻子邵氏抚养着儿子仇福、仇禄。同村人魏名,阴险狡猾。他先是挑唆仇福闹分家,接着引诱其赌博,田产被骗光,以致卖妻犯罪,逃亡口外。邵氏因气愤瘫痪床上,魏名又托人捎信给大娘,意在引她来争家产。谁知大娘来后,状告赌徒,争回了被骗去的田产,又因她苦心经营,几年之间,仇家又富裕起来。
  • 山西人仇仲,前妻所生之女名大娘,嫁到很远的外府。有一年,仇仲被强盗携去,续娶的妻子邵氏抚养着儿子仇福、仇禄。同村人魏名,阴险狡猾。他先是挑唆仇福闹分家,接着引诱其赌博,田产被骗光,以致卖妻犯罪,逃亡口外。邵氏因气愤瘫痪床上,魏名又托人捎信给大娘,意在引她来争家产。谁知大娘来后,状告赌徒,争回了被骗去的田产,又因她苦心经营,几年之间,仇家又富裕起来。
  • 山西人仇仲,前妻所生之女名大娘,嫁到很远的外府。有一年,仇仲被强盗携去,续娶的妻子邵氏抚养着儿子仇福、仇禄。同村人魏名,阴险狡猾。他先是挑唆仇福闹分家,接着引诱其赌博,田产被骗光,以致卖妻犯罪,逃亡口外。邵氏因气愤瘫痪床上,魏名又托人捎信给大娘,意在引她来争家产。谁知大娘来后,状告赌徒,争回了被骗去的田产,又因她苦心经营,几年之间,仇家又富裕起来。
  • 山西人仇仲,前妻所生之女名大娘,嫁到很远的外府。有一年,仇仲被强盗携去,续娶的妻子邵氏抚养着儿子仇福、仇禄。同村人魏名,阴险狡猾。他先是挑唆仇福闹分家,接着引诱其赌博,田产被骗光,以致卖妻犯罪,逃亡口外。邵氏因气愤瘫痪床上,魏名又托人捎信给大娘,意在引她来争家产。谁知大娘来后,状告赌徒,争回了被骗去的田产,又因她苦心经营,几年之间,仇家又富裕起来。
  • 山西人仇仲,前妻所生之女名大娘,嫁到很远的外府。有一年,仇仲被强盗携去,续娶的妻子邵氏抚养着儿子仇福、仇禄。同村人魏名,阴险狡猾。他先是挑唆仇福闹分家,接着引诱其赌博,田产被骗光,以致卖妻犯罪,逃亡口外。邵氏因气愤瘫痪床上,魏名又托人捎信给大娘,意在引她来争家产。谁知大娘来后,状告赌徒,争回了被骗去的田产,又因她苦心经营,几年之间,仇家又富裕起来。
  • 山西人仇仲,前妻所生之女名大娘,嫁到很远的外府。有一年,仇仲被强盗携去,续娶的妻子邵氏抚养着儿子仇福、仇禄。同村人魏名,阴险狡猾。他先是挑唆仇福闹分家,接着引诱其赌博,田产被骗光,以致卖妻犯罪,逃亡口外。邵氏因气愤瘫痪床上,魏名又托人捎信给大娘,意在引她来争家产。谁知大娘来后,状告赌徒,争回了被骗去的田产,又因她苦心经营,几年之间,仇家又富裕起来。
  • 山西人仇仲,前妻所生之女名大娘,嫁到很远的外府。有一年,仇仲被强盗携去,续娶的妻子邵氏抚养着儿子仇福、仇禄。同村人魏名,阴险狡猾。他先是挑唆仇福闹分家,接着引诱其赌博,田产被骗光,以致卖妻犯罪,逃亡口外。邵氏因气愤瘫痪床上,魏名又托人捎信给大娘,意在引她来争家产。谁知大娘来后,状告赌徒,争回了被骗去的田产,又因她苦心经营,几年之间,仇家又富裕起来。
  • 山西人仇仲,前妻所生之女名大娘,嫁到很远的外府。有一年,仇仲被强盗携去,续娶的妻子邵氏抚养着儿子仇福、仇禄。同村人魏名,阴险狡猾。他先是挑唆仇福闹分家,接着引诱其赌博,田产被骗光,以致卖妻犯罪,逃亡口外。邵氏因气愤瘫痪床上,魏名又托人捎信给大娘,意在引她来争家产。谁知大娘来后,状告赌徒,争回了被骗去的田产,又因她苦心经营,几年之间,仇家又富裕起来。
  • 山西人仇仲,前妻所生之女名大娘,嫁到很远的外府。有一年,仇仲被强盗携去,续娶的妻子邵氏抚养着儿子仇福、仇禄。同村人魏名,阴险狡猾。他先是挑唆仇福闹分家,接着引诱其赌博,田产被骗光,以致卖妻犯罪,逃亡口外。邵氏因气愤瘫痪床上,魏名又托人捎信给大娘,意在引她来争家产。谁知大娘来后,状告赌徒,争回了被骗去的田产,又因她苦心经营,几年之间,仇家又富裕起来。
  • 山西人仇仲,前妻所生之女名大娘,嫁到很远的外府。有一年,仇仲被强盗携去,续娶的妻子邵氏抚养着儿子仇福、仇禄。同村人魏名,阴险狡猾。他先是挑唆仇福闹分家,接着引诱其赌博,田产被骗光,以致卖妻犯罪,逃亡口外。邵氏因气愤瘫痪床上,魏名又托人捎信给大娘,意在引她来争家产。谁知大娘来后,状告赌徒,争回了被骗去的田产,又因她苦心经营,几年之间,仇家又富裕起来。
  • 山西人仇仲,前妻所生之女名大娘,嫁到很远的外府。有一年,仇仲被强盗携去,续娶的妻子邵氏抚养着儿子仇福、仇禄。同村人魏名,阴险狡猾。他先是挑唆仇福闹分家,接着引诱其赌博,田产被骗光,以致卖妻犯罪,逃亡口外。邵氏因气愤瘫痪床上,魏名又托人捎信给大娘,意在引她来争家产。谁知大娘来后,状告赌徒,争回了被骗去的田产,又因她苦心经营,几年之间,仇家又富裕起来。
  • 山西人仇仲,前妻所生之女名大娘,嫁到很远的外府。有一年,仇仲被强盗携去,续娶的妻子邵氏抚养着儿子仇福、仇禄。同村人魏名,阴险狡猾。他先是挑唆仇福闹分家,接着引诱其赌博,田产被骗光,以致卖妻犯罪,逃亡口外。邵氏因气愤瘫痪床上,魏名又托人捎信给大娘,意在引她来争家产。谁知大娘来后,状告赌徒,争回了被骗去的田产,又因她苦心经营,几年之间,仇家又富裕起来。
  • 山西人仇仲,前妻所生之女名大娘,嫁到很远的外府。有一年,仇仲被强盗携去,续娶的妻子邵氏抚养着儿子仇福、仇禄。同村人魏名,阴险狡猾。他先是挑唆仇福闹分家,接着引诱其赌博,田产被骗光,以致卖妻犯罪,逃亡口外。邵氏因气愤瘫痪床上,魏名又托人捎信给大娘,意在引她来争家产。谁知大娘来后,状告赌徒,争回了被骗去的田产,又因她苦心经营,几年之间,仇家又富裕起来。
  • 山西人仇仲,前妻所生之女名大娘,嫁到很远的外府。有一年,仇仲被强盗携去,续娶的妻子邵氏抚养着儿子仇福、仇禄。同村人魏名,阴险狡猾。他先是挑唆仇福闹分家,接着引诱其赌博,田产被骗光,以致卖妻犯罪,逃亡口外。邵氏因气愤瘫痪床上,魏名又托人捎信给大娘,意在引她来争家产。谁知大娘来后,状告赌徒,争回了被骗去的田产,又因她苦心经营,几年之间,仇家又富裕起来。
  • 山西人仇仲,前妻所生之女名大娘,嫁到很远的外府。有一年,仇仲被强盗携去,续娶的妻子邵氏抚养着儿子仇福、仇禄。同村人魏名,阴险狡猾。他先是挑唆仇福闹分家,接着引诱其赌博,田产被骗光,以致卖妻犯罪,逃亡口外。邵氏因气愤瘫痪床上,魏名又托人捎信给大娘,意在引她来争家产。谁知大娘来后,状告赌徒,争回了被骗去的田产,又因她苦心经营,几年之间,仇家又富裕起来。
  • 山西人仇仲,前妻所生之女名大娘,嫁到很远的外府。有一年,仇仲被强盗携去,续娶的妻子邵氏抚养着儿子仇福、仇禄。同村人魏名,阴险狡猾。他先是挑唆仇福闹分家,接着引诱其赌博,田产被骗光,以致卖妻犯罪,逃亡口外。邵氏因气愤瘫痪床上,魏名又托人捎信给大娘,意在引她来争家产。谁知大娘来后,状告赌徒,争回了被骗去的田产,又因她苦心经营,几年之间,仇家又富裕起来。
  • 山西人仇仲,前妻所生之女名大娘,嫁到很远的外府。有一年,仇仲被强盗携去,续娶的妻子邵氏抚养着儿子仇福、仇禄。同村人魏名,阴险狡猾。他先是挑唆仇福闹分家,接着引诱其赌博,田产被骗光,以致卖妻犯罪,逃亡口外。邵氏因气愤瘫痪床上,魏名又托人捎信给大娘,意在引她来争家产。谁知大娘来后,状告赌徒,争回了被骗去的田产,又因她苦心经营,几年之间,仇家又富裕起来。
  • 山西人仇仲,前妻所生之女名大娘,嫁到很远的外府。有一年,仇仲被强盗携去,续娶的妻子邵氏抚养着儿子仇福、仇禄。同村人魏名,阴险狡猾。他先是挑唆仇福闹分家,接着引诱其赌博,田产被骗光,以致卖妻犯罪,逃亡口外。邵氏因气愤瘫痪床上,魏名又托人捎信给大娘,意在引她来争家产。谁知大娘来后,状告赌徒,争回了被骗去的田产,又因她苦心经营,几年之间,仇家又富裕起来。
  • 山西人仇仲,前妻所生之女名大娘,嫁到很远的外府。有一年,仇仲被强盗携去,续娶的妻子邵氏抚养着儿子仇福、仇禄。同村人魏名,阴险狡猾。他先是挑唆仇福闹分家,接着引诱其赌博,田产被骗光,以致卖妻犯罪,逃亡口外。邵氏因气愤瘫痪床上,魏名又托人捎信给大娘,意在引她来争家产。谁知大娘来后,状告赌徒,争回了被骗去的田产,又因她苦心经营,几年之间,仇家又富裕起来。
  • 山西人仇仲,前妻所生之女名大娘,嫁到很远的外府。有一年,仇仲被强盗携去,续娶的妻子邵氏抚养着儿子仇福、仇禄。同村人魏名,阴险狡猾。他先是挑唆仇福闹分家,接着引诱其赌博,田产被骗光,以致卖妻犯罪,逃亡口外。邵氏因气愤瘫痪床上,魏名又托人捎信给大娘,意在引她来争家产。谁知大娘来后,状告赌徒,争回了被骗去的田产,又因她苦心经营,几年之间,仇家又富裕起来。
  • 山西人仇仲,前妻所生之女名大娘,嫁到很远的外府。有一年,仇仲被强盗携去,续娶的妻子邵氏抚养着儿子仇福、仇禄。同村人魏名,阴险狡猾。他先是挑唆仇福闹分家,接着引诱其赌博,田产被骗光,以致卖妻犯罪,逃亡口外。邵氏因气愤瘫痪床上,魏名又托人捎信给大娘,意在引她来争家产。谁知大娘来后,状告赌徒,争回了被骗去的田产,又因她苦心经营,几年之间,仇家又富裕起来。
  • 山西人仇仲,前妻所生之女名大娘,嫁到很远的外府。有一年,仇仲被强盗携去,续娶的妻子邵氏抚养着儿子仇福、仇禄。同村人魏名,阴险狡猾。他先是挑唆仇福闹分家,接着引诱其赌博,田产被骗光,以致卖妻犯罪,逃亡口外。邵氏因气愤瘫痪床上,魏名又托人捎信给大娘,意在引她来争家产。谁知大娘来后,状告赌徒,争回了被骗去的田产,又因她苦心经营,几年之间,仇家又富裕起来。
  • 山西人仇仲,前妻所生之女名大娘,嫁到很远的外府。有一年,仇仲被强盗携去,续娶的妻子邵氏抚养着儿子仇福、仇禄。同村人魏名,阴险狡猾。他先是挑唆仇福闹分家,接着引诱其赌博,田产被骗光,以致卖妻犯罪,逃亡口外。邵氏因气愤瘫痪床上,魏名又托人捎信给大娘,意在引她来争家产。谁知大娘来后,状告赌徒,争回了被骗去的田产,又因她苦心经营,几年之间,仇家又富裕起来。
  • 山西人仇仲,前妻所生之女名大娘,嫁到很远的外府。有一年,仇仲被强盗携去,续娶的妻子邵氏抚养着儿子仇福、仇禄。同村人魏名,阴险狡猾。他先是挑唆仇福闹分家,接着引诱其赌博,田产被骗光,以致卖妻犯罪,逃亡口外。邵氏因气愤瘫痪床上,魏名又托人捎信给大娘,意在引她来争家产。谁知大娘来后,状告赌徒,争回了被骗去的田产,又因她苦心经营,几年之间,仇家又富裕起来。
  • 山西人仇仲,前妻所生之女名大娘,嫁到很远的外府。有一年,仇仲被强盗携去,续娶的妻子邵氏抚养着儿子仇福、仇禄。同村人魏名,阴险狡猾。他先是挑唆仇福闹分家,接着引诱其赌博,田产被骗光,以致卖妻犯罪,逃亡口外。邵氏因气愤瘫痪床上,魏名又托人捎信给大娘,意在引她来争家产。谁知大娘来后,状告赌徒,争回了被骗去的田产,又因她苦心经营,几年之间,仇家又富裕起来。
  • 山西人仇仲,前妻所生之女名大娘,嫁到很远的外府。有一年,仇仲被强盗携去,续娶的妻子邵氏抚养着儿子仇福、仇禄。同村人魏名,阴险狡猾。他先是挑唆仇福闹分家,接着引诱其赌博,田产被骗光,以致卖妻犯罪,逃亡口外。邵氏因气愤瘫痪床上,魏名又托人捎信给大娘,意在引她来争家产。谁知大娘来后,状告赌徒,争回了被骗去的田产,又因她苦心经营,几年之间,仇家又富裕起来。
  • 山西人仇仲,前妻所生之女名大娘,嫁到很远的外府。有一年,仇仲被强盗携去,续娶的妻子邵氏抚养着儿子仇福、仇禄。同村人魏名,阴险狡猾。他先是挑唆仇福闹分家,接着引诱其赌博,田产被骗光,以致卖妻犯罪,逃亡口外。邵氏因气愤瘫痪床上,魏名又托人捎信给大娘,意在引她来争家产。谁知大娘来后,状告赌徒,争回了被骗去的田产,又因她苦心经营,几年之间,仇家又富裕起来。
  • 山西人仇仲,前妻所生之女名大娘,嫁到很远的外府。有一年,仇仲被强盗携去,续娶的妻子邵氏抚养着儿子仇福、仇禄。同村人魏名,阴险狡猾。他先是挑唆仇福闹分家,接着引诱其赌博,田产被骗光,以致卖妻犯罪,逃亡口外。邵氏因气愤瘫痪床上,魏名又托人捎信给大娘,意在引她来争家产。谁知大娘来后,状告赌徒,争回了被骗去的田产,又因她苦心经营,几年之间,仇家又富裕起来。
  • 山西人仇仲,前妻所生之女名大娘,嫁到很远的外府。有一年,仇仲被强盗携去,续娶的妻子邵氏抚养着儿子仇福、仇禄。同村人魏名,阴险狡猾。他先是挑唆仇福闹分家,接着引诱其赌博,田产被骗光,以致卖妻犯罪,逃亡口外。邵氏因气愤瘫痪床上,魏名又托人捎信给大娘,意在引她来争家产。谁知大娘来后,状告赌徒,争回了被骗去的田产,又因她苦心经营,几年之间,仇家又富裕起来。
  • 山西人仇仲,前妻所生之女名大娘,嫁到很远的外府。有一年,仇仲被强盗携去,续娶的妻子邵氏抚养着儿子仇福、仇禄。同村人魏名,阴险狡猾。他先是挑唆仇福闹分家,接着引诱其赌博,田产被骗光,以致卖妻犯罪,逃亡口外。邵氏因气愤瘫痪床上,魏名又托人捎信给大娘,意在引她来争家产。谁知大娘来后,状告赌徒,争回了被骗去的田产,又因她苦心经营,几年之间,仇家又富裕起来。
  • 山西人仇仲,前妻所生之女名大娘,嫁到很远的外府。有一年,仇仲被强盗携去,续娶的妻子邵氏抚养着儿子仇福、仇禄。同村人魏名,阴险狡猾。他先是挑唆仇福闹分家,接着引诱其赌博,田产被骗光,以致卖妻犯罪,逃亡口外。邵氏因气愤瘫痪床上,魏名又托人捎信给大娘,意在引她来争家产。谁知大娘来后,状告赌徒,争回了被骗去的田产,又因她苦心经营,几年之间,仇家又富裕起来。
  • 山西人仇仲,前妻所生之女名大娘,嫁到很远的外府。有一年,仇仲被强盗携去,续娶的妻子邵氏抚养着儿子仇福、仇禄。同村人魏名,阴险狡猾。他先是挑唆仇福闹分家,接着引诱其赌博,田产被骗光,以致卖妻犯罪,逃亡口外。邵氏因气愤瘫痪床上,魏名又托人捎信给大娘,意在引她来争家产。谁知大娘来后,状告赌徒,争回了被骗去的田产,又因她苦心经营,几年之间,仇家又富裕起来。
  • 山西人仇仲,前妻所生之女名大娘,嫁到很远的外府。有一年,仇仲被强盗携去,续娶的妻子邵氏抚养着儿子仇福、仇禄。同村人魏名,阴险狡猾。他先是挑唆仇福闹分家,接着引诱其赌博,田产被骗光,以致卖妻犯罪,逃亡口外。邵氏因气愤瘫痪床上,魏名又托人捎信给大娘,意在引她来争家产。谁知大娘来后,状告赌徒,争回了被骗去的田产,又因她苦心经营,几年之间,仇家又富裕起来。
  • 山西人仇仲,前妻所生之女名大娘,嫁到很远的外府。有一年,仇仲被强盗携去,续娶的妻子邵氏抚养着儿子仇福、仇禄。同村人魏名,阴险狡猾。他先是挑唆仇福闹分家,接着引诱其赌博,田产被骗光,以致卖妻犯罪,逃亡口外。邵氏因气愤瘫痪床上,魏名又托人捎信给大娘,意在引她来争家产。谁知大娘来后,状告赌徒,争回了被骗去的田产,又因她苦心经营,几年之间,仇家又富裕起来。
  • 山西人仇仲,前妻所生之女名大娘,嫁到很远的外府。有一年,仇仲被强盗携去,续娶的妻子邵氏抚养着儿子仇福、仇禄。同村人魏名,阴险狡猾。他先是挑唆仇福闹分家,接着引诱其赌博,田产被骗光,以致卖妻犯罪,逃亡口外。邵氏因气愤瘫痪床上,魏名又托人捎信给大娘,意在引她来争家产。谁知大娘来后,状告赌徒,争回了被骗去的田产,又因她苦心经营,几年之间,仇家又富裕起来。
  • 山西人仇仲,前妻所生之女名大娘,嫁到很远的外府。有一年,仇仲被强盗携去,续娶的妻子邵氏抚养着儿子仇福、仇禄。同村人魏名,阴险狡猾。他先是挑唆仇福闹分家,接着引诱其赌博,田产被骗光,以致卖妻犯罪,逃亡口外。邵氏因气愤瘫痪床上,魏名又托人捎信给大娘,意在引她来争家产。谁知大娘来后,状告赌徒,争回了被骗去的田产,又因她苦心经营,几年之间,仇家又富裕起来。
  • 山西人仇仲,前妻所生之女名大娘,嫁到很远的外府。有一年,仇仲被强盗携去,续娶的妻子邵氏抚养着儿子仇福、仇禄。同村人魏名,阴险狡猾。他先是挑唆仇福闹分家,接着引诱其赌博,田产被骗光,以致卖妻犯罪,逃亡口外。邵氏因气愤瘫痪床上,魏名又托人捎信给大娘,意在引她来争家产。谁知大娘来后,状告赌徒,争回了被骗去的田产,又因她苦心经营,几年之间,仇家又富裕起来。
  • 山西人仇仲,前妻所生之女名大娘,嫁到很远的外府。有一年,仇仲被强盗携去,续娶的妻子邵氏抚养着儿子仇福、仇禄。同村人魏名,阴险狡猾。他先是挑唆仇福闹分家,接着引诱其赌博,田产被骗光,以致卖妻犯罪,逃亡口外。邵氏因气愤瘫痪床上,魏名又托人捎信给大娘,意在引她来争家产。谁知大娘来后,状告赌徒,争回了被骗去的田产,又因她苦心经营,几年之间,仇家又富裕起来。
  • 山西人仇仲,前妻所生之女名大娘,嫁到很远的外府。有一年,仇仲被强盗携去,续娶的妻子邵氏抚养着儿子仇福、仇禄。同村人魏名,阴险狡猾。他先是挑唆仇福闹分家,接着引诱其赌博,田产被骗光,以致卖妻犯罪,逃亡口外。邵氏因气愤瘫痪床上,魏名又托人捎信给大娘,意在引她来争家产。谁知大娘来后,状告赌徒,争回了被骗去的田产,又因她苦心经营,几年之间,仇家又富裕起来。
  • 山西人仇仲,前妻所生之女名大娘,嫁到很远的外府。有一年,仇仲被强盗携去,续娶的妻子邵氏抚养着儿子仇福、仇禄。同村人魏名,阴险狡猾。他先是挑唆仇福闹分家,接着引诱其赌博,田产被骗光,以致卖妻犯罪,逃亡口外。邵氏因气愤瘫痪床上,魏名又托人捎信给大娘,意在引她来争家产。谁知大娘来后,状告赌徒,争回了被骗去的田产,又因她苦心经营,几年之间,仇家又富裕起来。
  • 山西人仇仲,前妻所生之女名大娘,嫁到很远的外府。有一年,仇仲被强盗携去,续娶的妻子邵氏抚养着儿子仇福、仇禄。同村人魏名,阴险狡猾。他先是挑唆仇福闹分家,接着引诱其赌博,田产被骗光,以致卖妻犯罪,逃亡口外。邵氏因气愤瘫痪床上,魏名又托人捎信给大娘,意在引她来争家产。谁知大娘来后,状告赌徒,争回了被骗去的田产,又因她苦心经营,几年之间,仇家又富裕起来。
  • 山西人仇仲,前妻所生之女名大娘,嫁到很远的外府。有一年,仇仲被强盗携去,续娶的妻子邵氏抚养着儿子仇福、仇禄。同村人魏名,阴险狡猾。他先是挑唆仇福闹分家,接着引诱其赌博,田产被骗光,以致卖妻犯罪,逃亡口外。邵氏因气愤瘫痪床上,魏名又托人捎信给大娘,意在引她来争家产。谁知大娘来后,状告赌徒,争回了被骗去的田产,又因她苦心经营,几年之间,仇家又富裕起来。
  • 山西人仇仲,前妻所生之女名大娘,嫁到很远的外府。有一年,仇仲被强盗携去,续娶的妻子邵氏抚养着儿子仇福、仇禄。同村人魏名,阴险狡猾。他先是挑唆仇福闹分家,接着引诱其赌博,田产被骗光,以致卖妻犯罪,逃亡口外。邵氏因气愤瘫痪床上,魏名又托人捎信给大娘,意在引她来争家产。谁知大娘来后,状告赌徒,争回了被骗去的田产,又因她苦心经营,几年之间,仇家又富裕起来。
  • 山西人仇仲,前妻所生之女名大娘,嫁到很远的外府。有一年,仇仲被强盗携去,续娶的妻子邵氏抚养着儿子仇福、仇禄。同村人魏名,阴险狡猾。他先是挑唆仇福闹分家,接着引诱其赌博,田产被骗光,以致卖妻犯罪,逃亡口外。邵氏因气愤瘫痪床上,魏名又托人捎信给大娘,意在引她来争家产。谁知大娘来后,状告赌徒,争回了被骗去的田产,又因她苦心经营,几年之间,仇家又富裕起来。
  • 山西人仇仲,前妻所生之女名大娘,嫁到很远的外府。有一年,仇仲被强盗携去,续娶的妻子邵氏抚养着儿子仇福、仇禄。同村人魏名,阴险狡猾。他先是挑唆仇福闹分家,接着引诱其赌博,田产被骗光,以致卖妻犯罪,逃亡口外。邵氏因气愤瘫痪床上,魏名又托人捎信给大娘,意在引她来争家产。谁知大娘来后,状告赌徒,争回了被骗去的田产,又因她苦心经营,几年之间,仇家又富裕起来。
  • 山西人仇仲,前妻所生之女名大娘,嫁到很远的外府。有一年,仇仲被强盗携去,续娶的妻子邵氏抚养着儿子仇福、仇禄。同村人魏名,阴险狡猾。他先是挑唆仇福闹分家,接着引诱其赌博,田产被骗光,以致卖妻犯罪,逃亡口外。邵氏因气愤瘫痪床上,魏名又托人捎信给大娘,意在引她来争家产。谁知大娘来后,状告赌徒,争回了被骗去的田产,又因她苦心经营,几年之间,仇家又富裕起来。
  • 山西人仇仲,前妻所生之女名大娘,嫁到很远的外府。有一年,仇仲被强盗携去,续娶的妻子邵氏抚养着儿子仇福、仇禄。同村人魏名,阴险狡猾。他先是挑唆仇福闹分家,接着引诱其赌博,田产被骗光,以致卖妻犯罪,逃亡口外。邵氏因气愤瘫痪床上,魏名又托人捎信给大娘,意在引她来争家产。谁知大娘来后,状告赌徒,争回了被骗去的田产,又因她苦心经营,几年之间,仇家又富裕起来。
  • 山西人仇仲,前妻所生之女名大娘,嫁到很远的外府。有一年,仇仲被强盗携去,续娶的妻子邵氏抚养着儿子仇福、仇禄。同村人魏名,阴险狡猾。他先是挑唆仇福闹分家,接着引诱其赌博,田产被骗光,以致卖妻犯罪,逃亡口外。邵氏因气愤瘫痪床上,魏名又托人捎信给大娘,意在引她来争家产。谁知大娘来后,状告赌徒,争回了被骗去的田产,又因她苦心经营,几年之间,仇家又富裕起来。
  • 山西人仇仲,前妻所生之女名大娘,嫁到很远的外府。有一年,仇仲被强盗携去,续娶的妻子邵氏抚养着儿子仇福、仇禄。同村人魏名,阴险狡猾。他先是挑唆仇福闹分家,接着引诱其赌博,田产被骗光,以致卖妻犯罪,逃亡口外。邵氏因气愤瘫痪床上,魏名又托人捎信给大娘,意在引她来争家产。谁知大娘来后,状告赌徒,争回了被骗去的田产,又因她苦心经营,几年之间,仇家又富裕起来。
  • 山西人仇仲,前妻所生之女名大娘,嫁到很远的外府。有一年,仇仲被强盗携去,续娶的妻子邵氏抚养着儿子仇福、仇禄。同村人魏名,阴险狡猾。他先是挑唆仇福闹分家,接着引诱其赌博,田产被骗光,以致卖妻犯罪,逃亡口外。邵氏因气愤瘫痪床上,魏名又托人捎信给大娘,意在引她来争家产。谁知大娘来后,状告赌徒,争回了被骗去的田产,又因她苦心经营,几年之间,仇家又富裕起来。
  • 山西人仇仲,前妻所生之女名大娘,嫁到很远的外府。有一年,仇仲被强盗携去,续娶的妻子邵氏抚养着儿子仇福、仇禄。同村人魏名,阴险狡猾。他先是挑唆仇福闹分家,接着引诱其赌博,田产被骗光,以致卖妻犯罪,逃亡口外。邵氏因气愤瘫痪床上,魏名又托人捎信给大娘,意在引她来争家产。谁知大娘来后,状告赌徒,争回了被骗去的田产,又因她苦心经营,几年之间,仇家又富裕起来。
  • 山西人仇仲,前妻所生之女名大娘,嫁到很远的外府。有一年,仇仲被强盗携去,续娶的妻子邵氏抚养着儿子仇福、仇禄。同村人魏名,阴险狡猾。他先是挑唆仇福闹分家,接着引诱其赌博,田产被骗光,以致卖妻犯罪,逃亡口外。邵氏因气愤瘫痪床上,魏名又托人捎信给大娘,意在引她来争家产。谁知大娘来后,状告赌徒,争回了被骗去的田产,又因她苦心经营,几年之间,仇家又富裕起来。
  • 山西人仇仲,前妻所生之女名大娘,嫁到很远的外府。有一年,仇仲被强盗携去,续娶的妻子邵氏抚养着儿子仇福、仇禄。同村人魏名,阴险狡猾。他先是挑唆仇福闹分家,接着引诱其赌博,田产被骗光,以致卖妻犯罪,逃亡口外。邵氏因气愤瘫痪床上,魏名又托人捎信给大娘,意在引她来争家产。谁知大娘来后,状告赌徒,争回了被骗去的田产,又因她苦心经营,几年之间,仇家又富裕起来。
  • 山西人仇仲,前妻所生之女名大娘,嫁到很远的外府。有一年,仇仲被强盗携去,续娶的妻子邵氏抚养着儿子仇福、仇禄。同村人魏名,阴险狡猾。他先是挑唆仇福闹分家,接着引诱其赌博,田产被骗光,以致卖妻犯罪,逃亡口外。邵氏因气愤瘫痪床上,魏名又托人捎信给大娘,意在引她来争家产。谁知大娘来后,状告赌徒,争回了被骗去的田产,又因她苦心经营,几年之间,仇家又富裕起来。
  • 山西人仇仲,前妻所生之女名大娘,嫁到很远的外府。有一年,仇仲被强盗携去,续娶的妻子邵氏抚养着儿子仇福、仇禄。同村人魏名,阴险狡猾。他先是挑唆仇福闹分家,接着引诱其赌博,田产被骗光,以致卖妻犯罪,逃亡口外。邵氏因气愤瘫痪床上,魏名又托人捎信给大娘,意在引她来争家产。谁知大娘来后,状告赌徒,争回了被骗去的田产,又因她苦心经营,几年之间,仇家又富裕起来。
  • 130    看过
  • 1   喜欢
  • 1    收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