明朝时候,大沾猎户李真和他儿子继真,为了营救盐贩刘忠,打死了一巡役头目。他父子到县衙自首,被押入监牢,惨遭刑杖。不久,李真即因伤病死。刘忠夫妻悲伤之极,极力设法营救继真。这时,刘忠女儿风姑恰巧拾得一颗明珠,她便托人投靠一个大官的夫人充当丫环,用明珠贿通夫人,代为说情,并机智巧妙地耍弄了那个想占有她的大官,终于把继真营救出狱。 凤姑和继真在患难中结下了深厚的感情,后在刘忠主持下,遂结成夫妻。

  • 明朝时候,大沾猎户李真和他儿子继真,为了营救盐贩刘忠,打死了一巡役头目。他父子到县衙自首,被押入监牢,惨遭刑杖。不久,李真即因伤病死。刘忠夫妻悲伤之极,极力设法营救继真。这时,刘忠女儿风姑恰巧拾得一颗明珠,她便托人投靠一个大官的夫人充当丫环,用明珠贿通夫人,代为说情,并机智巧妙地耍弄了那个想占有她的大官,终于把继真营救出狱。
凤姑和继真在患难中结下了深厚的感情,后在刘忠主持下,遂结成夫妻。
  • 明朝时候,大沾猎户李真和他儿子继真,为了营救盐贩刘忠,打死了一巡役头目。他父子到县衙自首,被押入监牢,惨遭刑杖。不久,李真即因伤病死。刘忠夫妻悲伤之极,极力设法营救继真。这时,刘忠女儿风姑恰巧拾得一颗明珠,她便托人投靠一个大官的夫人充当丫环,用明珠贿通夫人,代为说情,并机智巧妙地耍弄了那个想占有她的大官,终于把继真营救出狱。
凤姑和继真在患难中结下了深厚的感情,后在刘忠主持下,遂结成夫妻。
  • 明朝时候,大沾猎户李真和他儿子继真,为了营救盐贩刘忠,打死了一巡役头目。他父子到县衙自首,被押入监牢,惨遭刑杖。不久,李真即因伤病死。刘忠夫妻悲伤之极,极力设法营救继真。这时,刘忠女儿风姑恰巧拾得一颗明珠,她便托人投靠一个大官的夫人充当丫环,用明珠贿通夫人,代为说情,并机智巧妙地耍弄了那个想占有她的大官,终于把继真营救出狱。
凤姑和继真在患难中结下了深厚的感情,后在刘忠主持下,遂结成夫妻。
  • 明朝时候,大沾猎户李真和他儿子继真,为了营救盐贩刘忠,打死了一巡役头目。他父子到县衙自首,被押入监牢,惨遭刑杖。不久,李真即因伤病死。刘忠夫妻悲伤之极,极力设法营救继真。这时,刘忠女儿风姑恰巧拾得一颗明珠,她便托人投靠一个大官的夫人充当丫环,用明珠贿通夫人,代为说情,并机智巧妙地耍弄了那个想占有她的大官,终于把继真营救出狱。
凤姑和继真在患难中结下了深厚的感情,后在刘忠主持下,遂结成夫妻。
  • 明朝时候,大沾猎户李真和他儿子继真,为了营救盐贩刘忠,打死了一巡役头目。他父子到县衙自首,被押入监牢,惨遭刑杖。不久,李真即因伤病死。刘忠夫妻悲伤之极,极力设法营救继真。这时,刘忠女儿风姑恰巧拾得一颗明珠,她便托人投靠一个大官的夫人充当丫环,用明珠贿通夫人,代为说情,并机智巧妙地耍弄了那个想占有她的大官,终于把继真营救出狱。
凤姑和继真在患难中结下了深厚的感情,后在刘忠主持下,遂结成夫妻。
  • 明朝时候,大沾猎户李真和他儿子继真,为了营救盐贩刘忠,打死了一巡役头目。他父子到县衙自首,被押入监牢,惨遭刑杖。不久,李真即因伤病死。刘忠夫妻悲伤之极,极力设法营救继真。这时,刘忠女儿风姑恰巧拾得一颗明珠,她便托人投靠一个大官的夫人充当丫环,用明珠贿通夫人,代为说情,并机智巧妙地耍弄了那个想占有她的大官,终于把继真营救出狱。
凤姑和继真在患难中结下了深厚的感情,后在刘忠主持下,遂结成夫妻。
  • 明朝时候,大沾猎户李真和他儿子继真,为了营救盐贩刘忠,打死了一巡役头目。他父子到县衙自首,被押入监牢,惨遭刑杖。不久,李真即因伤病死。刘忠夫妻悲伤之极,极力设法营救继真。这时,刘忠女儿风姑恰巧拾得一颗明珠,她便托人投靠一个大官的夫人充当丫环,用明珠贿通夫人,代为说情,并机智巧妙地耍弄了那个想占有她的大官,终于把继真营救出狱。
凤姑和继真在患难中结下了深厚的感情,后在刘忠主持下,遂结成夫妻。
  • 明朝时候,大沾猎户李真和他儿子继真,为了营救盐贩刘忠,打死了一巡役头目。他父子到县衙自首,被押入监牢,惨遭刑杖。不久,李真即因伤病死。刘忠夫妻悲伤之极,极力设法营救继真。这时,刘忠女儿风姑恰巧拾得一颗明珠,她便托人投靠一个大官的夫人充当丫环,用明珠贿通夫人,代为说情,并机智巧妙地耍弄了那个想占有她的大官,终于把继真营救出狱。
凤姑和继真在患难中结下了深厚的感情,后在刘忠主持下,遂结成夫妻。
  • 明朝时候,大沾猎户李真和他儿子继真,为了营救盐贩刘忠,打死了一巡役头目。他父子到县衙自首,被押入监牢,惨遭刑杖。不久,李真即因伤病死。刘忠夫妻悲伤之极,极力设法营救继真。这时,刘忠女儿风姑恰巧拾得一颗明珠,她便托人投靠一个大官的夫人充当丫环,用明珠贿通夫人,代为说情,并机智巧妙地耍弄了那个想占有她的大官,终于把继真营救出狱。
凤姑和继真在患难中结下了深厚的感情,后在刘忠主持下,遂结成夫妻。
  • 明朝时候,大沾猎户李真和他儿子继真,为了营救盐贩刘忠,打死了一巡役头目。他父子到县衙自首,被押入监牢,惨遭刑杖。不久,李真即因伤病死。刘忠夫妻悲伤之极,极力设法营救继真。这时,刘忠女儿风姑恰巧拾得一颗明珠,她便托人投靠一个大官的夫人充当丫环,用明珠贿通夫人,代为说情,并机智巧妙地耍弄了那个想占有她的大官,终于把继真营救出狱。
凤姑和继真在患难中结下了深厚的感情,后在刘忠主持下,遂结成夫妻。
  • 明朝时候,大沾猎户李真和他儿子继真,为了营救盐贩刘忠,打死了一巡役头目。他父子到县衙自首,被押入监牢,惨遭刑杖。不久,李真即因伤病死。刘忠夫妻悲伤之极,极力设法营救继真。这时,刘忠女儿风姑恰巧拾得一颗明珠,她便托人投靠一个大官的夫人充当丫环,用明珠贿通夫人,代为说情,并机智巧妙地耍弄了那个想占有她的大官,终于把继真营救出狱。
凤姑和继真在患难中结下了深厚的感情,后在刘忠主持下,遂结成夫妻。
  • 明朝时候,大沾猎户李真和他儿子继真,为了营救盐贩刘忠,打死了一巡役头目。他父子到县衙自首,被押入监牢,惨遭刑杖。不久,李真即因伤病死。刘忠夫妻悲伤之极,极力设法营救继真。这时,刘忠女儿风姑恰巧拾得一颗明珠,她便托人投靠一个大官的夫人充当丫环,用明珠贿通夫人,代为说情,并机智巧妙地耍弄了那个想占有她的大官,终于把继真营救出狱。
凤姑和继真在患难中结下了深厚的感情,后在刘忠主持下,遂结成夫妻。
  • 明朝时候,大沾猎户李真和他儿子继真,为了营救盐贩刘忠,打死了一巡役头目。他父子到县衙自首,被押入监牢,惨遭刑杖。不久,李真即因伤病死。刘忠夫妻悲伤之极,极力设法营救继真。这时,刘忠女儿风姑恰巧拾得一颗明珠,她便托人投靠一个大官的夫人充当丫环,用明珠贿通夫人,代为说情,并机智巧妙地耍弄了那个想占有她的大官,终于把继真营救出狱。
凤姑和继真在患难中结下了深厚的感情,后在刘忠主持下,遂结成夫妻。
  • 明朝时候,大沾猎户李真和他儿子继真,为了营救盐贩刘忠,打死了一巡役头目。他父子到县衙自首,被押入监牢,惨遭刑杖。不久,李真即因伤病死。刘忠夫妻悲伤之极,极力设法营救继真。这时,刘忠女儿风姑恰巧拾得一颗明珠,她便托人投靠一个大官的夫人充当丫环,用明珠贿通夫人,代为说情,并机智巧妙地耍弄了那个想占有她的大官,终于把继真营救出狱。
凤姑和继真在患难中结下了深厚的感情,后在刘忠主持下,遂结成夫妻。
  • 明朝时候,大沾猎户李真和他儿子继真,为了营救盐贩刘忠,打死了一巡役头目。他父子到县衙自首,被押入监牢,惨遭刑杖。不久,李真即因伤病死。刘忠夫妻悲伤之极,极力设法营救继真。这时,刘忠女儿风姑恰巧拾得一颗明珠,她便托人投靠一个大官的夫人充当丫环,用明珠贿通夫人,代为说情,并机智巧妙地耍弄了那个想占有她的大官,终于把继真营救出狱。
凤姑和继真在患难中结下了深厚的感情,后在刘忠主持下,遂结成夫妻。
  • 明朝时候,大沾猎户李真和他儿子继真,为了营救盐贩刘忠,打死了一巡役头目。他父子到县衙自首,被押入监牢,惨遭刑杖。不久,李真即因伤病死。刘忠夫妻悲伤之极,极力设法营救继真。这时,刘忠女儿风姑恰巧拾得一颗明珠,她便托人投靠一个大官的夫人充当丫环,用明珠贿通夫人,代为说情,并机智巧妙地耍弄了那个想占有她的大官,终于把继真营救出狱。
凤姑和继真在患难中结下了深厚的感情,后在刘忠主持下,遂结成夫妻。
  • 明朝时候,大沾猎户李真和他儿子继真,为了营救盐贩刘忠,打死了一巡役头目。他父子到县衙自首,被押入监牢,惨遭刑杖。不久,李真即因伤病死。刘忠夫妻悲伤之极,极力设法营救继真。这时,刘忠女儿风姑恰巧拾得一颗明珠,她便托人投靠一个大官的夫人充当丫环,用明珠贿通夫人,代为说情,并机智巧妙地耍弄了那个想占有她的大官,终于把继真营救出狱。
凤姑和继真在患难中结下了深厚的感情,后在刘忠主持下,遂结成夫妻。
  • 明朝时候,大沾猎户李真和他儿子继真,为了营救盐贩刘忠,打死了一巡役头目。他父子到县衙自首,被押入监牢,惨遭刑杖。不久,李真即因伤病死。刘忠夫妻悲伤之极,极力设法营救继真。这时,刘忠女儿风姑恰巧拾得一颗明珠,她便托人投靠一个大官的夫人充当丫环,用明珠贿通夫人,代为说情,并机智巧妙地耍弄了那个想占有她的大官,终于把继真营救出狱。
凤姑和继真在患难中结下了深厚的感情,后在刘忠主持下,遂结成夫妻。
  • 明朝时候,大沾猎户李真和他儿子继真,为了营救盐贩刘忠,打死了一巡役头目。他父子到县衙自首,被押入监牢,惨遭刑杖。不久,李真即因伤病死。刘忠夫妻悲伤之极,极力设法营救继真。这时,刘忠女儿风姑恰巧拾得一颗明珠,她便托人投靠一个大官的夫人充当丫环,用明珠贿通夫人,代为说情,并机智巧妙地耍弄了那个想占有她的大官,终于把继真营救出狱。
凤姑和继真在患难中结下了深厚的感情,后在刘忠主持下,遂结成夫妻。
  • 明朝时候,大沾猎户李真和他儿子继真,为了营救盐贩刘忠,打死了一巡役头目。他父子到县衙自首,被押入监牢,惨遭刑杖。不久,李真即因伤病死。刘忠夫妻悲伤之极,极力设法营救继真。这时,刘忠女儿风姑恰巧拾得一颗明珠,她便托人投靠一个大官的夫人充当丫环,用明珠贿通夫人,代为说情,并机智巧妙地耍弄了那个想占有她的大官,终于把继真营救出狱。
凤姑和继真在患难中结下了深厚的感情,后在刘忠主持下,遂结成夫妻。
  • 明朝时候,大沾猎户李真和他儿子继真,为了营救盐贩刘忠,打死了一巡役头目。他父子到县衙自首,被押入监牢,惨遭刑杖。不久,李真即因伤病死。刘忠夫妻悲伤之极,极力设法营救继真。这时,刘忠女儿风姑恰巧拾得一颗明珠,她便托人投靠一个大官的夫人充当丫环,用明珠贿通夫人,代为说情,并机智巧妙地耍弄了那个想占有她的大官,终于把继真营救出狱。
凤姑和继真在患难中结下了深厚的感情,后在刘忠主持下,遂结成夫妻。
  • 明朝时候,大沾猎户李真和他儿子继真,为了营救盐贩刘忠,打死了一巡役头目。他父子到县衙自首,被押入监牢,惨遭刑杖。不久,李真即因伤病死。刘忠夫妻悲伤之极,极力设法营救继真。这时,刘忠女儿风姑恰巧拾得一颗明珠,她便托人投靠一个大官的夫人充当丫环,用明珠贿通夫人,代为说情,并机智巧妙地耍弄了那个想占有她的大官,终于把继真营救出狱。
凤姑和继真在患难中结下了深厚的感情,后在刘忠主持下,遂结成夫妻。
  • 明朝时候,大沾猎户李真和他儿子继真,为了营救盐贩刘忠,打死了一巡役头目。他父子到县衙自首,被押入监牢,惨遭刑杖。不久,李真即因伤病死。刘忠夫妻悲伤之极,极力设法营救继真。这时,刘忠女儿风姑恰巧拾得一颗明珠,她便托人投靠一个大官的夫人充当丫环,用明珠贿通夫人,代为说情,并机智巧妙地耍弄了那个想占有她的大官,终于把继真营救出狱。
凤姑和继真在患难中结下了深厚的感情,后在刘忠主持下,遂结成夫妻。
  • 明朝时候,大沾猎户李真和他儿子继真,为了营救盐贩刘忠,打死了一巡役头目。他父子到县衙自首,被押入监牢,惨遭刑杖。不久,李真即因伤病死。刘忠夫妻悲伤之极,极力设法营救继真。这时,刘忠女儿风姑恰巧拾得一颗明珠,她便托人投靠一个大官的夫人充当丫环,用明珠贿通夫人,代为说情,并机智巧妙地耍弄了那个想占有她的大官,终于把继真营救出狱。
凤姑和继真在患难中结下了深厚的感情,后在刘忠主持下,遂结成夫妻。
  • 明朝时候,大沾猎户李真和他儿子继真,为了营救盐贩刘忠,打死了一巡役头目。他父子到县衙自首,被押入监牢,惨遭刑杖。不久,李真即因伤病死。刘忠夫妻悲伤之极,极力设法营救继真。这时,刘忠女儿风姑恰巧拾得一颗明珠,她便托人投靠一个大官的夫人充当丫环,用明珠贿通夫人,代为说情,并机智巧妙地耍弄了那个想占有她的大官,终于把继真营救出狱。
凤姑和继真在患难中结下了深厚的感情,后在刘忠主持下,遂结成夫妻。
  • 明朝时候,大沾猎户李真和他儿子继真,为了营救盐贩刘忠,打死了一巡役头目。他父子到县衙自首,被押入监牢,惨遭刑杖。不久,李真即因伤病死。刘忠夫妻悲伤之极,极力设法营救继真。这时,刘忠女儿风姑恰巧拾得一颗明珠,她便托人投靠一个大官的夫人充当丫环,用明珠贿通夫人,代为说情,并机智巧妙地耍弄了那个想占有她的大官,终于把继真营救出狱。
凤姑和继真在患难中结下了深厚的感情,后在刘忠主持下,遂结成夫妻。
  • 明朝时候,大沾猎户李真和他儿子继真,为了营救盐贩刘忠,打死了一巡役头目。他父子到县衙自首,被押入监牢,惨遭刑杖。不久,李真即因伤病死。刘忠夫妻悲伤之极,极力设法营救继真。这时,刘忠女儿风姑恰巧拾得一颗明珠,她便托人投靠一个大官的夫人充当丫环,用明珠贿通夫人,代为说情,并机智巧妙地耍弄了那个想占有她的大官,终于把继真营救出狱。
凤姑和继真在患难中结下了深厚的感情,后在刘忠主持下,遂结成夫妻。
  • 明朝时候,大沾猎户李真和他儿子继真,为了营救盐贩刘忠,打死了一巡役头目。他父子到县衙自首,被押入监牢,惨遭刑杖。不久,李真即因伤病死。刘忠夫妻悲伤之极,极力设法营救继真。这时,刘忠女儿风姑恰巧拾得一颗明珠,她便托人投靠一个大官的夫人充当丫环,用明珠贿通夫人,代为说情,并机智巧妙地耍弄了那个想占有她的大官,终于把继真营救出狱。
凤姑和继真在患难中结下了深厚的感情,后在刘忠主持下,遂结成夫妻。
  • 明朝时候,大沾猎户李真和他儿子继真,为了营救盐贩刘忠,打死了一巡役头目。他父子到县衙自首,被押入监牢,惨遭刑杖。不久,李真即因伤病死。刘忠夫妻悲伤之极,极力设法营救继真。这时,刘忠女儿风姑恰巧拾得一颗明珠,她便托人投靠一个大官的夫人充当丫环,用明珠贿通夫人,代为说情,并机智巧妙地耍弄了那个想占有她的大官,终于把继真营救出狱。
凤姑和继真在患难中结下了深厚的感情,后在刘忠主持下,遂结成夫妻。
  • 明朝时候,大沾猎户李真和他儿子继真,为了营救盐贩刘忠,打死了一巡役头目。他父子到县衙自首,被押入监牢,惨遭刑杖。不久,李真即因伤病死。刘忠夫妻悲伤之极,极力设法营救继真。这时,刘忠女儿风姑恰巧拾得一颗明珠,她便托人投靠一个大官的夫人充当丫环,用明珠贿通夫人,代为说情,并机智巧妙地耍弄了那个想占有她的大官,终于把继真营救出狱。
凤姑和继真在患难中结下了深厚的感情,后在刘忠主持下,遂结成夫妻。
  • 明朝时候,大沾猎户李真和他儿子继真,为了营救盐贩刘忠,打死了一巡役头目。他父子到县衙自首,被押入监牢,惨遭刑杖。不久,李真即因伤病死。刘忠夫妻悲伤之极,极力设法营救继真。这时,刘忠女儿风姑恰巧拾得一颗明珠,她便托人投靠一个大官的夫人充当丫环,用明珠贿通夫人,代为说情,并机智巧妙地耍弄了那个想占有她的大官,终于把继真营救出狱。
凤姑和继真在患难中结下了深厚的感情,后在刘忠主持下,遂结成夫妻。
  • 明朝时候,大沾猎户李真和他儿子继真,为了营救盐贩刘忠,打死了一巡役头目。他父子到县衙自首,被押入监牢,惨遭刑杖。不久,李真即因伤病死。刘忠夫妻悲伤之极,极力设法营救继真。这时,刘忠女儿风姑恰巧拾得一颗明珠,她便托人投靠一个大官的夫人充当丫环,用明珠贿通夫人,代为说情,并机智巧妙地耍弄了那个想占有她的大官,终于把继真营救出狱。
凤姑和继真在患难中结下了深厚的感情,后在刘忠主持下,遂结成夫妻。
  • 明朝时候,大沾猎户李真和他儿子继真,为了营救盐贩刘忠,打死了一巡役头目。他父子到县衙自首,被押入监牢,惨遭刑杖。不久,李真即因伤病死。刘忠夫妻悲伤之极,极力设法营救继真。这时,刘忠女儿风姑恰巧拾得一颗明珠,她便托人投靠一个大官的夫人充当丫环,用明珠贿通夫人,代为说情,并机智巧妙地耍弄了那个想占有她的大官,终于把继真营救出狱。
凤姑和继真在患难中结下了深厚的感情,后在刘忠主持下,遂结成夫妻。
  • 明朝时候,大沾猎户李真和他儿子继真,为了营救盐贩刘忠,打死了一巡役头目。他父子到县衙自首,被押入监牢,惨遭刑杖。不久,李真即因伤病死。刘忠夫妻悲伤之极,极力设法营救继真。这时,刘忠女儿风姑恰巧拾得一颗明珠,她便托人投靠一个大官的夫人充当丫环,用明珠贿通夫人,代为说情,并机智巧妙地耍弄了那个想占有她的大官,终于把继真营救出狱。
凤姑和继真在患难中结下了深厚的感情,后在刘忠主持下,遂结成夫妻。
  • 明朝时候,大沾猎户李真和他儿子继真,为了营救盐贩刘忠,打死了一巡役头目。他父子到县衙自首,被押入监牢,惨遭刑杖。不久,李真即因伤病死。刘忠夫妻悲伤之极,极力设法营救继真。这时,刘忠女儿风姑恰巧拾得一颗明珠,她便托人投靠一个大官的夫人充当丫环,用明珠贿通夫人,代为说情,并机智巧妙地耍弄了那个想占有她的大官,终于把继真营救出狱。
凤姑和继真在患难中结下了深厚的感情,后在刘忠主持下,遂结成夫妻。
  • 明朝时候,大沾猎户李真和他儿子继真,为了营救盐贩刘忠,打死了一巡役头目。他父子到县衙自首,被押入监牢,惨遭刑杖。不久,李真即因伤病死。刘忠夫妻悲伤之极,极力设法营救继真。这时,刘忠女儿风姑恰巧拾得一颗明珠,她便托人投靠一个大官的夫人充当丫环,用明珠贿通夫人,代为说情,并机智巧妙地耍弄了那个想占有她的大官,终于把继真营救出狱。
凤姑和继真在患难中结下了深厚的感情,后在刘忠主持下,遂结成夫妻。
  • 明朝时候,大沾猎户李真和他儿子继真,为了营救盐贩刘忠,打死了一巡役头目。他父子到县衙自首,被押入监牢,惨遭刑杖。不久,李真即因伤病死。刘忠夫妻悲伤之极,极力设法营救继真。这时,刘忠女儿风姑恰巧拾得一颗明珠,她便托人投靠一个大官的夫人充当丫环,用明珠贿通夫人,代为说情,并机智巧妙地耍弄了那个想占有她的大官,终于把继真营救出狱。
凤姑和继真在患难中结下了深厚的感情,后在刘忠主持下,遂结成夫妻。
  • 明朝时候,大沾猎户李真和他儿子继真,为了营救盐贩刘忠,打死了一巡役头目。他父子到县衙自首,被押入监牢,惨遭刑杖。不久,李真即因伤病死。刘忠夫妻悲伤之极,极力设法营救继真。这时,刘忠女儿风姑恰巧拾得一颗明珠,她便托人投靠一个大官的夫人充当丫环,用明珠贿通夫人,代为说情,并机智巧妙地耍弄了那个想占有她的大官,终于把继真营救出狱。
凤姑和继真在患难中结下了深厚的感情,后在刘忠主持下,遂结成夫妻。
  • 明朝时候,大沾猎户李真和他儿子继真,为了营救盐贩刘忠,打死了一巡役头目。他父子到县衙自首,被押入监牢,惨遭刑杖。不久,李真即因伤病死。刘忠夫妻悲伤之极,极力设法营救继真。这时,刘忠女儿风姑恰巧拾得一颗明珠,她便托人投靠一个大官的夫人充当丫环,用明珠贿通夫人,代为说情,并机智巧妙地耍弄了那个想占有她的大官,终于把继真营救出狱。
凤姑和继真在患难中结下了深厚的感情,后在刘忠主持下,遂结成夫妻。
  • 明朝时候,大沾猎户李真和他儿子继真,为了营救盐贩刘忠,打死了一巡役头目。他父子到县衙自首,被押入监牢,惨遭刑杖。不久,李真即因伤病死。刘忠夫妻悲伤之极,极力设法营救继真。这时,刘忠女儿风姑恰巧拾得一颗明珠,她便托人投靠一个大官的夫人充当丫环,用明珠贿通夫人,代为说情,并机智巧妙地耍弄了那个想占有她的大官,终于把继真营救出狱。
凤姑和继真在患难中结下了深厚的感情,后在刘忠主持下,遂结成夫妻。
  • 明朝时候,大沾猎户李真和他儿子继真,为了营救盐贩刘忠,打死了一巡役头目。他父子到县衙自首,被押入监牢,惨遭刑杖。不久,李真即因伤病死。刘忠夫妻悲伤之极,极力设法营救继真。这时,刘忠女儿风姑恰巧拾得一颗明珠,她便托人投靠一个大官的夫人充当丫环,用明珠贿通夫人,代为说情,并机智巧妙地耍弄了那个想占有她的大官,终于把继真营救出狱。
凤姑和继真在患难中结下了深厚的感情,后在刘忠主持下,遂结成夫妻。
  • 明朝时候,大沾猎户李真和他儿子继真,为了营救盐贩刘忠,打死了一巡役头目。他父子到县衙自首,被押入监牢,惨遭刑杖。不久,李真即因伤病死。刘忠夫妻悲伤之极,极力设法营救继真。这时,刘忠女儿风姑恰巧拾得一颗明珠,她便托人投靠一个大官的夫人充当丫环,用明珠贿通夫人,代为说情,并机智巧妙地耍弄了那个想占有她的大官,终于把继真营救出狱。
凤姑和继真在患难中结下了深厚的感情,后在刘忠主持下,遂结成夫妻。
  • 明朝时候,大沾猎户李真和他儿子继真,为了营救盐贩刘忠,打死了一巡役头目。他父子到县衙自首,被押入监牢,惨遭刑杖。不久,李真即因伤病死。刘忠夫妻悲伤之极,极力设法营救继真。这时,刘忠女儿风姑恰巧拾得一颗明珠,她便托人投靠一个大官的夫人充当丫环,用明珠贿通夫人,代为说情,并机智巧妙地耍弄了那个想占有她的大官,终于把继真营救出狱。
凤姑和继真在患难中结下了深厚的感情,后在刘忠主持下,遂结成夫妻。
  • 明朝时候,大沾猎户李真和他儿子继真,为了营救盐贩刘忠,打死了一巡役头目。他父子到县衙自首,被押入监牢,惨遭刑杖。不久,李真即因伤病死。刘忠夫妻悲伤之极,极力设法营救继真。这时,刘忠女儿风姑恰巧拾得一颗明珠,她便托人投靠一个大官的夫人充当丫环,用明珠贿通夫人,代为说情,并机智巧妙地耍弄了那个想占有她的大官,终于把继真营救出狱。
凤姑和继真在患难中结下了深厚的感情,后在刘忠主持下,遂结成夫妻。
  • 明朝时候,大沾猎户李真和他儿子继真,为了营救盐贩刘忠,打死了一巡役头目。他父子到县衙自首,被押入监牢,惨遭刑杖。不久,李真即因伤病死。刘忠夫妻悲伤之极,极力设法营救继真。这时,刘忠女儿风姑恰巧拾得一颗明珠,她便托人投靠一个大官的夫人充当丫环,用明珠贿通夫人,代为说情,并机智巧妙地耍弄了那个想占有她的大官,终于把继真营救出狱。
凤姑和继真在患难中结下了深厚的感情,后在刘忠主持下,遂结成夫妻。
  • 明朝时候,大沾猎户李真和他儿子继真,为了营救盐贩刘忠,打死了一巡役头目。他父子到县衙自首,被押入监牢,惨遭刑杖。不久,李真即因伤病死。刘忠夫妻悲伤之极,极力设法营救继真。这时,刘忠女儿风姑恰巧拾得一颗明珠,她便托人投靠一个大官的夫人充当丫环,用明珠贿通夫人,代为说情,并机智巧妙地耍弄了那个想占有她的大官,终于把继真营救出狱。
凤姑和继真在患难中结下了深厚的感情,后在刘忠主持下,遂结成夫妻。
  • 明朝时候,大沾猎户李真和他儿子继真,为了营救盐贩刘忠,打死了一巡役头目。他父子到县衙自首,被押入监牢,惨遭刑杖。不久,李真即因伤病死。刘忠夫妻悲伤之极,极力设法营救继真。这时,刘忠女儿风姑恰巧拾得一颗明珠,她便托人投靠一个大官的夫人充当丫环,用明珠贿通夫人,代为说情,并机智巧妙地耍弄了那个想占有她的大官,终于把继真营救出狱。
凤姑和继真在患难中结下了深厚的感情,后在刘忠主持下,遂结成夫妻。
  • 明朝时候,大沾猎户李真和他儿子继真,为了营救盐贩刘忠,打死了一巡役头目。他父子到县衙自首,被押入监牢,惨遭刑杖。不久,李真即因伤病死。刘忠夫妻悲伤之极,极力设法营救继真。这时,刘忠女儿风姑恰巧拾得一颗明珠,她便托人投靠一个大官的夫人充当丫环,用明珠贿通夫人,代为说情,并机智巧妙地耍弄了那个想占有她的大官,终于把继真营救出狱。
凤姑和继真在患难中结下了深厚的感情,后在刘忠主持下,遂结成夫妻。
  • 明朝时候,大沾猎户李真和他儿子继真,为了营救盐贩刘忠,打死了一巡役头目。他父子到县衙自首,被押入监牢,惨遭刑杖。不久,李真即因伤病死。刘忠夫妻悲伤之极,极力设法营救继真。这时,刘忠女儿风姑恰巧拾得一颗明珠,她便托人投靠一个大官的夫人充当丫环,用明珠贿通夫人,代为说情,并机智巧妙地耍弄了那个想占有她的大官,终于把继真营救出狱。
凤姑和继真在患难中结下了深厚的感情,后在刘忠主持下,遂结成夫妻。
  • 明朝时候,大沾猎户李真和他儿子继真,为了营救盐贩刘忠,打死了一巡役头目。他父子到县衙自首,被押入监牢,惨遭刑杖。不久,李真即因伤病死。刘忠夫妻悲伤之极,极力设法营救继真。这时,刘忠女儿风姑恰巧拾得一颗明珠,她便托人投靠一个大官的夫人充当丫环,用明珠贿通夫人,代为说情,并机智巧妙地耍弄了那个想占有她的大官,终于把继真营救出狱。
凤姑和继真在患难中结下了深厚的感情,后在刘忠主持下,遂结成夫妻。
  • 明朝时候,大沾猎户李真和他儿子继真,为了营救盐贩刘忠,打死了一巡役头目。他父子到县衙自首,被押入监牢,惨遭刑杖。不久,李真即因伤病死。刘忠夫妻悲伤之极,极力设法营救继真。这时,刘忠女儿风姑恰巧拾得一颗明珠,她便托人投靠一个大官的夫人充当丫环,用明珠贿通夫人,代为说情,并机智巧妙地耍弄了那个想占有她的大官,终于把继真营救出狱。
凤姑和继真在患难中结下了深厚的感情,后在刘忠主持下,遂结成夫妻。
  • 明朝时候,大沾猎户李真和他儿子继真,为了营救盐贩刘忠,打死了一巡役头目。他父子到县衙自首,被押入监牢,惨遭刑杖。不久,李真即因伤病死。刘忠夫妻悲伤之极,极力设法营救继真。这时,刘忠女儿风姑恰巧拾得一颗明珠,她便托人投靠一个大官的夫人充当丫环,用明珠贿通夫人,代为说情,并机智巧妙地耍弄了那个想占有她的大官,终于把继真营救出狱。
凤姑和继真在患难中结下了深厚的感情,后在刘忠主持下,遂结成夫妻。
  • 明朝时候,大沾猎户李真和他儿子继真,为了营救盐贩刘忠,打死了一巡役头目。他父子到县衙自首,被押入监牢,惨遭刑杖。不久,李真即因伤病死。刘忠夫妻悲伤之极,极力设法营救继真。这时,刘忠女儿风姑恰巧拾得一颗明珠,她便托人投靠一个大官的夫人充当丫环,用明珠贿通夫人,代为说情,并机智巧妙地耍弄了那个想占有她的大官,终于把继真营救出狱。
凤姑和继真在患难中结下了深厚的感情,后在刘忠主持下,遂结成夫妻。
  • 明朝时候,大沾猎户李真和他儿子继真,为了营救盐贩刘忠,打死了一巡役头目。他父子到县衙自首,被押入监牢,惨遭刑杖。不久,李真即因伤病死。刘忠夫妻悲伤之极,极力设法营救继真。这时,刘忠女儿风姑恰巧拾得一颗明珠,她便托人投靠一个大官的夫人充当丫环,用明珠贿通夫人,代为说情,并机智巧妙地耍弄了那个想占有她的大官,终于把继真营救出狱。
凤姑和继真在患难中结下了深厚的感情,后在刘忠主持下,遂结成夫妻。
  • 明朝时候,大沾猎户李真和他儿子继真,为了营救盐贩刘忠,打死了一巡役头目。他父子到县衙自首,被押入监牢,惨遭刑杖。不久,李真即因伤病死。刘忠夫妻悲伤之极,极力设法营救继真。这时,刘忠女儿风姑恰巧拾得一颗明珠,她便托人投靠一个大官的夫人充当丫环,用明珠贿通夫人,代为说情,并机智巧妙地耍弄了那个想占有她的大官,终于把继真营救出狱。
凤姑和继真在患难中结下了深厚的感情,后在刘忠主持下,遂结成夫妻。
  • 明朝时候,大沾猎户李真和他儿子继真,为了营救盐贩刘忠,打死了一巡役头目。他父子到县衙自首,被押入监牢,惨遭刑杖。不久,李真即因伤病死。刘忠夫妻悲伤之极,极力设法营救继真。这时,刘忠女儿风姑恰巧拾得一颗明珠,她便托人投靠一个大官的夫人充当丫环,用明珠贿通夫人,代为说情,并机智巧妙地耍弄了那个想占有她的大官,终于把继真营救出狱。
凤姑和继真在患难中结下了深厚的感情,后在刘忠主持下,遂结成夫妻。
  • 明朝时候,大沾猎户李真和他儿子继真,为了营救盐贩刘忠,打死了一巡役头目。他父子到县衙自首,被押入监牢,惨遭刑杖。不久,李真即因伤病死。刘忠夫妻悲伤之极,极力设法营救继真。这时,刘忠女儿风姑恰巧拾得一颗明珠,她便托人投靠一个大官的夫人充当丫环,用明珠贿通夫人,代为说情,并机智巧妙地耍弄了那个想占有她的大官,终于把继真营救出狱。
凤姑和继真在患难中结下了深厚的感情,后在刘忠主持下,遂结成夫妻。
  • 明朝时候,大沾猎户李真和他儿子继真,为了营救盐贩刘忠,打死了一巡役头目。他父子到县衙自首,被押入监牢,惨遭刑杖。不久,李真即因伤病死。刘忠夫妻悲伤之极,极力设法营救继真。这时,刘忠女儿风姑恰巧拾得一颗明珠,她便托人投靠一个大官的夫人充当丫环,用明珠贿通夫人,代为说情,并机智巧妙地耍弄了那个想占有她的大官,终于把继真营救出狱。
凤姑和继真在患难中结下了深厚的感情,后在刘忠主持下,遂结成夫妻。
  • 明朝时候,大沾猎户李真和他儿子继真,为了营救盐贩刘忠,打死了一巡役头目。他父子到县衙自首,被押入监牢,惨遭刑杖。不久,李真即因伤病死。刘忠夫妻悲伤之极,极力设法营救继真。这时,刘忠女儿风姑恰巧拾得一颗明珠,她便托人投靠一个大官的夫人充当丫环,用明珠贿通夫人,代为说情,并机智巧妙地耍弄了那个想占有她的大官,终于把继真营救出狱。
凤姑和继真在患难中结下了深厚的感情,后在刘忠主持下,遂结成夫妻。
  • 明朝时候,大沾猎户李真和他儿子继真,为了营救盐贩刘忠,打死了一巡役头目。他父子到县衙自首,被押入监牢,惨遭刑杖。不久,李真即因伤病死。刘忠夫妻悲伤之极,极力设法营救继真。这时,刘忠女儿风姑恰巧拾得一颗明珠,她便托人投靠一个大官的夫人充当丫环,用明珠贿通夫人,代为说情,并机智巧妙地耍弄了那个想占有她的大官,终于把继真营救出狱。
凤姑和继真在患难中结下了深厚的感情,后在刘忠主持下,遂结成夫妻。
  • 明朝时候,大沾猎户李真和他儿子继真,为了营救盐贩刘忠,打死了一巡役头目。他父子到县衙自首,被押入监牢,惨遭刑杖。不久,李真即因伤病死。刘忠夫妻悲伤之极,极力设法营救继真。这时,刘忠女儿风姑恰巧拾得一颗明珠,她便托人投靠一个大官的夫人充当丫环,用明珠贿通夫人,代为说情,并机智巧妙地耍弄了那个想占有她的大官,终于把继真营救出狱。
凤姑和继真在患难中结下了深厚的感情,后在刘忠主持下,遂结成夫妻。
  • 明朝时候,大沾猎户李真和他儿子继真,为了营救盐贩刘忠,打死了一巡役头目。他父子到县衙自首,被押入监牢,惨遭刑杖。不久,李真即因伤病死。刘忠夫妻悲伤之极,极力设法营救继真。这时,刘忠女儿风姑恰巧拾得一颗明珠,她便托人投靠一个大官的夫人充当丫环,用明珠贿通夫人,代为说情,并机智巧妙地耍弄了那个想占有她的大官,终于把继真营救出狱。
凤姑和继真在患难中结下了深厚的感情,后在刘忠主持下,遂结成夫妻。
  • 明朝时候,大沾猎户李真和他儿子继真,为了营救盐贩刘忠,打死了一巡役头目。他父子到县衙自首,被押入监牢,惨遭刑杖。不久,李真即因伤病死。刘忠夫妻悲伤之极,极力设法营救继真。这时,刘忠女儿风姑恰巧拾得一颗明珠,她便托人投靠一个大官的夫人充当丫环,用明珠贿通夫人,代为说情,并机智巧妙地耍弄了那个想占有她的大官,终于把继真营救出狱。
凤姑和继真在患难中结下了深厚的感情,后在刘忠主持下,遂结成夫妻。
  • 明朝时候,大沾猎户李真和他儿子继真,为了营救盐贩刘忠,打死了一巡役头目。他父子到县衙自首,被押入监牢,惨遭刑杖。不久,李真即因伤病死。刘忠夫妻悲伤之极,极力设法营救继真。这时,刘忠女儿风姑恰巧拾得一颗明珠,她便托人投靠一个大官的夫人充当丫环,用明珠贿通夫人,代为说情,并机智巧妙地耍弄了那个想占有她的大官,终于把继真营救出狱。
凤姑和继真在患难中结下了深厚的感情,后在刘忠主持下,遂结成夫妻。
  • 明朝时候,大沾猎户李真和他儿子继真,为了营救盐贩刘忠,打死了一巡役头目。他父子到县衙自首,被押入监牢,惨遭刑杖。不久,李真即因伤病死。刘忠夫妻悲伤之极,极力设法营救继真。这时,刘忠女儿风姑恰巧拾得一颗明珠,她便托人投靠一个大官的夫人充当丫环,用明珠贿通夫人,代为说情,并机智巧妙地耍弄了那个想占有她的大官,终于把继真营救出狱。
凤姑和继真在患难中结下了深厚的感情,后在刘忠主持下,遂结成夫妻。
  • 明朝时候,大沾猎户李真和他儿子继真,为了营救盐贩刘忠,打死了一巡役头目。他父子到县衙自首,被押入监牢,惨遭刑杖。不久,李真即因伤病死。刘忠夫妻悲伤之极,极力设法营救继真。这时,刘忠女儿风姑恰巧拾得一颗明珠,她便托人投靠一个大官的夫人充当丫环,用明珠贿通夫人,代为说情,并机智巧妙地耍弄了那个想占有她的大官,终于把继真营救出狱。
凤姑和继真在患难中结下了深厚的感情,后在刘忠主持下,遂结成夫妻。
  • 明朝时候,大沾猎户李真和他儿子继真,为了营救盐贩刘忠,打死了一巡役头目。他父子到县衙自首,被押入监牢,惨遭刑杖。不久,李真即因伤病死。刘忠夫妻悲伤之极,极力设法营救继真。这时,刘忠女儿风姑恰巧拾得一颗明珠,她便托人投靠一个大官的夫人充当丫环,用明珠贿通夫人,代为说情,并机智巧妙地耍弄了那个想占有她的大官,终于把继真营救出狱。
凤姑和继真在患难中结下了深厚的感情,后在刘忠主持下,遂结成夫妻。
  • 明朝时候,大沾猎户李真和他儿子继真,为了营救盐贩刘忠,打死了一巡役头目。他父子到县衙自首,被押入监牢,惨遭刑杖。不久,李真即因伤病死。刘忠夫妻悲伤之极,极力设法营救继真。这时,刘忠女儿风姑恰巧拾得一颗明珠,她便托人投靠一个大官的夫人充当丫环,用明珠贿通夫人,代为说情,并机智巧妙地耍弄了那个想占有她的大官,终于把继真营救出狱。
凤姑和继真在患难中结下了深厚的感情,后在刘忠主持下,遂结成夫妻。
  • 明朝时候,大沾猎户李真和他儿子继真,为了营救盐贩刘忠,打死了一巡役头目。他父子到县衙自首,被押入监牢,惨遭刑杖。不久,李真即因伤病死。刘忠夫妻悲伤之极,极力设法营救继真。这时,刘忠女儿风姑恰巧拾得一颗明珠,她便托人投靠一个大官的夫人充当丫环,用明珠贿通夫人,代为说情,并机智巧妙地耍弄了那个想占有她的大官,终于把继真营救出狱。
凤姑和继真在患难中结下了深厚的感情,后在刘忠主持下,遂结成夫妻。
  • 明朝时候,大沾猎户李真和他儿子继真,为了营救盐贩刘忠,打死了一巡役头目。他父子到县衙自首,被押入监牢,惨遭刑杖。不久,李真即因伤病死。刘忠夫妻悲伤之极,极力设法营救继真。这时,刘忠女儿风姑恰巧拾得一颗明珠,她便托人投靠一个大官的夫人充当丫环,用明珠贿通夫人,代为说情,并机智巧妙地耍弄了那个想占有她的大官,终于把继真营救出狱。
凤姑和继真在患难中结下了深厚的感情,后在刘忠主持下,遂结成夫妻。
  • 明朝时候,大沾猎户李真和他儿子继真,为了营救盐贩刘忠,打死了一巡役头目。他父子到县衙自首,被押入监牢,惨遭刑杖。不久,李真即因伤病死。刘忠夫妻悲伤之极,极力设法营救继真。这时,刘忠女儿风姑恰巧拾得一颗明珠,她便托人投靠一个大官的夫人充当丫环,用明珠贿通夫人,代为说情,并机智巧妙地耍弄了那个想占有她的大官,终于把继真营救出狱。
凤姑和继真在患难中结下了深厚的感情,后在刘忠主持下,遂结成夫妻。
  • 明朝时候,大沾猎户李真和他儿子继真,为了营救盐贩刘忠,打死了一巡役头目。他父子到县衙自首,被押入监牢,惨遭刑杖。不久,李真即因伤病死。刘忠夫妻悲伤之极,极力设法营救继真。这时,刘忠女儿风姑恰巧拾得一颗明珠,她便托人投靠一个大官的夫人充当丫环,用明珠贿通夫人,代为说情,并机智巧妙地耍弄了那个想占有她的大官,终于把继真营救出狱。
凤姑和继真在患难中结下了深厚的感情,后在刘忠主持下,遂结成夫妻。
  • 明朝时候,大沾猎户李真和他儿子继真,为了营救盐贩刘忠,打死了一巡役头目。他父子到县衙自首,被押入监牢,惨遭刑杖。不久,李真即因伤病死。刘忠夫妻悲伤之极,极力设法营救继真。这时,刘忠女儿风姑恰巧拾得一颗明珠,她便托人投靠一个大官的夫人充当丫环,用明珠贿通夫人,代为说情,并机智巧妙地耍弄了那个想占有她的大官,终于把继真营救出狱。
凤姑和继真在患难中结下了深厚的感情,后在刘忠主持下,遂结成夫妻。
  • 明朝时候,大沾猎户李真和他儿子继真,为了营救盐贩刘忠,打死了一巡役头目。他父子到县衙自首,被押入监牢,惨遭刑杖。不久,李真即因伤病死。刘忠夫妻悲伤之极,极力设法营救继真。这时,刘忠女儿风姑恰巧拾得一颗明珠,她便托人投靠一个大官的夫人充当丫环,用明珠贿通夫人,代为说情,并机智巧妙地耍弄了那个想占有她的大官,终于把继真营救出狱。
凤姑和继真在患难中结下了深厚的感情,后在刘忠主持下,遂结成夫妻。
  • 明朝时候,大沾猎户李真和他儿子继真,为了营救盐贩刘忠,打死了一巡役头目。他父子到县衙自首,被押入监牢,惨遭刑杖。不久,李真即因伤病死。刘忠夫妻悲伤之极,极力设法营救继真。这时,刘忠女儿风姑恰巧拾得一颗明珠,她便托人投靠一个大官的夫人充当丫环,用明珠贿通夫人,代为说情,并机智巧妙地耍弄了那个想占有她的大官,终于把继真营救出狱。
凤姑和继真在患难中结下了深厚的感情,后在刘忠主持下,遂结成夫妻。
  • 明朝时候,大沾猎户李真和他儿子继真,为了营救盐贩刘忠,打死了一巡役头目。他父子到县衙自首,被押入监牢,惨遭刑杖。不久,李真即因伤病死。刘忠夫妻悲伤之极,极力设法营救继真。这时,刘忠女儿风姑恰巧拾得一颗明珠,她便托人投靠一个大官的夫人充当丫环,用明珠贿通夫人,代为说情,并机智巧妙地耍弄了那个想占有她的大官,终于把继真营救出狱。
凤姑和继真在患难中结下了深厚的感情,后在刘忠主持下,遂结成夫妻。
  • 明朝时候,大沾猎户李真和他儿子继真,为了营救盐贩刘忠,打死了一巡役头目。他父子到县衙自首,被押入监牢,惨遭刑杖。不久,李真即因伤病死。刘忠夫妻悲伤之极,极力设法营救继真。这时,刘忠女儿风姑恰巧拾得一颗明珠,她便托人投靠一个大官的夫人充当丫环,用明珠贿通夫人,代为说情,并机智巧妙地耍弄了那个想占有她的大官,终于把继真营救出狱。
凤姑和继真在患难中结下了深厚的感情,后在刘忠主持下,遂结成夫妻。
  • 明朝时候,大沾猎户李真和他儿子继真,为了营救盐贩刘忠,打死了一巡役头目。他父子到县衙自首,被押入监牢,惨遭刑杖。不久,李真即因伤病死。刘忠夫妻悲伤之极,极力设法营救继真。这时,刘忠女儿风姑恰巧拾得一颗明珠,她便托人投靠一个大官的夫人充当丫环,用明珠贿通夫人,代为说情,并机智巧妙地耍弄了那个想占有她的大官,终于把继真营救出狱。
凤姑和继真在患难中结下了深厚的感情,后在刘忠主持下,遂结成夫妻。
  • 明朝时候,大沾猎户李真和他儿子继真,为了营救盐贩刘忠,打死了一巡役头目。他父子到县衙自首,被押入监牢,惨遭刑杖。不久,李真即因伤病死。刘忠夫妻悲伤之极,极力设法营救继真。这时,刘忠女儿风姑恰巧拾得一颗明珠,她便托人投靠一个大官的夫人充当丫环,用明珠贿通夫人,代为说情,并机智巧妙地耍弄了那个想占有她的大官,终于把继真营救出狱。
凤姑和继真在患难中结下了深厚的感情,后在刘忠主持下,遂结成夫妻。
  • 明朝时候,大沾猎户李真和他儿子继真,为了营救盐贩刘忠,打死了一巡役头目。他父子到县衙自首,被押入监牢,惨遭刑杖。不久,李真即因伤病死。刘忠夫妻悲伤之极,极力设法营救继真。这时,刘忠女儿风姑恰巧拾得一颗明珠,她便托人投靠一个大官的夫人充当丫环,用明珠贿通夫人,代为说情,并机智巧妙地耍弄了那个想占有她的大官,终于把继真营救出狱。
凤姑和继真在患难中结下了深厚的感情,后在刘忠主持下,遂结成夫妻。
  • 明朝时候,大沾猎户李真和他儿子继真,为了营救盐贩刘忠,打死了一巡役头目。他父子到县衙自首,被押入监牢,惨遭刑杖。不久,李真即因伤病死。刘忠夫妻悲伤之极,极力设法营救继真。这时,刘忠女儿风姑恰巧拾得一颗明珠,她便托人投靠一个大官的夫人充当丫环,用明珠贿通夫人,代为说情,并机智巧妙地耍弄了那个想占有她的大官,终于把继真营救出狱。
凤姑和继真在患难中结下了深厚的感情,后在刘忠主持下,遂结成夫妻。
  • 明朝时候,大沾猎户李真和他儿子继真,为了营救盐贩刘忠,打死了一巡役头目。他父子到县衙自首,被押入监牢,惨遭刑杖。不久,李真即因伤病死。刘忠夫妻悲伤之极,极力设法营救继真。这时,刘忠女儿风姑恰巧拾得一颗明珠,她便托人投靠一个大官的夫人充当丫环,用明珠贿通夫人,代为说情,并机智巧妙地耍弄了那个想占有她的大官,终于把继真营救出狱。
凤姑和继真在患难中结下了深厚的感情,后在刘忠主持下,遂结成夫妻。
  • 明朝时候,大沾猎户李真和他儿子继真,为了营救盐贩刘忠,打死了一巡役头目。他父子到县衙自首,被押入监牢,惨遭刑杖。不久,李真即因伤病死。刘忠夫妻悲伤之极,极力设法营救继真。这时,刘忠女儿风姑恰巧拾得一颗明珠,她便托人投靠一个大官的夫人充当丫环,用明珠贿通夫人,代为说情,并机智巧妙地耍弄了那个想占有她的大官,终于把继真营救出狱。
凤姑和继真在患难中结下了深厚的感情,后在刘忠主持下,遂结成夫妻。
  • 明朝时候,大沾猎户李真和他儿子继真,为了营救盐贩刘忠,打死了一巡役头目。他父子到县衙自首,被押入监牢,惨遭刑杖。不久,李真即因伤病死。刘忠夫妻悲伤之极,极力设法营救继真。这时,刘忠女儿风姑恰巧拾得一颗明珠,她便托人投靠一个大官的夫人充当丫环,用明珠贿通夫人,代为说情,并机智巧妙地耍弄了那个想占有她的大官,终于把继真营救出狱。
凤姑和继真在患难中结下了深厚的感情,后在刘忠主持下,遂结成夫妻。
  • 明朝时候,大沾猎户李真和他儿子继真,为了营救盐贩刘忠,打死了一巡役头目。他父子到县衙自首,被押入监牢,惨遭刑杖。不久,李真即因伤病死。刘忠夫妻悲伤之极,极力设法营救继真。这时,刘忠女儿风姑恰巧拾得一颗明珠,她便托人投靠一个大官的夫人充当丫环,用明珠贿通夫人,代为说情,并机智巧妙地耍弄了那个想占有她的大官,终于把继真营救出狱。
凤姑和继真在患难中结下了深厚的感情,后在刘忠主持下,遂结成夫妻。
  • 明朝时候,大沾猎户李真和他儿子继真,为了营救盐贩刘忠,打死了一巡役头目。他父子到县衙自首,被押入监牢,惨遭刑杖。不久,李真即因伤病死。刘忠夫妻悲伤之极,极力设法营救继真。这时,刘忠女儿风姑恰巧拾得一颗明珠,她便托人投靠一个大官的夫人充当丫环,用明珠贿通夫人,代为说情,并机智巧妙地耍弄了那个想占有她的大官,终于把继真营救出狱。
凤姑和继真在患难中结下了深厚的感情,后在刘忠主持下,遂结成夫妻。
  • 明朝时候,大沾猎户李真和他儿子继真,为了营救盐贩刘忠,打死了一巡役头目。他父子到县衙自首,被押入监牢,惨遭刑杖。不久,李真即因伤病死。刘忠夫妻悲伤之极,极力设法营救继真。这时,刘忠女儿风姑恰巧拾得一颗明珠,她便托人投靠一个大官的夫人充当丫环,用明珠贿通夫人,代为说情,并机智巧妙地耍弄了那个想占有她的大官,终于把继真营救出狱。
凤姑和继真在患难中结下了深厚的感情,后在刘忠主持下,遂结成夫妻。
  • 明朝时候,大沾猎户李真和他儿子继真,为了营救盐贩刘忠,打死了一巡役头目。他父子到县衙自首,被押入监牢,惨遭刑杖。不久,李真即因伤病死。刘忠夫妻悲伤之极,极力设法营救继真。这时,刘忠女儿风姑恰巧拾得一颗明珠,她便托人投靠一个大官的夫人充当丫环,用明珠贿通夫人,代为说情,并机智巧妙地耍弄了那个想占有她的大官,终于把继真营救出狱。
凤姑和继真在患难中结下了深厚的感情,后在刘忠主持下,遂结成夫妻。
  • 明朝时候,大沾猎户李真和他儿子继真,为了营救盐贩刘忠,打死了一巡役头目。他父子到县衙自首,被押入监牢,惨遭刑杖。不久,李真即因伤病死。刘忠夫妻悲伤之极,极力设法营救继真。这时,刘忠女儿风姑恰巧拾得一颗明珠,她便托人投靠一个大官的夫人充当丫环,用明珠贿通夫人,代为说情,并机智巧妙地耍弄了那个想占有她的大官,终于把继真营救出狱。
凤姑和继真在患难中结下了深厚的感情,后在刘忠主持下,遂结成夫妻。
  • 明朝时候,大沾猎户李真和他儿子继真,为了营救盐贩刘忠,打死了一巡役头目。他父子到县衙自首,被押入监牢,惨遭刑杖。不久,李真即因伤病死。刘忠夫妻悲伤之极,极力设法营救继真。这时,刘忠女儿风姑恰巧拾得一颗明珠,她便托人投靠一个大官的夫人充当丫环,用明珠贿通夫人,代为说情,并机智巧妙地耍弄了那个想占有她的大官,终于把继真营救出狱。
凤姑和继真在患难中结下了深厚的感情,后在刘忠主持下,遂结成夫妻。
  • 明朝时候,大沾猎户李真和他儿子继真,为了营救盐贩刘忠,打死了一巡役头目。他父子到县衙自首,被押入监牢,惨遭刑杖。不久,李真即因伤病死。刘忠夫妻悲伤之极,极力设法营救继真。这时,刘忠女儿风姑恰巧拾得一颗明珠,她便托人投靠一个大官的夫人充当丫环,用明珠贿通夫人,代为说情,并机智巧妙地耍弄了那个想占有她的大官,终于把继真营救出狱。
凤姑和继真在患难中结下了深厚的感情,后在刘忠主持下,遂结成夫妻。
  • 明朝时候,大沾猎户李真和他儿子继真,为了营救盐贩刘忠,打死了一巡役头目。他父子到县衙自首,被押入监牢,惨遭刑杖。不久,李真即因伤病死。刘忠夫妻悲伤之极,极力设法营救继真。这时,刘忠女儿风姑恰巧拾得一颗明珠,她便托人投靠一个大官的夫人充当丫环,用明珠贿通夫人,代为说情,并机智巧妙地耍弄了那个想占有她的大官,终于把继真营救出狱。
凤姑和继真在患难中结下了深厚的感情,后在刘忠主持下,遂结成夫妻。
  • 161    看过
  • 1   喜欢
  • 1    收藏